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怪物大叔的小说 作者怪物大叔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忠贞 忠贞

    陈峰,是个独子,今年16岁,才刚刚读完初中。  他爸陈建华是S市T县的县委书记,他爸那边的亲戚都死光了,虽然县委书记也是个不小的官,可是比起陈峰妈妈娘家那边,他爸简直是个屁。  陈峰的外公钟建国是曾经是国务院的常委之一,虽然现在退下来了,但还是有不少的影响力。

    怪物大叔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忠贞》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忠贞》,是作者怪物大叔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陈峰,是个独子,今年16岁,才刚刚读完初中。  他爸陈建华是S市T县的县委书记,他爸那边的亲戚都死光了,虽然县委书记也是个不小的官,可是比起陈峰妈妈娘家那边,他爸简直是个屁。  陈峰的外公钟建国是曾经是国务院的常委之一,虽然现在退下来了,但还是有不少的影响力。

《忠贞》 第10章 母亲大人(6) 免费试读

「啪啪啪……啪啪啪……」

偌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着肉体碰撞的声音,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织在一起。

女人高耸的饱满,峰光无限,丰满、纤长的柳腰,加上那丰隆凸翘的臀部,画出一条完美无暇的黄金分割曲线。

女人上身趴在落地玻璃窗上,面对着林立的高楼,下面就是川流不息的汽车,而她的身后是一名面容稚嫩的少年,身高比女人矮上一点,正在扶着女人屁股不断的挺进。

「啊……啊……小峰……不要在这里,万一有人进来就完了……嗯……啊……喔……」

钟珍挺拔的奶子被压扁在玻璃上,奶头随着下体撅起性感诱人美臀受到的冲击,上下的在玻璃上磨着。

奶子上传来玻璃冰冷的触感,和下身小屄被滚烫的鸡巴进进出出的火热感,形成了鲜明而强烈的对比,让钟珍浑身香汗淋漓,凌乱不堪,尚在娇喘着颤抖着。

性感的嘴唇随着娇喘呼出来的热气,打在玻璃上,在玻璃上形成一片朦胧。

陈峰没有理会钟珍的哀求,自顾自的对钟珍发起猛烈的冲击。

「嗯……啊……啊……小……小峰……嗯……轻点……啊……」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钟珍还是不能忍受住陈峰那根鸡巴给自己带来的刺激。

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钟珍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照张着嘴,整个腰呈一个弧线弯下去,紧紧的贴在陈峰的胯下。

「啊啊……啊……嗯……」

紧接着钟珍整个人开始颤抖,紧咬着嘴唇,显露出一种极美的舒畅表情,陈峰知道钟珍又一次高潮了。

陈峰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到钟珍的小屄,使得她双手握紧了拳头,整个脸都贴在落地玻璃上,口水不知不觉的顺着玻璃流下来。

陈峰感到钟珍小屄里的嫩肉不断的蠕动、收缩紧紧的夹住鸡巴阵阵的快感从下而上流遍全身。

陈峰加快了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快的抽插。

陈峰觉得自己的鸡巴不断膨胀,欲念也越来越强烈。

经过猛烈的抽插终于将龟头死死的插在钟珍娇嫩的深处,那火热滚烫的熔浆密集的灌射而入。

就在陈峰激射之时,钟珍的娇躯也跟着颤抖抽搐起来,一种被滚烫熔浆灼伤的刺激快感涌上她的心头,让她身心美妙舒爽,无限快乐的感觉将她的身心慢慢包围起来。

陈峰没有等钟珍在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他就把自己的鸡巴从钟珍的小屄里抽出来,带着一丝亮晶晶的液丝线,一股浓精从钟珍的小屄里涌出,顺着大腿流下。

钟珍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头就被一只手按住,接着一根满是精液和淫水的鸡巴伸到她的嘴巴前面。

「妈妈,舔干净它。」

「不要好不好,好恶心……」

钟珍为难的看着陈峰,向陈峰苦苦哀求。

但陈峰不为所动,直接就把鸡巴往他的嘴巴上捅。

「妈妈,你不听话了?乖,张开嘴巴。」

陈峰的鸡巴在钟珍的嘴巴上抹来抹去,钟珍无奈之下只好张开嘴巴把鸡巴吞进嘴里。

鸡巴入口,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在钟珍的嘴巴里漫延,让她的胃部开始抽搐。

「不准吐出来哦,不然……哼哼……」

钟珍听到陈峰的威胁,不敢吐出鸡巴,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将鸡巴上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一点一点的舔干净并吞下去。

钟珍想到自己被儿子如此凌辱,两行泪水忍不住的从她那绝美的脸颊上滑落。

钟珍没有想过反抗么?有!当然有!自从那天在陈峰的房间里面被陈峰威胁做爱以后,钟珍就开始想办法。

一开始她是想要把陈峰杀人的罪证抹去,那陈峰就没有办法再用自己去威胁她了。

首先是要找到尸体,钟珍先是从陈峰那个舞厅的人下手,以为撒点钱就行了。

可是所有人都找遍了都说不知道这个事情。

其实早在之前,陈峰就给了有份参与埋葬何发的小弟每人一笔钱,让他们回老家了躲,所以钟珍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呢。

无奈之下钟珍命人绑了大彪,她知道大彪是陈峰身边的人,但就在大彪被严刑逼供折腾到快死的时候,陈峰直接向钟珍要人,钟珍一开始还装傻,但陈峰坦然道:「12点之前我要见到大彪,是不是你绑的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不是警察,我不需要证据,不然我就去自首。你可以把我关起来,直接关我一辈子不见人,但你要想好了,一旦你那么做了,就不能回头了,这之后你做什么,一旦我有机会都会去自首的,要是你怀疑我有没有这个决心,你可以赌一把。」。

钟珍看着陈峰的眼睛,看到他坚定的眼神,她不敢赌,然后大彪就被放了,至此至终大彪都没有透露过陈峰的半点秘密。

钟珍在商场上有今时今日这样的成就,各种各样的手段不少,你觉得一个被称为商场‘武则天’的女人会是一个善良之辈?但现在面对的是她最爱的儿子,她能怎么样?现在的陈峰根本不像一个只有16岁的孩子,无论钟珍是晓之以理还是恶言相逼,陈峰都无动于衷,反正钟珍反抗,就用自己和录像来相逼。

钟珍没有办法之下开始躲着陈峰,早出晚归,甚至不回家,就怕陈峰又要威胁她。

可是还是被陈峰逮住,无奈的在她房间里做了一次,这次钟珍本着麻痹陈峰,所以那次表现的很配合。

谁知道陈峰早已在她房间里装好了偷拍工具。

当陈峰拿着偷拍的录像给钟珍看的时候,钟珍脸色都白了。

有一天,陈峰和钟珍回到陈峰外公家吃饭的时候,饭后陈峰一边跟外公下棋,一边故意在他外公面前说起这个事,当时陈峰的外婆和钟珍都在一边看着。

「外公,我跟你说,我前几天听到我朋友说起一个事啊,我觉得超奇怪的。」

「哦?小峰有什么奇怪的事?说给外公听一下。」

钟珍听到这里就有股不祥的预感。

「这样啊,我听朋友说,有和女人在外面跟一个男人偷情,偷情的时候被她儿子看到了,那个女人就慌了,忙着跟她情人撇清关系,谁知道,那个情人啊为了报复那个女人,就捉了女人的儿子,然后强迫女人和儿子乱伦并且拍下视频了。」

「荒唐!这贱女人一点廉耻都没有!还被拍下这种大逆不道的视频,一旦视频被放出来,家里什么面子都被丢光了!」

老太爷一拍桌子,显得很激动,陈峰的外婆马上上去抹着他后背。

「你个老头子,小峰只是说个事给你听,你激动什么,医生可是交代过你不能激动的。」

「嗯,我知道,我就是忍不住,这哪有这么荒唐的事,放在以前,哼……后来呢?」

「后来啊,就更奇怪了,那个女人的儿子啊,为了保护他妈,去偷偷的把情人杀掉了,把视频拿了回来。本来呢,我以为事情就这么完结了,可是我朋友又说啊,那个女人不知怎的,开始勾引起他儿子了,现在一直跟她儿子做那个……」

「混账,贱货,真是贱货!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在旧社会,这种女人拉去浸猪笼都不为过!」

「是啊,我也觉得好奇怪呢。」

说着,陈峰还对着钟珍眨了眨眼,此时钟珍已经是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咦,小珍,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陈峰的外婆注意到钟珍的脸色,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听到小峰说的事,也觉得有点气愤而已……」

「哼,小峰,你不是认识那种人吧?」

陈峰的外公看着陈峰的眼睛,严肃的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我只是听朋友说起的,我才不会很那种女人有交集呢,你说对吧,妈妈。」

钟珍听到陈峰说到她,后背冒起的冷汗。

「嗯,当然。」

「那就好,别说这些了,就是听我都觉得弄脏我耳朵,来,继续下棋。」

「呵呵,好的。」

当陈峰他们离开外公家里回家的时候,钟珍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

「你怎么在外公面前乱说话!」

在车上,钟珍愤怒的质问陈峰。

「呵呵,没有啊,我只是想让你初步了解一下外公他们对这件事的反应而已,看来外公很生气啊,说不定知道真相,他会受不了的。」

「你知道就好!那你还乱说?」

「呵呵,只要妈妈你以后乖乖的,不再搞那些小动作,我保证不乱说话。」

陈峰对钟珍的质问不以为然,还伸手摸向钟珍的奶子,隔着衣服感受那份柔软。

钟珍本能的想向后缩,但看到陈峰正盯着自己,她怕陈峰乱来,只好默默的让陈峰为所欲为。

此后,钟珍在找不到任何办法之下,只好屈服在陈峰的淫威之下。

而陈峰经常的从网上下载很多岛国的片子,强行让钟珍看完学习,并要求她用相同的姿势及技巧服侍他。

在房间里、在书房里、在客厅、在厨房、在花园里、在车上、在办公室里,都有陈峰和钟珍做爱的痕迹。

甚至让钟珍觉得最要命的,就是在钟珍公司一楼大堂的男厕所里。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更可况钟珍这种一直以来都缺乏性爱滋润的女人。

慢慢的钟珍已经喜欢上了鸡巴在她小屄里进进出出的感觉,只是嘴上说着不愿意。

有一次陈峰故意一个多星期不操她,她竟然学着AV上的女优自慰。

「妈妈,怎么哭了?不好吃吗?」

钟珍哪敢说不,只是含着鸡巴摇了摇头。

「呵呵,那就乖啦,来,过来这边慢慢吃。」

陈峰从钟珍嘴里拔出鸡巴,走到钟珍的大班椅上坐下来,张开大腿让钟珍服侍。

钟珍乖乖的爬到陈峰两条大腿中间,用她那性感的嘴唇舔弄着鸡巴。

陈峰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双手枕着后脑,享受着钟珍的服务,心里想着下一步对钟珍的调教。

她知道钟珍虽然是屈服了,但并没有真正成为一条母狗,他知道像钟珍这种女人,如果逼得太紧,会适得其反,想要进一步下去,需要一个契机。

突然,陈峰看到钟珍办公桌有有份企划书,陈峰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钟珍公司成立15周年庆典晚会的企划书。

陈峰慢慢的看下去,然后脸上出现了邪恶的笑容,一个计划在他的脑里慢慢形成。

「妈妈,呼……你公司快要到周年庆典了吧。」

「嗯嗯……」

钟珍叼住陈峰的鸡巴正卖力的吸允,没办法说话,只好用鼻子哼哼了两下,算是肯定答复了陈峰。

「呵呵,今年的庆典,由我来策划吧。」

「啵」

「什么?」

钟珍听到陈峰的提议,惊得连忙把含在口中的鸡巴吐出来。

「我有个绝妙的主意,今年公司的周年庆典交给我吧。」

「不可以,你在妈妈……嗯……妈妈身上胡闹可以,但公司的事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插手的,尤其是周年庆典这么大的事,到时邀请很多公司的大客户到场的,这关乎到公司的形象和脸面,不能让你乱来!」

「放心啦,我已经有计划了,就是……」

钟珍跪在地上听着儿子的企划,心里面颇为吃惊。

虽然企划还有些不足的地方,但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大胆新颖,比往年那些一成不变的晚会好的多,想到儿子今年才16岁,钟珍觉得心里有点安慰。

「怎么样,妈妈,还不错吧,都交给我吧,反正现在还没开学,我怪无聊的,而公司迟早都是我的,就当是实习咯……」

「那……那好吧……我叫小颖帮你吧……」

钟珍想了想,觉得陈峰说得也有道理,所以觉得让王颖在一边辅助就没有问题了。

「谁要那个僵尸女帮,你让邹叔帮我就行了。」

「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妈妈,难道你又不听话了?」

「……好吧……你……要搞好这个企划……」

「知道了,哦,还有,妈妈,那天你要完全听我指挥哦。」

「什么指挥?你……想怎么样?你……唔…呜…」

钟珍抬头看着露出一脸淫笑的陈峰,本能的觉得不妙,正想询问清楚的时候,头就被陈峰按住,一条鸡巴塞满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呵呵,到时你就知道咯,不过你真的要听话哦,不然后果真的会很严重的……」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很快就到了公司周年庆典的那天。

陈峰安排的庆典会场是在公司旗下的一个大型温泉度假村里面。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事,晚上好……」

周年晚会一开始,舞台上的主持人滔滔不绝的说着贺词。

「……现在有请我们的钟董事长上台致词,掌声有请……」

「啪啪啪……」

坐在台下主桌上的钟珍听到主持人的话,身上打了一个激灵,在响声和所有人的目光下,艰难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舞台,她从来没试过这么紧张,就算十多年前她初出茅庐的时候都没有现在那么紧张,主要原因是她身上的衣服。

只见钟珍身穿一件紫色的旗袍,做工非常的精细,旗袍上绣着一只金色的凤凰,栩栩如生,领口、袖口与裙摆处锁着精致的金边,但最让人吃惊的是,旗袍裙摆开叉处竟然高达腰际,盘骨两边并没有内裤的边缘,里面是真空的。

穿上旗袍的钟珍多一份神秘,一份优雅,一份性感。

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剪裁得体的旗袍把她凹凸有致的丰满身躯勾勒的恰到好处,胸前隐约看到有两个凸起来的奶头?,行走时开叉处暴露出来的玉腿把性感与诱惑拿捏得恰到好处,两摆高高叉开的缝隙里,一抹黑色若隐若现让人遐想。

而那做工精致的盘花扣又传达出古典的雅致,把成熟女性的端庄温婉与性感魅惑为一体。

一向穿着保守的钟珍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场合穿得如此大胆?那就要从今天下午说起了……

「不要,我不要穿这个……太……太暴露了……」

「怎么算是暴露呢,这不过是一件旗袍,我特意找人定做的。」

「这个开叉开的太高了,会……会被人看到……看到内裤的。」

「你不穿内裤别人不就看不到了嘛,我本来就没打算让你穿内裤,还有,奶罩也不要穿。」

「怎……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好了,不要墨迹了,快点穿上!」

家中,陈峰正让钟珍穿上他所定制的旗袍,而钟珍不愿意,经过一番劝慰,陈峰已经失去了耐心。

「妈妈,你最好乖乖听话哦,我也不想威胁你,等下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你的,你也要老老实实执行,不然……呵呵,我最近可拍了不少珍贵的画面哦……」

面对自己恶魔般的儿子,钟珍只好无奈的听从。

换好衣服后,陈峰就告诉钟珍她今晚要做的事情,听得钟珍面红耳赤,她当场的想拒绝,但看到陈峰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就知道无法拒绝。

「妈妈,我是说真的,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了,你今晚要是不按我说的做,我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可别怪我了,真的不要逼我……你知道的,妈妈,我爱你……」

听到陈峰的话,钟珍只好含泪点头。

见钟珍同意了,陈峰就带着她走出家门,门口保安队长高鸿已经按陈峰的吩咐在外面的开着车等待。

当钟珍从别墅走出来后,高鸿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钟珍,直到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

虽然不知道今天钟珍是怎么回事,会穿得如此性感,但高鸿还记得自己的工作,向坐在后排的钟珍和陈峰问了句好以后,就发动车子往会场那里开。

虽然温泉度假村也是在市里,不过位置相对偏僻,从钟珍家里出发,开车还是要50分钟才能到。

高鸿一边开着车一边告诫自己要认真开车,可是眼睛却不争气的偷偷的通过后视镜瞄向钟珍那白嫩的大腿。

「咳咳……」

陈峰突然咳了两声,钟珍身体徒然僵硬起来……她知道这是陈峰的指令,想到陈峰让她做的事情,她的脸就像火烧一样。

「妈妈,你是热了吗?满头大汗的。」

看到钟珍还在犹豫不决,陈峰便开口说道。

「嗯……嗯,有点……」

钟珍确实是满额头都是汗,不过不是热的,是紧张,陈峰让她做的事让她受到冲击实在太大了,尽管千不情万不愿,但还是深呼吸一下,下定了决心。

「额,钟董,你热吗?我马上就把空调调大一点。」

高鸿听到钟珍说热,伸手就要调空调。

「嗯,高鸿……不用了,我有点小感冒,不能吹空调,你……你把空调关了吧……」

「哦……那好吧。」

高鸿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听从钟珍的话,把空调关了。

「嗯……好热……」

钟珍把车窗大下了一点,然后抬起手,慢慢的解开旗袍最上面的两颗的纽扣。

因为旗袍上面是斜扣的,随着两颗扣子解开,钟珍一边白花花的奶子一大半都露出来了。

钟珍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一边开车一边偷看的高鸿差点抓不住方向盘。

然而,钟珍的动作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她看着窗外,一只手假装扇风,一只手轻轻的拉开旗袍前面的裙摆。

钟珍旗袍下白晰修长性感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她的小脚雪白如玉,白里透红,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面的皮肤光华细腻,透过细腻半透明的白嫩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玉脚纤长,柔若无骨,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脚弓稍高,脚后跟处的皮肤甚至能看出皮肤的纹路,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光洁柔嫩,大小适中,十根脚趾头乖巧的靠在一起,整个脚掌没有一点茧子,整个脚掌是一条优美的弧线,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高鸿艰难的吞了吞口水,顺着钟珍白嫩的大腿中间看去,居然看到了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看得高鸿心跳加快,口干舌燥,睁大了眼仔细看去,竟还可以看到钟珍乌黑发亮的阴毛,那黑色的芳草像一片黑色的绸缎,光滑迷人。

幸亏高鸿是当兵出身,还算有定力,不然非出交通事故不可。

一路,车内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陈峰闭目养神,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钟珍一直看着窗外,也不敢再做任何动作,可是就打开了车窗,外面的风吹进来,把已经解开的领口吹的更大,红色的乳晕都露出来了。

而高鸿,更是一直通过后视镜盯着钟珍的身体,下面已经硬得不得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车子驶进了温泉酒店的停车场。

钟珍慢慢的把衣服扣上,就跟着陈峰走进酒店,高鸿看着钟珍的背影深深的吞了一下口水。

钟珍上台后,强忍着羞耻向员工和宾客致词,她感觉到台下的目光大部分都集中在她那光滑的大腿上,冲冲地致词完毕以后就快步回到自己位置上,也不敢和同桌的股东们对视。

在这个宴会上,陈峰安排了不少表演,宾客们都看的津津有味,但随着宴会进行的差不多,宾客们纷纷到钟珍那里敬酒。

钟珍酒量不错,但架不住人多,平时一般来说,看到钟珍喝得差不多了,王颖就会出来帮钟珍挡酒。

可是王颖前几天就被陈峰指使钟珍把她派去国外出差了,所以钟珍喝得有些醉意了。

其实钟珍不想喝基本没有人敢逼她喝的,只是,钟珍知道等下就陈峰又有什么计划,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来多少喝多少喝醉算了,那样陈峰就不能逼她做什么难为情的事了。

那些人目的不单单只是为了敬酒,同时也想近距离的偷看钟珍。

钟珍发现了他们的目光,一开始还故意遮掩一下,但渐渐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就没有在意遮掩了。

那些人看到钟珍不在意,胆子也开始越来越大了,碰杯的时候故意考得很近,手肘隔着衣服碰到钟珍的奶子,一开始钟珍还有理智,所以被碰到一下就躲开了。

但随着越喝越多,整个人都迟钝了,任由那些人占便宜。

不过,那些人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在这种场合不敢太放肆,只是一碰即分的。

最后钟喝得珍连站都站不稳了,陈峰连忙上前去把钟珍扶住,那些人看到这个情况,也不好再跟钟珍喝下去,纷纷的散了。

宴会完结以后,按照陈峰的安排是请所有的宾客和员工享受酒店里的大型温泉。

本来呢,陈峰已经准备好一件很性感的泳衣,让钟珍穿上,可惜的是,钟珍已经喝醉了。

没办法之下,陈峰只好放弃原计划,准备在酒店安排个房间让钟珍休息,好多跟钟珍关系比较好的股东和宾客都过来问候钟珍的情况,陈峰一一道谢,并表示会好好照顾钟珍。

当陈峰准备要员工安排房间的时候,一个肥胖的身影在向着他的方向紧张的张望。

陈峰看过所有公司部门主管的资料,知这个胖子是公司IT部的部长,叫林浩然,算是公司的开国功臣,36岁还在单身,体重照陈峰的观察估计有200多斤,身高才160左右,脸上都是青春痘。

但本事却是一等一的,好几次防御了来自各国黑客的攻击,公司建立以来,电子网络安全在他的管理下,基本没出过岔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么多年为公司兢兢业业的卖命,很多公司企业和猎头公司出高好几倍的薪酬让他跳槽,他都没有答应,听小道消息,他好像极度迷恋钟珍,所以才一直待在公司,也就是说钟珍就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也不会出卖钟珍。

陈峰看得出来那胖子好像很关心钟珍,但又不敢过来。

突然,他想到个好像不错的主意,然后让那名员工离开,向林浩然招了招手。

「林部长……」

「额,你好,锋少,有什么事?」

「员工们都在享受温泉,为什么你在这里呢?」

「哦,那……那种场合我不太习惯,所以我正准备回去呢。」

「哦这样啊……」

「钟董怎么了?不要紧吧?」

「哦,妈妈她没事,就是喝得有点多,正准备送她回家呢,可是听高鸿说车子好像有点问题,现在在等他过来。」

「哦……那……那我先走了……」

林浩然说完转身就要走,陈峰顿时觉得有无数只草泥马在前面走过一样,他妈的那死胖子怎么不按剧本的啊,老板都这种情况,你他妈的这样就走了?活该单身一辈子!「额……林部长,这样,我妈妈说她有点不舒服,想回家,要不……麻烦你一下,送我们回去?」

「这个……好吧,没问题。」

「好,谢谢你,难怪妈妈说,公司里林部长最靠得住了。」

「呵呵……」

「来,林部长,你帮我一起扶一下妈妈吧,我一个人不够力气。」

「哦,好的。」

于是,林浩然就扶着钟珍的手臂,和陈峰一起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陈峰看到林浩然虽然扶着钟珍的手,但刻意保持着身体距离,一点想占便宜的意思都没有。

陈峰心想这世上真的有正人君子的啊,但陈峰确实满脑子坏点子。

他估计装作体力不支,减少扶着钟珍的力度,让钟珍的身体靠在林浩然的身上。

当钟珍的温软的肉体靠在身上的时候,林浩然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他连忙想躲开,但陈峰的话就响起:「林部长,我没力气了,你帮一把力气,不然妈妈就摔了。」

林浩然听到陈峰的话,也就不敢躲开,怕真的会摔到钟珍,只是感觉到钟珍有一个柔软的东西顶着他的手臂,就算他再宅男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顶着他。

他紧张的身体开始颤抖,口干舌燥的,汗水大滴大滴的从额头冒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帮陈峰把钟珍扶上他的SUV上,林浩然坐在驾驶位上发现他满身都被汗水淋湿了。

深呼吸一口气,林浩然就开着车,缓缓的驶离酒店。

路上,车里的三个都没有说话,钟珍已经醉的躺在车子都后座上,头枕着陈峰的大腿睡着了,因为车子的长度不够,所以钟珍只能曲着身体。

身体构成的曲线充满诱惑,她的脸庞红润,让人看了就有想触碰的冲动,她的脸型是那么均匀,尖而不利,利而不尖,洋溢出了女王般的气质与高贵,她是那么柔美动人,简直就是气质高雅的女神,高高在上,气质非凡。

林浩然一边开着车,偷偷的从后视镜偷看钟珍,下面的鸡巴已经一柱擎天了。

「妈妈,你很热是吗?」

陈峰又故技重施,不过这次不是钟珍自己解开纽扣,是陈峰动手,而且比之前钟珍解的更加彻底,所有纽扣都解开了,一只雪白的酥胸暴露在空气中。

林浩然从后视镜看到路灯的灯光和月光交织透过车窗照进车里,照在钟珍的身上。

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圆。

林浩然想起了明代诗人王偁曾写有一首《酥乳》诗,也就只有林浩然这种老宅男才会知道这么生僻的诗。

「咕噜……」

林浩然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但接下来钟珍的举动,差点让他抓不紧方向盘。

只见钟珍可能是因为侧身曲着身体不舒服,翻了一下身就平躺在后座上,双腿无法伸直,索性就岔开双腿,一只脚搭在搭在车窗上,另一只搭在副驾驶位的靠背顶部。

旗袍前面的裙摆搭在腰际,林浩然的目光透过后视镜落在两条玉腿之间所露出了那丛黑色芳草上。

但也就只能看到那从芳草了,因为钟珍腿张开的方向不是在他那边。

此时此刻林浩然多想自己开是进口车,那驾驶位留在右边了,只要一回头就能看清楚钟珍的小屄。

陈峰很满意林浩然的反应,但陈峰只会做到这种程度而已吗?当然不会。

「妈妈,胸口不舒服吗?我帮你揉揉。」

陈峰说完就伸出手,一只柔嫩圆润的丰满奶子马上被奶子完全捏住,一边尽情感受钟珍奶子的丰挺和弹性,一边用指尖在奶头上轻抚转动,钟珍本能的感觉到奶头被玩弄开始充血翘起。

林浩然差点叫出了‘我靠’,他看到钟珍的奶子就这样被男人玩弄,而且玩弄她的男人竟然是她的儿子。

虽然作为一个36岁的老宅男,日本的各类型的AV看不少了,更少不了母子乱伦这类的题材。

但现实这么近距离的的看到,这冲击对他实在有点大。

揉了一阵奶子,陈峰的手慢慢的顺着旗袍向下滑,直到钟珍那簇芳草上。

「不会吧……不会吧……」

林浩然瞪大眼睛,心里不停的默念着。

陈峰的手便盖在钟珍娇嫩的阴户上,它轻轻地抚摸她的小屄,手指滑过她的阴唇,在她的阴沟里上下拨弄。

「嗯……嗯……」

钟珍感受到小屄传来的异样,本能的低低地呻吟着。

陈峰轻轻的剥开两块阴唇,找到红艳艳的小洞,它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正向外流着口水。

中指对着小洞慢慢的插进去。

「啊……喔……嗯嗯……」

陈峰的手指开始慢慢抽插,他先浅后深,渐渐越插越深,越插越快。

钟珍下面的淫水随着陈峰手指的抽插越来越多,然后陈峰把食指也插进钟珍小屄里面,然后两只手指交替着前后搅动,而拇指按在尿道口上来回滑动。

「吧唧吧唧……」

「嗯……嗯……」

「吧唧吧唧……」

车子里除了轻微的汽车发动机声音,就只有后座传来的钟珍小屄里面淫荡水声和喘息声。

钟珍咬着下唇,美目紧闭、秀眉紧锁,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颤抖,双腿不自觉的夹起来。

「嗯……啊……快……快点……啊……」

钟珍迷迷糊糊的催促陈峰,接着突然弓起了身子,随着一阵阵痉挛抖动,小屄也一阵阵收缩,紧紧的咬着陈峰的两根手指,溢出大量淫水,然后身子就软瘫在座位上微微颤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前面的林浩然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母子,大脑乱成了浆糊,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出现这么一个情形,还好现在时候不早了,路上没有多少车,不然非出交通事故不可。

「哎呀,手脏了呢,林部长有纸巾吗?」

「哦,啊?纸巾?有……有……」

还没回过神来的林浩然突然听到陈峰的话,手忙脚乱的找纸巾,然后递给陈峰。

「谢谢你,林部长,那个,你车子后面也脏了,不好意思哦,我那个妈妈啊,小屄痒起来啊,不帮她弄一弄,她会浑身不舒服的。不过,我妈妈的小秘密请你保守不要告诉别人哦,我会让妈妈好好报答你的。」

「啊……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我当然相信你,毕竟你是我妈妈在公司里除了王颖以外最信任的人了。」

「额……」

剩下的路程大家都没有说话,在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陈峰才把钟珍的衣服整理好,然后二人慢慢的扶钟珍回屋。

林浩然看到陈峰把门关上转身回到车里的时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刚才太他妈刺激了,现在车子里还弥漫着那淫荡的骚味,回头看着后座上那一小滩水迹,刚刚稍稍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开始激动起来,伸手摸了摸慢慢又有抬头迹象的鸡巴,发现里面粘糊糊的,拉开裤头一看。

「靠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