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家里的温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佚名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家里的温馨 家里的温馨

    我从小就被人收养,不幸的是现在家中的父母也已经亡故。我现在和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一起生活,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我还有一个哥哥,早已娶了妻子搬出去住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种难耐的燥热,大鸡巴也会常常自动勃起,又起姐姐和妹妹在我的面前也不会顾忌太多,经常在我的面前穿着睡衣跑来跑去,还和我嘻笑打闹。我便愈加的欲火中烧,而且在我的心里还暗自有一种恐惧,我知道人越来越大,终究是要分开的,就像小时候最疼我的大哥一样,现在却一月见不了几面了。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姐姐还有小妹人各一方。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家里的温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家里的温馨》,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从小就被人收养,不幸的是现在家中的父母也已经亡故。我现在和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一起生活,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我还有一个哥哥,早已娶了妻子搬出去住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种难耐的燥热,大鸡巴也会常常自动勃起,又起姐姐和妹妹在我的面前也不会顾忌太多,经常在我的面前穿着睡衣跑来跑去,还和我嘻笑打闹。我便愈加的欲火中烧,而且在我的心里还暗自有一种恐惧,我知道人越来越大,终究是要分开的,就像小时候最疼我的大哥一样,现在却一月见不了几面了。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姐姐还有小妹人各一方。

《家里的温馨》 五、一起联欢 免费试读

这一天我去看海回来,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按了一下门铃,听得里面腾腾腾的有人跑来开门,我不由暗笑,艳红这丫头,作甚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的。

门一打开,艳红就拉着门迫不及待的说道:“表哥,你可回来了,大家都正在等着你呢!”

我笑着一把向她的胸前抓去,说道:“等着我做什么,这么着急想要大鸡巴了吗?”

艳红娇笑着挺着胸脯迎了上来,把门关上,偎在我的怀里,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才说道:“表哥,今天可是有稀客哦,看你待会儿老实不!”说完,在我的下身抓了一把,娇笑着逃开了。

我不由气急,闪身想要抓住她,一边笑骂道:“我管她是谁,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妮子能逃到哪里去。”

艳红一边向屋里逃着,一边高声喊道:“姐姐快来救命啊!表哥非礼我!”

我追在后面笑道:“好啊,又要把你的姐姐拉下水不成。”说话间,我却一下止住了脚步,不可致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倚立在门口的那个半嗔半笑的俏佳人,她却是我的姐姐兰芬。

艳红逃到了她的身后,还不忘给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我呆呆的站立在那里,有些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华姨还有艳丽后面还跟着我的小妹都从屋里出来了。

华姨笑道:“艳红这丫头,又在欺负她的表哥了。”

姐姐看着呆头鹅一样的我,冷声说道:“怎么,在这里风流快活,看到我和小妹来,就不开心了?”她只顾说我,却有些话不择言,一边的华姨听了,脸便一红。

我急忙陪笑道:“哪能呢,好姐姐,我每天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盼着你们一起来热闹呢。”

华姨也急忙说道:“是啊,是啊,小龙经常说起你们的。我们也早就盼着你们过来呢!”

兰芬也感觉到了自己话里的语病,急忙笑道:“华姨,我是在跟他开玩笑的,我和小妹也早就想要过来,这不,一忙完了,就急忙跑过来了。”

华姨笑道:“好,这下我们家里人都聚齐了,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我们大家别都站在这里把门啊,都往屋里去,华姨今天给你们做好吃的。”

姐姐笑道:“好啊,待会儿我给华姨打下手去,你们先进去吧,我跟小弟还有些话要说。”

华姨急忙拉着艳丽姐妹和兰秀妹妹进屋去了,临走之时,还趁着大家不注意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却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意义何指。

我看周围无人,凑上前去,想要露着姐姐,涎笑道:“好姐姐,想我了吧!”

姐姐“啪”的一下打开了我在她胸前不规矩的手,拽住了我的耳朵冷声道:“好了,现在也没人了,你给我老实招来,都做了什么好事,华姨可是什么都告诉我了。”

我暗暗叫苦,心里道,既然什么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吗,却不敢不说出来,只好一五一十的把和华姨还有艳丽姐妹的事情说了出来。

哪知姐姐听了,却是张大了嘴巴,傻傻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致信的看着我。

我不禁奇怪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你不是说华姨都跟你说了吗?”

姐姐手腕用劲,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真在这里做了这般好事!”

我不禁“哎唷”的叫疼起来,急忙央求:“好姐姐,快松手,有话好说啊!”

姐姐狠狠的松开了手,眼泪却“卟嗒、卟嗒”的落了下来,小声数落道:“华姨只是告诉我,你和艳丽相好了,要把艳丽嫁给你,问我的意见,我能说什么,却原来你还把她们一家都给端了,亏我和小妹还在家天天念叨你。你就没看到我和小妹都瘦了许多吗?”

我急忙上前把姐姐揽在了怀里,好一番温存,姐姐才慢慢的止住了眼泪,在我的爱抚之下,不禁有些气息急促,面带潮红。

她叹了一声,把手环在了我的脖子后面,说道:“你真是姐姐这辈子的克星啊,无论如何,姐姐是离不开你的了。”

我爱抚着姐姐果然消瘦拉了许多的腰肢,温柔的说道:“好姐姐,我也是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其实这样也好,我们干脆都说开了,大家在一起风流快活岂不更好。”

姐姐在我的背上拧了一把,嗔道:“你倒是想的美事!”可是她也没别的好办法,只好应承了我。

我便把姐姐揽在怀里走进了屋里,大家看到我和姐姐的这般姿态,都有些吃惊。我便把和大家之间的事情说了个清楚,华姨也叹道:“唉,真不知我们上辈子都怎么欠下你的,这辈子要这样偿还。”

我亲了一下怀中的姐姐,笑道:“哪有,应该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们才是,所以这辈子才要我为你们的性福情愿精尽人亡。”说完,我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

艳红拉了一把兰秀,跑上前一边一个,扯着我的手臂,恶狠狠的叫道:“好啊,我们就让你精尽人亡!”

我看艳丽在一边有些落落寡欢的样子,便把她也拉进了我的怀里,左边揽着姐姐,右边揽着艳丽,亲左边一口,再亲右边一口,笑着对华姨说道:“华姨,我们今天可要好好的乐上一乐。”

华姨不禁“噗哧”的乐了,笑道:“我看你今天还有多大能耐。”

我长长的呼啸一声,大声笑道:“好啊,今天我就让你们来个车轮战,我一个挑翻你们五个。”艳丽和姐姐却在我的肋下,左右开工一人拧了一把,我急忙两手各抓了一个乳房,她们才偎在我的怀里,不再作怪。

华姨摇了摇头,笑骂道:“小冤家,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们都还舍不得呢。”她想了想,猛地一跺脚,说道:“也罢,今天我就把自己的一个宝贝贡献出来,帮你一把。”说完,便转身进她的屋里去了。

我不停的揉捏着抓在手中的乳房,笑道:“那我可要多谢华姨了。”心中暗自好奇华姨不知还藏着什么宝贝。

艳红和兰秀却在后面淘气的捏着我的屁股,我急忙松开了她们,紧走几步坐在了沙发上,一拍大腿,笑道:“都过来,好好的伺候一下我,否则待会儿我可要对你们不留情了。”

四女都撇了一下鼻子,却还是乖乖的走了过来。兰秀站在我的身后,用两只小手在我的背上按捏着,艳丽和兰芬左右匍匐在我的怀中,象两只小狗一样,吐出了舌头,在两边分别舔舐着我的脸颊,艳红最是淘气,却跪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去解我的裤子拉链。

我不由闭上了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这无尽艳福。兰秀的小手拿捏得力,不时还在我的肩胛上轻轻的拍击上几下,让我感觉甚是舒畅。艳丽和兰芬的巧舌在我的脸上留下一道道涎液,让我的脸都是湿漉漉的,就像涂上了一层最光滑的洁面乳一般。

艳红此时已经解开了我的拉链,把我的腰带解松,拉下内裤,把鸡巴掏了出来。她用手扯着内裤,让鸡巴整个裸显出来,然后便含在自己的嘴里,头摆动着,一起一伏的开始吞吐了起来。鸡巴本来还有些软软的,可是被她一含在嘴里,马上便变得硬挺起来。

我不禁微微的“嗯哼”做声,两只手也开始在怀中的两女身上到处搔挠,不安分的抓了这里又抓那里。想那古代的皇帝,虽然有着三宫六院,只怕也不曾享受过这般滋味。最为使我心满意足的是,她们全是在我的一手调教之下,才成为了这么具有蛊媚的女人。对了,我忽然想起华姨要去拿一个什么宝贝,不禁睁开了眼睛。

也是巧,睁开眼便正看到华姨走出了房间,她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看客厅的情形,不由笑骂道:“一群小冤家,这就等不急了。”

艳红正在吸吮着我的鸡巴,听到了她妈妈的声音,一跃而起,也不管我正在享受,就把我放到了一边,跑过去抱住华姨要看她拿出来的宝贝。

华姨把盒子交给了她,她把盒盖打开一看,却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呼,这下,缠在我身上的几个女孩都抛了过去,围着那个盒子,脸红彤彤的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我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得清楚。

我苦笑着坐在沙发上,这帮女人,真是不负责任,我正在享受之际,便被晾到了这里,鸡巴被晾在外面也没人管了。

这时,罪魁祸首华姨却笑滋滋的走近了我,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偎在我的胸前,把鸡巴握在她的手心之中,温柔的抚弄着。

我揽着她的腰,吻了一下她的额,好奇的问道:“华姨,究竟是个什么宝贝,让这几个丫头就这样把我扔到了一边。”

华姨的脸一红,笑道:“是我们女人的宝贝,对你们男人是没用的东西。华姨怕你坏了身子,才拿了出来给你分担一下重任。”

我对着艳红喝道:“快拿来给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四个女孩这才拥推着,走到我的面前把盒子交给了我。我掀开盒子一看,也不由啧啧称叹,里面原来也是一根假阳具,却比上次在华姨床上见到的那根长上两倍,而且是在中间有一个柄,两边却又是不同,一边是弯弯曲曲就像几根纠结在一起的麻花,上面还有一个个小小的凸起,另一边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像是穿在一起的小球,真是不能不叹为精妙。

我看了一会儿,便递给了华姨,华姨把盒子接在手里,从中拿出阳具,笑道:“这根宝贝怎么样?”

我撇了一下嘴,笑道:“华姨,我还用得着这东西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华姨捏了一下我的鸡巴,笑道:“可是你的鸡巴也只有一根啊!每次你只能伺候我们一个人而已,这东西自然不能跟你的鸡巴相比,可是至少我们可以聊解干渴,最后还是得靠你啊!”

她喘了口气,接着又说道:“不过,你可不要小看这东西,连我……”说到这里,她的脸儿涨红,声音低了下去,接到:“连我都不敢轻易使用,怕自己禁受不住,最为奇妙的是……”

她握住了阳具中间的柄,在手里晃动着,说道:“它可以模拟男人射精的行为,在内里密封藏有跟男人精液一般的浓液,不过,要等到一定的温度,也就是说你要让它得到高潮,它才会喷射出来。”

四女听得睁大了眼睛,我也听得有些目瞪口呆,这东西竟然还有这般的妙处。

艳红不禁兴高采烈的说道:“妈妈,我要先试一试。”

华姨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倒是抢了个先,自己本要先试,倒是不好意思跟女儿一起使用,这时兰秀也说要试试,便把阳具带盒子交给了两个小丫头,笑道:“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等下一试禁受不住了,可就受不得你表哥的肉鸡巴了。”

艳红却是不服气的道:“我才不呢!我要让它射出来,还要让表哥也射在我的身体内。”

我听了不由哈哈大笑,我最喜欢艳红的这股子不服输的脾气,笑道:“好啊,艳红,待会儿你可别求表哥饶命啊!”

艳红不屑的“切”了一声,却还是乖乖的跑到我的身边,把盒子递给了我。

华姨在一边问道:“我们还要不要吃饭了?”

我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拉着艳红坐在我的腿上捏着她小小的乳房笑道:“我们还吃什么饭,待会儿每个人都让你们吃的饱饱的。”

华姨笑道:“那我们现在先叫你吃的饱饱的吧。”说着,她拿起一根香蕉,剥了皮,把香蕉的一端含在嘴里,然后凑近我的嘴唇,示意我吃进去。

我刚刚咬了一半,其他人也纷纷跑了过来,有拿果仁的,有拿梅子的,姐姐却匠心独运,拿起一瓶奶,“骨骨”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扶着沙发,抿着嘴用手托着我的下巴。

我抬起头,张开了嘴巴,她便把小嘴送在我的双唇之间,微微张开,奶水便从她的口中源源不断的送进我的嘴里,我蠕动着喉结,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姐姐口中的奶好香啊,还有着她口中的热气。

我咽了一半下去,把立在旁边的小妹拉了过来,坐在我的腿上,然后吻住了她的小嘴,把口中余下的一半渡给了她。

还是第一次这样被喂东西,躺在我的臂弯里,显得还有些紧张,奶水被我渡过去也不知下咽,还储在小嘴中,两腮都鼓了起来。

我伸出手去,探在她的两腿之间,小妹不由自主的便把腿分开了,任由我的手肆虐。

我用指拈起了她嫩嫩的阴唇,轻轻的一捏,把中指侵入了那小小的肉缝儿之中,三指并拢,捻捏着她那粒小小的肉粒儿。

小妹许是很久没有被我碰过的缘故了,反应极为剧烈,身子一颤,张开嘴儿想要呻吟,可是里面却又全是奶水,只好下咽,却又因为太过着急,竟然呛到了自己。

她顿时小脸涨的通红,急切间使劲的一推我,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口奶箭竟然从她的小嘴中激射而出。

我躲闪不及,一下半边脸都被喷上了,小妹从我的腿上滑落在沙发上,拼命的咳着,看来这次她是被呛的不轻。

华姨她们看清楚状况,顿时笑得前仰后合。艳丽一边笑道:“看看你做得好事!”一边走过去帮小妹抚着背。

奶水顺着我的脸颊向下滴淌,我忍不住也笑了,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滴在唇边的水珠,嗯,味道很是不错的。

小妹已经平息了下来,抬起了头,小脸通红,喘息着说道:“哥哥,对不起哦,我刚刚太紧张了。”

我抚着她的腿,笑道:“没关系的,小妹,是不是太久没有和哥哥亲热,一时不习惯啊!”

小妹轻声的“嗯”了一下,急忙道:“我帮哥哥清理一下吧!”说着,便凑了过来,伸出粉红的小舌头在我的脸上舔着。

姐姐,艳丽和艳红也笑着都凑了过来,我的脸上顿时全是粘乎乎的舌头,她们竟然在我的脸上嘻戏着,天,该不会把我的脸当作美味佳肴了吧!

华姨在一边自顾自的乐着,看着我一脸无奈的样子,才走了过来,拍拍她们的臀儿,笑道:“好了好了,快放开吧!”

众女嘻笑着从我的脸前移开,我急忙从沙发上跳了下去,看来什么都是过犹不及啊,被她们一起亲,滋味倒是不错,脸上的皮不知有没有被吮掉了一层。

我打量着眼前的诸女,真是环肥燕瘦,各有娇姿。

华姨体态最为丰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和气质。两乳肥隆,宛如有自主的生命一般,在她呼吸之际,就在她的胸前微微的晃荡着。厚厚的嘴唇,于无声中散射着肉欲的渴望。浑身肌肤白嫩细滑,虽然生过了两个女儿,可是小腹还是那麽平坦,毫无松弛的现象。

在她两条白皙的大腿根部,是那黑色的三角丛林地带,毛茸茸的一片诱人芳草地中,遮掩着一条微微弯曲而带点暗褐红色的小缝,如蚌贝开壳一般微微张开着两片柔嫩的阴唇,隐约间还略见突起一颗樱红色而小巧玲珑的肉核,看上去让人忍不住要吮进嘴里,细细品味。

姐姐和艳丽俱是肤若凝脂,嫩滑柔腻,赛雪欺霜,有着挺拔的腰肢,圆润饱满的玉臀,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只是姐姐偏胖,神态最似华姨,有一种大家风范,胸部结实而挺耸,两团乳晕粉红鲜嫩,乳头如红红的枣儿般饱胀。

艳丽纤弱,胸部白嫩而绵软,两粒乳头如草莓般粉嫩。艳丽比得她人,在那长长而卷曲的睫毛之下,多了一双会说话的迷人媚眼,在眼神撩动之中,透射出无限的诱引与柔情。

艳红肤色最重,却最为显得健康,胸前两乳浑圆结实,宛如充满着气的两个半球扣在那里,乳头也若那褐色的山楂一般,正在涨大发硬。

小妹身子最为单薄,如那正在缓缓绽放的花骨朵,尽显着少女的娇嫩。胸前一对粉搓玉琢似的白嫩椒乳,比馒头略大,盈手可握,如那刚刚剥去皮毛的白嫩鸡子,白腻滑嫩,乳头还若害羞一般,藏在那嫩肉之中。

艳红此时跑到我的面前,伸出小手在我的脸前晃了一晃,奇怪的问道:“表哥,你怎么了?一下傻在那里了。”

我这才醒过神来,原来竟已看的痴了,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有这么多的美女相伴,真是莫大的福分啊!我急忙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你们这么漂亮,忍不住看的呆了。”

艳红把手一拍,叫道:“哎呀,真是我的傻哥哥!”

华姨抿嘴一笑,说道:“好了,大家不要在这里晾着了,还是到卧室去吧,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把今天的大功臣一起抬进去,好不好?”

众女听了,齐道一声“好!”便涌了过来,容不得我挣扎,大家一起用力,竟然真的把我给抬了起来。

我只好紧紧的抓着姐姐和华姨的手臂,生怕她们一个支持不住就把我给扔在了地上。

艳丽和艳红分抬住我的两腿,一起踉踉跄跄的走着。小妹自己在一边,却跑过来站在了我的两腿之间,低下头去把我的鸡巴含在了她的小口之中,边走便用唇舌吸吮着。

我身子悬空,一面担心她们摔倒,一面感受着鸡巴被吸吮的酥爽,行走间,鸡巴在小妹的樱唇间旋磨着,真是说不出的刺激。

不多时来得卧室,她们把我往床上一掀,嘻笑着散开,我却抓住了华姨的胳臂,使她逃脱不得,坐起来笑道:“来来来,看你们哪一个能跑掉,还不快都给我过来!”

众女拥了过来,我抱着华姨的腰,让她趴在床上,双膝跪倒,把屁股向后高高的撅起,叉着腿儿,把一个湿淋淋的阴户坦露在那里。

我一边让华姨摆着姿势,一边笑道:“都看着了,就按照华姨的样子,都给我趴好了,我要一一惩戒。”

众女感觉有趣,急忙一个个摆好了姿势,俱把臀儿翘的高高的,小妹个子矮,别人跪着,她干脆是直着腿弓着腰,还向我偷偷的招着小手。

我一笑,看着她们趴在那里还是打打闹闹,你掐我一把,我拧你一下,心下暗气,走过去每个人的屁股上微微用力打上了一巴掌。

这下她们才老实了不少,一个个努着嘴儿,等待着我的发落。

我看着眼前的曼美娇姿,不禁激起了万丈豪情,一撩自己的鸡巴,来到打头的华姨身后,手按她的肥臀儿,鸡巴便直插了进去。

华姨“哎唷”一声,屁股就向后坐,我按住她的腰,使她不能动弹,狠力的插上两下,却抽了出来,来到了跪在第二位的姐姐身后,一掀她的臀儿,插入了蜜穴之中。

姐姐正在看的焦渴之际,身子有些绵软,鸡巴一经插入,却马上有了力气,摆动着腰肢,极力的高抬着臀儿。

我感觉着鸡巴插入姐姐的蜜穴中,竟有些紧涩的感觉,心知姐姐是多时未曾经过鸡巴的疼爱了,不由多多旋磨上了几下,却又抽出,换过别人,依次在每个人的蜜穴中都是只插的几下。

我挺着鸡巴,在她们身后来回逡巡,如蝶入花丛一般,这个采上一会儿,那个摘上一些。人之娇媚,各有千秋,穴之紧窄,亦各不同。华姨最宽,鸡巴进出的最为顺溜;姐姐则略见紧窄,艳丽最深,艳红最具弹性,小妹则又最浅,真是百般滋味,各各不同。

鸡巴被淫水滋润,更见挺涨,我就如一个挺枪执矛的大将军,巡视着自己的每一个领域,可是来回几圈之后,我却发现这样虽然感觉不错,可是却最为消耗体力。她们一个个却趴的更低,每次还得我使劲的抱起她们的臀儿。

华姨此时也呻吟着说道:“我的小冤家啊!还是一个个来吧,你这样折磨的人家心里更是难受。”

我也觉得这样每个人都是浅尝辄止,甚是不爽,正好此时来得小妹身后,便扳过了她的身子。我向后一躺,拖着她的细腰向下一坐,鸡巴便一下插入了浅浅的小穴之中。

小妹身子一抖,便坐在鸡巴上旋磨起来,她的小穴浅窄,这样鸡巴正好旋磨着穴心,酸楚不禁,支撑不住,只好趴下了身子,用温热的唇吻着我的胸腹,鸡巴却还留了一半在外面。

华姨趴下身子在我腿间,吐出濡湿的舌细细舔舐着我的肉囊和小妹被撑得紧绷的阴唇以及那半截露在外面却已被淫水浸的湿透的鸡巴,小妹的身子连颤,淫水却更加源源不断的滴淌出来,却被华姨全部吮进了口中。

我招手让姐姐过来,跪在我的胸前,把两腿尽力的张开,肉缝儿凑近我的嘴唇。浓密的阴毛已被淫水浸的黑亮,一粒花生米大小的肉粒儿突出在外,阴缝儿就如那离开水的鱼的嘴儿,张张合合,呼吸一般。

姐姐不待我动,便紧凑过来,待我一口含住了那颗肉粒儿,便眯上了眼睛,轻声的呻吟起来,身子微微的摇晃着。

小妹却在她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腰,两只手顺着肋下便摸到了她的两只美乳,姐姐两手乱舞,也想抓住什么,却只能插在自己的头发中,使劲的扯着自己的发丝。

艳丽和艳红也凑了上来,分别拉住姐姐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姐姐立时便大力的揉捏着。

我也伸出手去,竖起两根中指,探入了她们两个的蜜穴之中,指节屈曲,在内中扣弄着。

艳丽和艳红轻舒手臂和姐姐拥抱在一起,各各吐出了粉嫩的舌尖,就在我的眼前盘绕嘻戏,诱的呻吟连声的姐姐也忍不住伸出舌头加入了其中,唾液的涎丝顺着她们的舌尖直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的鼻子嘴上早已沾满了粘粘的淫水,只是用唇含着姐姐的肉粒儿和阴唇儿用力的吸吮着,不时把舌尖伸进她的阴道之中,搅弄一番。

华姨此时也不再趴在那里舔舐,而是坐在了我的腿上,抱住了小妹的腰,像是在拉风箱一般,一拉一推着小妹的身子。

小妹本来已经没有了气力,现在被她拉着,小穴又次次被正中靶心,忍不住又拼命的扭动起来。

看着姐姐她们三个在我的眼前快活忘情的样子,我只觉的自己身体就像一个膨胀着的气球,愈来愈胀得难受,姐姐的屁股连连下压,整个压在了我的嘴上,让我有些喘息不过了。

我忍不住用牙齿轻轻的咬住她的那颗肉粒儿,姐姐把腿张的更开,却是更加用力的向下压着。

我微微用力,姐姐立时身子向后一栽,靠在了小妹的头上,艳丽和艳红急忙兜住了她的身子,俯下头去,各含住了她的一颗饱胀的乳房,猛力吸吮起来。

姐姐却顾不得太多,哀声叫道:““啊……我要死了……快用劲……咬我的阴核……对……啊……快用劲……啊……好弟弟……”

她两条腿用力的夹住了我的头,迫的我把她的肉缝儿用力吸进自己唇间,姐姐高仰着头,牙齿咬得咯吱吱响,鼻子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然后全身劲力一松,两腿张开,热乎乎黏乎乎的淫液已经全被我吸入了口中。

华姨也扯的小妹愈加急速起来,我也随着她们的节奏向上挺动着鸡巴,艳丽和艳红小心的搀扶着姐姐,使她从我的身上跨了下去,瘫软在一边。

小妹轻微的呻吟忽然变得尖翘起来,“啊……好哥哥……太好啦……唔……太好啦……美极了……喔”

她好像垂死的人在作最后挣扎似的,拼命的挺着、摆着、扭着,扯的华姨反而有些跟不上她的节奏了,变成了被她拖动着。

艳红在一边忽然叫道:“好表哥,不要让小妹死掉啊,我还要跟她一起试验妈妈的宝贝呢!”

可是却已经晚了,小妹在急速扭动中,一下倒在了我的身上,身子一阵的哆嗦,浓热的淫水已经浇注在我的鸡巴上,顺着肉囊淌落在床单之上。

我抱住小妹的瘫软下来的身子,对艳红笑道:“红儿,你急什么,小妹不行了,你可以跟你丽姐一起试啊!你们姐妹俩说不定配合的更好呢!”

艳丽脸儿涨的通红,急忙叫道:“我……”

话还未说完,艳红却拍手叫好:“好啊,姐姐,那你就陪我一起吧!”看艳丽有些为难的样子,她干脆拉住了艳丽的胳臂,娇声连唤着:“好姐姐!好姐姐!”

艳丽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无奈的伸出手去在艳红的额上一点,嗔道:“好了,红儿,你真是一个磨人精!”

艳红笑着吐了吐舌尖,急忙去一边取过那根假阳具,拿在自己的手中。那假阳具就在她的手中蹦蹦跳跳着探到了艳丽的眼前。

艳丽没好气的一把握在了手中,却惊呼一声,原来这假阳具竟然也是温热的,她不由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这么多时,她的小穴里早已充满着对鸡巴的渴望。

我轻轻的抱着小妹放在姐姐身边,华姨笑着凑过来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套弄了两下,说道:“小冤家,看来华姨是多此一举了,不拿那个东西出来,你也能应付得了我们几个啊!”

我捏着她得乳尖,笑道:“我知道华姨心疼我的身体了,不怪你……那是不可能的,哼哼!”

说话间,就扑在华姨的身上,鸡巴顺畅无阻的一下便刺入了滑润的阴道之中,华姨立时象一条八角章鱼一般,紧紧的缠在了我的身上。

那边,艳红握着假阳具的一端,向自己的蜜穴之中慢慢的塞着,微微皱起眉头,口中“唔唔”连声,等到松开手的时刻,已经全然塞了进去,也变得喜笑颜开起来,叫道:“姐姐,快点啊,很是舒服的!”

艳丽还在犹豫,艳红却也把她扑到在床上,笑着用手握着假阳具,一下也把另一端塞进了艳丽的阴道。

艳丽立时惊呼一声,抱住了艳红,两个人便紧紧的搂在一起纠缠起来,都恨不得把对方压进自己的身体,乳房在胸前被压得扁平,身子扭动来扭动去,就像是两条盘绕在一起的蛇。

我看的兴起,伸手按住华姨的大腿,大力的抽送起来,鸡巴每次都是尽跟而没,重重的顶在花心之上。

华姨用手抓着床单,扭动着臀部,身子连连向上迎着,口中断断续续的浪叫连声。

那边艳丽和艳红却紧紧咬着牙,谁也不发声,却都是狠狠的扭动着臀儿,像是比赛着要看谁先屈服,一会儿这个把那个压在了下面,一会儿却又被压在了下面。

终于还是艳红显得气力比较充沛,渐渐占了上风,艳丽被她压在身下,只是扭动着,却翻不上来了。

我向着艳红笑道:“红儿,不如咱们比赛吧,看看谁先制服她们。”一边说着,一边加急的抽送着鸡巴。

艳红喘息着叫道:“不行啊,我没办法像你一样啊,这东西钻在我的小穴里,不会出来。”

果然,艳红本也想学着我的样子抽送假阳具,可是那东西却扯着她和艳丽紧紧的连在一起,就像两个连体婴儿一般,谁也不能自由活动。她只有狠命的把艳丽的身子扯起在重重的压下去。

华姨在我的身下,一边呻吟一边笑道:“红儿……妈妈帮你……不让他赢你……啊……啊……”

我听她嘴硬,便把鸡巴全根抽出来,在一下猛力的顶送进去,顿时她不再说话,只是能发出呻吟的声音了。

艳丽在那边却早已只有呻吟的份儿,即使知道我们在拿她比赛,也没有气力来抗议了。

艳丽一不动弹,艳红却精神了许多,学着我的样子,跪坐在艳丽的腿间,也把艳丽的两腿屈在胸前,臀儿急速的旋拧着。

假阳具在两个人的蜜穴之中旋动着,凸起的颗粒挂着嫩嫩的肉壁,刺激的她们两个都是大张着嘴,呼呼的喘着粗气,却又没办法停的下来,就像坐在了一辆不能刹车的汽车上,只能越来越快速。

艳红使劲的摆动着身躯,拖的艳丽在床上晃来晃去,头都有些晕眩了,只好求饶道:“好妹妹,姐姐不行了,还是找你的表哥去吧!”

艳红这才渐渐的缓了下来,喘息着看着我,我一笑,说道:“过来吧,你都要把你姐姐晃散了!”

姐姐和小妹凑了过去,颤着手,勉强按着艳丽,让艳红把假阳具从艳丽的蜜穴中抽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还在不住的向下滴着淫水。

我也把鸡巴从华姨的阴道中抽了出来,笑着问道:“华姨,您要不要也歇息一下?”

华姨却喘息着笑道:“小冤家,华姨还早的很呢!”她的阴缝儿大大的张开,淫水把阴唇浸的愈发红润粉嫩。

我拉着艳红过来,让她躺下去,假阳具还有一般插在她的蜜穴之中,直挺挺的向着上方。

我又拉起华姨,让她叉开腿坐在那根假阳具之上,华姨不由笑道:“小冤家,你要歇息一下了啊!”

我却一笑,转至她的身后把她的身子一按,使她趴在了艳红的身上,把个臀儿高高的翘起来。

我用手轻轻撑住被假阳具撑开的阴缝儿,试着把鸡巴也想插进去,华姨的阴缝儿果然是宽敞,这样竟然也勉强进的了半截。

华姨却在下面叫起来:“小冤家,不行啊,疼死我了,华姨的肉缝儿都要被你撑破了啊!”

艳红嘻嘻笑着,却不知道怎么了,只是把华姨抱住,开始耸动着自己的臀儿。

我急忙又把鸡巴抽了出来,假阳具把鸡巴前端的嫩肉刮着甚是疼痛,想了一下,我伸手按住华姨的两瓣粉臀,用力的向两边扒开,一个深紫暗红的菊瓣便从两堆白肉中袒现出来。

菊瓣的肉皮儿因为被扯着的缘故,绷的紧紧的的,紫红色的褶皱因为被淫水浸泡过,显得是光滑油亮。

我探出一根手指,在阴道口抹了一把淫水,轻轻的按摩着菊瓣周侧的肉皮儿,华姨不由惊问道:“小冤家,你要作甚么?”

我用手指把淫水在菊瓣的肉皮上抹了一圈,握住自己依然湿淋淋的鸡巴,便把前端抵住了菊瓣的入口,一边笑道:“华姨,今天我再给你开开这后庭之花吧!”

华姨费力的扭过头来,呻吟着:“小,小冤家,那个地方那么小,鸡巴怎么可以插进去呢?”

我用手分住她的两臀,鸡巴试探着向内抵入,初始甚是艰涩,不亚于那处女开苞,紧紧的夹住了鸡巴很是舒爽。

华姨涨痛的连连娇呼:“哎唷……小冤家……你要弄死华姨不成……噢……轻一点……”她紧抓着艳红的肩膀,将两瓣白嫩肥大的屁股摇晃不已。

在菊瓣的张缩之中,鸡巴慢慢的便溜了多半截进去,华姨嘶声娇吟着,把个身子拼命的扭着,可是上面是我的鸡巴插在肛门里,下面是艳红的一根假阳具插在阴道之中,两个蜜穴都是被撑得涨痛,中间的肉皮儿似乎都要被撑开了。

我扶住她的胯部,鸡巴前端蠕动了几下,便一下尽力顶入了进去,进去之后倒是觉得顺畅了许多,“啪啪”声响之中,我已急速的抽插了起来。

“喔……小冤家……”华姨从喉咙中向外挤着颤抖的呻吟,上半身趴在艳红的身上,肥美的屁股微微的抖动着。

艳红忽然惊叫道:“妈妈,妈妈,您怎么了?怎么一下哭了?”

华姨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女儿关切的眼神,一笑,喘息着说:“红儿,妈妈没事,妈妈是太快乐了!”现在的华姨,肛门里被鸡巴插入带着一丝的痛楚,可是鸡巴和假阳具的厮磨中,却又带着无以名诉的快感,是痛?是爽?也许是痛并快乐着吧!

艳红看妈妈没事,放下了心,笑道:“妈妈,那您就好好的享受红儿和表哥一起带给您的快乐吧!”她也极力的扭摆着臀儿,可是她在下面,假阳具又是深深的插入在她的蜜穴之中,并不好用力。

我趴在了华姨的身上,把她的身子压得贴住了艳红,三个人就像一块三明治一般,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我拍拍艳红的俏脸,笑道:“红儿,准备了,跟表哥一起起身。”然后伸手下去,抱住了艳红的腰,把腿张开撑住身子,慢慢的站立了起来。

我抱着她们两个,慢慢的移到了靠墙的一边,搂的用力,听得她们的骨骼都在“咯咯”的发着响声。

华姨无力的挂在我们之间,也顾不得我们要做什么,只是自顾自的陶醉在自己的舒爽之中,淫哑的呻吟着。

我把艳红抵在墙上,然后鸡巴开始重力的冲击着,鸡巴刺进华姨的菊瓣之中,压得她的身子贴向艳红,假阳具便又深深的刺入了她们两个的花心深处。

这下艳红也禁受不住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起来,她也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我的鸡巴向后一退,她便用力的前顶,华姨在中间被前后不断的冲击着,身子早已软了,要不是被我们两个人夹着,早就瘫在地上了。

我和艳红就像拉锯一般,撕扯着华姨的身子,一来一去,一顶一送,华姨忽然双手抓住了艳红的肩膀,头无力的靠在了她的肩上,嘴里“咕噜”了两声,身子连连的打着寒蝉。

艳红此时也惊叫道:“啊……天……它爆发了……唔……好爽……啊……天……我受不了……了……噢……”

她身子哆嗦着,无力的向下滑去,带着华姨的身子也倾倒了,我支撑不住她们两个的下坠趋势,只好也随着倒了下去。

艳红顺着墙向下溜倒,我和华姨却被她推着一下向后倒了去,华姨被我紧搂着,假阳具一下便被扯了出去。

只见它变得晶莹透明,上面沾满了黏黏的淫液,一端还插在艳红的蜜穴之中,另一端在空中颤动着,正张开了一道缝隙,从中喷出一股股的乳白黏液,像是熔岩一下爆发了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

华姨顿时被喷了一身,顺势倒在我的身上,蜜穴洞开,内中储满了的淫液被四溅飞起。

艳红颤抖着手握住了假阳具,从自己的阴道中拔了出来,一股浆液顿时喷洒了出来。她把假阳具扔在一边,阴道口依然保持着被撑得圆圆的样子,靠坐在墙上,慢慢的喘着。

眼前的淫靡景象顿时使我也禁受不住了,只觉的自己浑身血脉扩张,冷喝一声,双手紧抓住华姨的丰乳,盘住了她的两腿,屁股上顶,已尽数射在了她的直肠之中。

然后两手一松,四肢张开平躺在那里,只觉的浑身都是轻飘飘的,一点也不想动弹了。

晕晕然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华姨,艳丽,艳红,姐姐还有小妹,都正倚靠在我的身边,满面幸福甜蜜的笑容。

我一一凝视着这张张如花般的俏脸,何其幸,我的生命中竟然能拥有这样几个女人,这样的生活真是做神仙也不换的了。

我遥望向无际的天宇,夜空明净,我忽然想到,冥冥中或许真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界定着一个人拥有什么样的生命,我的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感激,感激他能让我拥有这样幸福的生活。

华姨忽然睁开了眼睛,浅笑着问:“小冤家,真的就要这样结束了吗?”其他几人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带着几丝的不舍,留恋,更多的却是满足。

我把她们都搂在怀里,笑着说道:“是啊,就这样结束了吧,我们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

一时之间,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静静的依偎在一起,感受着这室内充溢的温情。

(全剧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