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luqi7540 luqi7540小说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

    少妇妈妈留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长长的卷发相当的漂亮,而且长到及腰的地步,酒红色的头发特别的有女人味,而且把妈妈少妇的气质给表现出来啦。妈妈有张中日混血的精致脸蛋,白皙如雪的肌肤特别的漂亮,而那大大的美丽眼睛,长长的黑色眼睫毛,那乌黑均匀的眉毛,那可爱小巧的鼻子,以及那性感诱人的两片鲜红红唇,还有那尖尖的下巴,这样的打扮形成妈妈完美的脸蛋。原本怀孕的女人肌肤有些差或者身材严重走形的,可是妈妈的脸蛋肌肤相当的白皙漂亮,没有任何的斑点之类的,甚至妈妈的身体都比以前好很多,相信身材也会变得更加火辣,而这一切的原

    luqi7540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妈妈是大明星》,是作者luqi7540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妇妈妈留着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长长的卷发相当的漂亮,而且长到及腰的地步,酒红色的头发特别的有女人味,而且把妈妈少妇的气质给表现出来啦。妈妈有张中日混血的精致脸蛋,白皙如雪的肌肤特别的漂亮,而那大大的美丽眼睛,长长的黑色眼睫毛,那乌黑均匀的眉毛,那可爱小巧的鼻子,以及那性感诱人的两片鲜红红唇,还有那尖尖的下巴,这样的打扮形成妈妈完美的脸蛋。原本怀孕的女人肌肤有些差或者身材严重走形的,可是妈妈的脸蛋肌肤相当的白皙漂亮,没有任何的斑点之类的,甚至妈妈的身体都比以前好很多,相信身材也会变得更加火辣,而这一切的原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 邪教妈妈 免费试读

我叫乐乐,名字是外公这个很有名的文化人取的,反正我不知道外公是不是有文化,因为他以前是个副镇长,而名字父母都特别喜欢,也许是希望我天天开心快乐吧。

不管在什么时候,家里出了个当官的就相当了不起,不管对方官多么小,外公从一个村书记混到副镇长,是个相当牛的人物,理所当然的妈妈家里就十分不错了,特别是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别人家还在吃酸菜,妈妈家已经是鱼肉都不缺了。

妈妈叫李文英,是外公家的最小的女儿,外公家一共有六个孩子,妈妈是排行老六,也许是排行最小,所以特别受外公外婆的喜好,甚至在九十年代初读到高中,而这个是相当有面子的事情,原本以妈妈的身份条件学历,完全可以嫁给富裕之家的,只是完全没有想到,在一次相亲中妈妈看中父亲。

听说父亲年轻的时候长的特别帅气,一米七五的身高加上不俗的外形,立马就吸引着妈妈,就算当时父亲没有任何钱,只是个穷村的小伙子,父亲是家里的老大,爷爷一共有七个孩子,父亲是排行老大,所以很早就辍学独自顾家了,而且父亲专门在镇上学了门手艺木工。

听妈妈说父亲家里特别穷,而父亲靠着手艺却活的相当不错,而帅气的父亲就与妈妈结婚了,这是在外公不同意的情况,妈妈是个很有毅力的女人,顶住家里的压力,根本不在乎父亲家穷,依然嫁过去了。

我没有兄弟姐妹,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这个也是妈妈不愿意在生的结果,我记事起就住在镇上,听说是外公家出钱在镇上建了新房,父亲家原本就是个世代农民,到了父亲这一代也应该是如此,不过父亲却没有去做,而且专心做他的木工了,而妈妈原本学了门裁缝的手艺,这个做衣服是妈妈特别喜欢的事情。

九十年代末好像特别流行到外地务工,外公原本给妈妈找份国有商店的工作,不过妈妈没有做多久,就自己决定离开老家,跑去外地打工去了,妈妈就是这么任性的女人,那个时候家里也不穷,也许是妈妈想要靠自己双手过上更好的生活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沾染上酒瘾,天天不喝上一斤白酒都不自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不多,可是影响最深刻的是父亲成为一个酒鬼,甚至都有人叫我酒鬼的儿子。那个时候我不理解,现在终于明白点父亲嗜酒如命的原因。

「妈,我回来了」我背着书包大声的对着房间内的妈妈喊道。

「嗯,先洗手,我们吃饭」妈妈在厨房内回应道。

今年我已经十四岁,而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两母子。父亲因为天天好酒的关系,终于酒精中毒过世了,父亲在世的时候与妈妈他们就经常吵架,而且动手打架的事情都有,甚至传出要离婚不过最后也没有,现在父亲去世也就没有人在吵架了。

「知道了」我把书包丢到旁边椅子上随意回答道。我装个样子匆匆洗个手后,就兴奋的打开电视看着,至于妈妈在厨房内做饭,我也顾及不上。

妈妈端着两碗菜放到餐桌上面,桌子是大理石做的,相当厚而且也蛮大的,听说这个餐桌还是外公家送的,我也没有丝毫去帮忙的意思,在家里我就是主子,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干,饭来张口的生活也就如此了。

餐桌上一共两碗菜,一碗是手撕白菜,还有一碗是我最爱吃的小炒肉,妈妈又是忙里忙外的拿着碗筷过来,甚至把饭给我乘好放到我身边,而我进来后没有看妈妈眼,眼睛全部在电视剧上,此时电视剧比妈妈有吸引力多了。

「乐乐,等下再看电视,先吃饭」妈妈语气严肃的开口说道。

「知道,知道」我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妈妈发起火来我也是相当害怕的,虽然有些不耐烦妈妈管我,我也只好拿起碗筷,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电视。

「乐乐,不要只知道看电视,要努力学习」

「我知道,有在努力」

「你这个样子是在努力,吃完饭就去学校,成绩不好怎么上大学」

「你真的很烦」被妈妈如此唠叨有些受不了大声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小孩子怎么能够这样,对妈妈又怎么说话的,你再看信不信我关了」

「好好,吃饭」我相当无奈的说道。

吃完饭后就被妈妈赶出去学校了,镇上与多年前有很大的变化,我们家就在镇上大街上,而且离学校相当的近,自从上中学后就要上早晚自习,幸好自己离家比较近是外宿的学生,不需要每天都住在学校。

妈妈在镇上开了一家裁缝店铺,而且门面就是自己家的房子,地段也不错,而且以妈妈的手艺,生意也相当不错,而这个也成为我们母子生活的唯一收入。

我在学校有个最要好的同学小金,他也是镇街上的,我们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不过他家相当有钱,所以这个小金玩的东西非常多,这个也经常让我羡慕。

「乐乐,给你看见好东西」小金在课余时间神秘兮兮的对我说道。

「赶快拿出来吧」

「呵呵,绝对让你吓一跳」

「小金,你废话真多」我很是不屑的说道。不过心里却相当好奇,只是故意这样说而已,小金特别的神气,从口袋内拿出一个东西居然是mp4 ,当时就把我吓一大跳。

「哇靠,你真的弄到mp4 了」我伸出就抢过小金手里的东西兴奋的问道。这个电子产品在当下是相当有人气,不过听说很贵,妈妈根本不可能花钱替我买的,而且学校内也没有同学用,最多只会用个mp3 听听歌,不过这个可是能够看小说的。

我和小金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特别喜欢看各色各样的小说,特别是武侠类的是我们的最爱,而且因为这个,被老师发现过好几次,看小说希望去买书,我们两是用零花钱买了不少,不过自从有mp4 后,这个就只要网上下载小说就行。

而就因为这个让我第一次接触到黄色资讯,记得那天放下后,我和小金就相当兴奋的跑去网吧,其实小金家里有电脑,不过却不能够下载些东西,我们虽然年纪不到十八岁,不过依旧可以去网吧,老板有钱又为什么不赚。

小金可是熟门熟路的替我打开了个成人网站,一下子里面的各色内容把我深深吸引住,各色各样赤裸裸的女人,那些女人的乳房甚至胯下部位,我是从来没有看过,这让我痴迷上,女人的裸体图片还有各种性交视频,特别是那些黄色小说,都让我痴迷的不可自拔。

也许是第一次看这些,看的我脸红心跳,特别是胯下的东西硬梆梆的,而且是在网吧内的缘故,让我躲躲闪闪的不太好意思,不敢让别人看见,看见我如此窘迫的模样,旁边的小金是乐呵呵笑着,镇上的网吧原本就不大,我们两个看着像学生的孩子上色情网站,旁人的人看的我相当不好意思,非常想看可是却又不敢。

而小金的mp4 却解决了这个困境,在我答应他无数不平等的条约下,小金才接给我mp4 看,当我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大量色情小说后,真的是如获至宝般兴奋的不行,晚自习结束后我迫不及待的敢回家。

匆匆洗个澡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五月份的天气有些炎热,我就只穿着一件裤衩躺在床上,手里拿着mp4 兴奋的打开,各色各样的小说相当多特别是色情,看着里面那性交画面的描写,让我看着浑身难受,胯下的东西硬梆梆的顶在裤衩上。

色情小说虽然多可是缺不长,当我无意的看见一篇母子乱伦小说后,整个人都震惊了,脑海内立马就想起妈妈,自己知道不对可是却无法控制,我本能的抓住胯下不小的阴茎,右手抓住用力的上下套弄着,看着儿子操着自己母亲的描写,都让我呼吸粗重着,此时脑海内都是妈妈的样子,没过几下阴茎就射出点东西,射出来后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特别舒服,而我就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

我把mp4 放下来,脱下自己身上的裤衩,自己的阴茎已经软下来了,而裤衩上的乳白色液体让我精液,我以为只是尿尿了,没想到是射出这个东西,而这是我第一次打手枪,第一次射出精液,而这些知识都是在小金处学习的。

裤衩随意的丢在地下,而我很快就睡着了。

「怎么样?打手枪爽吧」当来到学校小金靠在我身边神秘笑着问道。

「的确很爽」

「乐乐,硬起来的家伙大不大」

「比你大多了」

「放屁,那是我没有硬起来」

随着我和小金的争吵老师也过来了,之后我们两个对于这些色情小说完全没有抵抗力,而我却唯独对母子乱伦小说情有独钟,这个我谁也没有告诉包括小金,我怕说出来会被耻笑,更加不敢对妈妈说。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打手枪的舒服感让我无法自拔,小金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就去小金家看黄色电影,或者偷偷看着母子乱伦小说打手枪,我只有十四岁个子也不高,也许是还没有完全发育,所以阴茎也不是有多么大,不过射出的精液却相当多。

也许是母子乱伦小说在作怪,曾经我根本不会注意妈妈的,现在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妈妈。妈妈今年年纪也不大,三十七岁的妈妈看着不是有多么老,妈妈从小也没有受过什么苦,不需要风吹日晒什么的,所以看起来不像妈妈级的女人。

妈妈长的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很有特点,妈妈长的不是美女型的,脸蛋相当普通而且也不会化妆,算是个相当普通的妇人,妈妈留着一头乌黑的直发,影响内妈妈的头发都是这个样子,而且也不高就一米六三的模样,至于身材也称不上火辣诱惑肚子上的赘肉也有一大块,不过胸前大大的凸起却是妈妈最大的亮点。

可是在我眼里妈妈却是个相当漂亮的女人,漂亮的瓜子脸胸前凸起的肉肉,还有那大腿内测的神秘三角区域,都让我特别的痴迷,以往从来不注意妈妈现在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而且总是帮忙端端碗,或者帮忙打扫下卫生,我如此的变化让妈妈是相当欣慰。

开始我只是脑袋内想着妈妈的模样,抓住自己可怜的阴茎卖力套弄着,不一会而精液就会射出来,随着自己越陷越深,我甚至偷偷拿着妈妈的内衣打手枪。

那天天气很炎热,我上完晚自习后就匆匆回家,当走到卫生间内的时候,我迅速脱下衣服,准备丢到放衣服的塑料桶内,不过当发现上面那粉色的内衣内,这居然是妈妈脱下来的内衣,我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把粉色内衣拿起来,一件粉色蕾丝乳罩和粉色蕾丝小内裤,柔软的丝质内衣手感相当棒。

「天啊,妈妈居然穿如此性性感的内衣」我忍不住惊讶道。

妈妈外表看绝对是个保守的女人,平时穿的衣服也不怎么暴露,不想镇上那些骚女人,一到夏天就是大片雪白肌肤露出来,不过我却喜欢偷偷看,而妈妈最多就是穿着过膝盖的裙子,再多妈妈也不会露出来,没想到妈妈内衣穿着如此开放。

粉色小内裤布料比较少,而且还是半蕾丝半透明的,特别是包裹女人穴的布料中间还开个小洞,这样的内裤完全就是诱惑人呀,而且也只遮挡关键部位,其他的都变透明,保守的妈妈居然穿着如此性感的内衣,这让我血气方刚的自己受不了。

胯下原本软绵绵的阴茎立马变的一柱擎天,脑海内全部都是妈妈穿着如此性感内衣的模样,原来外表保守的妈妈还有如此淫荡的一面,我把包裹妈妈小穴部位的布料翻开,居然发现布料上有白色的混合物。

「这是妈妈小穴流出来的东西」我兴奋的看着手里的小内裤说道。对于妈妈胯下的小穴实在太想要了,我迫不及待的把那布料送上嘴巴上,我贪婪的把那白色混合物吸吮着,有着腥味不过我不在乎,因为这个是妈妈胯下的流出来的。

我把粉色小内裤套在硬梆梆的阴茎上,而嘴巴咬住妈妈的奶罩,右手抓住硬梆梆的阴茎卖力套弄着,也没过多久我就忍不住,把乳白色的精液全部都射到妈妈粉色小内裤上了,我也没有想那多,匆匆洗个澡就舒服的睡了。

事后,偷拿妈妈内衣打手枪的事情又让我后悔,而妈妈好像没有任何发现依旧没人做饭工作,不过当晚上我洗澡的时候,桶内妈妈的衣服都洗掉不在了,我只好有些失落的放弃,不过这让我更加控制不住,开始每天用看女人的目光,偷窥着妈妈身体,特别是妈妈的乳房与胯下三角地带,甚至洗澡的时候都会偷偷听声音。

在学校时间很难熬,终于放暑假我又能好好玩几个月,暑假我也会在店内帮妈妈打下下手,妈妈的人缘也不错,所以朋友也比较多,不过以前也没有注意,妈妈的朋友好像不是镇上,而且一个个还特别神秘,而且几个人躲在房间内好久才出来,家里的来往的人我已经基本上都不认识,而旁边的一个邻居阿姨原本与妈妈是好朋友,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也很少来往了,这一切的变化让我觉得相当奇怪。

「全能神教,有名闪电教,它是」电视内突然爆出这样一条新闻出来说道。我默默的把这条新闻看完,也想到妈妈这段时间奇怪的举动,难道妈妈信的就是这个全能邪教,不能怎么搞的如此隐秘还躲躲闪闪的。

我原本对于妈妈的事情不关系的,不过现在对妈妈特别的在意,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干什么,看电视内说,这个全能神教是个邪教组织,专门是诱骗别人的钱财,甚至要给什么圣子陪睡的,而且还魅惑信徒做些违法的事情,现在怎么可以与征服对着干。

与父亲的生活加上他的去死,都让我比同龄人早熟些,只知道这个邪教是个不好的东西,希望妈妈千万不要去碰。

趁妈妈在工作的时候,我偷偷打开妈妈的房间,找了好久才找出好多本书出来,而且顺带偷拿妈妈的一条小内裤,我原本就是个小说迷,对于书也相当熟悉,这些书被妈妈包裹的相当严实,当打开厚厚的书后,看着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把所有的书都粗略稍微看了几眼,终于确定妈妈是在信邪教。

而且妈妈已经加入邪教组织了,看新闻报道我知道是怎么加入全能神教的,必须要写保证书,而且一旦加入邪教后,就终身不能够退出,如果退出就会遭到闪电神的惩罚,死在后脚底板上会出现闪电的字样,而看如此全套的书籍,我也知道妈妈已经加入这个邪教了。

「妈妈文化程度也不低呀,怎么会加入如此荒唐的邪教。我现在该怎么办?妈妈很定是不会退出的,弄不好像电视内的那些邪教人员,离家出走去外面宣传,现在生活有什么不好,怎么自甘堕落,科学才是真理呀,我现在该怎么办,现在邪教组织都在被政府打击,要是把妈妈抓到公安局去,那就糟糕了」我看着手里的书籍胡思乱想道。

「乐乐,快过来,帮妈妈个忙」妈妈在前面大声喊我道。

听见妈妈的话,我赶紧把书籍放会原处,而偷来的小内裤塞在我裤袋内,匆匆的整理好后才来到前面的店铺内。

「乐乐,你怎么这么久?」

「我在上厕所」

「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帮妈妈忙,不要总看电视」

「知道,我帮妈妈你,家里也不能够总让你一个人操心了」

「呵呵,你这话说的有水平」

当我把从妈妈房间内偷出来的小内裤套在硬梆梆的阴茎上,脑海内想的都是赤裸裸的妈妈,想着自己阴茎怎么插入妈妈胯下的,想着怎么样操妈妈小穴的,怎么才能够得到妈妈的,当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内裤上,我整个人才舒服的躺在床上,那小内裤也随意丢在地板上,而脑海内却想着如此劝解妈妈,甚至想要着如何得到妈妈。

「乐乐,不要再睡觉了,起来吃饭」我依稀听见妈妈的声音道。当我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的妈妈,我依旧闭合着眼睛,大清早的起床做什么。

「不要再赖床了,今天妈妈要出去,中午你去隔壁阿姨家吃饭」妈妈继续说道。听见妈妈的话立马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我是有裸睡的习惯,当我站起来后,早上阴茎原本就是硬梆梆的,没想到就这样暴露在妈妈面前。

「做什么,赶紧穿衣服吃饭」妈妈看见我胯下的阴茎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如果仔细看妈妈脸蛋都有些微红,而且眼睛也不敢看我的胯下,妈妈说完就匆忙的离开了我的房间。

「这段时间妈妈出去的如此频繁,看来一定是去宣传邪教或者邪教聚会」我匆匆把衣服穿好心里想着道。以前妈妈也出去,不过从来没有如此频繁,这让我越来越担心,当看见地板上空空如也,昨晚丢在地板上的内裤没有了,不要想也知道是妈妈拿走,这下让我有些害怕起来。

妈妈发现我偷她的内衣

妈妈发现我拿她的内衣打手枪,上面的精液很定看见了

妈妈不会责骂我吧

看刚才妈妈那态度,应该是没有生气吧我胡思乱想的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就来到外面妈妈已经在等我了,我偷偷看了妈妈眼,发现妈妈好像没有任何异样,依旧像往常样,我坐下来与妈妈默默吃着粉条。

「妈妈,你又要去哪里?」

「有些事情,妈妈下午就回来」

「我不想去阿姨家吃饭,我可以跟你去吗?」

「不行,乐乐乖」

在遭到拒绝后我也无奈的低头吃早餐了,妈妈每次出去都特别打扮一番,虽然妈妈不会化妆,可是现在天气比较炎热,妈妈穿着短袖连衣裙的样子很漂亮,虽然肚子上的赘肉凸起着,虽然脸蛋上的皱纹也蛮多,虽然身材已经开始走样,不过在我眼里妈妈是个漂亮的女人。

妈妈当做没有发现我偷拿她内衣打手枪的事情,只是默默的把内裤给洗了,妈妈走后我在楼顶看见晒着的小内裤,我都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想了。

我是酷爱看电视的,当看见新闻内报道的邪教事件,邪教组织大批人攻击公安局,邪教人员广发宣传单,抓了多少人,查货多少非法书籍光盘,保证书更加是一大片,这个事情是在进一步的发酵,而且都有举报电话。

看见这些新闻我越来越害怕,害怕妈妈被警察抓走,害怕妈妈是去宣传邪教,害怕别人举报妈妈,我是相当担心,而且相当气愤,好好的工作生活多好,怎么就喜欢搞这些邪门歪道,妈妈以前是个多么聪明的女人,怎么就变得如此笨,这个全能神教没有利益又怎么会去弄。

我心底最害怕的就是妈妈在出卖身体,或者是说为全能神教奉献自己的身体,现在如此痴迷邪教的妈妈,如果有头领要妈妈,妈妈也许毫不犹豫的就答应吧。想着这个我就十分愤怒,而且也相当无奈,妈妈的行踪我根本就不了解。

「行踪,对,为什么我就想不到,我也可以加入嘛」我奇思妙想的想道。不是说全能神教接受万民吗,不是报道内八十岁老头下到十岁的小孩子都参加吗,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我也可以加入邪教,这样就可以在妈妈身边了。

我要当卧底或者说拯救妈妈,我努力的把自己的想法改成一个完整的计划,暑假小金与他爸妈去旅游,我也只有在家里看电视,不过我也很忙。

「乐乐,肚子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当快到晚上妈妈才回来,而且妈妈一副相当疲惫的模样对着我说道。

「妈妈你休息下吧,我不饿」我对着妈妈说道。

「乐乐真的长大了,也终于知道心疼妈妈」

「坐下来妈妈」

当我们母子吃过晚饭后,我们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电视,而妈妈精神好像很累眼睛都在打架,我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心跳。

「妈妈,我想跟你说件事情」我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什么事情?」

「你房间内的书我看见了,内容挺好看的,我想你借给我看看」

「真的吗?」妈妈原本没有精神的模样立马恢复过来,转过头睁着闪闪发光的眼睛兴奋的问道。妈妈没有问我怎么去她房间,也没有问我为什么偷翻她东西,只是关注这个邪教好不好。

「嗯,内容挺有意思的,我想认真看看」

「行,喜欢看妈妈都给你,不,现在妈妈就给你去拿」妈妈开心的说道。在我惊讶的目光下妈妈开心的去了自己房间,没过多久妈妈就把书籍都拿给了我。

我哪里是真喜欢这些胡说八道的假东西,我只是想要与妈妈有共同语言,甚至有一天希望妈妈幡然醒悟,这个全能神教是个欺神骗鬼的假东西,内在比谁都肮脏比谁都无耻,不过我现在说妈妈很定不会相信的,而且也只会把我们母子关系推上悬崖。

我装模作样的拿着这些骗鬼的书籍看着,而妈妈开心的去洗澡睡觉了,当我走入洗澡间内,第一眼就发现塑料桶内那明显位置的红色内衣。

「难受这是妈妈给我的奖励」我有些不懂妈妈疑问道。

我兴奋的把拿着妈妈的红色蕾丝内衣,内衣上还有妈妈残存的余温,而且包裹阴户的布料上还有妈妈小穴的味道,我贪婪的好好舔食一遍,把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妈妈刚脱下来的红色小内裤上,我才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房间内。

接下来我依旧执行着自己的计划,没事就拿着书籍请教妈妈,妈妈相当开心的解释着,而基本上一个礼拜有好几个人过来聚会,而在我刻苦学习的状况下,妈妈答应我在旁边聆听,原来躲在一起聚会都是在学全能神教的各种教义。

「朱阿姨,我想加入你们」在又一次聚会上,我看着领头的中年女人朱阿姨说道。这个朱阿姨是妈妈这个小团体的主事人,全能神教组织相当严密,而且是一个一个小团体组成的,就算妈妈这个小团体被警察抓住了,也不会影响其他邪教人员,至于更高级别的我也不知道。

邪教的洗脑手段相当厉害,各种各样的书籍简直是在歪曲人性,让信仰者成为一个个奴隶,书籍如《圣灵向众教会说话》、《在光中行走》、《那灵在说话》等等,说的一套又一套,不过越看只会让我越愤怒,就是这些东西在引诱妈妈走向堕落。

「欢迎,当然欢迎,神家里欢迎你」朱阿姨微笑的回答道。我的表现完全已经取得这个朱排长的信任,我记忆力也是挺好的,在我们家聚会的人准确说是二十个,虽然不是同时过来,不过这二十个人是固定的,而这个朱阿姨就是二十人组的组长,而这个组长还有更加高级的领导人,只是我们这些小角色不知道而已。

「欢迎回到神的怀抱」

「神国会让你,灵界的世界已经向你打开」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的话,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朱阿姨突然摸着我的头缓慢的说道。而旁边的信徒加上妈妈都低下头。

「乐乐,写下保证书」朱阿姨很是装神弄鬼的缓慢说道。在妈妈的指导下我写了一份保证书,而这份保证书就交给了朱阿姨。

「既然你已经进入灵界,」叛教者「会被闪电劈死,死后双脚脚心会有」闪电「两个字」

「知道」

「文英,你们也不在是母子,在神的怀抱内你们都是它的子民」

在一个偷偷摸摸的下午我家房间内,我就在妈妈以及众信徒的见证下,又以如此神圣的形式加入,突然我觉得相当好笑,在我家里在我们的地盘上,居然自己给自己找个枷锁,很快大家又开始学习书籍的内容,什么神迹什么灵界弄的故弄玄虚。

在他们都走后的晚上,我和妈妈吃完晚饭后,彼此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妈妈还一脸兴奋的看着我,好像能够把我发展成为邪教人物,是完全为了我好样。

「妈妈,我要脱离邪教」我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妈妈双手抓住我的手臂激动的再次确认问道。

「我说我要脱离,这个让我恶心肮脏的邪教」

「乐乐,你疯了吗?神会惩罚你的,它会让你死的」妈妈抓住我的手臂使劲摇动着大声说道。妈妈的眼睛内充满着愤怒与害怕,妈妈此时变成了一个母老虎,用着愤怒的眼睛狠狠瞪着我,好像要动手打我般。

「我就是要告诉妈妈你,邪教就是邪教,他们说的一切都只是在欺骗你,我不想你在这样被他们欺骗玩弄下去,我要脱离」我直视妈妈的眼睛大声回答道。

而随着我的话语,妈妈就是一个耳光打过来,这是妈妈第一次打我,妈妈以前相当的疼爱我,从来也舍不得打我,不过自从加入邪教后,整个人开始变了,现在居然动手打我,啪啪的声音发出来后,我都震撼到了。

「不要,乐乐你千万不要,神教真的很好,你如果背叛神教你会死的」妈妈楞了几秒后眼睛都红了用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呵呵,我不怕,明天我就去找那只猪,我要叛教」

「不要,不要,乐乐求求你,真的会死人的」

「妈妈,我不想你在这样下去」

「乐乐,你不要去,妈妈现在真的很好」

「你一点也不好,你已经被他们完全洗脑了」

「不要,只要你不叛教,妈妈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你不是喜欢妈妈的内衣吗?妈妈都给你,只要你不叛教,妈妈都给你」妈妈大颗眼泪都掉下来哀求的看着我说道。

妈妈其实是个脆弱的女人,虽然外表表现的坚强,可是内心也是最柔软的,不然也不会被邪教组织抓住机会,把妈妈给拉入其中。

「妈妈,你说话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

「好,妈妈我想要看你的裸体」我看着哀求的妈妈突然提出如此无耻的要求说道。听见我的话妈妈楞了几秒,不过看见我一边脸蛋红彤彤的手印,妈妈什么也没有说话,只是呆了几分钟后。

「我们是神的子民,是兄弟是姐妹,世俗的身份都不重要,我们是正常的属灵生活过灵床,是在追求信仰长进」妈妈嘴巴内一直念着说道。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缓慢的把自己身上的裙子给脱下来,夏天原本就十分热,妈妈的连体裙相当方便的就脱离妈妈的身体。

妈妈嘴巴内念的话语我也知道大概,不过却已经没有精力去理会,因为我的注意力都在妈妈的身体上,妈妈穿着一件鲜红的蕾丝内衣,一对高高凸起的乳房被红色蕾丝乳罩包裹着,而且还露出小半边乳球,而妈妈胯下也被红色蕾丝小内内遮掩着,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吸引着我全部的注意力,恨不得眼睛可以看穿。

「继续脱」我有些着急的催促道。

妈妈一边念着眼睛红彤彤的流着眼泪,一边把被后的纽扣解开,随着乳罩的脱落妈妈一对下垂的乳房暴露在我眼前,妈妈的乳房很大,不过却已经严重下垂,那雪白的乳房上面有大片的褐色乳晕,而且乳头也不大不过颜色却很深。

就算妈妈的乳房有些下垂颜色深,可是在我眼里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女人的乳房,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就算妈妈肚子上有大片的赘肉,也阻挡不了我眼里妈妈是个漂亮的女人。

在我炙热的目光下,妈妈把缓慢的弯下腰把红色小内裤脱下来,随着妈妈把小内裤丢到沙发上,妈妈女性神秘三角地带暴露在我眼前。

妈妈的胯下小穴阴毛真的好多,多到完全把妈妈的小穴给遮掩住的地步,茂盛的黑色长长阴毛如森林般,而且那些阴毛没有任何规律分布着,而那个在阴毛下的小穴,颜色乌黑一片如黑木耳般,因为我们母子非常靠近,我低下头仔细的注视妈妈胯下小穴,阴毛实在太多了,不过那个女人的大阴唇实在太让我痴迷。

「妈妈,你坐下来,我要仔细看看」我眼睛都发红的看着妈妈颤抖着说道。胯下的裤子已经变成帐篷,熟妇妈妈当然发现这点,不过妈妈还是听话的坐在沙发上,我此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迅速的蹲在妈妈胯下,双手把妈妈的大腿给掰开,整个头都靠在妈妈的胯下,近距离的注视着,甚至我可以闻见妈妈小穴的味道。

「不要这样」妈妈羞红着脸蛋双手遮掩住自己的小穴说道。我双手把妈妈的手给拿开,低下头仔细的看着妈妈的小穴,那肉穴上的小肉片凸起,特别是如黑木耳般,比电脑内看见女人的小穴完全不一样不过我却更加喜欢妈妈的,因为妈妈的小穴是最真实的。

「妈妈,你的小穴真漂亮」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妈妈小穴兴奋的说道。甚至我说的话呼出的气打在妈妈小穴上。

「看完了吗?」妈妈双手抓住我的头问道。

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低下头就强硬的吻住妈妈的阴户,骚骚的味道让我痴迷,妈妈双手想要努力的推开我的头,可是却没有我力气大,我这一年在发育阶段,长的都已经比妈妈高半个头,力气当然比妈妈大了,无论妈妈怎么推我,我都紧紧贴在妈妈的阴户上,我本能的吃着妈妈的骚穴,肉肉加上阴毛的捣乱,让我不断的深入,甚至双手把那肉缝分开,舌头在妈妈的小阴唇内吸吮舔食着。

对于女人的小穴虽然没有真实看过,不过却在色情网站上学习过,现在只有在妈妈身体上试用着,没想到妈妈小穴内居然冒出透明的淫水,让我欣喜若狂的吃下去了。

「不要,乐乐,不要吃,这里很脏,不要,不允许你,这样」妈妈双手抓住我的头大腿大大分开呼吸粗重的说道。

我哪里有时间对妈妈说话,很是贪婪的吃着妈妈的骚穴,骚骚的味道让我兴奋无比,卖力的吃着妈妈的小穴,舌头在那个硬梆梆的小豆子上舔着,甚至都找到妈妈的阴道口。

妈妈苦苦哀求说不要,可是双手却在用力按住我的头,发出舒服的呻吟绝对是最真实的表现,我突然就站起来,迅速的把自己的短裤内裤一股脑的脱下来,上衣都来不及脱下来,我就双手抓住妈妈的大腿,一柱擎天的阴茎就顶到妈妈小穴上,硬梆梆的阴茎有十几公分长,不过却不够粗有些细,不过阴茎却够硬,粗大的阴茎顶到妈妈小穴上的时候,妈妈才反应过来,我这个亲生儿子要做什么。

「不要,乐乐你疯了吗?,我是你亲妈妈,不要」妈妈努力挣扎着大声责怪我说道。不过此时妈妈姿势有些难以挣扎,因为妈妈是大腿被我大大掰开,而且半躺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去挣扎出来。

「妈妈,我要你,我要操你,你不给我,明天我就去找那个组长,叛教我做定了」我看着胯下的妈妈大声说道。

果然我说完妈妈楞了几秒,而这几秒足够我想做的事情了,阴茎已经露出大大的龟头,我动作缓慢找准妈妈的小穴,大龟头终于找准位置进入妈妈的骚穴内,随着我的插入妈妈和我都发出哦的声音,在我和妈妈母子二人的目光下,十多公分的阴茎终于全部插入妈妈的骚穴。

「妈妈,你看,终于插进去了」我看着脸蛋通红的妈妈兴奋的说道。而妈妈是一句不说,只是漠视我的目光,我也不为所动阴茎本能的抽插着,妈妈的阴道有些松弛,不过泡在温暖湿润的阴道内却异常舒服。

我开始缓慢的前后抽插着,这样原始的运动不需要任何人教,阴茎前后用力抽插着,而随着我的抽插妈妈发出急促的呼吸,不过却没有叫出来,妈妈这是在故意憋住,这是我第一次操女人,所以也没有任何经验,只是本能的抽动着。

「妈妈,你的小穴,干的好舒服,妈妈你真好,嗯,不行了,儿子要射出来,射出来了」我呼吸粗重的大声说道。

「不要,快拔出来,嗯,不要射进去」妈妈却赶紧说道。

也许是第一次的缘故,我都没有抽插几分钟,就忍不住射出来了。而妈妈的话语已经晚了,我阴茎紧紧顶在妈妈的骚穴,把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射到妈妈阴道内,只就是书上说的内射,我舒服的趴在妈妈的怀里。

阴茎我也不拔出来,依旧泡在妈妈的阴道内,而我双手却已经抓住妈妈的乳房,把头埋在妈妈的乳沟内,嘴巴张开含住妈妈的乳头吸吮着。

妈妈也没有责备我射进去了,只是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什么话也不说,我只顾着吃妈妈的乳头,也没有理会妈妈,两个乳头被我贪婪的吸吮一遍,随着吸吮在妈妈阴道内的阴茎又硬了,原本默然的妈妈用着惊讶的目光看着我。

「妈妈,我又想要」我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抬起头看着妈妈说道。我们母子彼此终于对视着,妈妈那双眼睛内充满着复杂的情绪,不过我脑海内只有操妈妈的骚穴,已经顾不上这些,阴茎又是抽插着,不过我却吸取上次的教训,阴茎在妈妈阴道内缓慢轻轻的抽送着。

随着我战略的改变,坚硬的阴茎依旧在妈妈骚穴内做着活塞运动,开始妈妈还努力压抑着,不过随着我的持续抽插,妈妈也忍不住开始呻吟着。

「乐乐,嗯,你不要,不要去好不好,嗯,妈妈答应你,嗯,啊嗯,都给你,让你插,不要背叛神教」妈妈一心还是在邪教上呼吸急促道。

「妈妈,只要你让我操,我就答应你」

「只有这一次,嗯,我们是母子,啊啊,不可以这样,嗯,啊嗯,这是乱伦,不能够的,会被天打雷劈的」

「那只邪教猪,不是说,我们是兄弟姐妹,嗯,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是乱伦」

「不,嗯,不是的,啊,哦,我是你亲妈妈,不可以继续的」

「不让我操你,儿子,马上就去找他们」

「不要,不要,嗯,妈妈,不想你死,嗯,啊啊,只要你不去,嗯,妈妈答应你,都答应你」

「妈妈,是你,亲口说的,不准反悔,儿子要,天天操你」我双手把妈妈的大腿抬起阴茎兴奋的抽插着大声说道。我们家就我们母子二人,在自己家的房间内性交,别人也听不见,我是肆无忌惮的操着妈妈。

「舒服,嗯,啊嗯,不行了,嗯,妈妈要来了,啊啊,丢了,啊啊啊」妈妈呼吸急促全身颤抖着大声说道。

随着妈妈身体的变化,阴道内也变得相当滚烫,而且缩紧的阴道好像要夹断我的阴茎般,而且淫水打在我大龟头上,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我也把持不住在妈妈的骚穴内射出来了,此时我们母子同时达到高潮。

休息一会儿后我们母子赤裸裸的一起进入卫生间内,在卫生间内看见妈妈的裸体,又忍不住操了妈妈一次,我和妈妈依旧赤裸裸的粘在一起,我双手把妈妈抱在怀里,压在妈妈身体上又在床上狠狠操了妈妈次,也许是自己的精力太旺盛,一个晚上不间断的操了妈妈八次,第二天妈妈是容光焕发的起了晚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了,我挺着硬梆梆的阴茎也不穿衣服,就缓慢的走到厨房内,看见妈妈背着我在做早餐,我就顺势的抱住妈妈,双手在妈妈的乳房上揉捏着,妈妈穿着一件白色T 恤与短裤,揉捏妈妈的乳房手感棒极了,而硬梆梆的阴茎顶在妈妈的股沟内。

「不要闹,赶紧去穿衣服」妈妈身体抖动下缓慢说道。

「不要,妈妈,我要操你」

「乐乐,你都做了八次,不要再来了,次数多对身体不好」

「不管,我现在就想操你」我双手用力揉捏着妈妈乳房在妈妈耳边轻轻说道。

「真拿你没办法」妈妈把煤气关掉娇慎的说道。而我迫不及待的一把就把妈妈的裤子给脱下来,阴茎很是准确的顶在妈妈的小穴上,我从后背顶着妈妈,阴茎也没有着急插入妈妈的阴户内,而是在外面研磨着,在淫水分泌出来后我才顺势插入。

当我把精液再一次射入妈妈的阴道内,妈妈也舒服的达到高潮,我和妈妈早上做了个运动后,都是心满意足的吃着早餐。

「邪教也很淫乱,妈妈,你有没有被他们祸害呀」早餐上我对着容光焕发的妈妈轻轻问道。

「怎么会,如果这样,我也不会加入的」

「妈妈,我重要还是邪教重要」

「当然你重要」妈妈没有任何犹豫回答道。

「那好,我们脱离邪教」

「可是他们会杀死我们的」

「不要怕,只要我们认识到邪教的危害,认清这些肮脏龌龊的家伙,等我考上大学,我们就搬离这里,我们找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生活」

也许是完美的性爱能够化解女人的各种情绪,我这个年轻血气旺盛的年轻儿子下,天天与妈妈过着新婚般的生活,精液是次次射入妈妈的阴道内,妈妈也已经上环不需要担心什么,我的一天天长大,性欲也越加旺盛,得到满足的妈妈也开始重新认识全能神教,我每次都与妈妈说明白邪教的龌龊,而完全被洗脑的妈妈也慢慢恢复过来。

我拼命的学习努力考上北京大学后,我和妈妈两母子搬到北京生活,虽然生活过的很清贫,可是我们母子过的相当开心。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