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一)与美妇的初见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 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

    余枫,一名大三学生,在四月得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家教工作。虽然只是教导一个小学生的语文,但他仍不免有些紧张。  他听见门内把手转动的声音,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的衣服穿整齐了、仪表不会显得无礼。接着,门开了,那一瞬间,余枫想到的各种开场白忽然全忘得一干二净。门打开时,余枫还没有来得及擡起头,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脚。一双白嫩光滑的赤足,就那样随意踩在棕色的木地板上,脚趾圆润而柔软,上面并没有涂抹指甲油,但余枫反而觉得,任何多余的涂抹对於这双漂亮的脚都不过是画蛇添足。

    jellyranger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是作者jellyranger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余枫,一名大三学生,在四月得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家教工作。虽然只是教导一个小学生的语文,但他仍不免有些紧张。  他听见门内把手转动的声音,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的衣服穿整齐了、仪表不会显得无礼。接着,门开了,那一瞬间,余枫想到的各种开场白忽然全忘得一干二净。门打开时,余枫还没有来得及擡起头,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脚。一双白嫩光滑的赤足,就那样随意踩在棕色的木地板上,脚趾圆润而柔软,上面并没有涂抹指甲油,但余枫反而觉得,任何多余的涂抹对於这双漂亮的脚都不过是画蛇添足。

《家庭教师与美丽人妻的爱欲》 (十二)结局 免费试读

长达近两周的时间里,是叶怜最幸福,也是最恐惧的日子。

这段时间里她与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约束,相处了一段十分愉快的日子。但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害怕他会离开她,而唯一的挽留方式,便是她的身体——叶怜倾向於称之为爱情。她在这段时间里几乎可以满足余枫的任何要求,她不断考虑自己下一次该穿什麽样的衣服,又能尝试什麽样的「玩法」。有时在夜里,她的思绪也没有静下来,常常几个小时也睡不着。过去对她来说快乐的事,如今慢慢地成为一种工作和挑战。

这一天,叶怜收到了一条短信。她吃了一惊,但很快平静了下来。她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的。

「他要回来了……」

那一瞬间,叶怜甚至想到假如飞机失事该有多好,亦或者当他回来的时候已得了不治之症。叶怜甚至想到了自己在他的病床前会怎样悉心陪伴,在他的葬礼上会哭得多麽真切……

「但是我怎麽能这麽想?他又做错了什麽呢?他从没有对不起我,而我却盼望着他死?那些飞机上的乘客又有什麽错?难道为了我一个人的私欲就要让他们也跟着陪葬吗?」她发觉自己竟然可以这麽狠毒,心中的愧疚也跟着爆发出来。

可是当门铃响起的时候,那种罪恶的念头又呼之欲出。她多麽希望回到家里的是一个死人。

但她还是打开了门。现实就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这就是你的丈夫。」

何穆可谓是一个毫无特点的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他都显得那麽普通。他的个子并不算高,却也足以不会受人鄙夷;他的样貌也算不上出众,但将近四十年的人生在他身上留下了稳重而冷静的气质。他的脸上好像总是在笑着——现在也是,但这种笑又好像在刻意表示着一种疏远的意味。

过去他的样子从来没有让叶怜感到过异常,可是此刻却显得那麽恶心可憎。

「回来了?」

「嗯。一切都好吗?」

「都好。」

几句问话也十分平常,但叶怜说的每一个字和她听到的每一个字,无不在撕毁她的梦,告诉她:「现在你要面对一切了。」

「他根本不在乎我。这麽长时间来他也没有问过家里的事……」

但她还是像一个贤良的妻子那样为丈夫准备了晚饭。当她坐在丈夫的对面时,又总觉得他的吃相怎麽那麽难看,他咀嚼吞咽的声音简直就像猪圈里的肥猪一样。「如果小枫坐在那里,他会怎麽样呢?一定是会边吃边偷看我,连筷子也拿不稳了吧?」

儿子坐在母亲的身边,一言不发。何穆随口问了些家里的事,叶怜也随口答了几句,说孩子有家教辅导了几节课之後成绩好了不少。他见儿子不愿多话,也不再细问。

晚上睡觉时,想到接下来要和这个男人同床而眠,叶怜简直觉得难以忍受。「可是错在我身上……我这麽讨厌他,可他做错了什麽呢?」

何穆脱下外衣後暗示可以履行些夫妻间的义务,叶怜婉拒了。当丈夫先入眠时,断断续续响起的鼾声又让她心中恨不得他马上死掉。

「不行,我无法忍受这种日子,我必须尽快和他摊牌。」

何穆在出差回家後得了几天的休假,这些日子,他觉得妻子似乎比往常奇怪了很多。

「她出了什麽事了吗?假如真有什麽事,那为什麽又不告诉我?」他在某一瞬间怀疑妻子一定有什麽不可告人的事情,某种自己不愿去想但又无法不怀疑的事情。

但他还是压住了自己这一想法。「我不该这麽想,不管怎麽说,现在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做了该做的事。我不能否认她是个合格的妻子。」

到了周末,余枫依然要按照约定前来。何穆也只在电话中和他聊过几次,在他登门拜访之前自己就接到了出差的工作。他这几天偶尔会向儿子问起这位家教的事情,儿子只说他很好,至於为什麽好,好在哪,却又说不出了。这激发了他更大的好奇心。

当门铃响起时,他注意到妻子的眼中忽然闪出喜悦的光,可是又立刻熄灭了。他前去开门,终於见到了余枫本人的样子。

余枫在过去的几天里做了许多心里斗争,他曾自负地觉得,自己此次前来便可与这位「夺走」自己真爱之人摊牌。他在心里罗织了一长串自己应该恨他的理由。但当真正见过他时,余枫心中的打算一下子烟消云散。

何穆外表平凡,语言礼貌,却又暗藏着疏远的意味。他厚重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将几句随口的问候突出为长辈对晚辈的询问,因而那种礼貌也就更像是一种施舍的恩惠。

余枫偶尔看到他的眼睛时,那种几十年生活积淀的稳重与冷静深深震慑了他,好像将他心中的秘密想法全部暴露出来。余枫一下子失去了与他摊牌的信心,过去对这位中年男人莫名的厌恨如今全部指向了自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窃贼,却还厚颜无耻地指责失主的门窗太严。

叶怜就坐在沙发上,如往常一样有美丽,如今新添的一抹忧郁神情更增添了她的别样魅力。她一直注视着余枫,眼中的情感几乎掩盖不住。可余枫几乎没有注意到她。

今天的课,他上得心不在焉。这是他第一次上课而没有叶怜的陪伴,有时说出的一句话颠三倒四。他心乱如麻,想到自己关上房门後「我自己还能讲什麽呢?我又为什麽要来这里?现在我坐的椅子是我上一次用的吗?为什麽会这麽别扭?房间里的灯可真亮,现在是早上需要开得这麽亮吗?我是不是该把窗户打开?……」

他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的,叶怜今天穿着什麽样的衣服,对自己说了什麽,有什麽暗示,那更是一点也没有记住。

不过何穆却注意到妻子的异常。她好像总是热衷於对这位年轻人搭话,当他们交谈时,她那愉快的心情从里到外地显现出来,那是何穆从没有见到过的——或者说是很久都已没有见到的。

但他并没有打算细问。他猜想叶怜一定会说:「他毕竟是孩子的老师,我和他多说几句又有什麽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夜晚,叶怜打响了余枫的电话。

「为什麽你今天什麽也不说?」叶怜问道。

「说什麽?」虽然明知对方的意思,但余枫还是不得不如此反问着。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但是,我不能……」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默默地听着叶怜对他的询问。叶怜问他为什麽今天显得这样慌乱无措,他无法回答。

他责备自己为什麽这麽胆怯。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才感受到自责与丢脸。他已经在心里做了无数次决定,但面对问题的时候却一点勇气也拿不出来。

可是自己又该怎麽说呢?」我上了你的老婆,现在我希望你把她让给我……」这种话又怎麽可能说得出口?

他茫然地听完了叶怜的话,对方挂断电话时手机还贴在他耳边,久久不能放下。

第二天早上,余枫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他下意识地直接挂掉了,电话又再次响起。

「喂?」

「我想和你谈谈。」

「你……是谁?」

「叶怜都告诉我了。」

余枫心里一下子空了。他本猜到这会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此刻突然要面对这一结果,却又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可是这件事又真的能瞒下去吗?他不禁後悔当时为什麽那麽自以为是地答应叶怜——现在想来他早该及时退出。可是被欲望诱惑的时候又哪里顾得上那麽多?

「不敢吗?」对方没有听到他的回应,接着说,「你至少应该还要像个男人——自己做过的事,就要有负责的胆量。」

这句话又一次激发了余枫的尊严。他本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就此退出,但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必须直面阻碍,绝不能就这样轻言放弃。

「或许我和她的事情不道德,可那又怎麽样呢?我毕竟是真心爱她的——她也一样。」

他终於鼓起勇气说到:「好,我和你谈谈。」

地点选在一间咖啡厅的角落里,何穆早已在那里等着。他面前的咖啡已喝了半杯。余枫进来时竭力想维持自己的尊严,装出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但一想起自己明明是和对方的妻子有了不正当关系,这种装出来的淡定则更像是一种无耻的表现。

「坐。」何穆只说了一个字。他知道,话越简短,越有威严。

余枫本就是应该要坐下的,而他发出这样一个字,那麽坐下就显得像是听从命令,可是不坐下的话则更显得奇怪。余枫发现自己一进来就已经在气势上输了。

「对於你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你有什麽想要说的?」

「你打算怎麽做?」余枫问。

「你又在怕什麽?」

余枫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发抖。

「你是不是怕,自己会因为这件事身败名裂?你怕别人知道?」

余枫没有回答,但看他的样子明显是默认了。

「但我不会说出去,知道为什麽吗?」

余枫摇摇头。

「这样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我身边那些好事的人,只会对这样的事幸灾乐祸。或许他们嘴上会说些同情的话,但他们越是做出一副感同身受的同情模样,心里就越是笑得厉害。人是最热衷於别人的不幸的。你只觉得你的名声会受伤,但真正名声会被损害的,却是我!」

何穆的身体没有动,但却像是随时会扑上来一样。余枫紧紧攥着桌子腿,脸上的汗止不住地往下淌。

「你知道她是怎麽和我说的吗?她说她像是又恋爱了一样,她说无法忍耐和我继续生活下去,我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好像连呼吸都是错的。」

「我……我很抱歉……」余枫深吸一口气。

「道歉?」何穆轻笑了一声,「这种话很重要吗?」

「那麽,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准备怎麽处理这件事?」

「首先,我不会和她离婚。」

「啊?」

「我可以容忍你的行为,我也可以既往不咎。我唯一需要的,是不要伤害到我的工作,更不要让我的儿子受影响。」

「所以,你根本就不在乎她?」余枫忽然感到愤怒。

「这很重要吗?」何穆说,「你以为你和她所谓的爱情又是什麽呢?——花着我挣得钱,在我的房子里接待别的男人?——假如你也结了婚,你就会知道所谓爱情就是昙花一现。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你想让我离开她,然後和她结婚——我不会答应。就像我刚才说的,这种事不仅会损害我的名声,而且也会让我的儿子也被人看不起。我比任何人都要在意我的家,正因如此我可以什麽都不在乎,只希望能维持相对的平稳。」

「可是……」

「想清楚!」何穆打断他,「你就真的没想过你自己的结果吗?」

听到这里,许多过去被隐藏的忧虑顿时浮上余枫心头,过去他想到过身边人会对他这样荒唐的行为作何感想,他的父母、老师、同学……之前他总是在心里骗自己这些问题都根本不存在,但他这才意识到问题从没有消失过。如今想来,自己如果真的要跟叶怜在一起,那将会承受怎样的代价?他责备自己的愚蠢,更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

他发觉自己已经几乎屈服了。

「我的儿子对你的评价很不错,这至少证明你还是个有才的人,至少表明上是,」他做了一个宽容的手势,「如果你想通了,就从此不要出现在她面前——等你毕业後,我很乐意给你提供工作上的支持。」

余枫已经被彻底击垮。他觉得这种宽恕的话是一种羞辱,可又不得不接下这份羞辱。他已经无话可说。

他脑中回想起叶怜的事,过去那些充满羞耻与快感的事一遍遍回放,他忽然觉得自己只是在被她摆布着。

「或许我追求的不是什麽爱情,只不过是身体上的快意?」

何穆随口问他是否需要喝点什麽,也没有理会他的推辞,为他点了一杯黑咖啡。

「我请客。」

他这番大度的模样,已经让余枫完全无地自容,过去心里对他的恶意也被回击到自己身上。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无耻。当他终於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站在哪条街上了,脚不知道在朝哪个方向迈着。直到电话铃声把他叫醒。他没有看,便知道是她打的。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方悬着、颤抖着,最後按下了挂断……

「一切都结束了……」

他停下了脚步,擡头看向天空。

这样将会如何呢?

他没有去想……

本该如此……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