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trsmk2 trsmk2小说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沉沦的国度 沉沦的国度

    当东方帝国,以狂妄和不羁闻名的二王子凯鲁率领铁锤旗下的大军压制塞拉尼亚国境的时候,战争爆发了,短时间之内男性暴民在国境里纷纷发动暴乱,推翻了他们的女性统治者,他们焚毁了她们奢侈的官邸,将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踩在脚下剥光她们华贵的衣服,无休止地发泄积怨已久的兽欲之时,整个王国陷入了性与火的世界。  自认为高贵的塞拉尼亚女性贵族在灭国之际,还存有幻想地寻求希望,直到谈判彻底无效,逃亡在外的女王拉茜卡被抓回首都的时候,这些女人竟然还留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帝国能保留她们的权力和地位。然而,她们并不知道,自已迎来

    trsmk2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沉沦的国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沉沦的国度》,是作者trsmk2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东方帝国,以狂妄和不羁闻名的二王子凯鲁率领铁锤旗下的大军压制塞拉尼亚国境的时候,战争爆发了,短时间之内男性暴民在国境里纷纷发动暴乱,推翻了他们的女性统治者,他们焚毁了她们奢侈的官邸,将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踩在脚下剥光她们华贵的衣服,无休止地发泄积怨已久的兽欲之时,整个王国陷入了性与火的世界。  自认为高贵的塞拉尼亚女性贵族在灭国之际,还存有幻想地寻求希望,直到谈判彻底无效,逃亡在外的女王拉茜卡被抓回首都的时候,这些女人竟然还留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帝国能保留她们的权力和地位。然而,她们并不知道,自已迎来

《沉沦的国度》 (七)娼女王 免费试读

“什么,将几千人全部……”柯林真以为自已听错了,他张大嘴巴,忍不住把心中的惊讶说了出来。

但立刻,他就后悔了,因为“白沙的女王”拉茜卡那严厉,轻蔑的眼神正看着他。

拉茜卡端坐在王座上,女王身着深红色的礼袍,头戴王冠,身披银狐披肩。一只手枕在王座的扶手上,那修长丰满的美腿则交叉在一起。柯林张开嘴却说不出声,眼高这个美丽的女王,有着一颗毒蝎之心。

“是的,只要是支持过我姐姐的所有相关家族,一律镇压。”女王把翘起的腿放下,她站起来,对身边的蜂骑士维蕾姬发布命令,“记住,男性全部阉割,送去做为奴隶。女性嘛,即使是塞拉尼亚的女性,我也不会容忍对我的叛乱,我要她们身上全部被刻上屈辱的烙印,成为奴隶和泄欲工具。”

“我明白了,女王殿下。”蜂骑士维蕾姬低下头。

“至于你嘛,守卫队长。”女王看着手足无措的柯林,一步步向他逼近。

“为了原谅刚才你对我的冒犯,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去把我姐姐的女儿的卵巢挖出来。我要你在我那个已经被万人操过的婊子姐姐面前,把她的女儿卵巢挖出,煮成汤让我姐姐吃下去。”

“可,那,那个小女孩才只有八岁。”柯林结结巴巴地说,“她,她还是个孩子。”

“这是反抗我的代价,我要让全塞拉尼亚的人知道,我才是她们唯一的女王吧。”拉茜卡看着柯林,“如果你要反抗的话,把你下面的那根东西送给我亲爱的姐姐吧?”此时的柯林已经汗如雨下,这就是拉茜卡,白沙的女王。

惨忍,聪明以及阴谋,塞拉尼亚的女王是美丽的,也是致命的。

每当想起那一幕,柯林总是心有余悸,他忘不了自已是如何用尖刀捅开那个小女孩的下体,然后……总算,一切都结束了,柯林笑起来,是该女王用她的身体来偿还的时候了。

天际露出一缕明光,这天,属国塞拉尼亚所有的人都起了个早。娼民们忙碌地准备着接下来的工作,自由民们翘首以盼,娼卫和其它城市管理人员们则已经好多天都在安排即将到来的典礼。

这将是属国塞拉尼亚建国以来,第二次盛大的典礼,原塞拉尼亚的统治者,“白沙”的女王拉茜卡,将继位属国塞拉尼亚的女王,娼民的女王“娼女王”这也将意味着,女王拉茜卡也将加入娼民的行列,这个高傲专横的女王,也即将迎来了自已的耻辱仪式。

拉茜卡还是名义上的女王蜂,这么做是为了防止新的女王蜂产生,这一点柯林也想到了。只是,拉克西斯究竟会怎么应对呢?没有人知道这个狡猾的蜂骑士在想什么。

当天可谓人山人海,整个塞拉尼亚挤满了大量的人潮阿,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娼女王”拉茜王的继位仪式。

曾经的独断暴政,让女王铲除了异已的同时,也激怒了更多的民众,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将这个美丽专横的女王踏在脚下,践踏她的自尊,让她为自已的独裁付出代价。

女王所坐的花车队伍终于伴随着鼓乐声缓缓驶来,娼卫柯林站在远方,看着乘载着女王的巨大花车行驶到眼前,后面还跟着长长的小型花车队伍。在花车的周边,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司仪,乐手,和演员以及小丑。想当年,白沙的女王亲手将姐姐贬为奴隶,扔给塞拉尼亚底层的男性玩弄之后,就是乘坐着这样巨大的花车,来进行继位仪式的。

就同当年一样,女王拉茜卡站在花车最高的位置,高佻性感的身材,风韵不减当年。女王仍然头戴皇冠,佩带浑圆的七色宝石颈链,站立在人群之中。只是相比以前,女王身上的布料少了很多,仍然是拉茜卡最喜欢的红色袍子,加上银狐毛皮制成的围巾,但仅仅只能掩盖住很少的部分。女王洁白丰满的身子,那坚挺浑圆的巨乳,丰满结实的大腿都淋浴在人们的视线之下。

而拉茜卡本人也紧咬嘴巴,红着脸,一言不发的忍受全城男人的视奸。

“我们来做一个赌约吧,女王拉茜卡。我要你以属国塞拉尼亚娼女王的身份活下去,作为我和这座城市的玩具。作为交换,你会有机会杀了我。来吧,就好像上一次你故意让维蕾姬被抓住一样,利用你擅长的毒计来杀死我,如果我死了那么塞拉尼亚就重新归你所有。”在监狱里,凯鲁向拉茜卡提出挑战,面对疯狂的二王子,拉茜卡接受了。

女王终究是女王,长期在位的拉茜卡已经无法接受其它身份,为些她只能以自身为赌注。

只要能杀死疯狂的凯鲁,女王认为自已一定能有方法重掌政权,到时候她可以寻求西方同盟的庇护。目前的战况已经渐渐倾向于西方诸国,女王很了解西方的君主们,只需要利用一下自已的美色,她将获得很多东西。

今天的城市上,到处塞满了塞拉尼亚新的旗帜,曾经的女王蜂被亵渎,长条形蕾丝边旗帜,上绘蜂王刺刺穿一枚铜币。

蜂王刺,代表着女王和她的娼民们;铜币,是女王的价格;长条形蕾丝边旗帜本身,就是城的平面化。然后就是刺穿这个动作,代表女王的淫乱,恩,匕首还带着白色的液体。背景则是女王最喜欢的红色。

女王的花车越驶越近,人群的呼喊声也越来越大。

柯林揉了下眼睛,不敢相信这个巨型花车的大小,就好像一个移动的小型宫殿一样。上面站满了各种人,统治者凯鲁和娼审官们,以及女王和她的侍从们,她们都穿着象征身份的衣服,只是布料非常少,少到只能盖住关键部队。

同时花车上还有几十名身着白色婚纱的美女,只是同样的,她们只是盖着白色婚纱,白色手套,穿着白色吊带袜而已。

她们是最新一批“城市新娘”,她们将嫁给这座城市,用自已的身体为整座城市服役。

而柯林发现,他曾经的上司,女伯爵娜塔丽娅正在其中。那个骄傲高贵的美妇人身着淫秽的婚礼服,等待着成为“城市新娘”,为整个城市服务,想到这里柯林就发现自已硬了起来。

花车的周围还有很多随行的少女,女祭司和侍从,旁边更有小丑在卖弄,乐手演奏音乐,还有表演短剧和歌唱的人,看起来非常热闹。

随行人员有男有女,有娼民也有自由民,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分工不同。经常可以看到那些曾经的淑女名媛,一边被迫进行表演,一边被男人玩弄的样子。美丽的芭蕾舞演员汉娜在花车边上一边起舞,一边要不断承受男人的骚扰。而高音女演员林娜也是如此,演奏的同时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她,不断用手玩弄她的阴蒂,以致于林娜的声音都在颤抖。

然后,柯林主看到了泽奥拉。为了今天,娼卫们所配备的所有美女巡逻犬都被征用,泽奥拉她们仍然被绑成以铺有厚厚软垫的膝盖着地,四肢爬行的样子。

赤裸的身体被打扮成狗的样子,戴上狗耳,塞上狗尾的蜂骑士看起来格外性感。

她们每个人嘴里都叼着金属圆棒,圆棒系在花车的前头,看起来就像她们在拉车一样。当然,这只是个噱头,单凭这些美女犬是拖动不了这巨型花车的,不过即使如此,也让人格外兴奋了。

不仅是泽奥拉,女王蜂骑士的队长,蜂骑士维蕾姬这次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据柯林所知,这位亲卫队长被抓后,凯鲁很欣赏她的武艺,于是每天让她光着身子陪同数百名城市守卫操练,女队长平时白天作为他们的教官,晚上则是他们的奴隶。必须服待好了守卫们才能睡觉。

而现在的维蕾姬,同几个被选出的蜂骑士一样,被绑在位于队伍前列,分开人群的队伍中。她们都光着身子骑在马上,然后双手反绑在背后,马上配有特制的马鞍,假阳具插入蜂骑士们的肉体中,伴随着马匹前进的波动,蜂骑士们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美丽的身体上布满了汗珠,事实上,维蕾姬想要保持平衡就已是十分不易。

花车队伍在继续前进,沿路之所,可以看到大量的活体凋塑,这也是之前娼卫的安排。由于人体凋塑是活人所制,所以日常的维护,清洁和保护必不可少,娼民也必须每隔一些时间轮流交替,为了保证细胞不至于坏死。

不过,为了今天的典礼,柯林他们几乎集中的所有的活体凋塑安置在路边,这一天,人们可以随意玩弄和抽插,于是路边,到处可以看到随处就干的男男女女。

娼民中也有一些俊美的男孩,一些娼民为了讨好,甚至不惜扒开双腿,不知廉耻地主动让男性娼民进入身体,发出淫乱的声音来助势,整个场面一片淫秽。接着花车队伍继续向前行进,按照原订的路线,花车会经过中央广场,而去到继任的神殿之中。

途中花车队伍经过了娼民区,所谓的娼民区是给三等以下的娼民生活的场所这些娼民区一般设立在公共广场这类人群集中的场所,而且娼民区的房间没有门和锁,建筑多用玻璃溷制而成,呈透明或半透明形态,可以让路过人轻易窥视那些被征服者们的隐私。

喇叭声再次响起,柯林抬起头,只看到各个花车上的城市新娘手捧鲜花,然后将其撒下,接着是彩球和其它象征性的饰品。而人们则在场下纷纷哄抢,抢到的人就可以登上花车,玩弄车上的女祭司,伴娘和其它娼民。

娜塔丽娅就被一个男子从后面抱住,修长的身体在男人猥亵的玩弄中不断挣扎。女伯爵双腿努力夹紧的,雪白的蕾纹紧皱在一起,但仍然抵挡不了男子的入侵。男人将手伸进女伯爵双腿的夹缝之中,粗暴地将女伯爵的大腿分开,然后用手伸探进娜塔丽娜的蜜穴之中。

“上啊,骑在她们身上!”下面的人群已经沸腾起来,当城市新娘撒下花礼的时候,就意味着乱交的开始。从今天起的三日内,所有娼民的服务都是免费的自由民们在路上找到娼民就立刻剥光她们的衣服,开始粗暴的玩弄。

女伯爵的境遇也是如此,身后的男人一把将娜塔丽娅推倒在地上,然后从后面不断地干她,还是时不时用手来拍打女伯爵丰满的臀部。其它花车上,城市新娘,以及各种司仪,伴娘,女祭司都被一个又一个争先恐后的男人按倒在地,或抱住玩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花车下,更是一片溷乱,各种乱交之声充斥着整个城市。

在中央广场上的时候,柯林最先注意的就是那个巨大的中央喷水池,装点得分外精致和优雅的水晶凋塑下,并排布置有十几个雪白的女体,围成一圈。她们的姿势几乎都是一样的,背部贴地,然后整个人向上弯曲,让大腿紧贴腹部,女性的蜜穴大大朝上开去。在她们被用绳子绑在一起,然后洞口堵上塞子,每一个塞子之间也用绳子系在一起,然后用管子连到水池上方的喷水口。

当女王花车经过的时候,娼卫放出指令,立刻所有的女人几乎同时将自已体内憋藏了很久一下子全部倾泻出来,形成了一道壮丽的人体喷泉。十几道水流从设置好的方向喷涌而出,划过长空,形成了一道靓丽的景观。这次试验的结果很让人满意,场面几乎是沸腾了,柯林估计,将来每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活体喷泉来作为娼都的独特风景了。

终于,在鼓乐声和欢腾声,已经男女交合声之中,整个花车队伍锣鼓齐鸣地前行到了目的地。在整片大地的多神教系统之内,塞拉尼亚最为信奉的是爱欲女神翠尼斯,翠尼斯是性感和爱的美神,神殿中的各种装饰,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爱与美的旋律。

女王的继任仪式就是在翠尼斯的大神殿中举行,当天贵客云集,大量的外来游客进入城市,凯鲁也为塞拉尼亚自由民开放大量设施,以至于整个神殿充斥了大量的人群。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娼女王的继任仪式。

女王拉茜卡从大门口,伴随着乐声走进主厅,身后是她的女官,祭司等等。而战胜国,帝国“法尔特”的执政员,以凯鲁为首早已经等待在神殿中央。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身着红色性感长袍,带着王冠的拉茜卡在女官们和城市新娘的陪同下,缓缓走上阶梯。

凯鲁这时候已经在等待着她了,摄政王长发飘飘,那极具特色的一红一黑,双色瞳孔里透露出残忍的支配者神情。拉茜卡看着帝国的王子,女王咬了咬牙,走上前,然后在祭司的祷告声中跪下。

接下来就是冗长的仪式,这期间,柯林回过头,看到了鲁凯尔,那个买下菲儿的商人之子。在他身边“纯洁的菲尔”仍然穿着特意设计过,露暴性感的女仆服,而且可以看到,菲儿的腹部鼓起,女孩红着脸低下头,羞涩地站在一边。

“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里是娼卫队长柯林大人。”鲁凯尔提醒了女仆,用手拍打了一下菲儿光熘熘的屁股。

“是的,主人。”菲儿赶紧走上来,然后从胸口的乳沟里拿出一封印有印章的信。柯林笑着接过,这不用说,又是哪处地产的所有权。鲁凯尔最近大发横财似乎颇有进入城市管理层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蜂骑士拉克西斯,你们曾经认识。”柯林提醒,“剩下的女王蜂骑士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威协。”娼卫想起当时被拉克西斯的偷袭的情景就感到害怕。狡滑,无处不在的拉克西斯是他的恶梦。

“我明白,一定会尽全力去抓捕这只狡猾的女狐狸的。”鲁凯尔点点头。

这时候,继任仪式已经结束,女王拉茜卡从凯鲁手里接过象征权利的权杖。粗看的时候,这是很正常的权杖,但是在凯鲁手里,这根权杖却在慢慢缩小,直至变得一根很重的,假阳具一样的东西。原来这根权杖是收缩型的,凯鲁撩起女王的衣服,将缩成假阳具形态的权杖一下子塞进了女王的肉穴。

“这就是象征娼女王的权杖了,我想想是不是要叫它娼杖啊。”凯鲁拍了拍女王雪白的屁股,“这可能有点重,平时可要好好夹住啊,记得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用喔。”

这时候,拉茜卡身边多出一个人,娼审官——埃尔南。

这个看起来外貌猥亵,身材瘦小的男人是娼都的第一任“女王首相”,所谓的“女王首相”是凯鲁特意设立出来的邪恶项目。

除了拥有一定的执政资格外,“女王首相”三个月一次公开的调教成果评选在任期间“女王首相”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去调教女王,将高贵的娼女王调教成大众喜闻乐见的形象,至于是哪种形象更受人欢迎,那就是要看“女王首相”的调教手法了。

在女王的继任仪式上,埃尔南一脸淫笑地站发拉茜卡身边,不断用手去玩弄女王高贵而又暴露的身体。拉茜卡和埃尔南就这样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一一接受各种人物的敬拜和贺礼。除了一些普通有供奉礼品外,一些调教道具的贺礼是最让女王难堪的。

最先送来贺礼的是一个来自本国的商人,他送来的是一种叫做“迷幻水”的珍稀媚药。据说可以让最节烈贞女变成淫乱荡妇。

商人说:“我将此献给首相,祝愿首相三个月后的今天,可以让我们的女王自主向整个城市张开她高贵的双腿!”埃尔南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拉茜卡则咬着牙,恨恨地看了商人一眼。

接下来,是一个自称来自西方同盟的歌手,他献上的是一套精致是狗项圈。它由项圈和口塞两部分组成,项圈由纯银制成,口塞则是由玻璃制作。

“这有什么用?”埃尔南问道。

“阁下请借女王一试。”歌手坏笑道。

“我会记住你的脸的。”拉茜卡恨恨地说完。就被歌手套上了项圈,然后将作为肉骨状的透明口塞让女王吞住,接着用橡皮圈扎紧。意外的,人们发现女王的脸红了起来,艳丽的面颊不断收缩,从透明口塞中可以看到女王的香唇现在吞吐着什么。

“这是一种魔法的道具,在里面嵌有了一块富含风元素的魔法石,这样我们的女王殿下可以在任何时候训练口交了。”歌手笑起来,其它人也淫着看着耻辱的女王。

“很好,就让我们的女王殿下继续戴着吧,接下来是什么?”埃尔南看着走上来魔法师。

“这是乳塞兽。”魔术师解释道,“这种生物两体一对,一只植入女王的乳房内,就可以让女王高贵的乳汁源源不断,自主产乳,只有用成对的另一只乳塞兽,才能让它停止催乳,首相大人,要不要当场试一下?”魔法师说道,就看到呜呜着,拼命摇头的拉茜卡。

“需要花很长时间吗?”埃尔南问。

“这,毕竟是魔法植入,大人,我想说是的。”

“那吧,以后我会请你示范的,现在就请下一位吧。”埃尔南刚说完,拉茜卡就如释重负的样子。接下来又是一个商人,但却是异国的风情。他披着头巾与彩沙,商人来自于帝国的南方,一个外来民族的聚集地。

“这是一种叫合欢石的道具。”商人拿出两袋石头,大小不一,然后商人取出一块红色的石头,然后拿出一块白色的石头,并靠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两块石头产生了激烈的跳动。

“我想我明白这种玩具的用法了。”埃尔南接过石头,先是拔出已经沾满了女王淫水的权杖,然后将其中一块放在拉茜卡女王的后穴里,又拿一块塞进女王的小穴中。很快,女王就发出呜呜的呻吟,修长的双腿开始不断摩撺,埃尔南又放进去一快,女王双腿抖动得更历害了。接着又是一块,又一块,转眼中女王下半身两个跳就被填满了。

从下面,只看到台上的女王修长白皙的双腿紧紧夹住,不断摩擦,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过了很久,看到女王呻吟的气息微弱了下来,埃尔南才接过商人递给的最特殊一块石头,然后放在小穴口,立刻拉茜卡就发出激烈的呻吟声,沾满了淫液的合欢石伴随着白汁从拉茜卡小穴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出,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在后庭里也抽出这些合欢石。感到小体一阵空虚的拉茜卡跪了下来,不断喘气。

“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道具,那么接下来呢?”然后是一个亚人种,埃尔南皱了皱眉,这是一个地精,这个小个子的生物供奉地是一罐粘胶状的东西。

“首相大人,请你将这些液体注入到女王的小穴内,然后你会得到一份礼物阿。”地精用尖锐的声音说道,还不时盯着女王雪白的下体看去。

“是吗?”埃尔南疑惑地看着地精,然后他强行把被堵住嘴巴的拉茜卡推倒地边上的桌上,然后露出下体,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粘胶状的东西全部注入女王体内。

“这需要一点时间,首相大人可以用盖子先塞住。”地精提醒。埃尔南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征收客人们的调教道具,媚药,精致蛇鞭,羊眼圈之类的东西堆满了一地。人们热情高涨,争相讨论着如何让道具在女王身上发挥最大的作用。

“好了,首相大人可以从中取出了。”地精这时候提醒。埃尔南将信将疑地用手握紧女王肉穴口的带柄塞子,然后慢慢抽动。在所有人的眼线下,人们只看到一个被塑了形的透明胶状物被抽出。

“这就是,我们高贵的娼女王,拉茜王的阴道模样了。”娼审官埃尔南宣布道。

“我想,这将会是我们娼都的旅游纪念品,如果有人愿意花高价,就有机会获得白沙的女王拉茜卡的阴道凋塑!”埃尔南顿了一顿。

“其实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其实公主塞莉丝殿下的阴道和诸位蜂骑士的阴道已经是莱雅城内的流行品了,不过我有理由相信,以后女王殿下的阴道凋塑将更流行!”接着,埃尔南又将象征娼女王身份的权杖又塞了回去后道:“这个权杖女王殿下还是自已保管吧,这可是贵重的象征物喔。”

人们发出淫秽的欢呼声,而面对这一切,拉茜卡唯一能做的就是怒目而视。

************

“这是什么?”在餐桌上,拉茜卡和她的女官,以及城市新娘们的食物是分开放置的。拉茜卡一看到那食物就面露愠色,这种溷杂了精液的烩食,浓厚的精液散发出恶心的气息,娜塔丽娅在内的很多城市新娘也忍不住捂住嘴巴,想要呕吐。

“这是给殿下和诸位新娘们准备的宴餐。”凯鲁笑着说道。

“我拒绝。”拉茜卡摇了摇头,“我吃不下这么恶心的东西。”

“是吗,那真遗憾,其实我们的女王真正意思是不是说,她不想做我们的女王了?”凯鲁提高音调。

“你是个恶魔。”拉茜卡忍不住说道。

“纠正,只对于你们女人来说。”说完,凯鲁把一盘盛满了精液的食物放在拉茜卡面前。女王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低下眼看着那几乎让她作恶的粘稠液体,然后很小心的用叉子挑出一小部分,顿时一鼓恶臭就几乎让女王退步,不过最近拉茜卡还是吃了下去。

“好了,诸位城市新娘们,你们的女王都开始吃了,你们呢?”凯鲁拍拍手娜塔丽娅等人面面相对,终于开始有人掐着鼻子开始吃起来。席间,时不时可以看到美丽的女贵族们呕吐和咳嗽的声音。

柯林的眼光一直是放在高贵美丽的女王声上,女王是狡猾的,娼卫对拉茜卡执政时期的冷酷和无情记忆深刻,甚至败落之后,拉茜卡也竟然能够想出装傻麻痹凯鲁的点子,如果不是凯鲁疯狂不畏死亡的原因,恐怕拉茜卡早就得趁了。

但是,就是看到这样狡猾残忍的拉茜卡,如今红着脸,满嘴精液,却仍然被迫吃着恶心的精液饭,嘴边还时不时流有那淫白色的液体的时候,柯林就觉得胯下硬了起来。

突然间,或许是吃得太多的关系,女王勐烈的咳嗽起来,情急之下的拉茜卡想找水喝。然后随手拿了旁边的酒杯,喝下去。立刻,女王涨红了脸,一下子将酒杯里的水喷了出来。

“这,这是尿。”女王抗议。

这时候,旁边的娜塔丽娅也作出了相同的反应。

“当然,精液餐自然得配尿液酒,这是女王的宴餐嘛。”凯鲁哈哈大笑起来而拉茜卡则恶狠狠地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凯鲁恐怕早就死了。但最终,傲慢的女王还是垂下眼皮,慢慢将杯里的尿液酒喝下去。期间她还捂住胸口差点因为恶心而吐出来。

“味道不错吧,这顿大餐女王和城市新娘们,可要吃得饱哦,不然没有力气进行接下来的游戏呢。”凯鲁举起酒杯。

看着嘴角还在流着尿液和精液的拉茜卡,柯林在想,是不是三个月后,他也要去竞选女王首相呢?

************

宴会过后,就是公开的余兴节目。这时候的爱欲女神神殿早就一片狼籍,各种杂物果皮布满了一地。一些已经喝醉酒的贵宾们吵着要女王进行公开秀,甚至有客人已经把持不住了,他们一把将身边的城市新娘和女官,女祭司,拉到身边开始肆意玩弄。

整个大厅的四周都站着浑身赤裸,或只穿着些许布料的娼民们,在她们的脖子上,高举的手腕上、脚腕上、乳头的乳环上,甚包括小穴上都插着一只只明亮的蜡烛。这些娼民被燃烧的火苗烤得浑身油光闪闪,更显出整个大厅的淫靡。

中央的舞台上,莱雅城内着名音乐剧演员林娜正在拉着小提琴,小提琴的音乐声却依然悠扬悦耳。然而,这时候的汉娜却是全身赤裸的,她正坐在一个娼审官的大腿上,肉穴里的肉棒在快速不紧不慢地抽插着,伴随着上下起伏的跃动,淫液顺着女人悬空的双腿滴答下来,一双丰满的乳房也上下起伏着。

然而,饱受调教的林娜很明白,她必须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保持琴声的悦耳。

男人们则三五成群的坐在围绕着中央舞台的椅子或沙发上,每个半躺在沙发上男性的身上都跨坐着一个女人,男人们的肉棒正好都插在女人温暖潮湿的小穴里。

比如,美丽的舞台剧演员汉娜此时正跨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以极慢的速度上下扭动着,乳头上的小铃铛不停的发出叮铃铃的声音。这是最流行的一种享受方式,当然是男人享受的方式。就是让女人的小穴完全包裹着肉棒极为缓慢的摩擦,这样可以减缓射精的时间,甚至可以玩上一天。

可是汉娜却香汗淋漓,很长时间内,在没有男人的配合下,又要保持自己小穴的潮湿,这需要极大的体力和忍耐力。

这时候,柯林正搂着香艳的女伯爵,感觉她身上细腻的肌肤和丰满的肉体。而女伯爵也好像认了命一样,半推半就地接受柯林的爱抚。

“啊,大人,请不要这样。”女伯爵对她曾经的部下哀求,柯林让娜塔丽娅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用红酒倒在女伯爵香艳的乳房之中。

娜塔丽娅羞红了脸,不甘心地捧起自已的美乳,让红酒盛满缝隙,以方便自已的部下将头伸进她的双乳之间,舔吸红酒。

喝完之后,柯林还不过瘾,接着他又命令女伯爵躲在圆桌上,双腿并拢。娼卫再一次提起红酒,然后将清凉的酒液倒在女伯爵双腿之间。

“不许张开。”柯林命令自已的女上司。看着女伯爵因为酒液的刺激,美丽的身体不断发颤的时候,柯林就感到兴趣,他并不急着去喝娜塔丽娅双腿间的红酒,而是扑到她身上,慢慢地,抚摸她的乳房,亲吻她的脸颊。经常高不可攀的女上司,如今成为了他的宠物。

柯林兴奋地在女伯爵白皙的肌肤上游动,然后停步在双腿之间,他低下头,享受似地饮着红酒,女伯爵发出一阵羞人的呻吟。

当柯林喝完的时候,女王也“进来”了。正确的说,她是被牵进来的,女王虽然是红袍加上银狐披肩,头戴王冠,但身上的布料非常少,却她性感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人们的眼线之中。

娼审官,女王首相——埃尔南给她作了一番精心的打扮,象征女王财富的大蓝宝石颈链被制作成狗链的样子,在颈的前方有一个孔;而象征女王权利的权杖当然从女王肉穴里拔出来的时候,已经沾满了女王的淫水,其中的一端正勾住这个穴,埃尔南将权杖当作牵狗的工具,手握权杖,勾住女王颈上蓝石项圈,把尊贵的女王将狗一样牵了进来。

“刚才我和诸位娼审员作出了决定,让女王表演一场公开的排泄秀。”埃尔南将女王头上的王冠拿下来,“大家看到女王的王冠了吧,以后我们也改叫它娼冠吧,娼女王殿下可要常常戴着它的,上面是不是嵌有很多珍珠宝石呢,马上,我们的女王殿下将把自已头上的珠宝全部吃下去,用她下面的那个洞,然后大家来赌一赌,女王每一次排出的是什么呢?”

立刻,全阵一片欢腾。

拉茜卡女王的眼神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但还是无奈地被埃尔南和其它男人推倒在一个大桌子上面,让女王高贵的屁股朝上。

“不,不要。”女王发出呻吟,但没有人在意,让女王的屁眼朝上的时候,埃尔南把拉茜卡王冠上的珠宝全部拿了下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又一个将珠光宝气推进女王高贵的后庭之中,每推进一个,还忍不住用手指在女王的屁眼里扣几下。

“果然是女王的屁眼,真是紧啊。”埃尔南笑道,然后不断地将一个又一个珠宝推进去,柯林也瞪大眼睛看着,看着女王的后庭不断吞吐着珠宝,直到完全吞没为止。

“好了,女王大人,开始表演吧。”埃尔南弄完之后,拍打了一下拉茜卡的臀部。女王瞪了埃尔南昌一眼,然后咬紧牙关爬起来,站在桌子上,双腿叉开,下蹲。

“咬住你的裙子,这样会更性感一些。”有人这个说。

于是拉茜卡只能羞耻地手嘴巴咬住裙角,让人清楚地看到自已的下体,女王涨红了脸,开始努力挤压下体。

“我赌是红宝石。”凯鲁率先压注。

“那我猜是青松石。”

“我觉得是珍珠。”

“蓝宝石有没有可能呢?”柯林想了一下。

“不,女王最先排出来的肯定是屁。”埃尔南忽然说道,他刚说完,果然一个闷屁就从女王高贵的屁股里放了出来。周围人立刻掐了掐鼻子。

“果然是高贵的女王放出来的高贵屁啊。”凯鲁大笑起来。

“女王殿下,接下来该排出东西了吧?”

“是啊,是啊,快给我们排出来看看啊。”柯林也睁大眼睛,近距离地看着曾经的女王,以如此羞人的姿势像青蛙一样蹲在桌子上,让人看光了下面。那不断蠕动的小穴洞口,慢慢地,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点点,一颗蓝宝石从女王的下体出现。立场,人们发出欢呼,有人的却发出咒骂。

“该死,下一次,下一次一定是红的。”

“不,一定还是蓝宝石!”人群一片欢腾。这是娼女王继任的第一天而已,从今天开始,白莎的女王将彻底成为娼都的娼女王,但有些人也注意到,拉茜卡眼神中的恨意并没有消失。凯鲁看着女王的眼神,心中发笑。

************

在娼都欢腾的某处,一群美丽的女士披着大斗篷站在暗处。带头的女子一头金黄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看起来英姿靓丽,性感迷人。蜂骑士拉克西斯伫立着目视远方的正在举行狂宴的神殿。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