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trsmk2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trsmk2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暴行山贼团 暴行山贼团

    煌黑之牙,由希尔维娜一手创立的组织,在迷雾山脉作为山贼团进行活动。  几年以来,煌黑之牙已经犯下过许多巨大的案件,在绿水河南岸的诸城邦之中声名雀起。每个想要通过迷雾山脉的商队,都必须会警觉煌黑之牙的存在。曾经不止一次,商会和城邦派遣出讨伐军征讨迷雾山脉的山贼,但大半失败在希尔维娜带领的煌黑之牙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让这个规模不大的山贼团越来越知名,而它的核心人员悬赏单也出现在各大城邦的榜单上。  煌黑的女王——希尔维娜无疑是成员中最有名的,出现在赏金最高的位置上。

    trsmk2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暴行山贼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暴行山贼团》,是作者trsmk2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煌黑之牙,由希尔维娜一手创立的组织,在迷雾山脉作为山贼团进行活动。  几年以来,煌黑之牙已经犯下过许多巨大的案件,在绿水河南岸的诸城邦之中声名雀起。每个想要通过迷雾山脉的商队,都必须会警觉煌黑之牙的存在。曾经不止一次,商会和城邦派遣出讨伐军征讨迷雾山脉的山贼,但大半失败在希尔维娜带领的煌黑之牙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让这个规模不大的山贼团越来越知名,而它的核心人员悬赏单也出现在各大城邦的榜单上。  煌黑的女王——希尔维娜无疑是成员中最有名的,出现在赏金最高的位置上。

《暴行山贼团》 第11章、各自的结局 免费试读

相比风月的版本,加了白羽仙的结局,总之把这坑给填完了。

帝国‘法尔特’边境,一群马队从远方奔驰而来,停留在这附近最大的别墅前方。这群人之间,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红衣男子最为引人注目,因为他的长袍上印有红色雄鹿的图案。作为帝国两大公之一,‘红色雄鹿’大公家族成员,伯爵波尔特在这里有自已的私人财产也是理所当然的。

波尔特看起来非常兴奋,肥大的脸庞上充满了期待。他最先走进别墅,然后是他的部下,‘黑弹射手’卡伦也跟在后面,对着最后方的人指挥着什么。可以看到,夜色之中,部下从马车中抬下来一个足够装得下活人的大箱子,进入别墅。

“把箱子抬进我的房间,然后看好门,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我,记住,是任何人。”

波尔特显得迫不及待,“至于那位佣兵小姐,款待她住在这里,今天她是我的客人。”

女猎手卡伦欠身行礼,“感谢你,尊敬的伯爵大人。”

说完,波尔特就走进了自已的房间,男人怀着兴奋和急迫的心情打开面前的箱子。原来在箱子里面的,就是煌黑之牙的成员,女斗士卡普里拉。服下让人虚弱的药剂后,女斗士被绑在箱子里,当打开箱盖,看到波尔特那张脸时,一直强大冷默的卡普里拉竟然颤抖了起来。

“呵呵,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看来你的身体还记得我这个主人啊。”

男人对卡普里拉的表情非常满意,他伸出手将女人抱起来,放在床上。卡普里拉虽然是女斗士,但身材极好,健美性感,匀称修长,有着一种女性战士特有的健美。

当然,对于这一切,波尔特是最了解不过的了。因为从小将她培养长大的人就是波尔特本人,拥有着邪恶趣味的波尔特曾经将他精挑细选的女奴送入斗技场进行残酷的训练,以培养出最美最优秀的美女斗士。而当时这批女奴之中,存活下来的只有卡普里拉一个人,在斗技场中磨练长大的卡普里拉,渐渐有了身为剑斗士的骄傲之时,波尔特却将一切都收了回去,将她强行带出斗技场,男人践踏她的尊言,将她从斗技场不败的剑斗士,变成为他屈辱的性奴隶兼保镖,一切的一切,全是波尔特的趣味。

就这样卡普里拉失去了斗士的尊严,屈辱地过着一天又一天的时候。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弥塞拉出现在她面前。在一次弥塞拉针对雄鹿家族内部清洗的时候,卡普里拉得到了自由,并逃离了帝国,作为雇佣兵行走于世界各地,异样的童年让她渴望像一名真正的斗士一样战斗,战斗,游离于生死之间的紧迫感是她最渴望的东西。直到她遇上了希尔维娜和她新创立的煌黑之牙,女斗士明白,在那里她会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然而,命运总是如此的嘲弄。卡普里拉并没有作为一名斗士战死沙场,而是遇到了她最害怕的过去,她的主人。曾经的经历就好像刻印一样铭刻在她的心底,女斗士紧紧闭着嘴,抵抗地看着她的主人。

伯爵对卡普里拉的反应显得很满意,他伸手出在女人性感修长的美腿上不住的乱摸。

“噢,还能露出这种反抗的表情啊,果然是我的卡普里拉,真是了不起呢。”

男人用手在女斗士脸上蹭了蹭。

“我,我不是你的东西!波尔特!”

卡普里拉突然间吼回去,事实上她身上的绳子已经解开,本来赤手空拳她也可以轻易击倒眼前的男人。可是当她一发力,就发觉身体不听使唤,立刻那已经隐藏在记忆深处的恐惧传上心头。

“哦,难道你已经忘了吗,你是我的物品,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是我的。我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能反抗你的主人呢?”

波尔特笑起来,手中拿着一个魔法卵一样的物体。

“你,这个混蛋!”

卡普里拉绝望地叫起来,身体却无法向前一步,明明只要一拳就可以击倒的男人,身体却无法作出相应的动作。血肉支配,这种对于血肉本能的控制魔法,控制系魔法里极为霸道的一种,就好像烙印一般,被施法者的肉体将永远无法反抗的她的主人,哪怕她的意志想反抗,身体也会将对方默认为绝对的主人,绝对地服从于任何命令,是的,任何命令。

当然,这种几乎于禁断的魔法使用条件极为苛刻,贵重的施法材料先不说,还必须长时间不断对受法者的身体进行侵蚀才行,而且还要视对方的身体素质来定。所以一般只有极为富有和强大的控制系大师,才能有条件从小培养出这样的受法者,但这也是伯爵放心将卡普里拉送入斗技场的理由。

“哈哈,这种表情,明明一脸想要反抗的样子,却使不上劲。”

男人坐到卡普里拉身后,抚摸她的身体。女斗士空有强大的实力,却竟然无法发挥出任何力量,就好像玩偶一般任凭男人玩弄。

“你这个家伙,不要碰我!”

卡普里拉抗拒地喊着。男人已经坐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抱住她,然后分开双腿,一只手抵在阴蒂上,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卡普里拉丰满的乳牛房。

“分开双腿。”

男人如此命令。

“咳,不,不要,啊!”

卡普里拉挣扎着想要抵抗,但双腿却脱离她的意志,听从着男人的命令,慢慢分开。女斗士这时候只能拼命咬着牙,绷紧全身的肌肉,来进行抵抗。然而就是这一点,让男人非常满意,这也是当年他让卡普里拉成为斗士的原因之一,像他这种地位的人,顺从的女人已经太多了。

“嘛,就是要这种表情,太顺从就没有意思了,有点抵抗才有趣。”

波尔特笑着继续在女斗士身上玩弄,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像你这样强大的斗士来作为奴隶,这才能让我兴奋,卡普里拉,你是我最满意的作品。”

“我,我不是你的东西!”

卡普里拉在男人的抚摸下,从小就被调教过的身体本能地有了快感,但坚强的意志让她仍然在反抗,“总有一天,我会杀死你的,不然的话,就杀了我吧。”

“杀了你?”

波尔特伯爵大笑起来,“我花费了如此的精力和财力,怎么可能会杀你?别忘了,你的肉体控制权在我手上,我根本就不担心你会做出什么反抗的,就好像这样。”

说完,波尔特就将卡普里拉的身体折过去,然后强吻住卡普里拉,命令她:“把舌头伸出来。”

接着就是女斗士一阵抵抗的喘吸声,卡普里拉紧闭双眼,但肉体仍然听从着男人的命令,慢慢将她的舌头伸出来,和她憎恨的男人进行热吻。

舌吻的同时,波尔特还伸出手再一次伸进女斗士的下体,隔着内裤玩弄她的私处。早就被调教过的蜜穴在男人手指的玩弄下,开始变得湿润起来,就连卡普里拉自已的声音,也开始不自觉地透露出一种媚态。

“看吧,这就是你淫乱的身体。”

玩弄了一会儿,伯爵将手指伸出,上面布满了女斗士的淫液,放在她面前晃了一下之后,塞入她的嘴里,“尝尝自已淫乱的味道吧,我的美丽玩具。”

卡普里拉挣扎着摇头,但最终还是被迫吃进了自已的蜜液,女斗士这时候的屈辱感越发强烈了。然后波尔特换了一个姿势,先是撕扯下她的内裤和衣服,然后躺在床上,让女斗士坐在自已身上,坚挺的肉棒直入卡普里拉的蜜穴。男人就这么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命令卡普里拉骑在身上,不断晃动身体进行交合,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享受着作为主人的愉悦感。

而骑在他身上的卡普里拉,却是眼含着屈辱的眼泪,用憎恨的目光看着眼前玩弄了她一生的男人。但是无论她怎么怨恨,身体却丝毫不受控制,就好像玩偶一般不断进行交合,一次又一次,不会停止。

“啊,啊,啊~~”伯爵就这么舒舒服服地躺着,享受着美女斗士的肉体,看着眼前的女人神情的变化。从最开始的愤恨,卡普里拉的表情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她不屈的眼神里,融入了越来越多的淫糜。

“可恶,快停下,快停下。”

敏感的身体在持续不断的交合之力开始有了反应,卡普里拉绝望地感觉到,自已即将要在面前那个摧毁她一生的男人面前高潮,然后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在魔法力量之下,她的灵运已经与肉体脱离,灵魂还是她自已,身体却不再属于她了。最终,很久没有品尝到肉欲的愉娱,卡普里拉的快感达到极限,在她愤恨的男人面前,达到了性的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普里拉绝着仰着头,发出高潮时的呻吟声,与此同时,双乳也迸发出乳汁,喷撒出去。

“哈哈,果然当年的调教,效果还在啊。”

波尔特满意地看着高潮过后,虚弱又愤怒的女斗士,布满了汗渍的身体透着光亮,显得格外的健美性感,而她的双乳还在溢乳。

身体不受控制,但感觉还在,高潮过后的疲劳感还没有退去,卡普里拉就恐惧地发现她的身体竟然又开始动了起来,继续进行性的交合。

“不,不要,为什么还在继续,停下来啊啊!”

“嘿嘿,别忘了,我的美丽玩具,我说过你的身体完全是我的东西。只要我不下达停止的命令,就算是一百次,你的身体也不会停止的。”

波尔特笑着玩弄起卡普里拉还在流出乳汁的乳房,“而且,我还没有享受够呢。”

“停下,快停下,你这个混蛋啊!”

身体还在继续交合,卡普里拉流着泪看着男人。无论怎么努力,怎么咒骂,身体却仍然骑在对方的身上,进行着屈辱的性交,完全无视肉体的疲劳,不断地交合着,直到男人的精液射入她身体的同时,卡普里拉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终于,波尔特将她推开,卡普里拉闭着眼倒地床上喘息。伯爵好像拿出了什么,这时候的卡普里拉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想了,她只是躺在床上,试图恢复体力。和索尼娅不同,卡普里拉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激烈的性交了,这种不适感让她的力气消耗极大,而波尔特也看出了这一点。

“这是什么?”

卡普里拉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男人在地上放置了一根硬长的管状物,而形态尺寸有点像男人的阳具。

“当然是为了你准备的,看来你的身体不太适应我的玩弄了,这样乐趣可是会下降的。”

波尔特耸耸肩,“今晚开始,有必要重新调教一下。”

卡普里拉睁大双眼,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女斗士想向后退,却无能为力,只能绝望地出悲鸣声,整个别墅都可以听到。……

波尔特房间外面的大厅里,女猎手卡伦正翘着腿,悠闲地品尝着这里的水果,当卡普里拉的悲鸣声响起的时候,卡伦顿了一顿,然后继续开始享受着美食。

“好好努力吧,卡普里拉。”

女猎手自言自语地轻笑着。

过不了多久,波尔特从房间里出来,然后吩咐管家将一袋金币递给卡伦。

女猎手接过袋子,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金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和说好的一样,谢谢啦,果然是雄鹿公爵家的大人物。不过,关于黑犬佣兵团的事情……”

“我还会和他们继续保持联系的,说起来你们也算是同行了吧?”

波尔特有些不解,“为什么要如此执着……”

“黑犬佣兵团是我的死敌,我绝不会饶恕他们。”

一提到这个佣兵团,卡伦的脸上就充满恨意。

“那就很抱歉了,女猎手。”

伯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过节,不过交易是公平的。诚然你在人口贩卖方面很有才能,提供的货物都是质量上成,但是‘黑犬’那边毕竟是集团行动,在数量上恐的不是你能相比的,所以我必须要公平地进行考虑。”

“可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别忘记你在和谁说话。”

忽然间,伯爵加重语气,“黑弹射手,我不记得与你的交易之中有关于‘黑犬’团的任何承诺,雄鹿家族不会食言,但仅限我们承诺过的事情。”

“是,我明白了,伯爵大人。”

卡伦咬了咬牙,点点头,“那么,我可以走了吗?”

伯爵的表情这时候缓了下来,“没事,在卡普里拉这件事上,我仍然要感谢你。如果你愿意,可以在作为宾客在我的别墅里住下,明日再走。”

卡伦点了点头,不经意间她好奇地看了一眼波尔特房间半掩着的门,伯爵立刻笑了起来,“你有兴趣看看你的货物?那就随便看吧。”

女猎手点了点头,站起来跟着波尔特打开大门,立刻就吃了一惊。原来房间里,半裸的卡普里拉正半蹲在一根从地面竖起的圆柱体上,圆柱体大部分已经没入女斗士的蜜穴之中,而原本坚强的卡普里拉却像提线木偶一样,叉开双腿,双手抱在头后面,做出女奴屈辱的姿势不断与身下的圆柱物交合。看起来卡普里拉的身体已经很疲劳了,汗渍布满了她全身,而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绝望和怨恨,但无论她的身体如何,她的表情如何,卡普里拉仍然不断地与异物交合,没有停止的迹象。

“这是……”

看到这一幕,连见多识广的卡伦也后退了一步。

“以前我就说过了吧,卡普里拉是我的玩具。”

波尔特笑起来,“不过离开了我很久时间,她的身体有点缺乏调教,我正在重新训练她呢。”

这时候,卡普里拉的娇喘声响起来,“你这个恶魔,放了我,啊,啊啊啊啊啊,要,要去了啊啊啊。”

在女斗士的绝叫声中,她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水从她的下半身喷出,甚至连乳汁也喷撒出来。然后,女斗士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她还在继续与异物交合,哪怕身体已经接近极限。

“啊啊,又高潮了呢,不过还不够啊,我说过,要连续十次高潮才能停下来。”

波尔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的身体太久没有被使用了,看来要好好调教一番才行啊。”

“你,你这个恶魔,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卡普里拉绝望地看着波尔特,眼神中混杂着恨意和快感,而她的身体仍然在进行着交合。

“这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卡伦在一旁托着双手,不禁感叹。……

绿水河城邦——拉格,由于靠近迷雾山脉的关系,来往于此的商队经常受到迷雾山山贼的袭击。而当时迷雾山最有名的山贼团就是煌黑之牙,于是当煌黑之牙女干部,赏金榜上的名人——魔女索尼娅被捕的消息传入城市里,人群一边欢腾。

这是一座脆弱的城市,统治者的威信已经摇摇欲坠,诸城邦间的战争失利,国力的疲软以及政局的动荡,让凡庸的统治者迫切需要一次成功来挽回威严。这时候,一封佣兵的信函被递送了上来……

“这,这不是那个魔女索尼娅吗?”

中央广场上,人们聚集在一起,看着台上被绑在十字上的索尼娅,魔女索尼娅一如既往地穿着她最爱的紧身开叉魔法衣,以及长筒靴,让她性感的身材在人们的目光中暴露无疑。由于好出风头的性格,煌黑之牙五个人里,除了女王希尔维娜外,索尼娅的知名度和赏金额是最高的。

“真的是魔女索尼娅啊,这个该死的魔女,袭击了我们这么多商队,害得我们变成这样,全是她和煌黑之牙的错!”

突然间,有人这么叫起来,拉格的民众将城市商贸的不利归咎在煌黑之牙身上,顿时下面骂声一切。

事实上,煌黑之牙可以算是迷雾山山贼团中最有分寸和尊严的团伙了,在希尔维娜的指挥下,煌黑之牙几乎只会袭击帝国,塞拉曼或西方诸国的富裕商队和走私商队,其它时间从不乱出手。但这一点,如今却没有人认识到,索尼娅看着台下愤怒的民众,却由于嘴巴里塞上了封口球,根本无从辩解,只能无助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由于群众的一拥而上,让零星的几个卫兵根本无从阻挡,冲在最前的几个男人看到台前,本来是想对索尼娅发难的。但同时顿住了,眼睛直直地看着魔女性感美艳的身材看,由于被锁在刑架上,索尼娅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只能任由对方好色的眼神将她全身看了个遍。

在平时,索尼娅就对自已的姿色十分有自信,加上法力异常,让她肆无忌惮地穿着惹火的紧身法衣出行在外。而就是这身穿着,勾起了男人们的性欲,有一个男人忍不住从后面抱住索尼娅,然后在她胸前的乳球上摸了几下。立刻,索尼娅被堵住的嘴巴里,就发出销魂的声音,性感雪白的身材上刑架上不住扭动,这不经意的举动,让她显得更有诱惑力了。

“这个魔女的身体,啊,我也忍不住了。”

立刻民众间爆发出一声吼声,一个最强壮的男人冲到最前方,伸出手探入索尼娅的蜜穴,然后色情的伸了进去。

“呜呜!”

索尼娅睁大眼睛,无助地看着眼前男人的侵犯,在公众场合被公开侵犯,强烈的屈辱感让她全身发颤。

“看,竟然有水流出来了,真是个淫乱的婊子啊。”

本来就是敏感体质的魔女在男人有技巧的手技之下,立刻就有了感觉,索尼娅无助地在刑架上扭动自已的身躯,却无法阻止男人的侵犯,身体越来越敏感了。

而看着这一切的男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无视周围软弱的卫兵,竟然将魔女的一条腿高高抬起,架在自已身上。隐私完全暴露在外面,人们都睁大眼睛,贪婪地看着那雪白大腿之间的湿润地带,随着身体的微微颤抖,那诱人的蜜穴还在吞吐着热气。

这一刻,男人也忍不住了,原本插入蜜穴的手指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不断地进出和刺激,让魔女索尼娅在公众场合快感连连,娇喘不停。而人们则都是睁大了眼睛,怀着贪婪的目光看着这一场淫戏。

“呜呜呜!”

终于,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赫赫有名的魔女索尼娅在男人高超的手技之下,达到了性的高潮,大量的淫水从她的蜜穴之中喷涌而出。

而索尼娅好不容易偷偷储存下来的魔法力量,也在高潮之中流失殆尽。终于,城市卫队这才慢吞吞地赶来,以王国的名义宣布抓捕到知名的女魔法师,将她投入狱中。……

一边的酒店里,‘蓝鹰’卡蒂娜和‘红狐’艾米莉正拿着王国换来的赏金,悠闲地享受着。卡蒂娜她们其实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拉格王国的赏金,因为统治者的无能,迫切地希望找到一个树立威信的机会。而知名的煌黑之牙魔女就是一个好机会,卡蒂娜将魔女从哥顿手中带走,然后以高价转卖给拉格王国,同时王国宣称是他们自已抓到了大名鼎鼎的魔女,使得卡蒂娜两人暗中大赚了一笔。

“卡蒂娜和艾蜜莉最近真是赚翻了。”

酒店店员将酒递给一个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的美女。这个美丽的女人除了高傲冷艳的气质之外,更引人注意的则是她身上那暴露性感宛如泳衣一般的贴身盔甲,黑色的盔甲将她雪白的肌肤映衬更格外炫目。而这个美女,就是有着‘魔铠女王’之称的女佣兵希拉格斯。

只是相比她的同行,希拉格斯这次的运气就要差多了,被卷入白羽仙的风水术,虽然凭着过人的实力成功逃生,但希拉格斯与讨伐队失去了联系。最终只能失败地回到佣兵工会,一无所获。而日后,当时一同前去的卡蒂娜与艾蜜莉则满载而归,这一结果显然让希拉格斯的声名受损。

有些郁闷地希拉格斯只能一旁喝着闷酒,懒得去理正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卡蒂娜,‘蓝鹰’卡蒂娜年纪轻轻,但却有一种大姐头的气派。而艾蜜莉则是像小狐狸一样,扮作乖乖女坐在卡蒂娜身边喝着果汁。

“最近你们出手很阔绰嘛。”

佣兵的同行给两人助酒。

“嘛,还好吧,最近赚了一笔。”

卡蒂娜将酒一饮而尽,然后站起来,“老板,今天大家的酒钱全算在我头上!”

酒店里立刻热闹起来,卡蒂娜和艾蜜莉虽然极为年轻,但在佣兵界已经是非常有名的人物了,自然有一大群人拥护者。卡蒂娜趁势将一只手拍在桌子上:“最近,‘黑犬’佣兵团要来这里做一笔大买卖,但我已经向国王申请委托了,这一次将由我们这里的佣兵来负责,大家听我的,不要让‘黑犬’抢在我们前面,如果他们冒犯我们,就把他们杀回去!我保证,所有人都有丰厚的赏金!”

就这样,借着酒兴卡蒂娜组织起了一支对抗‘黑犬’佣兵团的小团体,这已经不是她和艾蜜莉第一次这么做了,自从魔性森林事件之后,两人就与‘黑犬’佣兵团结下仇,虽然在实力上无法真正撼动对方,但两人小队的骚扰却让佣兵团大为头痛,就这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自从煌黑之牙坠落之后,新生的‘蛇牙团’取代了他们成为迷雾山脉中最强大的山贼团伙,以哥顿为首的新生山贼团大肆招兵买马,其声势比起‘煌黑之牙’更加强大。包括塞拉曼,绿水河诸城邦和西方同盟都深受其害,不过因为塞拉曼地势较远,西方诸国实力强大,所以离得最近实力又最弱的绿水河诸城邦受到的影响最大,为此不断有讨伐部队征讨‘蛇牙团’。

‘蛇牙团’的山寨就是建立在原煌黑之牙的山头上,当然由于人数的扩充和整个组织体制的变化,现在的蛇牙团整体有了新的发展。哥顿最大的作为就是相比希尔维娜的统治,他更注重与周围山贼团伙的联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山贼网络,大肆袭击附近的商队,气焰极甚,与新生蛇牙团相比,原煌黑之牙显得绅士多了。

但是,作为一个组织来说,越高调,随之而来的反弹性就更强。深受其害的绿水河诸城邦不停派出讨伐军,只是早就分离崩散的绿水河诸城邦,已经无法团结在一起,组织起强大的讨伐军了,零星的军队一而再,再而三地败在新生蛇牙团的手上。

哥顿坐在最高的山头,看着企图上山而来的讨伐军在白羽仙的石阵中疯狂地乱窜的模样,就一阵得意。这种来自东方的奇妙阵法极为高超,一般的人根本无法了解其中的奥妙。如果不是当时千影的带路,哥顿他们恐怕早就败在白羽仙的石阵中了。但现在,哥顿得意地看着胯下,正在顺从地吮吸着他的肉棒的东方美人,那标致性的羽扇还插在她的后庭中,就好像美丽的雌狐一样,一边吮吸着他的肉棒,臀部还在迎合着摆动,看起来诱人极了。而这只性感的东方仙狐,其拥有的风水术和石阵术更是有用,几乎没有任何军队能越过她的石阵。

而且,哥顿手上的王牌还不止一张,他的副手比克斯早就将对方军队的一举一动完全掌握在了手里,而力场法师安德鲁强的力场法阵更是如虎添翼。处于战线前方的安德鲁施发出大规模力场阵,使得被困在石阵中的敌人进退两难,石阵外的后方部队也无法及时支援,受困于石阵和法阵双重影响之下。而这时候,比克斯的偷袭部队则降下箭雨,痛击敌军。这些都是哥顿的王牌,不过,最让哥顿得意的,却是另一张王牌。

曾经的煌黑女王,希尔维娜如今则沦为男人的性奴隶,尽管她的骄傲的自尊仍然存在,但面对哥顿等人的刑法——针对尿道进行的惩刑却几乎崩溃。哥顿抓住了她的弱点,长时间的尿道调教和改造,成为了逼迫她就范的最好武器。强奸和凌辱无法打倒希尔维娜,但只要封住她的尿道,就可以慢慢让坚强的女王屈服,以至于做出任何行为。看着高傲的女王因为放尿权而愿意被任何玩弄的时候,山贼们的嗜虐心则到达了顶点。

现在也是如此,看着山腰上混乱的敌军,山贼们淫笑着将希尔维娜带了出来,女王仍然穿着象征她身份的黑色毛皮披风和黑色性感的内衣,但下半身却是赤裸的,值得注意地是她的尿道上有着一个封印符。因为安德鲁改良后尿道符使得希尔维娜既使双手得到自由,也无法自行撕掉封印,只能屈辱地讨好别人,让其它人解开封印,这也是人们一大玩点。

希尔维娜这一次被封住尿道已经很久了,强烈的尿道让她几乎无法站直,然而煌黑女王知道,她别无选择。屈辱的女王暴露着下半身站在月光之下,那黑色高佻的身影显得格外淫糜,性感。女王看着山下的敌人,强忍着尿意,伸出手施发出强大的雷魔法。

“天空中强大的雷之元素,听从我的召唤,集合起来。我……啊,啊啊~~”这种需要集中精神力才能施放的大魔法,对希尔维娜是一种考验,女王双腿微曲,最终还在努力站直,用有些发颤的声音继续,“我,我是希尔维娜,蛇牙团的母狗,公开的肉便器,现在,以肉便器希尔维娜的名义,啊,啊啊~~”“噢,那个婊子,真的说出来了嘛。”

周围监视着的山贼得意地指着女王,这是哥顿特意要求的,将原本的神雷咒文改换,虽然这样一来完全达不到本来的魔法效果,但对希尔维娜的自尊,却是一种极大的打击。

“现在,以,以肉便器希尔维娜的名义,赐,赐于你们最后的……制裁啊啊啊啊啊!”

在雷魔法迸裂之时,也是尿道封印解开之时,早就被恶意改造过后的希尔维娜,在排尿的快感之中,施放出强大的神雷魔法,同时也达到了性的高潮。

巨雷击下,将石阵后方的敌人一举击溃,仿佛山石也在颤抖。而这种强大的实力,如今则掌握在哥顿手中。魔法过后,只看到女王希尔维娜倒在地上不断地喘吸着,尿道还在不断流出尿液,看起来凄惨无比。

“干得不错啊,希尔维娜。”

哥顿站起来,把正在侍奉他的白羽仙推到一边,“这样的话,接下来几天就让你的尿道休息一下吧。不过你的身体还是必须利用起来的。”

哥顿转过身,面对部下:“为了庆祝今天的胜利,让我们狂宴一场吧,希尔维娜,今天,今天有人想上这个婊子的话,可以随便上,没有任何限制!”

此言一出,立刻一片欢呼声,毕竟为了肉体的‘保质期限’,蛇牙团也是不是任何人随时随地都可以上到希尔维娜的。而听到哥顿的话,虚弱倒在地上的希尔维娜,眼中露出的只有愤怒和绝望……

帝国边境的山道中,一辆华丽名贵的马车被一群山贼围住。事实上,即使以当地山贼的角度来看,这辆马车也太过不可思议,像这样级别的车辆,其主人出行必定会有重兵保护,但这里只有一辆车,一个马夫。

山贼们带着疑惑将马车围住,每个人都有点弄不清楚情况。

事实上,马车的主人就是雄鹿公家族的伯爵波尔特,而他所带的保镖只有一个人,也只需要一人。马车内,波尔特悠闲地将他的保镖,美丽又强大的女斗士按在椅子上,然后分开她的臀部,将浣肠液注入,享受着女奴愤怒又无奈的表情。

过了很久,一直围着边面的山贼也等不及了,他们用刀挑开车窗,然后发现从中窜出来一个美女。

这真的是一个上品的美女,卡普里拉高挑性感的身材,加上暴露紧身的丝衣,让她看起来就是一个贵族的美女保镖。然而这个美女保镖提着长刃跳下来之后,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击,只见她红着脸,屈辱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车内的男人。周围的山贼们有些发愣,就看见女人当着所有人的面,一点一点将衣服慢慢褪下,将自已完全暴露出来。

健康的肉体完全展露出来,让山贼们吃了一惊,只见眼前的美女不仅美貌异常,举止也十分奇怪。看起来是个久经沙场的战斗,却红着脸喘息,双腿有些弯曲,站不稳的样子,注意看得话,竟然还有水从她的下半身滴出来。

“难道是,遇上痴女了?”

山贼们面面相对,忽然间下面都硬了起来。但这时候,眼前那个赤裸的痴女保镖突然间发起了攻击,迎面砍了过来,让山贼们吃了一惊。

虽然卡普里拉的攻势很猛,但浣肠过后的身体却无法集中力量,于是本来是单方面胜利的情况,如今却变成了卡普里拉的恶斗。而波尔特就是喜欢看一点,看着自已培养出来的玩具,在自已的操纵下做出各种淫乱的行为,玩弄她。

只见光着屁股的女斗士在众山贼们疲于奔命,强忍着浣肠被迫强忍的屈辱感,却又不得不为他而战斗,让男人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才是他心中完美的玩具,强大,屈从,可以随意玩弄,他完全不担心卡普里拉会失败。

就这样,悠闲地坐在车内,看着自已的女斗士赤裸得对敌人恶斗,看着那具曼妙的肉体不断舞动,然后将敌人一个接一个击倒,最终自已也倒在了排泄的高潮当中。波尔特这才慢慢走下车,将虚弱的卡普里拉抱上车,继续前进,等回到了帝国,还有更多的乐趣在等待着他呢。……

绿水河城邦——拉格,地下牢房里有一间特别的牢房。魔女索尼娅就被关在这里,原本身上的女巫服早就破烂不堪,将索尼娅美艳的身躯半隐半露地展现出来,她的双手双脚并没有被锁上,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这个索尼娅,你们要千万注意,如果她恢复了魔法力量的话。恐怕是可以找到机会逃生的,搞不好还会引起骚乱喔。嘛,不要这么紧张嘛,要对付她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你们每一至两天,就上她一次就行了,这样她的魔力就会消散了。’这是那个蜜色头发的女佣兵,艾蜜莉所留下的建议。于是,卫守们之间就乐开了……

“哟,魔女索尼娅,今天检查的时刻又到了。”

守卫淫笑着打开关押她的铁门,然后走进去。伸出手就将魔女抱在怀里,从后面抚摸她的乳房,将手伸进她的双乳,感觉着美艳魔女的湿润。

“干什么,为什么你们每天都要这样,啊~~”索尼娅一阵娇喘,屈辱中混夹着快感,本来就是敏感体质的她其实很容易得到快感。但被这些下流的男人所玩弄,却是自尊心极高的索尼娅所无法容忍的,她一直自诩为精英,却被如此平凡的守卫所玩弄,这让索尼娅无法接受。

“这是我们的工作嘛,为了保护监狱的安全,防止魔女索尼娅出逃。”

守卫一阵淫笑,上下两只手更加不安份,玩弄完她的乳房之后,守卫将魔女抱在怀里,然后将她的一条腿向上扯,挂在自已肩上,然后肉棒进入索尼娅的身体。

“啊,不,不要再进来了,早上已经有人来过了啊!”

索尼娅无奈地大叫,最近这些守卫越来越放肆了,有时候一天竟然会进来两到三次,让她根本无法积蓄哪怕最基本的魔力。而没有魔力的她,只是一个无助的女人罢了。

“哦哦,是吗。”

守卫将索尼娅翻过来,让她趴在地上,从后面进入魔女的身体,然后边打屁股边插着美丽的魔女,“现在你知道,为了你我们有辛苦了吧。”

“我,我没有求过你们这样做啊。”

索尼娅承受着男人的侵犯,没有魔力的情况下,她就像绵羊一样弱小。“你们完全可以不这么做的!”

“那可不行,国王那边交代过呢,要好好看守你。”

守卫边插边淫笑,“大名鼎鼎的魔女索尼娅,国王准备每隔一段时间就将你拉出去游街呢,接下来的日子,乖乖地老实一点吧。”

“不,不!”

一听到今后将要面临的命运,魔女索尼娅发了一阵悲鸣,回响在整个监牢之中。……

不过,相比起‘拉格’城邦的没落,绿水河另一个势力却在逐渐抬头。原本只是一介小公国的‘霍曼’却在短短的时候间内迅速崛起,它吸纳了许多无主之地,渐渐变得庞大。至于年轻的公王为何突然变得雄才大略,人们还没有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但那个黑发白衣的东方术师进入宫廷之后,一切就开始改变了。

公王府中,将军带着喜讯通报着他们年轻的公王。

“报告公王殿下,果然就如白女士所说的那样,敌人进入了她的迷阵。”

报告时中,将军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我,我发誓,从来没有打过这么一场轻松的战斗,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了大量伤亡的准备,但白女士的石阵完全困着了敌人,让我们轻易取得了胜利。”

将军边说着,一边偷偷看着公王身边,站着的那位衣如雪,妖媚如狐的东方美女,虽然是标准的东方美人,但白衣女子的臀部竟然像狐仙一般有着柔软的狐尾。将军忍不住偷偷看着那狐尾几眼。这个长着狐尾巴的女人,现在是公王眼前的大红人,仿佛就是从天而降的仙女一般,擅长智谋,其特殊的身份让人们议论纷纷。

“我知道了,先下去犒赏将士们吧。”

公王似乎早就猜到了结果,两个人相视一笑。房门被关上,只剩下公王和女子两个人。坐在位子上的公王示意白衣女子走过来,然后待女子走到面前的时候,将女子的长裙掀起,露出了雪白的美腿和下体。

“果然,当时从蛇牙团里把你买回来是最明智的选择。”

原来,当蛇牙团建立的初期,哥顿必然会试图拉拢一些势力,而那时候的‘霍曼’公国就是其中之一。公王就是在那时候上山,看中白羽仙的,然后以利益做为交换,将白羽仙买了回去。

白羽仙的裙子被掀起,公子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将她屁股面对他。原来,那宛如真真狐尾一样的道具就这么插在风水师的后庭,公王轻轻抓住柔软的狐毛,慢慢向后拔。一串串圆珠从白羽仙的肛肉内强出来,每强出一颗,风水师的美臀就轻轻一颤。白羽仙咬着嘴巴,顺从地任其主人玩弄。

“是,是的,谢谢主人。能将我买下来,能为主人效力是我的荣幸。”

虽然仍然是作为性奴,但白羽仙倒是有一半是真心话,毕竟在公国里她只是公王一个人的私奴,在其它人眼里,她是位高权重的谋士。同时,这里也是她能一展才华的最好地方了。

公王笑着继续将狐尾向外拔,白羽仙一声魅酥入骨的销魂声传来,原来那狐尾的最末端,是可以扩张的软塞,从肛庭内部将狐尾封死,只任白羽仙自已的话,是无法拔出来的,也就是说,在公王的授意下,风水师白羽仙必须随时随地都以狐尾女子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也是年轻公王邪恶的癖好。

“好了,趴下来吧,让我来好好地奖赏你吧。”

公王对白羽仙的态度很满意,他拍了拍风水师的美臀,后者顺从地趴在地下,等待着主人的临幸。……

‘蛇牙团’,作为迷雾山脉最强大的山贼团,时不时就会有附近的住民加入,不仅仅是因为蛇牙团自身的强大实力,更是因为有一个,对于男人来说更诱人的‘理由’。

新加入的成员进入大厅,这群粗鲁的男人前来加入这个山贼团,就开始向探着头望向四周:“那个,说好的福利呢?”

已经成为蛇牙团干部的比克斯笑了一笑,然后做了个手势,“来,把我们的活招牌带过来。”

众人看过去,从后面的房间里,几个男人牵着一个半裸的高佻美女走了过来。

高傲凌利的黑色气质,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煌黑女王,如今则像个娼妇一般只披着黑色披肩被牵着进来。雪白地脖子上套着象征她身份的奴隶项圈,如今的希尔维娜,不再是煌黑之牙的女王,则是新生蛇牙团的公开性玩具罢了。

着装上,最引人注意地是她的下半身,不仅是完全赤裸的,更让人吃惊地是,一个导尿管插在她的尿道上,随着每一次走动,可以看到尿液像点滴一样,一点一点,缓慢地通过导管,传入绑在她大腿上的瓶子里。

“哈哈,这就是传闻中的希尔维娜啊,果然百闻不如一见,真是极品的美女啊。”

新成员一看到这样高贵的美女,眼睛都直了。

“这么样的美女,你们怎么搞到的?看起来还很倔强呢。”

另一个男人伸出手抬起希尔维娜的脸庞。希尔维娜瞪着对方,眼神里显现出不屈和愤恨的神情。

“是吗,很快她就会屈服的。”

比克斯笑了笑,伸出手在她尿道下方的导管轻轻一掐,立刻希尔维娜的排尿就被堵住了。希尔维娜马上就变了脸,这种尿道的刑罚是她最深恶痛绝的刑法,而经过改造后的尿道,但又会在排尿的同时产生一种轻微的快感,让她几乎无法自持。

“不,不要掐住那里,求你。”

希尔维娜面对每次,哥顿等人就会用这种可怜的刑法来惩罚她,逼迫她做出各种下贱不堪的行为。

“那么,就向我们的新成员显示一下加入蛇牙团的福利吧。”

比克斯接过链子,扯了一下将希尔维娜拉倒。希尔维娜带着无奈和怨恨看了比克斯一眼,只能乖乖地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头,然后分开双腿,做出女奴屈辱的姿势。

高傲的女王带着屈辱的表情,面向新的成员:“欢迎你们,蛇牙团的新成员,我……我是希尔维娜,原煌黑之牙的女王,如今蛇牙团的公开便器……为了曾经做出的恶行进出忏悔。每一个新加入的成员都可以随意享用我一次,加入之后每个月都可以申请来干我,只要你们有功绩,每个人都很有机会的,请……你们为蛇牙团效力吧。”

“哦哦,我快要忍不住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让这样坚强的女人成为奴隶。”

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了,将希尔维娜推倒,然后骑在她身上。

男人粗蛮的低吼声和女人屈辱的呻吟声很快回响在房间之中。

“看,这就是我们蛇牙团的福利了,新成员们啊,好好地向我们效力吧。”

比克斯伸出手,“看着她吧,曾经高贵的女王希尔维娜,如今的公众便器,这就是我们的实力。蛇牙团在这里向你们保证,以后我们会抢劫更多的财富,掠夺更多的女人,只要你是蛇牙团的一员,就可以享受到这一切!”

立刻,新成员们欢呼起来,然后纷纷加入侵犯煌黑女王的行列,享着着他们曾经不敢奢想的美女,整个厅里充斥着女王屈辱地呻吟声,对于希尔维娜来说,这是几乎无尽的凌辱剧……

就这样,曾经盛极一时的煌黑之牙就此消失,而煌黑之牙的成员团,希尔维娜,白羽仙,千影,索尼娅以及卡普里拉,分别开始了她们新的‘人生’。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