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杏墙外》陈风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红杏墙外 红杏墙外

    陈风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他外表虽长得一般,但公司里却有许多男同事都很羡慕他。不是羡慕别的,而是羡慕年轻的陈风拥有一位漂亮可的妻子。  让陈风很得意的一件事,便是结婚了一年多,他与娇妻的情不但没有像别人说的,结了婚过后会趋于平淡,反而维持在恋时的那种状态中。偶尔陈风在公司加班加夜,他的妻子还不辞劳苦地带东西慰劳他,帮他的尽快完成工作。

    陈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红杏墙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杏墙外》,是作者陈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陈风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他外表虽长得一般,但公司里却有许多男同事都很羡慕他。不是羡慕别的,而是羡慕年轻的陈风拥有一位漂亮可的妻子。  让陈风很得意的一件事,便是结婚了一年多,他与娇妻的情不但没有像别人说的,结了婚过后会趋于平淡,反而维持在恋时的那种状态中。偶尔陈风在公司加班加夜,他的妻子还不辞劳苦地带东西慰劳他,帮他的尽快完成工作。

《红杏墙外》 第七章 免费试读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了很久了,这些时间以来,陈风体会到了以前无法比拟的享受。

如今,孙萍已经将所有事情托盘而出,没有半丝隐瞒。而陈风也并未与孙萍离婚,在他内心里,既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却又有着让别人淫辱孙萍的变态心理。

因而当孙萍哀求陈风原谅之时,陈风原谅了她。

陈风是来接孙萍回家的,今晚两人将去赴一个约会。那是陈风期待了很久的了,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兴奋。

来到孙萍公司大楼下,一道清丽的身影已经静静地站在那了。陈风不禁暗赞自己的娇妻外表看似清纯,给人的感觉也非常贤惠,只有他很清楚,孙萍实际上是个性欲很旺盛的人。

近半个月来,孙萍在床第间所表现的动力几乎令陈风有些吃不消。若非陈风射完后,不想让孙萍看扁,硬生生地再与其再次大战,还真无法看出身材属于苗条类的孙萍,在床上竟然这么厉害。

他差点被孙萍榨干。

不过现在陈风已经禁了一个星期欲,雄风再度昂扬,这一切都是为今晚的约会作准备。

孙萍与往常一样,身穿米色的职业裙装。裙下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则让不少路过的男人咽了咽口水,没有一个不将目光投向她处。胆大点的男人,则肆无忌惮地看着孙萍曼妙的娇躯。胆子小点的,则假装不经意地望见,偷偷瞒上几眼便将目光移开。

但不论哪一种,所幻想的大多都是如何征服这位站在路边的美女,将她压在胯下狠狠蹂躏。

“老公。”看到陈风从不远处走来,孙萍脸上泛起了微笑,朝他挥了挥手。

陈风任由孙萍牵着他的手,笑着说道:“我来之前,有多少个男人找借口向你搭讪呢?”

孙萍白了他一眼:“你想知,我偏不告诉你。”

“嗯,让我猜猜。你等了至少有十分钟,我猜每分钟有一个,十个。”

两人边走边笑,孙萍假装锤了他一下,娇笑道:“鬼马精,说得那么夸张。不过两三个而已啦。”

陈风嘿嘿笑道:“任他们怎么搭,也绝想不到你已是为人妻了。幸好我下手早。”

孙萍忽然低下了头,轻声问道:“风,我们今晚真的要去吗?”

陈风疑惑地问道:“怎么啦?”

“我有些紧张,虽然我们已见过王哥几次面了,而且他给我的印象也不错。但若真个和他那样子,我还真不习惯。你也知,他长得比你差多了。”

孙萍话未说完,陈风已经安慰道:“不用担心,舒丽说过,她的丈夫人长得是难看了点,但实际上在那方面上他的能力却是很强的。而且你也看到,前几次我们一起吃饭,他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想来到时他会很温柔地对你的。”

孙萍抬起头,把目光注向陈风,有些娇羞地说道:“你真的舍得,把你的老婆拱手让人……那个?”

陈风看着孙萍略微有些泛红的脸,血气一涌道:“反正只是交换一两次,人的一生若只和一个人做爱,好未免太过可惜了。你说对吧?”

孙萍知陈风意指她数度出轨与人做爱的事,俏脸通红,不应半声。但脸上微显的喜色却充分暴露了她的心声。

陈风不禁一阵兴奋,谁人可以想像,外表如此性感动人的孙萍,骨子里却是有些淫荡。她可以为了气他,竟故意让他看见她与别的男人做爱,由此可以推想出孙萍贤淑的外表下,实是隐藏着很深的欲望。

接着,两人乘车回到了家。陈风和孙萍只是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便相继到浴室里洗澡。

陈风洗澡的速度比较快,十分钟便一切搞定。倒是孙萍的速度慢一些,加上进房整理衣衫的时间,一共花了半个小时才完成。

当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陈风望见从卧室里走出的孙萍时,也不禁呆了一下。

孙萍上身穿着淡蓝色的无领毛衣,胸部在毛衣的覆盖下显得格外圆润。腰下是天蓝色的斜裙,呈波浪型盘盖在膝盖上。往下一移,一双修长圆润的长腿由浅肉色的丝袜包裹着,在灯光下泛着迷蒙的光泽,显得格外的性感。

孙萍踏着白色的高跟鞋向陈风走来,轻声问道:“可以走了么?”

陈风这才回过神来:“当然,就等你了。”

“那就走吧。”

来到了楼下,陈风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随后坐了进去。

趁着司机正忙着开车的当,陈风凑到孙萍耳边,小声说:“你这身衣服我从未见过,什么时候买的?”

孙萍看起来有点紧张,轻轻地回答道:“五天前买的,怎么啦?”

“五天前就已经买了的,怎么直到今天才穿。哦,我知道了,你是专程为王哥穿的。唉,真是可怜啊我,身为你的正牌老公,却没有这种待遇。”陈风朝着孙萍的耳朵故意这么说道。

孙萍羞红着脸,道:“谁让你要把心爱的老婆拱手让人,既然这样,我当然要好好伺候王哥了,气死你这家伙,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孙萍的话让陈风气血一阵翻动,凑到她耳边狠狠道:“你打扮得这么性感,待会要是把王哥刺激得厉害了,够你折腾的。”

孙萍轻轻“哼”了一下:“气死你才好。”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便来到了目的地。

位于城效的别墅群,便是舒丽的丈夫邀请两人今次所来的地方。舒丽的丈夫王梁固在此处买了一套近千平方尺的别墅,若是只比财力,王梁固足以把陈风比到死。

两人在别墅前下了车,而舒丽和王梁固早已接到电话,在别墅门口等着了。

刹那间,两个男人分别望向对方身旁的女伴。

王梁固的眼睛在看到孙萍的一刹那便亮了,孙萍一身刻意的着装,份外突出她修长的身材。他已经打着孙萍的主意很久了,直至此刻,他终于有机会可以毫不顾忌地享有她,这让王梁固如何不兴奋起来。

舒丽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俏脸泛着微笑,如同一株雪莲般清秀,静静地站在眼前,一只手挽着王梁固的手臂弯,双眼不住地打量着陈风。

“哈哈,小风来得刚刚好,厨师刚刚刚把晚餐弄好,这就进来一起共进晩餐吧。”说罢,王梁固领先带着陈风两人走进别墅内。

在别墅大门内,陈风看到正路的两旁种植着各种花草,即使是在这夜间清香的芬味依旧清晰可闻。想来这些品种不少的花卉应该也是价值不菲。

别墅内灯火通明,陈风却知道里面此刻是一个人也没有,因为今晚他和王梁固将会进行一项活动,那里绝不能存有其他人。

王梁固领着两人进了别墅,并招待着他们来到了一张椭圆型的大餐桌上。

按照几人事先说好,舒丽神态自然地坐到了陈风的身边,而孙萍则坐到了两人的对面,坐在舒丽的丈夫王梁固的身边。

“王哥,你怎地弄得这般丰盛?”看着餐桌上飘满香味的丰盛美味,陈风不禁感叹道。这些东西,直接比得上星级酒店里的菜肴了。

王梁固一脸笑呵呵,经他这么一笑,发胖的脸庞上一双眼睛眯得快看不见,他笑着对陈风说道:“哪里,今晚可是请你和小萍一同过来聚会,我这做主人的怎能不好好招待。”

知道他的话里可能藏着另一种意思,陈风也不以为意,因为这是双方早已约定好的事情了。

双方四人都是非常熟悉的了,餐桌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气氛陡然热烈了起来。舒丽和陈风固然是谈得火热,同桌上的王梁固和孙萍也同样聊得十分投机。

加之孙萍推辞不过,小喝几口红酒后的脸上现出醉人的酡红,看得身旁的王梁固双眼发直。

陈风正和舒丽聊着分开后的事情,忽然听见自己的妻子轻轻“嗯”了一声,感觉有些奇怪。一双已经有点醉意的眼睛往前一望,只看见王梁固正把嘴凑到爱妻的耳边,不知在说些什么,嘴巴差点要碰上孙萍的小耳朵了,神态十分亲昵。

而后者此刻则满脸红晕,十分迷人。

陈风看得心里头有些许酸酸,但随着身旁的舒丽亲热地挽上他的右手,一切都抛诸脑后去。

没多久,王梁固忽地朝对面的陈风和舒丽说道:“看小萍似乎有些醉了,我先扶她回房休息如何?”

陈风本是喝得有些醉意,但一闻言,立刻就清醒了不少。看到王梁固望向他娇妻的眼神,似要把她一口吞下去,就知道王梁固已经是欲火难耐,迫不及待地要在床上和孙萍缠绵了。

虽然陈风此刻有些酸溜溜,但还是换起笑容道:“那小萍就待王哥好好照顾了。”见丈夫没有反对,孙萍俏脸通红地在让王梁固扶起身来,亲妮任由王梁固挽住她柔软的腰肢,缓步朝二楼步上去。

然而没走几步,孙萍像不胜酒力般整个人靠在了王梁固的身上,后者更是干脆,直接把孙萍拦腰抱起,吓得孙萍娇呼一声,随即羞红着脸,任由王梁固抱着她,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上通往二楼卧室的木质楼梯。

他的右手穿过孙萍的身子,刚好反握到孙萍的右胸口处,触感柔软细腻而不生硬,王梁固顿时愣了一下,孙萍竟然没穿胸罩?要不然,隔着她的外衣触摸到孙萍的胸部,不可能是这般柔软。

王梁固虽是喝得浑身酒气,但精神却很好,在酒意的催化下,他跨下的软虫早已硬了起来。他的左手扶抱着孙萍一对修长而匀称的丝袜美腿,触碰起来十分丝滑,在浅肉色丝袜的覆盖下,散发着迷人的诱惑,王梁固差点要在这双美腿上亲几口。

孙萍心如鹿撞,王梁固在她丈夫面前,把她拦腰抱上楼去。这是她事前想也没想到的事,偏是这刻不敢有所动作。

陈风看着孙萍整个人娇羞地靠在王梁固的身上,心里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更多的却是娇妻即将被辱的兴奋。

陈风欲言又止,本想向舒丽询问应否上去时,舒丽神秘一笑,已经拉着陈风的手,同样往那楼梯走上楼去。

王梁固所买的别墅占地极广,所以二楼的数间寝室面积都相当宽敞。舒丽拉着陈风上楼后,陈风便望见数间寝室的房门中,独第二间紧闭着,毫无疑问,孙萍和王梁固就在里面。

“舒丽,王哥他……”

“不用急,跟我来。”

陈风话未说完,舒丽已经拉着他来到了最里的房间,反锁上房门。

转过身来的舒丽,便迫不及待地投入陈风怀里,和他拥吻了起来。陈风虽心急着想知道孙萍此刻的状况,但舒丽亦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轻易地挑起了陈风的欲望,于是两人就在房门后的一张沙发椅上缠绵了起来。

好一会,两人才吻了个够,舒丽率先起身。

“舒丽,你这是在做什么?”

望见舒丽把房间内的灯全数关掉,只剩床头一盏台灯散发着黄蒙的微光,接着又在摆弄着房间里的一台至少六十英寸的液晶电视,陈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舒丽走了过来,投入陈风怀里,轻声说道:“你不是关心孙萍姐现在正在做什么吗,你看着就知道了。”

正当陈风疑惑间,刚才还一片乌黑的液晶电视忽然亮了起来,显示着一可能是开机图片的画面,颜色靓丽丰富,显然分辨率非常高。陈风不由自主地推测起来,光是这台液晶电视的价格,至少抵得上他半年的工资。

还未来得及消化舒丽刚才的话,摆放在宽敞房间里液晶电视忽然画面一变,陈风不由瞪大了眼睛。

画面中,王梁固和孙萍倒在一张沙发上,激烈地拥吻着,超高的分辨率,更是清晰地显示出,王梁固在和孙萍接吻的过程中,还不断地把他的舌头伸进孙萍嘴里,后者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偶尔才和王梁固作唇舌交缠。

王梁固吻着还不够,一双粗肥的左手不断在孙萍曼妙的娇躯前上下游移。右手掌则伸在孙萍裙下的小腿处,不住抚摸着。

王梁固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小萍,你的腿真嫩……”

“唔……讨厌……”

两人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陈风的耳中,看着自己的爱妻与王梁固这只肥猪这么亲密,陈风的下身早已挺得直直。

舒丽搂着陈风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地道:“我老公当初刚追到我的时候,也对我的腿很迷恋,只是婚后我们夜夜过性生活,现在他对我的兴趣实在不大。孙萍姐既是你的老婆,又拥有一双修长的腿,我老公不迷恋才怪。”

此刻画面中,就在隔壁房的两人已经停止了拥吻,刚才还把孙萍压倒在沙发上的王梁固已经起了身,把下身朝着孙萍的脸拱了拱,喘着粗气说道:“把它弄出来,受不了了。”

孙萍俏脸通红,嗔怪地说道:“你抓着我的脚,让我怎么弄。”

王梁固这才恋恋不舍地把孙萍的一条长腿放下,同时嘴中赞道:“你的腿简直比我老婆还漂亮,你老公平日里没少玩吧。”

孙萍揉了揉刚被王梁固抬得略有些发酸的腿,从沙发上下来,半蹲到王梁固的身前,隔着西裤抚上了王梁固硬挺的下身,嘴中说道:“他从来都不玩我的脚的。”

王梁固被她抚得直喘粗气,孙萍一对灵巧的手,轻松地王梁固的阴茎解放了出来。

“王哥……你的……好大……”

王梁固的阴茎相当肥大,中间比较粗肥,反而是龟头比茎身小得多,上面爆满了青筋,看得孙萍一阵心惊肉跳。

王梁固还示威般地把它挺了挺,凑到孙萍嘴边,说道:“来吧,小萍,你这么性感漂亮,我实在受不了了。”

另一边的陈风一看见王梁固的动作,顿时知道他想干什么,看着孙萍满脸通红,对他暴露出来的丑陋阴茎,居然没有露出厌恶之类的神色,反而是伸手握了上去,为他上下抚动,感到心里有些不快。

忽然,下身一凉,一股温润爽滑的感受传遍全身,这才发觉刚才精神全放在王梁固及孙萍身上,竟没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舒丽脱掉,而现在舒丽正张开小嘴,一上一下地含着他的阴茎。

陈风舒服得呼出几口气,转眼一看,发现孙萍正左手握着王梁固的肥阴茎,半蹲着身子,把小嘴徐徐往王梁固的阴茎头含了下去。受到这强烈的刺激,陈风下身的阴茎顿时一跳,顶到了舒丽的贝齿,令她“唔”了一声。

陈风虽是享受着舒丽的服务,却时刻注意着另一边孙萍的情况。

此刻,孙萍半蹲着下身,为王梁固口交着,从表情上看孙萍吃得十分认真,并不是一味的前后吸吮,而是用小舌头把王梁固的龟头舔得干干净净,紧接着再顺着阴茎含了个遍,最后才一边口交,一只手不忘为他揉捏着。

全高清液晶电视里传出了王梁固那死猪一般的喘气声,陈风看到他的下身忽然不断挺动起来,像是把孙萍的小嘴当成幽穴般操了起来。后者被插得不断发出“唔唔”的呜咽声,看得陈风相当心疼。

好一会儿,孙萍才把王梁固的阴茎吐了出来,胸脯上下起伏着,娇喘着。

“噢,宝贝,别停啊。”

王梁固顿时从云端掉下,拱了拱下身还亮晶晶的阴茎,要往孙萍的嘴里凑。

孙萍满面红晕地白了他一眼,一只左手随即握了上去,为他抚动了几下,嘴中说道:“我把鞋子脱了,这样蹲着好不舒服。”

说罢,孙萍半蹲着把两只白色的高跟鞋脱了,肉感十足的小脚上只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就这样半跪在地上,接着为王梁固口交起来。

王梁固直爽得差点没上了天,一对大手从孙萍的头上抚到她的脸上,四处游动。同时心里暗庆幸亏今晚吃了药,否则此刻早射了,那如此在孙萍面前展现他的雄风。

“唔……我们换一个吧。”

直到孙萍为他口交了足有两三分钟,含得她嘴都累了,才开口向王梁固询问道。

“也好,我们到床上去吧。”

说完,王梁固把孙萍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房间的大床上。他随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挺着一个肥大无比的肚子,爬上了床。

“哎……好痒……别嘛……”

一上了床,王梁固对着孙萍一双修长的美腿又摸又抱,接着更是把脸埋到了孙萍的足心处,隔着薄薄的丝袜亲舔了起来。弄得孙萍又痒又笑。

“停……我帮你弄,你弄得我太痒了。”最后孙萍受不了,叫停着。她穿的丝袜本就是高档薄款的,被王梁固舔了足有一分多钟,现时整个右脚丫处几乎都沾满了他的口水,湿透了,感受十分怪异。

王梁固喘着粗气,叫道:“那可不行,我还没玩够。”

孙萍嗔怪道:“都被你弄湿了,还没够吗?我用脚帮你弄还不成?”

说罢,孙萍抬起两条长腿,脚心处直勾勾地把王梁固的阴茎合住,缓缓地为其上下搓弄。

“啊……真舒服……”王梁固一边享受着,一双手不忘在孙萍的腿上来回抚摸。

看着身下的天使一脸满脸红晕,一双性感的丝袜美腿为自己足交着,王梁固感到万分满足。随着这双肉脚搓弄的速度越来越快,王梁固感到越来越爽快,不由发出了杀猪般的呻吟声。

忽然,他暗叫一声不叫,脑袋一轰,下身就像脱缰野马,不住地抖动。

孙萍“啊”的一声,显然想不到刚刚一时兴起,加快了双脚的揉搓速度时,居然把王梁固给揉出精来。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精液已经射到了她的脚上,白白点点,四处都是。

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王梁固快速起身,不由分说地把射精刚过的阴茎滑入了她的嘴中。

一直在观察他们的陈风,当看到王梁固把阴茎插入孙萍的嘴后,忽然浑身一震,竟直接在舒丽嘴中射了。

当陈风睁开眼睛之时,舒丽已经捧着嘴,往房间里的浴室快步走去,估计是去清理嘴中的精液。而画面中的孙萍,却一脸红晕地含着王梁固射完精的阴茎,上上下下吞得津津有味。

好一会,舒丽回来了,嘴中说道:“这台高清电视是我老公不久前弄的,说是等你们来了,要让你欣赏的。现在看了,感觉怎么样?”

陈风听是听着,但精神全放在眼前的画面中。

只见王梁固从孙萍嘴中抽出阴茎时,依然雄壮无比。他迅快地把孙萍的上衣及胸罩脱下,紧接着又把孙萍的内裤扯到床下,便迫不及待地挺枪直入,在床上操起了他的娇妻。

“啪啪啪”的交合声不断,杂合着孙萍被操时的呻吟,陈风只感到自己的下身又再度挺了起来。

“你老公也太厉害了,才刚射,又挺了起来。我记得你身子一向有些柔弱,怎受得了他。”陈风看得是目瞪口呆。

舒丽轻声笑道:“我和他做爱别的没什么,就是怕他压着,会让人喘不过气来。不过,他那方面的能力确实挺强的,真怕孙萍姐受不了。”

陈风也有些紧张,看画面中王梁固抽插的速度非常快,孙萍的呻吟声也是非常急促,由于孙萍的裙子没有褪掉,陈风也看不清两人交合的部位,但望见孙萍被干得不住上下晃荡的乳波,可以想像得到王梁固的力量确实比他强得多。

接着舒丽又和陈风在床上拥吻了起来,待陈风下面已经有动作时,发觉画面中的孙萍已经被王梁固脱了个精光,只剩腿上的丝袜。

这时王梁固和孙萍换了个后背式,孙萍乖巧地趴在床上,把圆挺的屁股翘向王梁固,王梁固一只手压低了孙萍的腰部,让她突起臀部,随后一根肉棒在里面一前一后地干着。双手在孙萍光滑赤裸的后背上来回抚摸着,偶尔操停时,方把手伸到孙萍的胸下,揉搓那对丰满的双乳。

然后在短短五分钟内,王梁固就和孙萍换了三个性爱姿势。当王梁固换了第三个姿势,把孙萍穿着丝袜的双腿驾到了肩膀处,然后作深入抽插时,细心的陈风发现了一个不好的情况。

“舒丽,你老公怎么没戴避孕套?”

由于孙萍的裙子早脱了,所以陈风看得真真切切,王梁固抽插时拔出来的阴茎上,根本没戴避孕套。上面除了沾满孙萍的阴液外,什么都没有。

舒丽也发现了这个现象,道:“他明明同意说,跟孙萍姐做的时候要戴的,我……我也不清楚。”

“不行,我得通知王哥,萍儿这几天可是危险期呢……”关键的陈风立刻要从床上下来。

舒丽忽然“啊”了一声,指着画面说道:“风哥,晚了……我老公……要射了……”

陈风立时一惊,目光投向画面时,只见王梁固双手紧紧抓着孙萍的两条小腿下身的抽动速度越来越快,而孙萍的叫声也达到了断断续续的地步。没一会儿,就只见王梁固用力地顶了几下,屁股夹了夹,然后直直瘫在孙萍身上,直喘气。

毫无疑问,王梁固不顾双方之前的约定,未作避孕措施便在孙萍的体内射了精。

舒丽这时安慰道:“算啦,可能老公一时兴奋,忘了。明天让孙萍姐吃点药就行了。现在是享乐的时间,你可不要冷落了我。”

十分钟后,陈风也同样在舒丽体内射了精。不过舒丽本身不能生孩子,可说怎么射都没关系。

之后王梁固带着孙萍来找,四人一同进了他家的桑拿室。洗桑拿当然只是个名头,真正的目的是在桑拿室里做爱。

看着孙萍在自己的面前,被王梁固抱坐在大腿上,一边干着,一边还吮吸着挺拔的乳房,陈风自然只能酸溜溜地看着,把欲望发泄在舒丽的身上,谁让他有着换妻的变态心理,同时又乐此不疲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