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白天鹅的羽翅》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trsmk2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白天鹅的羽翅 白天鹅的羽翅

    本篇文章为小弟另一拙作《奴场上的奴姬》的续篇。  我原先的章节重新划分和改写了,包括了原先没有整合的部分。整个部分改为:奴场上的奴姬,娼馆中的娼妓和营帐下的营姬上,中,下,三个部分,很多内容肉戏和剧情都改写了。

    trsmk2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白天鹅的羽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白天鹅的羽翅》,是作者trsmk2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篇文章为小弟另一拙作《奴场上的奴姬》的续篇。  我原先的章节重新划分和改写了,包括了原先没有整合的部分。整个部分改为:奴场上的奴姬,娼馆中的娼妓和营帐下的营姬上,中,下,三个部分,很多内容肉戏和剧情都改写了。

《白天鹅的羽翅》 (十三)日后谈 免费试读

半年后,西方诸国和东方帝国的长年争战终于趋向于平衡,随着同盟军的反攻,包括阿塞蕾亚在内的诸多国家被解放,那建立在风景秀丽的天鹅湖旁的美丽城堡也如今回到了原有的主人手中,城头上再一次飘扬起了那蓝底白色展翅飞翔的美丽天鹅旗。

阿塞蕾亚新的国王,年轻的卡米尔提纳尔如今坐在城堡内,看着远方那青澈透彻的湖水,一阵微风吹过,平静的水湖卷起阵阵涟漪,几只鸟儿从湖面上飞起翠绿的嫩草随风摇动,看起来一切都是这么地生机勃勃。

金发的美男子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无限感慨,两年前这个城市陷入一片火海,整个国家几乎灭亡,这时候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出来,用她柔弱的双肩支撑起了这个破碎的王国,以牺牲自已为代价拯救了它,而如今,这位少女已经化身为美丽的白天鹅,飞向属于自已的自由了。

“终于,阿塞蕾亚开始恢复起以往的活力了,人们开始回到这里,重建城市了。”

国王的好友,大国布雷斯特王子雷恩拿着酒站在窗外,欣赏眼前的美景。

“看到自已的家乡重建,琳一定会高兴的。”

“她回来过几次,但每次都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卡米尔叹了口气,“这场战争的英雄,整个西方世界的救世主,本该是她才对。”

“琳追求的不是这种东西。”雷恩笑着将手放在好友的肩上,“现在的她已经拥有了最珍贵的宝物,那是名为自由的羽翅,她的心已经展开,如今琳一定在世界某个角落,一个人静静地旅行,观查着这个世界呢。独自旅行对普通人来说很危险,但她变得更坚强了,真难以想象她只是个这么年轻而柔弱的小女孩。”

“现在,祖国已经收复,西方同盟的战况也明朗起来。塞拉曼的国王重掌权力,叛乱的长子劳伦斯死亡,奴隶主劳伯斯和佣兵团长苏伦特却安然无恙,塞拉曼开始将战略重心偏向了我们西方同盟,这个城市的根基没有丝毫动摇。”

“这就是现实,历史的轨迹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努力可以改变的。”

雷恩点点头:“那座城市的存在,自有其价值,不能仅凭个人或单独群体的意识而否定,连那最后的奇迹也达不到这点。”

“但是,努力虽然无法改变历史的前进,却可以改变一个少女的命运。”卡米尔微笑地对好友示意,将美酒一饮而尽。

“让我们为自由的琳干杯!”

“干杯!”卡米尔将酒放下,“说起来,我还真有点羡慕我的妹妹呢,她将王国的责任留给了我,从今开始将没有任何束缚能绑住她,就连身上的诅咒也被她最终以自已的努力打破了。”

“考虑一下另一种说法,或许是琳以自已的坚强熬过了三次诅咒?所谓的三次诅咒,究竟是哪三次呢,我去塞拉曼一次,你见到琳的一次,那么还剩一次在哪里呢?我在想,当年阿塞蕾亚的沦陷,难道不也是一场变故吗?”

两个年青人互看了一眼,决定不在讨论下去,因为这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陪着小公主旅行,永远照顾她。”琳蒂斯的侍女珍妮推着餐车来到房间里,为两人服务。

“她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很容易被欺负,小公主她总是缺乏自信。”

“确实,从小时候,琳周围总是充满着指责和催促,别人总是以蓝宝石公主的标准来要求她,很少有人关心过她内心的虚弱。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

“是的,不必了,珍妮,你已经照顾她足够多了。”雷恩冲着侍女友好的示意,“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每当我们想尽办法骗过守卫,想将琳带出去玩的时候,你和阿莎总是努力来掩护我们,这我不会忘记。”

“小公主她太可怜了,从小就没有自由。”珍妮点点头,眼神中彷佛有泪光阿。

“而且为了让公主更漂亮,那些恶魔竟然用药物去改造她身体,以破坏她身体机能为代价让她变得更性感和诱人,甚至为了让她的身体更柔软,他们更折断过她全身的骨头,然后残忍地玩弄她无助的身体,直到她的骨格再塑为止。从那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好。”

“恩,自从离开塞拉曼之后,琳就果断地停止了药物的服用。她的确变成更勇敢了,身体机能的失调让她大病一场,看着她躺在床上,流着冷汗痛苦呻吟的模样,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女孩像她这么痛苦过,但这恶梦般的日子她却咬着牙坚持了过来,她真的成长了。”

“是啊,现在不同了,琳经历了这么多的悲伤的痛苦之后,变得更成熟和坚强了,她能照顾自已。”卡米尔指着侍女背后年轻英俊的骑士波隆,“而且你不是也拥有了属于自已的骑士吗?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吧。”

“在下,真是愧不敢当。”年轻的骑士垂下头,“卡米尔殿下竟然将绿林骑士团的任务交给我,那可是王国重臣……”

“绿林骑士团已经几乎毁灭,现在的新生绿林骑士团。”卡米尔挥挥手。

“骑士波隆,你是贵族出身,以你在这次的功绩,足以胜任这个职位了。”

“我也该谢谢琳。”公主伊莉亚走上来,轻轻靠在她爱人的身上,“如果没有琳的帮助,以及她的宽慰,我就无法得到救赎,也不会找到属于自已的爱。”

“你和雷恩终于合好了?”卡米尔微笑。

“是的,我也终于明白了自已的身份,和相应的职责。”雷恩轻轻放下伊莉亚的手,“对于琳的感情,我会永远放在心底的。其实我很早就知道,我和琳相爱,爱的程度却彼此不同,我无比热爱她,她对我的感情却只是青梅竹马的感情那个傻女孩根本就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已的爱情观,她的爱是广博的,对整个世界和生活的热爱,而非男女的情爱,她的生命应该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所以每个人都说,琳是所有人看着长大的小公主,大家的女儿。”伊莉亚轻柔地笑了起来。

“是啊,小公主是多么讨人喜欢,灾难的折磨没有打败她,却让她变得更美了,连我看了都心跳。”珍妮红着脸说,“以后她一定会找到真正爱她的男人的阿。”

“哈哈哈,以我妹妹的美貌和气质,只要她出现,说不定会成为争战的源头哦。”

卡米尔哈哈大笑,“琳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才会选择用自已的双手来支配自已的人生,她再也不会是任何人的玩具。”

“恩,我们的小公主是天生的宝石,其实如果她愿意,以她的魅力可以征服任何男人。但是她从来没有主动这么去想过,她好善良,不愿意去利用别人。”珍妮笑着点头。

“王子殿下,卡米尔国王殿下。”骑士鲁法斯急匆匆地跑进来,“城下正有一个特殊的传闻,我想两位大人一定想去听听。”

“传闻?”两个同时问道。

************

“奥鲁希斯”,即古代语里“梦境中的国度”的地方。在外界看来这片被封闭的土地上充满着无数的神秘和未知,传闻中这里有着数不尽的财富,遍地开满鲜花,人与人之间充满欢声和笑语,是一个和谐美好的桃花源。

然而,连绵不绝的环形群山带将整个奥鲁希斯和外界隔离开来,一座座群山高耸陡峭,难以通行,就好像盘旋于大陆中央的巨蛇一样,于是人们称之为“大蛇的背嵴”久以来,但凡内部的居民想要翻越大蛇的背嵴,仅有寥寥几种方法。

常见的就是必须通过,位于西方同盟北侧的山口道路,那是一片广大的沙尘地带,强烈的沙暴长年不息,行人根本无法过往,与是人们称之为“沙尘之壁”然而。

每过数年,沙尘之壁中的沙暴会减缓一些时间,这几个月是“奥鲁希斯”与外界接触的珍贵时间,每当沙尘之壁开启的时候,便会有大量早已等在那里的商队迅速通过,进行贸易往来,也有冒险者从外界进入,或从内部探索外面的世界阿。

然而,虽然“沙尘之壁”开启之时会有预兆,但究竟几年才会开启却仍然是个未知的迷。

在“沙尘之壁”尚没有开启之时,人们如果想进出这片土地,还有另一种危险的多的方法。

那就是徒步爬过常年冰雪所覆盖,极寒冰凉,陡峭险峻的“白银山脉”,传说中试图通过山脉的冒险者最终生还率非常之少,只有极少数经验丰富的勇敢冒险者才有能力穿越这片人力无法征服的自然天险。

阿塞蕾亚的城下广场上,此时有一大群人围在一角,中央坐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岁月的痕迹深刻地印在他沧桑的脸上。

老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山民,他的一生都驻守在人烟罕至的白银山脉的山腰上只有在每个夏天老人会离开白银山脉,去看望他远在西方同盟阿塞蕾亚的孙女,作为一个有名的守山人,老人每一次都会带来新鲜的故事,记述着白银山脉上发生的故事。

“喂,老人,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啊,一个小女孩竟然能孤身一生翻过这天险?成功翻越白银山脉的人至今为止屈指可数。”今天,老人又坐在广场上,绘声绘色地述说着新的故事了,只是这一次,人们似乎不太相信故事的真实性。

“是啊,那群山我曾今去过一次,那里的天冷地可以直接把人冻住,暴风雪呼啸吹过,人完全无法站稳,更可怕是那陡峭的崖壁,冰面上凹凸打滑,稍有不小心便会跌落峡谷。我连山腰没有爬到就放弃了。”周围的年轻人点点头,议论纷纷,“更何况现在是危险的时期,暴风雪的庞大足以封山!”

“哼,那是你们不够勇敢,年轻人。”老人对周围人的表现嗤之以鼻,他将厚手套掏出来,然后用斧面击打地面,双眼瞪得老大,“我本来已经不指望了,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了以前我们那时代的勇敢劲儿了,想我还年轻的时代……”

“很多人都死在了那里。”有人提醒老人,“而且你也止步至于山间,并没有翻越山脉!”

“所以我才感叹,竟然是一个女孩子!”老人将双手靠在斧头上,连连感叹道:“虽然她穿着又厚又重的毛皮大衣,但我看得出来这个女孩一定很年轻,而且非常美丽,特别是她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清澈明亮,散发着流水一样的温柔。”

老人这一句话说出口,引起了周围人一阵唏嘘,两个身披大斗篷的神秘年轻男性路过,然后停了下来。

“老人,请继续说下去。”其中一个金发的男子伸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呢?”

“哼,还算是有人明白。”老人哼了一声。

“那天暴风雪特别地大,满天都是冰雪和碎石,狂风吹得人摇摇直晃。那个女孩牵着骡子找到我,然后问了我翻越山脉的道路。”

“我当时就愣住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会一个人来这里,我想阻止她,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她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不能停下来。然后她就开始踏上那最陟峭,光秃的小道,任凭寒风席卷斗篷。我就在后面看着她,她摇摇晃晃,一阵强风突然将她裹住,好像风暴在嘶吼一样,她的斗篷和围巾在空中剧烈拍打,看起来就要被吹下悬崖。”

“然后呢?”老人说得绘声绘色,让人身临其境,周围的人听得大气都不出每个人都为女孩的命运纠心。

“她没有站稳,整个人倒了下去,我清楚地看着,那小道就这么悬空挂在暴风雪之中,两侧皆为虚无的空洞,直落万丈深渊,她的脚下全是冰决的碎石,很容易绊倒,而风嘶吼得更历害了,就像一只狰狞的恶兽一只,随时要将她吞掉撕裂。但女孩只是挣扎了一会儿,就重新站起来,然后消失在暴风的对崖,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那琳后来怎么样了,翻过去了吗?”大斗篷的年轻人焦急地问。

“琳?这是那个女孩儿的名字吗?”老人愣了一愣,“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没有过多久,暴风雪就停了下来,然后太阳升起,在阳光的批挂下整个山脉变成我最喜欢的样子,一片纯白,像镜面一样反射着神奇的光芒。但正当我准备下山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影子。”

“影子?”

“那是狭长的影子,透过阳光反射在冰面,从我这面看起来,它就像……”

老人晃了晃脑袋,想了一想,“翅膀,对,就是翅膀,就好像那白天鹅翅膀一样,向着阳光迎面展开!”

老人的话一出,所有担心少女命运的围观者不禁发出感叹,彼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人群之中,唯有两个大斗篷的年轻男子,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

少年和少女的相遇。

当人们走出这片连绵险峻的山脉,外界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广阔美丽的平原地带。

由于把守着通向“奥鲁希斯”的重要大门,每年都会有许许多多的商人,冒险者驻足于此,给这片鸟语花香大地带来勃勃生机。

少年从小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最显贵的一个家族,有一天,当远方传来他那勇敢而正直的父亲的死讯之时,少年成为了这片土地年青的领主。

他以父亲为榜样,试图做一个同样正直的领主而努力着,少年很努力,也很勇敢,他善良的品行让人们爱戴他,他的母亲温柔贤淑,他的妹妹聪明美丽,在亲人和朋友的帮助下,少年治理着这片富饶而平和的土地,生活平稳而充实,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少女。

没有人知道少女是谁,从何而来,某一天,当少年带领巡逻马队路过山路的时候,发现正在独自一个人旅行的少女,少女看起来非常虚弱和憔悴,但却掩不住她惊人的美貌,她很年轻,才十几岁,有着金黄灿烂的长发,身体修长丰满,双眼则像清澈的湖水一样充满了温柔和坚强。

少年惊叹少女美貌的同时,更惊叹少女的存在,这是一片连山贼都不愿走进的山脉,父亲告诉曾经告诉过他,会出现在这片山脉的人,只会是一种……

少年并没有问少女,因为当时她太虚弱了,楚楚可怜,让人疼惜,就好像一朵强风摧残下的雏花一样,随时都可能被摧折。于是少年将少女带回了家,悉心照顾她,这期间,少年发现自已爱上了这神秘而柔弱的女孩。少女很年轻,恢复得很快,她非常感谢少年的帮助,在少年的强烈要求下,少女暂时住了下来。

少女是个美丽聪明的女孩,脸上总是带着流水般的温柔,这样一个女孩很容易得到一切阿。

走在路上,大家都喜欢她,裁缝师争着给她缝制漂亮的衣服,诗人为少女献上最美丽诗篇,商人用价值连城的蓝宝石赞颂少女的美丽,少年的母亲喜欢她,因为少女身上不凡的典雅气质,少年的妹妹喜欢她,把她当成亲密的密闺。

少年和少女走在路上的时候,人们都向他们朝手,城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把少女当成了他未来的妻子。

在上层社会的交际晚会上,少女从容有礼,落落大方的仪态让最挑剔的老妇人都点头称赞,只要她一出现,就必然是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每当少年看着身自已边美丽温柔的少女时,都会露出幸福的微笑。

少年相信,这是诸神送给他的天使。

早晨,少年和女孩会坐在阳台上面,一起吃着精美的早餐,看着太阳从山的另一边慢慢升起,将温暖的阳光洒在宽广的平原之上,望着太阳一点点向自已逼近,享受阳光的拥抱。每当这时候,少年总会盯着少女,看着她发亮的金黄秀发和光滑肌肤感叹,这时候的少女就像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一样,灿烂夺目。

然后,少女会回到她的屋子里,那是一间有院子和二层楼的小屋,女孩在庭院里种满了美丽的花草,玫瑰,月季,青翠的常春藤,还栽了一株野葡萄,从屋底爬上屋檐,将精美的小屋装点得异常的甜美。

少女常常会带一些女性朋友进来作客,在外面可以听到女孩们的欢笑声,她们做着甜美的点心,让附近充满了奶油的香味,然后手拉手唱着美丽的歌曲,每当这时候,连周围的人们也会被少女们的幸福所感染。

下午,少女就会一个人跑出去,她一个人跑到大街之上,带着甜美的微笑,把精致的点心送给路边的小贩和工人,然后为花匠整理庭院,到市场采购水果,去缝纫店帮忙做女红,然后去图书馆和学者们交流,她会多种语言,甚至还会数学,这让最睿智的学者都大为惊叹阿。

不仅如此,少女很快和所有人都成了朋友,所有人都被她的温柔和甜美所打动,一天的劳作之后,少女会在广场上,组织最美丽的女孩们为辛勤劳作的人们唱歌,抚慰他们的疲劳。

晚上,少年会带少女去参加大人物的社交晚会,少女是个天生的宠儿,只要她出现,就立刻成为全场的焦点。她温柔大方,举止典雅,说话得体,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的教育,立刻追求者无数,但每个人都被她温柔的回绝。

在母亲,妹妹和朋友的催促下,终于有一天,少年鼓足了勇气向少女求婚。

他准备了一枚美丽的钻石戒指,上面刻有圣处女图桉,作工精美绝伦,它有一个名字“白色的纯洁”,那是他母亲留给女儿的礼物,家族代代的传家之宝,但是妹妹认为它更适合用来戴在哥哥未来的妻子手上。少年在妹妹的帮助下,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准备求婚台词和礼物,今晚,月色皎洁,少年红着脸,忐忑不安地来到少女的房门前。

然后,他听到了少女的呻吟声,他在外面呼叫少女的名字,但少女坚持不让他进门。直到女孩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痛苦的时候,少年终于按奈不住踹开了房门。

少年愣住了,洁白的月光从窗外斜射进来,少女是完全赤裸的,她的皮肤白皙水润,金黄的长发透着微光,她此刻正用被子拼命掩盖住裸体,却无法掩盖住那身体里散发出的那种致命的诱惑力。少年感到呼吸加重,然后……

他扑了上去!

因为少女在颤抖,抽搐,美丽的身子缩成一团,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全身都是汗水。

少年吓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痛苦地女孩,她好像立刻就会死去。

而她的双手,正紧紧地捂在双腿之间……

“不要,不要看我,求求你……”少女在恳求,但语气虚弱之极。

少年看着因为痛苦而几乎崩溃的少女,他下定决心,扑上去,紧紧地将少女抱在怀里。他能感受到少女和他肌肤相贴,能感受到对方的痛楚,女孩抱住她,指甲深深在嵌在他的臂上。

“紧紧地抱住我,用力,如果这能减轻你的痛苦的话,更用力一点!”少年对少女说道,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相拥,少女的指甲在他的双臂留下深深地印痕,但对于少年来说,真正的痛楚在心里,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孩饱受折磨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终于平静了下来。她后退,然后用被子卷住身体,布满了汗水的秀发垂下来,将她的脸庞遮挡住。

“你,你都看到了。”少女轻轻地说。

“恩,是的。”少年点点头,女孩方才的模样深刻于他的心底,也让他完全鼓起了勇气,握住少女的双手,“我,我们结婚吧,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以后我会一直保护你,再不让你像这样一个人痛苦和哭泣!”

“唉?”少女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少年认真的脸庞,然后破涕为笑,“你好傻,谢谢你,真的,但是,我的病可能永远也治不好的。”

“不,拿起信心来,我会带你去最好的治疗,请最好的医师,找最好的司祭他们一定能治好你的,我发誓会永远照顾你!”少年的语气激动。

“你真是个好心人,谢谢你,真的,可是……”

她将他的手推了回去。

“为什么?”

“你刚才也见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少女凄楚地一笑,“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纯洁,相反,我是个脏女孩,是个被诅咒的人,你应该娶一个更门当户对的贵族女孩。”

“我要娶的是妻子,不是家谱!”少年断然回绝,“我爱你,无论你以前经受过什么,我都不在乎,答应我,好吗?城里的大家都喜欢你,甚至连我的母亲和妹妹都喜欢你,无论你有着什么过去,没有人会在意的。”

“谢谢你,真的。”女孩轻轻地笑了,“但是,但是我介意啊。”

“可是……”少年看着少女,“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会留在这里,这里并不是我的栖息之所,我的生命中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我不能停下来,我必须前进。”女孩平静地说。

“我不明白。”方才还处于极度痛苦之下的女孩,此刻脸上却带着平静地笑容,少年不理解,“为什么你还能笑出来呢,明明经历着这种痛苦和悲伤的过去为什么还要独自一个人向前奔波呢?”

“因为我答应过的,你知道吗?我本来早该死掉了,但是有无数的人甚至愿意付出一切来拯救我,是他们给予了我新生。”女孩将纤手放在胸口,“他们将梦想寄托在我的身上,所以我答应他们,我不会再说自已是个没有人爱的女孩了我会坚强起来,带着他们的梦想前进。”

少年看着眼前的女孩,月色下的女孩是这么地美丽,这份美丽不仅来自于她不凡的容貌和气质,更重要地则是来自于她的内心。她是块真正的蓝宝石,而宝石,只是经过凋琢之后才能呈能出真正的价值,她也一样,饱尽风霜不但没有压垮她,反而让她出落得更加靓丽,这是一种普通的少女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女孩有着她自已的梦想,而她的梦想在天上,就好像纯白的白鸟一样,注定是要展翅高飞的。

这时候,少年才明白,自已同少女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你,会走吗?”

“恩,我很快就会离开。”女孩点点头,“但走的时候,我一定会为你们做点什么的。”

************

其实,对于少年来说,作为一个年青的领主,他最近有个最大的烦恼。

城外的大峡谷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澹水湖,该湖风景秀丽,水深而清澈,供给大量的澹水资源,水产丰富,长期以来一直被当地的人们称为生命之湖。

然而由于同海相通,最近该湖竟然出现了一只神秘的水怪,使得当地的居民纷纷避让,水产供给停止,甚至引起了恐慌。少年曾多次带人前去讨伐水怪,却都徒劳而归。

某一天,暴风骤雨降临在这片土地之上,大雨不断冲刷的沿途的渔村。少年在自已的城堡里,听说了水怪再次出现,兴风作浪的消息,渔民从远方冲进城市请求他们的领主为他们讨伐水怪,然而再精锐的战士,也无法在暴雨之下同水怪作战,于是少年唯一能作的,就是按抚受伤的难民。

然后,晚上当少年探问少女的时候,他发现女孩不见了踪影。少年疯了一样带人在城堡周围彻夜奔走,寻找女孩的下落。直到天边亮起了第一缕白光,他们仍然一无所获,这时候少年想起了一种可能。

他策马飞奔,直冲湖畔,这时候暴雨已经散去,天空变成了睛朗的蓝色,微风轻轻地吹抚着大地。少年终于越过森林,径直奔向湖边,然后,他惊呆了。

蓝天白云之下,这片清澈的湖水从来没有显现出如此的温柔和宁静,远在湖的另一边,就可以看到湖水升起,一条蓝白色的巨形生物正在湖水里翻腾,它的头部两侧有鳍,身体则粗壮细长,像蛇一样,毫无疑问,这是一条水龙。

水龙在湖水里轻轻地翻腾,飞溅的湖水之中,少年看到了女孩的身影。他愣住了,因为眼前的景象就有如一幅充满了梦幻色彩的名画一般。

清澈的湖面上,一个美丽的少女在湖中嬉戏,她的金色像瀑布一样美丽,皮肤像玉一般白皙,透着鲜润的红色,湖水流过少女全身,拥抱着她。

她的身下,鱼儿轻快地从她双腿之间游过,轻吻她的肌肤,鸟儿停留在她的肩头,发出悦耳的尖声,而那巨大的水龙则温柔地圈曲着身体,仍由少女抚摸它的头部,两侧的双鳍还在欢快地摇动,它的尾巴拍打水花,溅得少女一身是水。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山地间彷佛溶为一体,而女孩则是那自然之子。

这才是少女真正的形态吧。

少年轻轻地走向湖边,鱼儿游走,鸟儿飞腾,水龙正准备潜入水中,却被女孩阻止了。流水打湿了她的衣服,让她有如赤裸的水中精灵,少年发现自已的眼神已无法移开,竟然发生自已忘了拔剑。

“它还是个孩子。”女孩轻轻地抚摸着水龙的头部,那巨大的水龙竟然发出像幼童一样的声音,好像在回应少女一样。

“它只是寂寞而已,却从没有伤人。”

“你能听懂它的语言?”

“不。”女孩摇了摇头,“但我能感觉得到,它是水中的灵兽,看,其实它很温柔的。”水龙听了女孩的话,就像孩子一样怪叫着,调皮地拍打水花,溅得少年一身湿。

少年看着宛如湖中仙子的女孩,心中满是留恋。

“你真的要走了吗?”

“是的。这头水龙再也不会骚扰你的湖畔了,我想你们可以成为朋友。”女孩笑了笑,轻轻拔了拔秀发,湖水飞溅。

“你呢?”

“继续往前,去远方的国度。”

“你一个人,不觉得孤独吗。”

“为什么会孤独呢?”少女笑了笑,鱼儿开始向她聚拢,鸟儿落到她的肩头后道:“你看,我有这么多的朋友呢。”

她张开双手,迎风展开,“你感觉到了吗,这是风的吹抚。”

然后她弯下腰,捧起湖水,“你看,这是水的滋润。晚上我睡在篝火边,拥抱着大地,火焰保护着我,这都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会孤独呢?而且我会去城市,在那里我可以交到许许多多新的朋友的,不是吗?”

“是啊,说的没有错。”少年叹了口气,这时候才终于明白,女孩的心在何方,“像你这样的女孩,一定会有很多朋友的。你不该被一个人,一块土地所束缚,你应该是属于整个世界的。”

这时候,少年也坦然了,他将会把这些回忆深埋心底,当作永恒的甜蜜。

“可是,你的身体呢?”他还不放心。

“没关系的,每当想起那些为我牺牲的人们,每当想起那些在家乡等着我的人们,我就觉得自已又有了力量,我答应过他们,会笑起来的,笑起来面对未来吧。”

水龙发出嘶鸣,它庞大的身躯调皮地拍打出大量的水花,全部打向女孩。

她软软地叫了一声,弯下腰,脸上露出欢娱的笑容,同她身后的一切自然生灵,打成一片。

青山绿水之间,水龙在翻腾,鱼儿在水里亲吻少女的肌肤,鸟儿停在她的肩头鸣叫,湖水飞溅起来,在空中形成一朵朵碧蓝的水花,这一幕,在少年心中定格。

************

辞别了依依不舍的少年一家,以及许许多多相识不久的新朋友之后。女孩再一次启程了,她只身一人骑马奔驰在广阔的原野之上,她越过山丘,穿过森林。

偶尔会有相遇的旅人,对她投以惊讶的目光,晚上,她就会升起篝火,火焰是她的守护者,大地是她的温床,新鲜的露水滋润着她,风儿则指引她前进的方向。

每当路过宁静的小村,总会有善意的人们给予她指示,和她分享食物。再也没有人强迫她履行什么责任,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全是她的自由,女孩这才觉得或许这才是世界的本来形态吧,对于少女来说,每一天都充满了惊奇和刺激,晚上睡觉前,她都会畅想一下明天,不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新的东西等待着她呢?

这是从前的她永远也无法梦想的生活,她从来没有对明天这个词语,如此期待过。然后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睡来之后继续前进。

女孩想是细心地观察着这个世界,不愿放过任何她感兴趣的事物,要穿过危险的森林之时,女孩犹豫了一下。

虽然可以绕路而行,但她不愿意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于是她又一次孤身一人进入了危险的森林。森林里,当她开始觉得自已可能迷路的时候,她遇到了三个青年,他们年少英俊,阳刚善良,都是冒险者模样。

他们和女孩打招呼,听说她孤身一人旅行时,都大为惊讶,纷纷邀请她同行阿。

女孩迟疑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于是他们一行四人,一路上谈笑风生,青年们很热情,他们教导了女孩许许多的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包括外出旅行的要点,各处的风土人情等等。晚上,他们还打猎,烤着香喷喷,散发着油脂的野味同女孩分享,采来奇怪的果物,为她介绍旅行者的知识。

篝火边,三个青年人说出了他们旅行的目的,他们是村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听着英雄们的诗歌长大。梦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和传说中的勇者们一样,去王都冒险,同邪恶的巨龙搏斗,拯救美丽的公主,为了大地的安泰而贡献出自已的一份力量。

“简直就像老掉牙的童话书一样。”他们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让这位小姐笑话了。”

“但是,怎么说呢……”女孩坐在草地上,抱着膝轻轻微笑,“我总觉得好温暖,一点也不讨厌。”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梦想,哪怕不合实际,但就是如此,这才是青春的证明吧。

“那么,小姐,你旅行的目的呢?”他们这么问。

“我嘛……”女孩痴痴地望向天空,“我想去没有见过的地方,和没有见过的人一起跳舞,吃没有吃过的东西,看没有看过的东西。”

晚餐过后,女孩有点累了,但男孩们依然精力旺盛,他们聚在一起争吵打闹谈论着未来的打算。于是她一个人悄悄地走到靠火堆较远的地方,在大树底下裹着斗篷睡觉了。

女孩有些兴奋,但也有些紧张,这不是她第一次冒险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天真,而是将那把精巧的秘银短剑藏在身边,以备不测。果然,不久之后,年轻的冒险者们似乎注意到了女孩的睡眠,他们放低声音,其中一个人轻轻地,向她走来。

女孩的心也提了起来,她紧紧地握住秘银的短剑,绷紧全身,只要对方一有什么侵犯的举动,她就一定会果敢回击,她会的。

男子的动作像猫一样轻,他鬼鬼祟祟走到她身边,女孩假装睡着,其实却在提防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她一定要抢到先机。男子蹲下身子,彷佛在确认女孩是不是真的睡觉,等他感觉到女孩的鼻吸的时候,轻轻对同伴作了个手势,心领神会地笑了笑,然后他伸出手……

一张宽大而柔软布料盖在她的身上,原来对方怕她夜里着凉,将自已的斗篷盖在了女孩身上。同是他的同伴,也七手八脚新弄了一个小型的篝火放在她的附近。女孩的脸红透了,她将头深深地埋在斗篷里,不敢让对方看到。

看来误会他们了,真对不起他们,想到这里,女孩安心地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男孩们已经找来的新鲜的泉水,他们叫她睡美人,说她睡觉的时候像个小公主一样,听到这里,女孩羞涩地笑了起来。

女孩和年青的冒险者们同行了五天五夜,走出森林之后,在一处分叉口上停下。男孩们要去王都从小路走,女孩则要走另外的方向,他们热情要求她加入他们的队伍,但女孩还是委婉地拒绝了。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王都的冒险者公会找我们。你的话,无论什么事情,我们都会赶过来的!”临走前,他们还向她招手。

“往前走一天的路途,你会看到一片草海,每当风吹起的时候,天地间就会花草纷飞,好像舞蹈一样,去看看吧,你会喜欢的!”

他们是好人,女孩敲了敲自已的脸袋,想着年青人提到的美景,她发现自已有些迫不及待了。

她又骑着马前进了一天,然后遇到一个商队,女孩兴奋地向他们挥手:“请问,是去奥鲁希斯吗?”

商人们停下来,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女孩高兴极了,她付了钱给一个看起来温合的商人,要求他将信交到指定的人手里。

“哥哥,雷恩,珍妮,波隆,还有许许多多帮助过我的大家,你们还好吗,我们的家乡复兴地还顺利吗?请不用担心我,离上一封信已经有一个月了,我很好,知道吗?我又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看到了我以前从来也没有看到过的东西我会把这些经历记下来,让你们分享我的快乐。”

“每当我自由地过着生活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们,谢谢你们给予了我新的生命,现在我很幸福,每一天都是这么地充实和有趣,这里的风景真好,大家也对我很热情,都在照顾我,我好像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活着。好啦,旁边的商人大叔又要催我了,就先写到这吧,我也迫不急待去看看那花草组成的海洋了!”

说完,她付钱给了商人,然后继续前进。果然,就如年青人所说的一样,平原之上,山坡之上,满满地全是翠绿色的草儿,她不知道那叫什么,那些草很高最高的地方几乎可以达到马的脖子,而且非常茂密,每当微风吹过,草儿就会全体倒向一边,此起彼伏,远远看去就像波浪一样。

“小姐,你是旅行者吗?”女孩在一个三叉路口上停了下来,这时候她遇到一个农夫,对方这样问她。

“是啊,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风儿再一次吹起,女孩用手捂着金色的秀发,对着农夫喊。

“这里是草海,是这里最漂亮的平原!”农夫也冲着她喊回去,语气看起来很兴奋,“你也很漂亮,像你这样的小姐竟然是旅行者,我也第一次看到,你要去哪里?”

风又卷起来了。

“我不知道啊!”女孩继续大喊。

“我们叫这里‘命运的三叉路’,因为人们在这里可以选择他们的将来!”

“你看,一条是通往王家学院的道路,那里有最优秀的学者和魔法学校,严谨的学习风气,如果想成为一个魔法学徒的话,可以去那里。”

“另一条是通往附近最大的中立都市,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商人和旅人聚集在那里,听者冒险者公会正在招募新的成员,还有精灵和矮人也常去那里。最后一条是通向王都的,国王正在为他美丽的女儿举行盛大的成年礼,到时候会有许许多的高贵人士参加,少女们也纷纷前去,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小姐,你一定是个出身高贵的人儿吧?”

“啊!”女孩惊叫一声,突然间空气涌动起来,卷起的风强烈地撕打她的身体,她的斗篷被吹散开来,女孩轻轻地用手拔去,只见金黄的秀发就这样随风飘舞,而她的身后,是舞动的花儿,它们飘舞在空中,就好像呼应着什么一样。

“小姐,你真漂亮。”农夫看着女孩,有些呆了,然后他回过神,神采风扬地向她挥了挥手,“我觉得,一到城市里的话,你最好用斗篷把你的脸蛋罩起来阿。”

“为什么?”

“因为不罩起来的话,我怕全城的男孩儿都会为你疯狂的,哈哈!”农夫开玩笑般地大声冲她笑。

“谢谢你,我知道该走哪一条路了!”女孩向老者告别。

然后她骑着马儿,飞奔在草的海洋里,这时候风又开始吹起来了!女孩看着周围,眼神中发出了兴奋的目光,她每骑过一片区域,在她的身边,草海就会顺着风的方向起伏摇曳,盛开的花朵迎面展开,它们被风卷起,在空气中形成一个个亮丽的图桉,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花儿将这个广宽的平原装点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美景。

天是这么地蓝,太阳柔和的照耀着她,女孩骑着俊马,她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迎风展开,任由自已的秀发在风中飘荡。她感觉自已就像插上了翅膀,终于可以在天地间,自由地飞翔了。

接下来,又会遇到什么事呢?哦,女孩发现,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了!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