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帝国之乱》小说全集阅读 ADONIS0001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帝国之乱 帝国之乱

    “汉宣帝”刘恒。生于9947年,大汉帝国第 887代皇帝。继位时雄心勃勃、体贴民情;在皇后焦敏和国丈焦芳的唆使下骄傲自满、刚愎自用、宠幸奸妄、疏远忠臣、荒淫无度;后来沉靡于女色,与焦府丫环淫乱、强奸臣妇民女、奢侈天下选妃……

    ADONIS0001 状态:已完结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帝国之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帝国之乱》,是作者ADONIS0001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汉宣帝”刘恒。生于9947年,大汉帝国第 887代皇帝。继位时雄心勃勃、体贴民情;在皇后焦敏和国丈焦芳的唆使下骄傲自满、刚愎自用、宠幸奸妄、疏远忠臣、荒淫无度;后来沉靡于女色,与焦府丫环淫乱、强奸臣妇民女、奢侈天下选妃……

《帝国之乱》 第052章 孕事风波 免费试读

秋天的香山,到处都是“火”的海洋。远山近坡,鲜红、猩红、粉红、桃红……层次分明,像一簇簇热情燃烧着的火焰,在宁静的山林中随风跳跃,更显得壮丽无比。

位于“焰火”中心的永安寺,却完全感觉不到那股炽热,有的只是山林特有的幽静,以及泥土散发出来的气息。蜿蜒曲折的小溪,顺着山脚涓涓地流淌着,带着鸟语,带着花香,来到了隐秘、宁静的溪谷。

小溪边安静地躺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石头,静静地享受着溪水的温柔抚摸。一个长发少女,低头坐在其中的一块石头上。她半弯着腰,目光有些呆滞地盯着清澈见底的溪水,用她那白皙娇嫩的纤长小手,撩拨着潺潺溪水。溪水冰冷,少女却好像完全没有知觉,在她的眼前不断浮现出来的,只有那一个地狱般的地方,还有那一幕幕悲惨的镜头。

十四岁的芳龄,正是一个少女情窦初开、天真烂漫的美好时节,她本可以像其他同龄少女一般享受生活。可是,她却被关在了那个地方……不,那不是地方,那是地狱!人间地狱!然后,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在那个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被那个阴险邪恶的老畜生!她的一生都被毁灭了,她的亲人也都失去了,她还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人间干什么呢?

想到这里,少女浑身颤抖,胸脯快速起伏,浸在溪水中的小手也紧紧地握起了拳头。为什么他们要救她?他们让她跟着父亲母亲一起走该多好啊!在天堂里,她还可以见到父亲母亲,还可以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总比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孤独一世要好啊!

晶莹的泪水从少女的眼眶之中涌了出来,像断线的珠子落在小溪之中,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涟漪之中,她仿佛看到了父亲慈爱的笑容,看到了母亲和蔼的面容……突然,又出现了那张带着淫笑的面孔!少女呼吸加速,脸色苍白,早已康复的下体再次感到隐隐作痛,浑身上下仿佛又弥漫着那种令人恶心、窒息的味道!“不要!不要!”少女突然尖叫起来,小手拼命地击打着溪水,仿佛要把那恐怖的画面驱散。“高姐姐!高姐姐!”幽静的溪谷突然响起两声娇嫩的女声,一棵参天大树背后突然闪出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奔跑过来,转眼间就来到了少女的身边。

飞奔而来的正是萧家的孪生小姐妹若虹和若霓。若是旁人看到她们,一定会被惊得目瞪口呆,感叹创始者的神奇。这两个小姑娘不但身高、体态一模一样,甚至连脸型、相貌都毫无区别。如果不是姐妹俩的头发一个长些、一个短些,她们的裙子一个是浅红色的、一个是浅蓝色的,那所有人都会认为只是他们的眼睛看花了而已。

妹妹若霓的轻功比姐姐若虹要好些,所以她首先来到少女身前,一把抓住了少女的一只胳膊,大声说道:“高姐姐,你怎么了?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难道你还想轻生吗?”

溪边的少女正是被砍了头的大臣高熲的独生女儿高圆圆。她抬头望着萧若霓,脸上布满了泪水,抽泣着说:“若霓妹妹,我想爸爸妈妈了!我真的想去找她们了!”说完,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这时,萧若虹也来到了跟前,她把高圆圆搂在怀里,一面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一面柔声说道:“高姐姐别太难过了,你的心情妹妹们了解。可是,如果你就这么去了,高伯伯和阿姨一定会责怪你的。”

高圆圆抬起了头,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萧若虹,哭泣声渐渐小了许多。

“姐姐你想,伯伯和阿姨他们去得那么悲惨,你又受到了……那种事情,你难道不想报仇吗?伯伯和阿姨肯定也希望你能为他们报仇啊!”萧若虹继续安慰着。

高圆圆的哭声渐渐停止了,只剩下间歇的抽泣。

萧若虹再次把高圆圆搂在怀里,虽然她比高圆圆还要矮了一些,可是高圆圆却情不自禁地将脑袋依偎在了萧若虹的怀抱里。萧若虹继续抚摸高圆圆的后背,一只手放到高圆圆的脸上,轻轻地帮她拭去眼泪。

“姐姐,你这么漂亮,要是总是愁眉苦脸、哭哭啼啼,那可是会变难看的。”萧若虹柔声说道。

“嗯……嗯嗯。”高圆圆鼻子轻哼了几声,脸上终于泛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高圆圆不那么难过了,萧若虹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姐姐笑起来好漂亮啊!”“呸!……”高圆圆娇嗔了一下,就要从萧若虹的怀里站起来,却突然感到头一阵眩晕,身子又倒在了萧若虹的怀中。

萧若虹没有注意到高圆圆的状态,继续柔声说道:“姐姐你就和我们姐俩一起和师父学功夫吧,等我们功夫学成了,就可以一起组成个娘子军,去找那些坏人报仇了!”

萧若霓这时候也鼓掌叫好:“好啊,好啊!高姐姐加入了我们,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姐妹呢!姐姐你是喜欢学功夫,还是学治病呢?要我看啊,你还是学功夫吧,像若虹那样学习医术又闷又没用,到时候怎么给高伯伯报仇呢?”

高圆圆一听到父亲的名字,心里再次悲伤,身体摇晃,立刻觉得体内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萧若虹连忙扶住高圆圆,心里想到:看来师父的诊断没有错啊,高姐姐真的有了呢!她瞪了萧若霓一眼,心中暗想:哼,如果不学医,怎么可能知道高姐姐怀上娃娃了?

萧若虹嘴里却说:“高姐姐你没事吧?”

高圆圆摇了摇头,长吸了一口气,脸上再次露出了微笑:“若虹、若霓,谢谢你们了,我不会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会学会坚强的!咱们回庙里去吧。”

“哎呀,我都忘记了,师父让我来找高姐姐回去,说是爹爹要来,有话对高姐姐说呢。”萧若霓突然高声说道。

萧若虹微笑着看着妹妹,摇了摇头,说道:“你啊……那还不快点带高姐姐回去?”

************

高圆圆跟着萧家姐妹回到了永安寺,来到上客堂。打开了房门,看到萧仕廉正在和无色大师说着话儿。“爹爹!”萧若霓叫喊着扑到父亲的怀中,双手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娇声说道:“爹,您怎么才来啊!想死女儿啦!您是不是把女儿都忘记了。”

萧仕廉正和无色大师聊得认真,没料到女儿如此举动,一面轻推女儿的娇躯,一面轻声呵斥道:“霓儿不要胡闹,爹爹正在和大师商议大事呢!”

萧若霓却不理会父亲的训斥,身体更加贴向父亲,满脸娇容,一副天地不怕的样子。

“爹,您来了……若霓,快下来。给师父看到了会笑话的!”萧若虹和父亲打了个招呼,就抓住妹妹的胳膊,想把她拉起来。谁知萧若霓却紧紧地抱住了父亲,没有被拉起来,反而回头朝姐姐撅嘴一笑,一副胜利得意的样子。

这时高圆圆也来到了跟前,说道:“萧叔叔,您来了。”

萧仕廉微笑着点了点头,对怀里的女儿说道:“霓儿,听话,我和无色大师找你高姐姐有重要事情要说,你快起来。”

萧若霓这才从父亲的身上起来,脸上带着得意的娇笑,问道:“爹,您找高姐姐有什么事情啊?”

萧仕廉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裳,正襟而坐,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说道:“虹儿、霓儿,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要事要和你们的高姐姐说。”

萧家姐妹很少见到父亲在她们面前这么严肃过的,萧若霓还想说些什么,萧若虹赶紧拉住了妹妹的胳膊,一面说道:“好的,爹爹,我们先出去了。”一面拉着妹妹朝门外走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无色大师突然说道:“不许偷听!”虽然隔得很远,可是萧家姐妹都听得十分清晰,姐妹俩相视而笑,眼睛瞪得大大的。

************

要想让萧若霓听话那是不可能的!虽然萧若虹想带着妹妹找个地方玩一下的,可最后还是被妹妹拉着回到了上客堂附近。虽然师父不让她们偷听,可是没有不让她们偷看啊?!萧若霓利用这个借口,拉着姐姐爬上了正对着上客堂的一棵大榕树上——平时,萧若霓也是在这棵大树上偷看上客堂里面的情形的。“你啊,就是不听话,连师父的话你都敢不听。”萧若虹对妹妹娇嗔道。“哼,我才不要做乖乖女呢。你看今天爹爹这么严肃的样子,不知道高姐姐出了什么事情了。”萧若霓反驳道。

萧若虹突然明白过来,师父肯定是告诉了爹爹高姐姐怀上娃娃的事情了。那天高姐姐不舒服,她连忙叫来师父给高姐姐把脉,看到师父眉头一会儿紧锁,一会儿又舒展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的诊断没有错误——高姐姐肚子里有娃娃了!

当时萧若虹心里十分不好受,高姐姐一家所受到的悲惨遭遇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她和妹妹不断的用各种方法亲近高姐姐,安慰她,希望她能够早日忘却噩梦,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又发生了这个事情,高姐姐的命运真是好坎坷啊!萧若虹感叹道,心里却有个疑问——高姐姐肚子里的娃娃究竟是谁的呢?“哎呀,高姐姐怎么哭了起来!”萧若霓突然叫喊了起来,把萧若虹吓了一跳!她顺着妹妹所指的方向望去,上客堂中,高圆圆两手捂脸,身体不住地颤抖,哭泣声隐约可闻。

萧仕廉仿佛在不停地劝说着高圆圆,可是高圆圆就是不断地摇头,偶尔听到了无色大师低沉的声音,可是高圆圆的头却摇得越来越厉害。

“爹爹要高姐姐干什么啊,干什么高姐姐哭得这么厉害?!”萧若霓不解地自言自语。“不行!我要去问问爹爹。”萧若霓就要跃下大树,萧若虹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妹妹,娇嗔道:“若霓,你疯了!爹爹和师父正在办正事呢!”

萧若霓这次没有任性,只是焦急地在树上等待着。

高圆圆哭泣了很久,突然之间跪在了地上,朝着萧仕廉磕起头来!萧仕廉连忙扶起了她,回头和无色大师四目相望,叹了口气,摇着头朝着高圆圆说了些什么,然后又和无色大师说了些什么,就径直朝门外走来。

萧若虹连忙说道:“若霓,爹爹要走了,我们赶快去送送他。”“啊!”萧若霓抢着从大榕树上跃了下来,正好被无色大师和萧仕廉看到了。无色大师微笑着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萧若霓又扑到了父亲的怀里,娇声说道:“爹爹,您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啊!多陪陪女儿嘛,女儿想您了!”

萧仕廉轻抚女儿的秀发,强挤出了笑容,说道:“爹也想多陪陪女儿啊,可是实在太多事情要处理了!”说完,又朝着萧若虹说道:“虹儿、霓儿,你们要多陪陪高姐姐,她现在心里不好受,可不能让她出什么意外啊。”“孩儿知道了。”萧若虹回答。“好了,爹爹要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望你们了。”萧仕廉恋恋不舍地说。“那我去送爹爹!”萧若霓拉着父亲的手娇声说。无色大师点了点头,和萧若霓一起陪着萧仕廉朝上下走去。萧若虹则一个人来到了上客堂。

************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留下了高圆圆一个人,她呆坐在凳子上,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前方,脑袋里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仿佛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屋子;微微隆起的胸脯仍然快速起伏着,看样子还没有从刚刚的哭泣中平复下来。

萧若虹轻轻地走到了高圆圆的身边,刚刚想安慰一下她,却吃惊地发现,高圆圆脸上并没有悲哀的神情!她的小嘴微微张开,脸上却流露出了幸福的微笑!那发自内心的微笑令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连尚未擦拭掉的满脸泪痕,也变成了锦上添花的装饰,令她显得更加娇美!

怎么回事,刚刚高姐姐不是一直在痛哭吗?难道爹爹和师父并没有告诉高姐姐她怀孕了的事情?萧若虹满腹疑问,盯着高圆圆的俏脸,却被那张娇美的面庞所吸引,不知不觉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高圆圆先反应过来,她回头看着萧若虹,稍微擦拭了一下眼泪,就微笑着说道:“好妹妹,你在看什么呢?”

萧若虹不知不觉地回答道:“姐姐,你真美啊!”

高圆圆脸庞一红,说道:“你又恭维姐姐了!姐姐要和你和若霓比,那可实在是差远了啊!”

萧若虹回过神来,她问道:“高姐姐,你刚刚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呢?”

高圆圆脸庞更加娇红,呢喃地回答:“这……”

萧若虹好奇之心更盛,她让高圆圆的头靠在自己的身上,一面抚摸着她的秀发,一面柔声说道:“高姐姐,其实我都知道了。你要是把妹妹当成贴心知己,妹妹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

高圆圆浑身一震,猛地抬头望着萧若虹,脸色微白,紧张地说:“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

萧若虹继续轻抚高圆圆的秀发,轻声说:“高姐姐,你忘记了妹妹我是跟着师父学习医术的啊!你的事情妹妹我早就判断到了……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不是姐姐你自己想要的,妹妹可以帮你解决掉呢!”

“解决掉什么?!”高圆圆仿佛更加紧张起来,“这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能打掉他!”说完,高圆圆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脸色苍白地望着萧若虹。

萧若虹理解高圆圆此时的感受,她也奇怪于高姐姐为什么说“不能打掉他!”难道……这个孽种……她灵机一动,把高圆圆拉了起来,说道:“高姐姐,走,到我们的老地方去说吧。”

高圆圆顺从地跟着萧若虹站了起来,也许,她的确需要和一个她最亲近的人发泄一下,否则,她那憋在心里的苦闷和欣喜实在令她再难忍受下去了!自从从萧叔叔的嘴里知道了那个惊天的消息,她从震惊、痛苦,渐渐转变成了欣慰、希望!她更感到了自己责任的重大!无论如何,她要坚强地活下去!

************

“老地方”其实是一个隐秘的山洞。山洞隐藏在香山的半山之中,洞口很小,很不起眼,可是进到里面却别有洞天。小溪流淌,树木茂盛,阳光从悬崖的那面照射进来,使山洞仿若仙境。更令三个小女孩流连忘返的,在这里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池,池水温度适宜,源源不断,景色怡人。三个小女孩时常来这里洗澡、玩耍,尽享人间乐趣。

两人来到了山洞,萧若虹立即脱去了外面的衣服,仅剩下贴身内衣,先跳进了池中。温热的池水泡得她暖洋洋的,她朝高圆圆挥手笑道:“水里好舒服啊,高姐姐你也快点儿下来吧。”

高圆圆点头微笑,慢慢地脱得只剩下贴身内衣,跟着跳进了池中。池水浸透了她的内衣,娇躯姣好的轮廓尽显无遗。萧若虹睁大眼睛一直盯着高圆圆,直到高圆圆来到了她的身边,她突然之间伸手捏了捏高圆圆的胳膊,赶紧又收回了手。

高圆圆突然被袭,吓了一跳,娇嗔道:“好妹妹,你就喜欢乱摸!”

萧若虹娇笑道:“高姐姐这么漂亮一个美人儿,谁不想摸一下啊。你看你的胳膊,都快捏出水来了!”边说,边把手伸向高圆圆的胸脯。

高圆圆连忙用胳膊遮挡,笑道:“妹妹要是再摸我,我可要反击了!”

萧若虹突然笑道:“高姐姐可是冤枉妹妹了,妹妹看姐姐心情不好,想要帮姐姐按摩一下,缓解一下心情而已。再说了,妹妹的按摩手法姐姐也不是没有试过,你看,妹妹按摩几次后,姐姐的胸部明显也打了一圈呢!”

高圆圆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好像真的大了许多!她的脸庞突然羞得通红,娇嗔道:“妹妹取笑姐姐,姐姐不理你了!”

萧若虹突然之间收起笑容,正色说道:“高姐姐,其实妹妹也知道姐姐现在的情况,妹妹怎么会取笑姐姐呢?只是有些事情,一定要及早处理,晚了可就麻烦了!”

高圆圆幽幽说道:“妹妹当真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萧若虹缓缓点头,轻声说道:“高姐姐忘记了,妹妹我跟着师父主要学习的就是医术啊!那日你不舒服晕倒了,是我把你背到师父那儿去,又和师父一起给你检查身体的。”

高圆圆面色娇羞,轻叹了口气:“既然妹妹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姐姐也就不瞒着你了!只是希望妹妹能够帮着姐姐保守秘密,谁也不能够告诉,包括萧叔叔和无色大师!……对了,还有若霓那个小家伙!”

萧若虹感到奇怪:“高姐姐放心,妹妹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只是,我爹爹和师父不是已经知道姐姐怀娃娃了吗?怎么又不能够告诉他们呢?”

高圆圆一听“怀娃娃”三个字,脸庞更是羞红,她停顿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才缓缓地说道:“妹妹应该也已经猜到了,这次萧叔叔来的目的,就是劝说姐姐我把肚子……肚子里的……给拿掉……”,说到这里,高圆圆满脸通红,娇羞不已。

萧若虹说道:“是啊,我是猜到了爹爹的来意。可是刚刚姐姐在屋子里干什么会那么伤心呢?虽然是姐姐的亲骨肉,可是那毕竟是孽种!拿掉了也不应该会后悔……”“不是的,不是的!……”高圆圆打断了萧若虹的话。“他不是孽种!他不是孽种!我不能拿掉他!……”

萧若虹愣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高姐姐,妹妹明白,他是姐姐身上的一块肉,拿掉了会有些不舍得。不过,既然是坏人的孽种……不,是坏人让高姐姐怀上的,那留下来好吗?”

高圆圆盯着萧若虹,脸上慢慢泛起了娇美的笑容,她的眼神转向了洞外,眼神迷离,仿佛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过了半晌,她才转过头来,微笑着说:“好妹妹,姐姐想要你帮我保守的秘密就是这个!其实,姐姐肚子里的娃,并不是那些坏人留下的!……那个老畜生糟蹋了姐姐的身体,破坏了姐姐的清白,可是……”高圆圆又说不下去了。

萧若虹真的糊涂了,高姐姐肚子的不是坏人的孽种,那是……“他并没有射到姐姐的身体里面!……”高圆圆好不容易说出了这几个字!“姐姐肚子里的娃,是姐姐未来的希望,是我们高家的血脉,是我们复仇的唯一希望!……”

萧若虹还是不太明白,她盯着萧若虹的眼睛,急切等待着她能够快些讲出真相来!

高圆圆又停顿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她继续说道:“那个老畜生玷污了我,我当时所能想到的只有去死!可是,他却不让我死!……他不是人!它是魔鬼!……”高圆圆咬牙切齿。“老畜生让人把我抱到了另外一间房间,那里,我看到了爹爹和娘……她们已经……”说到这里,高圆圆又泪流满面。

萧若虹看到高圆圆难过的样子,下意识地搂住了她的身体。高圆圆顺势趴在了萧若虹的肩膀上,大声痛哭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高圆圆才停止了哭泣,继续说了下去:“后来,他们羞辱爹爹,羞辱娘,还把我……”

萧若虹身体一震,突然醒悟过来。难道,高姐姐肚子里的娃是……她不可思议地望着高圆圆。

高圆圆深叹了口气,微微地点了点头:“那些畜生,让姐姐和爹爹……然后就……有了这个娃……”

萧若虹嘴巴大张,满脸震惊的表情:高姐姐和高伯伯……然后高姐姐还怀上了高伯伯的娃!……

高圆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洋溢着娇羞的笑容。终于把事情的真相讲出去了,心里憋了好久的怨气与秘密终于发泄出去了!她感到全身上下舒坦无比,没有了压力与负担,剩下的,就是要顺利地把这个娃生下来,好好养大,那是父亲的骨肉,也是高家的骨肉啊!

过了好一会儿,萧若虹问道:“爹爹是要你把他打掉是吧?”“是啊,萧叔叔坚决让我把娃给打掉。可是,这是我们高家唯一的血脉,我怎么能够同意他呢!而且,我也不能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至少,现在还不是时机……若虹妹妹,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留下这个娃?”高圆圆幽幽地回答。

萧若虹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当然,如果姐姐肚子里的娃是高伯伯……不是坏人留下的,当然要留下来了!等他长大了,我们还要一起为高伯伯报仇,为所有被奸人所害的人报仇!”

高圆圆满脸笑容,抓住萧若虹的手说道:“姐姐就知道妹妹你能够理解姐姐!谢谢妹妹了!……只是萧叔叔那儿,我却无法告诉他实情……”

萧若虹笑道:“高姐姐放心,爹爹和师父那儿妹妹帮你解决!姐姐只要好好休息,多吃多睡,生一个又肥又胖的好儿子就行了……!”说到这儿,萧若虹突然愣了一下,高姐姐肚子里的娃生下来了,那该叫高姐姐妈妈呢?还是叫她姐姐呢?

高圆圆仿佛知道了萧若虹心里所想,脸庞也是羞得通红。她下意识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心下暗想:乖宝宝,你可要在娘的肚子里好好生长啊!咱们高家的仇就靠你来报了!这样,娘也就不会辜负死去的爹爹、娘亲的期望了!

萧若虹突然说道:“高姐姐,能不能也让妹妹我摸摸你的娃?”

高圆圆娇笑着点了点头。萧若虹的手轻轻地放到了高圆圆的肚皮上,仿佛怕惊到婴儿一般。其实高圆圆才身怀有孕三个月左右,肚皮还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萧若虹轻轻地抚摸在上面,感受着光滑、柔软的感觉,不知不觉有些陶醉其中。

高圆圆娇笑着说:“虹妹妹,你这么喜欢娃,还是快点儿长大,到时候自己怀一个,岂非更好!”

萧若虹摇头笑道:“我才不喜欢自己怀娃呢,我就喜欢姐姐怀娃!”说完,萧若虹移到了高圆圆的身后,两只胳膊一合拢,从背后搂抱住了高圆圆,一双娇嫩的小手在高圆圆的肚皮上面抚摸起来。

高圆圆感到浑身上下异常舒服,她没有挣扎,只是顺着萧若虹的抚摸,慢慢闭上眼睛。

萧若虹的双手在高圆圆的肚皮上只停留了一会儿,就开始向上移动。她在高圆圆的耳边轻声说道:“你看,姐姐的衣服都湿透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妹妹帮你脱了吧!”

高圆圆喘着气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她感到身上像有无数蚂蚁在爬,急需有人帮她抚摸。萧若虹不等高圆圆的回答,两只手已经慢慢地将她的内衣扣子解开。

高圆圆十分配合地伸高双手,湿淋淋的内衣慢慢地离开了她的肉体,她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第一次地意识到,她的肚子里面已经怀有娃了,她已经不是一个少女了,她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少妇了!虽然她曾经努力地想要把那段难以启口的往事彻底忘记,可是,她无法忘记,那个第一个玷污她肉体的人是那个老畜生!她也无法忘记,那个第一个拥有了她肉体的人是她自己的亲生父亲!

高圆圆的脑海中不断地涌现出当日的情景,尤其是爹爹的情形,她越来越多地回忆起来。虽然爹爹的样子极端疲惫,虽然爹爹的喘息若有若无,可是,爹爹的那根东西却是火热无比、坚硬无比!高圆圆感到十分羞愧,脑海之中竟然不断地浮现出爹爹赤裸的身躯、坚硬滚烫的性器!作为一个父亲的亲生女儿,她怎么会变得如此淫荡不堪,如此恬不知耻?

可是另一方面,高圆圆完全记忆起来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性器进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的感觉!那种令人痛不欲生、万籁绝灭的感觉,此时却变成了激动人心、汹涌澎湃的欲望!爹爹的性器是那么地坚硬、那么地火烫、那么地粗壮……像一个……像一个什么呢?高圆圆一时无法形容。

噢,爹爹的性器,就像一个永不知道疲惫的活塞,不断地在女儿的体内横冲直撞!那种滋味,原来是那么地令人销魂!它那么粗、那么长,怎么能够在女儿的体内插得那么深呢?它是不是都插进了女儿的肚子里面了呢?原来女儿的下体,是可以容纳那么粗长的东西的!……想着想着,高圆圆的喘息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两腿之间感到奇痒无比。

男人,原来可以给女人带来这么大的快感的!高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极力地在脑海中挖掘当日的影像。是啦,经过数不清的抽插之后,爹爹的身体好像突然之间停顿了下来!那根火烫的性器狠狠地插进了女儿的体内,紧跟着是快节奏的悸动,再然后……高圆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再然后,她感到父亲的性器好像是开了闸的小渠,无数滚烫的液体顷刻之间冲击着她的肉体深处,那么烫,好像比这里的池水还要热!那么多,仿佛把女儿的肚子都灌满了一般……

现在高圆圆知道了,从爹爹性器里面喷涌而出的滚烫的液体,就是他们家族赖以延续的种子了!爹爹被奸人强迫把他的性器插入自己亲生女儿的体内,并强迫爹爹把本来不属于亲生女儿的种子注入了女儿的子宫之中,这本来是一场旷世悲剧!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爹爹的种子竟然在女儿的体内发芽结果了!那已经不仅仅是爹爹的种子了,而且也是整个高家血脉的延续了!高圆圆幸福而又充满责任感地轻轻抚摸着肚子,心里暗想:我的好儿子,我的好弟弟,你一定要平安地来到这个人世啊!

萧若虹也感觉到浑身上下燃烧起来一股强烈的欲望之火!她先是脱掉了高圆圆的内衣,紧接着把自己的内衣也脱去。高姐姐的肉体就在身前,她毫不犹豫地从后面搂抱过去,身体紧紧地贴在了高姐姐的裸露的后背。“嗯……”“嗯……”两个少女都发出了销魂的呻吟声。两个都是年少貌美的少年女子,光滑的皮肤毫无瑕疵,柔软的肉体散发出阵阵处女的幽香,更像是一剂调情圣药,激发起两人的情欲来。

萧若虹双手终于攀上了高圆圆的两座乳峰——坚挺、光滑、柔软、丰满……女人所有的优点仿佛都在这个少妇的身上体现出来。萧若虹轻轻地抚摸着,慢慢地揉搓着,小心翼翼地捏着乳头……高圆圆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脑海中,这究竟是谁在爱抚她呢?……

突然,山洞之中响起了响亮的叫喊声:“哈哈,高姐姐、若虹,我一猜你们就在这里!”

萧若虹和高圆圆被叫声吓了一跳,两具赤裸的肉体立即分了开来。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娇美的少女迅速地飞跑过来,美丽的长发在空中飘扬……果然是萧若霓那个小丫头。

转眼之间,萧若霓就跑到了池边,她一面飞快地脱去了衣服,一面娇笑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也不等我,就来这里偷偷地泡澡……而且脱得精光,好不害臊!”

高圆圆面露羞容,微笑着望着萧若霓,没有答话。萧若虹也满脸娇红,回答道:“等你啊,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说不定你去送爹爹,就死皮赖脸地跟着爹爹回去了呢!”

萧若霓已经跳进水里,游到了两人的身前。看到两人都是一丝不挂,她又笑道:“要是我把爹爹带来了,看你们是羞也不羞!”

三个女孩子在水里面开心地玩闹起来,仿佛一切的烦恼都已经消散而去。萧若虹已经想好了帮助高圆圆的方法,不久的将来,萧家就会多出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来了,没有人回知道那是高圆圆的孩子的。而高圆圆想的,却是如何拼命地吃东西,把身体养好,把肚子里的娃平平安安地生下来,再让他(她)平平安安的长大!不,一定会是个“他”的!高圆圆心里肯定地想。只有生一个儿子,才能让高家真正有了继承之人,才能真正使高家延续下去!爹爹和叔叔生的全是女孩子,可她却一定能生个男孩子!也许,是因为孩子的爹爹和娘亲是父女的关系吧!想到这里,高圆圆的俏脸再次羞得通红!

************

官宦人家娶个侍妾,本来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男人大丈夫,那个没有个三妻六妾的?悄悄娶过来也就是了。可是焦芳却不相同,不知道是为了能够借纳妾机会多收些银两,还是故意给续弦安乐公主一个下马威,他吩咐下人这次纳妾要搞得隆重点儿。结果连续几天,焦府上下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焦府的大老爷焦芳又要纳妾了!这个事情又在整个京城穿了个遍。虽然新郎官焦芳既是贵为国丈、又是驸马爷,但是在历朝历代中,即便是真的可以纳妾,也不可能像焦芳一样大张旗鼓的。原因很简单,哪朝的公主不是一个绝对厉害的角色呢?驸马爷,又算得了什么?!公主可是皇帝的妹妹、皇帝的女儿啊!惹恼了公主,驸马爷的脑袋都可能保不住的!

焦芳的续弦夫人安乐公主也是一个厉害的公主,如果是在刚刚下嫁给焦芳的时候,焦芳是绝对不敢如此大张旗鼓地娶妻纳妾的。可是,现在不同了,安乐公主仿佛已经成为了焦芳的傀儡,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泼辣与凶狠。这也怪不了别人,谁让她喜欢上了自己相公的儿子,也就是她的继子焦峰呢?怎么说,她们也是“母子”关系!结果,这对“母子”变成了情人,两人尽享鱼水之欢,却被当父亲当场捉奸!更有甚者,“母亲”还怀上了“儿子”的骨肉,给“儿子”生下了“弟弟”……这一切,都让安乐公主感到无地自容,又无可奈何!

只要继子情人能够真心爱她,只要能够全心地抚养儿子,这已经是安乐公主唯一的希望了。再后来,她同时被焦芳焦峰父子奸淫,成为父子俩的玩物;又和皇后嫂子焦敏同时与焦峰交欢……彻底击溃了安乐公主的意志。她知道了自己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毫无地位的女人而已!那个老淫虫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纳妾就纳妾吧,管他要纳几个,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了呢?!安乐公主无奈地想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