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初蹈孽海》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14章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初蹈孽海 初蹈孽海

    再见到美琪是她约我去听演唱会,言谈之中我忽然意识到:她是一个妓女!  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的,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和这样的人交了朋友。  而且她显然也把我当做了同类,不时还问起我的“生意”。这时,我的虚荣心似乎占了上风,既然她把我当成了妓女,我也不能就这样缩回去,于是竭尽自己的想象,给美琪描绘了自己的卖淫“经历”。这些编造的谎言居然让她听的津津有味,还不时给我介绍她的经验,于是我们就姐妹相称了。

    Theunknown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初蹈孽海》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初蹈孽海》,是作者Theunknow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再见到美琪是她约我去听演唱会,言谈之中我忽然意识到:她是一个妓女!  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的,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和这样的人交了朋友。  而且她显然也把我当做了同类,不时还问起我的“生意”。这时,我的虚荣心似乎占了上风,既然她把我当成了妓女,我也不能就这样缩回去,于是竭尽自己的想象,给美琪描绘了自己的卖淫“经历”。这些编造的谎言居然让她听的津津有味,还不时给我介绍她的经验,于是我们就姐妹相称了。

《初蹈孽海》 第14章 免费试读

我被松开的时候,感觉到他一共喷射了七次,最后嘴里还有一些残液,让我无法呼吸,无法开口说话,我一心急,咕嘟一口就吞了下去。抬头看华哥,却是一脸的赞许,我想说要去漱口,喉咙咕噜一阵却说不出来,华哥却已经把我拥进了他的怀里。

华哥说:“你干得不错,我没看错你。”我们又互相爱抚了许久,他说:“其实今晚就是你们的工作日了,我把你留到现在,就想让你缓一个星期上班。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下周你就该回去了。”我怔了一下,这就是说我下一周开始就要开始做一个人皆可操的妓女了,当然是稍微高级一点的,只这个俱乐部的男人才可操。我抱着一丝希望说:“其实我好想和你在一起的,你能多留我几天吗?”

他笑了,说:“我也觉得你不错的,不过照俱乐部的惯例,开苞最多也就是一周;再说万一日久生情,分不开了怎么办?”

我默然了,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可怜的玩物而已。

华哥见我低了头,自觉话重了,就来安慰我,说:“你听我说完嘛,其实我还想长包你呢!”

我听他这么一说,实在是不敢相信,就问:“真的吗?”

他说:“今天你打完合同的时候我就想,你要是跟着我还真行。”

我见他象是在说真的,就问:“那我以后就不用接别的客人了?”

华哥说:“那你可就永远没有机会赎身了!你知道应俱乐部老板的钟是没有钟点费的!”

我一想,真的,那怎么办。就问华哥。

他说:“你周末还是照样要接客,不过其他时间算我长包你。”

我说:“那又有什么区别?我不是照样要跟别的客人……”

他说:“那是不可避免的,你既然进了俱乐部,就得接客,否则我们怎么做生意?”

我又默然,有一阵他也不吱声。我就说:“你们这些男人真的搞不懂,自己的女人去做妓女,你们也没脾气!”

华哥说:“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嘛。其实你们女人不就是陪男人消遣的嘛?”

我答不上来,他说的也许一点也不错。又问:“你真的要包我?那我的工作又怎么办呢?”

华哥说:“你还有工作……辞了吧。我相信那工作的工资抵不上你跟着我一天的花费!”

我笑了,说:“那我信,辞职倒也行,不过找什么理由啊,我总不能说我要去做鸡,要让人包了,所以来辞职吧!”

华哥也被逗乐了,他笑了一会儿,想想说:“那样,你就说找到了新的工作。”

我说:“那还不一样。”

华哥说:“你听我说完。名义上我长包你,对外就说你是我的私人秘书。就这样,你就说找了一个文秘的工作,月薪两千,不就行了?”

我说:“谁会化两千去聘一个文秘吧?”

华哥开玩笑说:“化两千还真‘姘’不来呢!”我瞪他一眼,却也跟着笑,他就说:“我说真的,就这么定,周一你就上班,我看你能胜任。再说我公司已经有文秘了,有很多事不用你做的,你就随时跟着我,临时有什么事就可以伸上手。月薪就定两千!”

我问:“那合适吗?现在的文秘工资多少?”

华哥说:“那我还真不记得,大概一千左右吧,你见到的那个主任也不过一千五百。不过你不用管这些,公司里我说了算的。”

我想了想,这样也不错,倘若总是这样,单位里早晚会有人怀疑,不如现在就辞职出来。就答应了。华哥又说俱乐部里的工作他会尽量关照我,只要我好好做,赎身的日子不会太远。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把我的事大致定了下来,他就说累要睡了,我却在兴奋之中,没有睡意。出于感激,我又帮他按摩了一番,直到他睡熟。

周末的这两天,陪华哥见了一些朋友,现在对俱乐部内部的人,我的身份是被他刚刚开苞的小姐,对外面我已经是他的私人秘书了。不过他的客户一看也知道怎么回事,言谈中都把我当作他的女人,我想其实自己也是把他当作赖以依靠的男人了。

周一到了,我就去单位辞职。他们都很奇怪,但转一想,我“失踪”了那么长时间,一定是想办法跳槽呢,就埋怨我不透点风声,又说看不出我有这么大能耐。老板也很惊讶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我才知道今天是我在公司唯一不用唯唯诺诺的一天。他先是很客气地挽留我,后来又说手续不好办,接着竟要动手动脚起来。我当场抽了他一个嘴巴,又大喊起来,吓得他连忙赔礼,说是误会,痛快地同意了我的辞职。

花了大约半天的时间才办完手续,我领到最后半个月的工资,很可怜,20 0多块钱。我就把工资袋扔到了我的主管的桌子上,说是这些钱今天中午我请大家吃饭,说完拎起东西开门就走,把那些过去的同事扔在了惊讶之中。我这可算扬眉吐气了一把。

华哥的公司里实在不需要我做些什么,那天我幸运地得以落上一手,只是因为一个偶然,那个文秘被派出去办别的事情。华哥其实住在离俱乐部很远的一个独门小院里,俱乐部顶楼只不过是他平时玩乐的地方。早上我们就一起去上班,有女司机、保镖、华哥和我。我的办公桌放在华哥办公室的外间,现在公司所有人见华哥都要经过我通报,而以前文秘她们的工作照旧,不用我接替,平时有客人来我还负责迎送接待、递烟上茶、陪着吃饭什么的,跟我以前的工作也差不了多少。有时候没有事,华哥也会把我叫到里面,陪他玩一会儿,他很喜欢我在他的办公室表演脱衣舞。好在现在所有职员和客人进来都要事先预约,所以不会有任何问题。其实他桌子上有一部电话和外间我的那部是连着的,他找我服务的时候就把电话转过来,我在里面就可以接听,所以也不会耽误事情。

华哥还专门让人陪我去挑了一个手机,说是工作方便,我就要了一个彩色的,很小巧的,据说也比较好用,他知道我习惯用电脑打字,还让我挑一部电脑。我一直很喜欢那种很小的手提电脑,就要它。

到晚上就是陪华哥睡觉。华哥的性欲很旺,基本上每晚都要操我一次,有时还要加餐。幸亏已经受够训练,加上华哥不是没晚都回来住,否则真怕会被他玩残了。他不回来住的时候,早上我就自己打车去上班,华哥说我要是会开车的话也可以配一辆车给我的,省得打车费事,我想想就说有空就去学车,他也同意了。

自己上班的时候,一般去得比较早,总想和新同事攀谈结识,可他们很少主动搭理我,我主动打招呼他们也是勉强应付,最后找个借口跑掉。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的身份特殊吧。

到了周末就是我最害怕的日子了,下班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华哥,他也是一脸的旧社会,就挑衅地说我要去俱乐部了,他点点头,说那你就打车去吧。只好这样。

见到妈眯的时候我已经照规矩脱光了衣服,妈眯对我很客气的样子,也不等我跪到地上,就拉我起来,还问这问那地聊了很长时间,大概是因为她已经知道华哥跟我的关系了吧。忽然看见美琪,让我惊讶的是她居然还穿着衣服,在我们一群裸体的小姐中间显得格外注目。妈眯拉着美琪解释说,她已经赎身了,而且现在升做领班,我就分在她这组里。我只好按规矩给美琪跪下磕头,美琪等我磕下头才拉我起来,说:“今天是第一回,就算给你立规矩了。不过以后可别再这样了,我可受不起,你现在可是华哥身边的红人啊!”

我照样谦虚了几句,妈眯就说有别的事走开了,美琪就开始给我派活。我开苞前投的暗标,今天就是兑现的日子,所以我今天要连续接七个客人,除非他们愿意以后兑现。这样,从六点开始,一个小时一个,我就开始应钟,直到半夜一点。

尽管有了跟华哥这十多天的经验,可还是不习惯跟男人上床,尤其是现在,这些男人都素不相识,怎么也进不了角色。不过可能是他们都知道华哥看上了我,再泡我也不见得有机会,所以尽管很客气,但没有跟我深交的意思。这样一来,一个裸体小姐跟客人之间除了作爱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可做了,稍微攀谈几句就走入正题。

开始我还没有发情,客人们大多怜香惜玉地跟我演一些前戏,最后才进入实质。到了后几个,我也累得筋疲力尽,下面被前几个客人操开的小穴都不曾回拢,就又去应下一个钟,虽然有些红肿,可插入却丝毫不费事,所以我干脆就是在床上一倒,尽量承受就是了。

接完了最后一个客人,我连走路也走不直,小费倒是得了有将近两千块。到了更衣室,想下地下室睡觉,却见美琪不怀好意的样子走过来,笑着说:“你今晚还有一个包夜呢!”

我听着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下,天哪!今天怕是要被玩废了!

美琪说出房间号的时候,我稍微有些安心,原来是华哥包我。略微打扮了一下就上去,走路的时候还是很疼,见到华哥我禁不住哭了起来,华哥稍稍安慰了我一下,我才发现还有一个小姐在床上。我忙止住了哭声,那小姐却叫我,原来是梅子。

华哥说:“地下室那里太脏,以后你晚上没有包夜,就可以到上面来睡。我不在的时候你也可以上来,我跟公司说了。”

梅子就说:“莹莹来了,就陪华哥吧,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华哥说:“那你就走吧。”

梅子惨嘻嘻地下床跪了,准备接了小费离开,我就对华哥说:“今天我身上太脏,就让梅子陪你吧,我在外面沙发上睡。”

华哥说:“梅子留下也行,我们三个人同床好了。”

我说:“我不做二合一的,还是梅子自己陪你吧。”

看见华哥有些生气的样子,我补充说:“我真的怕弄脏华哥的东西,以后周末就让梅子陪华哥吧。”

周日华哥一早就走了,我和梅子在华哥的房间吃了午饭才下楼,她很感激我给他陪华哥的机会,我觉得她对华哥太痴情了,可这根本不会有结果,想对她说什么,又实在不忍心,就拉倒了。

美琪这组一共五个小姐,有三个生意不太好,所以伴浴、坐台的活一般都派给她们,虽然费力不讨好,但总能有点收入,所以都算满意。我白天实在很清闲,就跟美琪一起在更衣室那里聊天。不过现在我们身份有了变化,她已经是自由人了,我可以说只是这里的一个性奴隶,以前我们总是打打闹闹,互相拌个嘴什么的,可现在她却不能这样做失了身份,而我呢,更不敢了,照规矩我和她答话是要下跪的,现在虽然免了这一条,但终归还是矮人半截。更何况人家穿着衣裳那里一坐,你却赤身裸体地站着献丑,怎么能潇洒得起来嘛!

因为是新开苞的,头几次我不卖包夜,到了晚上美琪竟笑着告诉我有人连着买了我三个钟!我很奇怪地问是谁,她卖个关子,说现在就引我去,客人在大厅包房等我呢,让我先去坐一下台。跟她过去一看,竟是小朋!他自己坐在沙发上,桌上已经点了一些果盘和红酒,见他直向我的眼神,我的脸腾地就红了起来,眼睛紧盯着地面,羞得无地自容。还是美琪打了圆场,他跟小朋调笑了几句,就推着我在他身边跪了,自己拉上门出去。

美琪一出门,小朋就一把把我拉进怀里亲了起来,我因为是跪坐的,他那么一拉,我整个人就歪倒了,脚拌在沙发扶手上,屁股却滑到了边上,差点掉了下去。他似乎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妥,几个深吻之后就伸进了舌头在我的嘴里探索,他身上的热力渐渐将我融化,我无力地软倒在他的怀里,由他揉搓着我开始发痒的奶子,在他的渲染下,终于忘掉了身体的不适和内心的羞怯,搅动舌头配合着他。他一下一下地把我的舌头卷起来,收进他的嘴里,又吐出来,我尝到了里面甜甜的、醉人的酒香,就在我觉得快窒息的时候,他才松开了我,这时,我的腿都要发麻了。

他递给我一块毛巾,我就用它垫在下面坐好,一起喝了一会儿酒,唱了几段歌。看得出他最近没少来这里,已经学了许多平时客人玩女人的着法。玩了有半个多小时,他才想起问我要点什么,我混身骚热,觉得空调也很差,就要了冰激凌,结果他也跟着要了一份。吃冰激凌的时候,他却把他的那份全都涂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来舔着吃。玩了我好长时间,我就来了,他这时拉开裤子拉练,要我给他含,我说这可是俱乐部禁止的事情,照规矩我们坐台的时候是不能提供性服务的,只有客人买了钟才行。小朋却不以为然地说:“反正包房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服务生或者妈眯什么的也不会闯进来,再说他已经买了我三个钟的,还怕你吃亏不成?”

我说:“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是白玩我也愿意,只是规矩都是给我们这些人定的,弄不好就不好看了,我也拿不准这包房里究竟有没有电眼监视器。”

小朋没吱声,却一把把我拉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裤子早已经拉开了,牛仔裤里面居然没有内裤!我其实已经湿了,这么一拉,就正好坐在坚挺的鸡巴上,他就扶着我的腰摇起来。我无法再继续抗拒这诱惑,就这样在上面套弄起来。流出来的水正好起了润滑的作用,他的鸡巴在我的身体里插进滑出,却是十分顺畅,搞得我痒痒的,就用力操起来。

大约有一百多下的时候,我还在兴头上的时候,他忽然随着我的上提一推,就把我推在了地上,我一个不留意,就一屁股坐在地下,可兴奋劲还没过去呢,所以也没觉得疼痛。在一阵的空虚和迷蒙中挣扎许久,见到小朋也是喘着粗气,靠在沙发上休息,这时却招手示意我上去给他含,我就挣起身子,跪在他跟前伏下头开始服务。小朋说:“你还挺紧的呢!华哥他们没把你弄大啊?”

我的脸红了红,但这样的场合经历多了,应答却是自如:“是你的大呢,才觉得我的紧!”其实他的绝对没有华哥的大。

小朋笑笑,说:“你搞得我粘乎乎的,赶紧给我舔干净,我带你出去玩。”

我心想,还不是你把我弄上去的,还嫌我出的黏糊,可嘴里却不敢说,忙一点一点地舔他的鸡巴。上面果然是酸酸的,是我的,这几天白带下得特别多,味道也是这样酸酸的,因为平时大多是裸体,接客以后一般都要冲洗,再加上经常掸香水,所以闻不出恶味,可这样分泌出来,又是这样去舔,就知道自己的味道了。他也有一点东西出来,我知道那是什么前列腺液,要是精液的话会一下子射出来。

搞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弄干净他的宝贝,他也过去了,变得软软的,就把它放了回去,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他就让我回去换衣服,说然后在门口等我,要带我出去。我知道这次是外卖了,就很惊讶他的学习能力,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他好象已经掌握了这里所有玩女人的手法。

我回去大致冲洗了一下,穿上了衣服,就到门厅,他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按规矩跪下行了礼,才由他搂着出门。因为是客人领出去的,我不用走上班时的秘密通道,而是直接走正门。他开一部跑车的,后来我知道那是一辆韩国的车子,原以为他会直接领我去他的住处开始服务,可他却开车把我带到了商场,说要买衣服给我。

我说:“不用了吧,其实我不是那种贪图虚荣的女孩,客人真心待我,我一定会认真服务的。”

他却笑笑,说:“不是这个意思。”衣服似乎是他事先相中的,几乎没怎么挑选他就指着一套裙子要我试。因为做过一阵子时装模特,我有点对衣服的感觉,现在从直觉上就觉得这套衣服实在不适合我,就回头看他的表情,他却坚持让我试,我只好从命。衣服确实不适合,有点肥大,上衣又短,不过我的个子比较高挑,所以一般的衣服穿上去都不难看,只是这样一来,跟原来的内衣就显得不伦不类了,连小朋也看出来了,就又给我选了一套胸衣、乳罩和内裤。他的品位好象很高,选的内裤也是我现在穿的那种带式的,因为华哥喜欢这样的内衣,所以我最近淘汰了我以前所有的内裤,改用这种款式。其实平时穿这样的内衣也有问题,就是现在我的白带太多,白天上班的时候很容易就出洋相,后来就跟美琪她们学着,用卫生垫。以前偶尔也见别的女孩用过,还讥笑说那是尿垫子,现在自己却也要用起来。

接着他领我去了他家,一般客人带我们出钟都是去家里或者别墅,要是去酒店开房,那还不如直接在俱乐部开房方便,服务设施也齐全。他说他家的老头子出门了,就他一个人当家。他家居然在一个很有名的大院里,我知道那里住的都是大官,就问他老爷是做什么的,他的回答肯定了我的想法。

他家的保姆见到我们,有些吃惊的样子,打了招呼之后就退走了,他引我到了他的房间,我们接吻、爱抚,很快就上了床,完事后他说:“你很象我以前的女朋友。”

我觉得很有趣,就一边和他抚弄着,一边问他的往事。他告诉我,她开始是他资助的大学生,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父亲得了太多的不义之财,虽然使他可以衣食无忧,却也带给他许多困惑和空虚,他一度用他父亲的钱挥霍无度,后来在别人的启发下觉得可以用这些钱做一些善事,就匿名资助了同班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大学生。

后来默默奉献的善举又让他厌烦,他很巧妙地走到了前台,结果让那女生感动得热泪盈眶,就成了他的恋人。不过他家里却坚决地反对,表现到毕业的时候,就坚决地不支持那女生留在城里工作,直至最后坦白地摊牌。小朋无法摆脱家庭的束缚,却可以放弃本并无所谓的初恋,就这样那女孩回了农村教书。不过据小朋讲那女孩其实也实际得很,她的眼泪据说在他父亲开出一个很大的数字之后就收住了,以后再也没有在小朋面前流过。

我现在扮演的就是她的脚色,其实那套衣服也是他们相好的时候小朋本来打算买给她的,她却坚决不接受这样贵重的礼物,我看过价签,我想以她当时的情景可能会让这个价码吓傻。

我们在床上一直玩了将近两个小时,从朦胧到赤裸,小朋在我的印象中已经变得现实。原来他不比我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更优秀、更坚强,那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罢了。在我的身体里又一次发射之后,他竟然哭了,说他找不到爱的感觉。我处于职业的要求安慰了他几句,因为我知道原来在他的优越感后面,却藏着难以抑制的自卑和空虚!让我不满的还有他在床上的表现。我知道我不应该拿他跟华哥比,我也尽量地掩饰自己没有满足的渴望,但他却对我的内心似乎了如指掌,在自己疲软的时候,一个劲地要我摆各种各样的姿势,手淫给他看,我觉得他这样折腾我、羞辱我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女人或许可以容忍自己爱人的性无能,却决不会容忍性无能的男人再对自己指手画脚。

钟点到了的时候,我就离开了,在这之前我大部分时间是裸体跪着,膝盖都直不起来了。他给了我一千块钱,却没有送我,我就自己打车回了俱乐部。

美琪见到我的时候居然也光着,原来她卖钟刚回来。领班可以在她管理的小姐的钟点费里提成百分之五的,但是我们这组人少,另几个小姐生意也差,所以美琪还是挂着牌子接客,不象妈眯和雅姐,妈眯有时裸体出来,与其说是客人需要,不如说是她自己愿意,她好象有裸露癖。不过听美琪说在这里做长了,多少都不把裸体当回事,大概都有这种癖好吧。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又有我的钟了,就在大腿上缚好了那条象征着羞辱的皮带上去。客人却陌生,是上次询问我是否接老外的那个公司董事。我对他说了华哥包了我,他说知道,又说这种事情小姐是不用请示包自己的老板的,自己拿主意就行,接老外赚的是美圆,又很刺激,美琪、梅子她们都同意了。我想既然她们都可以做我做也无妨,再说多赚钟点费就可以提早赎身,就答应了。客人显得很高兴,我又为他服务了一番,领了小费就回来了。

美琪见到我的时候就说我的生意好,我见她身后还有几个同组的女孩,想起美琪提醒过我的事,就当众给她跪下,从包里拿了200块钱双手举过头顶说是孝敬她的,她大大咧咧地收下,接着呵斥那些小姐,说:“你们看看莹莹,多会做人,生意也好,再看看你们!”

那些小姐唯唯诺诺,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见到她们不很情愿地也给美琪上了供奉。下班以前我居然没有钟,实在累得要死,就去地下室休息。美琪后来穿了衣服也下来了,她说我特会见机行事,那几个小姐看她是刚升领班的,以为好欺负,连份子也不交,这下我们演个双簧,她们就不敢了。美琪还说那200块要还我,我说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嘛,美琪笑笑,说那我请你去游泳。原来我们去游泳也是要付费的,而且要征得已经下水的客人们的同意才能和他们同池游泳,当然这只是一个形势而已,一般客人是不会拒绝旁边多几位裸体的小姐的。美琪却可以穿着泳衣下水。我很喜欢游泳,现在来说也能减少一点疲劳。

下班以后我就回华哥那里。保姆给我开了门,告诉我华哥带小姐回来了,所以安排让我在客房睡。我心里一酸,再一想华哥性欲那么旺盛,我两天没有陪他,他自然要另找人了,就去客房了,加上也确实疲劳,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起来,洗漱之后就去卧室找华哥,他们也刚起来,我给华哥行了跪拜礼,又给那个女孩行礼,她有点惶恐的样子,胡乱地拉了我起来,我知道她也是个雏儿,怕是才开苞不久。吃过早茶之后,我们就去公司,华哥派了几百块钱小费打发那女孩回去。这一天照常上班,华哥的话却很少,到晚上又说有应酬,让我自己回家。

直到半夜也不见他回来,我想他一定是嫌弃我,就默默地去客房睡了,直到第二天晚上才重归正常,我和华哥再次同床,他一连操了我两火,都是我跪着伏在床边,他从背后插的。

两个人都在高潮的时候,他说我的嬖穴居然没有被那些男人操大,还是紧紧的,我忽然想起小朋也说过这样的话,原来男人就关心这些,就说他们的不行,比华哥差远了。后来趁着话题,我就试探着他是不是嫌我脏不和我睡,他说虽然俱乐部有这样那样的规矩,可坦白地说自己的女人和别人那个,心里总是不自在。

我接着就说能不能就这样,周五周六我去俱乐部卖,华哥就随便了,周日周一我们也不在一起,我注意清理自己的身体,我们每周二三四同床好了,其他时间我就住客房。华哥说难得你那么体谅人,就依了我。

跟华哥约法三章之后,我的日子就好过许多了,在公司,在国营公司几年的工作经验给了我很大帮助,虽然我以前的身份是打字员,但因为老板器重,许多事务其实都接触过。华哥的公司生意很大,光娱乐场所就不下十几家,还有一些证卷公司、贸易公司什么的,资产都是百万甚至上亿,但后来我都怀疑那些都是以前在港台片子里所说的用来洗钱的,据我看华哥他们最赚钱的都是些无本的生意,当然不是指那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是靠内部信息和手里的权力赚钱的。

但是他们的管理却很差,后来我发现高级职员里面都是有裙带家族关系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俱乐部董事们的亲属之类的,也就是些纨绔子弟,平时吃喝着玩乐着就把钱挣足了,简直让人羡慕又嫉妒,下面招聘来的职员大多没有机会接触主要业务的,只是跑腿打杂而已,而且得到重用的还是那些关系密切的,惯于拍马的,或者干脆是情人一样的脚色,其他的职员情绪都很压抑。

我工作的地方其实是华哥公司的总部,那里人的素质也是很低,所以我就显得突出了,刚去的时候,我只是华哥放在那里的一个花瓶,这我心里也很清楚,而且原以为这种身份可能会保持一辈子了。可是渐渐地,几次机会改变了一切,我的所有本事在这里都得到了施展:我本身就是打字员,一分钟轻松地可以敲出一百多个字来,再长的公文一上午也可以搞定,他们原来要弄上一周,因为事属机密,不能拿到外面去打;我还学过一阵英文,在原来公司也做过一些外贸,所以合同、银行单子什么的也看过不少,公司里那几个翻译不在的时候,华哥把我叫去,一般也能对付个大概;至于看茶倒水递烟什么的,全凭个人眼力架,我也应付自如;在俱乐部这一阵,对付男人的办法也学会了不少;我天生酒量还可以,跟华哥他们一起吃饭,还能见机帮华哥挡挡酒官司什么的。再说华哥也很信任我,所以渐渐地,我在公司的地位就变得很微妙了。

周末的时候还是要去俱乐部卖,本来华哥公司里已经离不开我了,现在一般的事务华哥都授权我去做,我原想让华哥说说情,就把我赎了身,这样可以专心在公司做,跟他提了好些次,可是华哥却不同意,说把我提拔到这一步,已经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再搞下去自己就不好做了。我只好认命。不过华哥也答应我,尽量让我早些出来。

来公司办事的人见到我,因为他们一般也是俱乐部的常客,所以总觉得我眼熟,后来就知道我是那里的小姐,所以到周末就来买我的钟,搞得我很累,况且他们买钟是不付钟点费的,我唯一的目的是挣够钟点赎身,这样对我来说就是白干了。不过他们找我多少还有一层通过我打通华哥的意思,所以也不怎么难为我,小费也给得特别慷慨,可是我周末的两天最多的时候竟要接上20个客人,实在吃不消,所以周一只好休息,有时就耽误了公司的事情。

华哥也没办法,有时他带我到外地谈生意,本来可以玩上几天的,但赶到周末,我就得赶回来,所以很扫兴。后来我算了一下,照这样下去,要赎身差不多要一年半到两年才行。就开始接老外。

这样过了一年左右,我就赎了身,只是在俱乐部象征性地挂个牌子,保证一年出场七到十次,也就是只在一些重要的活动中去充把脚色,或者有重要的客人要去应酬一下,其他时间我就是自由人了。

华哥的公司也越搞越好,我作为他的贴身秘书,实际上已经行使助理的权利了,只是他顾及圈子里的影响,并没有给我实际的名分。不过我已经满足了:一个普通的白领女职员,因为一个偶然的冒险,沦落孽海成为妓女,又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晋身成为一个亿万资产的公司的主要经营者之一,这一切都只发生在这短短的两年的时间里。我经常觉得那真是一场梦,人生有冒险才会有奇迹。

我和华哥的私生活也很融洽,他几乎已经把我当作了他的夫人,除了一年有两次,他的老婆从国外飞回来料理一些事务,那时情况有些改变。不过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那所独楼,即使夫人回来住。其实夫人已经四十多了,可性欲还很旺盛,她和华哥嬉戏的时候,经常需要有一些女孩子歌舞助性,我作为华哥的贴身秘书,也经常帮他们夫妻寻觅合适的女孩子,作为华哥的情人,有时也牺牲色相,亲身奉献。夫人也带男人回家过夜,而且经常是洋鬼子,华哥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她带回来的性伴多少都象有些自虐狂的味道,对我们都必恭必敬,有时我也跟着取乐。有时夫人高兴起来,就让我学着古装戏里的奴婢,给她下跪,自称小妾什么的,还有时打我,不过这点痛苦并算不了什么,她在家的时间一年也就那么半个月而已,余下的,就是我和华哥的二人世界。

女人啊,只要你牺牲那一点点可怜的骄傲,就可以把男人们苦苦拼来的世界和财富完全掌握,投身苦海,才有劈波斩浪的自由。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