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六角扳手 六角扳手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一妻两夫和一夫两妻 一妻两夫和一夫两妻

    我的梦中情人本次婚礼的新娘名叫金雅,看着离开时她那红色旗袍紧紧的包裹下高高后翘的美臀实在让我欲火焚身……  晚上,是闹洞房的环节,于剑贱兮兮的说来者不拒,咱就是玩大的怕你们个屌啊!  我操,够狂,三五好友到了他家,直接开整。

    六角扳手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一妻两夫和一夫两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一妻两夫和一夫两妻》,是作者六角扳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梦中情人本次婚礼的新娘名叫金雅,看着离开时她那红色旗袍紧紧的包裹下高高后翘的美臀实在让我欲火焚身……  晚上,是闹洞房的环节,于剑贱兮兮的说来者不拒,咱就是玩大的怕你们个屌啊!  我操,够狂,三五好友到了他家,直接开整。

《一妻两夫和一夫两妻》 第01章 免费试读

「……让我们共同祝愿这对新人……百年好合……」

台上的司仪卖力的表演着自己的演技与口才,而我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到底放的什么屁,我坐在台下,我的眼里只有那美丽的新娘。她比上高中时还要美上百倍,她的五官比那整过容的明星也不成多让,她的身材高挑性感。她穿的婚纱是那样的洁白高雅,高耸的胸脯露出深深的乳沟,她的纤腰在婚纱的衬托下更显的不堪一握。而她旁边的黑衫新郎被我自动隔离,我知道就算她不嫁给我的这位同学,胖乎乎的九年死党于剑也不可能轮到我,毕竟比我有钱有权的人大有人在,我敢打赌就在座的百十号男青年们心里没一个不在意淫的。

桌上的席面听说要近一千一桌,这在我们这座城市可确实是高的离谱了,而且我们不属于主席面,听说主席面要两千一桌。不过再好的饭菜我也吃不出味道来。虽然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对新娘痴心妄想了,可我还是期待有和梦中的她一亲芳泽的机会。她迷人的大眼睛只是从我身上扫过未做任何停留,我也安慰自己说人实在太多了,她没注意到我而已……

于剑领着她的媳妇我的梦中情人来到了我们这桌敬酒,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到了这个环节了,而我的梦中情人换了一身性感的红旗袍,我没敢仔细打量她,毕竟这次离我太近了,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我的眼睛故意不和她有任何接触,以免别人看出端倪。我们这一桌都是高中时的同学,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就都起身干了杯酒就是。不过于剑冲我眨了眨眼弄的我莫明其妙。

我的梦中情人本次婚礼的新娘名叫金雅,看着离开时她那红色旗袍紧紧的包裹下高高后翘的美臀实在让我欲火焚身……

晚上,是闹洞房的环节,于剑贱兮兮的说来者不拒,咱就是玩大的怕你们个屌啊!

我操,够狂,三五好友到了他家,直接开整。

女神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紧张,可能实在不知道我们会怎样「闹」她吧,毕竟这天晚上只要人家闹的不是太过分,自己就不能生气。

她穿着一袭红色纱裙,肉色丝袜,红色十厘米细跟缎面高跟鞋,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后,淡淡的妆下妩媚动人,让人看了情欲顿生。不过很操蛋的是,看着那女神一般的新娘迷人而清澈的大眼睛,我之前想好的一切过火游戏似乎都提不出口了……似乎心里还是不愿意让我的梦中情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我的心里暗暗决定如果有人提出太过火的要求,我就出面打个圆场好了。

结果其他人似乎也不太放的开,只是要求新郎新娘表演了几个比较文明的诸如咬苹果交杯酒之类的游戏就讪讪准备退场。

「我操,你们是不是男人啊?这就要走了?兄弟我还没玩够呢啊。」于剑嚣张的喊道。

新娘听了众人要走,松了口气急忙起身准备送客人出门。可听了于剑的话脸色有些泛红,心想,还有嫌闹洞房闹的轻的主?这暴发户的心理还真是不一样啊……

「行鸡巴了你,走了走了。」我最后扫了美丽的新娘一眼,准备离开。

于剑一把将我拉住在我耳边道:「哥,他们可以走,你可不能走啊。」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一暖,这么多年了于胖子还是和我关系最铁。

我笑问道:「怎么,还让哥哥我替你洞房不成?」

没想到于剑立马说道:「行啊哥,兄弟我今儿还真不拦你!」

站在于剑身后的新娘只是笑也不知声。

我是和他开玩笑,当然也知道他也在和我开玩笑,就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赶紧睡吧啊,忙一天了。」

于胖子再次来到我耳边低声道:「哥,你忘了我和你说结婚当天送你个礼物吗?」

「对啊,我都忘了,赶紧给我,拿了我就走,哈哈,这买卖好,你结婚还给我礼物。」

于胖子贱兮兮的继续道:「哥哥在这里玩玩也就是了,要是想拿走今天恐怕有些不合适。」

我看着他那贱贱的眼神,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东西啊?」

于胖子用大拇指从他的肩头向身后指了指,他指的正是我的梦中情人金雅!

金雅此时还是保持着应有的微笑,显示她并不知道,她的老公此时已经把她给卖了。

我听了于胖子的话,惊了一下正要开口骂他别鸡巴乱开玩笑,可我对上他的眼神后发现,他是认真的!

我一把将他拉到一边问道:「胖子,你喝多了?」

「哥,我是认真的!上高中的时候她不就是我嫂子吗?」

我一愣,思绪回到了当年……我和于剑都姓于是一个村的本家,上初中时我们都在城里上,他们老爹当时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了,家里有钱,胖子看起来又属于好欺负型的,上学时没少被人勒索钱财,而我属于捣乱份子,打架斗殴是我的强项,帮他摆平很多欺负过他的同学,所以当时于胖子非常崇拜我。不过我的动机也不纯,还不是一样沾他的光,吃喝玩乐?

到了高中时,我遇到了金雅,我疯狂的追求她,可她却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他的男友,但那时于剑整天嫂子嫂子的喊个不停,还在金雅面前说我的好话撮合我们,不过很显然我这个当时除了有点胆头和拳头的屌丝注定连人家的手都没摸过。

当时我就发誓说,一定要肏她,哪怕她嫁了人也得肏她一次!不知天高地厚,又为了在于剑面前显示我的牛逼吹嘘的豪言壮语居然,居然被于剑记住了?

我拍了拍于剑的肩膀道:「胖子,哥哥谢谢你了,真的,好好对人家。」

「哥!我可是替你娶的她啊!」

我这次真愣住了,我看着可爱的于胖子嘴角抽搐了一下问道:「你……你说的什么浑话啊……」

「哥,不是兄弟我看不起你,在这操蛋的社会里,你觉得你肏到她的几率有多大?」

我哑口无言,我沉默了,我知道那是零,除非我打算吃官司用强的。

「不过我老爹有几个臭钱儿,想娶她就容易的多了,所以我帮你把她娶了回来,所以……」

我打断了他的话问道:「等等……你这么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又是市长致辞又是乡长祝福的,就是为我娶的?你这死胖子图的什么?」

于剑憨厚的挠了挠头道:「上高中时,谁不想肏金雅啊,说实话兄弟我也想,不过当时我可不敢有丝毫对嫂子不敬。但现在嘛……我也有私心,我娶了她,说起来就是我老婆了,我也想玩玩……嘿嘿嘿嘿……」

对于于剑的牛逼说辞真是将我雷了个外焦里嫩香酥可口。我心里无疑是兴奋的,但我还是质疑他说的真实性,毕竟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你……」

「你放心,哥,她的第一炮给你!」

这于胖子还真是仗义,毕竟那是他老婆,怎么好像是沾了我很大光似的?可我小屌丝一枚,没什么够他算计的吧?

看着我疑惑的目光,于剑急忙说道:「哥哥,你在怀疑我的动机?实话和你说吧,要不是我老爹逼着我结婚,我才不这么早结婚呢,而且我也不可能这辈子就娶她这么一个,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花钱包个美女咱两人一起玩……」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确实是这胖子的性格,又信了几分,不过他说的实在难听连我都为金雅不值,不过我可没资格批评于剑,毕竟我的龌龊心思可不比他少多少。

我渐渐有些意动,我吞了口唾沫问道:「这……金雅那边……她知道吗?」

「管鸡巴她呢,和男人喜欢艳遇一样哪个女人不喜欢偷腥?只不过是有贼心没贼胆罢了,她遇到我这么一个开明的老公,可偷着乐吧。」

我心里一惊问道:「胖子,你不是让她除了你我,还再找……」

「哥哥,打我脸不是,我于剑是变态了点,不过也知道分寸,除了你我,她要敢找第三个男人看我不卸她一条腿。」

「那我……要不还是算了……」

「哥!这可不像你啊,上学的时候那股劲哪里去了?」

我心说被操蛋的现实生活磨掉了呗。

胖子一把拉住我走向里间低声说道:「一切有我!」

回到屋里,金雅竟然已经换上了透明的丝质睡衣,里面纯白色的一套性感内衣几乎完全暴露。显然她以为我已经走了。

金雅一声惊呼就进了卧室,于胖子急忙追了过去将金雅拉了出来道:「重要的地方都遮着呢,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了咱哥就算看了你光屁股的样子又怎么了。」

金雅听了他无耻的话,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也没有坚持去换衣服。

胖子拿出两瓶白酒,让金雅随便弄两个菜,不一会三人就坐在了茶几前,三下五除二几人都喝了酒,就连金雅的小脸也微微泛红了,虽然她一直说不喝不能喝,可也架不住自己的老公劝酒吧?

「老婆,咱哥于强你可再熟悉不过了吧?」

于强自然就是说的我了。

金雅白皙如玉的脸蛋上微微酡红,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着装,双腿也忘记了斜坐的姿势,而是微微的岔开,白晃晃的大腿直晃得我眼瞎,性感的肚脐看的我鸡巴直硬。

「是啊,老同学嘛。」金雅微微一笑道。

「只是老同学而已?」于剑笑问道。

金雅一惊,她当然也记得高中时我追求她的事了,不过她可没想到于剑会在这时说破。

金雅有些尴尬的道:「哪跟哪这是,不只是老同学,还是好朋友,行了吧?」

我一句话也不说,闷头喝酒。

「我哥可是当年发誓要破你的处的。」于胖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我一口酒刚刚咽下去,听了他的话差点没呛死我。

金雅的脸刷的一下更红,瞬间房间里沉默了。

我急忙打破尴尬道:「胖子,你别鸡巴瞎说啊……」

金雅的脸有些阴沉,她抚了抚额头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我……我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一下……」说着起身准备回卧室。

胖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震的被子叮当响,金雅一下子愣住了,只见于剑恶狠狠的道:「结婚头一天你就这么招待我最好的哥们?是不是以后我的朋友们连见你一面都难呢?」

「我……我只是有些累了……」金雅居然还挺怕胖子的。

我也知道这种事不好成,也是我太痴心妄想了,居然真等着好事临头,我起身道:「弟妹,你去休息吧,我也要走了天色不早了。」

「谁离开这个桌子就是看不起我于剑!就是打我的脸!」

好吧……三人又坐到桌前。

金雅那个郁闷啊,这胖子到底想干什么啊?一开始她以为胖子嫉妒她以前和我有名不符实的男女朋友关系,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像那回事,他到底要干什么啊!?

「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胖子一脸的跃跃欲试的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