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yyhnxx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yyhnxx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夫妻侦探社 夫妻侦探社

    我是一名侦探,准确的说是一名私人侦探,今年35岁,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不会说出我的真名,你们暂且可以叫我李雷。我经营着一家名为雷石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雷石只是自己觉得霸气,至于有限公司嘛,你们知道的,现在但凡公司,都叫有限公司。为了赚钱,事实上,我的很多经营手段都是不合法,甚至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的公司只有2个人,我是总经理兼侦探、兼技术员,我老婆是接待员兼助手、兼会计,说白了就是我跑腿,她收钱。

    yyhnx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夫妻侦探社》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夫妻侦探社》,是作者yyhnxx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名侦探,准确的说是一名私人侦探,今年35岁,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不会说出我的真名,你们暂且可以叫我李雷。我经营着一家名为雷石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雷石只是自己觉得霸气,至于有限公司嘛,你们知道的,现在但凡公司,都叫有限公司。为了赚钱,事实上,我的很多经营手段都是不合法,甚至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的公司只有2个人,我是总经理兼侦探、兼技术员,我老婆是接待员兼助手、兼会计,说白了就是我跑腿,她收钱。

《夫妻侦探社》 (三十六) 免费试读

我的手开始不需要再固定住她的身体,渐渐转向了别的阵地。我依然挤压着她,手在她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之间来回游荡,她那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一下来回地揉搓。

她双手停止了捶打,无力的扶在了我的肩上,头偏向一边,被我捏着下巴转了回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声音颤抖的问,然后看着我缓缓的凑过来,她的眼神有些惊慌,头却并没有躲避,就那样看着我越来越近,直至再一次覆盖在了她的唇上。

毫无征兆的,她爆发了:双手忽然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的、忘情的、深深的张嘴回应着我,就在她张嘴的瞬间,也主动的将柔舌伸了过来,跟我迷乱的纠缠在一起。

我疯狂的亲吻着她,舌头一遍又一遍的在她嘴里打转,双手也离开了她的臀,一手搂着,一手伸到两人津贴的胸前,一把握住了她的丰满,因为嘴被封住的缘故,她的呼吸只能用鼻子的呼吸,呼吸声长而急促。我松开她的嘴,轻轻的含住了她的唇,用舌头触碰着。她的嘴唇软而光滑,感觉随时都会融化在我的嘴里。她的身体轻微的颤动着,呼吸也更加急促。

此刻,我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上衣里,在盖上她丰满的那一刻,她的手也盖在了我的手背上,唇上则继续着她的热情。

我猛的抱起她,将她放在了房间角落里的柜子上。

我觉得好热,想必她也是一样,因为在我脱去她的上衣时,她没有反抗,甚至在从头顶举过时,她还主动的举起双手,衣服刚刚离开手腕,她又主动的吻了上来。我却离开了她,站直了身体。

她奇怪的看着我,见我凝视着她,没有动作,似乎明白什么,将头偏向一边不看我,双手却伸到了背后,只见她胸前轻轻一松,杏色的胸罩已从背后解开了。

她的动作到此为止,也许因为残余的一点矜持,虽然双臂已从胸罩中解脱出来,却没有再主动的将胸罩拿开,还是那么斜搭在胸前,露出大半个乳坡,更是诱人了。

于是,我又动了,凑过去,握住她的手腕,缓缓的打开了她的双手,她紧张的身体一阵阵发抖。

打开她的双手后,我与她十指交叉,双手分得开开的,头则往前凑了过去,张口咬住了她胸罩的边沿,用口提着慢慢、慢慢将胸罩拉扯开来,那对诱人的宝贝就那么缓缓的一点一点映入我的眼帘,果然如我以前预料,徐婉宁的乳房跟绮妮比起来,丰满毫不逊色,如果说略有不如的话,只能说绮妮相较而言双乳显得更圆、更往中间要集中一些,而她则显得更紧致、更健康些。

看见徐婉宁的脸在我目光的凝视下越来越红,有些扛不住了,我这才贼贼一笑,向着她胸前俯身下去,口一张,已将那粉红的一小点乳点含在了嘴里,她的乳头很小,如同颗小小的青豆,挺立在她的胸前,我用舌头包住她的乳头,在她的乳晕上吸吮着。手在她的另一只乳房上,沿着乳头、乳晕,轻轻的画着圈。

她压抑的喘着粗气,一只手死死抱着我的头,用力往自己怀里拉,似乎渴望我能在那多做些停留,另一只手主动而迷乱的伸到了我的衣服里,在我背上茫然的抚摸着,身体不安的扭动着。这我让兴奋不已,一口将她的乳房整个巅峰都吸入嘴里,她一声惊呼,不知是害怕还是过于的兴奋。

“啊……”在我用舌尖快速的挑动起她的乳头时,她终于压抑不住了轻哼了出来。手更加主动了,在我腰间游走着,芊芊长指不时滑过我高高隆起的裤头,这让我惊诧于她放任自己后的主动。

我仿佛陷落入了一片乳海之中,丰满、柔软而富于弹性,我将她的两个乳房用力挤到一起,一口含住2个乳头,吸吮了几口。又沿着她胸部亲吻到她的腹部,随着我的亲吻,她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并伴随着我的向下,她主动而缓慢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虽然那里还有一条宝蓝色的长裙。

我轻轻一撩,将她的裙摆撩到了她的腰间,显然跟胸罩是一套的杏色丝质内裤的正中间已明显有一团湿渍。我将手指伸过去,立马陷入了一道潮湿滑腻的凹槽里。我的手指停在那里,缓慢而用力的上下揉动了几下,刺激的她浑身紧绷起来,我看看她,笑了笑,没有过多的纠缠,直接伸手过去拉住了她的内裤两边,她很默契的轻轻抬臀、合腿,让我轻松的将她内裤剥了下来。

从我的角度看去,她的蜜穴呈现出干净的淡红色,显然用的不多,这让我有些诧异,大腿底部的阴毛不是很多,整齐的散落在那一小片的三角地带,在那三角地带的中央,是一道似张微张的肉缝,像极了一只肥美的鲍鱼,此刻,她的美鲍已经有些泛滥得不成样子了。

我扶在她的大腿根部,将她的腿又分了分,她明白我要干什么,颤抖的更厉害了。

当我的长舌盖在了她的蜜穴口时,她捂住了嘴,上身猛得往上一挺,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栗起来,仿佛忍不住的想要夹紧大腿,又被我强行给分开了。

她的蜜穴很嫩、很滑,并透出她淡淡的体香,我用长舌上下来回的快速舔弄起来,到后来,发现她似乎对阴唇的刺激特别敏感,迅速转变了阵地,用舌尖不停逗弄着她的阴唇,同时,把两个手指头并在一起,随着她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唔——!”徐婉宁高昂起头,手死死的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呻吟脱口而出,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身体剧烈的颤抖。

她那最秘密、最宝贵的钻石宝洞在我双重抚弄下,早已由涓涓细流变成了洪水泛滥,股股淫水从洞底不断涌出,沾湿了整个阴户,就连两瓣肥美浑圆的肉臀也泡在了淌下的淫水里。她竟然会反应如此强烈,跟她平日里的高冷孤怜完全判若两人。

此刻,我仿佛化作了一个探宝人,在一个藏满宝藏的水帘洞中探寻,两根手指上翻的挑动不断将深藏洞中的嫩肉给翻出来,像是咬在我的手指上,跟着我有节奏的上翻,伴随着“呱唧呱唧”的水响,不断有晶莹剔透的玉液被带出来,甚至飞出来。

我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凌厉矫舌把穴内的湿润黏膜舔舐得「吮吮」有声,手掌按在阴户左右将两片涨卜褐色的大阴唇向两边扒得大开,舌头不停在屄缝中央的翠嫩屄肉来回前后猛舔,一大团蜜汁般的淫液被我像喝着天降甘露般的不断往口里吞下,小阴唇殷红的内壁肉经爱液湿润变得光滑、份外娇艳。

徐婉宁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在我一阵猛烈而快速的翻动中,她闭着双眼,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开始呻吟、尖叫起来,下体一股液体狂喷而出——她竟然在我的手指下潮喷了。

当我站起身来时,我的右手仿佛刚刚修完水管一般,整个手掌全是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着水。

徐婉宁无力的靠在墙上,喘息着看着我。

“这么敏感。”我沙哑着声音:“很久没做了?”

“嗯……”她还有些喘息:“我独居4年了。”

“之后就没有男人?”我惊讶的问。

她点点头,然后看见我得意了笑了,愤愤的说:“便宜你了。”

“什么叫便宜我?”我不服气的:“难道你不爽?”

她白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半瘫在那里喘息着。我淫荡的笑着将手伸到胯下,在自己的隆起上摸了摸,然后拉开了裤腰带,发现她在看我的动作,又有些紧张,笑了笑:“你来。”

她又白我一眼,不过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过来在我面前蹲下,略显紧张而笨拙的拉开我的皮带,解开我的裤扣,缓缓将我裤子拉链拉下,我的裤子瞬间掉落在了我的脚踝上,我随意的踢了踢,将裤子踢到一边:“继续啊。”

徐婉宁上身赤裸的蹲在那里,看了我裤头的隆起,又胆怯的移开眼神,却怎么也不肯继续下去,我一急,直接一弯腰将内裤扔了出去。

徐婉宁“啊”的一声惊叫,大喊一声:“变态!”

“我去。”我挠挠头,“都这个状况了你还骂我变态?”我故作愤愤的拉起她,一把将她扔到了沙发上。

她抱住胸看着我,表情有些麻木和不知所措。

这时,我也管不了别的了,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挺着硬得发痛的阴茎就走了过去,直接撩开她的长裙,跪在了她的身侧。她意识到将发生什么,忽然有些反悔似得又开始挣扎起来,而且这一次是真的挣扎,几次差点踢到我的要害。

“你够了啊!”我对她一声怒吼,吼得她有些懵,动作也停了下来,也让我有些尴尬,嘴里还是得强硬:“都这样了,你还要闹哪样?”

似乎我说的有些道理,她的手悬在空中僵硬了几秒后,终于无力的放下,头偏一边去时,泪水却滑了下来。我有些担心,又怕伤害她,只不过我脑中的犹豫显然对身体没有影响,我依然握着阳根分开了她的双腿。

她的美鲍依然是湿漉漉的,不过当我握着阳具在她穴口轻轻搓动时,却感觉到里端变得有些干涩起来,她的激情就在刚刚一瞬间,开始莫名其妙的消退。

我将龟头顶在了她的穴口上方,并没有插入,身体往前探出,压在了她哦身上,手轻抚着她的长发,在她额头、眼睑、脸上、唇上温柔的亲吻着,渐渐的她再次放松了下来,也开始重新回应起我的亲吻,因为又有蜜汁淌出滋润的缘故,我只稍稍挪了挪屁股,顶在她穴口处的龟头已滑了进去,很自然陷入了一片包裹。

我强忍着这种销魂的快感,似乎只是不小心陷进去的,继续亲吻着她,直到她的手从茫然到慢慢又抚到了我的腰间,再滑到我的屁股上,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的双手抚着我的屁股主动往下压了压,我顺势腰一沉,就那么进去了。

在龟头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刹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徐婉宁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她闭上了双眼,嘴里喊出了一个名字:“旭刚。”她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旭刚是谁?”我如冷水被泼了一身:“我不是你的旭刚。”

“是我前夫。”她睁开了眼。

“离婚了还想着他?”我冷冷的。

“他死了。”这个答案让我有些意外,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用腰间的拉风箱来回答她。她的眉头一皱,显然我忽然的深入让她有些不适,我赶紧停了下来,她的里面确实很紧。

我不再言语,而是决定用实际行动征服她。我用力抓住了她那双结实的小腿往上提,把她的大腿尽量的贴向胸部。她那柔软的乳房已被自己的膝头挤的变成了椭圆形。娇躯像虾米一样弓着,由于双足高举过顶,臀部就无可避免的高高翘起,使她的密处更加清晰袒露出来,原本紧闭的花瓣也被略微的撑开了一道小缝,我挺起下身,稍稍对准,然后缓慢而坚定的再次插了进去,在进去大半根后,小幅的进出了几下,感觉到了她的适应,猛的用力往前一顶,顿时一插到底,徐婉宁一声惨呼,手死死抓住了沙发边沿。

我感受着阳具在徐婉宁紧致的蜜穴里的销魂包裹,开始抽动,而且是没有过度的大力抽动,每一次抽动都会在我身体的重压下重重的全根打进她身体的最深处——我要用“酷刑”征服她最后一点的牵挂和思念。

每一次的大力摩擦都会让徐婉宁不自觉的皱皱眉头,先是不适,再是隐忍,再后来,随着“呱唧呱唧”声越来越顺畅、越来越清晰,我知道时候到了……我控制着鸡巴进出的尺度,有时鸡巴完全拔出儿媳的身体,再猛地刺回去。徐婉宁的下体被撞击得「劈啪」作响、摇篮似的晃荡,我的阳具则插在她穴内左突右撞。同时她结实的双乳在双腿的挤压下时大时下的压迫变化着。

“舒服吗?”我放开了她的双腿,改牵着她的双手在胸前交叉,拉着手继续进出着。她没有理我。

我忽然停了下来,让一直闭着双眼的徐婉宁惊讶的睁开了眼,却看见我得意的在看她,赶紧又闭上。

我没有再用力,稍微的挺起了身体,把我的阴茎从她那让温润小穴中抽出了一些,又再次深深的插入,又再抽出更多一些,再此插入,来回几次,我微弱的感觉到她的臀在一次浅入中很不明显往上迎了迎,我迅速捕捉到战机,狠狠的全力刺了进去。

徐婉宁“啊”的一声惊叫,然后全线溃败了。她的嘴里难以抑制的发出着“吚吚呜呜”的呻吟,双手挣脱我的拉扯,却是为了搂住我,我乘势抱着她坐了起来,“不小心”阳根从她体内滑落出来。

我没有扶,而是就那么懒懒的坐在沙发上,她明白我的用意,恨恨的看着我,身体却还是主动的坐在了我的腿上,伸手下去,扶住我的坚硬,竖起我的龟头在自己的穴口摩擦了几下,然后身体缓缓坐了下去,一下就全吞进了自己体内。

徐婉宁扶着我的肩,紧闭着双眼,羞涩而主动的磨碾着臀部,扭动着屁股,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我的鸡巴完全地吞进屄中,溢出的大量的蜜汁也顺着我的阴茎流到了我的阴囊和大腿上。

我也兴奋起来,随着她的节奏下体往上挺动:“爽不爽?”我又一次的问她。

这一次,她闭着眼默默的点点头。

“吻我。”我命令道。

她睁开了双眼,在我下体的快速上冲中,双臂在我脑后交叉的吻住了我,并主动的将柔舌探入了我的口中,让我含住,身体则在我的怀抱中主动的上下起伏。含舔中,她有些不能自我了,松开我的唇,整个坐了下去,边在我身上扭动着屁股,边一只手反水伸到自己臀下,用手指尖轻轻点触着我被压在她丰臀下的睾丸。

“嘶——!”我爽的一咧嘴,她却终于坏坏的笑了。我不服气的坐起来,享受的同时,握着她跳动的丰乳就噻进了口里,激得她整个上身几乎就向后翻了过去。我不断的在她的 胸上打转,最后张开嘴吸吮着她的乳头。

“……磊……别……别吮了……啊……”她娇哼着,臀部的磨碾则愈发用力了。

“来,转过去。”这个姿势其实对我来说不是怎么爽,口里要含她的乳头,必然得弯腰,这样阳具进出她的身体怎么都不是太深,所以没持续多久,我又让她换了姿势。

按照我的要求,她小心的转了一个身,因为转身时我的大鸟还泡在她的蜜穴里,转过去后,她扶住了面前的茶几,背对着我双腿微微分开,马上迫不及待的又坐了下来。

我躺在沙发上,从我的角度看去,一个丰满健美的女人正背对着我在我双腿间大力而快速的上下,肥美的蜜臀在一次次撞击中,忽大忽小,忽圆忽扁,我与她的结合部发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我能清晰的看到,我与徐婉宁下体相接的部位已是一片狼藉,尤其是我,在她的撞击下,她溅落的淫液将我大鸟周围的阴毛全部浸湿,每一次的撞击,徐婉宁流出的水不是拉成一条,而是扯成了若干丝,她每忘我的坐下一次,我阴茎根部便会又被挤压上一层乳白的粘液,挤成一圈一圈的,说不出的淫荡。

或许因为不用面对我,徐婉宁有些放开了,忘我的蹲起落下着,口里发出越来越重的呻吟,或兴奋、或痛苦,微侧的脸上布满了潮红和香汗。从一开始有些笨拙的全身找不到节奏,到后来,她很快找到了窍门:双手扶在茶几上,身体躬起前倾,只依靠臀部的重量,宛若自由落体般的起落重复着,这样的力道简直是又准又狠又深,也让她难以承受。

“啊……啊………嗯……哼……”她努力控制自己不发出淫荡的娇吟,但几乎是徒劳,娇喘、呻吟源源不断的从喉咙里发出,并在这种大力的冲击下,很快身体就有些瘫软难以支撑了。

我赶紧站起来,扶住了她的腰,让她不至于就那样软下去,就从后面开始重新把握了主动。我低头看去,可以看见我粗壮的肉棒在她娇嫩的肉户中一进一出的做着活塞运动,不停泌出的汁水喷溅得到处都是。徐婉宁已无法支撑自己,上身几乎全塌了下去,却因此让臀部翘得更高,连一直隐藏最深的暗红色菊门也因此高高向上展露出来,就在她菊门下方,那粉嫩的花唇像在源源不断的吐出花蜜,喷溅在我进出的阴茎上。

因为全身在兴奋的收缩,她的菊门也在微微的一张一合,大概因为下面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它也饿了吧。我无比邪恶的笑了,将右手大拇指摁在了她的菊门上,没有进去,而是随着我冲撞她的节奏,在菊门上画着圈的揉动起来。

“啊……啊哦……”她忽然无法抑制的尖叫起来,“磊……磊……爱我……爱我……我要死了……呜呜……要死了……”她失声哭了出来,我能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深处的壁腔内一阵剧烈的紧缩,似乎一下所有的肌肉都活了过来,紧紧包裹住我的龟头不让我离开,让我浑身阵阵的酥麻直达头顶,我知道她要到了,骤然发力,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强烈的包裹、钳夹、蠕缩、震颤、波动、撩挑、吸吮、挤靠,还有无数让人根本道不出名目的极致快感,让我在一阵疯狂的撞击后,随着徐婉宁几乎失声的娇呼声中,大吼一声,放开了精门,激烈的喷射着,一股、两股、三股……七股、八股、九股,全部的精液都射进了徐婉宁的阴户深处。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强烈的喷射过后,我重重的倒在了沙发上,这也使徐婉宁再也无力支撑住自己,就那么顺势倒了下去,半趴在茶几上。一股浓稠的精液从她双腿间徐徐流出,流到了地毯上……

做爱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然后不知何时,我竟然睡着了,待不知过了多久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裹着一床毯子,徐婉宁已经不见了,我一着急,猛的掀开毯子站起来。

“婉宁!婉宁!”我大声的呼喊着,却见浴室门开了,一丝不挂的徐婉宁拿着一条毛巾,边擦着头发上的水边走了出来:“干嘛?”

我扑过去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我以为你走了。”

我的话让徐婉宁心中一阵悸动,她在迟疑了几秒钟后,还是搂住了我,柔声道:“我迟早是要走的。”

“我知道。”我有些黯然,“只不过想多待一些时间。”不知我的话触动了她什么,她猛的捧住我的脸,再一次全身心的,深情的吻住了我。

一块吃了一顿甜甜蜜蜜的晚餐,徐婉宁再一次职业性的提到了我在马来西亚拿走的移动硬盘:“你什么时候把硬盘交给我?我回国的时候必须带回去,那里面有整个东南亚贩毒网络的大量资料。”

“这个……”我迟疑了。

“怎么每次说起这个,你都一幅难言之隐似得。”她恼恼的。

“你知道。”既然都上过床了,我还是决定告诉她,“那里面不仅有你们想要的资料,也有绮妮的隐私。”

“什么意思?”徐婉宁没明白。

“你知道,龙向辉有个特别的爱好。”我隐晦的回答。

“什么爱好?”她还是没明白。

我做了一个拍照的动作。

“啊?”她顿时明白了,“你是说……”

我低首点点头:“我争取今晚整理出来,明天交给你。”她没好意思再问,点点头。

我想了想:“你晚上一块帮我吧。”

“啊?”她一惊,不过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不过晚餐后,她还是主动的跟我回了房间。

我取出了硬盘:“这里面很多文件都加着密,所以分解很耗时间。”她点点头,拖来一张椅子,坐在了我身边。

为了节约时间,我决定先把所有文件解密,然后再一一做甄别,这样一直忙到晚上11点多,终于将视频文件跟其他文件分了出来,也不知绮妮此刻在干什么,也一直没有打来电话。

“甄别完了?”一直坐在旁边玩着ipad的徐婉宁见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问。

“嗯。”我点点头,歪脑筋一动,将她搂过来坐在了自己腿上。她在略一僵后,没有多做挣扎,肥美的臀部坐在我的腿上,软软的、弹弹的。

“都甄别完了,就不知道这些视频有没有其他视频,你帮我一块儿看看,我累死了。”我搂着她的腰,指指电脑上的视频文件说。

“好。”她点了点头,点开了第一个文件。

你懂的,当一个女人点开一个又一个视频文件,全是啪啪视频时,不可能没有反应的,更何况视频的女主角还是自己认识的人。再加上,明显有火辣辣的一根越来越粗的顶在了臀下,徐婉宁很快呼吸又有些粗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