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ouyangxue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ntr文我喜欢虐到极致,母猪身心出轨,无可挽回的那种。主角住院期间意外发现妻子的一系列不寻常征兆,而且这一切居然和自己极其讨厌的一个男医生相关,病友窃窃私语的议论和男医生眼睛后面不加掩饰的轻蔑,还有老婆异常的举动....

    ouyangxu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是作者ouyangxu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ntr文我喜欢虐到极致,母猪身心出轨,无可挽回的那种。主角住院期间意外发现妻子的一系列不寻常征兆,而且这一切居然和自己极其讨厌的一个男医生相关,病友窃窃私语的议论和男医生眼睛后面不加掩饰的轻蔑,还有老婆异常的举动....

《你不要去得罪那个医生》 第53章 免费试读

祁婧没有回答,转身走上车,然后向家的方向开去,而这边,此时陈京玉老婆带来的两个人都已经躺在地上,而陈妻还要不依不饶的要去追赶祁婧,陈京玉在阻拦着,这时小宇已经走上前,揪住了陈京玉的衣服,我喝了一声住手吧,然后两人停上撕打,虽说这里没有什么人,但是偶尔也会有人经过,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人看热闹。

我叫着两个人上了车,觉得这样已经够了,打下去惹出事把警察招来无非也就是丢人现眼,我已经能感到周边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我身上。

我让他们开车带我离开这里,我根本也没有想过回家,但刚才往回走时,我确实是有些想念祁婧了,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方式相遇。

我去了自己常去的那家酒店,兄弟二人安排好我的住宿后,不知去了哪里,我躺在床上,虽然酒精的作用还是让我的头脑昏沉,可是我还是毫无困意,我的内心竟然隐隐的希望祁婧能够给我打来一个电话,哪怕只是简单的道谢也好,虽说这并不可能……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天亮的日子依然照常运转着,没有任何改变,我继续忙碌着我的工作,祁婧那里杳无音信,我也不愿意主动去打探她的消息。

大概过了一周多的时间,我因为最近工作中遇到的重重压力,更加无比的空虚,我真想有一个温馨的归宿,总是会在这种情绪中想起那个曾经并不在意的家和那个其实娇媚靓丽的妻子,如今她不在了,越是这样,我越是从内心无法释然,我真的不能接受,就这样的窝囊的方式被别人把她抢走,大男子主义的讲,如果是我甩了她,那我的内心可能就不会这样有挫败感。现在陈的老婆发现了她俩的事情,她们还能像计划那样真正在一起吗?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祁婧的电话,理由其实我想好了,就是和她商议一下去过户房子的事情,顺便我真的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可是电话关机了,我无奈打开视频装置,但是无法连接,这种可能就是家里的网络设备没有打开。我内心开始有些惶恐,似乎察觉出来有事情发生,于是驱车向我曾经的家中赶去。

房门的密码没有重置过,这让我倒是觉得有些许的温馨,似乎她这样做是还给我留出了回来的通道一样。打开房门,家里的客厅空荡荡的,但是角落里的地灯点亮着,在我进来时,另一个房门打开了,祁婧的母亲从里面走出来,见到是我,有些惊讶。

「许博!」

「嗯,妈,您……」开口我意识到我不应该这样称呼了。

「你?」她的意思是询问我回来有什么事情。

「我没事,就是打祁婧的电话关机,就是想找她把房过户,她在家吗?」我说。

「……你来这个房间一下」祁母说完又走回房间,我知道她是有话要和我说,我也跟随着她向里面走去。

她进来后示意我关上房门,然后她座在房间的椅子上,先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眼圈先红了「许博,我真的是都没脸见你,我们全家都对不起你啊!」

「阿姨,这时候了不要说这个了,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见她这么说,我本应该是内心充满的愤恨,可是却完全没有,只有一股酸楚的味道,看她的情绪,我也不禁觉得鼻子发酸。

「……你先座下说吧」

「您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你最近挺好的吧」她有些欲言又止的说了一句无关的话。

「我挺好,祁婧去哪了?」

「哎,她就在卧室休息呢!」

「哦,她还好吧!」

「我们打算把房子卖掉了,也正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不会独吞这个房子,卖完的房款把你属于你的那份还给你。」

「为什么要卖掉?」

「她不想住在这里了」

「哦,那好吧,什么时候找好了买家通知我,我来签字就好了,不用分给我什么,我说过了我不要」说完我站起身,原来她叫我是这件事情,祁婧不想住在这里了,看来她是不想保留一点我们的痕迹了,我自己想多了。

「你先等一下」祁母声音有些激动的阻拦我离开。

「还有什么事情?」

「许博,我知道我们全家都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豁出我这张老脸求你」她泪流满面的对我说。

「有什么事情您说吧,别着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见她这个状态内心有些惶恐不安。

「你帮我劝一下祁婧吧,也许她能听你的话!」

「我劝她什么?她怎么啦?」

「她已经三天不吃不喝了,也不和任何人说话,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祁母声音颤抖的说完,又哭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祁母平复了一下情绪,才断断续续的和我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还要从我们离婚说起,其实在离婚之后,祁婧也陷入过一段时间的迷茫,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对于陈京玉的感情,她也确实是真情投入。客观的讲,我俩走到这一步,她对我死心,并不完全是她的责任,我在这件事情之前,数次的身体出轨,背叛过她,虽然经过争吵后,矛盾的种子已经埋下,不可能说原谅就真的会完全不在意。所以当陈京玉有目的去故意和她深接触后,她被这个与平时接触不同的男人所吸引了。在俩人热烈的交往中,祁婧无法自拨的爱上了她,而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她怀孕了,确信是怀的陈京玉的孩子。我当时特别无聊的还询问了一下祁母,真的确信是陈京玉的孩子吗?

她苦笑了一下,表示确信无疑。她在表示自责没有什么意义,当她知道祁婧与陈京玉有了这种关系时,也明确的表示过反对,但是无奈女儿的一意孤行,做为父母真的对已经这个年龄的儿女无可奈何,更何况陈京玉极其认真的为了治疗多年的腰病,所以也就只好假装不知道,做为母亲的她认为俩人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但是到了后来,俩人的关系已经发展到亲密无间,甚至如胶似漆的程度,祁婧开始在与她的交谈中提及两人的未来了,陈京玉表示愿意离开自己的老婆和祁婧在一起,她只好询问女儿真的觉得这样幸福吗,在得到她肯定的答案之后,也只能表示你觉得幸福就好。总是在不断的提醒自己的女儿,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怀孕。

祁婧也确实听她的劝阻,一直是在避孕这方面倍加小心但是百密难免一疏,也许她和我这些年,即使刻意也没有过妊娠的经历吧,还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忽视了。

身为作者有义务把把事情交待清楚,那天,就是在我出差赴广州的时期。陈京玉给我岳母做完手法后,说要请她们去泡温泉,说对她的身体有好处,其实以前岳母并不喜欢去这种地方,但是那天,奈何不了陈京玉热情邀请,于是去了北京郊区的一个室外温泉,陈京玉是有人送的温泉票。

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各自挑选了一套泳装后,就进入到了温泉区,因为并不是周未,而且这里离市区较远,天气也已经入夏,人并不多。

若大的区域空空如野,只有偶尔零散的几个客人,祁婧穿上泳装后,高挑性感的身材尽显无余,丰满的乳房,厚实上翘的美臀在温泉区里尽情感受。陈京玉专业细心的指导祁母按照什么顺序泡哪一个,需要多长时间。

开始的时候,仨个人的距离还不远,祁婧也是陪着母亲一起,可泡了几个之后,俩人就不知去哪里了,祁母感觉泡的确实舒服,浑身的寒气似乎都被蒸发出来了,这时人已经越来越少,她泡完某个药池后,发现周围特别空旷,没有一个人了,而且觉得有些疲惫了,就想找到祁婧她们一起休息一下。

但是转来转去,也没有找到,因为这里的面积还挺大,左绕右拐的,走了好几个区就遇上两个人就在她有些着急时,路过一个人工的山洞口,里面是模拟出来的山洞环境的温泉,她从旁边经过时还有流水的声音,山洞里面向外冒着白雾,她觉得挺新鲜,就探身想要进去看看,结果刚走进去,就看见在角落的一个池子里,一对男女在最边角的地方,她透过雾气也能看出来,正是女儿祁婧和陈京玉。

祁婧站在前面,裸露着身躯,单手扶住墙,另一手把住陈京玉搂住她腰身的手,身体前倾,刻意向上撅起屁股,陈京玉站在她身后面,一手扶住她的腰,另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摸住她的乳房在上面来回的蹂躏着。

她丰满圆润的乳房完全暴露出来,粉嫩的乳头穿过雾气扎眼的映在祁母的眼里,那个水池的壁沿能够遮挡住她的下半身,平坦的小腹的肚脐部位与水池平行,陈京玉的小腹正在前后抽动着,显然是从她的后面已经将阴茎插到她的阴道里面。祁婧表神迷离痛苦的闭眼感受着陈京玉阴茎在她体内的蠕动刺激她阴道内的神经所带来的快感,而陈那特有的怂逼一样的呻吟声也扎耳的在洞内缭绕。

祁母见状赶忙从里面撤出身来,幸亏两人没有发现自己,要么得是多么的尴尬,她出来也不敢再离开这里,就座在洞口外的一处水池旁,因为眼见女儿竟然在里面做这种事情,做为母亲只能在外面帮她们守护这个洞口,避免会有人再进去。

她的心里有些无地自容,这两个人在她眼里简直有些不知廉耻,竟然在这种场合行起这种男女之欢,虽然此时没有什么客人了,但万一碰巧有人从这里经过也好奇进去了,那这脸简直就丢到极致了,无奈她只得在洞口寻风放哨。好在这个洞还比较深,俩人那猥琐的声音被旁边的流水音淹没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祁母在洞口刻意倾听好像没有动静了,估计俩人已经完事,这才向里面走去,可不料探出头,就看见俩人还赤身裸体,祁婧座在陈京玉的腿上,两人悠然自得的浸泡在温泉里面正在打情骂俏。

「把人家温泉都弄脏了~」祁婧娇声的嗔怪道。

「没有关系吧,这也不是脏东西啊,这都是营养成份」陈京玉操着公鸭嗓有些得意的语气说。

「你真恶心~」祁婧边说边伸手拍了他一下。

祁母有些不忍直视,同时也实在按奈不住了,退出洞口,清嗽了一下嗓子说「祁婧,泡的差不多回去吧,我累了~」

里面瞬间没有了声音,俩人肯定有些惊讶她母亲竟然在外面,过了一会儿,俩人身着泳装的走出来,面露出尴尬不自然的表情,也没有过多搭言,仨人分前后向出口处走,到了淋浴间洗澡换好衣物就出来了,其间祁母的脸色一直阴沉着,祁婧曾试图打破尴尬主动和母亲搭话,但她的态度很冷漠,只是嗯,对,的简单回应。

仨人出来后直接驱车赶往市区,路上陈京玉和祁母交谈的没什么变化,主要他还是讲一些养生之道,祁母也是认真倾听,不时交流,她们把陈京玉送回家附近后,母女二人往回赶,路上祁母主动直接的责怪起女儿。

「婧婧啊,你必竟是有夫之妇,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做事情注意分寸」她口气尽量缓合的说。

「……我知道啊~」祁婧有些责怪的口气回应。

「你别不爱听,你说你一个丫头家家的,再怎么说也得收敛点吧,我们必竟是正经的人家,你说这是我,要是别人正好经过,看见了这成什么样子啊!」

「哎呀,你也不看看,除了咱们哪儿还有人啊!」祁婧不好意思的说。

「怎么没有啊,就算是没有人,也别在这场合,你说你就至于这么着急,就这么忍不了,我现在说我都觉得臊的慌」祁母说。

「哎呀,我知道啦!」

「还有,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让你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你说你这例假刚完没多少天,你有措施吗,你说你怀孕了怎么办!别一冲动就什么都不管不顾啊!」

「哎呀,你烦不烦啊!!」祁婧显然是不爱听母亲的唠叨,有些恼火了。

「你呀,别不爱听,妈说你还不是为你好啊。弄没弄里面?弄了现在去药店买药去。」

「哎哟,妈,我可真服了你了!」

「你别以为我这吓唬你呢,这男人的话你不能完全信,你万一怀了孕了,遭罪的还是你自己,你以为人流是闹着玩呢?那是昀伤女人身子的了,你妈是过来人。前边就有药店」

「哎呀!我去~~!没弄里面,没事儿啊!!你~我真服了」祁婧无奈的说。

「哎,你呀,真是不听过来人的话,有你吃亏的,你跟他就老惦记这么偷偷摸摸的?你说万一让熟人看见了,别说你,就连你妈都算上,这脸往哪搁」

祁婧干脆不再和母亲对话,把音乐打开,音量放大,自顾的开着车往家里走,回到家以后就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这件事情也这这要不了了之。

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那天晚上祁母主动来到祁婧的房间,严肃的询问「你这个月来没来月经呢?」

「没有……」祁婧被这么一问,也似乎才反应过来。

「……我说的话呀你就不当回事,买个试红测一下去吧」

「哎呀,我这推迟几天很正常,你怎么老是瞎操心啊」祁婧见她说这个,又不耐烦了。

「我瞎操心,你不算算你都推迟几天了!」

「没事儿啊,我感觉这两天就要来了,你别老瞎琢磨,赶紧休息去吧,我也睡了」

祁婧说完关掉了电视,然后躺下来,盖上被子不再理睬母亲,她这几天发现母亲老是注意厕所的纸蒌,她知道是母亲是在观察有没有她用过的卫生巾。

祁母叹了口气退出了房间,其实母亲这样一说,她自己的心理也有些没底了,祁婧的月经一向都比较准时,实际已经错后了一周了,而且完全没有要来的感觉,本来她没太深想,经母亲这样一说,不由的心理也开始紧张了,后来一想,再过两天再看看,也许明天就来了。

结果,两天后,还是毫无动静,这是她自第一次来月经后从没有过的情况,这下她座不住了,主动找到母亲。

「妈」祁婧有些怯懦的叫她母亲。

「嗯」她母亲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例假还没来呢」祁婧的声音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我说你什么来的,我说的话你就从来都当耳旁风」祁母直视前方,语气严肃的说。

「哎呀,你就别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是不是真的~!」

祁母站起身走回房间,不一会儿出来递给祁婧一个纸盒「去测一下」。

祁婧有些尴尬的拿着那个早孕试纸走进卫生间,过了一会儿走出来是,脸上带着的是沮丧和茫然,她没有说话,将试纸递到母亲面前。

「我说的话你从来就没往心理去过,你说当母亲的会害你吗,让你注意你就是不听,这怎么办!」祁母看着孕纸上在两条线,焦虑的责备着祁婧。

「你就别责怪我了,我也不想啊,谁想到这么巧就……」祁婧更加不耐烦的说。

「是不是在温泉那天?」

「应该就是那天……」祁婧低头说。

「那你们俩就真的有那么着急吗,就不能找个房间采取措施吗?」

「你就别再翻这个了,当时谁能想那么多」

「……你到底想和陈京玉怎么样?」

「……反正我离不开他」

「你马上给他打电话和他当面谈,问他到底想怎么样,我可不想陪着你这样丢人现眼了」祁母说完站起身走回了卧室。

祁婧在这个时候也确实没有了主张,只得给陈京玉拨通了电话,说有事情在外面谈一下,俩人约在我家附近的茶楼见面。

「怎么了?这么晚非让当面谈」

「……陈京玉,你和我说痛快话,你到底想要和我怎么样?」

「你干嘛又问这个?」

「你别说别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会不会和你老婆离婚,会不会要我」

「……我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但你给我一点时间」

「……我怀孕了,你看怎么办吧」祁婧低声说完,就把头扭向一边,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怀孕了?这……」陈京玉显得很茫然。

「害怕了是吧,好,我去医院把孩子做了,以后不要再和我联系」祁婧说完站起身要走。

「不,祁婧,我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我想要这个孩子,你别乱想,你等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我把一切都赌上了,我也想要这个孩子,我爱你,求求你不要让我失望」祁婧说完,痛哭流涕。

就这样祁婧将怀孕的消息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陈京玉,在之前,其实她们已经聊过了很多次关于未来的问题,陈京玉说他确实也爱祁婧,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于是就这样一直在等待着陈京玉处理的结果,祁母焦急的等待,与陈京玉沟通过一次,他也是同样的答复,让祁母相信他。

就这样,在离婚后我看到的视频里面,祁母又一次追问陈京玉,提醒他再不抓紧,祁婧就该已经还始显示出怀孕的特征了。但是,她们过于相信了陈京玉,包括祁婧的父亲,从开始听说后的大发雷霆,到因为多年听从祁母的性格,也只得无奈的接受。

陈京玉老婆的家庭背景很深厚,她的父亲是卫生系统的某位高官,这些年他扶摇直上与他岳父有直接的关系,他的老婆又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在两年前怀孕后曾意外流产,从此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所以这两年的性格更加狂燥,而陈的父母又是封建的思想,一直在崔促着陈要抓紧解决继承的问题。

他可耻的就是一直也没有敢和老婆提出来离婚,总是在拖延着,第一是怕在这关键时期因为祁婧身败名裂,没有了岳父的帮衬,凭他自己恐怕还难以安全立足,虽说是医院里年轻有为的典型,但失去光环后会成什么样自己没有把握,但是他又确实爱上了祁婧,这可能是在开始他都没有想到的,没有什么奇怪,像祁婧这样的女人,一般男人都会喜欢。

他在这段时间,以冷暴力的方式故意疏远他的妻子,想要以这种方式彻底破坏掉俩人的感情,然后以夫妻性格不合的名义分开,但是他的计划并没有完全顺畅的进行,他老婆对他的感情也好,依赖性也罢,并没有因为他的冷漠而疏远,反而自我反思,自我承认错误的道歉,开始对陈京玉殷勤,想借此修复夫妻间的关系。

但是,陈心理虽然装着的是祁婧,对这个形象逊色于祁婧很多,且强势的妻子早就心生不满,但这必竟是夫妻,即使再去刻意冷漠,也无法生硬的提出离婚,因为他没有站住脚的理由,老婆的改变令他始料未及。

陈的妻子也并不傻,感知到了他的变化,女人是敏感的,通过她的关系可以找到医院熟知的人士得到一点消息,连崔明这样的人都知道了,不可能别人会一无所知,因此也就透露给她祁婧的事情。她一开始还是想要冷处理,并没有和陈撒破脸的挑明,就是想让他回心转意,但是她发现陈依然是不冷不热的态度时,终于忍耐到了极限爆发了。

在那天陈说值班不回家的夜晚,她就已经叫着两个哥哥跟着了,她明白如果不彻底的处理,恐怕无法收回丈夫的心了,于是就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但是她还是想顾及丈夫的颜面,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闹的满城风雨,她的目的还是让陈回到她身边。于是就最终在我家小区后门人迹稀少的地方,拦住了祁婧的车,也就有了我回来时正好看到的那一幕。

祁婧在被我扶起身时,伤心的回到了家,她对陈刚才的态度很失望,看的出来,他并没有向承诺的那样,和妻子摊牌离婚,而且在他老婆要攻击她时,也并没有强势的去保护自己。

十天了,祁婧也没有再和陈联系,祁婧隐隐的感觉到,事情和她设想的已经不一样了,但又觉得事情明了,陈会和妻子彻底摊牌,然后回来找他,他这几天一定在艰难的为了她们的未来努力着,即便祁婧不能让他果断的决定,但她认为肚子里怀着的陈的孩子是一个重要的筹码。

直到昨天,她收到了陈发来的一条短信,只是简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拨打过去后,已经关机了。

祁婧的精神彻底崩溃,来到陈的医院想要直接当面对质陈京玉,但陈不在。从与陈相熟的医院那里得知陈已经离职,他和妻子已经举家迁往国外定居了,这件事情在半年以前他就开始筹划了,那个医生个人分析说陈的岳父得罪过不少人,怕有一天会出事,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所以运作了这件事。

那天在与祁婧当面冲突后,他的老婆回家直白的让他做出选择,留下和祁婧一起,她不会反对,但绝对会让他身败名裂,在医生这个行业里,他没有能力在立足,另一个选择,就是和她走,显然,他选择了第二项。

祁婧知道真相以后,几乎就是万念俱灰,回到家里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除了流泪,就是发待,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倾其所有的赌注,竟然是被对方这么无情的戏耍。

祁母每天都是苦苦归劝,到了这个年纪,最担心的就是女儿的安全,但是祁婧始终是那样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直到昨天,她站在阳台上想要眺望远方,打开窗户想要终结自己的那一刻,她的父母苦口婆心的拼命阻拦规劝,当不小心打翻在阳台柜子上面我们的婚纱照时,祁婧望见照片中的我时,瞬间泪流满面,号啕痛哭……

我听完岳母说完事情的全部经过,内心有一丝的释然,但更多的是同样的心痛。我没有回应什么,而是走向祁婧的房间。

推开房门时,她正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凝望天花板,脸色苍白,神情憔悴,我从没有看见过她这样。

我俩四目相对,瞬间各自泪流满面,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不再顾及什么尊严,她是背叛了我,可我曾经也有过多次背叛她,既然我还爱她,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让各自都能有一个救赎的机会。我快步走到她身边,与她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我累了这么久的心,此刻觉得得到了缓解。

「许博,我能见你一面,能亲口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我可以没有牵挂的走了」

「婧婧,你不要这样想,我明白了,我最爱是你,这不能完全怪你,确实有我很大的责任,我们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好吗?」

祁婧没有说话,而是双手更用力的搂住我。

第二天,我和她情绪都恢复了平静,这一切真就如做了一场恶梦一般,也许经历了这样的磨难,才能让我们更加的懂得婚姻………

我愿意陪她一起,去医院做人流,清除掉这个恶梦带来的后果。我平静下来的内心,望着祁婧已经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可以说是百感交集,如果这是我的,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产科门诊的外面聚集着不少各色的男女,大部分都是稚气未脱的面孔,她们或愁眉不展,或是满不在乎。

「12号祁婧!」一个护士叫到。

我和她一同走进诊室,医生示意我出去。

我在走廊里面,长叹一口气,过了一会儿,突然有护士喊「祁婧的家属在吗?」

我听完赶紧走上前,护士示意我进去,看样子是做完了,让我帮忙把她扶出来,但并不是这样。

医生示意我座下「你是她丈夫?」

「嗯,是的」

「你们都这个年龄了,为什么怀孕还要做掉?」医生严肃的说。

「呃,我们现在工作忙,没有时间……」面对这突然没有想到的问题,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做答。

「我跟你说一下情况,你妻子的子宫内膜属于先天性偏薄,如果做人流的话,会令她这种情况加剧,从而有可能会造成不孕……请你考虑清楚」

(全剧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