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zzdf0121(主治大夫)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zzdf0121(主治大夫)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加州的阳光 加州的阳光

    有一天小镇上迁来了一对年轻的华人夫妇,女的貌美如花,既有东方女性的柔美细腻,又不乏西方女性的热情奔放,她学得一手好厨艺,又是栽花弄草的好手,加上又十分好客,所以很快她就成了镇上最受欢迎的家庭主妇;男的才华横溢,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也许是这一对夫妇的缘故,或者也许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反正从那以后小镇上又陆陆续续住进了德国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当然更多的还是中国人。他们的别墅无一例外都是这个名字叫做王宏武的华人设计师给设计的。

    zzdf0121(主治大夫)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加州的阳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加州的阳光》,是作者zzdf0121(主治大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一天小镇上迁来了一对年轻的华人夫妇,女的貌美如花,既有东方女性的柔美细腻,又不乏西方女性的热情奔放,她学得一手好厨艺,又是栽花弄草的好手,加上又十分好客,所以很快她就成了镇上最受欢迎的家庭主妇;男的才华横溢,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也许是这一对夫妇的缘故,或者也许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反正从那以后小镇上又陆陆续续住进了德国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当然更多的还是中国人。他们的别墅无一例外都是这个名字叫做王宏武的华人设计师给设计的。

《加州的阳光》 20、暗流涌动 免费试读

吕宾趁大家都在看着莫丽娅母子性交的时候,他一个人偷偷溜出了红杉树庄园。

他实在是想不通,今天为什么会落到这样一个结局。按理来说,他的整个安排都是无懈可击的:他最后一个出场,让艾琳娜特意留下一个较弱的对手,自己轻松取胜!

他从头至尾一直在留意着莫丽娅,就像一条饿狼紧盯着它的猎物一样。当他看见女神般美丽动人的她竟然在草坪上公然地跟她的亲生儿子乱伦性交时,他心中的狂喜可想而知,他以为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有了母子乱伦这么个把柄在手,莫丽娅肯定会对他言听计从,服服帖帖了!更何况她也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的淫荡的女人。

他——一个成功人士,又仪表堂堂,体魄健壮,这样的男人对中年妇女不是最有杀伤力的吗?

可是,现实却没有按照剧情设计的那样发展,她可以公开地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性交,也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海因茨先生内射,甚至连理发师亨特这样丑陋的男人她都不嫌弃,还帮他口交,却偏偏拒绝了他!

这是何等的耻辱!

吕宾上了车,在车上穿好了衣服,口里骂骂咧咧地上路了。他在经过瀑布庄园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知道这里就是莫丽娅的家。他原本期待着成为这里的上宾,但事实却是他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坨屎。

“他娘的,狗肏的淫妇儿!”他骂道。

他正要继续上路,却见从庄园的别墅里走出来一个人。

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从衣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个佣人。

**********

张妈忙完了自己的活儿,从别墅里出来,她站在空地上拿出衣兜里的一个小酒瓶,打开瓶盖凑到嘴边呡了一小口酒。

“啊!”

她满意地咂了咂嘴唇,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庄园门口停了辆车。

“咦,这么早就回来了吗?”她自言自语着道,“可是这好像不是太太的那辆车呀!”

张妈来到庄园门口,却见从车上下来一个陌生的男人。

“您好,夫人!”

“您好,先生!”

张妈对来人顿生好感,因为很少有人叫她夫人的,小镇上的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叫她张妈。

在人们眼里她就是一个老妈子。

“夫人,这不是王先生的家吗?您是——”

“啊,这的确是王先生的家。我只是他们家的一个钟点工,平日里帮忙打扫打扫卫生。”她说。

“哦,原来是这样!您长相这么富态,一看就是个有修养的人,我还以为您是主人家的长辈呢!”

“先生,您可真会说话!”

“这是真的,夫人,您的气度根本不像是一个佣人。对了,您这是要回家吗?”

“是的,今天的活都做完了。”

张妈在灯红酒绿的声色场所工作了几十年,她自认为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听吕宾说她有气质,她心里当然非常高兴。

“您家住哪?我送送你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急事。”

“不用了,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张妈说道,“我家就住在镇西,离这里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张妈是个懂规矩的人,她觉得像她这样的佣人是不好随便坐人家的小车的。但吕宾却非常客气,他硬是把她请上了车。

“夫人,您看,咱们都是中国人,家乡人还客气做什么!”

吕宾的话让张妈听着很舒服,她很难拒绝他的好意,于是就上了车。

从瀑布庄园到张妈家,开车几分钟就到了。她家的位置比较偏僻,房子也很简陋,但却是出自王宏武的设计,房屋的结构是木石混合结构,中式风格,材料大多是王宏武赠送给她的。

“啊,小巧别致,真不错。”

吕宾并非言不由衷,由王宏武设计的这个小房子的确看上去很美。

“先生您过奖了!请进去喝一杯茶吧,好么?”

吕宾正求之不得呢,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张妈拿出了她平时舍不得喝的好茶来招待眼前的这位客人,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像他这么有身份的人还这么客气地对待她,她感到很荣幸。

“不错,这是正山小种,好茶啊!”吕宾赞道。

“不瞒您说,这茶是瀑布庄园的王太太送给我的,茶真的很好,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哦?您说的王太太就是莫丽娅吧?”他说。

“怎么,您也认识她?”

“当然了,她可是你们镇上最美的女人,对不对?”

“对对对,她真的非常非常漂亮,而且人也非常非常好。”

“我和王太太可以说是老相识了,”吕宾一边品茶一边说道,“她过去曾经是一位红极一时的名演员,那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真的吗?”张妈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莫丽娅的过去,“难怪她长的这么漂亮。唉,可惜我没有看过她演的戏!”

“这有什么难的!”吕宾说道,“夫人如果想看的话,下一次我去国内,给你带一张她的影碟来。”

“这怎么好意思啊?”张妈感激的道。

“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国,”吕宾说,“我刚才看见您在喝酒来着,您平时都喝什么酒呢?”

“唉,别提了!”张妈说道,“在这个鬼地方,还能喝上什么好酒呀!我本来最爱喝咱们家乡的一种高粱酒,现在别说是高粱酒了,就连咱中国产的白酒都喝不到,只能喝喝洋酒。”

“您过去是哪里人呢?”

“我是福建人。”

“福建人?”吕宾用闽南话说道,“下回我给你带几瓶丹凤高粱酒来怎么样?”

“那可感情好!”

张妈一提起酒,她连客套都忘记了。

“对了,”吕宾话锋一转,道:“我听说王太太跟她儿子的感情非常好,是不是呀?”

“那还用说,都好到一块去了!”

“什么?”

“这个——”张妈忽然想起不应该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些话,就打住了。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王太太最喜欢跟她儿子性交,对不对?”

“这个你也知道?”张妈惊讶的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你们阳光小镇上,这种母子乱伦性交的事情还少吗?”

“唉!”张妈叹着气道,“王太太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跟她儿子……那样不好!”

“这也没什么的,”吕宾说道,“入乡随俗嘛!这里的人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她总不能特立独行吧?”

“这倒也是!”

“夫人,您见过她们母子性交?”

“见过,”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跟王聪的那一次性交,不由得脸儿一红。

“可惜,我只是听别人说起过。”

“这有什么可惜的呀,先生,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夫人可能不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是王太太的忠实粉丝,我收集过她的各种相片,就是没有收集到他们母子性交的相片。”

“先生还有这种爱好?”

“我只是喜欢收集而已。”

“我倒是在他们家见过这种相片。不过我可不能帮您拿出来。”

“那是自然,”他说,“万一被王太太知道了,她肯定会生气的。不过,你要是能帮我拍下来的话,她肯定不会知道的,对吧?”

“这倒是!不过你收集这种相片干嘛呀?”

“夫人可能不理解,我收集相片就跟人家收集邮票、奇石、手枪和打火机是一个道理。”

“还有收集手枪的吗?”

“我就收集了几十把各式各样的手枪呢!”

“先生可真是个怪人。”

“其实这就跟夫人爱喝酒是一样的,”他说,“您爱喝茅台酒吗?”

“我哪喝的起那种酒啊!”

“下回我给您带一瓶茅台酒来,怎么样?”

“这个——还是不用了吧……”

一说到酒,而且还是国酒中最尊贵的茅台酒,她怎能不心动!

********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了来年的春天。

在中国的江南一带,每到春天总是细雨绵绵,等难得一见的太阳一出来,家家户户的墙上就会蒙上一层水珠。但位于美国南加州的阳光小镇却是阳光明媚,很少下雨。

王聪很讨厌下雨天,所以他已经喜欢上了他在阳光小镇的这个新家——瀑布庄园。

他喜欢这里,当然不只是晴天多雨天少,更重要的是在这里他可以每天抱着美丽动人、一丝不挂的妈妈睡觉。

来美国这半年,他感觉自己长得健壮了许多,个头都快赶上妈妈了,最令他自豪的是他的鸡巴也比刚来的时候粗了一圈。

不过,他的龟头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藏在包皮里了,每次鸡巴勃起后,龟头就会露出来,包都包不住。

王宏武还是很忙,他比过去甚至更忙了,总是在旧金山、洛杉矶和芝加哥等一些大城市之间飞来飞去,一个月难得有几天在家的日子。

莫丽娅现在已经习惯了跟儿子睡在一张床上,她的肉穴也习惯了儿子的鸡巴。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每天抱着个美艳又风骚的裸体美人儿睡觉,你叫他如何能够节制得了哇!

现在,王聪每天晚上都要把鸡巴插到他妈妈的穴里才肯睡觉,莫丽娅拿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她自己也已经习惯了穴里插着儿子的鸡巴睡觉,偶尔有哪一天儿子上床的时间晚一点,她就会觉得肉穴里很空虚,翻来覆去睡不着。

但为了儿子的健康着想,她还是跟儿子约法三章:每天插穴可以,但最多只能三天射一次精。

莫丽娅为了让儿子严格遵守约定,还每个月把可以射精的日子造成表格贴在床头的墙上。

王聪故意搞笑地在这张表格上用红笔标明——《儿子内射妈妈时间表》莫丽娅每次看到这张《儿子内射妈妈时间表》,她都会觉得很好笑,这若是在国内准会闹出个大新闻来的。

可是,这里不是国内,而是性开放的阳光小镇!所以,不仅没有人会笑话他们,反而还有人要向他们学习呢!

这不!云妮看到了《儿子内射妈妈时间表》后,就照葫芦画瓢,也在拉姆齐的床头同样的贴了一张。

再后来,琳达老师知道了这张表格后,还专门跟全班同学上了一课,课的内容就是如何节制自己的性行为。

王聪总体来说还是很好地遵守了和妈妈的约定,但偶尔也会有做不到的时候。但只要他一违反约定,莫丽娅就会按约定停止跟他性交一天。

整整一天,连鸡巴插入都不可以,这对于王聪来说已经是非常严厉的惩罚了!

所以,王聪轻易不敢违反约定。

话说这一天晚上,睡觉前王聪又把鸡巴顶向了妈妈。莫丽娅也没有拒绝,她把双腿打开,让儿子把鸡巴插了进去。

母亲紧搂着儿子,母子俩都赤裸着身子,妈妈把一只乳房递到儿子的嘴里,儿子含住了妈妈的乳头咂弄着,下面的鸡巴深插在妈妈的穴里,龟头顶开了她的子宫口,一直深入到了妈妈的子宫内。

“舒服么?”母亲问道。

“舒服!”儿子回答。

“妈妈也好舒服!”她说。

莫丽娅被儿子咂弄着乳头,下面的肉穴里还深插着儿子的大鸡巴,她闭上眼睛用阴道内膜感受着儿子的阳具,这是她一天中最最幸福的时刻。

“今天是几号?”王聪问她道。

“五号,怎么?”

“明天就可以内射妈妈了,对吧?”

“你呀,就这么想内射妈妈么?”

“当然了!”王聪道,“你不知道,这两天我的下面好胀,不信你摸摸看。”

莫丽娅伸手握住了儿子的阴囊,那东西沉甸甸的,果然已经蓄满了精液!

“小坏蛋,又积了这么多的精液,你可真是匹种马!”

“妈妈,种马是什么马呀?”

“格格……种马就是专门用来做种的马呀!”

“那妈妈就是专门用来生小马驹的母马咯!”

“你不就是妈妈生的一匹小马驹么?”莫丽娅把儿子王聪紧紧的搂在怀里,她喜欢这样跟儿子打情骂俏。“行了,快睡吧,宝贝。”

王聪腻在妈妈的怀里,他闻着莫丽娅身上诱人的体香,下面的分身忍不住动来动去。

他这么一动,肉棒势必会与妈妈的阴道发生摩擦,弄得莫丽娅的穴里痒痒的,她赶紧用双腿夹紧了儿子,说道:“别乱动行不行?你这样会让妈妈很难受的。”

“嗯!”

王聪忍住不再动了。可是过了一会儿莫丽娅自己却忍不住动了起来。儿子的鸡巴戳在她的穴里,长长的肉棒占据了她的整条阴道胵腔,龟头儿正好顶在她的花心上,让她穴痒难耐。

“宝贝,你把肉棒抽出来一点儿。”她说。

“为什么呀?这样不舒服吗?”

莫丽娅脸上一热,小声说道:“也不是不舒服,就是你这样顶在妈妈的花心上,让妈妈的穴心肉痒死了。”

王聪道:“那我可以替妈妈挠痒痒啊!”

莫丽娅格格一笑道:“你呀,还是别挠的好,你越挠妈妈只会越痒。”

“为什么呀?”

“因为……因为妈妈的穴心肉只有你的鸡巴头才够得着,你要是用龟头去戳妈妈的穴心肉,妈妈只会更痒的。”

“那我该怎么办?”王聪问道。

“你把鸡巴抽出去一点儿就行。”莫丽娅轻声说道。

“哦!”

王聪于是把深插在妈妈穴里的鸡巴往外抽出一点。他发现妈妈的穴里比刚才插进去时湿滑了许多,热度也高了很多。

“喔!”

莫丽娅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这样可以了吗?”

“嗯,可以了……啊,好爽呀!宝贝,你别抽出去太多了呀!再插进来一点……”

王聪又将鸡巴插进去一点。

“喔,小坏蛋,又顶到妈妈的花心了……”

王聪道:“妈妈,还是你来好了,我怕弄不好。”

“嗯,那你不要动。”

莫丽娅说着就把下身前拱后缩的,肉穴套弄着儿子的鸡巴,她一口气弄了百十下,起初幅度还不大,可越弄越舒爽,幅度也就越大,到后来每弄一下花心都要碰撞一下儿子的龟头。

“喔喔喔……好爽呀……宝贝,妈妈的亲儿子……爽死妈妈了……啊啊……”

莫丽娅很快就达到了一次性高潮,她轻轻喘息着趴在儿子的身上,肉穴深处喷出一股淫水来,给王聪的龟头儿洗了一个穴水澡。

“妈妈,你高潮了?”

“哎呀,都怪你!”莫丽娅红着脸儿说道。

“妈妈,刚才明明都是你在动嘛,怎么能怪我呢?”

“不怪你怪谁?”莫丽娅说道,“谁让你把这么粗大的一根东西塞到妈妈穴里的呀?妈妈能不动么?”

“那,我还是抽出来吧。”王聪说着作势欲抽。

“不用了,反正妈妈都已经高潮过了,你就这样插着不要动。对了,宝贝,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么?”

“当然记得,”王聪道,“明天是内射妈妈的日子呀!”

“你呀,就只记得内射妈妈!”莫丽娅轻轻的在儿子的嘴唇上亲吻着道,“除了这个,还是什么日子呢?”

“什么日子呀?”

“傻孩子,你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么?”

“对呀,我记得就是这几天的。妈妈,真的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吗?”

“嗯!你想要妈妈送你什么礼物呢?”

“这个——”王聪实在是想不出自己想要什么,他现在最最想要的就是妈妈的肉体,而这个他已经得到了。“妈妈,我只想在你的穴里射精!”他说。

“呸呸呸!”莫丽娅格格浪笑着说道:“哪有你这样的儿子呀?再说了,明天本来就是宝宝内射妈妈的日子,妈让你内射那也是应该的呀!你再想一想看,想要妈妈送你别的什么礼物呢?”

王聪道:“妈妈,我现在已经很满足很幸福了,我不要妈妈给我买什么礼物,要不妈妈让我内射两次好不好?”

莫丽娅被他给逗乐了,她说:“你真是个傻儿子,除了内射妈妈,难道就再也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么?”

“嗯,妈妈就是老天送给我的最好礼物嘛!”

莫丽娅被儿子的话感动了,她不住地亲吻着他道:“谢谢你,宝贝,你也是上天送给妈妈的最好礼物!”

莫丽娅其实早就已经想好了,她要在儿子生日这一天送给他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