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大嫂》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大嫂》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大嫂 大嫂

    妈妈生我时已经四十三岁,由于是高龄产妇,因此产后的毛病也特别多;我三岁那年,妈妈一病不起,爸爸只得将我送到大哥家托大嫂照顾我。大嫂那时刚生小侄子还正在喂奶,我年纪小不懂事,看见大嫂喂小侄子吃奶,便趴在大嫂腿边哭闹着也要吃奶。

    ttt1234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大嫂》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嫂》,是作者ttt1234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妈生我时已经四十三岁,由于是高龄产妇,因此产后的毛病也特别多;我三岁那年,妈妈一病不起,爸爸只得将我送到大哥家托大嫂照顾我。大嫂那时刚生小侄子还正在喂奶,我年纪小不懂事,看见大嫂喂小侄子吃奶,便趴在大嫂腿边哭闹着也要吃奶。

《大嫂》 〈四〉 免费试读

许玉梅握着莲蓬头调整水量、温度,终于找到最合适的定位,她将水柱对准身体敏感部位短暂冲刷,随即快速抽离;高温水流瞬间的灼热,带来麻辣刺激的搔痒,那种感觉就像无数贪婪的小手,肆无忌惮的爱抚。如此周而复始,一种类似性爱高潮的快感,便迅即蔓延全身。她一面享受身体的愉悦,一面回想小叔向东稚嫩腼腆的神情,跨越伦理的暧昧思绪,在她心中酝酿发酵,激发她荡漾的春心。此时射向阴户的水柱,彷佛变成小叔向东灵巧的舌头……………

狼虎之年的她,接触面日广,献殷勤的男人也多,在那些别有用心的男人挑逗下,她的春心被撩起,难免也有些暧昧情事,但她却能坚守原则,适可而止。其间虽也稍有逾越,但她却始终保持清白,未尝失身。近年来她欲求愈发旺盛,但老公缴作业的间隔却越拉越长,她不屑于在外头搞七捻三,只有靠自己手淫,来抒发炽热的欲火。在这种情形下,小叔每晚专心细腻的替她舔脚,反而成为她生活中最大的享受。

自从小叔上中学后,舔唆的技巧与态度都明显不同,他会用牙齿轻咬脚趾,用舌尖钻探敏感的脚心,抱着她小腿的双手,也会有意无意的揉捏轻抚,那已不是单纯的舔吮,而是带有侵略意味的挑逗啊!最近小叔老是利用机会,偷窥自己睡袍下隐密的部位,他那闪烁胆怯的眼神,真是有意思极了。想不到自己一向视为小孩的小叔,竟已悄悄螁变成为好色的男人,想到方才他那鼓起的裤裆,玉梅心中不禁为之一荡。

水流的冲刷加上内心的春潮,玉梅只觉下阴深处起了阵阵的抽搐,一个冷颤过后,她雪白的肌肤突然暴出粒粒鸡皮疙瘩,快感如潮水般的直涌而出。因极度舒畅所导致失禁的尿液,顺着大腿蜿蜒而下,她感到腿软站不住,于是颤栗蜷缩着身体,缓缓蹲了下来。蓦地她发现浴室气窗后,有一对闪烁觊觎的眼神!『是向东在偷窥!』。这个发现使她更感兴奋刺激,她有意蹶起屁股,趴伏在洗脸台前,将自己隐密的私处,对准气窗彻底暴露。稚气未消的小叔,可比外面那些老油条男人要有意思多了,她要让小叔毫无保留的清楚看见,自己成熟丰满,鲜嫩欲滴的饥渴蜜穴!

大嫂淫荡的姿态,再度激发我强烈的欲火,我紧盯着大嫂两瓣白嫩屁股间,如蜜桃般凸出的阴户,眼珠子几乎都掉了出来。宇宙似乎静止停顿,我的视力也似乎突然增强,大嫂鲜嫩肉缝间细微的蠕动、肛门螺旋状绵密的皱折,我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我的天啊!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好看的景致吗?如果大嫂能让我舔她那湿润的阴户、美美的屁眼……哇!就算让我当场死掉,我也甘心啊!我神魂颠倒,如痴如醉,真想破门而入,将大嫂按倒在地。可是~~我不敢啊!直到大嫂擦干身体穿上睡袍,我才捏着肿胀的阳具,慌张的窜入卧房。

「向东!这么晚还没睡着啊?要不要大嫂再让你舔舔脚?」大嫂浴罢出来,见我房里还亮着灯,于是关心的问道。

这要是在平日,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但如今我手淫泄了一裤裆,还没来得及换裤子,这丑陋的模样要是让大嫂瞧见,那还得了?我支吾其词的道:「大嫂!不用了,我马上就睡!」。谁知大嫂竟一推门,走了进来;这下子,我可被吓惨了!我胡乱的扯过被子盖在身上,神情惊慌的望着大嫂。

「咦!你有毛病啊?大热天盖什么被子?怪不得睡不着!都上中学了,冷热还分不清楚?」

大嫂关心的埋怨着,猛一下就掀开我的被子,剎那间,我们俩人都当场愣住。我的内裤黏乎乎的湿了一大滩,最要命的是我那该死的小鸡巴,竟还硬梆梆的翘起,撑着那湿透的内裤。我尴尬的简直想钻进床底,大嫂则面红耳赤,呆望着我那兀自抖动的裤裆。

不知沉默了多久,大嫂终于开口了:「你…你先把裤子换下来!….湿湿的….不难过啊?」。

换下内裤又冲了个冷水澡,我躺在床上根本毫无睡意;大嫂房内也还亮着灯,莫非她也同样无法入眠?今晚的一切彷佛是场春梦,春梦一去了无影踪。我年轻的心突然感到一阵悲喜苍凉,就如同千千万万强说愁的少男少女一般,我陷入自我编织的爱情梦幻中。大嫂的一颦一笑,鲜活的在我脑海中萦绕,紧密牵动我的喜怒哀乐;但大嫂的柔肌玉肤,丰乳圆臀,却也同样激发我龌龊的欲念。情与欲两种不同的东西相互纠葛,但最后却总是欲占了上风;因为幻想到了尽头,我总是将自己的鸡巴,朝大嫂的嫩屄里捅。

玉梅听到浴室中花啦的水声,知道小叔正在洗澡,她心中不禁暗笑:「这小鬼准是刚才偷窥自己沐浴,一时冲动,忍耐不住,就想着自己手淫…」。对于自己成为小叔手淫幻想的对象,她心中除暗暗窃喜外,也有一种急欲挑逗的戏谑心态。

「瞧他方才裤裆胀膨膨的,那玩意好像已经不小,真想看看他那玩意,到底长得是个什么样子?..唉!真讨厌….让这死小鬼一搞,心里痒兮兮的好想要….人家说童子鸡最补,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唉呀!要死了!我都想些什么啊!」

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到后来,自己也觉得好笑;一会,她觉得口渴起来喝水,却发现小叔房里依然还亮着灯。这些年来,让小叔舔脚已成为习惯,有时她在外面跑累了脚酸,不由自主就会想念起小叔温热的嘴唇。或许是习惯使然吧!这会她看见小叔房里还亮着灯,脚丫子一家伙就又痒了起来。

我听到大嫂起来喝水的声音,心中不由期待,她会再到我房里来;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我房里亮着灯,大嫂总会过来关心的问上一声。哈哈!真是老天帮忙,大嫂真的进来了。「向东!你怎么还没睡啊?是不是还想舔大嫂的脚啊?」大嫂站在床前,表达她温柔适切的关心。灯光从后上方斜斜的照射,穿透她单薄的白色睡袍,映出她玲珑剔透的诱人身段,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睡袍下除了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外,其它什么都没穿。大嫂一向偏爱白色色系,内裤、奶罩、睡袍,大都是白色的,这连带也使我对白色,产生了特殊的癖好。

「大嫂!妳还肯让我舔妳的脚啊?我还以为….妳以后…都不让我舔了….」

「咦!~我为什么不让你舔呢?….呕!你以为先前….嘻…」

大嫂如常的靠着床头柜坐在床上,我则兴奋的抱着她的小腿,亲舔她的脚趾头;没看书的她一边享受我的亲舔,一边随口跟我开玩笑聊天:「向东啊!现在大嫂让你舔脚,心里都会怕怕的耶!」。我暂停舔唆,好奇的问道:「怎么会嘞?」。大嫂突然用闲着的那只脚,轻轻在我鼓起的裤裆上点了一下,暧昧的笑道:「你这儿老是胀膨膨的,看起来好吓人,我怕它欺负我嘛!」。我被她脚尖一点,就如触电一般,原本就亢奋的阳具更是卯足了劲,隔着内裤猛向大嫂点头。我窘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有拼命弯着身体,以免阳具太为凸出。

「向东!你也不要不好意思,其实男孩子大了,都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

「嫂嫂!我喜欢舔妳的脚….是不是有毛病啊?」

「嗯!…这个嘛!应该不算毛病吧….别的女人的脚….你也想舔吗?」

「才不要呢!我只喜欢嫂嫂的脚…..」

「有一种癖好叫恋足症,不过你如果只喜欢嫂嫂的脚….应该还不算啦…嗯!我问你,你除了嫂嫂的脚外,嫂嫂的腿、嫂嫂的胸部……你也喜欢吗?」

「当然喜欢啦!只要是嫂嫂的,我全都喜欢…….」

「嗯~~这样子啊!…..你很正常,没有恋足癖……..」

大嫂很能带动气氛,我原本紧张的心情,在她轻松诙谐的聊天中,已一扫而空;但亢奋的情欲却有如火上加油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她一只脚伸直让我舔,另一只脚却曲起轻轻晃动,那雪白的大腿、贴身的三角裤,在晃动中全都一览无遗。由于气氛良好,我开始大着胆,慢慢将口舌向上移动;我边舔边注意大嫂的反应,发现她有时会微微颤抖,有时也会轻哼两声。当我顺利的舔到膝盖腿弯部位时,大嫂的另一只脚,却突然贴上我的后腰。灵活的脚趾在内裤松紧带处,刁钻的向下磨蹭!难道她想脱下我的内裤!

我尚自狐疑,她柔软的脚掌已整个侵入我的内裤,细嫩的脚掌按在我屁股上缓缓搓揉,灵活的脚趾则顺着我的屁股沟轻搔,我舒服的简直翻了天,口中也发出无意识的舒爽呻吟。她的脚趾夹住我的内裤,慢慢向下拉扯,一股莫名的惶恐突然涌上心头,我脑际浮现出大哥粗长的阳具。「不行!我的鸡巴又细又短,如果让大嫂看见,不是羞死人了!」随着心中自卑的想法,我猛然一下翻身而起,拉紧裤头。

大嫂似乎吓了一跳,她讶异的问道:「向东!你怎么了?」。

这时我也觉得自己太过鲁莽,到口的肥肉恐怕就要飞了。我低着头,嗫嗫懦懦的道:「我…我…我不要脱裤子…..」。

大嫂一听,愣住了!过了半晌,她轻声问道:「你..你…怎么会怕脱裤子?」。

我心中既懊恼,又觉得自卑,莫名其妙的竟呜咽了起来:「人家…人家…那个好小…呜….呜….我怕大嫂笑我…呜…呜….」。

大嫂见我一哭也是紧张万分,但听了我胡言乱语之后,却忍不住咯咯直笑,她笑得花枝招展,浑身颤抖,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你啊!还真会吓人!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你年纪还小,那…那个当然也小,你倒想想看,要是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却像大人一样满脸长满胡子,那不是怪胎嘛?…..嗯….你说你小…怕大嫂笑,那大嫂保证不笑你,你就让大嫂看看,好不好?」

我心想:「都到了这地步,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就讨价还价的道:「那…那我就….脱给嫂嫂看….不过…嫂嫂….也要…脱给我看……」。

大嫂噗嗤一笑,说道:「你这死小鬼….点子还不少嘛!大嫂可不像你,扭扭捏捏的没出息!」。

她起身大大方方的脱下睡袍,迅雷不及掩耳的又脱下三角裤,然后两手一摀,遮住那迷人的私处,笑盈盈的说道:「我的好小叔!轮到你了!」。

我就像作梦一般,腼腆害臊的脱下内裤,也学大嫂那样用两手摀住下体。但男女天生不同,大嫂摀得住,我可摀不住,因为我那不老实的小鸡巴,可是硬梆梆直竖着的。大嫂松开摀住私处的手,完全裸露在我的面前;她斜靠在床上,伸出那圆润光滑,晶莹如玉的美腿,慢慢将脚掌靠近我摀住下体的双手。她白里透红,柔软灵活的脚趾,轻松的拨开了我的双手,碰触到我的生命之根。

我呆站在床前,承受着大嫂美脚的肆虐。她一只脚拨弄着我的阳具,另一只脚则伸入我两腿之间,用脚趾沿着阴囊、股沟、肛门、轻轻的搔刮。我根本无法以语言文字形容,那种刺激舒畅的滋味,我整个人飘飘欲仙,就如在云端一般。彷佛中我听到大嫂轻声的呢喃:「向东!这双脚你细心的舔了十年,今天就让他们来报答你吧!」。迷糊中大嫂两只柔嫩的脚掌,忽地并拢夹住我的阳具,致命的舒爽搓揉,于焉展开。

赤裸裸的大嫂两腿全开,那鲜嫩成熟的阴户正面对着我,阴户随着她两脚搓揉的动作开开合合,就像要和我说话似的。我一面死盯着大嫂的嫩屄,一面想象我的阳具在她屄里抽插,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我强劲喷发的精液,竟然全数射到大嫂的嘴边。大嫂伸出舌头在嘴角一绕,皱着眉头道:「怎么味道这么重?你是不是大蒜吃多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