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帆遗权帝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帆遗权帝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母子情缘 母子情缘

    就在我贪恋着床上的温暖时,妈妈温柔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破了我继续贪睡的美梦。  还未睡醒的我张开惺忪的睡眼看去,一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雍容透出一丝温婉,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粉雕玉琢,宛若一位仙子嫡落人间,不染一叶凡尘。

    帆遗权帝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母子情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母子情缘》,是作者帆遗权帝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我贪恋着床上的温暖时,妈妈温柔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破了我继续贪睡的美梦。  还未睡醒的我张开惺忪的睡眼看去,一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雍容透出一丝温婉,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粉雕玉琢,宛若一位仙子嫡落人间,不染一叶凡尘。

《母子情缘》 第14章 免费试读

也许是我真的太累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悬起,明媚的光线极为刺眼。我轻轻挪动身子,感觉身体不是很痛了。

我慢慢的走下床,扶着墙壁走出了卧室,听到厨房炒菜的声音,我走过去一看,是妈妈在烧午饭。

妈妈今天并没有穿制服,上身一件白色衬衣,酥胸饱满而又挺圆,玉臂纤细,蜂腰堪堪一握。下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将那美丽臀部的曲线,从上到下,浑若天成,堪称完美。

“遗儿,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床上休息。”妈妈转头看到我站在门口,眼眸中包涵着温暖的关爱。

“妈妈,你没去教室?”我疑惑道。

“我决定这几天留在宿舍照顾你,班里的事我全交给楚雅柔。”妈妈关掉小火,将锅里的菜装到盘子里。

“哎……”我一脸颓然,昨天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和雪姨亲热,看来没机会了。

“怎么了?”妈妈一愣,问道。

“没什么,”我勉强的笑道,“妈妈,看来今天午饭很丰盛啊。”

“都是你最爱吃的。”妈妈黛眉间流露些许喜意,,为了准备这些食材,她早上7 点就出门,到十几公里的菜市场买菜。

就在我们准备动筷子的时候,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妈妈起身走过去开门,一位美丽熟妇站在门口微笑得看着我,手上还拿着一个瓷罐。

“韩医生!”我兴奋得打招呼。

今天雪姨也没有穿制服,一件针织的粉红色低胸上衣,衣服紧凑贴身,把雪姨丰满的胸围表现得淋漓尽致,下面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及膝裙,丰圆的大屁股翘起了一条美丽的弧度,与纤细的水蛇腰形成了女人梦味以求的蛇形曲线。修长丰硕的美腿上穿着我最爱的黑色丝袜,黑色朦胧的丝袜紧贴在雪姨欺霜若雪的肌肤之上,显得格外诱惑,让我忍不住要上前摩挲一波。

看到儿子打了鸡血的样子,妈妈心里很不舒服,多年养成高尚修养还是让韩雪进来了。

“林遗,我来看看你。”韩雪俏脸上洋溢着笑容,踩着白色高跟鞋走进来,柳腰一扭一扭的,让我看得猛吞口水。

“进来一起吃吧。”妈妈说道,她以为韩雪会拒绝,没想到韩雪毫无顾忌的点头,然后要坐到我的旁边,让我心中不由的一喜,离得这么近,说不定可以楷点油,吃雪姨的豆腐。

见韩雪要坐到儿子傍边的位置,妈妈连忙上前拦住韩雪,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喂遗儿吃饭,请你坐对面吧。”

韩雪礼貌的说“没关系。”然后坐到我对面。

妈妈露出得意的神色,然后去厨房给韩雪拿来一份碗筷。

我有些失望,但想想也没毛病,总不能让雪姨来喂我吧,妈妈一定会怀疑我和雪姨的暧昧关系,话说刚刚我是不是太过热情了,不行,不能让妈妈发现我和雪姨有一腿。我的眼神不再盯着雪姨,悄悄的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韩医生,你这瓷罐里是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

韩雪那包涵无限春意的美眸瞧了一眼,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浑浊的汤里一根长长的东西浮在上面。

“补身体的,大补的哟。”韩雪娇声说道。雪姨性感诱人的风情挑逗着我,和妈妈的端庄知性不同,雪姨是一位真正的熟女,她身上那种风情韵味,宛若一朵香艳的蔷薇,诱人的芬芳刺激着男人的荷尔蒙。

看着两人暗送秋波,妈妈有些不悦,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妈妈压抑住心中的怒气,夹了一根青菜到我嘴边,“遗儿,来吃吧。”

“妈妈,我想吃那个。”我眼睛死死得盯着那根和自己肉棒差不多的食物,口水都流下来了。

“这是什么?”妈妈柳叶眉微微一跳,筷子拨弄着那根肉棒,见多识广的妈妈还真不知道这玩意。

“这是中药材,吃了有利于林遗恢复伤势。”韩雪笑容中带着深意。

我点点头,催促道:“妈妈,这东西看起来挺好吃的,快夹给我。”

妈妈疑虑的看了看儿子和韩雪,总觉得两人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但听说这东西能帮助儿子伤势的复原,心中的顾虑随即消散,只要对儿子有利的,她都支持。

吃完牛鞭了,我顿时整个人暖呼呼的,有种飘在空中的感觉。

“雪姨,这东西真好吃。”

“好吃的话,我再烧几分,保证你吃得够!”

“那太好了!”

…………

妈妈看着儿子和韩雪聊得这么开心,感到一丝妒忌和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山珍海味居然还不如一个长得这么难看的食物有吸引力。

不行,自己怎么能输给她呢?妈妈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回场子。

“吃饭!”妈妈寒青着脸瞪着我,我赶紧收敛笑容,吃着妈妈夹得饭菜。

韩雪见到这一幕,也不再和我继续聊了。

我吃了一会,忽然眼睛不由的瞟向了雪姨。

雪姨此时伏着身子,衣服领口开得大大的,一道深不见底的沟睿延伸而出,丰满的乳峰凛然挺立,我擦,雪姨没有戴胸罩,两坨雪白的巨乳真空悬浮,看到雪姨美乳的无限春光,我的下体不自觉的挺立起来,还好有桌子挡着,要是让妈妈看到,不得骂死我。

不过想到妈妈还在身边,我更加兴奋了,大肉棒变得更粗更大了。

然而我呆滞的样子被妈妈注意到,她顺着我的视线看向韩雪,在见到温阿姨领口大开的春光时,她一下都明白了。

妈妈心中的怒火如火山爆发一般,正想破口大骂一顿,但想想还是算了,儿子还是个孩子,对性这方面接触不多,加上韩雪长得这么美丽性感,是个正常男人都抗拒不了,更何况是她那个年轻气盛的儿子。

“遗儿……吃饭。”妈妈绝美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怒色。

被妈妈发现了,我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吃着妈妈喂得饭菜,不敢在往雪姨那看去。

见到儿子的举动,妈妈怒气渐渐消去,目光紧盯着韩雪。

韩雪也感受到妈妈眼神中的敌意,有些懵逼,自己好像没做什么事吧,咦,小情人怎么不看自己了,亏自己今天没有穿胸罩,本来想让小情人大饱眼福的,难道是被李老师发现了,韩雪机智聪明,很快推理出了大概。

小情人真可怜,不过别难过,好戏还在后头呢,韩雪莞尔一笑。

嘴里嚼着我最喜欢的菜,但我的心情非常郁闷,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一见到雪姨,就处处针对我,就没给我过好脸色。

难道是雪姨和妈妈曾经有过节?不应该啊,妈妈在学校里一向待人和睦,除了和王浩关系非常不好,而且听雪姨说妈妈和她关系不错,难道是我的缘故?可是雪姨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妈妈应该感激她才对,现在怎么像防贼一样防雪姨,我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下体被什么碰到一下,我往下一看,顿时双眼瞪大,只见雪姨的两只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过来,两只裹着黑丝的美足灵活的褪下短裤,将我那昂首挺立的巨蟒释放出来,然后用柔嫩足底轻轻地夹住了我的肉棒,搓动起来。雪姨的脚掌十分柔软,再加上丝袜的顺滑感,使得我的肉棒不由大了一圈。

我抬头诧异望了雪姨一眼,只见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夹着菜,一边吃着饭,这也太刺激了吧,妈妈还在身边啊!

话说,这挺舒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足交吗?爱了爱了。

“遗儿,你怎么了?”妈妈看到我脸上舒爽的表情,问道。

“妈妈的菜太好吃了。”我掩饰桌下的淫行,只要妈妈不趴下来,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是吧,那多吃点。”妈妈一听高兴极了,扬起如白天鹅一般的玉颈,长长的眼角微微上翘,瞥了眼韩雪。看见没?儿子还是喜欢吃我的菜。

面对妈妈的挑衅,韩雪只是微微一笑,平静得吃着桌上的菜。

桌下,雪姨继续用脚帮我搓揉,还时不时用脚尖去挑拨我鼓鼓囊囊的睾丸,有时还会轻踢几下,这更是带给我莫大的享受。柔顺丝袜的摩擦,给予我惊人的快感,我真想大声的叫出来,太难受。

雪姨美足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马眼很快溢出了一大股黏滑的前列腺液,将雪姨的黑丝小脚都给弄湿了。

“啊!”我紧紧得咬着嘴唇,整个人不由的剧烈抽搐着。我知道这是射精的前兆,但我想遏制住射精的冲动,因为妈妈还在边上,要是射出来的话,以妈妈敏感的嗅觉一定会闻到精液的腥味,要是让妈妈知道我和雪姨的龌龊勾当,就完蛋了。

我脸憋得有些痛苦,这种想射又不敢射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看到雪姨的筷子突然掉到了地上,然后雪姨弯下腰。

夹住肉棒的两条黑色美腿松开了,随即我感觉的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润滑的小径,那温润的包覆感是这么的熟悉,我不用看就都知道是雪姨用她娇艳似绽放玫瑰的红唇含住了我炽热的龟头,两块柔软的唇瓣在肉棒棒身滑过。

太刺激了,一个性感熟妇蹲在桌下帮少年口交,而少年的母亲还在傍边,这种偷奸的快感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遗儿?你不舒服吗?”妈妈关切的看着我,她注意到我脸上神情的变化,好像很难受脸都憋红了很想发泄似的。

“妈妈,我……有些撑。”我舒爽的后仰靠在椅背上,此时我的大脑被雪姨口舌带来的快感充斥埋没。湿润的小舌头不停地在舔弄我肉棒的每一寸地方,湿滑的唾液垂涎滑落,龟头被整个含住,暂时舒缓了我的射精欲望。

“是吗?”妈妈看了眼碗中还剩大半的米饭,这就吃饱了?桌上的佳肴还剩许多呢。

不得不说雪姨的口舌功底真的强,那两片柔软的红艳朱唇,就像阴道深处的花心一样吸允着我肉棒的每一处地方,灵活的小舌头在我的青筋滑过,留下道道香津。

可能是觉得自己消失的时间太久了,雪姨开始加快速度,用舌尖轻轻拨弄龟头的马眼,小嘴疯狂得吸吮这龟头。

霎时我感觉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灵魂都是恍惚的。全身的毛孔细胞都竖立了起来,来自的灵魂的颤抖,仿若有什么东西要从我的身体里爆发。

“啊”

这一刻,我感觉我好像上了天堂,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诠释着清爽的感觉,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被雪姨含住的龟头激射出了一道道浓稠的精液,而韩雪经历过这么多次口交,早已准备好迎接那磅礴大量的精液。

只是这一次,我的射精量异常的多,第一波精液就灌满了韩雪的口腔,她还来没来得及咽下,第二波随即而至,韩雪的香腮被撑得鼓鼓的,但第三波来的时候,韩雪是真的害怕了,后悔给小情人做了牛鞭汤,这射精量一波比一波多,韩雪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吞不下了,但如果让精液洒在外面,一定会被李老师发现的,怎么办?

韩雪惊慌的东张西望,希望能找到什么容器,这时她看到自己掉在地上的白色高跟鞋,心中一喜,一手捡起高跟鞋,然后吐出红得发紫龟头,将龟头顶在鞋口里……

激烈的射精持续了一分钟,直接把韩雪的两只高跟鞋都装满了,期间韩雪还特地吞了两拨。

只见雪姨从桌底探出螓首,然后脸上潮红的坐在位置上,嘴角还残留着乳白色液体。

“韩医生,这奶煮酸菜鱼好喝吗?”我调侃的说道,“好吃的话,多吃点。”

韩雪一听,这小鬼,人家好心帮他舒服一下,竟然还嘲讽人家,韩雪越想越气,加上她穿上满是精液的高跟鞋时,脚底那种黏糊糊的粘性液体的感觉让她感觉十分不适,甚至脚趾之间都有那种溢出粘稠液体的感觉,虽然脚上裹着丝袜,还是有种让她踩在稀泥地上随时有可能摔倒的感觉。韩雪不由得娇嗔地白了我一眼。

我们两个的眼神交流全被妈妈看在眼中,妈妈漆黑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但没说什么。

接下来,韩雪很安分的吃着饭菜,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事,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让我很气馁。

等等,好像感觉有些不对,下体怎么凉飕飕的,我往下一看,肉棒还露在外面,雪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我疯狂眼神示意,可雪姨仿佛瞎了一样。

雪姨,绝对是故意的,等我伤好了不得好好蹂躏你这个坏女人一顿,可肉棒暴露在外面可不好啊,要是被妈妈发现了,自己该怎么解释?它自己跑出来的?不知道妈妈会不会相信。

“韩医生,那个你出来的时候,门有没有关啊。”我略含深意的说道。

“关了呀。”

韩雪美目轻眨,似乎完全不懂我的意思。

“韩医生,你仔细想想看,会不会忘记关了。”我急躁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头不停得往下移。

可雪姨就是无动于衷,“门开着也挺好,通风透气。”

是挺通风透气的。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们在聊什么?”一旁的妈妈眉头紧锁,略微升起一丝窦疑。这两人在说什么暗语?

看着妈妈冷若寒霜的脸蛋,我有些惊慌,胯下的肉棒还露在外面呢,我身子不由得往里靠去,得找个理由把妈妈支开。

“妈妈我想喝牛奶,”我目光诚恳的望着妈妈。“我好渴啊。”

妈妈神情有些犹豫,以她的智商不难知道儿子故意要把她支开,儿子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妈妈?帮我拿瓶牛奶好吗?”我撒娇道,生怕妈妈起了疑心。

妈妈想了想,按道理来说她不应该怀疑什么的,只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其中有猫腻。

看着儿子渴求的目光,妈妈还是决定起身走进厨房去拿牛奶。

时间紧迫,妈妈去冰箱拿瓶牛奶花不了多少时间。

我连忙低声道:“雪姨!”

“恩?林遗同学,有什么事吗”韩雪嚼着嘴中的鱼肉问道,那表情那语气,我还真以为之前帮我口交的人不是雪姨。

“你怎么没把我肉棒塞回去啊?”我又气又急,眼睛盯着厨房,生怕妈妈忽然出现。

“什么?什么肉棒?”韩雪疑惑地问,瞳孔掠过一丝狡黠。

“雪姨你别闹了,”我带着哭咽道,“要是被我妈妈看见,一定会知道我们的事。”

韩雪看到小情人心惊胆战的样子,嘻嘻笑道:“对不起啊,我刚才忘记了。”然后钻到桌底,把肉棒放回裤子里,当她从桌下出来的时候,刚好妈妈回来了。

我和雪姨都装作波澜不惊,仿佛和原先一样。

这两人?妈妈眼神在我和韩雪身上飘忽不定,看了半天,没发现任何端倪。

韩雪忽然站起来,礼貌的对妈妈鞠躬:“多谢李老师的款待,李老师的厨艺真不错,那我先走了,如果林遗同学有什么不舒服,随时可以找我。”

“慢走啊。”妈妈亲自送韩雪出门。

…………

“妈妈,你好像有心事?”我吃饱喝足后躺坐在椅子上。

妈妈似乎没有听到,一脸沉思。

刚才送韩雪离开的时候,总感觉韩雪的走路姿势有些奇怪,仿佛脚下有刺一般,韩雪和她都是经常穿高跟鞋的,优雅的走姿对她们来说已经是习惯了,除非刻意去改变走姿。

从韩雪一进来,儿子眼神中散发的异彩是她从来没见到过的。那种眼神,好像,好像,老公看自己时的眼神。难道儿子喜欢上了韩雪?

妈妈看了我一眼,心底越发地不安,感觉韩雪对儿子也有意思,这两人不会已经那个了吧,妈妈心情更差了。

“吃完就会房间去吧。”妈妈不悦得看了我一眼。

“妈妈,我自己吗?”我有些奇怪,妈妈似乎没打算扶我。

“自己没脚啊?”妈妈的声音加重了几分,冷着个脸色。

我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妈妈脸上浓浓的寒意,知道妈妈现在很生气,还是别惹这只母老虎了,我一瘸一拐的走回房间。

……

看着儿子踉踉跄跄的步伐,李清雪有些心疼,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韩雪和儿子怎么会搞到一起呢?先不说儿子和韩雪才认识两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在一起了,韩雪的为人她清楚的,知性大方温柔漂亮,很多老师对韩医生的印象都不错,从来没有做出勾引学生的举动。

难道是儿子单纯的喜欢韩雪,想到这里,李清雪豁然开朗。

不知不觉,儿子都已经16岁了,16岁是一个男孩情窦初开的年纪,韩雪容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加上那风情迷人的熟艳气质。别说是对性了解如同白纸的儿子,就连学校里那些稳重的男老师也没几个抗拒的了。

儿子林遗的反应完全是青春期少年的正常反应,身为孩子的母亲,应该给予他科学的引导,让他对性有正确认识。

李清雪忽然心里一动,自己是应该找儿子谈谈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