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桃花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鼠子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桃花运 桃花运

    我叫丁严今年30岁,是一位出租车司机。我人长的一般就是那种放在人堆里谁也找不到的那种,很普通。我在很小的时候老爸就去世了,是老妈含辛茹苦的把我们三个孩子养大。我有一个哥一个姐,现在都已经成家了,孩子都有十几岁了。他们俩个比我大十多岁所以我在家也没受过什么苦。

    花鼠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桃花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桃花运》,是作者花鼠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丁严今年30岁,是一位出租车司机。我人长的一般就是那种放在人堆里谁也找不到的那种,很普通。我在很小的时候老爸就去世了,是老妈含辛茹苦的把我们三个孩子养大。我有一个哥一个姐,现在都已经成家了,孩子都有十几岁了。他们俩个比我大十多岁所以我在家也没受过什么苦。

《桃花运》 第二四一章 (大结局) 免费试读

静静的坐在台阶上,我的心情是越来越郁闷。

“怎么坐在这里?没带钥匙吗?”下班回来的淑芬看到我很奇怪的问道。

“哦。你回来了。我们一起上楼吧!”我站了起来跟着淑芬一起回家。

我不想逃避,我准备接受任何的惩罚。

“你怎么了。有心事吗?”淑芬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她很关心的问我。

“回家再说吧!丽娜自己在家哪!”我不愿多说。

在淑芬疑惑的神态下,我们一起走进了家门。

开门后我被眼前的丽娜弄蒙了,丽娜的神态已经恢复了自然,虽然眼睛依然有些红肿,但脸色好多了。

“妈,你回来了。你上那去了,一转眼就看不到你了。”丽娜笑着与淑芬打招呼,然后又一脸不快的埋怨我。

“他自己在楼梯上坐着,我还以为忘带钥匙了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是你欺负他吧?”淑芬笑着对丽娜说。

“我那敢欺负他,是他欺负我来着。对吧!”丽娜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笑着对我说。

搞什么?我被丽娜的神情举止弄蒙了。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如此轻松,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她到底要做什么?

“妈你先洗洗吧!”丽娜殷勤的为淑芬服务着。

“好。今天是怎么了?小丫头这么孝顺。”淑芬被丽娜搞的喜笑颜开的。

当淑芬去洗梳的时候,丽娜悄悄的走到我面前神秘的说:“你别乱说话呀!我不想我妈知道。你敢乱说我就死给你看。”丽娜的神情很严肃不象是假的。

“这。你。”我没想到丽娜会这样决定,这让我很意外。

“等我妈不在家时我们再好好聊。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怪你也没用。我知道当时你一定是受了刺激。再说我也喜欢你,把第一次给你也算是符合我的心愿。你可要对得起我呀!”丽娜如一个痴情的女孩一样低着头对我说。

“不是。丽娜。算了,明天我们再好好谈。”我可不想这样,难道让我娶她吗?

丽娜没有在淑芬面前揭露我做的事,这样我很意外。说实话这样的结果对我是有利无害的,如果是当初的我我一定会偷着乐的,但如今经历无数风雨的我却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尤其是当我听到丽娜的话后,当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时,我的头更大了。

这一夜是难熬的一夜,离开淑芬与丽娜后我直接就去找了老朱。丽娜的事暂且不想,我现在急需了解一下吴小霞的事。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吴小霞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被人发现死在了一家宾馆里,发现的人赶紧报了警。J·C检查后在床头上找到了一瓶空的安眠药,吴小霞没有留下什么遗言,现场也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所以J·C初步判断为自杀。

不过,由于现在吴小霞是牵连很大的一个重要人屋,所以J·C也不敢乱下结论,据说尸体要进行解刨,一切结论要等到解刨后才能下达。没有半个月一个月的是没结果的。

听了老朱的介绍后我的心里更加的郁闷,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什么自杀说法,但我又找不出什么理由说明她不是自杀。即使我有证据又能怎么样?我这样的小人物说的话谁会信,何况我还是一个保外的犯人。

心情压抑无比,坐在车里看着黑暗的天空,我手摸着吴小霞给我留下的项坠,我的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整整一夜我就这样默默的呆坐着,我为吴小霞的离去感到悲伤,但悲伤又能怎样哪?我没任何能力来帮助她,即使是我觉得她的死很离奇,但我依然没能力为她做些什么?

我还要向前走,我还有事情没解决完。今天我要和丽娜好好谈谈,我不希望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情人’关系。

下了很大的决心后我终于走进了家门。

“丽娜。还没起来吗?”我一边向里屋走一边说道。

“你回来了。”丽娜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进屋我就吓了一跳,丽娜穿着暴露的坐在床上,一脸没睡醒的表情。我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呵呵!看你那害羞的样子。昨天都让你看过了,也那样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丽娜妩媚的笑着说。

“不要这样说,丽娜。”我感到心情很沉重,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你放心,我不怪你的。就是你昨天太粗暴了,要是你说你想要我。我一定会答应你的,你知道我其实是很喜欢你的。你没感觉到吗?”丽娜红着脸羞涩的说道。

“不要这样。丽娜,我们原本不可以那样的。昨天我是受了点刺激,把你当做别人了,所以我才会做出那样的事。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做孩子。”我被她的真情话语弄的很尴尬,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你是受了刺激,你一直在叫着什么‘小霞’。再说我不是孩子了,我成人了。”丽娜一幅不服的表情说。

“不,不,不。昨天那是一场错误,我愿意为我做的事接受惩罚。我们不可以继续,我也不会接受你。丽娜,你还小。再说,你要上学。不可以,不可以。”我慌乱的拒绝着她。

“为什么不可以。昨天本来我是很矛盾的,我不知道自己被你强暴后是个什么心理,狠你吗?。你离开后我仔细的想了想,我感觉在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所以我不后悔,我也原谅了你。”丽娜很认真的说。

“这。不可以的。那样我不是太没人性了吗?我不是个禽兽了吗?”我很慌乱,我没想到丽娜会如此回答我。

“算了,我们不谈这些了。我也不逼你,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好了。这样可以吗?”丽娜见我很慌乱的表情,她突然改变了态度,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我说。

“你真的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你真的。”我对于她的突然改变很不适应。

“要不怎么办?我又不希望你受什么惩罚。可是你又不愿意接受我。算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以后再说吧!你说的对我还要上学。”丽娜一边说着一边走下床,就这样当着我的面走出了屋子。

“那就先这样吧!”看着丽娜穿着小短裤小吊带衣从我面前走出去,我的心跳的厉害。

不知道丽娜是怎么想的,我们之间的这个事就算是个秘密暂时被我们埋藏在了心里。可秘密不可能保持永远,当秘密被人发现的时候,一切还是要我们去面对的。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大家之间的情况却又有了改变。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了,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了。

九月到了,学生也开学了,丽娜也从新回到了学校。自从我与丽娜那天谈完话后,丽娜就不再怎么纠缠我了,而且感觉好象还有点躲避我的意味。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看着我和她之间越来越陌生的感觉,我很难过。

吴小霞的尸检报告也在九月份出来了。自杀!尸检的结果是自杀,一个不出所料的检查报告,一个可以让很多人长舒一口气的报告。吴小霞的死使很多的调查工作无法进行,使很多有问题的人暂时安全了,所以说她的死是个很大的疑问。但是秉承着大事划小小事划了的原则,吴小霞的死也让这件本市最大的案件告一段落了。

九月中旬,今天是吴小霞出殡的日子。早上我就独自一人来到了她下葬的墓地,等待着她的到来。

稀稀拉拉的人群,除了她娘家的人和生前的好朋友外,连她老公家的人都没见到。真是绝情呀!

远远的望着下葬的队伍,我默默的哭泣着,此时的我已经不是悲痛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三呀!你在那呀!。”打来电话的是我大哥,声音有些颤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妈出事了吗?”我感到大哥语气的不对,我心慌的问道。

“不是妈。三呀!今天管片的J·C带几个市局的刑警来家里了,说是找你。让你去派出所一趟。”大哥紧张的说。

“干什么?我不是刚去报道了吗?”我疑惑的问道。每个星期我都按时去派出所点道,J·C找我干什么?

“后来我悄悄的打听才知道,他们要抓你回监狱。说什么你出来是违法的。怎么办呀!三。”大哥慌张的说。

“哦!是这样。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茫然的撂了电话,看着远处吴小霞的下葬处我一切都明白了。

一定是由于吴小霞的死把她办的事给弄了出来,对于我这个刚进去半年就被她用关系搞出来的人,J·C当然要抓回去了。

此刻的我到没有感到什么恐惧,反到我的心情却很平静起来。也许我这样的人只配在监狱里生活吧!出来就是惹事。看看出来这段时间,我不是又惹了大祸吗?

默默的在墓地里待了很久,连那些为吴小霞下葬的人何时离开的我都没注意到。突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强烈的信息,从出来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一次秦研哪!如今我就要再次被抓进去了,我怎么的也要见她一面呀!我希望当着她的面乞求她的原谅。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是那么的强烈。我急匆匆的站了起来,打车向秦研的公司跑去,我知道我可以在那里见到她。

来到目的地我悄悄的站在马路的对面,我可以在这里看到秦研的出现。我的心情很激动也很复杂,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颤抖了。我一直没勇气来面对秦研,今天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机会再见她了,也许我还是没这个勇气吧!

终于,终于在五点多钟的时候,我看到了一身洁白职业装的秦研出现在了大门前。她站在那里好象在等人。

依然是那么的高雅,依然是丰采依旧,虽然感觉到她有一丝疲惫和苍老的意味,但她的神采依然是那么的迷人。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很快,我激动的竟然不敢冲过去,那种无颜面对的感觉让我却步。

突然一辆轿车停在了秦研的面前,原来她在等车接她。我看清了,轿车里坐着的是张经理。

我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我还没有在他面前忏悔,乞求她的原谅。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等等。秦姐,等等。”我突然象疯了一样的冲过马路,叫嚷着跑向她。

她听到了,她也看到了,我清晰的看到她脸上那吃惊诧异的表情。突然她的表情变的慌乱起来,紧张的她如看到恶魔一样的惊恐无比。她慌乱的要打开车门逃进去,可越慌张越打不开车门,不过最后她还是坐进了车里。

“秦姐。等等我,我有话说。等等。”我着急的冲到车前,我在车门外叫喊着希望她能理睬我。

“开车,快开车。”秦研在车里惊慌的对张经理叫着,有点歇斯底里的意思。

茫然不知所错的张经理惊慌的启动了车子,经管我努力的哀求着但车子还是冲了出去。

我急了,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我一边叫喊着一边跟在车子的后面奔跑着,希望能追上越来越远的车子。

此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追上车子。望着车子越来越远,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我奋力的跑着,眼中只有远去的车子,对于身边的一切都已经不在意了。

天突然间阴了下来,豆大的雨滴瞬间掉了下来。

我奔跑着,呼喊着,我如一只困兽一样发疯般的向前冲着。

突然,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白色的轿车突然间冲到了我的身边。

“砰”的一声,无可躲避的我被重重的撞了出去。

“砰”又是一下撞击,撞飞起来的我被一辆货车再次撞击。

眼前一片黑暗,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了,脑袋更是一片空白。我重重的被撞到在地上,失去了知觉,血流了出来。

雨下大了,一阵疾风暴雨后,裸露在外面的一切事物都变成了湿淋淋。

不知多久的时间,昏迷的我有了一丝意识,我竟然艰难的站了起来。但也仅仅是一站而已,马上我就又倒下了。身体没有一点知觉,感觉我好象失去了自己的身体一样。血从我的头上口中耳里鼻子流出,顺着雨水流了一地。

我的眼睛被流出的血模糊了,我倒在地上,我看到我的身边围了很多人,我想其中一定有撞我的俩个司机吧!。呵呵!下着这么大的雨还有这么多人看热闹,我真是服了他们。

血一股股的从我嘴里向外冒,我注意到一个女人蹲在我的面前不知道在说什么?脸色很慌张害怕,应该她是撞我的司机之一吧!要不她不能这样一幅焦急紧张的表情。

我想安慰面前一脸焦急好象哭了的女人,但我说不出话。我好象失声了,不仅自己说不出话,我连外面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雨依然在不停的下着,我就这样倒在地上。虽然思想还有,但我感到了生命的慢慢离去。但我并没有恐惧的意味,我只是依然在想着秦研,我内心里依然希望能见到她,得到她的谅解。

但好象我的希望已经不可能了,如今的秦研怎么会知道我已经就要离开这个人世了哪!。好悲凉的感觉呀!!!

突然间围拢我的人群一阵骚动起来,模糊间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秦研,虽然看不清但我知道是她。

秦研在哭泣着,对我叫喊着。她扑倒在我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抱起我的头,鲜血粘满了她洁白的衣服。

我笑了,我终于实现了自己最后的心愿,我见到了我最爱的人。但我依然无法说话,依然无法表达。

我就这样倒在秦研的怀里,感受着最后的一点温暖与亲情。我知足了。

救护车来了,我被抬上了车。秦研陪伴着我一起上了车,我的手紧紧抓着秦研的手,不愿松开。

“你一定要坚强些。你一定挺住呀!不要死。不要死。”突然我听到了秦研那悲痛的呼喊声。

我兴奋极了,我竟然能听到声音了。而且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也突然间充满了力量,我能感到自己又充满了活力。其实这可能就是人常说的‘回光返照’吧!

“秦姐。原谅我的过错,原谅。我!”尽管很艰难,但我依然还是说出了这句我深埋心底的话。

秦研没想到我竟然说话了,她惊奇的注视着我。“我原谅你。原谅你。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秦研紧握着我的说,满脸泪水的说道。

“谢谢。你。对我。的原谅。”每说一句话我都感到是那么的吃力“我。爱。你。永远!”我用力回握着她的手,吃力的说出了最后的话。

“我也爱你。不要死。我们从新再来。不要死。”秦研哭泣着把我的手伏在自己的脸上。

好冷,好疲惫的感觉。眼前越来越黑,身体好象在慢慢的消失一样,大脑的意识也混沌起来,一切都在慢慢的失去。

雨依然再不停的下,而且下的越来越大,夹杂着轰鸣般的雷声与划破长空般的闪电在天空回响。

救护车呼啸着在大雨里奔驰着,刺耳的鸣叫声响彻整个城市上空。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