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男人四十风花雪》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男人四十风花雪》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男人四十风花雪 男人四十风花雪

    大家好,我叫杨光,是个典型的香港中产阶层男人:开始步入中年(几多岁?你们猜吧!),大学毕业、位居大公司的中级管理阶层、有车有楼(不过是负资产的,多谢董伯伯!)、有妻有女。四「仔」都有齐了,完全符合了从前读书时的理想。  我年轻时也经历过浪荡的生活,身边的女友更是像车轮似的不停的转.但自从我宣佈要结婚的一刻开始,我决定了要修心养性之后;我的生活便变得平淡起来,再也没有甚么涟漪。我原本以为真的可以做一个住家男人的!但是就在我向着生命中的第四个十年进发的时候,我的平淡生活终於起了变化,再次笼罩上绯色的迷雾.

    阳光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男人四十风花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男人四十风花雪》,是作者阳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家好,我叫杨光,是个典型的香港中产阶层男人:开始步入中年(几多岁?你们猜吧!),大学毕业、位居大公司的中级管理阶层、有车有楼(不过是负资产的,多谢董伯伯!)、有妻有女。四「仔」都有齐了,完全符合了从前读书时的理想。  我年轻时也经历过浪荡的生活,身边的女友更是像车轮似的不停的转.但自从我宣佈要结婚的一刻开始,我决定了要修心养性之后;我的生活便变得平淡起来,再也没有甚么涟漪。我原本以为真的可以做一个住家男人的!但是就在我向着生命中的第四个十年进发的时候,我的平淡生活终於起了变化,再次笼罩上绯色的迷雾.

《男人四十风花雪》 (四) 暗涌 免费试读

「珊,你……没事吧?」我在得尝大欲、宣泄出满腔的激情之后,才听到了怀中女孩的低声饮泣。颖珊背著头,把俏脸埋在枕头里不肯理我。我自知理亏,唯有拚命的在赔小心说:「对不起,珊。是我不对,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真的……太爱你了!」

「我爱你」这三个字对女孩子来说,真的有著莫名的魔力。颖珊果然肯慢慢的转过身来看我了。我看到她连大眼睛也哭肿了;粉红色的樱唇上还留下了深邃的齿印,一定是刚才忍痛时咬伤了的。

「人家猛在说不要了,你……竟然还要强来!」她哭著说:「还……那么的粗暴,不顾人家的死活!」她一下下的在我的臂上捶著。

「对不起,珊。我因为喝醉了才会那么粗暴的,但我实在控制不了。」我再一次的强调说:「我太爱你了!」

「珊,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的。」

她瞪大了眼:「你怎么负责啊?你可以赔给我吗?」小拳头却打得愈来愈轻了。

我用力的搂紧她,又温柔的吻去她脸上的眼泪:「我答应你以后只会爱你一个,而且要让你永远的幸福快乐。」

她轻叹了口气,慢慢抬起头来,委屈地嗔著说:「我已经被你……了,还可以说甚么?想不到最终还是守不住了……算了,明天才说吧!我累死了……」她别过头闭上了美目,很快便沉沉睡著了。当然了,她刚才挣扎了这么久,又被我折腾了大半晚,一定是很疲倦的了。

我慢慢的睡到她的旁边,支著头偷偷的欣赏著她美丽的睡相。她虽然睡著了,但小手却仍然把被褥拉得紧紧的,定是在潜意识里怕我会再度侵犯她了。

我轻轻的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心里当然有点儿歉疚,但比较起来,还是兴奋的多。回想起刚才破处时的销魂感觉,我的小弟弟马上又活过来了;但见到颖珊连睡著了都在害怕的可怜模样,我怎忍心弄醒她再加鞭挞呢。只有硬生生压下那重新燃起来的欲火,在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的也阁上了睡眼。

===========================================================

我是在临天亮时被颖珊弄醒的。

原来她睡醒了想爬起床,但甫挪动双脚便痛得忍不住叫了出来。我一张开眼,便见到她坐在床上,正在弯著腰检视自己腿间的创口。她几乎是全裸的,身上只披著几条碎布;那条被我撕破了的小内裤,也不知丢到那里去了。白嫩的屁股下面,还垫著那袭被初红染成了粉红色的破烂晚装。

这样诱惑的画面叫人如何按捺得住?尤其是我这些精力充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睡足精神的小弟弟最不懂得掩饰的了,不用多吩咐,便已经自发性的冲开被窝,在晨曦的凉意中傲然的矗立著。颖珊看到了,登时惊呼著想跳下床去;奈何腿间的痛楚却使她的动作慢了好几拍,被我轻易的一把递住了。

我坐起身来,从后把她温柔的环抱著,几乎是咬著她发红的耳朵说:「早晨啊,我的爱人!」又把鼻子埋在她的秀发里,贪婪的嗅著那中人欲醉的发香。顽皮的两手避开她推拒著的小手,穿过美丽的腋窝。手肘刚好夹著那双还残留著粉红色吻痕的白嫩美乳,扣在性感的小腹上。

她给我摸得面红耳赤,娇喘连连地说:「不要嘛,……人家还很痛啊。」显然已经从那团抵在粉臀上的灼热猜到我在打甚么歪主意了。可惜她的娇声抗议,听在我耳里都变成了诱惑的邀请。话还未话完,她身上那几条仅馀的碎布,也逐一的离开了那美丽的胴体,无言的掉落到地板上了。贪婪的大手也已经离开了平坦的小腹,开始往下探索,想再度造访那在几个钟头前才被我开拓出来的栈道。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清晨的冰凉空气一点也不能冷却我炽热得冒著烟的胀硬火棒。

我翻身把她压在床上,缓慢而坚决的拉开那双守护著高耸雪峰的小手;在圣诞日圣洁的晨光照耀下,惊叹著上帝的巧夺天工。虽然这枚纯洁的樱桃禁果已经被我亲手采摘了;但还是到了这一刻,我才有机会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地欣赏到这副完美无瑕的胴体。

我忘形的惊叹著!任何文字或者说话,都不足以描述出这副躯体的美丽。我甚至有股马上在这胴体上死去的冲动。

当然,用另一种方法在这动人的胴体「死」去才是我的愿望……

颖珊没有再反抗,只是羞不可仰地紧闭上美目,全身轻轻的战栗著;像在祭台上等待宰割的小绵羊一样的无助、一样的纯洁。像初雪一样晶莹剔透的肌肤上,不断地浮现起一抹又一抹香艳诱惑的绯红。

我的手沿著那像完全没有受到地心吸力影响的高挺半球慢慢的下滑,划过细嫩而平坦的小腹,插进了拚命紧贴著的腿缝里,轻轻的抚摸著;感觉著那些在软滑柔嫩的雪肤上争先恐后地冒起来的可爱小疙瘩。

贲起的丘陵上满是战火蹂躏后遗留下来的浆硬秽迹。被破瓜之血染成了淡红色的茂密柔丝,被那些从幽谷中渗透出来的大量蜜液泡浸得迅速地软化,散发出扑鼻的浓香。连那两片紧合的花瓣也开始微微地盛开来了,羞赧地展现出那浅粉红色的稚嫩溪谷。

颖珊紧皱著眉头,在矛盾中让我把修长的大腿再度分开。手指头陷落在紧合的谷口,很勉强地把两扇微肿的肉唇撑开,露出那只曾被我一个人造访过的神圣洞府。让我这个世间上最幸运的刽子手,可以尝试著在那粉红的肉洞中,查找那片已经被我亲手撕掉的处女封条的残迹。

我的心神完全被那美丽的景致深深吸引住,忘形的俯身下去,向那圣洁的山丘献上最诚挚的亲吻。颖珊根本没想过我会吻她那里的,马上「嘤」的一声想把我推开;可是我坚持著,两手绕过她的大腿,把她的下身牢牢的按著。还在她力竭声嘶的抗议中,用那灵活而讨厌的舌头裹缠著那颗脱颖而出的甜美珍珠,又钻进那刚被开拓的处女花径中,直接地品尝那些新鲜出炉的,甜美可口的琼浆玉液。

刚由少女变成了小妇人的美丽校花,在我的努力耕耘下迅速的被推上了高峰;稚嫩的娇躯在我的力压下猛烈地翻腾著。如初雪一样纯洁净白的胴体上,连接不断的爆发出一朵朵绯红的桃花。

我趁她在乐极失神中再次腾身而上,覆盖在那美丽绝伦的女体上面。胀硬如铁的火红巨棒在大量蜜汁的滋润下,有点儿勉强的撑开了那道已经无力抵御的城门;在颖珊那不胜恩泽的痛叫中,再一次进入了那迷人的桃花洞府。

处女的封条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了,但那才刚开发的栈道,根本不能容纳得下这么巨大的访客,要不是连小嘴也被我紧紧的封吻著的话,颖珊一定会像昨晚一样痛得尖叫起来的。还好我今次已经完全酒醒了,懂得避重就轻、按部就班地慢慢推进,这才减少了她被贯穿的痛楚。不过到我再次把她完全占有,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半点空隙的时候;她还是一样的痛得流了一面的眼泪。

我一面安慰著她,一面温柔的舔走她脸上的泪珠。被夹紧的巨龙也没有即时开始抽动,只是抵著花径的尽头上,静静地体味著少女身体内那一阵阵最美妙的颤动。

在我的温柔呵护下,抓在我背肌上的纤纤十指终于缓缓的松开了,耳畔痛楚的饮泣也慢慢换成了诱人的喘息。僵硬的胴体也尝试著透过那一阵阵轻轻的蠕动,告诉我她已经接受了我那完全的奉献;还开始感受到除了撕裂的剧痛之外的快美感觉。

在美女的绿灯讯号中,沉睡不动的巨龙咆哮起来,展开了小幅度的活塞运动。缓慢而轻柔地逐分逐分的退却,再少许少许的前进,填补那些难耐的空虚。

这一次比起昨晚那「半霸王硬上弓」式的初交的感觉好多了。我不但清楚的感受到胯下的美女的每一声娇喘,每一下抖颤;连那花径内每一下敏感的抽搐都感觉到了。颖珊也不是只在单纯的哭喊,美丽的面庞上,那一阵一阵由痛楚和欢悦交错涌现的慑人美态;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纤毫毕现的落在我的眼里。不断的鼓动著我冲天的欲火,驱动著我的尖兵猛烈的冲刺著。

我不知道这一场晨光中的交欢持续了多久,只知道我终于在颖珊的身体内倾注出全身所有热情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地松开了紧蹙著的眉头,挺高了纤柔的细腰来接收我那最诚挚的奉献。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