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圣情》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圣情》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圣情 圣情

    澹台雅漪穿着宽松的丝绸睡袍,踱步来到了高大的落地窗的阳台前。空中飘着柔和的薄雪花,显得迷离暧昧,却不失一种细腻的柔情,犹如女人做爱时的眼神。

    散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女尊男宠
    立即阅读

《圣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圣情》,是作者散人倾心创作的一本女尊男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澹台雅漪穿着宽松的丝绸睡袍,踱步来到了高大的落地窗的阳台前。空中飘着柔和的薄雪花,显得迷离暧昧,却不失一种细腻的柔情,犹如女人做爱时的眼神。

《圣情》 第94章 新婚之夜 免费试读

临从婚礼酒店出来的时候,林袅总是用一种恋恋不舍地目光看着澹台雅漪。「袅儿,怎么今晚不想回去了?」澹台雅漪看出了林袅那点小心思。

「夫人说了,袅儿也就不瞒你了,在这样幸福的时刻袅儿当然愿多陪夫人一会儿。」林袅有些害羞地说道。

「好吧,夫人满足我可爱的袅女儿。」澹台雅漪考虑到新婚之夜有袅儿的陪伴服伺倒也不错,这些日子一直没有给袅儿些爱意,袅儿心里一定着急,这次趁自己大喜的日子也算给袅儿一个补偿。

澹台雅漪晚上11点由刚强开车从酒店回到了伍长富给她购置的那套位于沈州西郊的岸芷汀兰小区别墅。车到了别墅门前刚强跪着打开车门,陈海川激动地跪好等待着驮着自己澹台雅漪进到屋内。

陈海川驮着澹台雅漪进到二楼的卧室,也许是澹台雅漪赋予她的高贵之爱的动力,他竟然一如平常没有丝毫喘息。今晚在酒店陈海川真正见识到了澹台雅漪的高贵和征服力,他为今后能在澹台雅漪身边精心地服伺,享受夫人的恩泽和关怀而感到了荣耀,同时内心升起了强烈的责任感,他在心里一再鼓励自己,努力,努力,再努力!

卧室内程萌和向红艳早已跪侯着主人的到来。二人都赤身裸体,只是脚上穿着高跟鞋,而且脸上还化了淡妆。显然他们是按照事先澹台雅漪事先的吩咐做了精心准备,为夫人大喜日子添着喜兴。程萌和向红艳但看到此时仪态万方的澹台雅漪那种发自内心的敬意和畏意复杂地交织着。生怕有什么闪失会影响到澹台雅漪新婚之夜的享受心情。

「哟,夫人,原来夫人都安排好了,袅儿原来生怕没有服伺夫人呢。」袅儿看着程萌和向红艳有些惊喜。

「怎么样,这回在夫人跟前是不是更得努力了,别让萌儿和红艳超过了。「澹台雅漪笑道。

「袅儿看到她们赶上袅儿还为夫人身边多几个袅儿这样的贴心人高兴呢。」林袅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暗自较劲,「林袅怎么也不会输给她们的,夫人您放心吧。」

「呵呵,就我的袅儿嘴会说。」澹台雅漪用手捏捏江袅秀气的脸蛋。

澹台雅漪在卧室沙发上坐定,程萌和向红艳爬过来一人捧起她的香丝美腿,然后开始舔舐起澹台雅漪华贵的红底的louboutin的银白色高跟鞋。在卧室内灯光下,鲜艳红色的鞋底不但宣示着今夜的喜庆,而且看着真的让人看了就有种亲吻的欲望,更何况它依附在高贵的澹台雅漪玉足,似乎上面微微的纤尘,都有了生命和爱意。程萌和向红艳虔诚地舔舐着,品味着夫人高贵的赏赐。而此时的林袅也脱光了衣服,和程萌和向红艳一样脚上只穿着一双高跟鞋,用乳房蹭动着着夫人的香丝美腿同时施以轻轻按摩。

澹台雅漪在沙发上小憩过后,程萌和向红艳也把澹台雅漪香丝美足上的红色鞋底舔舐的光亮如新。陈海川也已经在浴室为澹台雅漪准备好鲜花牛奶的浴水。她骑着程萌由江袅后面跟着进入了浴室。

澹台雅漪高贵之体坐在程萌的身体上是,程萌内心才觉得踏实下来。她知道今夜澹台雅漪让她过来服伺有着很深的用意,面对自己曾经深爱的男孩陈海川,今夜只有比平时更加地用心服伺高贵的夫人,才能对得起夫人的信任,也才会得到夫人在享受中给予她的高贵爱之情感。

澹台雅漪安然坐在浴缸内,陈海川跪在浴缸旁端着果盘服伺着澹台雅漪吃着鲜嫩的荔枝。她一双动人的玉足由程萌小心地用乳房按揉着,林袅则动情地从腿部开始细心擦洗夫人的玉体。这场景简直就是生动的贵妃沐浴的香艳画。

每次面对夫人的玉体,林袅和程萌两个漂亮的女孩子都不得不赞叹夫人身体肌肤保养的完美,那如绸缎般滑腻的触感,泛着瓷质的淡光,让人看着就有种抚摸的欲望。而今晚似乎澹台雅漪的肌肤在浴水中更加的光滑鲜润,让林袅和程萌在服伺中都觉得心里像这鲜花奶浴的温水心里是那么温暖舒适。

「哦,夫人,您今晚的美得让袅儿服伺您都觉得是荣幸呢!」林袅动情地说道。

「还是袅儿让夫人感到贴心唷。是么,川儿?」澹台雅漪笑道。

「夫人说的不错,程萌妹妹就顾得享受夫人的爱足了,服伺不如林袅妹妹。」陈海川赶紧说道。

陈海川的话让林袅心里很受用,却让程萌心里有苦难言。可是她又不辩驳。

「嗯,川儿的说的很公正。」澹台雅漪看着此时有些紧张地程萌。

「夫人,是萌儿不好,光顾着享受了,忘记了服伺夫人满意。」程萌小声说着。

「嗯,知道错了还是夫人的好萌儿。」澹台雅漪两只拇趾尖抠弄着程萌的乳头。

「谢谢夫人的原谅。」程萌知道这是澹台雅漪要夹弄她的乳头,赶忙扶着澹台雅漪玉足把自己的乳头塞进趾缝之间。

澹台雅漪满意看看程萌,高雅地吃着陈海川给她剥好的荔枝,两只玉趾紧紧夹住程萌的乳头拧前后动起来,急于把此时快乐的心情传递给程萌。

程萌疼痛的不禁有些皱眉,但想到澹台雅漪在对自己进行教育,便坚强地忍住没有做声,反而觉得夫人良苦用心。她小心地随着澹台雅漪前后惬意地摆动美腿,而小心跟随着,生怕自己的乳头会从夫人美趾夹弄中掉下来。

程萌的乳房在澹台雅漪慈爱的拧拽中渐渐地肿胀起来,并泛起了紫色,好似两只通红的绣球那么可爱。说也奇怪现在的程萌真的一点痛感都没有了,反倒是浑身被刺激得情欲高涨。

「呵呵,萌儿,夫人教育你还真累神呢。」看着二十多分钟自己辛勤教育的成果,澹台雅漪欣慰地笑了。

「萌儿让夫人操心了,刚才夫人对萌儿的好,真让萌儿感激不尽,教育萌儿这么长时间,萌儿真担心粗糙的双乳磨损了夫人玉足的娇嫩。「程萌发自内心地感谢着。

「呵呵,有这么可爱的萌儿,一会儿夫人会萌儿多多的奖赏。」澹台雅漪说着将一只完美的玉足揉动着程萌红红的嘴唇。

程萌欣喜地张开嘴,一只手托着澹台雅漪的光润的足跟,含住了满是浴水的澹台雅漪的玉笋般的足尖,她小心地晃动着舌头,生怕自己的牙齿会磨损了这贵足的瓷质般的靓丽和娇贵。

澹台雅漪惬意地夹弄起程萌的舌头,让程萌的舌头充分吸收着她香趾之间的深情爱意。

林袅看着此时程萌舔舐着澹台雅漪留着浴水的香趾,不觉得又有些妒意了。她看着澹台雅漪在请求着。

「瞧袅儿你这个小馋嘴,夫人教育萌儿你也着急。」澹台雅漪无法拒绝可怜兮兮的林袅,腾出一只湿漉漉的玉足放在林袅的脸上爱抚着。

「袅儿就是喜欢喝夫人爱足上的浴水么。」林袅说着欢喜地将澹台雅漪的玉趾尖含进嘴里,满足地吮吸着。

浴后的澹台雅漪裸身随意穿着粉色的透明睡纱,一双生动多情的美足套着缀着黑色红绒花鞋面的水晶高拖,风情万种地躺靠在豪华舒适的大床上。澹台雅漪对床的要求是最考究的,一是不能太软也不能有一点硬,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而且必须至少要3米见方。现在这张舒适豪华的红木雕花大床,伍长富让工匠前后坐了三个才最后让澹台雅漪满意。而澹台雅漪对床要求的苛刻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在床上的澹台雅漪是最能展现她高贵风情的时候,而床稍微有点不舒适都会影响她的心情,妨碍她高贵的施予身边人以情感。

床上方一个同等面积的大镜子,再现着澹台雅漪若隐若现的完美身段,仿佛告诉人们一个来自天上的爱之女神正在人间播洒情感的火种。而正是透过这面巨大的镜子,可以看到原来澹台雅漪是躺坐在林袅的脸上,程萌和林袅分别跪在林袅的两侧,捧着澹台雅漪躺坐玉腿十分舒服的角度,用阴阜和她的两只美足高跟热情地亲昵着。

原来,林袅在澹台雅漪出浴时,悄悄地请求让自己服伺呵护夫人的菊花。林袅说出这个要求时,让澹台雅漪好似感动,她觉得这么多年没有白疼林袅,也不亏为她认下的干女儿,乖巧、董事、聪明能干。「在她喜兴的日子只有袅儿没有光顾着她施予的爱意情感享受,而是还能想到很多细节。」所以面对林袅这个请求澹台雅漪欣然同意了。

躺坐在林袅的脸上,感受自己如花的菊蕾在林袅勤奋的舌头暖痒痒的舔舐中,澹台雅漪感觉增加不少身体的快感。这种享受的快感随即在体内化作了高贵的深情爱意迅速传到她的玉足并又透过水晶凉拖传给了程萌和向红艳。

程萌和向红艳很快便陶醉在澹台雅漪鞋尖的爱意里,不时发出惬意的淫音。程萌仿佛又有浴室里服伺澹台雅漪洗浴时下体的热流冲动,她专注地看着澹台雅漪水晶高拖内那极富煽情美感的爱足,心里想着就是用身体吞下去;而向红艳的感觉热流是往上涌动,她的双乳开始有发胀并要流产奶水的感觉,急于想用乳房包裹住面前这双她崇拜不够的贵足。可以说澹台雅漪用她神奇的爱足高跟,巧妙地刺激着两人的情欲。

卧室内流露着这种令人沉迷的香艳氛围,让人似乎都可以清晰闻到澹台雅漪发出的幽幽的体香来。跪在床下等待着澹台雅漪召唤的陈海川,看得阳物赢的都想找个东西撞上去随便发泄一下。

在程萌和向红艳乞求的目光中,澹台雅漪怜爱着用一双高跟插入了两个女孩的阴道内。水晶跟微微的凉意刺激着两个女孩的阴道收缩得很紧,热情地包裹着澹台雅漪多情高跟。并身体竭力后仰,希望她们尊贵富于爱心的主人插得深些在深些!

其实澹台雅漪此时的爱举也是在酝酿自己的情绪,看着沉迷与和她水晶跟性交的两个漂亮的女孩,她心中也开始有了初起的兴奋,高跟施爱的频率也快了起来,水晶高跟便拖鞋面的红色的绒花也变得似有生命的灿烂。为了让主人穿插她们阴道时爱足不至于离开拖鞋,程萌和向红艳都十分小心托着夫人的鞋底,生怕夫人的水晶高拖会从玉足上滑落下来。她们知道如果让夫人的高跟凉拖滑落,那是对夫人爱心的亵渎和不敬,最关键以后她们就不能再享受到夫人高贵的恩赐。

澹台雅漪纤纤秀手开始慢慢揉动自己骄人的乳房,她觉得自己的芳区开始慢慢渗着爱的潮水了。她这时冲床下跪着陈海川摆摆手,示意她的川儿这时可以爬上来了。

林袅恋恋不舍地从澹台雅漪玉臀下面出来,程萌刚刚享受过夫人赐予的高贵高跟之爱,似乎似乎变得聪慧,主动给澹台雅漪当作肉垫让高贵的澹台雅漪做到她的身体上。

澹台雅漪坐在程萌的身体上,正好方便陈海川口舌服伺她的娇嫩的花阴。陈海川在澹台雅漪两腿之间跪好,将澹台雅漪的双腿架起,搂住她的腿根,脸动情地贴在了澹台雅漪的芳区上面,心情就仿佛进走在幸福的天堂路上,他整个人随着他的舌头的蠕动而漫游。

「川儿,真是夫人的好孩子,对,就这样。」澹台雅漪双手搂着陈海川的头,柔声倾诉着。

听着这样动听悦耳的声音,谁也不可能不动情。林袅和向红艳都感动地认真舔舐着澹台雅漪搭在陈海川后背上的水晶高跟,她们觉得澹台雅漪美足上的水晶鞋都是香甜的。因为只有夫人享受到了快乐和愉悦,她们才有可能获得澹台雅漪更多的真情爱意。

陈海川的舌头在澹台雅漪香蜜穴口游动着,他的舌头就像一个机械装置,仔细打扫着澹台雅漪蜜穴每一处细微的褶皱,不放过哪怕一滴的蜜汁。而澹台雅漪的爱汁又是最好的催清药剂,让陈海川的阳物勃起到极致,急于要发泄,这又促使他不知疲倦地喝着澹台雅漪的爱汁。

「哦,川儿,夫人的好孩子,今晚真贪婪。」陈海川出色的舔舐让澹台雅漪真的很享受,她轻轻晃动着玉体,用心喂着她此时心爱的川儿。

还有什么乐趣能比沉浸在澹台雅漪的甜香的蜜穴里跟让陈海川幸福的呢,如果不是澹台雅漪停下来他想就这样一直舔舐下去。好在现在的陈海川一在澹台雅漪精心的教育下,不能么冲动和自我为中心,当澹台雅漪将他的头微微向后拽动时,陈海川立即明白,高贵的澹台雅漪要在娇躯内浇灌他的小弟弟了。

陈海川跪靠在床背上,程萌趴在他的身下,澹台雅漪多情美足水晶高跟踩在程萌的后背,由陈海川扶着她柔软如柳的腰摆,慢慢坐向自己挺立如旗杆的阴茎。随着自己的阴茎没入澹台雅漪温暖的香穴,他感觉自己的阳物和整个人都开始被融化,汇入到澹台雅漪身体爱的海洋里。随着陈海川有力地上下挺动自己的小腹,程萌这时随着高贵澹台雅漪踩动舔舐着夫人玉体流淌出的爱意汁液。两个过去的恋人现在配合的如此默契,以至于陈海川和程萌事后都不得不承认,是夫人高贵纯洁的爱意才会让他们能够真正的心有灵犀。

澹台雅漪微微地侧身一只手臂搂着陈海川的脖颈,一只手轻轻抚动自己动人的雪白骄挺酥乳,随着陈海川小腹的挺动,她的蜜穴一阵紧似一阵地爱抚着她川儿的小弟,让陈海川的小弟更加的活跃,就像一匹未驯服的小野马在她的蜜穴里撒野地冲撞。

「哦,川儿,夫人喜欢小弟弟的野性,夫人要彻底驯服这撒野的小家伙。」澹台雅漪动情地呓语着。

这天籁娇吟刺激着陈海川,他知道这是夫人暗示他的信号,他扶住夫人的蛮腰开始更加快速有力的上下挺动,让澹台雅漪就像坐着上下窜动的过山车舒服地颠簸着。同时澹台雅漪花壁自然收缩得更紧,用力摩擦着蜜穴里的陈海川的龟头。这强烈刺激着陈海川青春的热情活力,把他身体里的全部精力都激发出来,他现在就好似做着机械运动,而没有丝毫地疲惫感。高贵的澹台雅漪用她精妙的大爱让陈海川和她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陈海川年轻的心和她高贵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随着澹台雅漪身体的上下颤动,她踩在程萌身上的那只爱跟深深地扎着程萌后背,把此时她娇躯内的巨大爱意之情不断通过爱跟输入到程萌的体内,这使程萌不但没有感到疼痛而是觉得袭来的阵阵暖意和兴奋感。

向红艳这时进行着自己本职的服伺工作,她用双乳紧紧夹着澹台雅漪一只多情的玉足,伴随着自己丰富的奶水,开始陶醉地为澹台雅漪乳足。而这也多亏了林袅的细心,她之前特意给澹台雅漪穿上了一双水晶透明的肉色丝袜,这样就可以让向红艳夫人玉足用奶水乳足时,奶水可以润湿香丝顺着腿部流动而不至于滴落下来。而澹台雅漪香丝包裹下的美腿玉足更是给人含羞娇媚悦目动人,让向红艳乳足时更是加着十二分的小心,感觉这漂亮高档的香丝就像夫人的肌肤,生怕用力过大会磨损了夫人的肌肤。

善解人意的林袅捧着向红艳给澹台雅漪乳足时脱下的那只黑色水晶缀花高跟便托,像呵护夫人爱足一样亲舔着鞋里。捧着夫人另一只美足,一边亲舔着。

看着可爱的林袅,澹台雅漪将踩在程萌身体上的那只香丝美足递给了林袅,林袅感激地看着夫人,感恩地接过夫人的爱足,放在自己青青的阴阜动情地摩擦起来,感受着夫人在新婚之夜赏赐给她的神圣爱意和深深的情感。

所有的人都在澹台雅漪的大爱之中陶醉着兴奋着幸福着,澹台雅漪的新婚之夜以她博大的胸怀和高尚的爱意情感不但把陈海川而且把林袅等人都带入了一个纯净如天堂般的情感世界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