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雨情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林笑天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风雨情缘 风雨情缘

    南方一座小城,城外的深山老林在夜里漆黑不见五指。  很奇怪,科技如此发达的社会里这片地方似乎人迹罕至。要知道,世界最高峰也已被人类征服了多次。  山不算高,林子却很密,夜里的雾气更给山林增加了许多神秘感。

    林笑天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风雨情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雨情缘》,是作者林笑天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南方一座小城,城外的深山老林在夜里漆黑不见五指。  很奇怪,科技如此发达的社会里这片地方似乎人迹罕至。要知道,世界最高峰也已被人类征服了多次。  山不算高,林子却很密,夜里的雾气更给山林增加了许多神秘感。

《风雨情缘》 番外篇2:合家欢 免费试读

在《风雨情缘》两周年之际放出这一篇番外,也是风雨的最后一章。感觉完本两个月之后再写已经没有心气了,写得不太好大家凑合着看。

接下来全力创作《江山云罗》。

==================================================

爆竹连声欢歌笑语。

距神州渡过灭族大劫已是五年有余,但由于昏迷中的林风雨苏醒,这一个新年又过得格外不同。一家人不仅许久未曾团聚在一起尽享安宁平和,更添了四位新人,愈发显得热闹喜庆。

林风雨身体尚虚弱,懒洋洋地倚靠在躺椅上看着娇妻们忙里忙外。大红绸子披门楣,长明灯笼挂屋檐,扶语嫣施展术法令院中开出四季鲜花,柳若鱼挥着大笔舞写春联,写一幅便让宁楠与许玲儿接去挂上,听风观雨阁被妆点得喜气洋洋。

“我来我来……”后厨里传来南宫紫霞的大呼小叫,她正与秦冰,秦薇,曹慧芸,伊丽丝准备年夜饭。不过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厨艺如何一想可知,让人对年宴颇为担忧。

月华陪在林风雨身边,一边诊脉一边施以针石,不时又从一旁的红泥小火炉里盛出汤药,吹凉了一勺一勺喂入夫君口中,将林风雨伺候得如神仙过的日子一般。

药汤又腥又苦,林风雨却甘之如饴。偶尔抬头望天又显思念迷茫,不知南宫剑河此生何处,宣称要去找他的云蕊又在何方?

“开饭啦。”秦冰等五女端着菜肴鱼贯而出,各具仪态令人眼前一亮。

林风雨爬起身子,将长串的鞭炮直从厅堂穿过院井铺到大门外,屈指弹出一道火光点燃,噼里啪啦的炸裂声中漫天的烟火硝气扑天而起。虽是震耳欲聋烟尘弥漫,却唯有这种方式最适合过年的喜庆。

回到厅堂,一家人早已坐定就等他入席。林风雨赶忙落座,左首陪着秦冰,右首伴着柳若鱼,心中感慨万千。

诸位爱妻今日均精心打扮过。秦冰与柳若鱼一身锦绣端庄典雅;南宫紫霞,秦薇,曹慧芸与月华则露着小半片雪白的酥胸,旖旎性感;宁楠与许玲儿梳着堕马髻,俏皮可爱;扶语嫣与伊丽丝则是妖族装扮,充满异域风情。

今日的酒不是别的,正是春风玉桃酒。南宫剑河亲手酿造的催情之酒并非寻常春药般低俗下作,其妙处在于情浓兴动,让相互爱恋的男女更加兴奋,而不是将人迷了神智变作只知交媾的工具。

秦冰,秦薇,柳若鱼均曾饮过此酒深知其中妙处,却也和诸女一般开怀畅饮。

秦薇身具玄阴媚体早想尽情欢好,柳若鱼向来大方也不忌讳,羞涩的秦冰则知今夜大为不同,亦罕见地放开胸怀要教郎君尽兴。

其余诸女虽曾耳闻却不知其中奥妙。南宫紫霞自碧云宗之战后便即闭关,出关便逢决战已许久不曾尽情欢愉,被春风玉桃酒一激按捺不住,索性端起酒杯坐在林风雨腿上,一双星目涌出勾魂夺魄的媚意道:“夫君日前那一首藏头诗可还做得数?”

林风雨哈哈大笑:“口如樱桃轻含箫,乳似凝脂映颜娇。并蒂双花鸳鸯藤,用情霜雪慰寂寥。中庭琴瑟云天飘,出尘脱俗霓裳妙。爆竹连声春将至,菊残梅开冬来俏。自是做得数的。”

“吹牛。”南宫紫霞抿着唇瓣道:“人家还待疼惜你伤后体虚,竟还敢夸海口。嘻嘻,莫要明日腰酸背痛爬不起来。咦?你……你……”

正挑衅间忽觉两根粗大火热的物事顶着臀尖,南宫紫霞心中敞亮。这对阴阳双龙曾让她品尝世间至乐欲仙欲死,至今回味无穷。此刻被夫君拿来一顶连身子都软了半边,口中又酥又腻道:“色鬼,莫要一开始便来使坏!”

“我是色鬼,你是色女,正巧凑成一对儿。许久未曾挨棒,可是忍不住了?”

“是又怎地?便是你没尽一个夫君的责任害人家苦挨许久。”南宫紫霞双颊酡红,臀下那股热力透过衣裙直麻入心底,忍不住一边大发娇嗔一边直扭屁股。

虽已嫁与林风雨多年,南宫紫霞一如初识时的性格爽直毫不做作。那两瓣幽深得寻不着底的臀肉随着岁月的积累愈发丰满挺翘,抵在肉棒上这么一旋磨,那肥嫩柔软的触感销魂蚀骨。

空气似乎都暧昧了许多,一家人早已酒足饭饱,秦冰红着脸颊强撑道:“莫要在这边,到里头去。”家里她向来处置妥当,便是对外也是林家大妇的威仪,风范从不曾落了面子,唯独房事上从来不敢吭声。今日说出这句已是极不容易,一句说完面红耳赤,身子都有脱力之感。

一家人嘻嘻闹闹来到里屋,一张特制的大床早已备下,足以容纳一家子齐上胡天胡地还犹有空余。林风雨目光扫过诸位娇妻,怪笑道:“谁准备的?”

“你猜呀。”南宫紫霞与扶语嫣一同吃吃笑道。

“那有什么难猜的?看你们这窃笑的样子,定是冰姐姐了!”

秦冰本就有些难耐渐渐淫靡的气氛,闻言更低下了头不敢见人。

林风雨心中感动,知晓这位发妻一向温柔体贴,这一回更是主动安排从前绝不愿参与的事情,足见一片心意。

也确实是之前敌军压境,每个人都肩负着巨大压力,此刻急需一次酣畅淋漓的释放。而数年来始终不能尽情尽兴,此刻一朝卸下负担,一家人都觉相思入骨,爱意缠绵。

秦冰定了定神,眯着眼率先挨上床道:“都……一起来吧。”她凤目本就细长,此时刻意眯起也不知是你上了还是留下一丝偷瞧。

如许玲儿这般初来者惴惴不安,新婚之夜便给月华和伊丽丝的火辣放荡开了回眼界,今日一家同欢更不知如何香艳绝伦。

又如南宫紫霞,秦薇,宁楠,月华,伊丽丝等豪爽者心中迫不及待。每一回酣畅淋漓的欢好总令人回味无穷,而一家同床更是前所未有。

再如柳若鱼,曹慧芸等更有些异样期待,夫君自是温柔体贴又勇猛强悍,便是姐妹们亦都雪肤花颜,互相亲近的感觉滋味也是绝佳。

至于以扶语嫣的狡狯,乌溜溜的眼珠左右乱转,更不知打得什么鬼主意。

“紫儿晋了元婴巅峰,一口阴元纯净未泄,先和夫君双修最好。你们先让着她些。”秦冰面颊如火烧,特意打造的大床虽阔,一家人挨上来也不显许多宽裕,至于那一个泄字更是暧昧得不可救药,可想而知床不至于有损,可这一床的被褥今日过后怕是要不得了……

“本就该我先。你们这些年吃的多,可苦了我一人。”南宫紫霞率先宽衣解带,大姐难得在房事上发话,一家人第一回同床尽欢心中难免有些羞涩,可总要有人开头的。

紫色罗裙褪下,贴身的裹胸小衣被两团圆润丰满高高顶起,刺绣的鸳鸯藤图案如此应景,应是新近才裁制的。至于柳腰之下未着片缕,浓密的黑茸下一抹蜜裂正透着晶莹透亮的水光。

“一口真阴未泄?嘻嘻,怕是今日要泄个底儿掉了。”扶语嫣吃吃笑道,一家人唯独紫儿的身体她尚未看过,今日一见当真是美不胜收,尤其臀股处紧致圆润,虽不及其母柳若鱼的丰隆,单论其形之美便是一家美色中也堪称第一。

“我会怕个药罐子?哼!”南宫紫霞美目一飘跪趴在床,将腴美的臀儿高高翘起笑道:“姐妹们,语嫣从前可没给咱们家好日子过,你们不打算教训教训她?”

南宫紫霞挑起战火,宁楠与秦薇率先动手来扯扶语嫣衣裳。妖主娘娘连连闪躲与姐妹们嬉闹在一起,不时有衣物被扒下扔开,嬉闹中传来的娇喘声亦是荡人心魄。

美色在前,那只让林风雨爱不释手的臀儿翘高扭摇,两片肉唇如纷飞的彩蝶,内里粉嫩的媚肉若隐若现,臀沟幽深更是寻不着底儿。

林风雨从后搂住爱妻,顺手扯落裹胸小衣将两团绵软抱紧揉搓,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紫儿好美,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唔,莫要折腾人家,快些来几下狠的。”被膨胀火烫的肉棒贴着穴口一炙,南宫紫霞浑身血液都沸腾了一般,其声酥媚如水。粘腻的花汁更是止不住如潺潺溪水,浪涌而流。

龟菇寻着细密的缝儿如一只钝枪排肉而入直达洞底,畅快无比:“是这样么?”

“哎哟……”久未经人事的南宫紫霞忽遭重击,下身传来初破瓜一般的剧痛,可已尝得滋味的身体随即又涌起如潮快意。那紧紧缠夹的幽谷花肉不知是在抗拒异物入体,还是要将它箍得更紧,磨得更重。“是了……还不够……哎呀你快些……”

两人欢好自来互相挑逗得乐此不疲,林风雨故意停住不动,可急坏了南宫紫霞:“我是药罐子,又是重伤之身,没气力了……”

“呜呜呜……坏人……坏人……”蜜穴虽被塞得满满当当,久旷的身体欲求稍解不过片刻,更大的渴求复又淹没。这样的时刻本需大开大合的攻伐才能满足,此时停下犹如掉在半空中要了人命。南宫紫霞如何能耐?苦求不得只得自给自足,丰臀前后摇晃起落,蜜穴儿如小嘴一般含着肉棒吞吞吐吐。

女子为主自然更能搔着痒处,可每回抬送间总被粗大的肉棒刮得身娇骨酥难以发力,在冲击的力道上便要逊色许多。只觉花洞内里越搔越痒,越发难熬。口中不住嘤嘤呜呜,不知是难耐还是不满。

“紫儿修为大涨,还请快些发力的好。”林风雨仿佛正被爱妻伺候,乐得闭目享受。忽觉后背一具玲珑浮凸的身体贴了上来,一对藕臂环绕,两团高耸的美乳温绵细软,硕大丰肥:“你呀,这时候还要使坏,莫要过分了。”

柳若鱼见女儿如此不堪,一双妙目又是好笑又是嗔怪,口中如兰的幽香贴面钻入林风雨口鼻,母女在怀,当真是世上最好的春药,本已硕硬的肉棒不由又胀了几分。

迎着南宫紫霞后拱的身躯发力一顶狠狠撞击在一起,结实的小腹撞得肥美臀肉被碾平了一般,发出重重的“啪”声。这一下又重又狠,肉棒犹如烧红的铁棍直窜入洞底,激得南宫紫霞啊地一声大叫,浑身骤然抽紧,幽谷内的媚肉更是收缩得紧箍肉棒,丝发难容……

南宫紫霞的媚声伴随着持续不断的撞肉声,越发酥媚入骨。那肉棒在幽洞里穿梭进出,翻搅肉壁挤压花汁,直榨得淅沥沥的水声连绵。这一刻才是酣畅淋漓,南宫紫霞愈发忘情,又喜又嗔:“好……好……再来再来……要重些……这样才好……”

前有丽人后有美妇,真是帝王般的享受。而剩余诸女的春宫大戏亦丝毫不逊于此处的盘缠大战。

月华与伊丽丝交颈相拥,四颗乳球互相挤压,月华的绵软硕大,伊丽丝的则结实挺翘,看起来像是月兔精的那对硕乳将毒蝎精的给含了进去一般。

秦薇与曹慧芸相戏得惯了,此时正如对老夫老妻一般默契十足。曹慧芸双手托举着秦薇两颗沉甸甸的硕乳揉捏把玩,将挺立的红珠在指缝间夹弄。又长又细的舌头正挑拨着眼前艳红的花肉,时不时又如枪一般朝蜜穴内刺去。秦薇被她技巧高超的灵舌伺弄得又酥又爽,哼哼唧唧着呻吟不止,一边也是投桃报李。比起曹慧芸花样百出,秦薇的动作则温柔许多,像只小猫般舔舐着蜜缝。水光莹莹的粘腻洞口处也不知是津唾还是花汁。

扶语嫣寻上了许玲儿,正瞪大眼睛注视着她毛茸茸的腿心,口中啧啧有声:“玲儿这一处可真是少见,浓得像藏了只黑毛兔儿似的,小妮子春情定是荡漾得紧。”也不知是惊奇还是赞叹,一只巧手贴在腿心处摩挲,倒像是梳理毛发多些。

“扶姐姐欺负人……人家哪里有。”许玲儿第一回经历这等淫靡的阵仗,不仅有南宫庄主翘起美臀像只小母狗儿正在夫君身下风骚四溢,更有姐妹们相互抚慰取乐,浪媚之声不绝于耳。

“嘻嘻,玲儿的身子不错呢。这里这般诱人一探究竟,奶儿也大。”扶语嫣一手探入毛茸茸的腿心,一手握住难以掌控的奶脯伸出舌头舔了两口:“姐姐来疼你。”

扶语嫣英风飒爽之外更有些难以形容的猾媚,被她贴身爱抚许玲儿虽不适应,倒也不觉难当。这一张玉颜伏在自家胸前,时而用艳红的唇瓣吸吮,时而用丁香般的香舌舔尝。虽及不上与夫君欢好时的爱欲缠绵,但入目却极为养眼,仿佛一副上好的春宫图,不仅精致,亦更催情:“人家有些害怕……”

“没事儿,姐姐让你泄上一回可不就不怕了?”扶语嫣诡魅笑道,纤长的玉指沾了些花露挤开洞口紧窄的肉圈,探入两个指节待许玲儿适应了一番,才又探入一只。两根手指在狭长细长的甬道里犹如弹拨琴弦一般勾挑按压。许玲儿哪曾经历过这等手段,一时间不停旋扭腰肢,甚为难耐。

林风雨一边享受柳若鱼与南宫紫霞母女俩的温柔与妩媚,一边大饱眼福。不过若论最为赏心悦目的定是秦冰宁楠的春戏。

母女俩并无更多的动作,只是四臂缠绕温柔相拥着亲吻,然而四片丰厚莹润的唇瓣贴在一起,本就诱人品尝的模样仿佛又翻了四倍之多。林风雨本来便极爱她们俩的无双艳口,这一下更是挪不开目光。

“哎哟……要顶死个人了……轻些……”南宫紫霞淫媚欢畅的呻吟声陡然急促高亢。

林风雨回过神啦,原来被眼前艳光所摄连顶送的动作都不由剧烈了许多。南宫紫霞久旷之躯美则美矣,却抵受不住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哀声讨饶。

“方才是谁说要重些的?”

“呜呜呜……太狠了……你……你干脆弄死人家算了……”林风雨带伤之身自然比不上全盛时期的勇猛,但爱妻身体也正出于最为敏感,最为不堪的时候,两厢对抵,一样让南宫紫霞讨饶认输。

“紫儿莫要求他,娘来帮你。”不知何时柳若鱼已钻入林风雨胯间,将两颗鼓鼓囊囊的春丸一口含下。

咝~,林风雨倒抽一口冷气。这一下不仅快感倍增,低头望去只见肉棒在花户中抽送时不仅带着艳红的花肉翻进翻出,更有柳若鱼一双脉脉含情的美眸依稀可见。至于那张红润艳口包裹春丸,再用香舌温柔抚慰,更是无上的享受。

“紫儿忍着些,我要来了。”香色太过淫靡,光是眼看便难以自持。而无论柳若鱼的艳口还是南宫紫霞的花户均是绝顶妙品,林风雨本身亦是久未欢好实在忍受不住。

陡然加速的抽送不仅更快,力道亦猛烈已极。林风雨用上了一身气力发狠猛冲,翻江搅海的本事全施展在爱妻娇嫩的肉穴里。

扑哧扑哧的搅水声大作,南宫紫霞被突得全身肉紧,猛然抬起头甩着一头乌发高亢呻吟。当肉棒一突到底再不离开,只是抵着花心软肉狠狠旋磨,南宫紫霞如同被拿住死穴一般浑身脱力趴伏于床,只剩下腿心深处那一点依然有力地掐握旋绞。

喷射的精液冲击着花心,亦被南宫紫霞高超泄身时那奇异的,尖如鸟喙般的花心反刺入马眼,爽得酣畅彻底。

抱着爱妻的身体深情相拥片刻,南宫紫霞慵懒道:“好舒服……”

“小色女!”林风雨点了点她可爱的鼻尖,意犹未尽。

“嘻嘻,那是只对你。一世都是你的小色女,浪母狗。”南宫紫霞皱起鼻翼做个鬼脸,似是感叹又似满足。

“再来一回?”吸收了南宫紫霞泄出的真阴,林风雨精神一振,知晓今日定是越战越勇。

“不成啦,人家要歇一歇。”南宫紫霞玩味笑道:“哪能独自占你一人?嘻嘻,有个贪吃鬼只怕已馋的不行啦。”

林风雨哈哈大笑起身抽出肉棒,柳若鱼也是忍俊不禁笑道:“快去吧。我不急。”

将肉棒送至秦冰母女眼前,早已不停舔着嘴唇的宁楠迫不及待地“啊呜”一口将肉棒吞没,也不管精液与花汁淅淅沥沥,吃得满足无比。秦冰嗔怪地白了林风雨一眼,带着七分期盼三分难耐,启润口一同含吮起肉棒来。

宁楠吃得忘情,秦冰舔得娇羞,丰润肥嫩的唇瓣柔软厚实,光看着就滋味绝佳,贴在肉棒上更是销魂。也只有她们母女俩的润口不需甚么技巧,甚至连舌头也不需动用,仅是吞吞吐吐,用嫩嫩的厚唇贴着肉棒摩挲便能有极强的快感。

“冰姐姐和楠楠这样真是好看。”母女俩神似的如花容颜凑在一起,本就美不胜收,狰狞丑恶的肉棒又形成巨大的反差,视觉冲击力极强。扶语嫣也被丽色吸引,一边手上动作不停弄得许玲儿哼哼唧唧,一边由衷赞叹。“嘻嘻,楠楠真是馋嘴……”

小魔女历来口欲极强,吃肉棒的模样也煞是好看。丑陋粗鲁的东西在她高高撅嘟着的嘴里一会儿深含,一会儿浅嘬,一条香舌更是伸出口外来回舔扫,仿佛品着最美味最爱吃的食物。比起一味地迎合奉承,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更有快意。

在母女俩尽心伺弄下,疲软的肉棒复又狰狞如龙。林风雨嘶声粗喘着不复停立不动任由母女俩施为,而是挺耸腰杆将宁楠的花唇当做蜜穴轻轻抽插。

宁楠正吃得忘乎所以大快口欲,不想一嘴掌控的节奏被打断大为不满,亮出银牙轻轻咬了一口,让林风雨龇牙咧嘴。

“去和娘先来,人家还想吃一会儿。”宁楠尚未满足,于她而言小嘴可比幽谷后庭还要紧要许多,恋恋不舍地松开肉棒咋了咋嘴,香舌还舔洗唇瓣一圈,也不知花了多大的毅力才肯松开。

秦冰知道躲不过去,难得一家尽欢也舍不得躲,不愿躲。可心中的羞羞怯怯却是难以克服,索性闭上双目任由林风雨施为。

林风雨笑嘻嘻地搂住秦冰抱个满怀:“冰姐姐,我来了。”

“嗯。”恍惚间秦冰又回到二人初识之时,一个年轻懵懂,一个饱经沧桑,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两人机缘巧合下走在一起。不仅唤醒了沉睡已久的情爱,更给自己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如今历尽劫难终于转危为安,往后在神州的日子可谓无忧无虑,一想到这里,清淡娴雅如秦冰也不免心中激动。

娇躯被爱侣抱起翻了个个儿,变成女上男下。原本众目睽睽之下便觉羞人,如今被举在上边,一会儿玉股大开,腿心里的一切都纤毫毕现,想想更是无地自容。

还来不及调整心情,肉棒已分开腿心贴在肉花处,火烫烫硬梆梆的,又是舒服又是挠人。舒爽与羞涩交加间,又感到林风雨似乎变成了初识时的毛头小伙,急躁,毛手毛脚。那根肉棒直往腿心里钻,两只粗糙的大手摸乳抚臀,又重又急毫不怜惜。让她只能深深埋首,恨不得寻条地缝躲进去才是。

林风雨自有他的计较,秦冰每回都要被逼得退无可退才肯放开心怀,就如两人初时欢好,总被他的毛手毛脚索取无度弄得无可奈何,此后家中成员渐多,两人单独欢好的次数越来越少。今日难得秦冰主动安排,自是要再度逼迫一回。

秦冰的幽泉火云洞花汁丰沛且温度极高,抽插起来顺畅无比,肉棒陷落内里仿佛泡在一缸温热的暖水中,又是爽利又是舒适。不过林风雨只是浅尝辄止,在情动无比的穴口沾了些花蜜,高昂的龙头转而抵住后庭穴口。

秦冰大急,若是欲望勃发之时头脑里晕晕乎乎,倒也半推半就假作不知算了。

这一处被大大的撑开落在姐妹们眼里可比什么都更加羞人一上来便要探采菊穴可怎生得了。

然而腰肢被林风雨死死抱住挣脱不开便罢了,姐妹们竟不知何时停止了互相抚慰还同来使坏。柳若鱼将臀瓣大大分开,秦薇一把捉住肉棒抵住娇嫩的菊蕾,秦冰娇声呵斥:“你们……走开走开……莫要乱来。”声音又羞又酥全无半分威严。

“看来冰姐姐平日御内太严,姐妹们都要乘机整治你。”林风雨哈哈大笑,志得意满。

“胡说,人家都是……平日都是……受气的……哪里来的严格……”秦冰左躲右躲不开,反倒被压实了身子,又粗又硬的肉棒正撑开菊洞嫩肉向着肚子深处挺进。

肉棒此前被宁楠的樱口濡得湿漉漉的,再拌上花汁润得透了,破开菊洞一路畅通无阻,像是一根火烫的钢条直扎进了肚子里,终于被刺了个骨酥体软挣脱不得。

“夫君不准动。”扶语嫣一脸狡黠:“冰姐姐,可怜夫君受伤甚重需怜惜他一些,还请姐姐出些力。嘻嘻嘻嘻……”话未说完,已再也忍不住娇声笑出口。

秦冰左右为难,现下已足够羞人,实在不成也只好施展些媚术,又有宁楠在下帮忙,林风雨并未刻意忍耐下早些榨出精来也是个办法。可扶语嫣真是蔫坏得透了居然想出这么个鬼主意,这一下想要早些结束这逼死人的羞窘还得大大发力,那骑在夫君身上主动用后庭妙处套弄肉棒,可怎生得了?

林风雨朝扶语嫣露出个心有戚戚的眼神,又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乐得平躺不动。只顾贪看秦冰羞涩窘迫得无可奈何的脸庞。

“姐姐可要卖力些,你若不想,人家可是痒得不成就要忍不住啦。”秦薇半是调侃半是心声,偏好后庭之戏的她忍了许久,一见此情此景,顿觉后庭处又麻又痒难以自持。

“偏你话多……”秦冰无计可施,只得曲腿站定床面,活像正在下蹲小解的羞人姿势,可为了早些结束也顾不得许多了。心中暗嗔扶语嫣使坏。

美妇缓慢起落让被塞得胀满的后庭适应了一番才逐渐加速起落,那一只肉多肥满的后庭花紧箍肉棒,进进出出间仿佛一只肉管子翻进翻出,传来的酥麻又让鼻中难耐地吚吚呜呜呻吟出声,正是羞到了极点。

南宫紫霞也早挨了过来,见秦冰如此模样朝扶语嫣竖个拇指大赞她有办法。

在床上能有机会戏弄秦冰可不仅仅是林风雨,更是一家人的乐趣。

上下扶摇间后庭妙处里越发紧致逼仄,秦冰两颊的发丝挂着汗珠不断甩落,两颗盈盈一握的玉乳亦是抛甩跌宕美不胜收。左右亦是挣脱不得她已发了狠,起伏动作又快又重,秀美的翘臀密集地落在林风雨大腿上,啪啪声又响又脆。

宁楠与母亲心意相通,也是一口含住春丸,吃起来虽不如肉棒无论形状粗细都恰好称口,总是比起嘴里空空落落的满足许多。

比起与方才南宫紫霞的欢好,林风雨此时明显强势了一截,被母女俩联手伺弄许久肉棒越发坚挺火热。秦冰忙得香汗淋漓还小泄了几回,呢喃抗议道:“我……我不成了……饶了我饶了我……”

“你别说话!”南宫紫霞及时打断了林风雨的疼惜之心:“姐姐还没爽透呢,怎能半途而止?”朝扶语嫣使个眼色让她爬到秦冰身后,双臂环绕将秀挺玉乳捏在手里,更加秦冰垂直的身体稍稍向后一扳。这一下后庭里依然紧含肉棒,前方幽谷也显露出来。

南宫紫霞带着坏笑探出双手,她精通琴艺,手指更加纤长灵巧。不仅左手二指探入幽谷,右手也同时按压着那颗幼小的肉蒂,拿出盖世琴艺的本事只弹快音,在花肉里使坏。

秦冰本就到了泄身边缘,被二女一同发力下浑身一阵肉紧,花汁喷涌泄了个一塌糊涂。南宫紫霞待她终于不再抽搐才抽出玉手,只见满手都是粘腻的汁液,香味馥郁浓烈,煞是催情。

“嘻嘻嘻,夫君可还满意?”扶语嫣当然知道惹了大祸赶忙来找靠山,全家最尊重林风雨的便只大妇秦冰。不想林风雨在关键时刻叛变:“满意,还是语嫣姐有办法。比新婚时变作冰姐姐的模样还要好。”

扶语嫣勃然变色转身就要逃,却被宁楠抱个满怀挣脱不得。秦冰喘息道:“你说什么?”

林风雨大乐:“新婚时语嫣姐变作你和柳姐姐的模样,还演了场戏,冰姐姐是柳姐姐的性子,柳姐姐又是冰姐姐的性子,哈哈哈……”

“语嫣你……”秦冰又羞又急,柳若鱼在床上可是放荡无比骚媚绝伦,被扶语嫣演了这么一出,想想都觉情何以堪?一时不知要说什么才好。

柳若鱼从背后贴上扶语嫣笑道:“大姐莫急,对付使坏的姐妹可不能心慈手软,嘿嘿。咱们一道好好收拾这蔫坏的小妮子。”她手中取出两物,正是两根假阳。

“呜呜呜……两位姐姐欺负人……”虽有一副元婴巅峰修为,一家人半真半假地嬉闹哪敢使出,半推半就着被压倒在秦冰身上,前后两个妙处全被贯穿。那两处一同被占满的快感,即使只是冰冷的假阳也强烈之极,亦知自作自受只能假装哀戚,期盼换得垂怜。

林风雨抱过苦忍许久的秦薇淫笑一声,露出胯下双龙,让玄阴媚女眼睛一亮,主动翻转了个儿将肥美的臀儿高高翘起,双腿大张将腿心妙处展露得一览无余,还不住扭摇着臀儿浪到了骨子里。

南宫紫霞休整已毕,见状也是心动不已,见秦薇占了先索性钻入她身下,埋首在一对豪乳间啃吃,要弄得她快些畅快泄身,才好轮到自己。

阴阳双龙威力无穷,前后两穴同被占满的畅快还是火热的真物,比起假阳来滋味要好得多。

林风雨先是一轮急攻,在秦薇体内射了个满满当当,几乎让她翻着白眼爽晕了过去。再攻南宫紫霞,那久未品尝的销魂滋味让她难以抵抗。

制服两人,又将旁观许久的宁楠,许玲儿,曹慧芸,月华,伊丽丝喂了个饱。

今日诸位娇妻任由自己纵性胡来婉转承欢,真是意气风发。

秦冰与柳若鱼还在整治扶语嫣,一来须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位妖主娘娘,二来滋味虽好却有些不上不下难以尽兴。

林风雨贴在柳若鱼身后柔声道:“柳姐姐,我来了。”

“嗯。等了好久,莫要怜惜,要向从前一样越狠越好,姐姐想得急了!”柳若鱼腿心里早已泥泞不堪,后庭被林风雨的肉棒一抵,急不可耐地向后一拱臀,前后迎合之下瞬间含得尽根而入。

那两根假阳依然没在扶语嫣体内,林风雨发力冲击下每一个动作都带动三女一齐迎送,妙不可言。身后更有曹慧芸伸出长舌抵着他后庭里直钻……

林风雨尽情享用娇媚的肉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很久很久……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