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错欲》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天外飞星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错欲 错欲

    当楼道里的狗叫声响起的时候,郭楠刚刚把东西装好包。  那狗叫声在楼道里格外响亮,震的楼道嗡嗡作响,令人心烦意乱。等了一会,却不见消停。他凑到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一只小狗瞪着这边,跟有杀父之仇一样对着门狂吠不停,却不见有主人来牵。看起来又不像野狗,实在是令人讨厌至极。  他本来就不喜欢狗,此时更是觉得这狗碍事。堵着门乱叫,这下自己没法出门了。

    天外飞星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错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错欲》,是作者天外飞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楼道里的狗叫声响起的时候,郭楠刚刚把东西装好包。  那狗叫声在楼道里格外响亮,震的楼道嗡嗡作响,令人心烦意乱。等了一会,却不见消停。他凑到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一只小狗瞪着这边,跟有杀父之仇一样对着门狂吠不停,却不见有主人来牵。看起来又不像野狗,实在是令人讨厌至极。  他本来就不喜欢狗,此时更是觉得这狗碍事。堵着门乱叫,这下自己没法出门了。

《错欲》 第06章 免费试读

很快罗兰就下来了,被她一群昔日的大学同学围住无暇他顾,趁此机会郭楠若无其事的悄悄上了楼。

门锁对于他来说是小菜一碟,轻易就弄开了。

笔记本就在桌子上,但是郭楠随身没带闪存。无奈只好用手机对着显示器迅速拍了几张,快速完事之后,想走却走不了了,有俩人竟然上楼来了。门被他弄开了忘锁了,这俩人竟然进了会客室,郭楠因为没有开灯,这俩人以为屋里没人,开灯之后反手又把门关上了。

本来郭楠是用不着躲的,但是一看见来的人他突然意识到了什麽,赶紧藏进办公室的套间内,摒住呼吸,关了手机。

外面是乐瑛和林正南,郭楠不敢往外看,只能听,就听见男女亲吻和衣服悉嗦摩擦之声。果然不出所料,这熟妇果然和这个韩国俊男有奸情。

“会不会进来人?”林正南含糊不清的低声嘟囔,显然嘴正被别的东西塞着。

“没事儿,快点,你都想死我了……”乐瑛的声音饥渴而淫荡,接着两人似乎倒在了沙发上,沙发发出咯吱吱的皮革碾压声。

难道俩人竟然要在这儿办事?郭楠多在屋里没法儿出去。只好听着,就听见外面男人和女人性爱的喘息呻吟低沉急促,显然已经搞上了。接着亲吻喘息越发激烈,还有女人的浪叫声,叫的非常淫荡,但是声音压得很低。

“哦……哦……哦……大鸡巴给我……给我爽死了……爽死了……哦……哦……”

“穿这麽骚的性感丝袜……呼……操死你……操烂你的丝袜逼……呼……”

里面折腾得欲火雄燃,门外罗兰在门口听了一阵儿,脸上阵红阵白,她不知道里面俩人是怎麽进去的,难道自己刚才忘锁门了?但是她不敢进去打扰他们,只是默默的又下了楼,给郭楠打电话却发觉他手机关机。

跑哪儿去了?罗兰有些闷火。但是她不太敢离开楼梯口,生怕有人再上去,便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里面郭楠已经听了一会儿,没想到办公室里打快炮也能打这麽长时间,他怕时间长了自己会暴露,但是又没法儿出去,无奈之下只好悄悄把门开了一道缝,非常小心地往外面偷窥。

外面的情景香艳淫靡至极,充满了官能刺激感,看的郭楠当时就硬了。

性感的艳熟贵妇此时已不复高傲姿态,以非常大胆羞耻的姿态扶着沙发站着,紫色的裙摆被撩到屁股上,黑色裤袜包裹的美臀暴露在空气中,被脱下裤子的男人站着用赤裸健壮的下身从后面抱着顶着,一条黑丝美腿穿着高跟尖头皮靴蹬在沙发上,另一条笔直的绷着。

男人的上衣都还穿着,但是下身裸体,裤子皮带褪到大腿弯挂着,两只大手猛力揉磨丝袜裹着的肥臀和大腿,阴部贴在她屁股上耸动,能听见啪啪声,显然已经插进去了正在抽送。女人身子随之摇动,屁股也用力后坐,迎合男人的顶撞,俩人都有节奏的喘息着,喘得也是荡人心魄。

真是一幅充满官能刺激的场景,男女通奸偷情的下流淫靡体现得淋漓尽致。

林正南是乐瑛介绍进智信集团的,原来如此……俩人原来有这种关系,难怪不介绍别人介绍他。

不过这娘们也够胆大了,敢把自己的奸夫往自己老公的企业里塞,这几乎就是公然在羞辱自己的老公嘛。看来杨文波恨这女人不是没原因的。

而这一幕又恰巧让自己看到了,真是老天故意的。

自己正在做林正南的报告书,却让自己看到这一幕。

郭楠突然很想把这一幕拍下来,但是手机拍照有声音,他还不敢冒险多事。别人偷情关自己何事?再说乐瑛也不是好惹的,自己若是把这事写到报告里,必然遭到报复。

他又把头缩了回去。

没想到这林正南还相当持久,女人的呻吟喘息越发激烈,但是男人就是不射。屋里没开空调,闷热的情欲好像火一样熊熊燃烧。

他再次悄悄偷窥,却见林正南把女人上身抬起了来,两人紧贴在一起都站直了身子,乐瑛双腿分开,男人从后面站着肚子紧贴着她的屁股激烈耸动。女人的黑丝袜美腿绷得笔直,隔着连衣裙的两团乳房被男人只手揉搓不停,另只手使劲搓她包裹的大腿的丝袜。

这家伙真得很会玩女人……郭楠甚至感到惊讶了。

接着乐瑛好像发情的母兽一样掉转身子面对面搂着他狂吻,一条腿直接抬了起来勾住他的腰,整条黑色连裤袜的轮廓完全暴露,阴部磨蹭男人下体,姿态淫荡挑逗的难以形容。

男人顺势一只手兜住勾着自己腰的性感美腿,站着面对面又插了进去,硕大的肉茎只看到个大概就又消失在女人的两腿之间。

弄了不久林正南干脆把女人的另一条腿也兜了起来,乐瑛这美艳熟妇好像一条美女蛇一样缠住男人的身体,双腿完全悬空勾夹着丈夫以外男人的腰,身体悬挂在男人身上,双手搂着男人脖子,拼命扭动腰肢,同时淫靡的湿吻舌吻,那火热的姿态就像是想一口水把林正南吞下肚一样。

林正南显示出了惊人的体力,掐着她的两条腿把她抱起来顶在墙上,就这样凌空抱着干她,似乎都不费什麽力气。女人两条腿随着男人摆腰节奏而晃动着,时而放松时而勾紧。

郭楠无心再看下去了,开始考虑翻窗户。

隔着门也能听见肉体拍击声啪啪啪,女人呻吟的跟牛喘一样粗重,似乎快要来高潮了。接着就是重物砸落沙发的声音,然后是重力节奏冲击沙发发出的动静,大概是林正南把乐瑛压倒了沙发上最后猛干,女人哆嗦着好象长叹一样呻吟。

郭楠缩回头去,不知道这俩人还要搞多久。他实在是不可能再冒险等下去了,而且他们搞完了也不一定马上离开,万一谁过来看看里面自己就完了。他仔细看了看窗户,外面没有防盗网,就硬着头皮悄悄到了窗户边……

到了晚上十点多,终于人都散了。

林正南离开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绕到建筑后面去看了看,他刚才在楼上的时候实在拗不过乐瑛才在上面和她性交了一场,那种场合搞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实在是胡来,而且他后来似乎感觉到有种被偷窥的感觉,但是在完事了之后在套间里却没发现人,但是窗户没有上锁,不知是不是巧合。

郭楠目送乐瑛和林正南开车离去,心中一直在想这两人的关系和刚才那场淫乱香艳的性交。林正南显然是有所怀疑,但是幸好自己没有暴露。

罗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和保安交待了几句之后到了停车场见郭楠站在那里若有所思,过来问道:“想啥呢你?回家吧。”

“林正南和瑛姐到底是咋认识的你知道不?”

“不知道啊,你……你刚才上楼了没?”罗兰表情有些奇怪,突然像是想起啥似的很是紧张。郭楠一看就明白罗兰十有八九是知道乐瑛和林正南在她的办公室里到底干啥勾当,没想到她竟肯容忍这样的委屈,自己的办公室被别人当炮房,她还得帮着保密。

“没呀?我出去吃饭去了。你不知道她俩咋认识的?”

“我哪儿知道啊?你瞎打听这干嘛?”

但是罗兰似乎不太想八卦别人的事,装聋作哑就是说不太清楚,郭楠觉得她的态度有点奇怪。

“我先不回去了,我找杨文波还有点事儿,你先回去吧。”

“你还出去?几点啊?”

“就找他说点儿事,我肯定回来,你累了一天了先回去睡吧。”郭楠不耐烦的挥挥手,罗兰说了句可别太晚然后开车先走了。

接着郭楠找了个公用电话拨了杨文波的手机号。

尽管对于林正南和乐瑛的关系仍不能释怀,但是现在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就是那幅山王图,郭楠自觉必须尽快和杨文波见一面。如果是真的话,绝对可以当成自己的目标。李公麟号称宋画第一,他的画都是稀世奇珍,如果这一票可以成功,也许自己经济上的压力一次性就解决了也说不定。

十分钟后两人在花海游龙碰面了。

杨文波车上似乎还有个女的,但是郭楠看不太清。俩人在二楼找了张桌子点了几个菜和啤酒和一斤饺子,二楼人不多正适合谈话。

“山君图?你说真的?”等杨文波弄清楚郭楠来意时,反应之大吓了郭楠一跳,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容易稳定下情绪,拿着郭楠的手机左看右看,仔细观察照片,但是无奈像素不高,看得比较费劲。

“要是有原版的照片就好了,或者能让我看到实物就最好。”

“等我偷出来你就看到了。照片的话我媳妇儿电脑上有,数码照非常清晰,你想要的话我可以搞出来。我今天是没带闪存,所以临时用手机拍了几张。到明天我给你拷出来。反正到时候赝品仿制还需要这些照片。”

“别,你最好现在就去,闪存我车上有,电脑我车上也有,你媳妇儿电脑在哪放着呢?”

“店里啊。”

“那你现在去!快点快点!”出乎意料的是杨文波一反常态的催促,急的跟上坟抢孝帽子一样,郭楠无奈只好又跑了一趟。半夜值班的保安认识他,没有任何怀疑,很顺利就取得了照片,等回来就见杨文波坐立不安的急的抓耳挠腮。

“你干嘛,至于吗?”看着他急不可耐的在笔记本上仔细研究,酒也不喝菜也不吃,郭楠意外之余大概也感觉到了什麽,试探着说道。

“你懂个屁,你知道山君图什麽来头吗?”

“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李公麟号称宋画第一,他的画应该都是稀世奇珍吧。”

“不止,这画是乾隆皇帝的陪葬品,上面有苏东坡的题款,还有乾隆的御笔亲题和御玺,后来流传到民间不知所踪了,这在这个圈子里,几乎就跟传说一样,若有真迹出现,轻轻松松到七位数没问题的,说不定能几千万呢。”杨文波兴奋的脸都红了。

“你瞧,这题款,王安石的诗,苏轼的字。李公麟活着的时候正值神哲二宗变法改革时期,他与王安石、苏轼、黄庭坚等名人都是至交!”杨文波指着上面的提款放大了仔细辨认。

“壮哉非熊亦非貅,两目夹镜当路隅。横行妥尾不畏逐,顾盼欲去仍踌躇。卒然一见心为动,熟视稍稍摩其须。固知画者巧为此,此物安肯来庭除。想当般礴欲画时,睥睨众史如庸奴。神闲意定始一扫,功与造化论锱铢。悲风飒飒吹黄芦,上有寒雀惊相呼。槎牙死树鸣老乌,向文俯咬如哺雏。山墙野壁黄昏后,冯妇遥看亦下车。”

“这就是王安石的诗。”

“这还有乾隆的,你看,有他的御玺呢。乾隆最喜欢收集名画,收集完了还最喜欢在上面胡乱题款印玺,明明诗词水平还不怎么样,总喜欢到处炫耀。他题的这款其实是明代大文豪商辂的作品,大概是水平有限做不出来了,这下暴露了真实水平,干脆恬不知耻的拿来主义。你瞧。”杨文波用手指着仔细辨认,轻声朗读。

“壮哉于菟豪且雄,猛气不与凡兽同。吞牛食豹爪牙利,空谷一啸来天风。黑为文兮白为质,光彩斑斑炫晴日。妥尾横行不畏人,百兽满山皆股栗。渡河负子一何仁,衔符化石亦以神。藜藿因之不敢采,固知鸷悍无与伦。天生英物真奇特,庸史如林貌不得。此图分明意态新,绝似南山真白额。心闲气定神扬扬,眼如夹镜双瞳光。向非笔端巧如此,此物安得来高堂。卒然一见惊心目,势若负隅谁敢触。听之不闻声咆哮,但觉端端徒蹦躅。吁嗟此兽名山君,狐兔屏迹难为群。五云深处陪苍麟 ,余威自足清妖氛。”

“这要是真的,黑市上肯定有人接盘,就是按照行规打七折,大概也得两三千万呢。这一把要是成了,你就再也不用发愁了。”杨文波兴奋得直搓手。

“这画什么来头?你给我仔细说说。”

“孙殿英知道吧?”

“知道,就是挖了慈禧太后墓的那位。”

“对了,孙殿英号称东陵大盗,其实当初他挖的不止是慈禧的裕定东陵,连乾隆的裕陵一起都给拾掇了,这幅画就是这样流传出来的。”杨文波兴致勃勃地开始讲课,郭楠则边吃边听。

李公麟一生以画马出名,号称画马摄魂,能把活马画死,他画的五马图就在故宫博物院里挂着呢。但是其实在他辞官之后归隐龙眠山,就不再画马了,而是以画虎为乐。但那毕竟是晚年,故此画的不多,流传下来的更少。

传说他画虎,都不画尾巴。因为画了尾巴虎就活了。这一点跟那位“画龙点睛”的王僧繇可以相提并论。故此他画的虎都是秃屁股虎,尾巴都藏起来了。

乾隆的裕陵之中,这幅画就是陪葬品。

后来民国期间,军阀孙殿英自称孙承宗后人,打着为先祖复仇的旗号做了东陵大盗,无数奇珍异宝落入他的手中。结果东陵盗案天下大哗,各界舆论一致臭骂孙殿英,孙殿英为了打点关系,将无数奇珍异宝打点了当时国民党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要人,最终逃脱惩罚。但是这幅画他一直留在身边,后来赏给了亲信将领杨干卿。

中原大战之后,孙殿英曾经纵横中原的八九万兵马只剩二万多人,在山西阎锡山地盘上苟延残喘。为了养兵,孙殿英造假钞、贩毒品无所不为,严重扰乱当地秩序。阎锡山对于这个赖在自己地盘上不动窝的土匪头很是头疼。

后来九一八之后鬼子进攻热河,长城抗战爆发,阎锡山趁机保荐孙殿英出兵抗日,总算送走这个瘟神。而张学良为了排除异己,故意给了孙殿英所部四十一军编制,但是又不给补充兵源弹械。孙殿英明知有人故意让他送死,但是在山西寄人篱下的滋味也不好受,于是毅然率四十一军北上参战,最终迎来人生最大高峰。

与汤玉麟的望风而逃相比,孙殿英这个土匪将军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赤峰一战孙部与日军顽强血战十余日,重创日军茂木旅团,虽然最终仍不免败退,但是因其英勇抗日,全国上下一片敬仰称赞之声,孙殿英也因此声望大涨,成为“抗日将军”,而汤玉麟部下溃兵仰慕其声望也纷纷来投,结果真个是因祸得福。孙殿英所部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兵马实力暴涨数倍,同时声望也大涨,成为这场战争之中唯一的赢家。

国民政府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削弱孙殿英反而让他猛然壮大,于是改排挤为拉拢,何应钦试图诱使他去进攻冯玉祥的抗日同盟军,孙殿英不敢得罪何应钦,同时也不愿攻打抗日队伍留下骂名,知道这不过又是蒋介石的阴谋,于是在包头逗留不动。阎锡山眼见孙殿英兵强马壮已经有客大欺主之势,于是再次祭出送神大法,保举孙殿英为甘宁青三省屯垦督办,让其进军西北另创天地。

孙殿英此时夹在蒋介石和冯玉祥之间左右为难,眼见可以避开此两难选择,自然愿意,于是率领麾下大军浩浩荡荡开往西北准备另创基业。但是引起了在西北称霸的以马家为首的地方土豪势力的强烈抵制,青马、宁马宗族军事集团首领马步芳、马步青、马鸿逵、马鸿宾在空前强大外来压力之下被迫捐弃前嫌团结一致,最终与孙殿英在西北的戈壁滩上刀兵相见,此即历史上著名的“四马拒孙”。

战争初时孙军士气旺盛,一路高歌猛进,围攻陷落宁马大本营银川,但是老蒋和阎锡山断了孙部弹药补给,孙军攻势开始受挫,而马家军则开展银弹攻势,重金收买孙军将领,内外交困之下数万孙家军土崩瓦解,马家军于此战确立牢不可破的西北霸权。

四马拒孙之战孙殿英输的一败涂地,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杨干卿投降了马步芳,这副山君图从此就落在了马步芳的手中。

而马步芳经历此战之后,知道老蒋对他也没安好心,于是欲结外援自固,便同样盯上了和老将貌合神离的张学良。后来张学良坐镇西安指挥围剿红军,马步芳为了结交张学良,特意在张学良34岁生日送给他两样礼物,其一是一匹名叫“盖西北”的千里马,另一样就是这幅“山君图”。这幅画辗转又落到了张学良的手中。

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被囚禁,这幅画随着他辗转漂泊,后来不知所踪。张学良轻财好义,受他老爹影响身上有绿林义气,就有传说这幅画他是送给了身边的亲信侍卫人员,总之各种说法都有,但都是说这画是送给某人了,没有说这画被毁的,这种说法没有。

听到这里,郭楠说道:“对了,这林正南是韩国棒子,但是他说他爷爷年轻的时候在东北当过兵,还给张学良当过勤务兵。他爷爷不应该是朝鲜人吗?”

“很有可能,清朝的时候东三省就有很多朝鲜流民活动,到甲午战争时,东北的土匪绺子里面朝鲜马帮更是多如牛毛,据史料记载当时鬼子进了辽东之后清军败退,很多朝鲜土匪都被日本收编当了花马队,帮他们刺探清军情报。到了张家父子统治东北的时期,绝大部分土匪不分国籍被收编成了东北军。甚至后来林彪战东北的四野里面朝鲜籍士兵就有好几万人。要说张学良身边真有些朝鲜籍的侍从亲信,也是大有可能的。张学良这个人受他爹影响,喜欢绿林义气,并不太在意身边的人是朝鲜籍还是中国籍。”

“那么说,这还真有可能是真的?罗兰说了他找过两个专家鉴定过,都说有可能是真的。要是这样的话,可得抓紧。罗兰近期准备去北京找专家做鉴定,那小子下星期可能要回一趟香港,那时候是最好的动手时期。”

“下星期?!时间也太紧了吧。”杨文波很是惊讶。

“万一等到他去北京,肯定带着画走,到时候就没机会了。”

“这么点儿时间,恐怕做赝品都勉强,而且最近我也还有事。”杨文波皱眉。

“什么事儿能大过这个事,你自己也说了如果是真的,就是几千万哪。你自己想想吧。”郭楠此刻是铁了心要做这一票。

“……行行行,我答应还不行吗?就你的事儿是事儿,我的事儿就他妈不是事儿。”杨文波嘟囔着同意了,“我这就去联系人开工,我只能催他们尽量快,不过到底能不能按时完工我可不敢保证,到时候你等我电话过来拿货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