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剑客淫心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剑客淫心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皇后沉沦记 皇后沉沦记

    色文是最好的练笔方式,这是我当初的想法,为了以后写长篇小说做准备,便开始了第一次写色文,而这部书就是我的第一篇色文,选择这个题材,当时是想满足自己这种极度刺激的感觉,不过受水平的限制可能还并没有完全达到效果,让各位狼友见笑了。  本来「皇后沉沦记」最开始是构思了7章左右的情节,经过一章章的发表,看了很多朋友的留言,受到鼓励,便也有了继续写下去的想法,但是当时的初版情节上比较粗糙,所以决定精修,也好为后面的发展做准备,所以把1-5章定为上部书。  之后五章的情节我也基本上构思好了,是作为下部,还是作为中部,

    剑客淫心 状态:已完结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皇后沉沦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皇后沉沦记》,是作者剑客淫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色文是最好的练笔方式,这是我当初的想法,为了以后写长篇小说做准备,便开始了第一次写色文,而这部书就是我的第一篇色文,选择这个题材,当时是想满足自己这种极度刺激的感觉,不过受水平的限制可能还并没有完全达到效果,让各位狼友见笑了。  本来「皇后沉沦记」最开始是构思了7章左右的情节,经过一章章的发表,看了很多朋友的留言,受到鼓励,便也有了继续写下去的想法,但是当时的初版情节上比较粗糙,所以决定精修,也好为后面的发展做准备,所以把1-5章定为上部书。  之后五章的情节我也基本上构思好了,是作为下部,还是作为中部,

《皇后沉沦记》 第二十二章 一生如梦终归醒(终章) 免费试读

一缕亮光刚刚从东边升起,雷虎已站在皇帝的大帐前多时了,一阵秋风夹着寒意吹过,他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离深秋还要好几天,但气温已这么冷了,好象在预示着今年的冬天将会是一个寒冷的季节。

「大将军,这么早就来了啊。」

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雷虎没有回头,他知道来人是谁,不冷不热的回道:「庆公公昨晚怎么没在皇上的大帐里伺侯?」

小庆子已走到了他身边,与雷虎并肩站着,似乎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嗯,昨晚皇上见我这段时间劳累了,特恩准我好好休息一晚,要我今早再来伺侯。」

雷虎不愿同太监多聊,站得笔直的望着大帐的大门,等会又要与众位将军进入这条门,向皇帝汇报今日的作战布署,真希望今天会是最后一次作战会议,雷虎信心满满,根据昨天的战事,今日有很大的把握攻入宁远城。

「过了今日后,大将军将会是皇上的第一红人啊,」

小庆子声音显得很是恭维,「待拿下宁远城后,大将军的地位恐怕是要超过梁训大人了。」

雷虎没有回话,但内心也是畅快无比,他同梁训一样也是辅佐士胜的重臣,二人私下里也没什么间隙,但是人都有一点争强之心,对于梁训一直在自己地位之上,雷虎心中也有些不服气,今日一听小庆子的奉承,雷虎也感到很是受用,不由嘴角带笑。

「大将军来得早啊,咦,庆公公也在啊。」

后面响起脚步声,是纪灵等人到了。

雷虎见几位将军都已到齐,便向小庆子拱手道:「有劳庆公公进去通报一声了。」

小庆子微微一笑,整敛了一下衣袖,望了门口站得笔直手持长茅的两个卫兵一眼,道:「让我进去禀报皇上。」

那两个卫兵没有表情,放他进入大帐。

雷虎见小庆子的身影消失在大帐内,心中也是思绪纷纷,他跟随士胜颇久,知这个少年皇帝喜怒不形于外,城府极深,今日若能攻下宁远城,功劳自然是极大,但,但那晚之事,皇帝究竟是何想法呢?雷虎心里又涌起一股担忧,不过当他当回想到皇后那具温软娇嫩的肉体,内心又产生一股悸动。

「此时怎能想这些,」

雷虎心中一惊,赶忙长吸口气,收敛心思,静静的等着小庆子出来。

这时,听到帐内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小庆子神情慌张的跑了出来,全身不停的颤抖,口齿不清的说道:「不……不……好了,大……大……将军……」

雷虎从未见小庆子有如此慌张之色,心「噔」的一下沉下去了,他一把抓住小庆子抖动不已的双肩,沉声问道:「皇上怎么了?」

「皇上他……他……」

小庆子脸上惊骇不已,半天不能把话说话。

雷虎放开他,转头对纪灵等人道:「你们都随我进去。」

纪灵等人先见了小庆子这翻模样,虽早有心理准备,但进了大帐后见了眼前的这一幕还是惊得目瞪口呆,所有人都有如五雷轰顶般,呆呆的站着说不出话来。

只见正中的案几之上,士胜仰面倒在上面,喉咙处深红的血块格外引人注目,一双眼睛还大大的瞪着帐顶,案几之下的地毯被染得一片腥红。

还是雷虎第一个缓过劲来,他快步上前,托起士胜的头,把手指放在皇帝的鼻孔前探了探。

身后的众将见他眉头紧缩,半日无语,都慌慌不安,颤声问道:「大……大将军,陛下,怎样?」

雷虎轻轻的放下士胜的头,低声道:「陛下他,驾崩了。」

「啊——」

众人在看到眼前情形时虽都有了这个念头,但听到雷虎亲口说出后还是震惊无复,恐惧感由脚至头笼罩全身。

小庆子猛的扑到士胜身边,抱着皇帝的尸体就要大哭,嘴唇刚一张开,就被一只大手掩住了。

他见是雷虎,正欲发作,忽听雷虎轻声道:「庆公公,此时可不能惊动了别人。」

小庆子猛的醒悟,点了点头。

雷虎见小庆子已明白,遂扭头对纪灵等人道:「你们也一起过来。」

众将围拢后,纪灵道:「大将军,这当如何是好?」

雷虎见众人神色,知道他们已是惊惶至极,便开口道:「陛下是被人暗杀的,看样子应该超过两个时辰了。」

「难道是宁远城里的刺客?」乐进道。

「是不是城里的刺客不是很重要,」

雷虎顿了顿才说道:「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我等的性命。」

「啊——」

众人脸色更是惊慌,雷虎接着道:「若是皇上暴崩于军中之事泄露出去了,无论宁远城攻破于否,我等回京城后都是死路一条,太后和梁训等人是不会饶恕我等护佑不力之事的。」

「还有庆公公你-,」

雷虎盯着小庆子,沉声道:「公公也是逃脱不了罪责的。」

小庆子浑身发颤,本来尖细的声音更是刺耳,「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

众将也是面无血色,一齐求助雷虎道:「我等一切以大将军为主,还望大将军指出一条求生之路。」

雷虎脸上一丝笑容一闪而过,神情严肃的说道:「只要众位听从我的建议,我保管各位都无性命之忧,不但如此,而且还有大富大贵等着各位了。」

众人一听,连忙一起站起向雷虎施礼道:「我等愿誓死追随大将军。」

纪灵见小庆子沉默不语,便朝他怒道:「庆公公难道不愿跟从吗?」

小庆子一惊,见众将眼神中都有不善之色,慌忙朝雷虎施礼道:「我愿听从大将军的安排。」

雷虎见众人都已尊自己为长,遂放下心来,缓缓站起身,沉声道:「在回到京城之前,皇上驾崩之事只能我们几人知道,禁止其余任何人来拜见皇上,我和庆公公一直跟在皇上身边,众将回到自己营中收拾东西,准备撤军回京。」

「撤军?宁远城不攻打了吗?」乐进问道。

还未等雷虎回答,纪灵抢先说道:「乐将军,如今皇上驾崩了,这宁远城我们还有必要攻打吗?」

雷虎也点点头,道:「宁远是肯定不能进攻了,但今日也不能马上停止攻城,这样吧,纪灵与乐进你二位继续领军攻城,其余人等在营中待命,我们晚上悄悄撤军。」

「等我们回到京城后,怎样向太后交待啊?」小庆子突然说道。

雷虎微微一笑,道:「我们就说是皇后与宁远城里的反贼里应外合,谋害了皇上。」

这一句话提醒众将,这才发现一直没看到皇后,一齐惊问道:「是啊,皇后呢?」

「可,可太后会相信吗?」

小庆子还有所疑惑。

雷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要庆公公大力配合,又有众位将军的支持,太后她不信也会信的,呵呵。」

随后众人都随着雷虎一齐笑出声来,把刚才的恐惧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

当一丝亮光映入眼中,章慧之已认出了眼前的小茹。

只见小茹粉面含春,似笑非笑的说道:「皇后娘娘还认得我啊,哦,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再次当上皇后呢!」

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涌来,章慧之猛的翻身爬起,「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拜,拜见娘娘。」

小茹安然接受她这一拜,笑道:「你现在又是尊贵的皇后娘娘了,怎么又拜我啊。」

章慧之想起昨晚士胜被杀时的情景,哪敢回话,伏在地上不敢动弹。

小茹突然脸色一变,声音变得冰冷,道:「你这贱人,可知罪吗!」

章慧之吓得娇躯一抖,颤声道:「奴……奴婢知罪。」

小茹见她又自称奴婢了,脸上又现出笑容,道:「你居然敢背叛皇上,投靠士胜,不过我见那士胜也对你不怎么好嘛。」

「奴……奴婢也是不得已啊,」章慧之哭泣道。

「不得已,你有什么不得已的,」

小茹声音阴冷,「你是见到皇上倒下那一幕,认为他已归天了吧,你好趁机去会你的旧情人,是不是!」

章慧之被她说中当时的心情,不敢反驳,只是哭泣求饶。

「你这贱人,本来昨晚就要把你就地正法,」

小茹声音中充满着愤怒,「但我不能就这么便宜的让你在士胜的营地中死了。」

章慧之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她知道自己如今的这个处境,但不知自己以后会何去何从。

「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由他来做你的生死。」

小茹转身往里屋走去。

章慧之感到身子一跄,这才发现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和铁链还在,铁链的另一头揝在小茹的手上,她羞得满面通红,一声不吭的站起,默默的跟在小茹身后。

「他要带我去见谁呢?」

章慧之暗想着,「难道是想把我献给冷千秋?我现在难道是在宁远城内?肯定是的,若是这样该怎么办才好,哎,管他了,反正我的身体也不是让一个男人玩过了,再让一个男人玩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想到这,她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了。

走出后门,又转过几间小屋,二人来到一间宽畅明亮的屋子,一件精美的屏风挡在中间,透过屏风中间淡黄黄色的绸缎,隐隐看见一个人坐在后面。

「跪下!」小茹喝道。

章慧之非常顺从的跪下,「他就是冷千秋吗?怎么和我在阵前看到的身影有些不一样啊?」

小茹却不再理她,独自一人走入屏风后,似乎在为那人整理衣袖,又似乎在端正他的身体,章慧之感到有些奇怪,她同冷千秋怎么会有这么好?

过了一会儿小茹才走出来,对章慧之道:「你知道你下拜的人是谁吗?」

「是……是冷大人?」

「呵呵,冷千秋?」

小茹冷笑道,「你可真会想啊,就凭他?他有这个资格吗?」

「那,那是……」

章慧之实在想不出是谁。

小茹冷笑几声道:「看来你这个贱货还真是冷血,你睁大你的狗眼瞧瞧,看他是谁。」

说完她把屏风用力拉开,显现出里面一张年青的脸庞。

当看清那人的面容后,章慧之震惊得无以复加,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见,惊得瘫软在地,喃喃道:「不,不可能的,你,你已经死了,我,我亲眼所见的。」

小茹冷笑道:「死?是你希望这样吧,你见陛下倒下后看也不看一眼,就顾着自己逃跑了,你这个贱人,幸好陛下福大命大,还留了一口气在世上,倒是要看看你这个贱人的下场!」

章慧之听小茹说的声色俱厉,更是胆战心惊,大声哭泣道:「奴婢错了,求陛下饶恕奴婢吧,奴婢也是有苦衷的啊。」

「你这个贱人只不过是想活命,有什么苦衷!」

章慧之自被士胜调教之后早已丧失了自尊,更没有自尽的勇气,为了活命,什么都不顾了,所以听到小茹的质问后,想也没想便回道:「因,因为奴婢怀了陛下的骨肉。」

「什么?」

小茹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她,失声叫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章慧之没有查觉出她的异样,小声回道:「当时奴婢怀了陛下的骨肉,奴婢不敢死啊。」

「你,你说你怀了陛下的孩子,」

小茹见章慧之胆怯的点点头,突然脑中一闪,惊声道:「原来前段时间士胜所生的那个小孩是你与陛下的?」

「是……是的,」章慧之不敢隐瞒,小声道。

「哈哈,」小茹大笑几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陛下,虽然你丢了皇位,但以后还是你的儿子当皇帝,哈哈。」

章慧之见她笑得有些古怪,突然心中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是啊,自己同小茹对话了这么久,怎么没见士凯说一句话啊,这可一点不象他的性格,她不由抬起头来看着士凯。

面容,身形确实与士凯一般无二,但好象缺了点什么,对,是了,是少了些生气,士凯坐在椅子上就如同一具木偶一般看着章慧之与小茹,脸上无喜无忧。

「陛……陛下怎么了?」章慧之颤声问道。

小茹收起了狂笑,鄙视着她道:「你终于发现了啊,陛下他虽活着,但对一切都没了感觉。」

「啊……」

章慧之这才明白,士凯虽然没有死,但却成了植物人。

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成为这个模样,章慧之心中百感焦急,不知如何是好。

小茹走到士凯身边,轻轻抚摸着他的脸,说道:「我的一切都是陛下给的,虽然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感觉到我,但我还是会好好照顾他的。」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柔情。

章慧之暗想到:「真想不到她对凯儿还有这么深的感情。」

小茹又接着说道:「但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在陛下最危难的时候背叛他,我本想要你在陛下眼前接受惩罚,但如今得知你为陛下生下了一个儿子,我就饶你一命。」

章慧之得知自己性命无忧,心中石头落地,连忙磕头谢道:「谢谢娘娘,奴婢致死也敢背叛娘娘了,娘娘要奴婢干什么奴婢就干什么。」

小茹鄙夷的看着她,说道:「想不到你这么贱了啊,看来士胜对你的调教还比较用心嘛。」

正说话间,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报道:「禀报贵妃娘娘,朝廷大军已停止进攻了。」

小茹好象并没有感到意外,只随意回道:「嗯,本宫知道了。」

自经历了昨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章慧之心中也对战局有一点点判断,但见朝廷大军如此快的放弃攻城还是有些吃惊,同时也明白自己此次是再也逃不出小茹的手心了。

小茹见她脸上有异色,冷笑道:「怎么,你还想回到皇宫吗?」

章慧之一惊,连忙趴在地上道:「没,没,奴婢没有这个心思。」

小茹走到她身边,托起她的下颚,笑道:「好,那我就代皇上对你检查检查。」

章慧之刚开始还没明白此话的意思,但很快就明白了,羞得满面通红,颤声道:「就……就这?」

「当然就在这,」

小茹手指滑到章慧之的脸上,「就让皇上看看他的这个淫荡母亲同以前有什么变化没有。」

章慧之看了一眼士凯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轻叹了一口气,默念道:「凯儿,我既是你的母亲又是你的女人,况且我还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现在我就算在你面前再怎么淫荡又算得了什么了。」

想通这一节,章慧之慢慢的站起,轻轻的褪下全身衣物,雪白玲珑的胴体又暴露在空中。

「真想不到啊,」

小茹啧啧称赞道,「这么久没见,你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体,先给陛下跳个舞!」

章慧之听从吩咐,双手交叉从胸前慢慢滑下,已经挺立的乳头从指缝中隐过,紧接着,她扭动细腰,胯部随之左右摆动,齐整的阴毛在大腿间时隐时现。

章慧之本来出生世家,艳舞其实不怎么会,但自小庆子调教多时,各种淫秽舞蹈都已学会了,而且心理负担放下后,各种大胆的动作也是不断展现,看的小茹都惊呆了。

「不错啊,士胜这小子对你开发得不错啊,」

小茹又是赞叹又是鄙视。

章慧之却已渐渐沉浸于肉欲之中,双手时而在腰间游走,时而在胯间的肉缝上抚摸,嘴里也渐渐发出动人的娇鸣。

「嗯……嗯,啊……」

伴随着呻吟,她阴部的淫水已哗哗直流,顺着大腿直流到地板上。

「咦,」小茹好象发现了什么,吩咐道:「你躺下把腿拉开,让我看看。」

***********************************

对,没看错,这是最后一章,但,我没有发表完整,还有后面一大半情节准备在下部精修版中发布,应该不要很久吧。

本来在写完这部书后,还有两篇中篇、另外一部皇后的长篇(三部曲)、还有“打碎禁忌的枷锁”的写作计划,但昨天看了一下新闻,居然有写个小说被抓,而且判了一年的重刑,所以我的这些计划都暂时搁浅了,看以后的情况再写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