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秘密春之望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秘密 秘密

    本文为【色城2011岁末征文·文心雕龙第四届(乱伦)】7号作品

    春之望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秘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秘密》,是作者春之望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为【色城2011岁末征文·文心雕龙第四届(乱伦)】7号作品

《秘密》 第12章 调教熟女护士长 免费试读

倪虹出生于本市一个普通的医生家庭,初中毕业后,成绩一般的她考入了一所卫生学校,五年后,父亲托关系将她安排到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二十一岁谈恋爱,二十四岁时结婚,二十五岁有了宝宝,她工作勤恳,活泼开朗,端庄大方,很是受病人和同事的喜欢,三十岁担任护士长,一直到现在,一眨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曾经温馨的家庭变得冰冷,丈夫变得陌生而可怕,儿子变得冷漠而任性,工作上也没有再进一步的空间,每天都重复着与昨天同样的事,有时候倪虹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多余的人,生活就像钟摆一样,一成不变。当爱情与家庭成为了一道阴影后,倪虹感到呼吸的空气都是冰冷的,她每日就在这冰冷的空气中孤独的行走。

曹医生的介入让倪虹的生命中多一些变化,她知道自己和这个年轻的医生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空虚与寂寞还是让她不停的往不受控制的轨迹上行进着,直到王鑫的突然出现。

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在倪虹心灵的荒野上燃起了一把火,他就如同狂风一般,卷着烈火将所有阻挡他前进的东西都烧成灰烬,而倪虹心底的冰冷却也因这股烈火而变得温暖起来,她重新呼吸到了热乎乎的空气,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震颤。

二十几年来的生活画面在倪虹的心中一一掠过,她发现竟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唯一让她牵挂的儿子,也对她不理不睬,不由的心中发苦,暗道:我这个母亲做得可真失败啊,不,连我的人生都是失败的。

王鑫激吻着对方,忽然发现她身子猛地颤抖起来,一抬眼,却发现倪虹面色大变,从风骚冶艳突然变得如丧考妣,不由大奇,心知她定然是陷入了魔障,一把抱着她的肩头,低声爆喝道:「倪虹,想什么呢!」

倪虹啊的一声惊醒过来,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回过神来,想到刚刚脑海中的幻境,忍不住迷惘的问道:「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好失败,我的丈夫不爱我,我的儿子远离我,我没有事业,也没人关心我,我就像一潭死水,活着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王鑫使劲在她肩头一捏,捏的女人吃痛叫出来,这才冷笑道:「那是以前,哼哼,从今天起,我会关心你,爱护你,是你唯一的依靠,你的事业就是伺候我,让我开心和快乐,我开心你便开心,我快乐你便快乐,明白吗?我就是你的天,你的主人。」

倪虹脑子嗡的一声响,呢喃道:「那我是什么?」

王鑫笑着把手探进倪虹的护士服里,把另外一枚奶子也淘出来,用力一捏奶头,笑道:「当然是我的女人,我的奴隶。」

倪虹本能的抗拒道:「我不要做奴隶。」

王鑫闻言又使劲捏了一下,喝道:「做奴隶有什么不好,什么事情都不用想,不用愁吃,不用愁穿,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安排好,每天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生活,难道你不喜欢?」

倪虹听到这,无言的摇摇头,说道:「喜欢。」

王鑫见她有些迷惘的样子,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脸颊,笑道:「只要你服从我,这样的生活唾手可得,你丈夫抛弃你,是他有眼无珠,我喜欢你,自然会宠着你爱护你,除非你不听话。」

倪虹赶忙叫道:「我会听话的。」

王鑫一把捂住她的嘴,喝道:「小声点。」

倪虹连连点头,王鑫这才松开手,笑了笑问道:「现在想通的没?」

哪知倪虹连连摇头,一把抱住王鑫说道:「主人,我不想去想了,反正我是你的奴隶,这些事情便交给主人去操心吧,嘻嘻。」

王鑫不禁莞尔,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入了戏,心知这是女人在选择逃避,不过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反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一拍,笑道:「那还不赶快服侍我,主人都快憋死了。」

倪虹红着脸捂住屁股点点头,王鑫这几下可都没留手,屁股和奶子上还隐隐作痛。

「主人,你想让我怎么服侍你?」

倪虹笑吟吟的问道。

王鑫一把将鸡巴掏出来,命令道:「帮我舔。」

倪虹二话不说便跪了下去,握住杀气腾腾的大鸡巴,一张嘴便含了进去,她此刻已经被王鑫初步洗脑成功,正是最听话的时候,不顾鸡巴上的异味,用力抵到喉间,然后前后移动头部,用嘴巴套弄起少年的鸡巴来。

果然不愧是练习过的专业水准,倪虹的口交技术远非柳玉洁等三人可及,她的嘴巴又大,唇肉又厚,口交起来非常方便,而且极为舒服,喉咙几乎能把整个鸡巴都吞进去,喉头不停的摩擦着龟头,施展深喉绝技,把王鑫爽得连连低吟。

王鑫看着跪在地上帮自己口交的倪虹,一脸如痴如醉的模样,心中暗赞:没想到这个半老徐娘竟有如此本事,看来刚刚在小树林里根本就是在敷衍我。想到这儿,他忍不住起了报复的心思,当鸡巴再次全根没入后,他突然抱住对方的头,把鸡巴就停在对方的喉咙里,将她的头死死的按在胯下,爽得他全身颤抖,大赞妙不可言。

一直过了十多秒,王鑫才放开倪虹,把鸡巴抽出来,看着她扶着楼梯扶手干呕不止,蹲下身子,搂住女人,在她倒垂的奶子上用力揉搓了几下,笑道:「舔的不错,我很喜欢。」

原本心中有些哀怨的倪虹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娇媚的瞪了主人一眼,撒娇道:「刚刚差点被主人弄死,吓死我了。」

王鑫见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发嗲的模样,倒也别有一番异样的风情,便揉着女人的大奶笑道:「我怎么会舍得弄死你这等尤物,你老公真他妈的不识货,白白便宜了我。」

倪虹听主人爆了句粗口,心中大是解气,迎合笑道:「他呀,天天就知道玩外面的女人,一到家里就装死,哪像主人这般强壮。」

王鑫笑道:「我也有其他女人的。」

倪虹闻言面色微变,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知道的,晚上小树林那个嘛。」

王鑫扳过女人沉下去的头,笑道:「干吗突然垂头丧气的,嘿嘿,要不我们玩个赌局如何?」

倪虹奇道:「什么赌局?」

王鑫拉着她的手握上自己的鸡巴,笑道:「如果你能单独让我射出来,我以后就只宠你一个。」

倪虹眼神一亮,笑道:「真的?那你可输定了,小树林里你才射了一次。」

王鑫摇摇头,笑道:「那是因为时间紧,随便玩玩的,而且你又不是一个人,为了公平起见,我事先警告你,你的胜算微乎其微。」

倪虹眼神一转,想了想笑道:「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吗?」

王鑫笑道:「只能用你的身体。」

倪虹笑道:「那是当然。」

王鑫点点头,说道:「既然是赌局,自然要有赌金,你如果输了怎么办?」

倪虹装出一副可怜相,说道:「我都是你的奴隶了,还有什么能赌的?」

王鑫想了想,笑道:「也是,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就得一辈子乖乖的做我的性奴隶,不要再有任何逃离的想法。」

倪虹听得面红耳赤,娇笑道:「呵呵,只要主人对我好,关心我,爱护我,我便一辈子乖乖的做你的性奴隶又有何妨。」

说着,她按住王鑫放在自己奶子上大手,用力的揉了几下,满脸春意的望着对方。

王鑫见她如此知趣,原本存着玩玩她的念头愈发的淡了,真心生出几分喜欢来,点点头,笑道:「那你岂不是真没什么赌金可以赌了。」

倪虹想了想,突然惊喜道:「主人,我还有一个赌金,嘻嘻,你一定喜欢。」

王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说来听听。」

倪虹笑道:「如果我输了,便送一个女警给主人当性奴隶,如何?」

王鑫不信,笑问道:「女警?你有这个本事?」

倪虹勾着男人的脖子,笑道:「当然,而且还是个老处女呢。」

王鑫来了兴趣,揉着倪虹的奶子说道:「有点意思,给我仔细说说。」

倪虹兴奋的点点头,说道:「那女的是我丈夫的妹妹,比我小三岁,以前是市刑警队的,还是副队长呢,五年前调到了文海区女子交警大队担任大队长,跟我关系非常好。」

说到非常好的时候,她嘿嘿的笑起来。

王鑫没管她笑什么,反问道:「三十九还是处女?你骗我吧,莫不是长得特别丑?或者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婆?」

倪虹笑道:「才不是呢,一点都不丑,她可是刑警队的警花,即便是交警大队这边,也是排的上号的大美女,比我漂亮多了。」

「真的?」

王鑫笑问道,「你已经跟明星差不多漂亮了,比你还漂亮,我不信。」

虽然明知道主人的甜言蜜语,倪虹的心却还是忍不住快速跳动了几下,欣喜的讨好道:「如果难看我会推荐给主人吗?而且她身材特别好,跟我个头差不多,胳膊和大腿上稍微有点肌肉,不过不明显啦,绝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王鑫点点头,问道:「那怎么一直没结婚?性冷淡?」

倪虹笑道:「才不是,她呀,私底下骚得很,不过表面上冷冰冰的,年轻时候眼光高,很多人都看不上,看上的吧,人家男的又受不了她的身份,刑警嘛,天天打打杀杀的,哪个男的受不了,她往交警大队调就是为了能把自己嫁掉,只可惜她一来年纪毕竟大了,二来刑警当时间长了,臭脾气改不掉,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能把一般人吓死,哪里有人追啊,一天天就这么荒废下来了。」

王鑫笑了笑,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拿她做赌注?她可是警察啊。」

倪虹嘿嘿笑道:「当然,警察有什么关系,她怎么说都还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很饥饿闷骚的女人,主人,你的鸡巴这么厉害,一定能把征服的,相信我,我跟她的关系非同一般啊,嘿嘿。」

王鑫这才注意到怀中这个女人笑声中的古怪,问道:「你笑的怎么这么奇怪?」

倪虹神秘的笑道:「主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吗?」

见王鑫摇头,她轻笑道,「我这个小姑为人冷冰冰的,但也是个有需要的女人,我这些年被她哥哥冷遇,她也过意不去,时常来看我,后来我们就……」

王鑫见倪虹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催问道:「就什么啊?」

倪虹不好意思的笑道:「就互相慰藉呗。」

王鑫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两个熟女在床上翻滚的场景,丰满的奶子两两相抵,雪白的玉腿交织缠绕,股间相触,阴唇互擦,嘴唇贴着嘴唇,舌头缠着舌头,一想到这个场景,鸡巴顿时更加硬胀,虽然母亲偶尔也和阮玉珠两两相抵,让王鑫玩叠叠乐,可是她俩不是同性恋,每次都显得有些尴尬,玩起来总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若是真能把倪虹的小姑搞上床,两个百合倾向的女人搞在一起,他再搞她们两个,嘿嘿,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刺激。

倪虹的手一直放在男人的鸡巴上轻轻的套弄,顿时便察觉到了,心中暗乐,笑道:「主人,你莫急,有我在,一定会马到功成的,而且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前不久丈夫刚刚去世,是我的同行,在市妇幼保健医院做护士,主人若是想要,我也尽量帮你搞定。」

王鑫的鸡巴已经表明了他的意思,肿胀到了极点,他还没碰过双胞胎呢,如果能搞定这对双胞胎姐妹,那种感觉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爽法。他对倪虹笑道:「你这么卖力帮我找女人,是不是想得到什么好处啊。」

倪虹吃吃的笑道:「我只要主人的大鸡巴,小树林里的那次实在是太爽了。」

王鑫大喜,笑道:「这实在是容易不过,我会用鸡巴把你的骚屄填的满满的,让你无时无刻不想被我肏。 」倪虹喘着粗气,猛地咽了口口水说,说道:「那么,主人,我们的赌局开始吧,如果你输了,姐妹花可就没了哦。」

王鑫在女人的奶子上啪的用力拍了一巴掌,笑道:「骚货,你半分胜算都不会有,嘿嘿。」

倪虹的奶子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这股疼痛让她铭记着自己性奴的身份,消减了背叛母亲和妻子的双重身份后的负罪感,精神上轻松了许多,畅快的呻吟了一声,竟是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连忙托起自己的乳房,挤出一道诱人乳沟,急促的媚笑道:「主人主人,你刚才那下打的我好爽,能不能再打我几下。」

王鑫一愣,原本都已经要拔枪上马了,没想到倪虹居然提出这种要求,家里的三个女人可没这个嗜好,阮家母女更是被打得怕了,哪里会觉得被打了还爽,他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再打几下?」

他刚刚在倪虹奶子上那些可没不是轻轻一怕,力度挺大的。

见倪虹连连点头,一脸兴奋的模样,王鑫忍不住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说道:「你莫不是发烧了吧,尽说胡话。」

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倪虹白皙的奶子上,印着一个鲜红的掌印。

倪虹兴奋的咬着下唇,使劲摇摇头,也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觉,最后干脆撒娇道:「求求你别问了,主人,打吧,虽然有点疼,真的好舒服。」

王鑫见她神情好似不是作伪,而且看着她穿着凌乱的护士服,捧着奶子撒娇发嗲的样子,实在是太刺激眼球,便轻拍了一下以作示范,哪知倪虹却满脸哀怨道:「主人,打得太轻了,没有感觉。」

王鑫还不知道这世上竟还有人喜欢受虐,他对家中三女的相处之道都是宠爱有加,以欲生情,却没见过倪虹这般,好似打她反而高兴,忽地想起金庸小说中建宁公主被韦小宝鞭打反而高兴的事情,心道莫不是倪虹也喜欢这道道,人心里都是暴虐欲望的,既然倪虹主动送上门,王鑫也忍不住跃跃欲试,手指都有发痒了,兴奋的鸡巴硬的笔直,笑道:「好,你这个贱奴,看我怎么惩罚你。」

倪虹听到少年口出恶言,心中竟然也是感到暗爽,交替揉着自己的两枚大奶,讨好的笑道:「好啊,主人,快来惩罚贱奴,虹奴罪孽深重,便是被主人打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罪有应得。」

王鑫嘿嘿冷笑了两声,甩手一巴掌甩到对方的左乳上,打得她乳房乱颤,嘴里骂道:「贱奴,这一巴掌是惩罚你背夫偷汉的,该打。」

倪虹面上浮现出痛苦和愉悦交织在一起的神情,听到主人的话,连忙点头,喘着气呻吟道:「啊啊,爽,好爽,主人,虹奴是个背叛了家庭的贱女人,该打,死命的打,求主人再惩罚我吧。」

王鑫又一巴掌甩到她的右乳上,骂道:「贱货,这一巴掌是惩罚你没有身为母亲的廉耻,嘿嘿,你看你现在这副捧着奶子的骚样,若是被你儿子看到了,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倪虹哀怨的看着主人,听到他提及唯一牵挂的儿子,强烈的羞耻心和快感涌上心头,刺激的她乳头硬挺,哀声道:「主人,虹奴不是个称职的母亲,该罚。」

王鑫第三次甩上巴掌,又在她的奶子上印了一个掌印,笑道:「看在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的份上,虽然你淫荡又下贱,但是我还是勉强收了你做性奴吧。」

倪虹这会儿那还有什么廉耻可言,兴奋的连连点头,高兴的说道:「感谢主人收留,我一定痛改前非,一心一意的侍奉主人。」

王鑫嘿嘿的笑道:「痛改前非就不必了,我喜欢你淫荡又下贱的骚样,不过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对待主人要忠诚,如果让我发现你还跟其他男人有交集,到时候别怪主人狠心。」

倪虹赶忙伏下身子,趴在地上表忠心道:「主人,虹奴发誓,今后只忠诚于主人一人,绝无异心。」

乳头触及到冰冷的地面,一丝丝凉意涌上心头,竟让她感到无比的快慰。

王鑫用脚抬起她的下巴,笑道:「只要你忠心于我,我也必不会亏待了你,我会用你最渴望的大鸡巴肏烂你的骚屄,用主人的精液浇灌你的阴道,用你最淫荡的嘴巴舔主人的脚丫子。」

这些充满了淫荡恶念的话语从王鑫的嘴巴里说出来时,他自己也有些惴惴不安,原本是只打算说不会亏待了她,后面的话却是忍不住冒出来的,说完后也不知倪虹会是什么反应。

哪知倪虹听完,竟然是半点反抗都没有,一把抱住王鑫的脚,顺手将运动鞋扯掉,把他吓了一跳,只见倪虹完全不顾运动鞋捂出的脚汗味,脱掉主人的袜子,一口就把他的五个脚趾头都含进了嘴里,用灵巧的舌头舔着他的脚趾,像口交似的的把半个脚掌放在口中来回吞吐。

王鑫哪里见过这个阵仗,身体的刺激还是其次,精神上的刺激却是爽的无加以复,原本以为老天爷送下母亲和阮家母女陪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但现在看来,估计老天爷上辈子欠了他不少人情,这辈子非要让他爽死才能弥补的了。

倪虹的这个举动,彻底扭转了他在王鑫心中的不佳形象,也许她不会是王鑫最爱的女人,但绝对会成为王鑫最喜欢玩的女人,在这个四十二岁的中年女人身上,王鑫可以毫无顾忌的发泄心中的任何负面欲望,让他内心的躁动和暴虐有一个发泄的渠道,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性玩具。

王鑫不想对倪虹谈情,倪虹也不需要主人的情爱,做为一个背德的妻子和母亲,从接受周医生引诱的那天起,在享受刺激的同时,也背上了沉重的道德枷锁和心理负担,及至今天晚上被王鑫半逼半诱的成为性奴,这些压力得到了宣泄的渠道,此刻她感到异常的轻松,一扫过去十多年来的积郁与烦闷,连带着对王鑫更加感恩戴德,忠心大增,只是再想回到以前那种安于平淡的生活怕是再也不能了。

倪虹倒也是个性情女子,四十二岁的她已经把宝贵的十年青春浪费在空虚寂寞当中,如今丈夫不爱,儿子不亲,她对原来的那个家庭已经是没有多少可留恋的,实在不愿再把余生也耗进去,与周医生的暧昧只是图个慰藉,但王鑫的凭空出现,却是将她彻底征服,在这个强势到有些霸道的少年面前,她完全掀不起反抗的念头,反而是沉迷于肉体的欢愉中无法自拔,日渐沉沦,心甘情愿的做起性奴来。

人心难测,之前倪虹还高举着反抗的旗帜企图逃跑,可现在,怕是王鑫用鞭子抽,她也会死乞白赖的缠着他,而且为了讨好主人,她不惜用尽一切的方法,让素来爱洁的她,抱着一个臭脚丫子舔来舔去,这在以前根本是让她无法想象的事情,但现在,她做起来却是甘之若饴,仰起头,一根一根的舔着主人的脚趾,用舌头清理着脚趾缝隙中的污垢,仿佛在品尝美味的冰淇淋一般,舍不得放过一丝一毫,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主人,看到主人满脸的兴奋和鼓励,她的心也跟着快乐到了极点。

「老公,对不起,既然你不疼爱我,不怜惜我,反而冷淡我,嫌弃我,那我就去找主人,他会宠我、爱我、怜我,我说对不起,因为我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我即将做的,是在给你带绿帽子,嘻嘻,你给别的男人戴了那么多顶,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带啊,哈哈,我会用你懒得碰的身体去讨好主人,从今天起,我把我的嘴巴、奶子、屁股和骚屄都奉献给主人,让他摸、让他玩、让他捅,哈哈,我是主人最乖巧的性奴,最淫荡的母狗,最忠实的女仆,主人,请您尽情的作践我吧,捅烂我的嘴巴和骚屄,捏爆我的奶子和屁股,虹奴会永远忠诚于您,哦,我的主人。」

倪虹在心底疯狂的叫着,呐喊着,嘴巴更勤快了,把主人的脚丫子舔得干干净净后,便将它放入自己的双乳之间,踩压起自己的乳房来,同时嘴巴又含住了主人的鸡巴,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

此时此刻,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里,一间普通的宾馆内,一男一女正在床上翻滚,男人约莫三四十岁上下,颇为英俊,有着中年成熟男性特有的风度,只是身形消瘦,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此刻正把胯下的女人插的嗷嗷直叫。

这个男人正是倪虹的老公,出差到这里才两天的时间,就从网上勾搭了一个女网友,对方的老公在单位值班,他就把这女的约出来,大肏特肏,虽没自己的老婆长得好看,身材也差一些,骚屄更是松垮垮的,但胜在新鲜,而且够骚够劲。

捏着女人的奶子,倪虹的老公屁股耸动了两下,把精液尽数喷到了保险套里,女人满足的呻吟了一声,笑道:「真爽,哦,好老公,你真棒。」

倪虹的老公得意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捏了几把,笑道:「我在这边还要待半个月左右,过两天我再约你。」

女人兴奋的点点头,说道:「好啊,我老公正好后天出差,到时候来我家玩吧。」

男人点点头,笑道:「你他妈真骚,我喜欢。」

两人嘿嘿笑着又抱做一团,倪虹的老公提枪上马,享受着给别的男人戴绿帽的快感,却浑没想到,此刻自己的老婆正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做着比身下这女人更淫荡百倍的事。

王鑫的鸡巴被倪虹舔的硬涨到了极点,憋得有点难受了,口交虽然爽,但还是远不如肏屄来的痛快,用脚在女人的奶子上踩了两下,拨动着她的奶头说道:「告诉主人,你的骚屄潮透了没。」

倪虹含着鸡巴点点头,手探到胯下,然后又点点头。

王鑫把鸡巴拔出来,用手撸了两下,满手都是女人的唾液,倪虹见状,连忙伸出舌头,把王鑫的手舔干净。

王鑫笑着捏了捏女人的脸颊,笑道:「好知趣的骚货,我真是越来越舍不得放你走了。」

倪虹笑道:「主人,我哪也不去,就陪在主人身边。」

王鑫笑了笑,没有接话,他的意思是想把这个性奴带回家,每天肏,只是她毕竟有家庭,这个想法短期内很难实现了。

王鑫蹲下身子,手伸到护士服的下面,往里一探,内裤果然是已经湿透了,把内裤的裆部往旁边扯开,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深深的没入湿淋淋的阴道中,倪虹陡然遭到入侵,身子一阵颤抖,顿时发软倒在男人的怀里。

王鑫嬉笑着用三根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抠挖摸捏,弄得倪虹红霞遮面,淫水横流,听着女人越来越浓重的鼻息,他才得意的把手指拔出来,放到倪虹的嘴边,倪虹似嗔似媚的看了少年一眼,乖乖的伸出舌头舔去手指上的淫水,一开始还有些畏缩,但两下一舔便浑然忘我了,捧着王鑫的手,一根一根的唆着他的手指,性感撩人至极。

王鑫看得有趣,干脆又把手指插进女人的阴道里,搅弄一番后,又把手指塞到女人的嘴里让她吮唆,如此又弄了两次,倪虹哀怨道:「主人,虹奴虽不讨厌这样,但是虹奴的身体已经很难受了,主人,下次再玩好不好,虹奴的骚屄已经痒死了,求求主人看着虹奴听话的份上,用大鸡巴肏死虹奴好不好。」

倪虹一嘴一个虹奴,入戏甚深,完全代入了性奴的角色,竟是一个我字都不说,全部都用虹奴二字替代,听得王鑫大是愉悦,而且他的鸡巴也胀痛的不行,于是点点头,笑道:「你这淫奴身上还不知藏了多少妙处,嘿嘿,下次我要好好开发你一番。」

倪虹听得欣喜,笑道:「谢谢主人夸奖。」

王鑫捏着淫奴的大奶子,在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笑道:「扶住栏杆,把屁股撅起来。」

倪虹心知主人终于要肏她的骚屄了,赶忙乐呵呵的点头,扶住栏杆,腿站的笔直,上身与大腿成90度,用力的抬起自己的臀部,把护士服的裙摆高高的撑起来。

护士服是连体装,上身有四个扣子,从领口到胸口,腰部有一个装饰腰带,腰部以下是裙子的样式,一直到膝盖,倪虹的屁股本就丰满,加上这会儿是翘着臀,把裙摆绷得如同紧身裙一般,下半身的曲线毕露。

王鑫对于制服诱惑这种东西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男性的本能却受到了异样的刺激,代表圣洁的护士服,此刻化成了催情的春药,看着扭动的屁股,他突然想到在电玩城买的AV光碟中,有一部叫夜勤病栋的,只可惜还没看就被毁了,不知道里面的护士是不是都跟倪虹一样骚。

倪虹扭着屁股,却发现身后没动静,不由的扭过头对王鑫说道:「主人,快点肏好吗?我等下还要回去值班呢。」

王鑫在淫奴的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喝道:「你这个骚屄淫奴,还敢对我下命令?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倪虹吃痛,这一巴掌打得她屁股火辣辣的,但是伴随着的疼痛的,却是一股难以言表的快感,淫水哗哗的从阴道里翻涌出来,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沿着高筒袜的纹理,一直流到了鞋底掌心,直感到自己好似是踩在淫水中似的,羞意大胜,快感剧增,赶忙乞求道:「对不起,主人,是虹奴错了。」

王鑫闻言笑了笑,又打了她一巴掌,说道:「若不是今天时间紧,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你。」

倪虹赶紧点头称是。

见淫奴如此乖巧,王鑫也不想多说了,手插到倪虹的裆下,兜住裙摆将之提到女人的腰上,露出女人宽大肥厚的大屁股,在紧窄的小内裤的包裹下,大部分臀肉都露在外面,分外性感。

王鑫笑问道:「你这内裤倒是挺性感的,每天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在医院里走动,是不是很刺激啊。」

他一边说,一边双手盖上女人的屁股,揉捏起来。

倪虹感到主人的双手在自己的臀肉股沟间游走,不由自主的把双腿夹紧,用力抬高屁股,淫水止不住的往外翻涌,竟是感到无穷的快意,笑道:「外面有护士服的,别人又看不见,没什么可以刺激的。」

王鑫突然在女人的屁股上用力捏了一下,冷笑道:「嘿嘿,那穿这么性感是给周医生看的吧。」

倪虹吃痛,这下可没快感了,而是充满了惊恐,连忙求饶道:「对不起,主人,我不会再让他看的,对不起,对不起。」

王鑫平复下心中的醋意,问道:「你会不会恨我太粗暴了。」

倪虹连连摇头,天地良心,她真是一点都不介意主人粗暴一些,只是怕惹恼了这少年,万一嫌弃自己将之抛弃,那就欲哭无泪了。

王鑫轻轻的爱抚着刚刚捏过的地方,说道:「我要说声抱歉,刚刚我是有点吃醋,所以下手重了点,我下次会注意的。」

倪虹听到少年道歉的话,连连摇头,笑道:「主人,我真的不介意你的粗暴,而且听到你说吃醋,我有点开心呢。」

王鑫愣了下,回味的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愈发的轻缓了些,说道:「那我以后一直对你粗暴,如何?」

倪虹扭着屁股撒娇道:「哎呀,主人的问题好讨厌,这让虹奴怎么回答嘛。」

王鑫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毫不知羞的摇摆着屁股,发浪、发骚、发嗲的样子,虽怪异却不厌恶,她的表现是如此的自然、率真,好似天生便是王鑫的性奴一般,亲昵至极,哪里会让人想到他们才刚刚认识几个小时。

王鑫伏下身子,趴在女人的背上,双臂从女人的腋下探到胸前,轻轻的揉捏着两枚倒悬的大奶子,笑道:「如果我现在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你想不想逃走?」

倪虹轻咦了一声,眼神闪过一丝慌乱。

王鑫整理下头绪,说道:「其实我不是个暴虐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偏偏就有种忍不住的冲动,我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如果很让你为难的话,我可以放你走,我是说真的。」

他怕倪虹不信,用力的保证道。

倪虹沉吟了一下,心中刚刚升起一丝想要离开的念头,马上便被自己掐灭了,她不是个蠢女人,即便王鑫的话是真的,真的能放她走,可她又能往哪走,与丈夫离婚寻找新的爱情?那不靠谱,自己已经四十二岁了,早已过了女人最黄金的年龄,跟年轻小女孩比没半点优势。难道嫁给周医生?那更不靠谱,她和周医生只是寂寞互相慰藉的床伴,没有走到一起的可能,而且经历过今晚这种强烈的感官刺激和心理刺激后,周医生在她的心里变得无足轻重,根本没法跟王鑫相提并论,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被王鑫这么一调教后,她已经深深的迷恋上这种沉沦在肉欲之海的的感觉了,再也无法再忍受以前那种死水般的生活,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已经被这个少年栓得死死的。

倪虹思前想后也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与其回到丈夫或者是周医生的身边,还不如留在这个少年身边来得快活,原本还因为年龄的原因有些抗拒,但现在两人赤裸相对,少年的手还摸在自己的奶子上,顿时变得半点立场都没有,于是媚笑道:「主人,虹奴不走,虹奴要伺候主人一辈子。」

「真的?」

王鑫故作镇定道。

倪虹听到这句不咸不淡的话,赶忙用力的点点头,用屁股轻轻的摩擦着少年的胯部,轻声说道:「主人,我可以求您一件事吗?」

王鑫点点头,说道:「什么事,说吧。」

倪虹迟疑了半晌,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王鑫在她的奶子轻轻捏了一下,装作不悦道:「在主人面前不许有隐瞒。」

倪虹听主人说的严肃,但下手却极轻,心中明白他并未生气,不由的有些欢喜,暗道主人却也有温柔的时候,便大着胆子说道:「主人,我只求您这一件事,如果可以,虹奴这辈子一定做牛做马的好好伺候您。」

王鑫笑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倪虹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虹奴有个儿子,今年十七岁,虽然这几年来与我关系有些冷淡,但他毕竟是我儿子,他成绩不错,一直想去国外念书,但是费用太高,我们家也只是普通人家,我老公赚的钱都拿去花天酒地了,我只偷偷攒了几万块钱,远远不够,所以。」

她说到这儿,忍不住打住了口,因为她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实在没办法再说下去,人都是有羞耻心的,即便是做了性奴,也没办法把最后一点羞耻心完全抛去,成为王鑫的性奴,一来是情欲冲动所致,二来也是出于报复的心态,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便只有儿子,一想到他,倪虹便感到心如刀割一般难受,觉得自己是在耻于做一个母亲。

王鑫似乎察觉到了淫奴倪虹的心理,轻轻的揉着她的奶子,宽慰道:「你是位好母亲。」

倪虹大窘,脸色涨红的说道:「主人,我这种淫荡下贱的女人如何配做孩子的母亲。」

王鑫笑道:「你淫荡下贱,甘为我的性奴,任我玩弄淫辱,那是你做为女人所选择,在成为性奴后,还能冒着惹怒我的风险,为儿子争取未来,那是你做为母亲的选择,在为孩子考虑这方面,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用后半生做为筹码去交换,拼劲了全力,说实话,很让我钦佩。」

听到主人的褒奖,倪虹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原本对王鑫,她是有欲无情,但听了这番话后,便忍不住生出许多亲近,深觉他竟如此理解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主人,虹奴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王鑫笑道:「那是当然,母爱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一种爱,你放心吧,你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我会负担的,五十万够不够。」

倪虹赶忙说道:「够了够了,要不了那么多。」

心中真是又惊又喜,惊得是主人如此大方,喜的是主人的家庭好像是很有钱的样子。

王鑫笑道:「我这个钱可不是白给的,你要心里有数,拿了这笔钱,你就得跟以前的家庭在心理上划清界限,懂吗?」

倪虹点点头,心里有些酸酸的,她知道这笔钱等于是卖身钱,拿了这笔钱,她便是又套了一层枷锁,从今往后,除了做个少年的性奴,她便再也没有退路了。

王鑫点头笑了笑,正想问他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心道:给倪虹留下一点身为母亲的尊严吧。

虽然钦佩倪虹的母性,但是王鑫可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亲吻着她的脖子,笑道:「现在没什么要说的了吧。」

倪虹收拾好心情,诚心实意的点点头,用屁股摩擦着主人的鸡巴,轻声笑道:「主人,虹奴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主人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死虹奴。」

王鑫得意的笑着,大力揉搓着倪虹的奶子,一直把她揉的娇喘吟吟,浑身乱颤,才正式准备挺军入关。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