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通过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通过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庄姐已经年到三十,是一家精品店的店主。同时,她还是个浅褐色肌肤,身材高挑的美人。而治国是个二十四岁长相英俊,体格健硕的青年,他像他的爸爸一样,有一付让女人看到就能心动的好身板。  治国妈是个长相俊俏,不温不火,多情善感的女人。她正是迷上治国爸一付好身板,第一次和治国爸单独相见,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和他性交了。那是她和男人的第一次,性爱的美妙感受让她少女怀春,夜夜想着治国爸。没过多久,她就被治国爸搞上了身孕和他匆忙结了婚。

    通过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相亲艳遇奇异母女》,是作者通过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庄姐已经年到三十,是一家精品店的店主。同时,她还是个浅褐色肌肤,身材高挑的美人。而治国是个二十四岁长相英俊,体格健硕的青年,他像他的爸爸一样,有一付让女人看到就能心动的好身板。  治国妈是个长相俊俏,不温不火,多情善感的女人。她正是迷上治国爸一付好身板,第一次和治国爸单独相见,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和他性交了。那是她和男人的第一次,性爱的美妙感受让她少女怀春,夜夜想着治国爸。没过多久,她就被治国爸搞上了身孕和他匆忙结了婚。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下篇) 免费试读

治国离开柴姨来到电梯间,他又看到了刚才的那个穿酒店制服的女人,那个女人装作等电梯的样子,其实她是在等治国。她要看看这个和一个大胆女人在一起的男人是个什么样?

她看到治国冲他摆摆手,治国走到她身边。她对治国说:「这个电梯快到了,最近店里搞装修,电梯有点慢。」

治国看到这个女人制服胸前挂着的小铜牌:客房部经理,金小燕。他问:「金经理,你刚才看到我们了?」

金小燕看着治国笑了笑说:「我在这里很多年了,见怪不怪。你看,酒店那么多房间,关上门谁也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但像你们这样的,还是极少。」

治国说:「我也是一时不注意,开了房门。我到还怕你们女人们害羞。

金经理看着治国一脸轻松的模样说:「害羞?对我说不上,我又没有光了身子。不过我看你年轻力壮,也是一表人才,赶点啥不行,非要干这个。」显然,她把治国当成陪富婆玩乐的鸭了。

治国听出她的意思,冲她一笑回说:「我不是干那个的,那个女人是我岳母。」

金经理听到治国的话,一楞神,立马又恢复了神色,扭头说:「噢,是这样!

年纪轻轻,胆子就大。勾引岳母,让你媳妇知道了,还不得好好修理你。「

治国感觉跟这样的女人说说话都比跟柴姨轻松,他故意胡说起来:「我们在家就这样,她离婚多年没有男人,我得照顾。娶个媳妇带个妈,一套房住下,一张床睡下。现在房价高,保姆也不便宜,省得不老少啊。」

金经理一听笑了说:「你小子别贫嘴,要是那样还出来开房啊。这房间价格可贵,你也省了吧,一定是岳母出钱。酒店开房都是年长的出钱,老男人带小姑娘,老女人带帅小伙。」

他们对视一笑,聊得都挺开心。

电梯门开了,治国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金经理先进了电梯。

治国进入电梯,金经理按下下行的按键。治国靠在一旁看着这个女人。她说:「别看我。」

治国说:「我是看你的制服。黑色的西装紧裹在身上。」

金经理说:「有什么好看吗?」

治国说:「好看,真合你的体形。胸,腹,腰,臀,该鼓的,该平的,该凹的,该翘的那曲线全都出来了。」

金经理听到治国的夸奖,心里喜乐了,她故意说:「我的制服好看也不如你岳母,身段玲玲珑珑,皮肤细细嫩嫩。」

治国打了个响指说:「那不一样!」他说着话,手放到了金经理的肩上,看到她没有烦感,手顺着她的腰摸到她的屁股。

金经理全身僵硬了,急速地说:「我看到你和那个女人,就想等你了。你不是干那个的,我就可以给你。我不比你岳母差。」

治国的手伸进她的腰带,她说:「我干脆给你看吧。」

金经理解开裤子,让治国看了她白白的屁股和阴毛稀疏的阴户。

治国摸了一把,她的阴户湿漉漉的。

电梯迅速下降,她又急忙提起裤子。手扶治国的裤裆,抓着阴茎问:「你晚上有时间吗?我可以想办法出门。让你操我屄!」

治国说:「今晚不行,我要陪她女儿。」

金经理掏出自己的名片说:「你打我的手机。」

治国接过她的名片顺手摸了她的乳房,她垫脚亲了一口治国:「帅气的男孩,女人都想。」电梯下到底层,他们走出电梯,若无其事像两个互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大厅里一个女员工看到金经理说:「你老公带孩子来接你了。」

金经理面露幸福的笑容说:「他真是,天天来接,搞得我都过意不去。」

女员工说:「金经理,我们都羡慕你呢。」

以后,治国联系过金小燕,他们有过多次的性行为。

——————————

治国来到约会地点,没等多久,小玲就到了。他们在湖边的一家餐馆吃了晚饭。

小玲就问治国:「我们走后,你一直和我妈一起吗?」

治国一听,神色一愣,不像柴姨说得,她不会问妈妈的事。治国反应很快,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没有,只是聊了一些话,你妈说不是同代人,能聊的话不多,我就走了。」

小玲又问:「你觉得我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治国面对小玲的追问,他挺聪明想打断小玲的问题,他哈哈一笑回说:「那我说实话吧,我觉得你妈是个挺保守的女人,像我妈一样跟我没共同点。」

小玲笑起来了,她说:「我妈是个守旧的女人,总想让我早点嫁人。如果我不嫁人和男人一块说说话,她都担心。她一直告诉我,女人不能单独跟男人在一起,所以啊,我们走后,她跟你也就没有很多话了。她的想法总是不同。」

治国看着小玲,长发散落在肩头,眼睛一眨一眨地露出女孩纯真的样子。治国心想这么容易就瞒住了和她妈妈上床的事,他心情松懈了,对小玲说:「我妈也是个很守旧的女人,她总认为我到结婚年龄了,天天催我,生怕我找不到媳妇,其实我还年轻。」

小玲歪着头对治国说:「其实我妈对你很满意,知道为什么吗?」

治国故作疑问,摇头说:「不知道!」

小玲是个直爽的女孩,说话很直接:「因为,你体格好。我妈一直认为找男人第一重要的就是身体,否则什么都是虚的。我上中学时我爸妈就离婚了,我和我妈两人生活,虽然我家条件很好,但一个家庭是需要男人的。如果我要结婚,他要到我家跟我们同住,不知哪个男人年愿意呢?」

治国听到小玲地话,心里直喜,感觉是小玲已经在跟自己谈结婚的条件了一样。真要那样,自己和她们两个女人的关系不也名正言顺了吗,他婉转地表态说:「是,我想每个男的都会愿意的吧,你和你妈妈都很优秀。」

小玲开始认真了,她冷静地对治国说:「我们今天谈得不多,你能不能再跟我说说你家里的事和你工作的事?」

治国想起柴姨的话,有些隐瞒不了的事就要直说,小玲不会不满意。治国面对小玲,信心满满,除了自己的隐私,他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和工作状况都对小玲说了一遍。

他的家庭不如小玲家富裕,工作条件不如小玲优越,虽然他对自己的将来有很好的设想,但那毕竟是将来。小玲一直带着微笑听着治国的话语,治国安心了。

他觉得以前都是女人找自己,自己想找个女人也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最后他对小玲说:「我现在缺乏的是经济基础,我以后会努力的。」

男人和女人上床与和女人结婚不是一回事。小玲听着治国的话,没有打断,也没有再多问,等治国说完。她嘻嘻笑起来,对治国说:「你看,天都黑了,咱们出去走走,然后你送我回家怎样?」

治国当然同意,他们起身离开餐馆,外面已是华灯初上。

周末的晚上,湖边游人不少,治国和小玲俊男靓女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这让他们俩多多少少有点飘飘然了。领着个漂亮女孩,治国心里兴奋,跟俊男行走,小玲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们走的很慢,一路上小玲不停地对治国说着话,治国安静的听着,像是一很个好的听众。

小玲对治国说:「咱们可以延湖边走到湖中心的公园,穿过公园,就到我家的社区了。」

治国说:「这可是豪华住宅区,房价不低。」

小玲对治国说:「我们不缺钱。这仅仅是我家自己住的房,我家还有别的房子呢。」小玲说话的神情可自傲了,一下让治国觉得小玲很肤浅。

小玲慢慢说到她家的家常琐事,小玲娓娓说来,治国听得心怀想象。别小看女人对男人说道自己的家常琐事,那对男人可有杀伤力,再什么样的男人也会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女人的知己一般,治国也不例外。

小玲说着不着边际的家常琐事,同时又不断对治国发出微笑,搅得治国心猿意马。他想到刚才和她妈妈开房时,她妈妈在床上百般变换的模样,现在和她走在一起,她却浑然不知,治国心里可舒畅了。

他们走进湖心公园时,小玲靠近了治国。

小玲身上没有她妈妈身上的那股浓郁的香味,但她浑身散发出一股清新的淡香。小玲年轻漂亮,她妈妈年轻时也一定像她这般。治国很想搂她,但内心拿不准主意。

小玲对治国说:「你看,过了这个公园我就快到家了。」她快到家了,这话好像在提醒治国。

治国觉得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他说:「时间真快啊。」

小玲说:「什么啊,我都走累了。」

治国在月色下看着小玲对她说:「那找个地方坐坐?」小玲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毕竟天黑了,公园里罕见人影,路边的座椅都是空着的。治国心里琢磨着,小玲年轻,年轻女孩对男人都是充满憧憬,不像中年女人那样现实。治国根据自己的经验知道要想得到小女孩,就得步步精心。不像刚才和柴姨那般简单,因为中年女人都是主动送上门的。

治国试探着抓住了小玲的手,他要试试她会不会挣脱。

小玲没有挣脱治国的手掌,反而身子向治国靠近了。治国心里欢喜,指指路边的座椅。

小玲摇摇头很直接地说:「我知道,你想和我干什么,我不会拒绝你。可我不喜欢路边,总会有人路过的,万一被人看到,我还年轻呢。」

治国没想到小玲如此坦率,他拉紧小玲的手。小玲挽起治国的胳膊,治国碰到了小玲的乳房。小玲趴在治国的臂膀上,闻闻他赤裸的胳膊,抬头问治国说:「你今天真得没和我妈呆很久吗?一个下午,你们可以做很多事。」

治国听到小玲的话真感到知女莫如母,多亏听了柴姨的话,洗掉了她身上的味道,否则真会被小玲闻出她妈妈的味道来。治国说:「没有,我真没有和你妈呆很久。我离开你妈,一直都在等你的手机。怎么,你怀疑你妈妈,她是很好的女人。」

小玲露出了笑容,这时她就不仅仅是轻挽治国的胳膊了,而是把治国的胳膊紧紧抱在胸前对他说:「那就好。我才不会怀疑我妈呢,我是怀疑你。你别看我住的近,这个公园很久没来了。」

治国问:「为什么?」

小玲说:「害怕!」

治国又不明白了「逛公园有什么害怕呢?害怕什么?」

小玲仰起头对治国讲:「有一次晚上,我和我妈在公园里走,有个男人一直跟着我们,我们摔不掉。当时公园里没有其他人,我和我妈都害怕。」

治国抚慰着她的肩膀听她继续说:「你想啊,我们是女人,他要是追上来强奸我们,我们也不敢反抗,想想那场面,我和我妈谁都救不了谁,会多难堪。多亏有几个男孩路过这里,那男人才不见了。那以后我和妈妈就再没有来过这里,今天有你,我才敢进公园。」

治国听了小玲的话大有怜香惜玉的感觉,不由自主把她搂到怀里。小玲一下就紧紧抱住了他的身子。治国摸着小玲的后背低下头去,低下头去。治国的嘴唇刚接触到小玲,小玲的舌头就伸进了他的口腔。

治国含着小玲那条软软香甜的舌头,更觉这个女孩离不开他了,他捧起她的脸两人尽情的亲吻起来。

小玲从看到治国的第一眼,她心就动了。她觉得治国是一个该让自己试一试的男人。她真想一直跟他一下午,可身不由己不能跟着他。她了解自己的妈妈,不是个安分的女人,她上过床的男人不少。小玲生怕妈妈抢在前面,先和治国上了床。自己是比妈妈更鲜嫩的女人,可对男人妈妈总比自己占先,这让小玲心有不甘。

小玲和治国真真切切亲着嘴,并用下身牢牢贴紧治国的下体,治国硬的不得了。小玲知道男人硬了就想让女人摸,可她不动手,舌头缠着治国的舌头,身子贴着治国的身子。

治国搂着个漂亮小女人,他哪能受得住这番煎熬?他们一停止亲吻,治国的手就伸到小玲胸前隔着薄薄的衣衫摸她的乳房。

小玲和她妈妈没区别,被男人一摸身子就发软,她问治国:「你想?」

治国说:「当然。」

小玲说:「我知道有个地方,不会被人看见。」小玲领着治国,来到一处灌木丛中,那里有一张长椅,好像专门为偷情人设置的一样。

治国急不可待,他急想得到小玲的身子,一进入灌木丛他的手就伸进了小玲的衣领,摸她的乳房。

小玲可不阻止他,她想看看男人对女人着急的模样。治国这时可没了俊男潇洒的形象,而像一只色狼,伸手解去她的乳罩,摸她的奶。直到治国把她的胸都露了出来,头低到她胸前。小玲抚摸着治国的头发说:「我更喜欢你的色狼样,和你打野炮,我们都很野。」

月光下小玲脱掉了布衬衫,治国看到小玲的双奶,白白的,凸在胸前。

治国摸着小玲的奶说:「真好看啊!」

小玲在笑,她说:「这对奶年轻,还没喂过孩子。」

治国伏到小玲胸前,含住她的奶头,用舌尖挑逗着,又大力的吸吮着。小玲身体有反应了,舒适的感觉冲进心脏,又从一根根血管输送到全身。她抚着治国的头轻轻地说:「女人的奶从来都是先喂男人——后喂男人——孩子真是吃不了几口——你也不吃妈妈的奶了吧——」

小玲说着话,就想起这张椅子,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妈妈和男人就在这里,她是偷偷跟着妈妈来到这里的。她看到那个眼中的叔叔就在这里把脱得精光的妈妈抱在怀里,吃妈妈的奶,摸妈妈的阴户,又把一根她当时还在朦胧想象中的男人的东西插进了妈妈。妈妈坐在那个叔叔的腿上幸福的轻轻哼叫。

小玲忍不住,气愤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她觉得妈妈太丢人了。可是妈妈见到小玲在身边后,妈妈对小玲讲:「妈妈是女人,不能永远没有男人啊。」

妈妈被小玲看到以后,妈妈的性行为就更放开了。甚至带男人回家过夜。有一次,小玲上学中途回家拿东西,一开门就看到大白天里,妈妈在客厅光着身子趴在沙发上崛起屁股,一个帅气的叔叔在身后搞妈妈。小玲已经不再生妈妈的气了,她拿上自己要拿的东西离开家。以后小玲又在家里见到过那个帅气的叔叔,他趁着妈妈回卧室的时候拿出自己的阴茎让小玲看了,多震撼女孩心呢。

妈妈出来后,他又掏出了阴茎,妈妈和男人性交已经被小玲见到过了,她已经不在意小玲在不在场了,妈妈握着叔叔的阴茎蹲下身子,噢噢地给他口交起来。

叔叔看着小玲扒了妈妈的衣服,抱起妈妈放到餐桌上,硬硬的阴茎插进了妈妈,他摸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直叫:「操屄——操屄——」

操屄,这个词小玲就记住了。那天晚上,小玲就和那个帅气的叔叔来到了这里。

他脱了小玲的衣服,吃了小玲小小的奶。那是小玲第一次给一个叔叔辈的男人吃奶。小玲第一次摸了男人的阴茎,热热的硬硬的,她趴在叔叔的腿上给他口交了,自己的阴户淌出了淫水。叔叔慢慢地把阴茎插进了小玲的阴道。他一直夸小玲比妈妈好,那时小玲还是中学生。这就是小玲的第一次,那以后,小玲知道了男女还有这么美好的事。

治国搂着小玲仟细的腰,含着她的奶,小玲说:「就是老头,小姑娘都能喂他奶——」

治国忍不住,手伸向小玲的腿。小玲问他:「这么急,操屄吗?」治国点头。

小玲又搂住治国的腰下身贴住治国,隔着薄薄的裙子顶着治国钢硬的阴茎,露着奶,含着笑,扭着腰,摩擦着治国,而就不让治国得到,像熟练的女人在挑逗男人。

治国受不了,他挪开身子拉小玲的手去摸自己的阴茎,小玲半推半就摸到他的阴茎问:「想女人?」

治国说:「想你!」

「哼,」小玲哼了一声:「别急,我给你。」她解开治国的裤腰,抓住他的阴茎:「我可是第一次摸男人啊,好硬啊,男人的东西真好玩,都想亲你的鸡巴了。」

治国站在小玲脸前,拂开小玲的长发看自己的鸡巴在小玲的嘴巴里。小玲不如她妈妈口交娴熟,她只是一塞到底,吐出来,再塞进去。

治国被小玲口交,舒服得直喘着长气,他又去撩起她的裙子,这次她没有拦他,让他摸到了她的毛,她那里已经湿了。

治国说:「你湿了,想了吧?」

小玲回道:「我是女人吗!」

治国摸着小玲的阴户说:「操屄。」

小玲说:「嗯——操屄——操女人——操我这个女人的屄——」

小玲脱掉裙子,又弯腰退下短裤,她说:「别弄脏了,让我妈看见就不好了。」

她把衣物放到椅子上,光溜溜站在治国面前。治国的裤子掉到脚跟,竖立着坚硬的阴茎,看着小玲夜色里白蒙蒙的苗条身材,她的阴毛也很茂盛,像她的妈妈。

「啊——」治国感到今天太幸运了,相了一次亲认识了柴姨和她的女儿这两个女人。小玲一点不输她的妈妈,她跨到治国腿上,扶着他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

治国兴奋了,抱着小玲的屁股使劲往上挺,一下下都是插到尽头。搞到小玲哼——哼轻叫。

毕竟是在野外被一个男人捧着屁股,一下下插着阴道,小玲又尝了一个男人,真好啊。但她不敢大叫,只能低声哼唧:「啊呀——操我——啊呀——啊呀嗷——操屄——操屄——」

治国可是兴奋至极,口里念叨着:「操你——操你——」他一下一下都插到小玲阴道的最深处。这个女孩到底是比她妈妈紧啊,整个阴道口都紧围着自己的阴茎。治国颠荡着小玲,她隆起的乳房也能晃荡出女人的肉感。

小玲闭着眼,轻轻哼着:「嗯——嗯——屄呀——屄呀——屄——」

治国掀起小玲,她扶着椅背崛起屁股,月光照着女人雪白的屁股,那也是男人极致的享受。治国忍不住趴下身去,他看到小玲的阴毛也是长满了阴户四周,他伸出舌头,他舔了小玲的屁股。

小玲低哼着呻吟:「我的屁股值得舔——」

治国说:「还得操——」

「操我吧——」小玲低哼着呻吟说:「我的小屄——」

治国手指抠动小玲的肛门,小玲浑身一抖:「舒服啊——你弄——你弄——我的屁眼——」

治国可从来没有弄过女人的屁眼,他看着小玲仟细的小腰,圆溜溜的屁股,也真想弄弄她的屁眼。他用阴茎粘粘小玲阴道的粘液,顺利地插进了小玲的肛门。

小玲趴到椅子上,抓去衣服咬在口中:「噢——噢——噢——噢呀——呀——呀咿——咿呀——呀咿——」地发出低鸣声。

治国一阵猛插,小玲身子颤抖了,一身白肉都在抖擞,她坚持不住了,两腿一软跪倒了地上,治国的阴茎从小玲的屁眼了出来了。小玲转过身来,坐在地上抓住治国的阴茎放到嘴里,舌尖一舔。治国射精了,全射到了小玲的脸上。

哈——哈——哈——治国喘着粗气,小玲也喘着粗气,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小玲抓起治国的裤头,擦掉自己脸上的精液说:「我今天很满足,你呢?」

治国还喘气说:「哈,我也是满足,都没想到你那里也行。」

小玲说:「女人吗,哪里都行。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被你破了处女,又被你破了肛门,两个地方都在疼呢。」

治国搀起小玲说:「我就是你第一个男人了。」

小玲说:「你真坏。」

他们穿好衣服,治国送小玲到了她家门口,屋里亮着灯。小玲说:「我妈在家,你就不要进去了。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小玲的家里,柴姨早已经回到了家中。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变换也是很大的,比如对性需求,柴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需要了,她和以前的男人的来往只剩下正常交往了。可今天她变得有点出奇。

回家之后,她对着镜子看自己。女人身上四件,衬衣,乳罩,内裤,裙子,出去一趟遇到治国,结果丢了内裤,回来只剩了三件了。她冲着淋浴,心里还想着和治国以后怎么发展呢。

————————

治国回到家时已是午夜了。他妈没睡等着他。她见到治国就问:「那个女孩怎么啊?你庄姐可说了是个好女孩。」

治国还在兴奋中,他搂住他妈说:「是个好女孩!不过,妈,明天再说吧。」

治国妈说:「那你先洗澡睡吧,这么晚了。」

治国跑回房内,脱掉衣服,走进卫生间,调好水温,让身上舒服的冲着热水。

他还在想今天的事,三个女人都喜欢他。他为自己的强壮的身体自豪。

突然,治国听到他妈说:「这是谁的?」

「什么?」他扭过头,见他妈拿着他刚脱下的短裤问他。

「那是我的。怎么了?」治国回答。

治国妈拿着短裤,上面留有的粘液。她用手捏了捏那些粘液,又问治国:「是你一个人的?」

治国没有回答关掉淋浴,走了出来。他擦着身子说:「妈你就别操心了,你不就想早抱孙子吗?生米做成熟饭了。」

一听他说这话,治国妈不言语了,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儿子,帮他擦干腿上的水珠。

「咳,」治国妈叹了口气,情绪低落下去。治国跑回房间,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心里还在想着小玲和柴姨,想得自己的阴茎硬硬直竖。

过了一回,治国妈进来了。她坐在床边摸着儿子结实的大腿问他:「你告诉妈妈真话,你和她有那事了?」

治国很高兴地说:「是,我已经把那个女孩搞定了,操了她的屄。」

治国没想到,他妈妈的心思跟他不一样,治国妈说:「妈是想让你找个好女人,可这个女孩子不行啊,你们第一次见面就有了性关系,她是有过别的男人的,不是处女啊。这样的女人以后很容易出轨的。」

治国明白他妈担心的是什么了,他做起身来,搂过妈妈,摸着她的乳房说:「妈,她跟我说她疼呢,不是处女还能疼吗?再说,我也有过别的女人。那个女孩张的很好,她家的条件比咱家好的多,我还是争取她。你就别担心了,你儿子又不是小孩了,有数!」

治国妈说:「可是——」

治国接过话题:「妈,可是什么,我和她在一起,我搞了她,她能一下就忘吗?还不得反过来追我?」

治国妈突然很坚决地说:「那个女孩我不同意。我的儿子不能找个乱七八糟的女人。」

治国说:「就算她以前不好,结婚后她也会变得。再说,我也需要一个自己的女人。妈,你看我天天竖着,你就是女人也不能天天给我吧。」

治国妈看着儿子的阴茎硬硬的向上挺,她也是心痛,没有自己的女人怎么行啊。但是,那个女孩她从心里已经不同意了。她抓着儿子的阴茎问:「还想刚才那个女孩?」治国点头。

「行,妈妈帮你射出来吧。」她是心疼儿子,使劲地撸治国的阴茎,想用手淫帮他射精,撸了好一会,治国就是不射。治国妈知道这孩子就是这样,有时会撸到她手腕酸痛,他也不射。

治国妈往耳后抿了一把头发开始给治国口交了,治国的阴茎在妈妈的嘴里一出一进,治国虽然很爽,但他还想着小玲和柴姨,也是射不出来。

治国妈的嘴也累了,她在想:这孩子今天受了多大的刺激,怎么这样坚挺?

他不射出来,会挺坏身子的 .她脱光了衣服上了治国的床说:「儿子,今晚妈妈和你睡了,别想那个女孩了。」

治国笑起来说:「昨晚你就和我睡了。」

治国妈看到儿子笑了心里踏实了一些,她躺在儿子身边,握着他的阴茎说:「睡吧。」

可治国睡不着,他扑到妈妈的身上说:「妈,操你屄。」

治国妈说:「行啊,有妈妈在,你就有女人。妈妈才是你自己的女人,想了就操吧,妈妈的屄。」治国妈分开双腿,治国硬生生把鸡巴插进他妈的屄里。

治国和妈妈一番云雨。

第二天,治国坐立不安地等小玲的电话,小玲一直没有电话。他想问柴姨可又觉得为小玲的事给柴姨打电话,有失脸面。

直到下午,治国等不迭了,他开始不断地拨打小玲的手机。

到了晚上很晚,小玲发来一个短信。上面写:「治国,我很喜欢你,但我是不能和你结婚,因为你的实力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不能对你有任何贬低,因为我确实喜欢你。我们可以做朋友,不能做恋人。再说,你也没吃亏,我的——B你也有过了。我们可以做B友。如果你理会我的意思,你再联系我,我也可以再给你。」

短信后附了一张照片,是小玲的阴户照。

治国看完短信心里想,这女孩变化真大,昨晚还性交的死去活来,今天就变卦了,不可思议。他把手机递给了妈妈。

治国妈看到这个短信,可高兴了,她跟治国说:「这样的女孩咱家可不喜欢,结婚过日子,找个不本分的女人,将来她外面有了男人,你日子不会过得舒心的。」

治国妈觉得小玲主动不和儿子好,才是最好的事,这样可以给儿子一个解脱。

可她又怕儿子心有失落,她心存怜意想给儿子一点慰籍。

治国妈脱光衣服坐到治国腿上说:「搂着妈妈吧,妈妈不会让你缺女人。」

治国摸着妈妈滑溜的肉体,他想的很开,他说:「我只和她见了一面,找个妓女还得花钱呢,可上她,我没费事。不是失恋,又没吃亏。」

治国妈看到治国情绪不错,也算安心下来,她解脱儿子的裤子,儿子的阴茎软软地掉在腿间,让治国妈看的心疼,她摸着儿子的阴茎问:「少个女人,就那么垂头丧气吗?」

其实治国得到小玲的回复,明白了她的意识心中也就没有着急之说了。他看着妈妈说:「我也不能见到女人就昂头啊。」

治国妈高兴地趴到儿子腿上,给儿子口交起来。

这个时候,有人敲治国家的门,治国妈从治国腿上抬起头,她说:「一定是你庄姐,昨天她就想来呢。」说完,治国妈光着身子来到门口才猫眼里看看外面,她回头对治国说:「果然是你庄姐,她来了你又多了一个解闷的女人了。」治国妈高兴地打开了门,可是治国妈没想看到庄姐身后还跟着柴姨。

她们开门就看到了裸体的治国妈。治国妈一脸羞愧对庄姐说:「看我衣服都没穿,你还带个客人,我怎么接待你们呢。」她急忙想去拿衣服。

柴姨抢在庄姐之前先对治国妈说:「没事,妹子。你别急着穿衣服,我们都是女人看到了也不丢人啊。昨天你儿子把我的衣裙都脱光了,我也是光着屁股,到也觉得是女人的幸福呢。我们只是想来看看治国,没想到惹你不好意思了。真也对不住啊。」

庄姐对治国妈说:「婶,你就别介意了。这是小玲的妈妈,你看人家讲得多明白,都是你儿子干的好事,让她一直惦记着。她跟我说了小玲的事,想来看看治国。」

治国看到柴姨还是穿着超短裙,还是那么漂亮。他心情很好地说:「你看你们,搞得像我需要的对象似的。」

柴姨看到治国妈不再去穿衣服了,她对治国说:「昨晚小玲回家就跟我说了她和你的事,她说话直接,我也不能瞒你。她告诉我说,她想和你成朋友,不能做恋人。我觉得也挺好,你都和我都有性关系了,她要是知道也容不下我们。你们不成,对我们也是好事,如果哪天你愿意了,可以住到我家去,我们做爱她管不到。你想和她做爱,我也不会干预的。」

治国嘿嘿一笑说:「柴姨,我已经收到小玲的短信了,知道她的想法。」

治国打开手机,递给柴姨。她看完短信,又笑着递给庄姐说:「你们看看,她还写,要和他做屄友,现在年轻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庄姐看完短信哈哈一笑:「治国,你能和小玲保持这样联系,以后让她的男人去吃亏吧。」

庄姐把手机递给治国妈,治国妈说:「我没看全,只知道,治国这孩子回来就对小玲一往情深了,今天他就像掉了魂,我这做妈妈的也没有好办法帮他,只好脱了衣服。我是这家女主人看到你们,也不好一人光了屁股,不成体统啊。」

柴姨说:「妹子,没事,我们陪你呗,反正这屋里就一个男人,也不怕他的。」

柴姨解开裙带,裙子掉到地上,露出白白的大长腿对治国妈说:「脱光才像女人。

我啊,今晚都想和你儿子睡,你认我吗?「

治国妈晃着乳房嘻嘻笑着说:「什么认不认,我到也不懂,那他庄姐就和我睡吧。」

柴姨轻轻笑一声说:「我和你儿子睡在一起时就是你儿子的女人,我得叫你一声,妈。」

治国妈倒是欢喜儿子和柴姨来往,那女人有名分又有钱儿子也不会吃大亏。

治国妈看着庄姐和柴姨脱了衣裙,她和她们站到了一起,治国看着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还是自己妈妈显得更像安分的女人。治国自己开怀,他几下就脱了衣服。

柴姨撸着治国的阴茎说:「大鸡巴,三个女人的屄够你操吧?」

治国摸着柴姨的乳房说:「就怕不能集中精力对付一个,让你们都达不到高潮。」

柴姨说:「其实这就像是个性派对,要得是乐子。你先搞三个,后一个,今天给阿姨。」

治国妈先蹲下了身子,柴姨和庄姐也蹲在了治国身边,她们用乳房蹭着治国的腿,治国摸摸她们的脸颊,女人们都张开了自己的嘴。治国用阴茎分别插了这三个女人的嘴,才让她们崛起屁股,三个白花花的大屁股,让治国喜爱的不得了,他挨个插了她们的阴户,也是意犹未尽。

那天柴姨和治国睡在了一起,治国妈和庄姐睡在一起,房门都是大开。治国妈趴在庄姐身上,乳房蹭着乳房,阴户叠着阴户,柴姨在治国身后搂着他:「操,操这两个女人的屄。」治国把妈妈和庄姐插了一遍,才和柴姨回到自己的房间。

治国那夜把柴姨的屁眼也操了,柴姨不停大叫,治国妈和庄姐互相摸着对方的身子一直听着她们的淫叫。

以后,庄姐结婚了,她和治国的来往少了,但还保持着性关系。

小玲和治国一直都是B友,她也结婚了,嫁了个外国男人,临出国之前,她和妈妈一起跟治国在床上翻滚了一夜,这是小玲第一次和妈妈一起与同一个男人做爱。做爱后,小玲对治国说:「妈妈需要男人的照料,你以后要常回家看看妈妈。」治国回答小玲说:「这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我一直把妈妈当岳母对待,你放心,保重自己。」他看看床上的柴姨说:「现在的女人七老八十还是想要男人的抚摸,我能保证。」

柴姨说:「真到那时候,我的屄不能操了,你常来摸摸我,就行。」

这一点治国做到了。治国结婚时,柴姨送给治国一套靠近她家的房子。治国媳妇也知道治国和柴姨的关系,有时她会陪治国一起来和柴姨同睡。

治国妈看到儿子一切顺利,有了房子和自己的女人,不需要自己给儿子性生活了,她最安心。只等儿子想妈妈的时候,她才去陪儿子睡一夜。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