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天堂圣客(loverbaby)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

    计适明父亲去世过早,母亲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计适明身上,倾注了她所有的爱,直到上小学了,计适明还和妹妹争母亲的奶吃,上初中了,他还硬要与母亲同床而眠,否则便无法入睡。  母亲今年四十三岁,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愚昧和溺爱使计适明的恋母情结恶性发展,他的性格越来越内向,甚至分配到政府机关工作以后,非到迫不得已,他决不同女同事说话。

    天堂圣客(loverbaby)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是作者天堂圣客(loverbaby)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计适明父亲去世过早,母亲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计适明身上,倾注了她所有的爱,直到上小学了,计适明还和妹妹争母亲的奶吃,上初中了,他还硬要与母亲同床而眠,否则便无法入睡。  母亲今年四十三岁,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愚昧和溺爱使计适明的恋母情结恶性发展,他的性格越来越内向,甚至分配到政府机关工作以后,非到迫不得已,他决不同女同事说话。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计适明(改编版)》 (九) 免费试读

计适明从来没有和妹妹一起跟母亲睡过觉,听着妹妹沉睡的鼻息声,他的心里多少有一些不适,挨着母亲的脊背,他想搂搂母亲,母亲却翻过身背对着他。有妹妹在身边,他多少有一些顾忌,睡不着觉,心里自然就有一些想法,不知不觉就想到母亲身上。手下意识地伸向那里,本来并不起兴的腿间,经他一阵抚弄,竟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轻轻地从头往下掳着,轻微的麻酥让自己酥了半边,毕竟和母亲有过多次,他想和母亲亲热一下,但考虑到妹妹在那边,就没敢动,只好自己套掳着自慰,这样一阵阵快感倒也让他感觉到舒服,就在他进入自慰的境界时,谁知母亲翻了一下身,“小明,你在干嘛?”

计适明停了一下,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他摸着母亲的手,拿到自己那里。母亲吓的一下子缩回去,女儿还在身边,她怎能做那苟且之事?

计适明抓住了,再次放过去,母亲使劲地往回抽,抽得身子都有点抖动了,就不得不放在那里。

“你妹妹——”

计适明没有放开,却领引着在那里动。母亲看看儿子的坚决,怕弄出动静不好看,再说这样做也比较隐蔽,就没再坚持,轻轻地握着儿子勃大的鸡巴,轻微地叹口气,“没出息。”

“妈——”他的言语里就透出怨气,听在母亲心里就主动地为他掳着,两指圈在一起上下掳动。

掳得计适明全身舒坦,伸直了腿静静地享受着。这样过了一会,计适明就不老实起来,手慢慢地爬到母亲的腿间,母亲吓的一收缩,跟着把腿夹了起来。

计适明就不依不饶地摸着母亲高高的地方往下抠,直到抠得母亲分开。分开了的母亲,那条宽松的大裤衩蒙在屁股上,根本遮盖不了多少,计适明先是隔着裤子摸母亲那条缝,手指肚来回地贴着沟缝插,插得母亲全身抽搐着把腿夹起来。计适明就拿出来,从母亲的小腹上伸进内裤里,碍于女儿在身边,母亲不敢动,只能任由着儿子从满布着阴毛的阴阜上撩拨着阴唇。

母子二人就在黑暗中、在漫天的风雨声里彼此抚摸、抠弄,计适明感觉到母亲裂开口的阴户就像从门缝里溢进的水一样。他挺起鸡巴在母亲手里钻,钻得母亲不得不抓住他的卵子捏,捏到动情处,计适明就狠狠地插进母亲的阴道,手指灵活地搓着她的阴蒂。他听得到风雨中母亲粗重的鼻息,腿轻微地伸直了,又蜷起来,这样来来回回地,让计适明就想把鸡巴插进去。

他伸手去扳母亲的身子,这一次母亲拒绝了,有女儿在身边,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倒是觉得儿子太过分了,因此放开手,背过身去。

计适明乍一离开母亲的抚弄,愣怔了一会,也不敢过分强求,他知道妹妹就在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惊醒,母亲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但不知怎么的,越是这样,计适明越是兴奋,那鸡巴胀得要命,手不由自主地又伸过去。

弄到酥软处,浑身紧绷着,就听到母亲叹息了一声,计适明就大着胆子,转过身,紧贴在母亲的脊背上,这样正好成了汤匙型。黑暗中,他摸索着母亲的裤衩,把鸡巴从侧面插进去。

母亲怕出事,摇摆了一下屁股挣脱开,计适明挺了一会,到底不舍弃,又抠弄着插进去,裤衩的布缝勒的屌头子都有点疼,但还是插到母亲的屁股里。

这时母亲就把手伸过去,握住了鸡巴,拿开了,套掳着,企图给他弄出来。计适明却不甘心,他想从背后插进去,在母亲里面射精,就摆弄开母亲的手,又插过去,母子两人就这样争执了一会。到底还是拗不过儿子,怕被女儿知道的母亲不得不往后伸了伸屁股,“小莲——小莲”

计适明惊喜地等待着,母亲轻微地喊了几声,似是疼爱地替女儿拉了拉被单。计适明就在这个时候,大胆地扳开母亲往后掘起的臀瓣,用手试了试里面的阴户所在,挺着鸡巴从后面插了进去。

母亲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计适明感觉到这个姿势,母亲的阴道有点干涩,摩擦的龟头有点疼,他知道也许是母亲害怕紧张的缘故,就从母亲前门上摸了一把水,涂在鸡巴上。徐徐地插进去,感觉到那软软的老屄比平时更宽大了许多。就在他想抽插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搭在母亲的身上,跟着听到妹妹喊了一声,“水。”

计适明一下子停下来,感觉到母亲一激灵,妹妹地叫声,“哥——”

母亲的脑子诤了一下,惊吓之余,赶紧哄着女儿,“别怕,哥哥在。”说着用手轻轻地拍着女儿。计适明吓得大气不敢出,鸡巴仍插进母亲的腿间。

计适莲打了一个呵欠,睁着惺忪的睡眼,“哥哥呢?”

母亲知道女儿在做梦,又生怕她醒来发现了什么,“睡吧,哥哥也睡了。”计适莲就往母亲的怀里拱了拱,又闭上眼睛。

身子贴在母亲的背上,手不自觉地伸到母亲的腹股沟,摸着那粘粘滑滑的结合处,母亲顺着他的动作,大腿微微地向上翘着。计适明就感觉到抽插的空间大了些,不觉淫心动了起来,慢慢地抽出来,挪动着屁股又插进去。母亲却轻轻地拍着妹妹,母子二人就在这种惊吓中交媾着,直到妹妹又进入了梦乡。

“妈——”计适明听到妹妹熟悉地鼻声,他想换个姿势,就扳着母亲的身子往身边拽,鸡巴不觉脱离出来。

母亲害怕这样会惊醒了妹妹,毕竟刚刚入睡,硬着身子不动,却把手伸到自己的腿间,抓着已经脱离开的鸡巴,往阴户里塞。计适明没有办法,尽管这样不能尽兴,也只好由着母亲,就觉得母亲那里粘粘滑滑的,象是流满了粘涎,穿过硕大的阴唇,屄口上像一个套子,母亲领过去,他半是无奈、半是生气地用力一顶,噗嗤一声连根没入,母亲似乎张大了口,跟着闷声一哼,显然是捂住了。

他再也不顾妹妹在身边,大抽大拉着,抽得母亲不得不抬起一条腿,计适明就狠狠地往里钻,象要钻透似的,有几次鸡巴钻到外面,戳到母亲的前门,却被母亲拿捏着,再次送进去。

这样子搞了很长时间,计适明都没感觉出要射,也许这个姿势太宽松,也许母亲搂着妹妹让他不尽兴,心里有点生气,干了一会,他就休息一下,母亲开始还希望他快点结束,这样子几个来回,母亲就说,“要不,明天吧。”

计适明听了就又插进去,狠狠地干着,每到激情处,母亲都变换一下,防止弄出声音,就在计适明再次停在母亲里面休息时,母亲却说,“我去趟厕所。”说着爬起来,计适明看见母亲跨过自己的时候,那个地方开敞着,湿漉漉的,就色色地伸手掏了一把,掏得母亲扭捏一下身子,差点倒下去,嘴里说着,“要死。”

看着母亲光着硕大的屁股爬下床,计适明的淫心噌地又起来了,鸡巴高高地撅着,就暗暗地想,待会母亲来了,好好地操她。就这样想着,手不自觉地伸向那里,慢慢地抚弄着。

妹妹已发出均匀的气息,计适明开始还慢慢享受着,期待着母亲快点回来。可手都有点酸了,鸡巴狰狞着,吐着晶莹的液体,计适明四下里看看,却发现妹妹一双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一条单薄的内裤下边缘翘着,隐隐露出大腿根部,他的手快速地动着,掳得鸡巴一蹦一蹦地,眼不觉地想往里看,却只是看到大腿根凹处的隆起处。

母亲刚才的动作和娇嗔让他忽然产生了不洁的念头,收回目光,看了看门外,仍不见母亲回来,便爬起来,悄悄地走到门口,淅淅沥沥的声音清晰地从厕所里传出,他知道那是母亲小解的声音,便掩上门走过去。

“吓死我了。”蹲着的母亲惊炸了一下,抬头看见儿子。

“妈——怎么还没完?”计适明站在母亲旁边,听着母亲淅淅沥沥的小解着,手不觉地摸着她的头发,母亲觉得自己这个姿势,儿子站在身边,心里就讪讪的,脸上有股说不清楚的表情。

“等会——”

“妈——”插进母亲的头发里,计适明来回地摩挲着,忽然他看见母亲仰起脸来,一时间刺激地看着母亲的嘴,就冲动地把身体靠近了,硬硬的鸡巴蹭着,看看母亲没有拒绝的意思,便挨着滑到母亲的嘴边。

“小明——”母亲大概快完成了,儿子硬硬的阴毛扎在脸上,刺刺痒痒的,想扭头躲开,却被儿子把着头发按住了。

就在母亲不知道儿子要干什么时,计适明把鸡巴滑进母亲的嘴里。

“要死!”母亲没想到儿子会这样做,摆着头想挣开来,却被计适明硬顶了进去。

“啊——”满嘴里撑着,连腮帮子都鼓起来,母亲感觉到噎得慌,有股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计适明就刺激地按住母亲的后脑勺,学着操屄的姿势一下一下地插着。

“小——小明——”这个姿势太让母亲接受不下来,自己半蹲着小解,儿子却把鸡巴插进嘴里。计适明插到深处,插得母亲眼泪都流下来。

“小——小明——让妈起来吧。”她企图站起来,摆脱儿子的抽插,却被计适明又是一个深喉,从没有过这种经历的母亲呛了一下,计适明不得不拔出来。

“要死——要死——”母亲低头咳嗽几声,言语间埋怨不该这么做。

就在母亲提着裤子要站起来时,计适明抱住了把她放到浴盆上。

“妈——擦擦。”母亲知道儿子肯定饶不了她,在床上有女儿在,他得不到畅意,这会儿还不——想到这里,母亲顺手拿起内裤放到屁股底下擦了几下,把粘在阴毛上的尿液擦净。

“妈——趴下吧。”计适明要求着,已经挺起鸡巴站在身后,母亲不得不双手撑在浴盆沿上,把屁股撅起来。计适明摸了一把母亲那里,找准了位置,便往前走了几步,撑开母亲软软地大阴唇,一捅到底。

母亲哆嗦了一下身子,撑住了,已经几进几出的计适明抱住了母亲的屁股,猛烈地干了起来,干得母亲禁不住轻轻地呻吟着,听在儿子耳朵里更是一副催情的春药,他一拉一送地啪啪地抽插着。

母子两人就在浴室里无拘无束的放肆地交媾着。

就在计适明感觉到母亲里面的变化,硬硬的子宫口碰触的自己欲望迅速膨胀时,他听到妹妹一声惊呼,“妈——”

母子二人一下子停下来,跟着计适明就感觉到从脑门直冲而下的那股快感迅速扩散。

“你妹妹——”母亲仰起身要站起来,却被计适明抱住了,这个时候虽然惊险,但已经箭在弦上,从卵子上面就感觉到那股激流喷涌而出,他大口喘息着,狠狠插进母亲里面,就在母亲回头看着他,惊讶地要他放手时,大股大股的精液直射进母亲的深处。

“怎么了?怎么了?”承接了儿子那灌满身体的精液,母亲来不及擦拭,就奔到屋里,看着女儿坐在床上,一脸惺忪的样子,疼爱地问。

计适莲擦着眼角,看了母亲一眼,“哥哥呢?”

“那屋进水了,你哥在——在——”她说着感觉到阴部大股大股粘粘的东西流出来,不觉用腿夹住了。

“还下雨吗?”计适莲望了望外面,一片漆黑,隐约地雨点滴漏在窗台上,啪哒啪哒地响。

“小了——”母亲拍了她一下,“你睡吧,我过去看看你哥。”母亲感觉到湿湿的顺着大腿流下来,怕女儿看见那白白的东西。

“我也去——”计适莲听说哥哥还在攉水,就要下来。

站在门外的计适明赶紧走进来,“没事了。”他说着,爬上床,“睡吧。”计适莲看见哥哥上来,就重新躺下,“妈——哥——你们也睡吧。”母亲替她盖了盖被单,计适明却从后面把手插进母亲的裤裆,一下子戳在她的屄上,戳得母亲几乎跪不住,两腿一打颤。

“妈——你怎么了?”计适莲刚想眯上眼,却看见母亲两腿打着哆嗦,不觉关心地问。

母亲红着脸掩饰地说,“刚才站久了,有点累。”她勉强地撑着,任由儿子的大手像一个流氓一样在那里骚扰、抠摸。

“小莲——你先睡吧。”计适明哄着妹妹,手隔着裤衩在背后插进母亲肉乎乎的屄内肆意地揉捏。

母亲又气又怕,一下子趴在床上。“妈——您累了。”计适明赶紧抽回手。

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怨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悄悄地用床单擦了大腿一下,却被计适明看在眼里,那股白白的、粘粘的,似乎不只有他的,还掺杂母亲里面流出的骚水,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射的那么多,让母亲这时还尴尬地擦抹着,也许这个场面太刺激,让他冲动得精水横溢。

听着窗外雨点淅淅沥沥的,母子三人还像刚才一样依着先前的位置先后躺下。

如果那时就知道妹妹暗恋着自己,计适明暗暗地想,那个风雨之夜,将会是母子三人的云雨聚会,可惜的是,自己那时一门心思放在母亲身上,根本没有觉得妹妹对他有诱惑力和冲击力。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着妹妹依偎在母亲的怀里,而自己掀起母亲的大腿慢慢抽插的情景。

就在他艰难地做着抉择、幻想着那个激情之夜的时候,计适莲仰起头含住了他的嘴唇。想推拒,却更紧地抱在了一起,妹妹的唇似乎比母亲的更有诱惑力,她的沾着口水的舌尖灵巧地伸进计适明的口腔里,不由计适明不吻。

已经占了两个女人身子的计适明显得从容、熟练,妹妹的激吻胆怯而生疏,他迎着她,不断地变换着口型和角度,从妹妹那里掠夺着满足和欲望。

“我和妈妈那样,你不生气?”计适明终于对着妹妹说出自己的担心。

妹妹的两腿蹬着席子,张大了口和哥哥对着亲,“生气——你这个坏哥哥。”嘴对着嘴,连气息都热热的,“你偷偷地和妈——好——”

“你那时不是还小?”计适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当初妹妹只是个太平公主,对男人没有一点吸引力。

“可人家现在不小了——呜——”被哥哥压住了鼻子和嘴,计适莲有点透不过气。

“哪里不小了?”计适明故意地挑逗着,“让哥哥试试。”

“你坏!”

“呵呵——”计适明终于有点放开了,他将妹妹的身子使劲搂过来,让热热的两堆肉贴在身上。

她热热地气息喷上来,“那天妈妈趴在你身上,我看见你坏得捅得妈妈趴都趴不住。”

计适明就想起母亲被自己撞击的发出一连串的喘息,就在母亲从他身上爬起来时,他却做足了姿势,跟着又是一击,母亲又是一个马趴,他却一连串地攻进母亲的阴道。攻得母亲连连哀求。

“小莲——你都看见了?”听着妹妹的诉说,计适明就有了那层意思。和母亲有过那种关系后,乱伦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禁忌,已经插过母亲再插入妹妹里面,计适明刺激地想。这个家真的就成了自己的天堂。

“哥——”计适莲连连地在他的口腔里搏动着舌头,呼唤着计适明更进一步的亲吻。

两人的气息越来越粗重,当计适莲感觉到将要窒息的时候,她突然离开哥哥的亲吻,计适明老练地看着这个性爱的雏子,等待着又一轮的贪婪地接吻。果不然,计适莲胸腔里燃烧的欲火已经窒息不了,只一会儿,又疯狂地和哥哥吻在一起。

“小莲——我们——”欲望根本制止不了理智,计适明的手颤抖着在妹妹光滑的脊背上来回地抚摸着,直到计适莲发出阵阵饮泣。现在他已经不再拒绝和妹妹的关系了,而是期待着计适莲的主动。“小莲——你知道我和妈——”他想亲口对着妹妹说出,舌头在妹妹的口腔里左右搅动着,“我和妈肏屄。”

“你个坏哥哥——”她捶着他的脊背,“我知道你和妈肏——哥——”她后仰着头,大口喘着气,欲望刺激的她浑身像着了火一样,围在身上的被单已经掉落下来,雪白高耸的胸脯尖翘翘的,比起母亲来又是一番风景。计适明贪婪地看着,本想拉上被单遮盖住却变成了抚摸,那只乳房坚硬瓷实,握在手里就如一只乳兔欢快地跳动。

“小莲——”以前母亲的硕大松软,而今妹妹的尖挺圆润,低头含住了,却听到妹妹呻吟着两腿盘上来,计适明再也坚守不住了,他的手顺着妹妹没穿衣服的身体顺势而下,直接插入那茅草丛生的禁地。“你看见我和妈肏——”

“哥——要我——要我——”第一次经历男人的计适莲嘴里只会说着一句话,却逗得哥哥的大手在那里来回地锯着。

“小莲——小莲——哥要是要了你,”妹妹那浅浅的阴沟里水势泛滥,根本不像母亲,沟深潮湿。母亲的身影只是在脑海里一闪,就在记忆里抹去了,代之而起的是妹妹那新鲜的、丰腴的饱满肉体。

计适莲大口大口喘着气,下身被计适明抚弄得象裂开口子的水蜜桃一样,期待着哥哥的填充。计适明躬身在妹妹的腿间,握着长长的鸡巴扑楞楞地在妹妹那里戳着,戳的妹妹用屁股寻找着,急切地哀求着哥哥。初次经历性事的她,已是情欲如潮,恨不能现在就有个东西填进去。

再也顾不得曾经为母亲坚守的诺言,再也没有了一生一世只对那个女人情有独钟的执着。计适明熟练地和妹妹交叉着大腿,对上了,在妹妹的屄口上轻轻地研磨着。“小莲——是不是第一次?”那肥厚的阴唇被拱开了,又钻出来。

计适莲摇晃着屁股,鼻子里哼哼着,“人家——人家——又没胡来。”她不知道性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急切地期待着扑灭那股燃烧的欲火。

他从她的奶头上滑下来,含住了妹妹的唇,轻轻地告诉她,“那第一次可是会疼的。”爱恋地惊喜于妹妹的含苞待放,往日对母亲的迷恋,已经随着母亲的去世都烟消云散了,代之而起的却是沉醉于鲜嫩的花朵。

“我要你——哥——我要你——”紧紧地堵住哥哥的嘴,更狂地探进去。计适明感觉到那里的艰涩紧窄,一团嫩肉包围了龟头,翻掳着带来一股强烈的快感,比起母亲的温暖宽松更让人销魂,一用力,一股更大的快感随即袭来,跟着听到妹妹一声痛呼,“啊——”接着雨点般的拳头打在他的脊背上。“疼——疼——”少女的娇呼和初经阵仗的无知听在计适明的耳里倍是受用,这和母亲的初次根本就不一样,母亲的抗争和不从,母亲的宽大和湿润,母亲的娴熟与屈从,让计适明极力寻找着和母亲的结合,可现在在妹妹里面,却是惊喜连连而又紧窄艰涩。

“别怕——”计适明捧起她的脸安慰着,“一会就好了。”鸡巴插进去,停着不动。

“嗯——哥——”她饮泣着,“我要——”欲望多于疼痛,初尝禁果的少女更希望哥哥的填充。

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被自己渐渐地征服了,一个却是乞求着送上来。抱着妹妹的腰部托起来,让她的阴户高高的挺起来。

小屄鲜红白嫩,那条细缝和母亲的根本就不一样,母亲老练微黑,吐着肉舌的阴唇象蛤肉一样,妹妹的粉嫩饱满,紧闭的阴户里肉舌饱站着。计适明在妹妹的乞求和惊呼中,徐徐地插进去,突然一股鲜红从妹妹的下体溢出来,他没想到妹妹至今仍是处女,想起自己初次和母亲时,母亲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结婚二十多年的她,头水早就被父亲摘走了,而他只是享受了那被父亲千锤百炼的宽松的阴道,可如今,妹妹年轻鲜美的肉体像一只娇艳的花朵,他轻易地就给破了,这在农村里叫“破黄花”,又叫“开苞”,他为自己的亲妹妹开了苞,如果母亲还健在,她会容许吗?她会容许自己和亲妹妹上床交媾吗?计适明想到这里,看着妹妹那微开的带红玫瑰,惊喜地一捣到底,捣得妹妹一下子抱住了他。

“你——坏死了,弄得人那样疼。”计适莲疼得流了满脸的泪水。

计适明长舒了一口气,“好了,一会就舒服了。”他缓缓地动着,母亲的老屄在最后的时刻彻底给了他,妹妹的头水又让他摘取了,他想象着鸡巴在母亲妹妹那里抽动的场面,渐渐加快了速度。

“哥——哥——”少女只剩下一连串的惊呼,她没想到男女交合竟是这般美妙,贪婪地享受着自己亲哥哥带来的快感,计适莲几乎沉迷了。

就在一对亲兄妹忘乎所以的时候,他们听到了轻微的叩门声,计适明舍不得贪恋那份风流,只是停下来,侧耳细听着。计适莲也是屏住了呼吸,像一只受惊了的小兔。

“笃笃——”又是一阵轻微的响声,但却非常清晰。计适明吓的赶紧从妹妹里面抽出来,“小莲,快,穿上衣服。”他匆忙地往身上套着,一边整理着床铺,“快去你的房间。”

“计主任。”有人在外轻轻地叫着,计适明意识到是县纪委的人来了。来不及催促妹妹离开,便仓促下了地,带上卧室的门。

“计主任——”拉开门的一瞬间,来人便亮出了身份,“我们是纪委的,来请你去说明几个问题。”

面对陌生的面孔,再不用说别的什么,计适明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对着来人说,“请稍等。”他说着回头看了看卧室,带上门。

“哥——怎么了?”计适莲原本已下了床,看看哥哥已掩上门,便披着床单坐着。

“嘘——小点声。”回头瞄了一眼,凑近了,“纪委来人要哥哥过去把事情说清楚。”

“那——那会有事吗?”计适莲瞪着大大的眼睛问。

“没事了,”计适明坐在床上,看着被自己弄乱的妹妹的秀发,轻轻地给她理了一下。“只是走走程序。”刚才兄妹之间已经突破了那种禁忌,就完全没有了隔阂。

“那我不让你去。”计适莲扑过来抱住了,一脸娇蛮。

“那怎么行?哥去了,问题就清楚了。”他抱了一下,亲了亲她的脸,“听话。”

计适莲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哥——你回来——嗯——”扭捏地在哥哥怀里撒着娇,眉眼里就有一股春情荡漾。蜜蜜甜的滋味还在嗓子眼里,回味一下都甜到心理。

计适明当然知道妹妹想说什么,刚打破了障碍,岂能半途而废?

“傻丫头!”计适明骂了一句,看着妹妹一副甜蜜温情的样子,禁不住拉下半遮的床单,在妹妹鲜红的奶头上拨弄了一下。谁知就是这一拨,让妹妹又动情起来。

“哥——哥——”她伸手回了他一下,在他腿间捻着又跃跃欲试的鸡巴。

兄妹两人一时间难舍难分,到底还是顾忌门外之人,计适明使了一个眼色,“他们还在外面。”

妹妹却摇晃了一下身子,“我不管。”说着就拉开拉链,掏了出来。

“好妹妹,回来吧。”计适明哄着她,怕两人一时间忘乎所以,被人发现。

“不,”计适莲说着按倒他的身子,跪趴着骑在他的身上,脸上却讪讪的,迟疑了一下,又把两只尖尖的小奶子放到他的嘴边。

计适明一下子明白了妹妹的意思,她是要他做那天她看到的同样的事,刺激地一下子勃起的异常硕大,妹妹这个姿势正是那天她看到的母亲的姿势。

抓住了捏弄着,再也不管门外之人,“是不是想——”妹妹不答,只是压低了身体,把只奶子往他嘴里送,计适明就含住了,刺激地想着那天和母亲的交欢。

“小妖精——干吗非要这个姿势?”两腿攀住妹妹的屁股往下压,抵住了扶起鸡巴对在妹妹的屄口上。

“是不是想要我干妈妈那样干你?”磨蹭着妹妹的小屄口,就是不插进去。

奶子在嘴边来回蹭着,计适莲晃动着臀部,寻找着他的鸡巴,“嗯——人家要,人家要。”

再也控制不住了,听着妹妹娇声细语地要自己和母亲那样干她,他挺起下半身插了进去,跟着就感觉到妹妹连连地耸动起来。“小莲,我肏你,肏你的屄。”鸡巴追逐着妹妹的阴户,只是半含着龟头。

“哥——哥——”妹妹才不管什么乱伦不乱伦,她只是要和哥哥那种感觉。

这一次,却是和先前大不一样,没有了初始的干涩和顾忌,生理和心理的障碍都畅通了,兄妹俩人风起云涌,潮起潮落。

“计主任——”外面的人等了半天,见没出来,只得叫道,“纪委匡书记还在等着。”

虽然舍不得,但毕竟还是怕暴露了,计适明赶紧屏住了气息答道,“这就走。”说完,又贪恋地和妹妹疯狂地抽插了一阵,不得不低声,“小莲,放哥哥走吧。”

谁知妹妹用力地抱紧了他,逼着他又是一阵狠捣,捣得两人的气息都发出来,间杂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好小莲——别让他们听见了。”计适明挪着屁股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抽插的幅度和频率却越来越小,引逗的计适莲伸手抓住哥哥的鸡巴,恨不能全部塞进去。有几次,鸡巴竟然拔出来插到妹妹的大腿上。

计适明不敢过分贪恋,两手捧住妹妹的双颊亲着,“小莲——哥哥得走了。”计适莲虽然千般不愿意,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过分耽搁,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便死命地亲了一口,“嗯。”计适明看着妹妹恋恋不舍的眼神,又狠狠地插进去,计适莲却拔出来,体贴地,“他们还等着呢。”

计适明本想用这个方式劝说妹妹,却没想到妹妹竟然来劝说他,就贪恋地又捅进去,“让哥哥再弄一下。”两人又疯狂地干了十几下,便爬起来匆匆地穿上衣服。

计适莲看着哥哥带上门,听着外面说话,就想爬起来送一送,着急地寻找着被哥哥撕掉的内裤,她走下地的时候,感觉下面一片粘粘的,伸手摸了一把,却发现是一片血迹。她怔怔地愣了一会,知道在刚才的狂欢中失去了处女,听着外面远处的脚步声,她无奈地趴到床上。却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咯疼了自己,起身拿出来,就紧紧地抱在胸前,她知道那是哥哥的私密电话。

赌气地随意翻着,却让她惊讶地看到一个更为疯狂的画面:母亲像一只母狗一样跪趴着,那硕大的屄孔夸张地暴露着,刚“啊”了一声,就赶紧捂住了嘴。

天渐渐地亮了,亮得让人们觉得惊奇,东方鱼肚白的薄云呈现出一丝血红,渐渐地洇透了半个天空。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