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家荣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家荣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毓歆的爱与愁 毓歆的爱与愁

    自从老公三年前升上公司的经理后,他的工作非但没有比较轻松,更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准时下班,而且还像空中飞人般,经常往返两岸三地。  尽管家里的经济状况明显改善了许多,可是老公经常不在家,再加上已经上了高一的儿子,每天又要补习到很晚才回家,我愈来愈觉得我这个全职家庭主妇,仿佛成了独自居住的单身妇女似地,成天面对的只有这一栋冷清屋子,总少了一份家人随意喧闹的热络氛围。

    家荣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毓歆的爱与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毓歆的爱与愁》,是作者家荣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自从老公三年前升上公司的经理后,他的工作非但没有比较轻松,更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准时下班,而且还像空中飞人般,经常往返两岸三地。  尽管家里的经济状况明显改善了许多,可是老公经常不在家,再加上已经上了高一的儿子,每天又要补习到很晚才回家,我愈来愈觉得我这个全职家庭主妇,仿佛成了独自居住的单身妇女似地,成天面对的只有这一栋冷清屋子,总少了一份家人随意喧闹的热络氛围。

《毓歆的爱与愁》 第十三章、震惊的真相 免费试读

在孟哲半拖半哄之下,我阴沉着脸随他来到客厅,双手环胸地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他的双眼。

过了好久,他起身到厨房拿了两瓶啤酒,打开一瓶后放在我面前,然后自顾自地灌了一大口,才叹了一口气说:“老婆,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我拿起面前的啤酒,重重往茶几一顿,任由冒着汽泡的酒水流满桌面,气愤地对他大吼:“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这该怎么说呢?唔……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告诉你。至于你知道真相后,不管你想做什么,怎么对我,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我灌了一大口啤酒,又深呼吸几口气,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后,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说吧。”

“唔……这件事要从三年半前开始说起……”

随着他将事情娓娓道来,我中间不时插话提问,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将近两个小时,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然而,知道事情真相后,我只有两个字形容当下的感想。

──震惊!

没想到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男人,竟然有这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因为这个惊天之秘,才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简而言之,秦元德——这个已经和我名存实亡的丈夫,居然是一个重度乱伦控的变态男!

三年半前,秦元德有一天和刘孟哲在外面小酌闲聊时,两人喝着喝着,不知道怎么天南地北地乱扯,忽然扯到了女人这个话题,然后就提到了我。

孟哲说着他从小和我一起玩闹时的种种趣事,结果两人聊着聊着,元德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竟透露了他国中时,曾和当时年轻漂亮的小阿姨有过一腿,因而有了乱伦控的变态癖好,而孟哲也顺着他的话题,透漏了年轻时看到我和秦元德做爱的事,从此有了淫妻的变态癖好。

两个猥琐变态男凑在一起,可想而知,他们会把我说成什么样的女人。

自此之后,两人便互相引为知已,经常在外面喝酒聊女人,而且最后的话题总会围绕在我身上,久而久之,秦元德就冒出了一个名为“淫凤涅盘”的变态计划,目的就是打算把我调教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然后在儿子十八岁时,用我的身体帮他脱离处男,做为他的成年礼物。

而正式展开行动的第一步,秦元德就是利用我不懂电脑的弱点,找机会改动电脑几个执行档,并设了一个隐藏资料夹,里面放了一些从情色网站随便抓的自拍照片;等我发现电脑不对劲时,他再故意提起孟哲,借着修电脑的名义,让我发现那些照片,之后就引导我,一步步踏进他们联手设计的圈套里。

当我问他,他们怎么可能料到我比赛当天会离家出走时,他则回答:“那天我其实是故意让你穿舞衣回家,等你上楼时,我就打电话给德哥,他原本只是想和你摊牌,想办法叫奕诚在他面前和你打炮,满足他的乱伦愿望,只是他没想到你的性子忽然变得那么激烈。

“不过话说回来,那天我其实也担心你的状况,所以等你回家后,我就把车停在巷口,看到你突然冲出家门,拦了计程车离开时,我就马上跟在你后面,直到你进了旅馆后,我才把车停在附近,赌赌看你会不会打电话给我。”

“后来呢?”

“唔……因为我们不晓得你的个性忽然变得那么倔,我和元德哥商量之后,他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破而后立’,由我亲手把你调教成人尽可夫的贱女人,再想办法送你回家,完成他的愿望……”

不可讳言,孟哲是个非常懂得利用人性弱点的高明调教师,加上我和他从小就认识,而他又是好友的弟弟,加上彼此亲近的姻亲关系,所以我对他完全不设防,才会这么轻易掉进他们联手设计的陷阱里。

一口气灌完手里的啤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闭着眼睛,靠躺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无悲无喜地说道:“你为什么要帮他?”

“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而他也同意我可以想办法得到你,所以我们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你们这两个变态!没人性的禽兽!”说完这句话,我愤恨地拿起啤酒罐丢他。

“老婆……”

“不要叫我!还有,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厉声丢下这句狠话后,我强忍着屈辱的泪水冲进卧室,用力关上房门上锁,才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前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一世才会受到这么悲惨的报应?”

我万万没想到,我心爱的第一个男人,外人眼中的好丈夫,却是伤我伤得最深的人。而另外一个,在我最绝望,感到孤苦无依时,坚定地站在我身边,为我挡风遮雨,让我感觉可以把下半辈子托付给他的男人,居然是把我推向地狱深渊的帮凶!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他们恣意玩弄、操控取乐的丑角,一个傻到无可救药的笨蛋!

起身来到立镜前,抚摸着脖子上的金属项圈,看着胸口这朵鲜红的玫瑰花纹身;穿挂在乳头之间的白金乳链;无毛穴上方醒目的蓝尾凤蝶;阴蒂上方闪烁着七彩光泽的阴蒂环;侧转半身,后腰那个见证甜蜜爱情的幸福白鸽,以及令我此刻感到无比讽刺的英文名字……

还没跟孟哲在一起之前,我绝不可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可是跟了孟哲,在他一步步调教下,我居然接受了这些──以往我认为是变态女人才会做的事。

由于孟哲很早以前就已经告诉我项圈的密码,所以我很快就解开了脖子上的项圈,随后又取下了身上所有环饰,重新站在立镜前,细细端详镜中的自己。只是,穿挂在身上的体环可以取下,但身上的纹身,就像已经沾过颜料的画布,再也回不到最初那纯洁无瑕的模样。

我流着泪,傻傻地站在立镜前,凝视着身上醒目的纹身许久,最后终于想通了某个人生转折点,不由得认命地叹了口气,重新戴上了项圈,挂上所有环饰,拿起了梳妆台上的手机,缓缓踱出卧室。

一出卧室房门,只见孟哲已收拾完地上的狼藉,正拿着拖把,仔细清理地板上的污渍。

我站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他打扫一切,直到他拧干了拖把,我才上前,默不作声地接过打扫用具,收拾好一切归位后回到客厅,在他身边坐下,搂着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膀,轻声道:“你怎么不走,还主动收拾?”

“因为这是我家,你是我心爱的老婆。你如果真要我走,我也要你确定不会想不开再走。”

我心神一荡,幽幽地说:“放心,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脆弱了。”

“老婆……”

我举起手打断他的话,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秦元德的号码没换吧?”

“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直接拨了秦元德的手机号码,在接通电话后,我抢在对方开口前说:“秦元德,我们离婚吧。”

说完这句话,我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按下了关机键,然后解开了脖子上的项圈,放在茶几上,看着孟哲:“现在你老实告诉我,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或着只是为了把我调教成人尽可夫的贱女人,才勉强跟我在一起?”

“老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很爱你,非常希望可以跟你过一辈子。请妳一定要相信我。”

“真的不在乎我已经跟无数男人上过床?”

“老婆,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不晓得我的性癖吗?我完全不在乎妳的贱穴被多少男人干过,我只在乎你心里有没有我。”

我抚摸他的脸庞,主动在他嘴唇轻吻一下,然后以娇媚的语气说:“老公,那么,就拜托你重新帮我戴上项圈,然后把我吊起来毒打一顿,让我好好反省赎罪吧。”

“老婆……”

这一晚,我在满身鞭伤,以及不断求饶的哀号声中,痛快地流着屈辱的泪水,最后带着愉虐的快感,并在孟哲事后细心上药,以及心疼地轻抚下,漾着真正解脱般地轻松笑容,身心愉悦地缓缓睡去。

隔天在背部传来火辣辣地灼痛醒来,看见孟哲留在床头柜的哄慰字条后,我趴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忍着背部的痛楚下床梳洗。

吃完孟哲为我准备的早餐,一打开手机,便看到一长串的未接电话与简讯提示。浏览上面的号码,我删除了秦元德的所有讯息,回了重要客户的电话,推掉所有人的“炮约”,传了简讯给孟哲后便关机,好好将家里里里外外整理、打扫一遍,然后出门买了几样蔬菜回来,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等孟哲下班。

平平淡淡地当了几天称职的家庭主妇,等到背上已经看不到鞭痕后,我和孟哲好好沟通了一整晚,隔天才开机跟秦元德连络,然后以强硬的语气,逼迫他签下离婚协议书,还我婚姻自由。

一开始他不同意,两人吵了几天,吵到最后他竟拿儿子来说事,打算大打亲情牌,而我则是硬下心肠,冷冷地回他:“我已经是随便人干的贱女人了,你还可能要我吗?说不定我和儿子打过炮,满足你那变态的欲望后,你就想办法把我一脚踢开!秦元德,我什么都不要,就连儿子的监护权都可以放弃,只要你还我婚姻自由就好。还有,以后除非儿子自己一个人来看我,否则我不会主动要求探视他,更不会再踏进你们秦家半步。”

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秦元德最终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在律师事务所办好了离婚手续没多久,我就在孟哲同意下,在背部的肩胛骨以下,至后腰上方,纹绘一个浴火凤凰的半胛彩色纹身,同时在凤凰白色的肚子上,加了两个醒目的墨绿色中文字──“淫凤”。

这副大面积的纹身图案对我来说,象征着“正式挥别过去,重获新生”的深远含意。

和秦元德离婚后又过了差不多三个月,我就和孟哲到法院办理登记结婚,并且在当晚包下了我曾兼差的脱衣夜店,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淫乱喜宴。

当我头上罩着白色的新娘头纱,脖子上套着孟哲为我订做,用细钻镶嵌成“淫凤琳奴”字样的白金项圈,全身赤裸地穿着白色吊带网袜,脚上穿着一双三吋半的白色高跟鞋,看着台下熟识的宾客,手里拿着麦克风,脸上漾着娇羞又幸福的甜蜜笑容,开心地说:“首先,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我和伟良举办的喜宴。嗯……今天早上,我跟伟良已经到法院登记结婚,完成了我们的终身大事,所以以后我就是刘太太了。唔……这个称呼,好像有点老气,有点保守,似乎不符合现在的场合和气氛……”

随着话落,台下已发出一片善意的笑声。待笑声逐渐停歇,我才继续说:“老实说,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在大多数人眼中,我已经算是人老珠黄的老女人。还好,伟良不嫌弃我的年纪及容貌,愿意娶我为妻,跟我过一辈子,所以我也愿意和他一起白头到老。”

说到这里,我指着脖子上的项圈,对着台下坦然道:“这个性奴项圈,是伟良送我的结婚礼物。今天在座的,都不是外面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这里宴客,除了让大家分享我们结婚的喜悦外,也算是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告诉各位,我是伟良所调教出来的性奴老婆。”

无视台下窃窃私语地议论,我自顾自的往下说:“刚才老公跟我说,我今天不但是他的新娘,其实也是各位的新娘。我这么说,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

此话一出,台下立即引发不小的骚动,而我则是平举双手下压,示意他们安静,才说道:“不可否认,我跟台下很多人发生过关系,不过呢,以往都要求各位全程戴套套,但老公说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所以将今晚定为中出解禁日。嗯……不过话说回来,今晚宾客众多,老公怕我太累,所以待会我们会玩几个小游戏,先选出十名身强体壮的猛男,在这舞台上和他们交合同欢,只要你体力好,耐力佳,淫荡的琳奴,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让各位尽兴而归。

“另外,我还请了几个干妹妹,为大家表演一些娱兴节目,如果觉得她们表演的不错,请各位可以给他们一些实质的奖励。”

见台下的气氛逐渐热络,我也说出了最后的结尾语:“最后再次谢谢各位,在此见证我和伟良的人生大事。等一下我会空出半个小时的时间给各位。嗯……如果有人喜欢我今晚这身淫荡的新娘装扮,愿意和我拍照留念的,可以上台和我合照。还有,待会儿我服侍从游戏中脱颖而出的新郎们时,欢迎大家尽情拍照录影,但琳奴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这些照片影片,大家私下收藏就好,不要轻易外流。好了,大家等一下就尽情吃,开心喝,放心玩吧。谢谢各位。”

说完这句话,我缓缓地弯下腰,对着台下行九十度的鞠躬大礼,然后孟哲才牵着我的手,一起走下台。

“老婆,你今晚是我参加这么多场婚礼中,所见过的最漂亮,又最性感的新娘。”

我眼角含笑,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可是你口中的漂亮新娘,等一下就要被其他男人无套中出耶。这样的话,我的老公就不止你一个啰。”

“呵呵,他们顶多干你一晚,但我可以干你一辈子耶,所以我有什么好担心吃醋的。”

我嗔怒地白了他一眼:“如果我被他们干上瘾了,还可以继续找他们吗?”

孟哲在我涂了鲜红唇膏的嘴唇亲了一下:“别忘了,你除了是我最心爱的性奴老婆外,还是我们公司最出色,最淫贱的业务助理唷。”

我轻捶他的胸口,以娇嗔的语气说:“变态的老公主人!”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