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小镇情欲多》小说全集阅读 棺材里的笑声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小镇情欲多 小镇情欲多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张东带着一张老照片来到荒僻的小镇,岂料途中坐错车,到达小镇时天色已晚,便疲惫至极地住进一间旅馆.  张东在意淫柜台内青春可人的少女之余,竟阴错阳差地与性感的老板娘酒后乱性,随之发现一连串的谜团……

    棺材里的笑声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小镇情欲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小镇情欲多》,是作者棺材里的笑声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张东带着一张老照片来到荒僻的小镇,岂料途中坐错车,到达小镇时天色已晚,便疲惫至极地住进一间旅馆.  张东在意淫柜台内青春可人的少女之余,竟阴错阳差地与性感的老板娘酒后乱性,随之发现一连串的谜团……

《小镇情欲多》 第六章:香艳的赌约 免费试读

「嗯,是惊喜,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左小仙将张东拉进浴室,把门关上,咬着下唇娇声说道:「我的臭男人,我和兰姐毕竟都是女人,即使性取向跟你们不一样,但也受不了你这种人。女人和女人之间是可以无话不说,而在不知不觉中,我们聊的话题都是你,不管是你的来历、你的性格,还是喜欢开的那些下流玩笑,你什么都没说,让我们觉得很讨厌,不过我们又喜欢围绕着同一个男人的感觉,这样能把我们的关系拉得更近,毕竟对这个社会而言,我们都不算正常人。」

「小仙!」张东动情地喊了一声,紧紧抱住左小仙,觉得今天左小仙的话特别多,似乎她刺激林铃也是故意的,只是现在她妩媚之余,眉宇间隐隐有些愁容。

「我们这样的女人,在社会上生存是很艰难的。」左小仙神色一黯,却又妩媚地白了张东一眼,说道:「因为社会上都是像你这样花心的臭男人,恨不得把所有顺眼的女人都上一遍!我那间酒吧是同性恋酒吧,不过也有些潜规则,毕竟有的时候女性在社会生存,有些人不能得罪,可又得让那些臭男人知难而退。我们害怕被他们占便宜,自然而然那里的人都有一种默契,凡是走进来的男人一般都会先被媚眼相向,然后再被百般刁难。」

张东心想:百般刁难?我看是群起而上,用美腿森林把人家晃晕,然后一大堆美女再嗲嗲地上来抛媚眼,酒一杯接一杯的敬你。

男人好面子,一般都不会拒绝,更何况还是那么多美女一拥而上,紧接着就是好好削一顿,让男人挥金如土,最后欲哭无泪,钱包一空,大多数的男人都会知难而退,毕竟不是谁都有那么多钱来泡妞,就算有,也不该这么挥霍。

「所以那晚你宰我宰得那么自然!」张东哭笑不得,总算明白那晚挨宰的原因,知道徐含兰不是故意的,都是因为那间酒吧有这样的潜规则,带进去的男人就是待宰的凯子。

左小仙难为情地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打开水龙头。

左小仙这一转身,那挺翘又浑圆的美臀让张东的呼吸为之一滞。

左小仙的美臀浑圆挺翘,而且因为喜欢锻炼,更是弹性十足,后入的时候那滋味美妙得要人老命。

今天张东和陈玉纯两女的野战,本来就不上不下,让他很难受,这时一看左小仙,下身就快速地起立敬礼,迫不及待地想和她来个激烈无比的后入。

左小仙转过身来,察觉到张东的冲动,那粗重的呼吸声和眼里灼热的欲望让也面露春色。

左小仙噗哧一笑,说道:「好啦,我的臭男人,你就别瞎发情了,说洗澡就是真的洗澡。我可警告你,别乱来哦。」

「嘿嘿,面对你这样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不乱来,岂不是显得你很没魅力?我怎么能让你失望呢?」张东色色地笑道,眼珠忍不住贼溜溜地在她身上打转,开始想象在这无床的情况下,在镜子前后入会有什么样的快感。

「讨厌,油嘴滑舌。人家是和你说正经的,你现在别乱来,兰姐她们不会洗太久的。」左小仙咯咯一笑,显然张东的话让她很开心。

之前不是没臭男人跟左小仙献过这样的殷勤,只是那些话听起来特别恶心,却没想到从自己男人的嘴里说出来,会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喜,那是对于她魅力的一种肯定。

「真的?」张东觉得心脏突然跳动得特别快,脑中开始遐想万千香艳刺激的画面,可以说在一瞬间激发所有想象力。他最期待的自然是和她还有徐含兰一起翻云覆雨的缠绵。

左小仙笑而不答,脸色微微一红,然后脱下身上的衣服。

左小仙似乎很享受张东充满欲望的注视,脱内衣的动作很缓慢,还故意抛媚眼调戏张东,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勾勒着她高挑的完全身材,在这内衣底下,是一具性感得让人发狂的身体。

脱去所有衣物后,左小仙的美胸、蛮蛇小腰、修长的美腿和高挺的臀部暴露出来,诱惑万千。

张东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开始考虑要不要等那个所谓的惊喜,毕竟眼前的尤物如此动人,在这鸳鸯戏水的环境下,他怎么可能有那毅力忍住,这简直就是酷刑嘛!

左小仙回眸柔媚一笑,享受着张东色迷迷又有点看傻眼的注视,娇嗔一声,走到莲蓬头下方,回头给了张东一个电眼,说道:「老公,过来一起洗啦!你可以摸人家,但不许真刀真枪的来,知道吗?」

「来了!」张东脱下身上的衣服,光着屁股,晃着蓄势待发的命根子便朝左小仙冲过去,猛的抱住这性感无比的身体,双手毫不客气地握住那对饱满又充满弹性的美乳,命根子也死死地抵在她充满弹性的翘臀上。

「别……别闹,哦!」左小仙满面通红,动情地呻吟一声,却打断张东要继续往下摸的手。

左小仙往一旁闪躲,连给张东摸乳房的机会都不给,娇喘连连地说道:「臭男人,就知道你会动手。虽然我也很想要,不过晚上还有重要的事,你就不能憋一会儿吗?」

「行、行。」见左小仙神色严肃,张东也只能咬着牙,点了点头。

尽管憋了一天的欲火,但因为左小仙嘴中的惊喜,让张东心里充满期待,发挥了所谓的意志力,竟硬生生压制住欲望。

这次的澡洗得很老实,尽管张东上下其手,惹得左小仙娇喘连连,张东的眼里都要喷出火,但还是忍住提枪上马的冲动。

香艳的澡一洗完,左小仙连身上的水珠都没擦,就赤身裸体拍着一旁的水床,说道:「臭男人,给我躺下来。」一「干嘛?」张东浑身火热,心想:油压?泰国浴?没想到左小仙还有这等神技能,但是油在哪里?

张东刚躺下来,左小仙就从带进来的包包里一阵摸索,然后拿出一把剃刀,和几瓶全是洋文的小罐子。

那刀锋利异常,一看就让人骨子发寒,尤其是那银色刀刃更是让人害怕,张东一看,惊慌地问道:「你要干嘛?」

张东心想:sM吗?但不像啊如果左小仙有这特殊爱好,为了爱的名义,张东可以满足她,但皮鞭、蜡烛之类的就算了,她那么有女王架势,有这爱好一点都不奇怪,但她拿把刀干嘛呢?「记得你上次答应我的事吗?」左小仙晃着手上的剃刀,很严肃地说道:「阴毛杂乱,会感染不少细菌,你又不是只有一个女人,为了大家着想,最好把这些隐患都除掉,要不然你这是在害那些喜欢你的人。」

「这没必要吧!」张东面露惊恐之色,在下面动刀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人不能自私哦,老公!」左小仙没有理会一脸楚楚可怜的张东,一边用酒精消毒刀子,一边认真地说道:「如果你非要留,我就去跟她们说,以后和你上床就得戴套!你想想看,戴套多不舒服,和自己的女人得无套内射才爽,对吧?」

在左小仙的诱惑下,张东最后只能选择妥协。

张东叹息一声,看着那寒光渗人的剃刀一点一点接近小小东,不禁忐忑地闭上眼睛。

「不剃毛就切了小弟弟哦,免得它祸害死我们。」左小仙咯咯笑道,看着那骸人的巨物在眼前跳动着,散发着让人心神荡漾的男性气息,她脸上闪过一抹妩媚的红晕。

毕竟上次答应过左小仙,而且是为了自己的女人们好,张东也只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左小仙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点,然后分开张东的双腿,把刮胡泡和柔顺剂涂抹在他下阴的部位。

也不知道是不是加了一些花露水的关系,泡泡涂抹在肌肤上后感觉有几分清凉,张东顿时浑身一颤,命根子也激动得跳了一下,且因为恐惧的关系,它居然比之前更硬了。

左小仙一只手握住晃动的命根子往下压,另一只手拿着剃刀慢慢靠近,同时柔声安抚道:「臭男人,你别怕哦,我下手很轻的,只要你别乱动,就不会有事,你要相信我哦。」

妈的,要是有事可是会毁了老子一生啊!张东闻言,忍不住不安地咽了一口口水,随即四肢绷紧,把自己当死人看待,连动都不敢动,恨不得心脏也停了,假死一会儿更保险。

见张东那么紧张,左小仙反而放松下来,噗_ 一笑后,拿着剃刀轻轻地刮了起来,每一下都仔细又温柔,小心翼翼,满面肃色,毕竟她也不敢大意。

锋利的金属刀刃冰冷又锐利,划过最嫩,最危险的地带,即使张东闭着眼睛,也能清晰听见剃刀和皮肤接触时嘎吱作响的声音。就算有充足的润滑,但阴毛掉落时的感觉还是很明显,这种未曾有过的感觉让张东本就紧张的身体绷得更紧,每一块肌肉都几乎快抽筋。

左小仙聚精会神,不敢有丝毫马虎,手握着张东的命根子往上一抬,剃刀持续往下,看来是要斩草除根,来个大扫除。

当锋利的刀刃滑过睾丸上粗糙的皮肤时,张东忍不住哼了一声,赶紧强定心神,控制住身子反射性的颤抖,任由那要命的感觉在双腿中间肆虐,直到连粉嫩的处男菊都难逃毒手时,张东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良久,左小仙终于完成任务,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捏了捏因为紧张而发酸的小手。

左小仙看着躺在水床上一副死猪样的张东,娇滴滴地笑道:「好了啦,还不赶紧起来,看看你这副模样,怎么像是上刑场啊?」

「靠,大姐,这情况谁不害怕啊?」张东这才睁开眼睛,抬手抹去满头的冷汗,胯下的命根子也因为惊吓变成半软不硬的状态。

张东觉得这短短的几十分钟简直是度日如年,在这危险的时刻竟然因为太过紧张而浑身酸痛。

「对、对,你躺在这里就像是待宰的猪。」左小仙晃了晃手中的剃刀,咯咯笑道。

左小仙妩媚地看了看张东的下半身,笑盈盈地说道:「好了,赶快去洗洗,然后让我检查干不干净。」

话音一落,左小仙开始收拾她带来的用具。

左小仙关心的是干不干净,而张东关心的则是安不安全,所以这时也没心思调情,直接冲到莲蓬头下方,认真地冲洗命根子周边的泡沫和黏在上面的毛发,一边洗,一边用哀怨的语气说道:「剃什么毛啊!你就不能先把我麻醉了再剃吗?万一吓成阳萎怎么办啊?」

「那更好,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的找女人鬼混啰。」左小仙娇媚地一笑,完全无视张东的心有余悸。

妈的,还真的得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才能做这样危险的事啊,老子这是脑子进水,还是怎么了,竟然答应她!张东狠狠地搓洗完后,看着下面光秃秃的样子,觉得很陌生,都不像自己,那里现在一根毛都没有就算了,也不知道左小仙用什么药水,皮肤还显得很光滑,就像去医学美容做除毛的效果。

虽然命根子有点发红,不过没有阴毛看起来很怪异,唯一的好处就是原本就巨大的命根子少了这些点缀,显得更加突出,虽然有点粉嫩,也少了点杀气,却有种——人哭笑不得的可爱。

张东仔细地洗完后,脸上视死如归的严肃还没散去,左小仙一看,顿时噗哧一笑。

左小仙拿来一条浴巾体贴地替张东擦身体,柔声说道:「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吓成这样?」

「谁不会吓到啊!可是有一把刀在下面比划呢!」张东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一边享受左小仙温柔的擦身服务,一边指着下面顶多七成硬的命根子,郁闷地说道:「不只是我,我兄弟都差点被你吓死了。你看看,现在都还这副颓废样。」

「来,我看看,姐姐疼哦。」左小仙捣着小嘴笑道,然后蹲下来,见张东的命根子有点垂头丧气,立刻吻了它一下,然后含情脉脉地看了张东一眼,便张开小嘴含进去温柔地吸吮、深情地吞吐,小手也握住命根子套弄着。

一个如此美艳的极品御姐跪在胯下口交,乳房还磨蹭着大腿,肉体上的快感加上视觉上的冲击袭来,张东顿时爽得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感受着感官上的刺激,一血液也沸腾起来,朝着海绵体澎湃地冲击而去,命根子慢慢地恢复原先那遇神杀神的煞气。

等命根子坚硬如铁的时候,左小仙才动情地娇喘一声,将龟头吐出来。

左小仙面色含春,舔了舔嘴角残余的男性气息,将那娇美的小脸贴上来,磨蹭着已经杀气腾腾的阳物,妖娆地笑道:「嗯,我家小大爷终于有精神了,好硬哦!现在它看起来没之前那么吓人,变得好可爱呀,人家含着含着,都想一口吞下去。」

这妖精!张东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他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媚眼含春的左小仙,有一股冲动想把她就地正法。

左小仙明显也是情动了,双腿不安地交缠在一起,脸色娇红,她站起身,埋在张东的怀里,娇声说道:「好老公、臭男人,你就先忍忍吧!晚点你想怎么折腾,小仙都陪你,现在我们先出去好吗?」

张东虽然欲火焚身,但想起左小仙那个惊喜,还是用极大的毅力克制住冲动。

随后,左小仙穿上浴袍,那宽松的浴袍并没有掩饰住左小仙动人的魅力,反而让人更加渴望亲手宽衣解带,玩弄她赤裸的肉体。

左小仙将略湿的头发绑起来,笑吟吟地说道:「是不是不穿内裤,不太习惯啊?」

张东点了点头。

两人都是真空上阵,当然不习惯,这时又看着这么漂亮的尤物在面前搔首弄姿,张东胯间始终顶着大帐篷实在难看。

按理说,连张东都觉得难为情不像会发生在他身上,不过毕竟不是二人世界,隔壁房间还有一对,所以没穿内裤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有种别扭的不安感。

毕竟张东也不是那种肆无忌惮,不会顾及别人感受的人,若是能在左小仙面前和徐含兰亲热,左小仙一定不会吃醋,说不定色心一起,还会加入他占徐含兰便宜的行列,但想在徐含兰的面前和左小仙乱来,恐怕就不行了,徐含兰比较保守,没有那么放得开,尽管她也喜欢女人,也喜欢张东,但当着她的面和别人荒淫,除非得到她的默许,不然张东也不敢做。

这关系真让人头疼,太清醒果然不是好事。张东不禁考虑要不要狠狠灌自己_ 酒,一醉方休,然后彻底把兽性激发出来,省得整天畏首畏尾,实在很难做人。

「我们出去吧,兰姐她们也该洗好了。」

左小仙露出妩媚的笑容,上前一步,亲热地挽住张东的胳膊,把饱满的乳房压在张东的手臂上,那让人惊讶的弹性瞬间打断张东的自哀自怜。

被左小仙这一搂,一股体香伴随温度扑面而来。

看着明明高挑动人,但态度上却小鸟依人的极品御姐那娇美的容颜和火辣的身材,张东觉得自己渝陷了,胯下的血液再次澎湃起来,命根子在这不算挑逗的亲密接触中亦硬得连连跳动,暴躁地宣示着它已经冲动到极点的欲望。

靠,徐含兰那边倒好说,不过回去后怎么和林燕解释?张东在心里苦笑,看了看左小仙,不禁怀疑左小仙剃自己的毛,是不是除了卫生之外还有其他目的,心想:难道是想透过这特殊的方式,向我身边的女人宣告她的存在吗?

张东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无论如何,这事肯定瞒不住林燕、陈玉纯和陈楠,心想:唉,头疼啊!

随后,张东与左小仙走出浴室。

客厅内的灯光已经调暗,色调变成蓝色的,气氛朦胧,有一种让人恍惚的梦幻感,窗帘也拉上了,房间仿佛与世隔绝,散发出一种慵濑的韵味。

沐浴完的徐含兰和林铃正坐在沙发上说着悄悄话,两人都身穿浴袍,看起来分外清爽。

徐含兰将头发盘起来,知性美中多了几分性感,林铃给人的感觉则是清新,不过即使她咯咯笑着,但却掩饰不住满面潮红,显然刚才洗澡的过程中,她们做了许多儿童不宜的事情。

两个风韵不同的美人出浴,一个成熟动人,一个清新可人,强烈的对比放在一起,有着绝对强烈的视觉冲击。徐含兰成熟动人,那种知性和优雅让人期待她在床上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一面,而林铃清纯可人,宛如温婉的芙蓉,让人迫不及待地想亵渎这分纯美。

林铃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徐含兰则附在她耳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只见林铃面色阴晴不定,一会儿害羞,一会儿又有点为难,但始终含情脉脉地看着徐含兰,最终仍乖巧地点了点头。

张东不知道林铃和徐含兰到底在聊什么,反正林铃那眼神除了哀怨外,还有一股醋劲,瞬间空气中充满几乎能把人融化掉的酸味。

「哟,洗干净了啊,刚才有没有做坏事啊?」左小仙妖媚地笑道,拉着张东坐在徐含兰和林铃的对面,色迷迷地扫视她们。

虽然不知道左小仙是在看风韵动人的徐含兰,还是让人特别想亵渎她的林铃,但眼里的淫劲比起张东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左小仙真是个女色狼啊!张东两眼一翻,虽然他也会偷瞄,但好歹还会装正人君子,但左小仙可就一点都不顾及这些,眼珠子直溜溜地看着,恨不得把人家的衣服都脱了,大概找几十个、几百个色狼过来都没她这么过分,这色性外露的性格,让张东都想跪拜她。

「我们这是正常的恩爱,哪算是坏事啊!」

林铃可没有给左小仙好脸色看,且看着左小仙和张东亲密的模样,更是吃起醋,粉眉顿时一皱,不过她实在不知道该替谁吃醋,是徐含兰?还是已经堕入情网的林燕?心想:按理说,身为妹妹的我看到这一幕,应该告诉姐姐才对,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我也没必要替兰姐吃醋,自己的醋劲都都没消呢。

「对对对,秀恩爱嘛,好羡慕哦。」左小仙放浪地笑道,朝林铃挤眉弄眼,气得林铃别过头不说话,这才悄悄地给徐含兰使了一个眼色。

徐含兰有点尴尬,不敢直视张东,又带着一股嫉妒的幽怨,不过看她面色潮红的样子,看来刚刚真的有做什么事。

此时张东一副傻乎乎的模样,实际上却把徐含兰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徐含兰,毕竟当着她的面和另一个女人这么亲热,确实很不应该。

这时看徐含兰和左小仙偷偷交流,倒是引起张东的注意,虽然从两人的表情中,暂时猜不出她们打算做什么,不过光是和这三个出浴的美人坐在一起,张东已经心生涟漪,冲动的欲火总在适当的时候干扰没必要的好奇心。

有鬼,绝对有鬼,她们不只瞒着我,还瞒着林铃。张东不禁猜想到底是什么事,却想不到是什么。

「这位没什么胸的小姑娘,还敢不敢继续喝啊?」得到徐含兰的暗示后,左小仙挑衅地看着林铃,故意挺了挺那饱满的酥胸,又鄙夷地扫了她胸前一眼。

「谁、谁没胸了!」林铃脸色一阵俏红,不过看了看左小仙胸前波涛汹涌,想回击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好啦,别闹了,冰块什么的都送来了,咱们继续吧。」徐含兰到底是护着林铃,见林铃有点羞窘,赶紧出面打圆场,毕竟人身攻击是没必要的。

其实林铃还不到二十岁,还有发育的机会,现在虽然比不上徐含兰和左小仙,但她的身材本就娇小可人,就算比不上她们,但目测最少是B ,搭配着她的身材,其实一点都不小。

张东心里暗暗为林铃叫冤,期待她能挺起胸,把衣服一脱,洗刷自己的冤屈,哪怕事实是比左小仙小,也不能示弱。

林铃气得小脸胀红,只是以她的口才实在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把脾气发泄到张东头上,道:「姐夫,还不快去弄酒,这边就你一个男人坐着,你好意思要我们动手吗?把酒弄得纯一点,今天不把这姓左的弄到桌子底下去,我誓不罢休!」

「桌子底下多没情趣啊,把我弄到床上吧,到时我有如一滩烂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喔!」左小仙妖娆地笑着,对着林铃抛媚眼,调戏道。

姐夫综合症发作,一想到林铃小姨子的身份,张东就一阵兴奋,笑着忙碌起来。

酒店已经将餐车送来,除了几盘算不上下酒菜的干果果盘外,酒壶和冰桶也一应俱全。

左小仙和林铃斗嘴的时候,张东便忙着调酒,徐含兰也凑过来帮忙,她一边拿起杯子清洗,一边满怀情愫地看着张东,两人没有对话,但对视中有默契,也有着难言的温馨。

过没多久,酒就准备好了,满满的一大壶,旁边还摆六斤的酒瓶,还真有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的架势。

杯子都倒满酒了,骰子也准备好了,林铃虽然知道怎么玩,不过她是菜鸟,徐含兰怕她输得太惨,便提议道:「要不我们二对二吧?我和铃铃一组,小仙和张东一组,每输两次就一起喝一杯,可以吗?」

「行,没问题。按照国情来说,我一个人就足够搞定你们了。」左小仙晃了晃骰盅,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挑衅了一句后,还朝着张东做出人家不情愿的表情,嗔道:「臭男人,一会儿没得玩可别怨我哦,她们两个实力太弱,不够看。如果你实在无聊,要不然就摸我吧!虽然当着人家的面很不好意思,但只要你开心,人家会乖乖地让你为所欲为,咱们也秀一下恩爱嘛!不过到时你只能摸我胸,别摸我下面哦,不然惹得人家春心大动,会分神的。」

这妖精!张东被撩拨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想:那还玩什么游戏,喝那么多酒会伤身体,你们不知道吗?赶紧和老子回房去泄泄火才是正道!为了健康着想,别酗酒,得多运动。

「骚货。」林铃闻言,脸都红了,不屑地呸了一声。

徐含兰也受不了左小仙的大胆,不过她倒没说什么。

「怎么样,敢不敢啊?」左小仙对于调戏林铃特别有兴趣,也不在乎林铃骂她,挑衅地看着林铃。

当然,左小仙挑衅的眼神中不乏一点色情的意味,扫视着林铃浴袍下若隐若现的春光和雪白动人的长腿。

「来就来,谁怕你啊!」林铃哼了一声,一副不服气的模样,也狠狠地回瞪左小仙,不过她是很纯粹的瞪,没有夹杂任何的色意。

林铃纯粹就是不喜欢左小仙,因为左小仙不只色迷迷地看着她,还这样看她的兰姐。

「来,开工啰。」左小仙狡黠地一笑,完全是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来,看我怎么赢你!」林铃受不了左小仙的激,一副气冲冲的模样。

骰盅大战开始了,果然林铃根本不是左小仙的对手,一上来就是输,即使偶尔赢一把,也拿到豹子之内的逆天好牌,不过次数少得可怜。

徐含兰倒是会玩,但和左小仙这种职业性的选手一比,根本还差得很远,即使偶尔赢左小仙,但在面对张东这种已经达到骗人骗己境界的老鬼时也是力不从心,输多赢少,输得真是惨不忍睹。

这根本就是一边倒的虐杀,张东和左小仙这样的组合,可以说完美演绎了什么是不要脸的玩法,十多把下来,他们只输了一把,喝着少得可怜的酒,都感觉像在解渴,林铃和徐含兰则喝得满脸通红。

不过在左小仙言语的刺激下,林铃一点求饶或结束的意思都没有,酒精上头、脑子一热,一副不死不休的豪迈样,倒是颠覆之前那文静可人的形象。

局势一面倒,林铃与徐含兰完全被压着打,这一个小时,她们接连跑厕所,连脚步都变得踉跄。

看着徐含兰和林铃的模样,张东不禁有点担心,毕竟这种喝法很伤身体,别的不说,这喝酒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下子就喝了两斤多,简直是杀人于无形。

又连输了十把后,徐含兰搀着林铃去上厕所,两人都是脚步虚浮,显然已经到了醉倒的边缘。

张东非常担心,不管她们有什么目的,但这么猛的喝法确实太伤身,他不禁心里一软,开始琢磨着这样做是不是不好。

「担心啦?」左小仙早就猜到张东的想法,妩媚地笑道:「放心,我一直有在控制酒的纯度,保证在她们不难受的情况下,让她们好好体验天旋地转的滋味,而且第二天还不会头疼。」

「嗯,我们玩几把吧。」

等的时间有点长,再加上一直赢,张东都有点口渴,所以张东和左小仙以切磋的名义,暂时内讧一下,毕竟对手实在太弱,左小仙已经赢得没意思,认真地和张东玩起来。

林铃和徐含兰显然喝多了,脑子迷糊,脚步踉跄,坐在沙发上后也不提开战的事情。

左小仙没有主动挑衅,林铃倒也不敢再叫嚣,和徐含兰依偎在一起吃着水果,看着张东和左小仙玩。

其实左小仙这是故意的,看似在给徐含兰和林铃缓冲的时间,但实际上也是在给身体吸收酒精的时间,张东和她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徐含兰和林铃已经很想睡觉,即使没有呵欠连天,但都在揉着眼睛。

见时机差不多了,左小仙这才回头看了徐含兰和林铃一眼,阴阳怪气地笑道:「哟,这就不行啦?不行就赶紧认输,和你兰姐去睡觉,别妨碍我和你姐夫的春宵。」

「谁……谁不行……了?」林铃面色通红,睡眼惺忪,语气中带着几分醉意,还有点大舌头,她明明已经快睡着,但一听左小仙的话,还是强打起精神,不服输地坐直身体。

徐含兰的表情有点茫然,满是水雾的眼眸柔情地看了张东一眼,拍了拍脑袋,强打起精神坐起来,轻声说道:「继续吧,我还行,虽然有点晕,但没那么醉。」「嗯,那继续吧!嘿嘿,如果有需要,姐姐可以适当地放一下水哦。」左小仙对林铃抛着白眼,虽然态度还是嚣张,但显然没那么咄咄逼人。

张东今晚一直很老实,没多说什么,或许是因为关系混乱,他怕言多必失,而且从这状况来看,徐含兰似乎是在刻意买醉。

张东一直以为左小仙是要把林铃灌醉,没想到连徐含兰都快倒了,心想:难道是放倒林铃后,我就可以和她们双飞吗?想到这里,张东顿时火气上涌,和两个美人的双飞夜画面瞬间浮现在脑海中,那香艳的滋味绝对是任何男人都忘不了,让压制一晚上的欲火不禁澎湃起来。

凌晨了,张东四人又玩了一阵子,果然情况还是一面倒,徐含兰已经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娇喘,但还是挣扎着将输掉的酒喝下去。

林铃也不好过,连坐都坐不直,只能用手扶着桌子,不甘心地瞪着左小仙,但那醉意迷茫的眼眸里一点威胁的意味都没有,反而带有几分朦胧,让人心生遐念。

左小仙又以一敌二赢了一把,这时徐含兰和林铃已经连坐都坐不稳。

似乎时机差不多了,左小仙摇了摇头,一副无聊的模样,打着呵欠说道:「算了,不玩了,你们太弱了,不是对手啊!」

「再……再来……我不信邪。」林铃揉了揉眼睛,身体一阵摇晃,尽管倔强,但确实已经不行了。

「不信也不行啊,看你们酒都快喝不下,有什么好玩的?你看,没一次喝完。」左小仙意有所指地看着还有残余酒液的杯子,语气看似轻描淡写,但带着挑衅,显然就是在给林铃设套。

「我……我能喝。」林铃立刻把酒喝完,又不甘心地看着左小仙,但她晃着头,视线已经模糊,连左小仙的脸都看不清楚。

徐含兰的状况比林铃好多了,尽管头也晕,不过没怎么说话,那有气无力的模样有着慵懒的妖娆,让张东看得色性大动,要不是碍于还有其他人在,他早就扑上去将她就地正法。

「玩点刺激的吧!」左小仙见林铃的意识已经有点迷糊,便在桌子底下悄悄地摸了一下张东的手,俏面一红,难掩兴奋地说道:「咱们玩五把,这次不只是喝酒,我们玩点别的,赌大点,你敢不敢?」

「赌什么?」林铃对于左小仙的挑衅一向是照单全收,现在她脑子已经懵了,说话时含糊不清。

「很简单。」左小仙深吸一口气,色迷迷地笑道:「如果我们赢了,你和兰姐就必须当着我们的面亲热,把衣服给老娘扒光,让老娘好好看看,如果我们输了,我和张东就当着你们的面亲热,不但你们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我们还会再把这一大壶酒喝下去。」

「这……」残存的理智让林铃面露迟疑,这时竟然是在一晚无言的徐含兰凑过来,一把搂住林铃的肩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道:「铃铃别怕她,如果输了,兰姐会让你舒服个够,如果赢了,我们就看着他们在我们面前出丑。」

张东顿时愣住了,因为这赌约怎么看似乎都对他划算,但徐含兰怎么也表现得那么热衷,以她的性格应该会排斥这种事才对。

或许是徐含兰的话起了作用,本就神志不清的林铃面色通红地嘤咛一声后点了点头,软软地靠在徐含兰的怀里,一脸温顺与陶醉。

林铃那软软的声音让张东觉得浑身一酥,但桌子底下在抚摸左小仙嫩白大腿的手却因为惊讶而停下来。

听着她们如此疯狂的建议,看着左小仙的兴奋和徐含兰的从容,再看着林铃羞答答又默许的态度,张东觉得脑子像是被雷炸了般嗡嗡作响,因为这样香艳的赌约,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在便宜他,今晚喝了那么多酒,竟然要玩这么疯,真不知道是她们太醉了,还是他太清醒。

张东觉得脑子一阵恍惚,一时间还有点回不过神。

「来啊,谁怕谁!」说着,左小仙故意摆出瞧不起林铃和徐含兰的态度。

林铃被左小仙的态度一刺激,立刻从徐含兰的怀里跳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次赌得太大,林铃看起来很认真,又带着几丝扭捏,那羞答答的眼神还不时瞥向一旁的张东,或许连她都在想这赌注是不是太疯狂了。

「我来!」一直表现得没什么精神的徐含兰这时竟然凑上来,一把抓过骰盅,朝着林铃温柔地说道:「这个兰姐比较熟,最后一把看我杀他个落花流水,好不好?」

「嗯!」林铃如乖巧的小猫般,亲热地依偎在徐含兰身边,还故作挑衅地看着左小仙,似乎是在宣誓主权。

张东则继续装作空气,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他点烟时手都在颤抖,因为他明明看到左小仙和徐含兰偷偷用眼色交流,心想:看来这一晚的局明显是在耍诈。

第一把确实让人跌破眼镜,因为左小仙在拿到一把好牌的时候乱喊一通,结果可想而知,肯定是必输无疑。

徐含兰如有神助般,连赢四把,林铃高兴得欢呼个不停,要知道她们憋屈了一晚,从没有连赢两把的时候。

左小仙虽然装作很懊恼,但嘴角却挂着一抹狡黠的笑意。

张东见状,看来左小仙是故意输的,毕竟像左小仙这种专业的人即使有失误的时候,但绝对不至于阴沟里翻船,以徐含兰的技术,想连赢她四把是不可能的。

林铃开心到不行,笑声就如同银铃般,刺激得张东觉得脖子一硬,血液循环都加快了。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徐含兰胜出,虽然不知道她们的计划是什么,但这种压倒性的胜利,不怎么醉的人一看就知道事有蹊翘,而林铃会开心成这样,是因为憋屈了一晚上,这时终于扬眉吐气,她高兴极了,自然没有察觉到。

林铃没察觉到的,还有一向知性温婉的徐含兰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大胆,答应这种赌约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因为不管输赢,能占到便宜的始终是张东,哪怕是左小仙输了也没半点关系。

「兰姐,我们赢啰。」林铃快乐地笑道,抱着徐含兰的脸亲了一口,尽管还有几分醉意,不过还不忘得意地看着左小仙,说道:「姓左的,愿赌服输可是你说的,赶紧把酒给我喝了,一滴都不许剩。」

哎呀,怎么感觉她像小人得志呢?要是左小仙不放水,输这么惨绝对是她们。想到这里,张东觉得汗颜,手却因为激动有些颤抖,因为他已经开始遐想着今晚的香艳场景。

左小仙轻笑一声,也没说什么,一边倒酒,一边朝着张东眨眼,又装作很委屈的模样说道:「完了,臭老公,我们得被别人看光了!哎,被人家占便宜的滋味真不好受。」

「我看你是很兴奋吧!」张东附在左小仙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耳边男人的热气让左小仙的脸红了一下,瞬间眼里蒙上一层迷离的水雾,再望向张东的时候,眼里尽是说不出的期待。

请续看《小镇情欲多》11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