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智障男孩 智障男孩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更年期的黄蓉 更年期的黄蓉

    黄蓉近日老觉得面红耳赤,心情浮躁,身体也觉得有些不适;说有病吗,又不像;说没病吗,又总是感到不舒服。尤其使她难以启齿的是,她对房事突然产生了高昂的兴趣;对於这些转变,她不了解原因;限於身份地位,也无法找人倾诉。在这种情形下,自己悄悄的手淫,成为她宣泄的唯一管道。  手淫带给黄蓉很大的罪恶感,因为伴随手淫而来的,是千奇百怪的幻想;在这些幻想里,她背叛了郭靖,违反了伦常,甚至还极端的变态邪恶。虽然那只是幻想,但对黄蓉而言,那种销魂的快感,简直就跟真作,没什麽两样。手淫、幻想疏解了她的压力,宣泄了她高亢的情欲;

    智障男孩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更年期的黄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更年期的黄蓉》,是作者智障男孩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黄蓉近日老觉得面红耳赤,心情浮躁,身体也觉得有些不适;说有病吗,又不像;说没病吗,又总是感到不舒服。尤其使她难以启齿的是,她对房事突然产生了高昂的兴趣;对於这些转变,她不了解原因;限於身份地位,也无法找人倾诉。在这种情形下,自己悄悄的手淫,成为她宣泄的唯一管道。  手淫带给黄蓉很大的罪恶感,因为伴随手淫而来的,是千奇百怪的幻想;在这些幻想里,她背叛了郭靖,违反了伦常,甚至还极端的变态邪恶。虽然那只是幻想,但对黄蓉而言,那种销魂的快感,简直就跟真作,没什麽两样。手淫、幻想疏解了她的压力,宣泄了她高亢的情欲;

《更年期的黄蓉》 (十九) 免费试读

兀自发愣的贾英,见黄蓉起身穿衣,不禁大梦初醒的叫道∶“郭夫人,你干什麽?咱们还没完事呢!”

黄蓉笑道∶“不是说好了,等找到我那儿子女儿後,再说吗?”

贾英只是一时为娇憨作态的黄蓉所惑,真碰上性命交关的大事,他可一点也不含糊。他呃的一声道∶“你知道她们在那儿吗?”

黄蓉笑道∶“你不带我去,我哪找得到?”

贾英道∶“既然如此,你还是等咱们把帐清了,再去找吧!”

贾英坚持不肯让步,黄蓉也无可奈何,她心里暗想∶“难道真要让这怪胎占了身子?”

贾英再次催促道∶“郭夫人,你多耽误一刻,就迟一刻见到她们,你可要拿定主意啊!”

黄蓉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答话,施施然的脱衣上床去了。

背对贾英蜷曲侧卧的黄蓉,在贾英眼中,就如同一座丰盈神密的肉山。那浑圆硕大的臀部,连接着晶莹如玉的美腿,形成一道完美无瑕的弧线。贾英朝圣般的匍匐至肉山下,贪婪的在股沟中嗅闻。有了方才的经验,他不敢再慢条斯理的细磨,但眼前美妇的身体,实在是太令他着迷,因此他忍不住,还是从头到脚的快速抚摸了一遍。

放任贾英在自己身上肆虐,那种感觉真是心怪异,黄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孩童般身材的贾英,邪恶熟练的挑逗她敏感的部位,恣意妄为的诱发她的欲情。和这样的怪胎亲热接触,她内心实在难以接受,但身体自然产生反应,却也由不得她。这种矛盾的结果,反而激发出一种反常的亢奋;这种亢奋无关理性伦常道德,纯粹只是肉体情欲的饥渴。

贾英发觉身下的黄蓉,有了微妙的变化;她浑身发热,雪白的肌肤也泛起红潮;她的乳尖耸翘凸起,白嫩的乳房也愈形丰硕;但最明显的反应,却在她那迷人的肉缝。那儿湿漉漉的润滑无比,并且发出一股浓郁的女人香。

贾英对女人的心理了解不多,想法幼稚;但对女人的生理却是经验丰富、了如指掌,他知道黄蓉的身体已作好迎接粗大肉棒的准备。

贾英跪在黄蓉两腿之间,抚弄着那巨大的肉棒;他虎视眈眈的眼神充满淫邪肉欲,紧盯着黄蓉那蜜汁满溢的嫩穴。他分开黄蓉嫩白丰腴的大腿,兴奋的道∶“郭夫人,我要来服侍你啦!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欲罢不能,飘飘欲仙的!”

黄蓉只觉一团火热巨大的东西抵住自己的下体,向前直顶,她不由自主的两腿紧缩,夹住贾英瘦小的身躯。

黄蓉的双腿强劲有力,骤然一夹,真是软如棉,硬如钢;贾英身躯瘦小,又无法凝聚内力,被她猛力一夹,还真是差点断了气,他喘嘘嘘的道∶“郭夫人!你轻点!别急嘛!我这会就要进去了!”他说完话,便挺腰向前用力一顶。

鹅蛋大的龟头,顺利划开湿润的肉缝,但却在门口停了下来,无法再越雷池一步;贾英深觉诧异,复使劲向前硬挺,但仍是无法强渡关山。他满腔欲火,无法发泄,那根特异的阳具,憋的可愈发粗壮了!

黄蓉运气下阴,使阴道紧缩,贾英不得其门而入;但贾英接二连三的冲撞,却也使她难过异常。要知她先前淫水泛滥,已然动情,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如今她运气强封,本质上却是违反身体的正常运行,因此她潜在的欲念,也会自然的形成一股反扑的力量。更何况,贾英火热粗壮的阳具,还在她敏感的肉缝中挨擦呢!

贾英扛着黄蓉柔嫩丰腴的大腿,望着黄蓉硕大挺拔的乳峰,顶着黄蓉湿滑鲜嫩的肉穴,但却无法彻底攻占黄蓉的堡垒要塞;那股子懊恼,简直让他发疯。欲火烧得他犹如处身洪炉,他下定决心,要作一只扑火的飞蛾。

他不再强行攻坚,而是改变方向,将他巨大的阳具,顺着黄蓉滑溜的肉缝,作起平行运动。火热粗壮的阳具,在淫水的润滑下,顺畅的沿着股沟、阴户往复来回;如此不过数趟,黄蓉已是欲火如焚难以忍耐。

贾英体内也发生钜大的变化,他不顾一切的使出了天残门的密技“溶血销魂大法”。此法虽有传授,但亘古未有人用,盖此法一出,用者必将销魂而死,但贾英为何出此下策呢?

原来贾英根本不知郭襄、郭破虏姐弟的下落;那字条乃郭襄托丐帮弟子转送黄蓉,却於途中为贾英所获。贾英认为字条奇货可居,必有大用,因此便随身携带。果然黄蓉顾念子女安危,为其所欺,竟肯献身救子。但贾英也知道,销魂之後,自己如无法交出她姐弟俩,黄蓉必怒而杀之。既然难逃一死,那何不尽情销魂呢?

“溶血销魂大法”一经发动,人体潜能瞬间齐发,贾英全身穴道立解,神力油然而生。他全身青筋暴起,体温急剧升高,怒张的阳具更形茁壮,龟头也分泌出大量的黏滑体液。他两手使力,轻易的将黄蓉臀部抬起,火热滚烫的龟头,也如热火溶冰一般的,缓缓钻入黄蓉的嫩穴,黄蓉只觉下体被烫的奇痒无比,她猛的一个哆嗦,真气一泄,阴门自然的便张了开来。

从所未有的奇怪感觉,袭卷而至,黄蓉只觉贾英似乎变成了火人,而自己正被烈火无情的烧烤。烙铁般的阳具,突破障碍,深入黄蓉的体内,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使得黄蓉不由自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灼热带来的搔痒,是如此的强烈,黄蓉全身肌肉,都起了阵阵的痉挛。

痉挛引发连锁反应,黄蓉的“龙珠春水穴”迅即闭合,紧紧唆含住入侵的阳具;嫩肉中隐藏的龙珠,也旋来转去,刮擦贾英的龟头;贾英只觉舒服畅快,无法言喻,简直如同登仙。

此时黄蓉春水益发泛滥,由於她阴门狭小,内道深长,贾英又阳具粗大,春水不易泄出;在滚烫阳具加温下,黄蓉体内犹如产生一个小型温泉,那种暖在心窝的绝妙快感,使得一向端庄的黄蓉,也不禁舒服的浪了起来。

她双手不自觉的,想要搂抱男人,但贾英身材矮小,她却搂抱不着。她下意识的伸手乱抓,摸索到石床上的一张老虎皮,她猛地一扯,便紧紧拥在胸前。软滑的皮毛,磨擦着她白嫩的胸脯,带来异样的舒适感。她撕扯着皮毛,闭着眼将脸颊贴上去磨蹭;面部柔和的抚慰,配合贾英在下体强烈的冲刺,刚柔并济的快感,使她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

贾英望着黄蓉的媚态,心中觉得无比的满足。他打桩一般,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撞击着黄蓉的嫩穴,黄蓉丰盈雪白的大腿,也越伸越直,越翘越高,不停的向上蹬踹。

“噗吱、噗吱”的淫声,配上“嗯、啊、唉哟”间歇不断的娇喘呻吟声,使得贾英愈益兴奋。此时身下的黄蓉颤声连叫,身躯直抖,下体急遽的产生收缩;贾英见状,顺势加快抽插,下下直捅到底;黄蓉忘情的颠狂了一会後,长嘘了口气,身子便软瘫了下来。贾英“波”的一下抽出肉棒,黄蓉只觉下体空虚,真是说不出的难过,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贾英迅速翻转黄蓉的身体,“噗吱”一声,复行由背後深深插入,黄蓉又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方才的一声“啊”,充满了怅然若失的不舍感觉;如今的这声“啊”,却予人一种喜悦快慰的感觉。黄蓉只觉全身的感觉,完全集中於下体,贾英的肉棒就像火炬一般,点燃了她体内的火种,她整个人似乎燃烧了起来,化作无数快乐的火焰。

黄蓉简直成了永不餍足的荡妇,她无法离开贾英的肉棒。贾英以各种体位、姿势,疯狂的奸淫她,而她也放浪形骸疯狂的迎合着贾英。什麽郭靖、郭襄、郭破虏,完全被抛诸脑後,她只想紧紧夹着,贾英那根灼热粗壮的大肉棒。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攀上情欲的高峰,但贾英却越战越勇,始终未曾泄精。“溶血销魂大法”的威力,已一点一滴的发挥出来。

这“溶血销魂大法”,不但使施法者昂扬不倦,锐不可当;就是对承受者而言,也会产生强烈的催情促欲功效。此法施行时,男性阳具极度亢奋,除温度升高硬度增强外,阳具四周亦会渗出大量体液。此种体液,乃雄性基於传宗接代本能,於濒临死亡前所激发而出,因此具有强烈之催情功效。由於其系藉阳具交合直接进入女子下阴,故较诸一般春药,尤为快速有效。

黄蓉受其影响,欲火炽烈难消,她虽已经历了无数次的高潮,但高潮之後却愈形饥渴。丑陋的贾英,如今成了心肝宝贝,她死命的扯着他的头发,要他快速的抽插。

贾英如同要溶化一般,生命之火从他每一个毛孔奔腾而出,愉悦、舒服已无法形容他的感受,他已进入喜悦的空灵境界。黄蓉在他眼中越变越美,而越变越美的黄蓉,却在他胯下一再的婉转呻吟。几度在狂欢中昏厥的黄蓉,已逐渐无法承受这无止境的淫乐;她脸色苍白,张着小嘴,双眼似开似闭,一副黯然销魂的模样。此时,山洪在她体内爆发了!

历经八个时辰持续不断的狂欢,贾英的生命之火,已到了回光返照的尽头;他一挺腰,仅凭阳具,就将黄蓉的身体,挑了起来。精液如潮水一般的涌出,强劲、灼热、凶猛、快速、持久,黄蓉的身体在冲击下,发出一连串的颤动。那股强烈的快感,由子宫直冲脑门,由脑门又通达全身,无休无止,无边无际。

黄蓉的“龙珠春水穴”虽是万中选一的极品名穴,但也无法及时吸纳,如此大量的精液;黄蓉再度在极乐中晕厥。当她精神奕奕的醒来时,只见贾英缩成一团,萎顿在地。黄蓉一跃上前叫道∶“快带我去找她们!快啊!”

贾英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的道∶“郭夫人┅┅我就要死啦!┅┅她们姐弟很平安┅┅你不用担心┅┅我不能带你去┅┅了┅┅”

黄蓉又急又气,怒道∶“你怎麽骗人?你┅┅你又怎麽会这样?”

贾英苦笑道∶“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我是骗了你┅┅但俩姐弟确实没事┅┅郭夫人┅┅我虽然污了你的身子┅┅但你可并不吃亏┅┅我全身真元┅┅在交合中┅┅你都吸去了┅┅你会越来越年轻┅┅越来越美┅┅郭夫人!┅┅我死前┅┅再问你一句话┅┅你┅┅你┅┅你┅┅舒┅┅服┅┅吗┅┅”

黄蓉还来不及回答,他头一歪,没气了。

郭襄、郭破虏俩姐弟没料到黄蓉会发那麽大的火,吓得真想再回桃花岛,但黄蓉说什麽也不答应。过了几日,黄蓉取出字条问她俩∶“交给谁带回来的?”

郭襄不平的道∶“娘也真是的!收到字条,还发这麽大的脾气。我只记得,是背着四个破布袋的叫化子,叫什麽名字,我可不知道!”

黄蓉听了,暗暗叹了口气,心想∶“难道这是天意?”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