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妇科乡医》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妇科乡医》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妇科乡医 妇科乡医

    刘旭是以为玉嫂在洗衣服,可当他悄悄拉开门时,却看到什么都没穿的玉嫂正在洗澡,还拿着水瓢舀起温水浇在锁骨处,那调皮的温水就顺势往下流,划过玉嫂那饱挺的乳房后就溅向前方。当然,大部分温水是顺着那深深的乳沟往下流去,在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汇合后就顺着大腿内侧落到地上,或者是直接就滴在了地上。刘旭这角度是看到玉嫂的侧面,那雪白的乳房高耸异常,很是骄傲地挺着,顶端还有颜色非常粉红的乳头,所以稍微多看两眼的刘旭就脸红到了脖子。

    萧九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妇科乡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妇科乡医》,是作者萧九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刘旭是以为玉嫂在洗衣服,可当他悄悄拉开门时,却看到什么都没穿的玉嫂正在洗澡,还拿着水瓢舀起温水浇在锁骨处,那调皮的温水就顺势往下流,划过玉嫂那饱挺的乳房后就溅向前方。当然,大部分温水是顺着那深深的乳沟往下流去,在女人最神秘的地方汇合后就顺着大腿内侧落到地上,或者是直接就滴在了地上。刘旭这角度是看到玉嫂的侧面,那雪白的乳房高耸异常,很是骄傲地挺着,顶端还有颜色非常粉红的乳头,所以稍微多看两眼的刘旭就脸红到了脖子。

《妇科乡医》 第六话 极乐之境 免费试读

现在是中午,偶尔会有人走过。要是真的跟刘旭在鸡棚里头做,那岂不是引来一堆人了?

所以呢,才走出两步,王艳当即甩开刘旭的手,并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咋样,所以那种事留着你心情好的时候再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回去陪着玉嫂,想必她现在心情也不咋样。”

“现在她的心情应该还好。”

“连你自己也不确定,还敢说她心情好啊?”

耸了耸肩膀,刘旭道:“她心情当然没有平时来得好,不过我现在回去的话很可能会火上浇油。我打算让她先冷静冷静,等一点多的时候我再回去,顺便问下她晚上要吃什么。”

“所以你这娃子就打算在回去之前放一炮啊?”

“王姐,都说了,不要再说我娃子娃子的,我现在已经长大了。”

“你哪里长大了?”说着,一脸轻蔑的王艳盯着刘旭裤裆。

挑了挑眉毛,刘旭道:“就算王姐你现在不承认我已经长大了,我待会儿也会让你亲口说出来。走,我带王姐你去看大自然。”

王艳还是喜欢在家里做爱,这样至少不会被人看到。但既然刘旭想要野战,王艳当然要奉陪了。加上被刘旭语言调戏了这么久,王艳确实也想快活一次。而且豆芽正在睡午觉,离开半个小时应该没啥问题,所以王艳就跟着刘旭往竹林走去。

在农村打野战非常方便,到处都是隐蔽场所,被人发现的概率非常小。

当然,有一点不好的是,农村妇女嘴巴都很大,藏不住秘密。要是哪对男女打野战被瞧见,估摸着第二天全村村民都会知道这件事。

在竹林里走了一会儿,他们两个走到了相对来说比较隐蔽的地带。

“王姐,把屁股翘起来。”

王艳已经跟刘旭做了很多次爱,不会像少女那般的扭捏,所以刘旭刚说完,王艳就主动将裤子内裤都退至膝盖,接着两手压在竹子树上,并翘起了那又白又翘的屁股。

王姐今天穿着深色的衬衫和长裤,所以露出的屁股会显得更加的白。

加上王姐还小幅度摇摆着肉臀,所以刘旭拉下了拉链。

担心王姐还不够湿,刘旭稍微下蹲并掰开那撞在一块的臀瓣,接着用手跟舌头去刺激着。

“唔……唔……”

尽管这里比较隐蔽,但王艳还是担心会被人瞧见,所以享受之余,她还尽量叫得小声一点,并不断看着四周。

因为随时会有被人发现的危险,所以王艳感觉来得特别的快。

没三分钟,她已经湿得不行,更是催促刘旭赶紧进来。

王姐是够湿了,刘旭那根却还干巴巴的,所以掏出肉棒的刘旭让王姐先用嘴巴吸上半分钟,随后才让王姐继续摆出撩人姿势,并让大肉棒一点一点地进入小穴。

进去一半,刘旭问道:“我长大了没有?”

“长大了,长大了,尤其是这根。”一脸潮红地看着刘旭,王艳道,“老公,给我,我里头空得很,赶紧进来,我要春天。”

王姐的回答让刘旭非常满意,所以刘旭抓着王姐杨柳腰,并狠狠插了进去。

突然被塞满,王艳当然啊地叫了出来。

王艳还想让刘旭动作不要那么的大,可刘旭一开始就以极快的速度抽插着,这让王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所以她只好用心享受着。

王艳是抓着竹子,所以整棵竹子都随着刘旭的动作摇晃着,一片片枯黄的竹叶更是往下落,落在了像匹马儿被刘旭驱使着的王艳背上。更有几片落在王艳那白花花的屁股上,并随着臀浪落向了地面。

望着这片茂密的竹林,刘旭道:“王姐,等年尾的时候,咱们就可以来挖笋了。”

“唔……唔……”

见王姐都说不出话来,刘旭干脆闭嘴了。

没一会儿,王艳就被刘旭操得达到了高潮,但刘旭要射精还得努力好一会儿,所以没了力气的王艳干脆抱着竹子,并继续承受刘旭那好像打桩机般的可怕抽插。

刘旭跟王艳火热地大战之际,拎着个竹篮子的金锁正往这片竹林走来。

现在离挖笋季节还有些日子,一般不会有人来竹林,所以刘旭跟王艳才选择在竹林深处开战。但偶尔也会有例外,就比如此时金锁正拎着个篮子往竹林走来。金锁来竹林的原因很简单,要采一种名为元金子的草药拿来熬汤喝,可以降火。

金锁要的草药分部得非常散,而且是藏在杂草堆里,所以每走一段路,金锁都会停步并望着四周。

要是看到了草药,她会很高兴地去采。要是周围都没有,有些郁闷的金锁会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金锁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金锁原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听了片刻,确定自己听到的是某个女人的呻吟,金锁就吓了一跳,她还真没想到自己采个草药都能撞到这种事。

金锁本不想去看个究竟,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金锁还是慢慢接近。

当金锁看清楚打野战的男女是刘旭跟王艳时,她吓了一跳,拎着的竹篮子更是掉到了地上。

王艳一直担心被人看到,所以在跟刘旭做爱期间,她都有竖起耳朵。

在听到后方传来声响,王艳忙道:“旭子,后头有人。”

扭过头,看到金锁正紧张地站在百米开外,刘旭吓了一跳,他真心没想到金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加上金锁是刘婶的儿媳妇,也是刘旭一直想要搞定的妹子,所以缓缓抽出肉棒后,刘旭慢慢走向金锁。

在没有发现刘旭跟婆婆之间的关系时,金锁还觉得刘旭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发现之后,金锁对刘旭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她总觉得自己不能跟刘旭走得太近,要不然一定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

所以看到刘旭缓缓走来,还面无表情的,金锁吓得连连后退,她更是被刘旭下面那根好像会把她弄死的大肉棒给吓坏了。

这里离家还挺远的,金锁又跑不过刘旭,所以她还真担心刘旭会乱来。

因为惊慌,后退一段路的金锁被绊倒,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幸好地上铺着一层竹叶,要不然金锁那小屁股绝对会摔坏了。

看着依旧一言不发的刘旭,金锁道:“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你觉得什么样的人嘴巴闭得最紧?”

“死人。”脱口而出后,金锁忙改口道,“旭哥,你不可能会杀我的,我可是你的金锁妹妹啊!”

“我当然不会杀你。”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刘旭继续道,“但要是直接放你回去,我还真怕你会到处乱说。所以呢,我得先做一些前期准备才行。金锁,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金锁点头后,刘旭道:“第一个选择是你把内裤脱下来交给我。”

要是被婆婆看到金锁的内裤在刘旭手里,金锁绝对会被婆婆责骂,甚至会被婆婆直接送上前往北京的飞机上。金锁已经习惯了乡村那种慢节奏且不需要跟太多人接触的生活,所以要是跑到人挤人且生活节奏太快的北京,金锁绝对会生不如死。

更重要的一点,她跟她丈夫是相亲认识,一点感情都没有。加上现在已经分居两地,平时也没有通电话,所以两人的关系简直就跟陌生人一样。

让金锁跑到陌生的地方跟陌生人住在一块,那简直是将金锁扔进了油锅啊!

而且,洞房那晚,金锁被弄得非常疼,所以她更不想去北京。

所以,金锁不会将内裤交给刘旭。

想到此,金锁问道:“第二个选择是啥?”

指着那有些软下的大肉棒,刘旭道:“用你的嘴巴吸,只要吸上五分钟我就放你回去。”

金锁连她丈夫那根都没有吸过,怎么会吸刘旭这根,所以显得有些委屈的金锁问道:“还有没有第三个选择?”

“把裤子脱了,让我干。”

金锁虽然不喜欢丈夫,但她也知道结婚的女人应该恪守妇道,所以她更不可能跟刘旭做那种事。她知道婆婆王姐跟刘旭做的时候都很舒服,但看到刘旭那大肉棒,金锁都怕自己会被插裂。

只是,生性胆小的金锁又怕刘旭会乱来,所以她考虑着前面两个选择。

这时,已经穿好裤子的王艳走了过来,并将刘旭拉到了一旁。

看着还坐在地上的金锁,正义感十足的王艳道:“旭子,金锁好歹也是刘婶儿媳妇,你这么威胁她算啥?要是你为了吃她豆腐连最基本的廉耻都没有,那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

“金锁知道我跟她婆婆的事。”见王姐一脸的不相信,刘旭继续道,“这事千真万确,所以我一直担心金锁会说出去。说出去或许还不会,但我就怕她会说漏嘴,尤其是当她回娘家探亲的时候。要是金锁说漏嘴,你觉得刘婶的脸该往哪儿搁?”

“这是你乱说的吧?”

为了让王姐相信,扭过头的刘旭问道:“金锁,你是不是知道我跟你婆婆之间的事?”

“知道,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

再次看着王姐,刘旭道:“金锁自己已经承认了,由不得你不信。”

王艳之前还盛气凌人,可担心金锁说漏嘴的她问道:“那该咋办?”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跟金锁发生点什么,这样金锁就变成了自己人,她也不会到处乱说,毕竟已经是绑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蚱蜢。”知道王姐已经动摇了,刘旭继续道,“金锁是刘婶儿媳妇,刘婶一直担心我会对金锁下手,所以我不会跟金锁做那种事。就算我对金锁有意思,我也得考虑刘婶的感受。刘婶虽然已经很听我的话,不过她绝对不会希望儿媳妇跟她都躺在我的床上。但要是不发生点什么,不让金锁意识到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的话,我还真担心金锁会说漏嘴。”

要是不把金锁拉下水,王艳还真担心自己还有刘婶跟刘旭的事会被抖出去,但她也不想看到金锁被刘旭欺负的模样。

衡量再三,王艳道:“你干你的,我当没看到。”

“谢谢王姐的理解。”

“反正好处都被你占了。”白了刘旭一眼,王艳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金锁还以为王姐会帮她,哪知道竟然走了,这让金锁更加害怕,所以她想着到底是给刘旭内裤还是吸她那根。在金锁来看,要是婆婆不小心看到了内裤,那不管她咋说,婆婆也不会相信她跟刘旭之间没啥。

要是吸刘旭那根,就算刘旭跟她婆婆说,只要她不承认,婆婆也不可能找到证据。

走到金锁面前,刘旭问道:“是不是选择第三个?”

“我才不跟你做那种事呢。”金锁嘟喃道,“旭哥,其实你可以直接放了我,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三选一。”

“旭哥你咋这么不通人情呢?”

“我不是不通人情,我是为了保护刘婶跟王姐。”顿了顿,刘旭继续道,“要是不给你点心理包袱,你很可能会说漏嘴。要是不小心说漏嘴了,刘婶跟王姐就得离开大洪村,她们绝对受不了村里人的冷嘲热讽。”

“没错。”脸色一变,金锁道,“我绝对疯了,竟然会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因为我说的确实是对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肉棒,金锁问道:“是不是吸五分钟,你就肯放我走啊?”

“当然。”

“好吧,那我吸就是了。”嘀咕着,显得有些不情愿的金锁道,“旭哥,我跟你说哦,要是你敢跟我婆婆说我帮你吸,我绝对将你跟我婆婆还有王姐的事都抖出去。”

弯下腰抓住金锁下巴,刘旭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金锁这绝对是威胁,但金锁不敢明着说是威胁。要是她说是威胁,她很可能受到更加可怕的对待,就比如被迫跟刘旭发生那种事。

所以,强装笑颜的金锁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毕竟关系到她们两个的名誉。”

“你不在乎?”

“在乎我自己的名誉?”呵呵笑出声,刘旭道,“我当然不在乎,反正我是个妇科医生,我随便去哪个城市都能找到工作。我就像随风飘荡的浮萍,她们就像已经扎根的小草,懂不懂?”

金锁只上完小学,所以没办法完全理解刘旭的意思,但大体意思她还是懂的,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她就点了点头。

“好了,赶紧吧。”

洞房对于金锁来说充满了阴影,所以要让金锁主动去吸刘旭那根,金锁还真是很不情愿,她更怕刘旭会被吸得激动起来。要是力气非常大的刘旭激动了,金锁很可能会被推倒。在这竹林里,就算她哭爹喊娘的,估计都不会有人来救她。

可是不吸的话,金锁又怕会遇到更加可怕的事。

思来想去,很不情愿的金锁还是往前挪动了下,并握住刘旭那根沾着不少蜜液的大肉棒。

看了眼双手叉腰的刘旭,金锁张开了樱桃小嘴。

吻住龟头,金锁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坏女人。

就在金锁犹豫之际,刘旭已经轻轻往前挺。

金锁还想说将主动权都交给她,可她刚张开嘴巴,那硕大的龟头就滑入了她的嘴巴里,还随着刘旭前后摇晃而在她嘴里进出着。

也就是说,刘旭完全将她嘴巴当成了小穴!

金锁很想吐出,但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干脆忍受五分钟,所以她极为谦卑地跪着,任凭刘旭的大肉棒缓慢进出。但因为这东西太长,好几次都顶到了金锁的嗓子眼,所以有些反胃的金锁就握住末端,以确保顶端不会进得太深。

插嘴巴当然没有插下面来得爽,但因为对象是金锁这个小媳妇,所以刘旭还是很兴奋。

可惜刘旭不能使用暴力,要不然刘旭还真想玩一次实打实的强奸,并看一看金锁这小羊羔到底会叫得有多大声。

金锁给刘旭口交之际,刘婶正朝竹林走来。

刘婶一个人留在家里头也没啥事好干的,加上她知道前阵子有村民在竹林被毒蛇给咬了,所以担心儿媳妇出事的她才往竹林走来。

走了一会儿,刘婶看到了儿媳妇正跪在地上吮吸着刘旭的肉棒!

看到这一幕,刘婶顿时懵了。

刘婶已经警告过刘旭不许碰她儿媳妇,所以她根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她甚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擦了擦眼睛,她看到儿媳妇确实在给刘旭口交,偶尔还会和刘旭对视。

而,王艳就在数米之外。

我的天!

刘婶顿时被气到了,甚至还差点晕过去,她完全没想到儿媳妇竟然会和刘旭搞在一块。

刘婶可不是那种容易屈服的女人,所以气得半死的她立马冲了过去。

“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啥?”刘婶气呼呼道,“金锁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可我的儿媳妇,你却在这里和旭子干上了。旭子你也是个不要脸的,婶子已经和你说过不许碰金锁了,你却不听。今个儿,我就和你们两个没完!”

见是刘婶,刘旭、金锁以及王艳都被吓到了。

金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吐出肉棒后,她就战战兢兢地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刘婶。

刘旭完全没想到刘婶会跑来,但既然跑来了,那更好,反正他早就决定要将刘婶金锁婆媳俩一块放倒在床上。

看着越离越近的刘婶,一点也不害怕的刘旭问道:“婶子,之前你关心过金锁吗?”

被刘旭这么一问,刘婶立马停了下来,并反问道:“我哪里不关心她了?哦,按照你的意思,我要给她找个男人,那才叫关心吗?”

“我不是这意思。”刘旭道,“金锁其实一直都不喜欢你儿子,但因为你对她很好,所以她才没有任何怨言地留下来。她是一个很本分的女人,就连刚刚帮我吸都是被我逼迫的,因为来采草药的她撞到了我和王姐的好事,所以我就叫她给我吸,要不然就上了她。我这不是在为她开脱,毕竟她确实给我口交了,我只是还原一下事情经过,这个你可以问王姐。”

“嗯,确实是这样。”王艳道,“金锁看到了旭子在弄我,怕金锁说出去,所以才这么做的。”

“但她可是我儿媳妇啊!”

“刘婶,如果你真的关心金锁,那你应该给金锁自由。”刘旭道,“你儿子几乎都不回家,而且要是在北京稳定了,在那边娶一个北京女人会更来得好。我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穷一点没事,房子破一点没事,但如果没有感情的话,那绝对会生不如死。所以要是你关心金锁,那请你给她自由。”

沉默片刻,目光落在金锁身上的刘婶道:“金锁,告诉我你是啥子想法。”

见金锁使劲摇了下头,刘婶道:“你这妮子咋这样呢?我叫你说你还不说,以后可没有机会了啊。”

“婆婆,其实。”害怕得咽下口水后,金锁道,“我和他是相亲时认识的,我这人胆小,我爸妈觉得他不错,你也觉得我不错,就让我们两个结婚了。可我和他完全没有感情基础,平时又见不到,每次他回来,我都觉得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这种感觉让我很害怕,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结婚了没有。但我是一个本分的女人,所以我从来不敢和你说这事。至于我和旭哥,其实我早就对他有好感了,从那次他替我吸蛇毒开始。旭哥这人很好相处,笑嘻嘻的,会让我觉得很亲切。如果真的可以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选择旭哥的。婆婆,你骂我吧,我知道我是一个坏女人。”

“我确实该骂你。”

“婆婆,对不对。”

扶起金锁后,叹了一口气是刘婶道:“知道我为嘛骂你不?就是骂你不早点和我说。我是你婆婆,你应该和我讲心里话,别老是说我儿子不错不错的,这明显是在敷衍我啊。其实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一直将你当做我亲生女儿来看待。只要你能过得更好,你要咋选择我都是支持的。之前其实我也有想过让你和旭子好,但又觉得这太离谱了。刚刚听旭子和你说,我倒是开窍了。就让你们两个好吧,我改天打个电话给我儿子,让他直接在北京找个媳妇,在那边安家落户得了。”

听到刘婶这极为善解人意的话,金锁感激道:“谢谢婆婆!”

“以后还是别叫我婆婆了,改叫刘婶吧,你马上就是旭子的女人了。”

意识到要和刘旭做那种事,金锁脸一下红了。她刚刚用嘴量了刘旭的尺寸,她更知道自己的小穴有多小。所以要是让刘旭的大肉棒插进去的话,她都怕自己下面会裂开。不过想起每次婆婆或是王姐被插时的欢乐叫声,金锁又有些期待。

就在金锁低头害羞之际,刘旭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还想叫刘旭放开她,可她刚扭过头,刘旭立马吻住了她的薄唇。

在婆婆面前和刘旭接吻,这多不好意思啊!

可惜的是,金锁反抗不了,她更是被刘旭吻得神魂颠倒的。而刘旭是从后面抱住金锁,所以两只魔手慢慢往上滑去,并握住了金锁那被文胸裹得非常挺拔的奶子。

见状,刘婶就知道刘旭是打算在这里上金锁了。

虽然刘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刘婶也不好意思去阻止,所以她就静静看着被刘旭刺激得一脸潮红的儿媳妇,并盯着刘旭那伸进了她儿媳妇裤头内的手。虽然看不到状况,但看到儿媳妇裤裆一直在动,刘婶就知道刘旭的手正在刺激着她儿媳妇的阴部。

一会儿后,刘旭走到了金锁面前,并脱下了金锁的裤子和内裤。

看着金锁那粉色地带,刘旭抓起金锁一只脚,并开始舔着,偶尔还将两片阴唇吸进嘴里。

“唔……唔……”

又过了一会儿,确定时机成熟后,刘旭直接将金锁压在了竹子上,并抓起金锁一只脚。

看着显得非常害怕的金锁,刘旭另一只手就扶着肉棒顶住小穴口,并一点点地将肉棒往里送。金锁几乎没有做爱,因为她老公常年呆在北京,所以当龟头插进去的时候,刘旭的感觉就和第一次破陈甜悠处差不多,但他知道金锁不是处女。

“疼……旭哥……”

“你是因为太久没有做了,待会儿你就不会疼了。”笑了笑后,刘旭猛地一挺。

啪唧!

整根肉棒都送了进去。

“啊!”

金锁除了觉得有些窒息外,她还感觉到了疼痛,所以她就紧紧抱着刘旭,并感觉到了那热乎乎的棍子正在她小穴内慢慢抽动着。

一分钟后,王艳眼睛突然瞪大,忙问道:“金锁,你来月事了?”

王艳这话把刘旭吓到了,原本想加快速度让金锁舒坦的他慢慢抽出了肉棒,并看到了肉棒上有血迹。但刘旭一眼就看出这并非大姨妈,而是落红,因为色泽和量都和大姨妈时出血有非常大的区别,这就意味着……

怎么可能?!

金锁不是洞房过了吗?

看着脸蛋红扑扑的金锁,孙健问道:“你怎么还是处女?”

“应该不是了啊。”金锁也觉得奇怪。

没等孙健继续问,皱了下眉头的金锁道:“结婚那天晚上有做,不过他进得很浅,完全没办法和你比,还没两下就泄了。”

听到金锁这话,刘旭倒是有些激动。原来当初洞房的时候,刘婶儿子并没有捅破金锁的处女膜。也就是说,真正得到金锁的男人是他!

想到此,又知道金锁已经差不多适应了,刘旭立马一肉棒插进金锁小穴内,并开始快速抽插着。

速度太快,金锁哪里受得了,所以她就啊啊浪叫着。

她其实也不想叫得这么大声,可每当花心被顶到时,她真的没办法忍住。而此刻感同身受的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刘婶王姐被刘旭操的时候,叫声会这么的大。

刘婶之前还很纠结,但意识到她儿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金锁,刘婶倒是看开了,所以她决定以后和金锁一块服侍着刘旭。

金锁今天是第一次,所以让金锁高潮后,刘旭直接让已经很久没有被他临幸过的刘婶抓着竹子撅起屁股。但刘婶希望像母狗一样跪着,她说这姿势会进得更深,所以刘旭同意了。

让刘婶也高潮后,四个人聊了片刻便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下午待在诊所的时候,刘旭基本上都没有说话,他正在想着非常重要的事。

从柳梦琳差点被刘辉欺负一事开始,刘旭知道如果想更好的保护属于自己的女人,那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跟她们住在一块。

也就是说,刘旭打算将自己喜欢的几个女人都安排到一个地方住。

这是他的设想,但他又觉得不够实际,主要是因为她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环境,就连工作也各不相同。

不过要是再这么让她们分散着,要是哪天多个女人同时遇到了麻烦,刘旭都不知道该去救哪个好,所以哪怕会影响到她们的生活环境,刘旭也决定让她们住在一块!

如果住在大洪村,那铁定会招来很多的流言蜚语,所以刘旭决定在镇上或者是县城买房子。至于买房子的钱,自然是雷小秋出。雷小秋是他的女人,钱自然也是他的钱。

所以当晚刘旭给雷小秋打了个电话,并从雷小秋口中得知镇上有一栋别墅一直想卖,却没有合适的买主,所以刘旭让雷小秋明天陪他去镇上一趟。

一周后。

今天是个有些特殊的日子,因为是刘旭的生日,刘旭邀请了很多人到镇上一块吃晚饭,玉嫂自然也要一块去。

所以这会儿玉嫂正坐在小车副驾驶座上,陈甜悠李晓则坐在后面。

至于其他人,刘旭是说已经自行去镇上了。

玉嫂还问刘旭是去镇上的哪个位置,刘旭却不肯让玉嫂知道,还说到了那边自然就清楚了。

刘旭想保密,玉嫂也没有多问。

来到镇上中部,刘旭将小车往左侧斜坡拐去,并开始沿着斜坡往上行驶。行驶了约十分钟,他将小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这栋别墅周围都没有房子,而且四周还有筑有高墙,保密性做得非常好。当然最重要的是它的坐地面积,近五百平方米。除了那栋占据了三百平方米的别墅本身外,围墙内还有花圃、羽毛球场等设施。

下车后,跟在刘旭后面的玉嫂极为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刘旭会带她到这里来。更让玉嫂惊讶的是,李燕茹、许静等十多个女人都在大厅里聊着天,而且还穿得非常讲究,甚至还有化妆。

跟她们比起来,玉嫂真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她甚至怕自己会给刘旭丢脸。

看了眼身后的玉嫂,刘旭笑道:“嫂子,悠悠会带你上去换衣服。”

玉嫂怕丢刘旭的脸,所以就点头了。

和她们神秘一笑后,陈甜悠当即拉着玉嫂的手往楼上走去。

走动的过程中,玉嫂还到处张望着,她完全被这华丽且极具西方建筑风格的别墅给吸引了。

在陈甜悠的引领下,玉嫂走进了一间装修非常豪华的房间。

看着放在床上的白色婚纱,皱了下眉头的玉嫂问道:“该不会叫我穿这个吧?”

“对呀!”

“这不是婚纱吗?”

“当然不是啦。”陈甜悠解释道,“这是外国参加宴会穿的晚装,虽然长得有点儿像婚纱,但不是哦。玉姨呀,今天是旭哥生日,你怎么说这是婚纱,你心里在想什么呢?”

看着有些古灵精怪的陈甜悠,显得有些尴尬的玉嫂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陈甜悠的要求下开始换衣服。

十多分钟后,玉嫂在陈甜悠的牵引下走下楼。

看着因为穿上白色婚纱且化了淡妆而显得格外漂亮的玉嫂,刘旭眼睛都看直了。

待玉嫂站在刘旭面前后,刘旭立马单膝跪在地上,并将一个黑色小礼盒递给了玉嫂。

看到刘旭这动作,玉嫂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不是求婚吗?

带着些许惊讶,玉嫂接过并打开了小礼盒。

见是婚戒,玉嫂都差点吓晕了,而站起身的刘旭给玉嫂戴上了戒指,并道:“嫂子,这是我买下来的别墅,站在这里的她们都是我的女人,也就是我的妃子,而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皇后,跟我幸幸福福过一辈子。”

“不行,我是你嫂子。”

“这回答我已经听了不下百余次了。”面带自信微笑的刘旭道,“总之,她们都是站在我这边的,所以你今天非答应不可。而且今天是我生日,难道嫂子你就不愿意给我惊喜吗?”

事实上这一周多里玉嫂一直在想要不要加入,所以当刘旭送上婚戒并给她戴上时,玉嫂其实已经动心了,但她又怕被乡亲说冷嘲热讽。不过既然刘旭买下了这栋别墅,那就说明刘旭是想在这边生活,那答应又何妨?

当然更重要的是,玉嫂想和刘旭在一起一辈子,尤其是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失去刘旭后。

所以,羞红了脸的玉嫂点了点头。

见状,在场的人都开始拍手。

听着拍手声,玉嫂非常不好意思,但她还是悄悄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十几个人。

李燕茹,陈甜悠,刘婶,金锁,王艳,李晓,张娥,陈寡妇,苏素素,雷小秋,柳梦琳,柳梅丽,柳夏雪和许静。

显然,她们都是刘旭的女人。

“今天我们可没有给老公准备礼物哦。”很擅长调动气氛的柳梦琳道,“但在我看来,咱们准备任何礼物都没有意义,因为玉嫂就是最好的礼物啊。所以我的建议是,老公当着咱们的面拆开这份非常非常非常特殊的礼物!”

玉嫂当然知道她们的话意味着什么,所以她更是低下了头。

看着欲语含羞的玉嫂,刘旭一把将玉嫂抱进怀里,并吻住了玉嫂的薄唇。

可以这么说,这一刻刘旭已经等了非常久!

玉嫂还想挣脱,可她根本挣脱不了,所以只能任由刘旭吮吸着她的唇瓣或者是香舌,她更是感觉到了刘旭的手已经伸进了她裙摆,隔着内裤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地带。

进行了约五分钟的前戏刺激,刘旭直接将玉嫂放倒在铺着软垫的地板上,将脱下了玉嫂的内裤。

看着都沾了不少蜜液的内裤,刘旭分开了玉嫂双腿。他显得有些急,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怕玉嫂突然改变主意。所以握住肉棒在玉嫂的小穴前摩擦片刻后,刘旭立马捅了进去。

“疼……疼……”

刘旭还想说自己会温柔一点,可当他注意到有鲜血流出时,他更加惊讶,远比上次发现金锁是处女来得惊讶,所以他忙问道:“嫂子你怎么是处女?”

一直闭着眼的玉嫂轻声道:“洞房那晚他喝酒喝多了,还没有碰到我就死了。”

听到这话,刘旭变得更加亢奋,但他也变得更加温柔。而在玉嫂适应后,刘旭就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着,并让在场的女人都把衣服脱光了。

当然,在场有一个人没有脱衣服,那就是李晓。

她其实也喜欢刘旭,只不过她是希望刘旭能亲自脱下她的衣服,这样她才能心甘情愿地当刘旭的女人。

在让玉嫂达到高潮后,刘旭立马将一旁的许静拽进怀里,一肉棒就插进了许静那被陈甜悠舔得湿哒哒的小穴内。

轮流干着她们的同时,刘旭还有新的打算,那就是有空的时候将吴妍,四娘,艾美丽,李娟,倪喃等人都收入后宫!他要打造一个一男多女的超级后宫!

而,这栋别墅就是他们的行宫!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