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补习班姻缘次郎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补习班姻缘 补习班姻缘

    说实在话,台湾的家长,还都是抱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观念。这倒是给我这个没出息,念文科的男生开了一条赚外快的路子。至于艳遇吗,这得算是红利吧?

    次郎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补习班姻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补习班姻缘》,是作者次郎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说实在话,台湾的家长,还都是抱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观念。这倒是给我这个没出息,念文科的男生开了一条赚外快的路子。至于艳遇吗,这得算是红利吧?

《补习班姻缘》 第25章 免费试读

“真的?老公还想再爱爱老婆?”

嘉羚佼好的脸上带着挑逗地微笑,性感的嘴角微微上翘,勾人的凤眼稍稍眯起,春笋般纤长的手指充满引诱地撩动着乌黑微湿的长发:“耶,做给我看……”

“唔……嘉羚……”

我微微加快了手臂的动作:“我想要你……想了……好久……嗯……恨不得……嗯……一直……要你……”

嘉羚的手指溜出她的发间,轻巧地滑过她细长的颈项和优美圆润的肩头:“真的?你喜欢我的身体?”

“啊……是……我爱你的……身体……”

“你喜欢我的奶奶?”

说着,嘉羚用手托起她圆弧状的乳房底端,使那对白皙的犄角显得更加尖挺:“她们会不会太小?奶头会不会太大太黑?”

“啊……不会……她们又翘又结实……我……我最喜欢……亲亲你的奶头……把她们……含在嘴里……嗯……把她们舔得硬硬……吸……吸成红红的……”

“嗯……耶……你每次都把我的奶奶吸得……又胀又舒服……”

嘉羚两手的食指轻轻地拨弄着她浅棕色的珍珠,然后她的双手向下滑过腹部而到达两腿之间,用指尖按着丰厚阴阜的两边,她花瓣似的小唇应着压力而向两旁绽开,露出粉红色的光滑内壁:“哥哥喜欢这里吗?”

“喔……耶……我喜欢……嘉羚……粉红色的小……小穴穴……”

“你喜欢亲亲嘉嘉的小穴,对不对?”

“对……对……我喜欢舔……舔老婆的小洞洞……喜……喜欢喝你的……花瓣里面的……花蜜……”

“哥哥……你喜欢喝我的淫水?”

“对……你的淫水……要……要是没有淫水……我……我就不……不能……像……像刚才……用力……干妹妹……”

嘉羚用手指将阴唇大大分开,声音中充满淫趣的问:“为什么?”

“因……因为嘉羚的……小穴……好紧……会……会插不进去……”

“不能怪我的穴穴小喔。”

老婆突然站起,向我走了过来:“都是你啦,长了那么大的鸡巴。”

“嘿……”

当她走到我伸手可及的时候,我忍不住想去摸她,可是她却向我怀里扑进来,让我抱个满怀,天啊,那对充满弹性的柔韧乳峰贴在我胸膛,真是令人销魂。

嘉羚在我的耳边细语:“你的鸡巴顶在我肚子上,好硬哦……”

“对啊!”

我也轻轻对着她小巧的耳朵问道:“怎么办呢?”

“嗯……”

嘉羚故作神秘的说:“你看呀。”

她的双手穿过我的胁下,在我身后的梳妆流理台上摸索了一下,然后向后退了一步。

当嘉羚温柔的娇躯剥离我身体时,我不禁有些怅然,但是当我看见她手中拿着的东西时,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得大大的,原来那个原来放在台子上、有点像牙膏、毫不起眼的容器,是一管……嗯……性爱或妇科、肛门检查专用的润滑剂。

“嘉羚……”

我还没反应过来,嘉羚就已经转开了软膏的盖子,跪在我前面开始把滑溜溜的东西涂抹在我的阴茎上,她专注地看着我原来已经泛红的龟头,随着一阵阵“啾啾唧唧”的声响,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变成了湿湿亮亮的,昂然挺立地直指着嘉羚的俏脸……

“老婆……你……这是……”

嘉羚一边继续地捋着我的肉棒,一边抬头对我巧笑着说:“你的鸡鸡那么大,要是不弄滑一点,怎么可能放到我里面呢?”

“里面?”

想到可以再次把命根子插入到嘉羚娇软宜人的窄小蜜穴里,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但是还是有点顾忌的问道:“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小……小穴累了吗?还……还有……如果你还想要我……进去的话……嗯……最好……不要再弄我……我的……”

嘉羚妹妹看看我的阳具,嫣然一笑:“呀……已经这么激动了!”

在她□荑充分润滑的快速套动之下,我那根肉香肠已经是筋脉怒张,肉菇头也被挤得通红了。老婆放开了我的性器,站起来神秘兮兮地说:“小穴累了,可是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你进来呀。”

别的地方?除了老婆的小香穴……她的樱桃小口?是的话,哪里会须要替我涂抹上润滑软膏呢?那……唯一可能的侵入点就是……天啊!

嘉羚看到我目瞪口呆地模样,不禁笑了出来:“发什么呆啊?不是新娘都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老公的吗?不过……”

她把软膏交到我手中:“一定要温柔一点,慢慢来哦……我怕痛又有点紧张。”

“嗯……嗯……”

我急忙点头,那幅呆样把嘉羚逗得又羞又好笑,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腰将丰嫩的臀部挺在我眼前:“帮我预备好吧。”

我将浓浓地透明胶状物挤在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腹上,轻轻地在嘉羚张开的臀瓣之间涂抹着,一边还欣赏着那片美景。老婆肥沃的阴阜似乎真的有点泛红,希望我没有把她弄得太惨。

“唔……耶……”

在菊纹上的按摩似乎使嘉羚很舒适,她低声地呻吟着:“老公……你的手……嗯……好温柔……喔……”

“是吗?其实,我碰到你就没办法,自然就温柔了。”

“嗯……我喜欢……被你宠……呀……”

嘉羚轻呼一声,因为我的食指已经缓缓的侵入她的后花园中,也许是润滑软膏的功效,也许是一连的做爱使嘉羚轻松了下来,她的肛门放松了很多,虽然还是很紧,但是却不像早先那样坚拒手指的入侵,嘉羚娇声哼道:“唔……哥……要多……喔……多用软膏……喔……”

“嗯……我知道,屁屁里面会比较乾,哥一定会先帮你弄得滑滑的。”

“哼……唔……好……哥哥……你……咿……真的……会……会想……插到……唔……我的……屁股……嗯……里面……吗……”

“是啊,谁叫你的小屁屁那么可爱……”

我抽出食指,嘉羚又像松了口气,又像失望地轻轻叹了一声:“哎……”

但是随即又呻吟了起来:“喔……嗯……”

因为我在手指上添加了一些润滑膏,这次是将食指中指一齐探入了她的后庭:“嘉羚……还好吗?难过的话就不要了。”

“嗯……”

嘉羚摇摇头:“难过倒……喔……倒是不会……只……嗯……只是……怪怪……的……呵……好胀……”

我轻轻浅浅的抽送着手指,嘉羚口子上的那圈肌肉还是不时忍不住收紧,但是我暗暗使劲,不让指头被她排出。

“唔……好像……想……嗯……大便……的……喔……的感觉……好讨厌……”

“没关系,习惯了就好了,不过,痛的话要跟我说喔。”

“嗯……不会痛……啊……”

嘉羚果然比较适应我的手指,光滑的肠道不再像排便那样的挤动,肛门也比较能放松了。

“老婆,我想把鸡巴放进去了。”

“嗯……好……快来……插插……唔……妹……妹妹的……小……嗯……屁股……”

这次当我抽出手指时,嘉羚的肛门没有马上完全闭拢,圆形的小洞微微张开著,暴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光滑黏膜,我趁着她还没收紧,赶快将湿淋淋的鸡巴凑上去,将龟头顶着那雏菊蕊:“嗯……妹……我进来了……”

“呀……哥哥……你的……喔……鸡巴……啊……好大……”

老婆大声的淫叫着:“把……把人家……屁……屁……塞得……喔……好……好紧……”

“现……现在只有……龟头……在里面……会……会不会痛?”

“不痛……就……就是……好胀……哦……哦……好像……便便……胀……啊……”

一旦龟头进入了直肠,虽然我的柱体还是感觉得到括约肌的钳制,但是因为润滑剂的作用,不一会儿我就整只进入了嘉羚体内:“羚……你……里面……呵……好紧……”

“唔……你好大……嗯……”

嘉羚的肠道还是有点想将那只异物排出,那种蠕动使我爽快得很,我开始小心的抽出、插入,抽插的幅度只有半只阴茎,以免一不小心,让肉棒被排泄出来:“唔……我在插……嗯……妹妹的……屁眼……了……噢……”

“哥……你……舒……舒服……吗……啊……嗯……哼……”

充分润滑的衔接之处发出黏腻的“滋……滋……”声。

“啊……很好……很舒服……你呢……”

“唔……不错……嗯……”

“来……”

我托住她纤细的腰,引导她往后退:“坐在哥哥身上……”

我半坐半蹲地靠在浴缸的边上,嘉羚则直起上身,张开双腿的“坐”在我的胯间,刚才“狗交式”的体位,抽插的主权完全操在我手中,但是这样她在上位时,我们等于是平分着控制我可以向上把鸡巴顶入她的后庭,她也可以向下把鸡巴吞入自己的直肠内,不一会儿,我们就领略出合作的方法,轮流地主导抽送,下体不停传出“渍……滋……”声,而我低头就可以看到,每次肉棒抽出时,都会将粉红色的嫩肉微微翻出。

“咿……呀……哥……你……你又把……人……人家……弄……嗯……弄得……呵……好舒服……”

嘉羚的浪语越来越激昂,因为这个体位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伸手爱抚她的敏感地带,这时,我的右手正在搓揉着嘉羚挺拔的乳尖,使她的乳头坚实翘起,我的左手则探入了她的腿间,轻轻撩动着她叠合著的小阴唇,嘉羚想必是又激动了起来,连套坐的动作都在幅度和频率上加大了,这下爽到的就是我了:“耶……羚妹妹……我……我也被你……套得……呵……好舒服……你……咿……的屁屁……好……好棒……好……好紧……”

“嗯……嗯……讨厌……啦……哼……你……你把人家……摸得……又……又浪起来……了……呀……”

嘉羚所言不虚,虽然我只是在她阴唇外缘摸索着,但是温热的爱液又开始溢出她的阴户。

我继续地抚摸她,只是故意的不时将指尖探入她阴唇之间,摸摸她嫩嫩湿湿、温暖的内壁,要不然就是随意拨弄几下她的阴蒂覆皮,嘉羚几乎完全主动的上下套坐着我的肉棒:“唔……呀……我……又……喔……又湿了……啊……”

“好……好啊……再……再来一次……高潮……嘛……”

“嗯……讨厌……一直给……嗯……人家……呵……高潮……我……喔……会……受不了……的……呀……啊……”

说是这么说,但是当我的手指插入她湿淋淋的阴道中时,嘉羚却完全没有反抗,反而停止了动作,全身变成僵僵的,用颤抖的声音说:“啊……好……好舒服……哥……你……快点……射……我……喔……”

“我……要等一下……嗯……你……屁屁里面……快要乾了……”

嘉羚必定也注意到她肛门里逐渐的乾涸,因而减缓了抽送,我对她说:“要……要抽出来……加一点润……润滑软膏……要……不然你……的屁屁……会……嗯……会受伤……”

说着,我将身段一低,鸡巴便滑出了老婆的后庭,低头一看,果然润滑剂不是乾了、就是被堆挤到柱根那儿,难怪最后的几下抽送有点乾涩的感觉。

我正要转身去找润滑膏的时候,嘉羚却以很快的动作跨出了浴缸,躺在浴缸旁边的气垫上,大大的张开玉腿,还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将深肤色的小阴唇外缘拨开了:“哥……快进来……”

我迟疑着是否应该再次插入她被我蹂躏多次的小肉包子,可是嘉羚脸上那种急切的期待,使我不再多疑的也跨出浴缸,跪在她张开的腿间,用僵直的阴茎对准了阴唇间红嫩的肉穴……

“唔……”

“啊……”

因为老婆丰沛的淫水,我的肉棒成功地一举突入她体内,被她紧紧的内壁包容着,嘉羚蹙着眉头,令我不禁犹豫了一下,但是她却大声地呼着:“喔……好舒服……哥……你……呵……快插……插小穴……我……好爽……”

既然老婆都如此说了,我就毫不客气地在她密实的小穴里插了起来,还忍不住握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腿张开、向上举起,以便我像只疯狗似的亲着、舔着她幼白的美脚。

“唔……喔……耶……哥……好……好哥哥……你……插得……妹妹……快要……喔……舒服……死……死了……”

嘉羚大声叫床,双手也做出令我看了想喷血的淫荡动作她的左手来回在一双椒乳之间,不停的揉着、搓着、甚至拧着自己已经泛红的棕色蓓蕾,而她的右手则是放在阴阜上,按着阴唇上端、不停的划着圈圈、揉弄着躲在皮膜之下的阴核:“唔……唔……哥哥……用力……啊……呀……”

老婆的阴唇随着我的抽插而翻出翻进,发出“漱……漱……刷……刷……”的淫荡之声,里面丰沛的爱液不断滋润着我的柱体,使得那硬胀、又即将要爆发的肉棒还可以在她紧箍着的阴道口一带出入,嘉羚的手指越动越快,甚至拉动着肥厚的阴阜,使得覆着包皮的阴核可以一下下地承受到我下腹的冲击:“呀……老公……好……好猛……啊……”

“嗯……嗯……唧……啾……嗯……”

我下体快速的抽插着嘉羚的小穴,嘴巴则忙着舔拭她每一只修长秀美的脚趾,也不知道是我的肉棒越胀越大,还是嘉羚的穴穴越来越紧,我感到茎根那里的压力越来越大,那泡滚热的精液再忍不住多久就会被箍出来了……

“啊……啊……啊……哥……抱我……抱我……嗯……”

我闻言赶紧俯身,紧紧的抱住嘉羚,她娇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吟叹着:“啊……我……我又要……嗯……来了……喔……喔……好舒服……喔……”

她的双腿紧紧缠住我的腰,小穴中一阵紧缩,全身突然僵硬、微微抖动:“啊……啊……哥……你好……好厉害……”

她咬紧了牙关:“哼……呀……我……要……死……了……啊……”

蜜穴中的嫩肉急急抽搐了几下,然后她无声地紧紧搂着我,稍微放松了娇躯,然而,却到了我无法维持沉默的时候了……

“唔……我……”

我的声音颤抖着:“我要……喔……射……射……”

“哦!等一下!”

嘉羚急忙放开了我,全身向下一溜,使得我的阴茎也滑出了她的小穴,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她的小嘴已经含住了我垂在腿间的肉棒,我四肢着地地跪在床垫上,嘉羚仰躺在我腿间,不但用力吸吮着我那只沾满爱液、还曾经插入她直肠的棒子,还在嘴里溜动香舌,舔着我的马眼。

“羚……我……来……了……啊……啊……啊……”

一股股的热精喷射入嘉羚温暖柔软的嘴里,那股吸力使我可能射得精尽人未亡,睾丸里存货尽清,只剩下喘气的力量:“啊……老婆……”

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

“老公……”

看着我的舒服样,嘉羚满意地释放了我的肉棒,她用手擦去嘴角那儿些许溢出的精液,然后温柔地微笑着问:“舒服吗?”

“天啊!老婆,我爱死你了!”

我在嘉羚身旁躺下,紧紧的抱住她的娇躯……

“嗯……”

嘉羚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娇懒的对我说:“老公!我好饿喔。”

“冰箱里好像没有什么菜。这样吧,穿上衣服,我们出去随便吃一点好了。”

?“好呀,好呀!”

我们再用温水互相把对方冲洗乾净,又拿过浴巾,相亲相爱的互相把身体擦乾了,我对嘉羚说:“去房间穿衣服吧。”

“你先去,我要化个淡妆、保养一下头发……”

“老婆啊,你这样就很漂亮了啊。”

嘉羚用浴巾拭擦着自己的一头秀发,嘟着嘴对我说:“花言巧语!”

其实她一定在心里暗爽着,要不然为什么她的嘴角充满了笑意?

“那,你慢慢打理。我先穿好了,下去把报纸拿回来。”

“嗯……”

她对着镜子乖巧地点点头:“我一下子就弄好了。”

我在她脸上印了一个吻,走进卧室里穿上衣裤,出门到楼下拿报纸。才走到门口就看见四楼的李小姐一个风尘味很浓,徐娘半老的女人,听说是在风月场所讨生活,现在被某个老板包下、在我们公寓里金屋藏娇。“嗨,罗先生!”

她热络地打着招呼,我也回了一声,可是觉得她的笑容有点诡异,那双风骚的眼睛还一直往我身上扫……

到了楼下,李小姐迳自出门去了,但是站在信箱旁边的两位欧巴桑级的邻居、曾妈妈和何妈妈,却也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两个人带着诡异的笑容向我打着招呼。我诺诺然的走过去拿了报纸,何妈妈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少年郎真正有够勇!”

曾妈妈则装模作样地拍了一下何太太的手臂:“夭寿喔,你在黑白说什么啦!”

何妈妈说:“我是说,还是慢慢来,不要一次给他做太多,伤肾的呢。”

“诶……”

我迷糊地点点头,这两个粗粗矮矮加胖胖的女人都是我们这栋公寓老资格的邻居了,当年我替她们的儿女补习,如今她们都在家为这些儿女带小孩了,真不知道今天她们吃错了什么药:“我上去了,再见!”

一打开家门,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老婆,家里怎么会有吃的东西?”

说著,我走进餐厅:“令仪姐!”

还是那么风姿卓约地令仪穿着一套奶油黄色的短洋装,交叠着白皙均称的腿坐在饭桌边,另一边嘉羚穿着一件浴袍,小脸埋在两手手心里,令仪娇媚地白了我一眼:“什么姐不姐的?该叫我“妈”了。”

“对对,唔……嗯……妈。”

好不容易叫出那个字,虽然天经地义,可是总觉得被占了便宜,再怎么说,这个岳母曾经被我在床上征服过。倒是看看嘉羚的样子,好像出了什么事似的,我耽心地问她:“嘉羚,你怎么了?”

嘉羚抬起头来,俏脸通红,用撒娇的声音说:“难为情死了!”

令仪带着调侃的笑容,站起来走到电话的旁边,按下答录机的播放键,尾随著“哔”的一声,令仪娇美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喂……嘉嘉!小罗!来接一下电话啊!哎!真是的,你们知不知道、整栋公寓都可以听到你们……你们在……喂!没有听到电话响吗?哎……那,只好算了……”

然后答录机报出留言时间,正好是我们在浴室中斯杀得难分难解之时。

“怎……怎么会?”

我疑惑地摇摇头,难道我们浴室里装了什么窃听器材还是什么的?

令仪解释说:“虽然你们房间的隔音很好,可是浴室里面因为通风管的设计,稍微大声一点、其他七家的浴室就可以听到你的声音,所以……”

“呀!”

嘉羚羞得又用手蒙住了脸,我想到我们在浴室中所制造的一切“音效”不禁也觉得很……我想还是不要对她们提起刚才在楼梯间里发生的糗事吧。

“唉呀……”

令仪拍拍嘉羚的头:“不用这么难为情嘛,小两口恩恩爱爱也没什么不对,再说,公寓里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听到啦。”

“嗯……是吗?”

嘉羚抬起头,好像比较好过一些了,我赶紧过去拥住她的肩头,她也就娇羞地将头靠在我的胸前。

看到我们的样子,令仪好像很欣慰的样子:“饿了吧?”

她指指桌上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锅子:“替你们炖了鸡汤,快点吃吧。”

“嗯,我去拿碗筷……”

嘉羚起身,在走进厨房以前还在我嘴上印了一个吻。

嘉羚走出餐厅以后,令仪不算是很认真的教训我:“你慢慢来嘛,一次做那么多,嘉嘉哪里承受得了?”

我看看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本能地想说:“那……谁叫你不来帮你女儿承受呢?”

但是话到嘴边,我就是讲不出来,所以我只是微微的向令仪笑了一笑,而她也微微笑了。不知为什么,但是我直觉地感到,就在不言中我们正式认识到我和令仪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一样了,她是我妻子的母亲,我是她的女婿,而我们不再会有更亲匿的关系了。

嘉羚拿着碗筷回来时,刚才困扰她的事好像已经烟消云散了,她盛好两碗鸡汤,我们靠在餐桌的同一边吃得有点狼吞虎咽。看到我仔细的把鸡腿上的鸡皮揭去,而把鸡肉按着嘉羚最喜欢的吃法,一丝丝的撕下来放在她碗里,令仪似乎很满意的微笑着,但是却又偷偷拭擦了一下她的眼角。

嘉羚也感觉到令仪的情绪,有点疑惑的问:“妈,你怎么啦?”

令仪有点难为情地摇摇头:“没有怎么,我……只是已经在想你了。”

“妈!我们不过是住在楼下嘛。”

“可是,你们还是要回加拿大去的,对不对?”

嘉羚握着她妈妈的手,用也有点情绪激动的声音说:“妈,我在公立学校做辅导员,每年都有寒暑假,哥哥他的公司也必须派他常常回台湾,所以我们一定常常回来看你啊。再说,你和爸爸也可以来温哥华看我们呀。”

令仪点点头,转过来对我说:“答应我,好好照顾嘉嘉,常常带她回来。”

“我一定会的。”

令仪看看我们,轻声的叹道:“真没想到,当初的小老师和小学生……”

是啊,真的很奇妙……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