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买春遇到妹妹cdhengheng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买春遇到妹妹 买春遇到妹妹

    男主人公晓风,是一个幸运的男人,所以也是一个幸福的男人。用生命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人生给他安排了一个很会谅解他的妹妹、给他安排了一个很能自省的妈妈、一个很能给他圆梦的萧阿姨、一个很爱恋他的小希、一个很大度的爸爸和岳丈,所以他是幸福的。

    cdhengheng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买春遇到妹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买春遇到妹妹》,是作者cdhenghe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男主人公晓风,是一个幸运的男人,所以也是一个幸福的男人。用生命来说,他是幸运的,因为人生给他安排了一个很会谅解他的妹妹、给他安排了一个很能自省的妈妈、一个很能给他圆梦的萧阿姨、一个很爱恋他的小希、一个很大度的爸爸和岳丈,所以他是幸福的。

《买春遇到妹妹》 (9)【完结篇】 免费试读

粉色的墙壁上画着许许多多的可爱小熊,或吃着蜂蜜,或追着蝴蝶——我记得,这是我和芊芊一起为她的闺房细心挑选的墙纸,现在,却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变得旖旎。

「哥,大虎欺负我!」

这样的稚气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顷刻之间取而代之的确是那句「哥,你的鸡巴好粗哦」,着实让人迷乱。

子夜刚过,我正在妹妹的闺房里,抱着她赤裸的胴体,双手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胯下的鸡巴正全部埋入她的下体深处,火烫坚硬,龟头随着脉搏,一跳一跳的,似乎还在寻找胀大的可能。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和微微的呻吟,那呻吟也不知道是初夜的快感还是破瓜的痛楚,一时间我都有些怜惜。

而被这一幕弄得十分错愕的小希,正呆呆的反复打量着我和芊芊,似乎这眼前的一切让她十分意外却又感觉也是意料之中。

空气中弥漫的体液味道和芊芊身体传来的热感让一切都告诉我,这他妈的都是真的!

虽然小希曾经对我提过芊芊对我这个哥哥有着超乎兄妹的感情,但是我终究是半信半疑,进门上床之前都没有把芊芊视作我的猎物,甚至无视她的性别,在我眼里,她还是妹妹。而就在刚才,我也还在如闪回般的回想起,我们从小到大一起玩耍、打闹的情景,怎么一瞬间变成这样一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娘的,我该怎么收场啊?

小希的脸色变得柔和自然起来,她的目光似乎停在了芊芊的脸上,也许是在询问,也许是在等待,不过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她居然笑起来,双手去轻抚芊芊的脸,似乎在取笑她。

芊芊也拉起被角,不好意思的把脸藏起来,微微有些娇羞的模样,原来她也笑了起来,只是不敢笑得太过张扬。

看到这样峰回路转的情景,我被吓得半软的鸡巴又重新怒涨了起来,顶在芊芊粉嘟嘟的大屁股上,只是不敢再插进去。

芊芊被我这么顶着,身子不自在的往里靠,羞于和我的鸡巴接触,小希见了咯咯直笑,说道:「前半夜还那么饥渴的想男人,现在身边有了一个,反而又怕了!」

我抚摸着芊芊的肩臂,瞬间就领悟到小希的话,问道:「怎么,你们刚才磨镜子了?」

小希笑眯眯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怪不得等了小希几个小时都不见她来,原来又和芊芊两个人躲在房里假凤虚凰,还把芊芊脱个精光,让我误以为她是习惯裸睡的小希。而她们俩又是一样的丰腴有致,奶大臀肥,怎么不让人弄错!

芊芊听了小希的调笑,不服气的和她争辩道:「还不是因为你,听见妈妈房间里的动静,就受不了,害的我现在……」

话不说完,觉得更是羞涩,重新又把脸藏进被子里面,小希仍要说话,「可是……」

不过芊芊又探出头来,抢着说:「可是什么,刚才哥哥进来,又摸又操的,喊得可都是你的名字!你一定是先偷吃过了,小淫娃!」

这回芊芊理直气壮,不再蒙头藏羞。

「好啊,你还笑我,看我不收拾你!」

小希脸上一热,也不管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就要去掐弄芊芊,还不时对我使眼色,求我帮忙。

我看到她俩这幅模样,不禁乐得大笑起来,一把扳过芊芊的肩膀,让她正视着我,芊芊满脸通红,呼吸慢慢粗重,眼睛不由得眯起来。看来她似乎是任我摆弄了!

既然已经走出了关键的第一步,夺了她的处子之身,那接下来自然是顺水推舟,一干到底。

我还是第一次彻底的欣赏芊芊的身体,姣好可爱的眼眉自然不在话下,白嫩的皮肤绝对不输于小希,更重要是胸前的巨乳似乎比已经大的可怕的小希更为丰满,双手不可尽握,手感也是柔软异常,乳头也是粉白粉白的,保持着少女的色泽,平坦的小腹下是稀疏的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大腿浑圆白皙,肉感十足。

此刻,她在我眼里已经完全是一个女人的身份,一个可以任我操弄的女人。

我俯下身,轻轻的在她脸上吹着气,她微闭的眼睫毛一动一动的,似乎仍旧有些害怕,又似乎有些期待。

我微微一笑,轻柔的吻到了她的眉间,然后一直向下,眼睛、鼻子、嘴巴,最后又绕回了耳垂,芊芊似乎受不了我对她耳朵的进攻,身体迅速有了反应,呼吸变得更加混浊,双手也轻轻搭在我肩膀上。

我看方法成功,就一把握住了她的大奶子。上次摸她,还是在「俏佳人」的包房里,那一次有些巧合,而今天几乎是自动奉上,不可同日而语。芊芊的奶子入手柔软至极,犹如巨大的水袋,在我手里变换形状,粉嫩的乳头在我巧妙的刺激下变硬勃起,芊芊闭着眼睛,腰身微挺,胸口直往我手里送,我低头一口含住一只乳头,连同乳晕一起大口吸吮,吸得她只张嘴喘气,却叫不出一丝声音。

突然,我感觉龟头上一阵温热,似乎被手握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希正握着我的鸡巴快速套弄。

「不行不行,这么快,会射的!」

小希一阵发狂的撸我的鸡巴,差点没让我当场缴械。芊芊察觉道小希的动作,睁开眼取笑道:「怎么?小淫娃看得受不了啦?来抢我哥哥的鸡巴!」

这时的小希已经不想辩解,只是痴痴的看着我,眼神似乎在哀求我给她,那模样,清纯中透着浪荡和妖媚,看来她在一旁看得也心痒痒了。

我搂过她,在她嘴上使劲吻了一口,又在她的一对肥奶上搓揉了一番,暂时缓解一下她的渴望,安慰道:「等我把芊芊弄一遍,马上再来操你!乖啊!」

小希乖巧的点点头,然后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动作,居然跪在旁边,浅咬着食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让我一阵眩晕,差点没让她把魂都勾掉。这小妮子的床间媚术倒是越发炉火纯青了。

我知道此时已经不能再等了,摸摸胯下的芊芊,也是汪洋一片,根本不需要前戏。我轻轻拨开她的膝盖推到她胸前,扶着「大头娃娃」一杆进洞。

芊芊自刚才破处后,再一次承受我粗壮的鸡巴,肉穴顷刻被挤得没有一丝空间,我稍一用力的往深处顶一下,她就眉头一皱,嘴巴大张的只喘气,也不知道是我的鸡巴比较长,还是她的穴比较浅,还没有适应我的「体积」。

我试探的插了几次,芊芊都叫喊着「好涨好涨」。我只能让她弯曲的膝盖回来一点,这样就插得没有那么深了,不过对于初经人道的芊芊来说,已经足够。

看着妹妹在我胯下,乖乖的张腿让我操,心中一阵征服感油然而生。这时,小希也躺下来,靠在芊芊的身边,去扶摸她的脸颊。

芊芊捉过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耳根、脖子和乳房上抚摸,似乎很受用,原来她们在这方面还是很有默契的。我胯下加快了速度,芊芊也感觉快感加强,表情也变得既痛苦又享受。抽插了几分钟,芊芊突然弓起身子,尽力弯曲,一股淫水喷薄而出,烫在我龟头上。

我感觉不对,似乎自己也要射了,连忙往外抽,刚刚抽离她的身体,龟头便如同礼花点燃一般的突突乱射起来,一道道的浓精,一直飙到她的胸口、脖子和脸上。

其实在以前,很多新人在新婚之夜是很辛苦的,因为他们没有性经验,可能没有充分的前戏,新娘会羞涩抗拒,会干涩无水,初夜的经历并非总是美好,新郎是很累的。

即便是有了性经验的我,今晚伺候了一个不懂人事的小丫头,现在也是累的气喘吁吁,跪在芊芊腿间休息。

芊芊睁开眼,摸到嘴边的精液,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居然张嘴吞了下去,连同射在她身上其他地方的,她都一一吞下,最后盯上了我的鸡巴——还残留着精液的鸡巴。

芊芊起身爬过来,一口叼住我还没有软下的龟头,轻轻啜吸起来,还把龟头棱角也舔得干干净净,她还轻搓着我的蛋蛋,连最后一点余精也不放过。

我的鸡巴重新回到温暖潮湿的环境下,下面的蛋蛋也被她抚摸的异常舒服,疲劳的肉棒马上恢复了精神,粗壮的程度绝不亚于刚才。

芊芊最后在马眼上用舌尖轻挑了一下,弄得我差点叫了起来,然后对小希说道:「现在我把哥哥暂时借给你,你用完了可要还给我啊!」

死丫头,居然把我当芭比娃娃一样的「借」人!

小希点点头不答话,脸上已经是一片潮红,两只腿也已经张开,时刻准备着迎接我的蹂躏。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我也就不再过度怜惜,架起她的两条腿,扛到我肩膀上,深深的把鸡巴插到她的肉穴尽处,抵住她的子宫口使劲的揉。

小希可比芊芊放得开,每一次我的进入都会让她惨叫不已,自己不断的抓扯枕头又松开,样子很疯狂,把刚才羞答答挨操的芊芊看得目瞪口呆——原来做爱的时候也可以这样的恣意!

顶了几分钟后,我已经力疲,就换了方式,还是把她的腿推到胸前,又快又深的大力的操起来,似乎这样的方式小希很喜欢,我能感觉她肉穴里面的阴肉收缩,她还不时的挺起腰与我配合,每当我深入的时候,她居然还会磨一磨我的鸡巴,而不是昨晚在宾馆里那样简单任我摆布。

不过,我确实已经累了,求饶道:「要不你在上面吧!」

小希没有试过在上面,面有难色,我就补充道:「让芊芊扶着你!」

芊芊在一旁也早已看得眼热,一等我躺下就一手搓着我的鸡巴,不让它软下去——当然,多半是过手瘾,一手就拉过小希坐到我跨上。

肉棒重新插入那黏黏的肉穴,我和小希都同时吸了口气。小希很笨拙的在我胯上动着,有时还弄错了方向,多亏有芊芊在后边抱住她,才不至于失败。

体力恢复了几分,我见她们也累了,便让小希蹲起,就像平时小便的姿势那样,我弯起膝盖,搂住她的双腿,深吸一口气,腰部悬空,飞快的往上顶起来,发出「咵咵咵」的声音。

小希哪里受得了这样疾风暴雨般的抽插,淫叫声不断的被我撞击声打断,最后,伴随着一声尖叫,「啊……」

肉穴里如黄河泛滥,淫水横流。

其实这样的频率,我也受不了,只是一直忍住,见她已经高潮,我就不再强忍,趁着兴头,一泄如注。

一晚搞定了两个小丫头,算是超额完成任务,身体的畅快倒是其次,主要还是精神上的胜利感和满足感,我也不洗不擦,慢慢睡过去,隐约觉得有人用热毛巾在我胯下清理了几下,乖巧如斯,估计应该是小希,芊芊那傻丫头才不会这么心细。

半夜里,我又尿急醒来一次,发现我躺在芊芊的床上,小希和芊芊两个大奶子的小肉弹,左拥右抱,不约而同的都抓住我的鸡巴,生怕被对方抢去一般。我微微一笑,今晚,我和爸爸一样,都是两美相伴,艳福不浅啊!

窗外已经雨歇云散,路灯渐灭,拂晓初光。我被一阵隐约的隆隆声吵醒,仔细一听,似乎是楼下洗衣房传来的。我看看时间,不过才六点多,妈妈这么早在洗什么呢?

我忘了自己在芊芊的卧室,等走出门,一声不大不小的关门声才让我惊醒,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

走到楼下洗衣房,见妈妈正坐在洗衣机旁打瞌睡,洗衣机正「隆隆」的工作着。我轻声喊了一句:「妈!」

妈妈听见我喊,从梦中惊醒,一看是我,问道:「怎么起来的这么早啊?不多睡会儿?」

「啊,我听见洗衣机的声音,就下来看看。」

我指了指发出噪音的洗衣机,「一大早洗什么呢?」

「床单。」

妈妈一说出口,似乎觉得不合适,就又补充道,「你萧阿姨昨天吐了!」

我听了呵呵一笑,瞬间就识破了妈妈的谎话,这床单哪里是吐脏的,多半是和爸爸三人床上大战弄脏的,而且一句「萧阿姨吐了」,明显是说三人同睡嘛,真是欲盖弥彰。

我其实瞌睡也没完全醒,就坐到妈妈身边,贴着她。妈妈却很不自然,起身说道:「晓风,妈妈昨晚说过的话,你还记得么?」

我一阵错愕,不觉又回想起妈妈昨晚的话,说什么我们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我一点头,妈妈继续说道:「晓风,一直以来,妈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很茫然,即便……即便是和你那个的时候,也是浑浑噩噩的!」

我一声不吭,低着头,听着妈妈讲道:「你萧阿姨打从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长得真像你爸爸。我虽然知道,但平时确实是熟视无睹,不觉得有什么可以惊奇的地方,直到她给我药来迷奸你,我才发觉,我和你萧阿姨都能够在你身上找到慰藉,因为,你身上有你爸爸的影子……」

我突然抬起头,说道:「所以,我一直都是爸爸的替身,是吧?」

妈妈见我如此说,有些不忍说破,怕伤了我的心,低头不语。我看在眼里,坦然的说道:「没关系的,妈妈,一直以来,我都只是想宽慰你,暂时代替爸爸疼爱你,我并不想完全取代爸爸。」

妈妈见我如是说,突然抬起头看着我,满眼泪花,略带惊异,估计是没有料到我会这样想,我浅浅一笑,继续说道:「我对妈妈,一直是儿子对母亲的爱,不是兽欲。」

「真的吗?」

妈妈走近了几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略带哽咽的问道。

「嗯,所以爸爸一回家打电话给你,你和萧阿姨就如梦初醒的赶我出门,这个我能理解!」

其实,这些道理也是我刚刚才领悟到,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妈妈回到家后就和我保持距离,不再亲近。

妈妈见我完全没有芥蒂,高兴的说道:「是的,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我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岔开说道:「爸爸和萧阿姨呢?也起床了?」

「啊,你爸爸出去锻炼了,萧阿姨还睡着呢,你再去睡会儿吧,我做好早餐再叫你们。」

「不用,我去看看爸爸!」

说完便换身衣服出了门。

我出门没去别的地方,直奔街角的公园。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正在和一群晨练的老头在公园边聊天,边锻炼,见我来了,便和我坐到一旁。

「昨晚,你妈妈都和我说了……」

爸爸一坐下,开口便是这句话,把我说得找不着北,「是你萧阿姨开的头,爸爸不怪你!你也不要怪她们!」

此话说得我一身冷汗,一时间不知所措:「爸……我……」

爸爸沉稳的揽住我的肩膀柔声说道:「别紧张,是爸爸常年不在家,冷落了你妈妈,不过,也因为有你,她才没有寂寞难捱,红杏出墙。」

听爸爸的口气,并不是在训斥我做了错事,似乎还在表扬我在他不在的时候维系了一个家的完整与和谐,我试探的抬头看了看他,目光确实恳切,我暗暗舒了口气。

「所以,我决定这次带她们一起走。」

爸爸坐直了身子,深吸一口气,眉宇间的气势犹如一头雄狮一般的卓而不凡。

「什么,爸爸,你又要走了?你可才回来啊!再说……」

一听爸爸又要离开了,我有些不解。

「再说我们已经赚了那么多钱了,是吧?」

爸爸猜到我想说的话,「是啊,我们现在是很有钱了,可我从回来飞机上,到昨晚的睡梦中,都是那片美丽温暖的非洲草原,那里的人们热情、纯真、友善,虽然贫穷,却是世界上最值得相交的人,不过也因为贫穷,他们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我们这样的医生!」

说完,爸爸站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高大伟岸,他的话语这么有说服力,他的表情这么的坚毅,对此,我只能崇拜。

「那你和妈妈她们商量过了吗?」

我颇为伤感的说道,因为我知道,爸爸这一去,是不会带上我和芊芊的,即便我们要去,也是他们工作的负累。

「嗯,昨晚就说好了,你妈妈和萧阿姨当年可是我们学校的才女啊!不过,我还要办件事情才能走!」

「还有件事?什么事?」

爸爸笑道:「臭小子,当然是你的婚事!还在读高中的小丫头都给你骗上手了,有你老爸我的风范!」

说完一拳捶在我的肩膀上。

我假装吃痛,咧嘴尴尬的笑着,心想着怎么这个事情爸爸也知道了。

爸爸果然通晓我的内心,讲道:「你夏叔叔昨天晚饭后就和我谈过了,说小希昨天一激动就全告诉他了,好在你夏叔叔也蛮喜欢你的,要不然,我只有打断你的腿,才能给他一个交代!」

我又是一阵冷汗淋漓,怪不得昨天下午,小希爸爸两人看我的眼神那么地奇怪,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曝光了!

想必是小希说了不少我的好话,我才得以过关,要不然,严厉如小希爸爸那样的人物,还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他满意呢!

************虽然已经入秋,但W市依然酷热难当,挥汗如雨。我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精疲力尽在路上艰难的移动着脚步。

突然前方一个妖娆的声音喊道:「老公,快点,爸爸妈妈都催了好几遍了,我们已经迟到了!」

我苦笑的咧咧嘴,叫苦道:「老婆,我好累啊,让我歇一会儿吧!」

前面打扮得美丽无双的少女,一脸怜惜,正心软准备让我歇一会脚,突然被身边的女伴掐了一下,立马转了脸色,面带愠色的喊道:「死胖子,你也不想活了,快点给姐姐跟上!一步也不许停!」

一声河东狮吼,害的我连忙打起精神,勉力加快脚步跟了过来。

那美女喊完,面有忧色的看着身边的女伴,小声嘀咕道:「芊芊,非要这样吗?干嘛这样对他啊?」

「今天也算是你们办事的日子,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不然以后你进了我们家的门,就会受他欺负一辈子!」

说话的正是我的那个要命的傻妹妹芊芊,而另外一个和我老公老婆互称的当然就是我心爱的小希了。

芊芊自从知道我和小希要在爸妈与萧阿姨出国之前结婚后,脾气异常暴躁,就因为她也喜欢我,却碍于兄妹的关系,不能和我正大光明的结合,拿不到红本本。其实小希年纪也没到,红本本也没法拿,可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劝过芊芊好多次了,可她就是执拗不开窍,今天又想出这么个办法折磨我,让小希对我颐指气使,不给好脸色,说是今后嫁给我就不会受气。

话说回来,今天实际上也只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共同见证我和小希结合,让爸爸妈妈走的安心。

我一走近就十分不悦的埋怨道:「也不用这样对我吧!」

见我不高兴,小希一脸的不忍,又不好怎么责怪芊芊,满腹委屈,急得一时哭了起来。

这下就把芊芊给弄得慌了神,连忙劝她,又是赔不是又是讲笑话的,才让小希止住哭。大喜之前,哭可不吉利。

************入夜,W市的机场,广播里不时报道着航班的情况,我们一家人已经坐在一起三个多小时了,妈妈和萧阿姨不停的安抚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芊芊,同时又要叮嘱她要乖乖的,不要总给哥哥出难题;而夏叔叔,也就是我的岳父大人正和爸爸依依话别,虎泪纵横。

我搂着小希在这微寒的候机大厅里,蜷缩在板凳上,一句话也不说,就怕说了太多挽留的话,大家会更伤感;再者,非洲也不是什么蛮荒之地,我们以后也可以去看他们,不用搞得生离死别一样。

好容易目送着飞机远去的灯光,我叹了口气,回身便看见一脸沉闷的夏叔。

「爸,您去哪,我送您!」

自从那顿饭后,我和小希正式确立关系,对他的称呼也改口了,当然小希对我父母的称呼是没等吃那顿饭就开始改了,哄得我爸妈是心花怒放。

「不用,我有车,你们自己走吧!」

夏叔叔还是保持着长辈的口吻,「记住你爸临走时的话,做番事业给他看!还有,别欺负小希!」说完便自己先走了。

小希看着她爸爸离去,看着我说道:「老公,我们也回去吧!」

而此时,我正琢磨着做什么生意,忽然看到一个人的背影好像「俏佳人」的经理万晓姝,心中一动,呵呵一笑,讲道:「我们去『俏佳人』吧!」

小希和芊芊一听「俏佳人」三个字,脸「刷」的红了,似乎回想起往昔自己的幼稚行为,连声拒绝道:「不去,我们去那干嘛?」

我没止住笑,拉着她们二人的手,边往前跑,边喊道:「去做老板娘啊!」

夜,真美!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