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画魂(实体版)》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八章 尾声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画魂(实体版) 画魂(实体版)

    十六年前,中央美院的高材生齐心远与校花白桦相互倾慕,在一次裸体写生中失去了理智,发生关系,导致白桦怀孕。迫于家庭与社会以及学校的压力,白桦出国。  阔别十六年的白桦回国告诉了齐心远真相,为了套住齐心远的心,白桦给齐心远服用了未经临床验证的过量壮阳药物,导致其性功能异常。  齐心远夫妇还没能将女儿思思带回家,齐心远的姐姐就凭着自己的霸道与温柔赢得了侄女的心。  姐姐、妻子与旧情人之间展开了一场情感的肉搏……

    山樵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画魂(实体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画魂(实体版)》,是作者山樵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六年前,中央美院的高材生齐心远与校花白桦相互倾慕,在一次裸体写生中失去了理智,发生关系,导致白桦怀孕。迫于家庭与社会以及学校的压力,白桦出国。  阔别十六年的白桦回国告诉了齐心远真相,为了套住齐心远的心,白桦给齐心远服用了未经临床验证的过量壮阳药物,导致其性功能异常。  齐心远夫妇还没能将女儿思思带回家,齐心远的姐姐就凭着自己的霸道与温柔赢得了侄女的心。  姐姐、妻子与旧情人之间展开了一场情感的肉搏……

《画魂(实体版)》 第八章 尾声 免费试读

齐心远把自己的七个女儿,包括欣瑶在内,分别送到英、美、德等国学习金融、财经、管理,为他金融帝国的梦想奠基。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齐心远凭着他那神奇的画术到各国游说,希望能得到更多国际力量的支持。所有掌握着权力的女王、王后、公主几乎都被齐心远上了,她们也都答应助齐心远一臂之力。

他的最后一站是阿迈达王国。

三十四岁的女王亚丽莎很盛情的接待了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中国国画大师。

「你可以用油画把我二十岁时的青春表现出来吗?」

亚丽莎女王那略带忧郁却又美丽动人的眼睛看着这位中国的大师。

「能为陛下作画,齐心远深感荣幸!」

齐心远站在亚丽莎女王面前弯腰鞠躬,显出无限的真诚。

在女王的示意下,所有的宫女都退出了宏伟的宫殿,除了她的贴身侍女尼古拉梅尔,大殿里只剩下齐心远跟女王。

「现在女王陛下可以除掉身上的衣饰了,我可以让您的肌肤重回十八、九岁的时候,并保存在我为您所画的肖像中!」

齐心远很有信心的说。

在梅尔的服侍下,亚丽莎缓缓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

「您可以坐在沙发上不动,由我来为陛下服务。」

齐心远转到亚丽莎的身后,双手在她的面部按摩了起来。这是他的师娘们传授给他的永保青春的秘诀,她们正是靠着这样的按摩而让自己永不变老的。如果单从表面上来看,这种按摩与平常的按摩没有什么两样,但真正的区别却在于手指按到的穴位上,只有穴位按得准确,才能让整个面部的血液循环得到改善,从而让人看起来容光焕发。如果能够经常进行这样的按摩,人就可以永不衰老。

当齐心远的手指按到亚丽莎脸上时,她只是感觉到微微的有些酸麻,并没有舒服的感觉。但几分钟之后,齐心远请侍女拿来了镜子,让亚丽莎看自己的脸。

当亚丽莎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回到了二十岁前的模样,不但脸上没有看到半条皱纹,而且皮肤水灵灵的,娇嫩无比。

「你用了什么药水?」

亚丽莎觉得太不可思议,转过身来问齐心远。她的两座秀峰因为那一转身而颤动起来,只是因为缺乏了齐心远这样的按摩,显得略微松弛。

「陛下看我手上有东西吗?」

齐心远摊着两只手让亚丽莎看。

「你……可以把我的全身都照样处理一下吗?」

亚丽莎要的是整体的年轻,单单一张脸的变化并不能让她满足。

「如果女王陛下不介意在下的手有所唐突的话,我完全可以做到。」

齐心远的话让亚丽莎听出了信心与希望。

「什么唐突不唐突的?今天上午,我这身子就是大师的了,你可以为所欲为——只要你能让我变得年轻。」

亚丽莎的眼睛里透出了暧昧。

于是,齐心远的双手从亚丽莎的两只手上开始了他的按摩。还是那种酸酸的、麻麻的感觉,从手指到她的小臂,再到她的肩头、她那细长的脖颈。一番按摩之后,她两条本来就雪白的手臂也变得娇嫩而充满了弹性,尤其她脖子上的几条皱纹也无影无踪了。现在,她更加相信齐心远是位神奇的大师。

「大师,我可说过,你得让我的全身都年轻起来,不许留下一个死角!」

亚丽莎兴奋得眼睛都湿润了,她似乎看见十几岁的自己正从不远处走来。

齐心远从沙发后面转到亚丽莎面前,从她的脚趾上捏了起来。

亚丽莎的双腿细长而匀称,不亚于世界名模的双腿此时就在齐心远面前,他呼出来的气息每次都让亚丽莎那茂密的丛林微微颤动。

他的两只大手顺着亚丽莎的小腿抚到了她的大腿上,一直到了她的腿根。当齐心远的手指在她那细嫩的大腿上按摩的时候,亚丽莎不由得闭起了眼睛,默默的享受起来,女人的羞涩让她满脸绯红,胸口狂跳,因为齐心远的手指总是有意无意的触摸到女人最最私密的地方。

齐心远连亚丽莎的美胯都进行了按摩,不到几分钟,她的正面已经变成十几岁少女的模样了。

「我可不要做两面人。」

亚丽莎感觉齐心远的手停了下来,她也睁开了美丽的眼睛笑着说。

「我想先把陛下的背部处理一下。」

于是亚丽莎又翻过身,让他按摩背部。

齐心远尤其在亚丽莎的臀瓣上下了一番工夫,当他的双手在她两瓣丰满的臀上按摩着的时候,不时会将两瓣臀分开,从而看到她那诱人的菊门,而且还看到她的肉穴里已经流出了些许液体。

当齐心远让亚丽莎把身子翻过来之后,她很期待的望着齐心远,她知道接下来应该按摩什么地方了。她不再闭起眼睛,而是一直看着这位英俊潇洒的中国大师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双手按在她那丰满的雪胸上,他的大手按住两只乳房,轻轻的揉动着,现在不再是那种酸麻的感觉,而是渐渐强烈起来的快感。他的手指不时还会捏一捏亚丽莎的乳头,像要把一尊泥人捏成理想的美人。其实亚丽莎已经够美丽了,只是经过齐心远的按摩之后,她的美丽更加让人倾倒。

「女王陛下,一个女人如果只有外表美丽,算不算是一种缺憾?」

齐心远一边揉捏着亚丽莎的乳房,一边欣赏着她那张变得异常美丽动人的脸上的复杂表情,女王的威严开始变成了荡妇的醉意。

「哦……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

亚丽莎极力的抵御着齐心远那双手带来的快感,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对您下体的冒犯同样会让您具有年轻女孩的弹性,您愿意吗?」

齐心远现在已经不是按摩,而是抚摸了,他的双手始终不离亚丽莎那越来越娇挺的两只乳房,而亚丽莎已经开始娇喘起来。

「愿意……」

亚丽莎口中呢喃着挤出了两个字来。

齐心远示意一直侍立在门外的宫女梅尔为他宽衣。梅尔得知了女王的旨意后,赶紧上前替齐心远宽衣解带。

当齐心远全身裸露后,亚丽莎不自觉的将目光瞥向了他胯间的那一根长物上,她想不到这个大师会有如此的雄伟宝物,母性的兽血一下子在她全身狂奔了起来。

「大师好威武呀!」

亚丽莎不顾女王的尊严,伸出她那细长的手指在齐心远的肉棒上抚了起来。亚丽莎的手指刚一碰到,齐心远的肉棒便立即弹了起来,看得一旁的梅尔魂不守舍。

「梅尔,你先试试?」

亚丽莎看向梅尔,梅尔只好脱下华丽的衣服,来到齐心远面前。

齐心远一只手在梅尔的乳房上捏了一下,接着手就滑到她的小腹之下的幽谷里,那里竟然已经湿润。齐心远温柔的将梅尔的身子放倒在那宽大的沙发上,他没有立即强攻,而是先用舌头在她的私处舔了几下,她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哦——」

齐心远唇舌扣住了梅尔的阴户,一边吸着,一边用他的舌头扫了起来。当齐心远的舌头在梅尔的阴户上扫动的时候,梅尔的身子不由得一阵阵颤抖起来。

「哼……哦……」

梅尔的身子渐渐狂扭了起来,并有一股股淫水从她的肉穴里喷出来。

齐心远随即起身,分开了她的双腿,将身子贴了上去。他的龟头在梅尔的阴道里浅浅的抽插了数次之后,突然一个下压,梅尔登时惨叫了一声。

灼热的肉枪刺了进去。

齐心远那肉棒子刚刚插进了一半,就顶得梅尔脸都变了形。

但齐心远能够感觉出来,她的阴道并不算浅,只是狭窄了一些。他试着将自己的粗大肉棒继续往内推进了一段,果然将齐心远的长枪包裹了大半。

齐心远不顾梅尔的疼痛,继续在她那未经开垦的土地上犁了半天,梅尔已经喊着受不了。而齐心远却还在兴头上。

「她还小,饶了她吧!」

亚丽莎对齐心远说,她已经看出来,梅尔的器具根本无法容纳这个男人的肉棒。

齐心远在梅尔的肉洞里抽插了数十下之后就拔了出来,那粗大的、爬满了青筋的肉棒上还沾着梅尔的膜血。

「快替齐先生洗一洗。」

亚丽莎吩咐道。

梅尔忍着那撕裂般的疼痛,起身端来温水捧到齐心远的面前。她很认真的撩起温水,在齐心远那沾着她处女血的肉棒子上清洗了起来。

「洗得这么干净,一会儿给陛下按摩的时候会让陛下不舒服的,你用嘴润滑一下吧!」

齐心远看着梅尔那美丽的脸庞说道。从上面看下去,她那深深的乳沟显得更加迷人。

梅尔很听话的跪在齐心远面前,张开小嘴含住齐心远那已经被她清洗干净的肉棍。她的小舌还灵巧的在齐心远的马眼上打着转,不时还会抬起头来看看齐心远的表情是否满意。在整个过程中,齐心远的肉棒子一直是坚挺着,看得亚丽莎欲火喷烧。

「梅尔,再给陛下舔一舔吧,那样陛下会更舒服。」

齐心远竟然再次吩咐起侍女来了。梅尔现在已经顾不上羞涩,她用目光征询了亚丽莎的意思之后,便跪在亚丽莎的双腿间。

亚丽莎只好勉强的将双腿向两边分开,露出她的阴户。那里已经非常润滑,而且正在流出蜜汁。

亚丽莎与齐心远的目光碰到一起,齐心远满意的一笑,而亚丽莎的脸却更红了。

梅尔学着齐心远刚才舔她的样子,在女王陛下的私处尽责的舔了起来。虽然那舌头显得有些笨拙,可还是让亚丽莎不由得一阵颤抖。她的双手抓紧了沙发,双腿的肌肉也跟着紧了起来:「哦——」

亚丽莎已经失了女王的尊严,轻声呻吟了起来。尤其是让齐心远站在一边看着她被自己的侍女这样舔着,亚丽莎既觉淫荡,又觉羞涩。

「啊——快……给我……按摩吧……」

亚丽莎觉得梅尔的舌头越来越熟练,而且巧妙得让她销魂起来,淫水汨汨的从她的蜜洞里流出,她更希望齐心远胯间那巨大肉棒能快一点填充她的欲望。

齐心远勾着梅尔的乳房,将她拉到了一边,亚丽莎则躺在了沙发上。

「梅尔,帮我一把。」

齐心远说着,身子已经伏了下来,双手撑在亚丽莎的两侧。梅尔很懂事的用她的小手捏住齐心远的粗大肉棒子,对准了亚丽莎的私穴,让那两片蛤肉分向两边。齐心远身子一压,那肉棒便滋的钻了进去。

「啊——」

亚丽莎非常舒畅的呻吟了一声,身子同时扭动起来。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肉洞里抽送是什么滋味,让她倍感爽快。

齐心远不吻她的芳唇,而是噙住她的一只乳头轻啜了起来。

「哦——唔——」

齐心远在亚丽莎的肉洞里时快时慢的抽送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亚丽莎身子几度痉挛,再也撑不下去了,齐心远不想再折磨她。

「陛下,想有更好的美容效果,请把我的精液吃了吧!」

不等亚丽莎应允,齐心远已经从她那几乎痉挛的蜜洞里抽出了肉棒子,送到亚丽莎的嘴边。

亚丽莎迫不及待的双手捧了齐心远那粗大含入嘴中,快速的吞吐起来。

很快,齐心远面部肌肉也在抽搐着,将那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亚丽莎的口中。

亚丽莎闭着眼睛,将那精液咕咚咕咚的全部咽下,竟没有一点难以下咽的表情,让齐心远非常感动。

齐心远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一旦他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这个女人便不会再去想其他男人。齐心远这几日在王宫里与亚丽莎云雨数度,表现出驾驭女人的功力,更是让亚丽莎钦佩不已。她想把这个男人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看来是不可能的,身为女王的她当然知道齐心远非池中之物,但她却有一个法宝可以让齐心远经常来看望她,并与她共享鱼水之欢。

「我的小女儿梅丽达天生聪颖,却一直没有找到如意郎君,不知齐先生是否对我这小女儿有意?」

齐心远在亚丽莎这里逗留了数日,经常见到一个妙龄少女出入王宫,两人虽没搭话,却数度以目光交流。那少女金发碧眼,身材高挑,身上透着一股帝王霸气,齐心远猜想,这样的女孩也只有女王才能生出。

「承蒙女王陛下厚爱!」

齐心远只说了这一句,便没有了下文。

听到齐心远如此爽快的答复,亚丽莎喜不自禁:「我知道齐先生非常忙碌,那就赶紧趁这几天把婚事办了吧!」

梅丽达公主的领地就是那勒泰斯小岛,小岛虽然不大,却是风景秀丽、四季如春,而且民风淳朴。这里以旅游业为主,基本上没有污染,是全世界最适合居住的五座城市之一。

奉女王之命,梅丽达公主带着齐心远来到了她的小岛那勒泰斯。

「齐先生为我母亲画的肖像真是太棒了,可以为我画一幅吗?」

梅丽达那海水般碧蓝的眼睛里透着让齐心远无法拒绝的诱惑,虽然梅丽达再过几天就是自己的女人了,但现在他却非常想看一看这个少女的胴体是如何迷人。

「心远愿意为公主效劳。」

梅丽达把齐心远带到她的私人浴场。金色的沙滩绵延几十公里,是世界上最理想的游泳场所。四周除了梅丽达公主的侍女,无人能够靠近。蓝天、碧海、白云,以及那成排的椰子树,构成了美丽的热带风情画。

在齐心远面前,梅丽达从容的脱掉了身上的比基尼,将那赤裸的胴体展现在齐心远的面前。

齐心远正要吩咐人去拿他的画笔与纸张,梅丽达开口阻止。

「不要,我要夫君把我画在你心里!」

「我也脱了,可以吗?」

齐心远看到周围那些侍女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当然可以,别顾忌她们。她们都是我的奴隶,自然也是你的奴隶。别忘了,这里也是你的领地了。」

梅丽达那充满欲火的眼神专注的看着齐心远。她已经躺在那柔软的沙滩上,洁白如雪的胴体与金黄的沙滩形成了炫目的色彩搭配。

齐心远也脱掉了泳裤,走了过来。

梅丽达羞涩的目光勇敢的投在齐心远那健硕的胴体上。

靠近梅丽达之后,齐心远闻到少女的体香。他先俯下头来在梅丽达的芳唇上吻了一下,手就在她那娇挺的乳房上抚摸了起来。

他没有吻实她的嘴,梅丽达的呻吟便很清晰的传出。

灵敏的手感告诉齐心远,梅丽达的乳房还没有完全发育,但已经相当动人了。他轻轻的握捏着那浑圆娇挺的乳房,轻吻着她的芳唇,梅丽达的香舌便非常自然的探了出来。于是,他的大手顺着她那光滑的裸体滑了下去,稀疏的阴毛在那小腹之下遮不住她洁白而娇嫩的肌肤。

齐心远慢慢的爬上了梅丽达的身体,轻轻分开她的双腿,将那硕大的一根顶在她紧凑的洞口。

梅丽达没有半点反抗,而是吐出她的香舌与齐心远热吻了起来。

梅丽达的桃源洞口随着齐心远的亲吻而愈发湿润,齐心远已经开始撅着屁股,试图侵犯她这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

梅丽达很配合的劈开修长的双腿,抚摸着齐心远健硕的雄体。她那热烈的吻告诉齐心远,她并不害怕疼痛,她甚至将两条长腿都翘了起来,等着齐心远的进攻。

齐心远突然间屁股往前一挺,那粗大的、坚挺的肉枪瞬间刺入了梅丽达的胴体。

那粗大肉棒的突然刺入,让梅丽达的阴道顿时有了一种被撑裂了的错觉。她不由得吐出了齐心远的舌头,脖子向后仰着,剧烈的疼痛还是让她眉头皱了起来。

梅丽达银牙紧咬,硬是没有哼一声。

齐心远慢慢的推入,再慢慢的抽出。直到梅丽达眉心舒展之后,他才开始了快速的抽送。

「啊——唔——好爽——」

梅丽达肆无忌惮的欢叫着,那微微的疼痛已经被那强烈的快感所淹没。

「哦……啊……」

梅丽达的呻吟变成了肆无忌惮的浪叫,她的双腿已经将身下的沙滩蹬出了一道道的沟壑,她美丽的胴体在齐心远的身下剧烈的扭动着,如一条蛇。她的阴道几度痉挛夹动着齐心远的粗大肉棒,让齐心远更加兴奋的冲刺起来。

站在高处的侍女们不时会偷偷转过头来,向这边瞥上一眼。只见齐心远弓着身子在公主身上蠕动着,公主那醉人的呻吟与海风融合在一起。

「啊——受不了——」

梅丽达两条藕臂紧紧的抱住齐心远的胴体,即使齐心远不再挺动,只是用那硕大的肉棒顶住她的蓓蕾就已经够她消受的了。

随着梅丽达失去了节奏的颤抖,齐心远将生命的种子射进了这位阿迈达小公主的身体里。

三天后,美丽的梅丽达公主以当地的礼仪,嫁给了这位来自东方的大师。

齐心远从此也成了这座小岛的主人。而他的那些女人们一旦怀孕,就会来到这座小岛上待产。齐心远常常来岛上度假,有时候梅丽达也会带着侍女去齐心远忙碌的地方陪他一段时间。

六年后,夏季的某个下午,齐心远又像往常那样来到这片沙滩上。他正脱得赤条条的躺在沙滩上做日光浴,午后和煦的阳光正好不会晒伤人的皮肤。不远处的沙滩上,他的女人们以及她们为他生下的孩子们,正在齐心语挑选来的知性美女们的看护下玩耍着。那些美女们都有着极高的学历,而且身着整齐的蓝色制服,她们的胸前都佩戴着齐心远家的家徽。

那四个总统专机上的空姐也来到了这里,并各自替齐心远生下了一个小宝宝。但四个空姐的身材却跟当年一样好,根本看不出是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思思替齐心远生下的女儿小思思已经六岁了,跟谢含玉的女儿差不多大,都在岛上的学校里上学。再过几年,齐心远就准备把他们送到国外学习。梦琪、远方、冬梅、婷婷、媛媛也都为齐心远各生下了两个孩子。现在,包括思思在内的七个女儿都已经在国外完成了学业,成为齐心远商业银行的顶梁柱。这些孩子们都由李若凝、廖秋云等这些极富教养经验的女人们在岛上抚养着。

女人们一边带着孩子戏耍,一边不时向齐心远投来妩媚的目光。她们的幸福溢于言表。

一阵隆隆的马达声渐行渐近,一架新型的直升机朝小岛飞来。

直升机稳稳的停在了齐心远身后的一块平地上。不等螺旋桨停下来,直升机上就走下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一身黑色的短裙只遮住她那浑圆的翘臀,颀长的双腿是那么的无可挑剔,黑色的高跟鞋让她的身材更加挺拔,乳峰更加傲人。齐心远抬头望去,几乎可以看到裙子底下的白色底裤。

少女笑吟吟的朝齐心远走来。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儿。」

朝齐心远走来的是他的女儿欣瑶。现在欣瑶已经十七岁,但谁也不会相信,这个刚满十七岁的少女竟然已经是齐心远亚洲银行的首席执行长,而且她在一年前就拿到了牛津大学金融专业的博士学位。这一切不仅来自她的勤奋,更缘于她那异常优异的天资。她拒绝了所有世界知名企业的高薪聘请,专门为父亲打理银行生意。

每年这个时候,无论再忙,欣瑶都会抽出时间来陪父亲,在这片沙滩上一起晒日光浴。

毫不羞涩的,欣瑶在父亲面前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扔在沙滩上。她比那些给父亲当过模特儿的人还要落落大方,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体,就躺在父亲的身边,那动人的曲线为这片沙滩增添了不少诱惑。只是,可以欣赏这种诱惑的男人只有齐心远一个。

「近来还顺利吗?」

齐心远侧过脸来看着女儿傲人的双峰。女儿的乳峰越来越让人心动了,挺拔得丝毫没有缺陷,粉红的乳头是那么的完美,让这个绘画大师都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会让一部分人有所动摇,不过不会影响我们的资金链。现在有人建议我们扩大业务,说我们的贷款协议太苛刻了,世界上没有哪家银行像我们这样高门槛。」

欣瑶从身边抓了一把细细的沙子撒在自己的乳峰上,松散的沙子从那挺拔的乳峰上滑落下来,粉红的乳晕跟乳头依然峭立在那里。

齐心远也从身前抓起了一把沙子,在欣瑶那平滑的小腹上撒了起来。那松散的沙子在她的小腹上堆成了一个锥形的小山,与下面那蓬松的一片黑色杂草相映成趣。

「不必理会那些话。我们的门槛之所以被有些人说太高,不就是贷款的条件苛刻了点吗?门槛越高,对我们来说就越安全。事实证明,那些呆帐都是门槛太低惹的祸。对于一个纯商业性质的银行来说,呆帐是致命的。作为一个金融专业博士来说,你应该知道,那些国家银行的呆帐是如何处理的;但我们纯粹商业性质的银行就大大不同了,没人会为我们垫付那些呆帐的。」

齐心远终于将手中的沙子全部撒完,他又抓起了一把,撒在了女儿的大腿上。

「我也同意爸的看法。把那些体质差的企业拒于门外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也是对其他客户的保护。」

欣瑶的看法已经很成熟,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

「你说得对,对那些信用好的客户负责就是对我们自己负责。原先我只想用银行当作一个收集资金的手段,没想到越做越大。」

「我们已经不需要任何手段,现在已经吸收了全世界百分之二十的存款了,那些信用良好的贷款项目也都被吸收进我们银行。每年几千亿的利润,应该能够满足父亲的欲望了吧?」

欣瑶对于目前的业绩非常满意。尤其是草创前期齐心远到各国游说的效果起了明显的作用,现在齐心远银行可说是一条无人能敌的航空母舰了,一般的风暴都无法动摇它。

欣瑶从沙滩上爬起来,跪在齐心远面前,捧起细细的沙子在父亲的胴体上撒了起来,这是父女两人到沙滩上必玩的项目。等齐心远的胴体只有那一个丑陋的部分无法被沙子遮盖时,她就会停下来,侧坐在父亲的身边,看着父亲那依然英俊的脸。

十七岁的欣瑶已经亭亭玉立,此时侧坐在齐心远身边的她毫不掩饰她胴体的美丽。当她这样坐着的时候,她的双峰便显得更加迷人。

齐心远以艺术家的眼光审视着女儿,伸出手来在欣瑶的秀乳上抚摸了一下。

「我的女儿真漂亮!什么时候让我把你十七岁的样子留下来?」

「今晚吧。对了,金博士对您的各项身体指标进行了分析后,最终得出了结论。」

「他说我能活多少年?」

「至少五百年!」

一阵海浪涌上岸来,将齐心远身上的沙子全部冲走,露出了他那健美的胴体……

《画魂》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