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全职法师欲魔降临佚名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全职法师欲魔降临 全职法师欲魔降临

    浙江,一名脸色苍白的少年漫无目的的走在小巷里,他叫宇风,今年22岁,大专毕业的他实在没什么本事,在工地随便找了份工作,打发着人一辈子最黄金的时间段。  他平时喜欢看小说,最近看了一本网文小说叫《全职法师》,这书对他极具吸引力,但吸引他的可不是什么章节剧情,而是小说里的那一个个美艳性感的女主角,可以说这本书中的每个女人他都喜欢,有时候他真希望能够将些绝美的女人给一个个征服强暴了,可现实就是这是不可能的事儿,而他也依然只能过着工地的苦逼生活。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全职法师欲魔降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全职法师欲魔降临》,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浙江,一名脸色苍白的少年漫无目的的走在小巷里,他叫宇风,今年22岁,大专毕业的他实在没什么本事,在工地随便找了份工作,打发着人一辈子最黄金的时间段。  他平时喜欢看小说,最近看了一本网文小说叫《全职法师》,这书对他极具吸引力,但吸引他的可不是什么章节剧情,而是小说里的那一个个美艳性感的女主角,可以说这本书中的每个女人他都喜欢,有时候他真希望能够将些绝美的女人给一个个征服强暴了,可现实就是这是不可能的事儿,而他也依然只能过着工地的苦逼生活。

《全职法师欲魔降临》 第三十二章 离曼的野外沦陷 免费试读

剧情来到了莫凡化身恶魔,在洞庭湖大开杀戒,利用妖兽们死亡后留下的精魄恢复着恶魔体质的后遗症。

在这个时间段,宇风在上海玩弄的几个女的已经彻底臣服了,今天玩玩牧奴娇,明天操次丁雨眠。。。这种快乐的日子令他也有些乏味起来,可没办法,必须跟着莫凡的脚步走下去,若是提前去操弄那些后续的女主角,这后果实在不好说呀。

外面的路灯光线透过玻璃照射进漆黑的房间中,勉强的看见房间中的情况,身材壮硕,黝黑,样貌普通的宇风,赤裸裸的坐在床上,他的身边,性感迷人的唐月娇声喘息着,满脸潮红,眼神泪水汪汪,鼻子红红,可宇风却眼神有些恍惚,明显不是在欣赏所谓的夜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的,宇风的眼睛一凝,似乎想起来什么,嘴角划过一抹淫笑:“离曼。。。怎么把她给忘了呢。”

“你说什么?”唐月微张着迷离的媚眼,听见宇风喊出莫名其妙的两个字,美艳的潮红脸蛋上有着疑惑。

“呵呵”宇风看了一眼湿润的右手,再看着唐月的粉色胸罩被拉起,雪白馒头大柔软的双峰上粉嫩的樱桃,坚挺通红,还占有唾液,发着光泽之色,膝盖长的黑色制服短裙被高高翻起,卷到了盈盈一握的小腹上,修长的两条紫丝美腿分开,稀疏的芳草中粉嫩的私处暴露无遗,此时,一股白色的精液正在私处口流出,滴落在床上。

看到这个画面,他再不忍受,蛮横的再度翻上唐月性感成熟的娇躯,双手一把抓住两团雪白的肥硕爆乳,粗壮无比的大肉棒狠狠挺进,在美女审判员痛苦而快乐的呻吟尖叫声中,重重的抽插起泥泞不堪的茂密黑森林。。。

。。。。。。。。。。。。。。。。。。。。。。。。。。。。。。。。。。。。。。。。。。。。。。。。

笔直通往西照谷的一条泥泞的道路上,一队全副武装的猎人正缓慢的朝着西照谷前行着。

时间正好是傍晚时分,西照谷一如既往的焕发出了令人神往的光泽,或许真相不要揭穿,这里会是一个风景名胜,那在山谷中散发出来的光芒实在太美了。

“你们就相信我,这西照谷内一定是有宝贝,我拿我的命根子给你们担保。”红头发的青年拍着胸膛说道。

“去去去,能说点人话吗,队伍里还有姑娘呢!”带着头巾的黄卓思说道,说着话的时候他特意瞄了一眼半途中加入到队伍中的那位黑色紧身衣女子。

女子穿着军绿色长裤,裤子纵然宽松舒适却根本掩盖不住她那走路时晃动的肥美臀部,没有穿高跟鞋却依然笔挺的大长腿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估计有些炎热的原故,女子外套已经脱掉了,上身就穿一件劲装健身黑色裹胸衣,惊人的胸围让队伍几个荷尔蒙分泌十足的男人们每天都要借助去解手为名到树林里自己解决爆棚的生理问题。不解决掉,他们真怕在这荒郊野岭犯罪孽了,好歹都是有名的魔法师和猎法师队伍……

黑色劲装女子不拘小节,估计是忘了带发簪了,黑色的头发直接用一根木枝给盘起,完美的露出了白净带着香汗的脸庞和脖颈,顺着白皙的脖颈往又能够看到黑色裹衣的深沟,实在太过诱人了,偏偏那副简易和随性的打扮,让她浑身上透着一股子野性,撩得人心痒如麻!

“话说,这女人也是胆大,一个人就跑这洞庭湖平原来,得亏是遇到我们,遇到一些无良的猎法师队伍啊,那啥后杀,裸尸荒野,那谁能够管得着啊??”队长梁大锤压低声音对身边几个弟兄说道。

“队长,你别说了,再说去,我怕自己就变成你说的无良人了。这女人长得太带劲了!”黄卓思眼睛又忍不住女人身上喵。

“咳咳,我们能谈正经事吗,西照谷的宝物可以让我们发上一大笔财呢。”红发正经的说道。

原来,以梁大锤为首的这五人组是有名的大锤猎人队,全体成员都拥有中阶法师的实力,是比翼市中比较有名的一支猎法师队伍了,无论是自己寻宝,还是接悬赏雇佣,完成率都相当之高。

这次他们从线人那边得知西照谷有宝物,并且绝对是价值上千万乃至更高的好东西,于是一行人果断杀到这里,路途漫漫却一点不觉得艰辛。

谁知半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个独行的女猎人,说是迷失了方向,众人见她实力不弱,出于“好心”就带上了她,一起前往西照谷。女人表示对宝物没兴趣,只是为了完成某个任务探查一件奇怪事件。

他们一队人,个个都是高手,自然不用担心这女人有什么问题,反倒是一路上让他们多废了很多手纸,再这样去真要清洁某个部位就要用石子树枝了……

奈何离曼表情天然严肃,并没有什么反应。

她关心的点好像不是谷内的宝物,反倒是对莫名其妙出现在附近的一些蜥颅巨妖的尸体感兴趣,蹲下用手熟练的摸了摸,嘀咕着:“雷力击穿,秒杀……应该离那家伙越来越近了!”

没有人看到,在他们这个队伍的后方树林里,一个黑影耸立,人影的两颗乌黑眼珠子死死盯着离曼,目光贪婪的在她胸前因为下蹲而暴露出的雪白乳沟处扫视,那么深的沟啊,一定很有料,真是有些忍不住想把她就地给办了啊!

。。。。。。。。。。。。。。。。。。。。。。。。。。。。。。。。。。。。。。。。。。。。。

进了洞庭湖的山谷后,离曼就和这个狩猎队伍分道扬镳了。

对于这个队伍所探查的宝物,离曼也有几分兴趣,但她一个堂堂军统总不能去抢别人收集资料、制定计划、冒生命危险去得的土系灵种吧。。。

望着她充满野性的性感背影,狩猎小队的成员们眼中都是恋恋不舍,可和女人相比,他们更在乎宝物,有了宝物,卖了钱,什么女人找不到?

然而,黄卓思的身体忽然猛的一颤,双眼中不着痕迹的一阵黑芒闪过,紧接着他就漠然的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先走吧,我去办点事儿。”

说完,不待众人疑问,他就快步走开,朝着离曼的方向走去,而剩余的人则是相互看了看,也不多说什么,对于黄卓思去意,人人心中有数,往哪个方向去还能干吗?

只是所有人都有着理智,为了上一个不明实力的性感美妞,他们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个土系灵种,少了一个人,正好还少个人分一碗羹呢。。。所以他们也都心照不宣的继续上路。

。。。。。。。。。。。。。。。。。。。。。。。。。。。。。。。。。。。。。。。。。。。。。

离曼顺着尸体继续寻找,她坚信自己离那个洞庭湖死神越来越近了。

洞庭湖死神是最近猎者联盟那边传出来的词汇,洞庭湖一带很多地区都出现莫名其妙的大面积蜥颅巨妖死亡,人们发现它们死状无外乎那几种后,便将这凶手称之为洞庭湖死神。

离曼就是针对此事前来巡查的军方人员,洞庭湖一直是敏感和躁动地带,任何细节她都不会放过的,怕就怕有新的统领级生物诞生甚至更强的生物出现,那对比翼市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奇怪,感觉腿有些沉重,就算我有阵子没出来,也不至于体能下降得这么快?”离曼走过了一处沼泽之地,不得不寻找一块干燥的地方休息。

她急急忙忙的脱掉了靴子,检查自己腿部的状况。

“该死,我怎么会这么大意!”离曼终于发现原因了,自己腿部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沼泽之毒,白皙的玉足竟然全部变成了一大片紫色。

离曼是不久前才被调到洞庭湖平原这里来的,她对这里的环境不是特别的熟悉,更对这里的毒物没有绝对的防备。

“不对啊,我严格按照老队友们的告诫,该防毒的措施都做了,再加上我自身的修为,没有理由这么轻易就染上这种毒,难道这是一种新的毒素……到底是什么东西释放的,毒性这么强!”性感的离曼坐在地上,发起愁来。

她什么解毒药剂都带了,也都用过了,却惊骇的发现根本压制不了这种渐渐顺着自己双足往上爬的沼泽毒性,甚至就连她体内的魔法元素都是逐渐流失殆尽,短时间也难以再释放魔法了。

离曼是真的有些慌了,在这个危险的郊外,没有魔法就意味着她连基本的防身手段都没有,这根本就是坐以待毙的节奏啊。。。此刻,她有些后悔这么早的脱离先前的那个狩猎队伍了。

“咦,黄卓思,你怎么在这?”正在离曼一筹莫展的时候,她见到后方走来了一个黄卓思,仔细一看正是先前狩猎队的一员,她当即大喜,哪里顾得上去想这个男的为什么在这,急声道:“你来的正好,我中毒了,队伍有解毒药水吗?”

面对急切的离曼,黄卓思却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眼睛盯着坐在地上的离曼,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她诱人的曲线,他可不再是狩猎队的黄卓思了,他其实正是宇风!

先前,宇风在上海回想起离曼的存在后,哪里还忍得住内心的淫欲,第二天就坐上了飞机赶来洞庭湖,不过如今的他不愿再亲身征服女主角,毕竟要是他老是跟在莫凡左右,这以后绝对是会被他怀疑的。

所以他决定要开始夺舍原文中无关紧要的配角,反正他的能力就是为所欲为,只要他想,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这样,哪怕他不需要亲身在莫凡身边,照样能跟随着剧情的节奏,占有一个又一个诱人的女主角!

此刻,他就是夺舍了黄卓思的灵魂,目露淫欲的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离曼,那胸前乳沟的雪白亮的晃眼,紧身劲装勾勒出女人那股子野性的弧度,宇风的下体已是撑起了大帐篷。

而离曼意外的惊喜过后,才发现并没有看到队伍的踪迹,疑惑的问道:“队伍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黄卓思,哦,不对,是宇风没理她,继续向她走近,望着离曼无力的样子,宇风就像在看一头待宰的小羊羔,心头直笑,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中毒了,倒也省下一番力气。

宇风现在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离曼,真没想到军旅女人的肌肤也这么白净粉嫩,身高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婀娜高挑,胸前的高峰饱满诱人,凤眼明亮柔和却又带点凌厉,柔顺的乌黑秀发随意盘在脑袋上,气质散漫而优雅,暴露的玉手和脚掌晶莹雪白,煞是诱人!

可他还没兴奋多久,脑海中传来一阵猛烈的刺痛,只觉得脑子里似乎在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灵魂顿时离体,慢悠悠的飘向远方,那是他本尊的方向。。。

“黄卓思,你怎么了?”而原地,离曼看着黄卓思突然蹲到在地,满脸痛苦的样子,内心无比疑惑,强撑起身子走到他近前,问道:“你受伤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蹲在地上的黄卓思似乎好受了些,放开捂着脑袋的双手,抬头看到脸色略显苍白的离曼,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

方才的他就和做梦一样,他能够看到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他却难以控制自己的肉体,他只觉得自己鬼使神差的就跟上离曼了,内心似乎感觉是要强上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女人,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不想跟来,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黄卓思,你到底怎么了?”离曼蹲在他身旁,眼神疑惑,见到黄卓思的神色有些不清醒,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摇了摇。

黄卓思回过神来,脑袋定睛一看,正好对着蹲在他身旁离曼的双胸,两团被劲装包裹的巨乳离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离曼显然没有带着乳罩,胸前诱人的两点凸起,黄卓思甚至都能从薄薄布料里闻到清幽的乳香。

离曼也察觉到这个姿势太过暧昧了,收回搭在黄卓思肩上的手,下意识的向后移了一段距离,可毒性虽然对生命没有威胁,却令她浑身乏力,一个不留神,她向后倒去,又坐在了地上。

见到离曼的动作,黄卓思也是有些尴尬,想转移话题问道:“离曼,你这是怎么了?”

“中毒了,这沼泽的毒性防不胜防,我暂时恐怕施展不了魔法了。”离曼简单了叙述了下自己的情况,神色急切,向着黄卓思问道:“所以当务之急是要有解毒药水,现在队伍在什么位置?”

“呃,这样啊,队伍。。。”黄卓思听了点了点头,可紧接着他似乎反应过来什么,眼中一阵闪烁,试探的问道:“不能使用魔法了?一个魔法也不行吗?”

闻言,离曼有些微恼,她不明白黄卓思在确认什么,从刚才开始她都问了这么久了,可黄卓思就是不肯说队伍的位置,语气不快道:“对,所以继续在这呆下去很危险!”

听了离曼的话,黄卓思脸上流露出放心之色,目露淫欲的向着离曼靠近,嘴里怪笑道:“嘿嘿,这么说,你现在和一个普通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喽?”

“你。。。你什么意思?”望着眼神中满是贪婪的黄卓思,离曼终于察觉到了危险,不着痕迹的向后挪动着位置,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黄卓思站了起来,双手开始解开牛仔裤,几下子就把下身脱了个精光,对着又惊又怒的离曼淫笑道:“妈的,早就想干你这个骚女人了,身材这么棒,这么多天害的我天天晚上去草里打飞机,现在我总算能操你了!”

看到黄卓思赤裸的下身,离曼脸色大变,强行想调动体内的魔法元素,可根本感受不到丝毫的力量,只能强做镇定斥道:“你敢。。。唔!”

还没等她威胁,黄卓思就忍不住了,一把拉过离曼的野性躯体,毫无征兆的强吻上她性感的红唇。。。

“唔唔唔,不要,唔唔。。。”在被黄卓思抱着身体时,离曼整个都蒙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感觉嘴唇被强吻,不由自主瞪大眼睛,眼神惊慌失措,想挣扎却发现被紧抱着,连动弹都难,只好扭头挣扎……

黄卓思感觉到离曼的挣扎呼喊,可他并没有丝毫害怕,这荒郊野外哪来的人,更何况一想到自己正在野外强暴一个野性美女,他就感到无比的刺激,当下,什么也不管了,大手蛮横的伸进离曼军绿色的宽松裤子内,捉住裤口就往下拉。。。

「唔,。唔唔唔,,啊,救命啊,啊,,好痛。唔唔……」离曼惊呆了,随即她无比恐惧,想她堂堂一个军统,要是在野外被人强奸了,这她还有什么脸面回到军队,于是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猛得挣扎开黄卓思的环抱,一把推开他,起身跑去。

可是她慌忙跑出两步,就被拉到膝盖位置的宽松裤子缠到跌在地上,当即发出一声痛呼,然而下一秒却感觉被人从背后压着,紧接着嘴巴就被大手捂住……

「唔唔……」听着离曼被捂住嘴巴发出的声音,黄卓思感觉心脏跳得好厉害,这是他第一次在野外强奸女人,而且还是强奸一个性感的极品美女,现在清楚的感受到压着她柔软的娇体,感受阳具压在丰满柔软的翘臀上,闻着诱人的体香,他空闲的大手连忙捉住离曼的裤子往下一拉,正好裤子宽松舒适,所以轻松就脱了下去。

此时,黄卓思兴奋的脸色涨得通红,他现在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他只要狠狠的干这个几天来意淫了无数次的女人!

大手毫不留情的将离曼的黑色内裤一把拉破,力道之大,令离曼都是不由“啊”的惊呼一声,黄卓思再粗暴扒烂离曼的劲装,双手大力的抓揉着劲道十足的柔软巨乳,熟练的空回一只手,握住阳具从后面塞进没有丝毫湿润的秘处口……

「啊。。。不要。。。停下啊。。。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一定杀了你。。。」离曼感觉秘处口有根烫热的坚硬异物顶着并往里面挺进,她当时就娇体僵直,接着她眼神恐惧,娇手连忙向后推着,两条雪白的长腿向后乱蹬乱晃,可惜都没有用……

「唔,唔唔唔,,唔,,不要,啊,,不,唔……」离曼感觉黄卓思的阳具不停往秘处内挺进,传来阵阵疼痛,娇手用力想挣扎开背后的男人,可如今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力道如何能比得过黄卓思,直到感觉插入下体内的阳具猛得一挺,她就悲痛“啊”的尖叫痛呼一声!

可黄卓思的阳具挺进的很艰难,因为离曼双腿合并,又是从后面挺进,所以异常紧窄,竟然还没有完全长驱直入!

这令黄卓思火气上来了,一把翻过离曼柔韧的身子,跪在她的两条雪白长腿之间,单手捉住女人不断挣扎的双臂,紧紧固定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握着粗大的阳具顶上离曼的骚穴,大怒道:“妈的,婊子,老子今天一定要上了你,还要干到你死为止!”

见状,离曼已被扒个精光的雪白躯体拼命扭动,眼角留着泪,惊慌的大声尖叫:“你干嘛,不要,不要,救命啊。。。”

离曼还想反抗,奈何这时双手被捉,双腿又无法弯曲至腰间,从而挣扎紧贴大腿的黄卓思下身,脑袋摇摆试图摆脱同时求饶希望黄卓思不要继续,但是可惜,她发现黄卓思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没想到原来在她看来不知一提的小人物,竟然即将强奸她,这让她内心痛苦万分,紧紧闭上了绝望的眼睛。

“妈的,终于抓到你奶子了,好软,好大!”一想到这是这几天晚上手淫的那个女人,黄卓思就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然后就趴在离曼的娇体上,对着她的脖子开始狂吻,双手按在饱满的雪白巨乳上粗暴揉搓,大肉棒在紧窄的蜜穴中凶狠的挺进了几分。

紧闭眼睛躺着的离曼,感受脖子被狂吻,乳房被揉搓,私处不断被侵入,她流出的泪水更加快,虽然还没丧失贞洁,可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她情不自禁的悲痛颤动。

片刻她就感觉嘴唇越过锁骨,在右边的乳房上狂吻狂舔,接着就感觉乳头进去温湿的地方,然后一股贪婪无比的吸吮力,吸吮乳头,那种吸吮力恨不得将乳头吞噬,黄卓思的性技巧如此粗暴,乳头的疼痛让她痛呼出来:「啊,好痛,。啊,轻点,啊,,」

可下一刻,离曼绝望悲痛的感受没有开发的秘处被黄卓思的阳具撑开,清晰的感受到陌生黄卓思的阳具温度,被撑开秘处带来的又涨又痛的感觉,离曼拼命摇头求饶,希望黄卓思不要,嘴巴“呜呜呜”的绝望哭喊,突然,黄卓思露出一丝残忍的淫笑后,猛得用力一顶,离曼顿时瞪大眼睛,仰头娇体一僵,嘴巴发出“呜。。。”凄惨的痛叫声,撕裂般疼痛的秘处感受陌生黄卓思的阳具完全入侵,本能的包裹着第一位的幸运儿。

黄卓思没有急着接下来的动作,先停止不动,感受阳具被紧紧包裹的快感,看着离曼苍白痛的有些扭曲的漂亮脸蛋,不禁舒服的赞美道:“噢,好紧,夹的好爽,没想到你还是处女!像你这种野性的处女可是很少见了,。。”

说完后,抽出阳具,在日光的照耀下,看着离曼的秘处流出鲜红刺目的处女血,滴落在地上,黄卓思一脸兴奋后,再次插入阳具,然后在离曼又一次发出凄惨的痛叫后,趴在她的身上,看着原本粉色的奶头被吸吮得通红,黄卓思没有任何怜惜的想法,张口再次含着通红樱桃,“唧唧”的吸吮起来,一手揉搓另外一边,不大刚好一手把握住柔软发育着的圣峰,同时阳具开始快速的进出着鲜血淋漓的秘处,嘴里兴奋的大笑:“离曼,总算干到你这个野女人了,哦,好爽!你知道吗,我想干你都快想死了!”

“你这个。。。流氓。。。早知道。。。之前我就该杀了你。。。”离曼闻然,娇体就是一颤,之前她也感受到过黄卓思欲望的目光,只是她假装没发现而已,毕竟之前,在她眼里,就算这个男人有什么无耻的念头,她也毫不畏惧,可现在。。。

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被他得手强暴了,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离曼眼中的泪水流的更加多,不过这时黄卓思加大了抽插的速度力度,顿时,第一次感受这种疼痛中带着酥麻,涨,充实,空虚,酥痒,等多种从没有感受过的异样感觉,离曼顿时,娇喘连连,脸色红润,眼神时而迷离,时而悲痛欲绝,没多久,随着黄卓思的猛烈抽插,离曼不了控制的,满脸潮红,眼神绝望空洞迷离,娇体一阵颤抖,再一僵后,得到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片刻,离曼被黄卓思的嘴巴封住索吻,黄卓思大力搓揉着觊觎了好久的雪白双峰,白净的美腿无力的架在黄卓思的大腿上,被逼承受着黄卓思的无情抽插,连续不停的猛烈抽插,十分钟后,黄卓思也忍不了了,不过他也没想过要忍,再次加快速度力度,在离曼娇喘,满脸艳红,就快再次高潮时,黄卓思终于低吼一声,用力一顶的将精液射进她的体内深处,离曼先是一愣后,接着大喊“不要。。。别射进来。。。拔出去啊。。。”,不过只能生不如死的接受了黄卓思的生命精华。

离曼本以为终于完结时,黄卓思却淫笑着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她先是满脸悲痛欲绝,然后知道没法挣扎也没法改变后,眼神绝望空洞的流着泪,任由男子肆虐玩弄身体。

黄卓思见离曼满脸泪痕,眼睛泪水汪汪,眼神空洞,痛苦,绝望,脸庞此刻脸色艳红,满脸泪痕,看起来又娇媚又楚楚可怜,引发人的欲望,黄卓思被惊艳一下后,满脸通红,眼神极度淫邪,满脸淫笑,大手捉住微微分开垂直的性感美腿抬起,并大大分开,接着跪在两腿之间,低头看着流着白色精液的秘处口,他无比兴奋极度刺激的挺着坚硬坚挺的阳具对着秘处口挺进去。

感受着阳具完全再次没入秘处,被秘处包裹后,他将手中的美腿分别放在肩旁上,然后也不急着抽插,被内射的离曼没有任何挣扎,任由黄卓思抓揉、把玩着胸前的两团雪白巨乳,只是默默流着泪,因为她现在已经完全绝望了,痛苦万分,就算反抗也是于事无补的,直到黄卓思压在身上,双手捉住双腿的大腿,埋头吸吮乳房,阳具开始抽插时,感受乳头传来的酥麻,和吸吮过度传来的微痛,感受被阳具充实的秘处随着阳具抽插,传来阵阵的酥麻,酥痒,舒服,美妙的快感,一直强忍不哭出声的离曼,终于忍不住无比悲痛的哭了出来:「呜呜,,我不要啊,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可是黄卓思没有理会,不但如此,抽插反而更加快速。

「呜呜,,啊啊,,呜呜呜,,啊啊,,停手,呜,我不要啊,啊啊,呜呜……」离曼眼神空洞,痛苦,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脸色艳红,娇手无力捉住黄卓思的肩旁,清楚感受被抽插的快感同时也感受到秘处无法控制本能的开始流出淫水,这让她更加痛苦,不但如此,阵阵的快感让她脑海不时一片空白,忘记一切,红润的樱唇半张着,发出哭声娇吟声……

埋头吸吮香嫩乳头的黄卓思听见离曼越哭越大声后,于是吐出湿润散发诱人光泽的软绵绵乳头,然后他直接嘴唇吻上离曼半张着的性感红唇,舌头伸进口腔缠绕娇舌,同时捉住修长美腿的双手松开,接着按在饱满柔软的雪白乳房上揉搓,揉捏,完全没有丝毫可怜要放过离曼的意思。

离曼雪白如玉的性感娇体暴露无遗,饱满柔软的乳房被大手翻盖揉搓,揉捏,坚挺被吸吮得通红的乳头不时被手指揉捏玩弄修长笔直性感的美腿分开垂直,小脚不时无力蹬腿,粉嫩肥美的秘处本能包裹猛烈进出带出淫水的阳具,幽黑浓密的阴毛被抽插溅射的淫水弄湿润,并且每次的抽插两人下体的阴毛都有互相摩擦。

离曼脸色殷红满脸泪痕,媚眼红肿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时而迷蒙空洞,时而绝望痛苦变幻不定,修长的黑发有些凌乱,红唇被嘴唇吻着摩擦,娇舌被舌头交缠,混合的唾液被贪婪吸食吞咽,娇手无力捉住黄卓思的肩旁,秘处乳房传来的阵阵酥麻,酥痒,美妙舒服的快感,脑海变得一片空白,悲痛欲绝的痛苦情绪也因此越来越淡……

黄卓思清楚感觉秘处用力夹着阳具,然后收缩,最后喷射大量阴精在阳具上,他顿时就兴奋刺激得难以自己,他没有停止抽插,反而更加用力快速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猛烈响亮。

「唔唔唔,,唔……啊,啊哈,啊啊,,不要,,啊啊,,好难受,啊哈。啊哈,,求你停手,啊啊啊,,」正在高潮失神的离曼,感觉敏感的秘处被猛烈抽插,传来极度酥麻,酥痒,又异常难受的矛盾快感,当时她就受不了了,紧握肩旁的娇手用力推黄卓思,可惜没有用,于是她扭头摆脱黄卓思的索吻,然后就发出娇吟求饶。

可是黄卓思没有丝毫理会,就这样在秘处传来的极度矛盾快感下,离曼脑海完全空白一片,什么悲痛痛苦都忘记了,本能驱使下不由自主,娇手松开肩旁改为环抱黄卓思后颈,垂直的美腿先是竖立而是不过接着抬起交叉用力缠绕黄卓思腰间……

「啊啊,,啊啊,啊哈,啊哈,,不要,,好难受,啊啊,啊哈,啊哈,,求你停手,啊啊,啊哈,,」黄卓思清楚感觉自己被离曼紧抱缠绕,又听着她求饶的的娇吟,他激动兴奋的难以自己,当时就大手离开饱满的乳房,紧抱离曼的娇体,最后拼命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猛烈用力快速,响亮,已经达到了极限……

「啊啊,,好爽啊,,夹得好紧,好舒服,我操死你这个骚货!!!」黄卓思一边拼命抽插,一边发出低吼。

「啊啊啊,,啊哈,啊哈,,不要,好难受,啊啊啊,,啊哈,,不要,啊啊,,不行了,又要来了,,啊哈,,啊……」脑海一片空白,完全沉沦在极度的矛盾快感下的离曼,感觉又要高潮了,不由自主的娇手用尽全力环抱黄卓思后颈,双腿用力交叉缠绕他腰间,仰着头,脸色潮红,红肿泪水汪汪的媚眼,眼神迷离失神,满脸泪痕的清纯娇媚脸色露出愉悦陶醉的表情,娇体痉挛,半张的红唇发出诱人的娇吟……

与此同时,黄卓思下体也用力一挺,阳具拼命的往秘处深处顶去,紧抱离曼的娇体,满脸通红,发出「啊!!」舒服的呻吟!!

“妈的,不爽,再来!”

就在这魔法世界的荒郊野外,没有人看到,一个极品野性女人被男人无情的强暴,不断响起「啪啪啪」,「啪啪啪」猛烈快速响亮的淫秽撞击声。。。

。。。。。。。。。。。。。。。。。。。。。。。。。。。。。。。。。。。。。。。。。。。。。。。。。。。。

丛林处,宇风的灵魂回归,他无比郁闷的发现,一个背着药框的白净女人正在摇晃着她,还不停轻喊着:“诶,诶,你怎么了?”

顿时,宇风就明白了,看来是这个女人发现自己的本尊躺在树丛里,然后好心的在照顾自己,合着自己是被一个女人给叫醒的。。。

宇风虽然郁闷,可也并不失望,因为眼前这个也是个不错的猎物啊。。。

“啊!你干嘛。。。你怎么能。。。啊。。。哦。。。”

这个白净的采药女也有几分姿色,宇风猛的就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按着女子娇手,强吻着,女子扭动娇体企图挣扎不过却没把摆脱宇风,下体几下就被宇风扒了个精光。

采药女感觉秘处口正被一根烫热的异物慢慢插入,,她惊慌的看了一眼宇风,刚想阻止,忽然,宇风用力的一挺,顿时,她头颅一仰,「啊」的惊呼一声,女子满脸苍白,表情惊吓,眼神惊恐失措,娇手按在胸口宇风的脑袋,用力推着,恐惧万分尖叫道:「啊,。不要,,嗯,。不要,,停手,,嗯,,不。。」

「啪啪啪」,「唔唔唔,,呜,。。」,猛烈的抽插声,女子瞪大眼睛看着宇风,双手捉住他的手还用力扭头想挣扎,不过被宇风固定头颅无法反抗,最后流着泪痛哭起来,并且双手改为用力捶打拍打宇风手臂。

可是在抽插下本能让女子力气越来越弱,不但如此,本能还让她悲痛耻辱的感觉快感连连,秘处淫水越流越多,没多久,她苍白的脸色,再次艳红起来,呼吸也娇喘起来,力气已经使不上劲,竖立大张的双腿无力的垂下架在宇风大腿上了,流着泪,悲痛的享受宇风的抽插。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