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为生活写黄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为生活写黄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红颜堕之倚天泪 红颜堕之倚天泪

    西华子,一个略显熟悉的名字,却也曾是在江湖上有不小的名气,是江湖大派昆仑派的传人。  想当年,他走在哪里不是让人奉承的昆仑派高徒,但却是先後的在张翠山和张无忌这对父子的手上吃了大亏,彻底的颜面无存。

    为生活写黄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颜堕之倚天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颜堕之倚天泪》,是作者为生活写黄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西华子,一个略显熟悉的名字,却也曾是在江湖上有不小的名气,是江湖大派昆仑派的传人。  想当年,他走在哪里不是让人奉承的昆仑派高徒,但却是先後的在张翠山和张无忌这对父子的手上吃了大亏,彻底的颜面无存。

《红颜堕之倚天泪》 第十二章 免费试读

西华子一下吻上,殷素素身带有特别体香,是一种很淡雅清新的香气,樱唇香柔甜美,柔柔的,又带有着芳甜,他的大嘴用力吸扯,拉着殷素素的嘴唇吸允,芳香的气息迎面而来。

终於可以占有殷素素,西华子当时动作兴奋,仿佛一个没有经验的初哥一样,殷素素的身体美貌实在是对他有太大的诱惑,这麽抱着她,那身体的柔软就是让西华子迷醉。

沈迷在这次的亲吻中,西华子对着殷素素的樱桃小嘴亲吻了有一盏茶功夫,才是要是停下,她粉嫩的嘴唇却是被西华子亲吻的都有些红肿。

殷素素身体晕厥,呼吸轻喘,平躺的上身轻晃,那包裹住的胸前一对引人之处也是在此时隐隐起伏,西华子深吸口气,看着落在手中,砧板鱼肉的美人,嘴里淫笑道。

“呵呵,真是兴奋了,还没碰到过这样的美人,差点兴奋过头了,这样的美女可不能随便享用了,那可是太浪费了。”

西华子伸手解开了殷素素的衣带,伸手拉下内杉,露出了她那精致白皙的锁骨,红色肚兜紧紧包裹住了胸前丰满,即使平躺中,仍然是撑起了一个不小的弧度,然後往下就是雪白平坦的小腹,一点的肚脐眼在拿中间,分外可爱。

目光盯着看了一会,西华子双手继续伸出,托起殷素素的臀部,入手一团的柔软,挺翘的臀部丰腴而又弹性,双手顺着臀部来回的抚摸,一寸寸的捏动乳肉,往前移着。

一直到将殷素素整个臀部来回的揉捏了两三遍,西华子才是依依不舍的缩回手臂,白皙挺翘的臀部上处处留下了他的红掌印,他跟着兴奋的拉开被单,将她的下衣一起往下拉动。

殷素素双腿细长且直,因为长年练武,双腿柔软中又带有弹性,紧紧并紧,护住着双腿间那最神秘的部位,西华子往下将下衣拉到腿边,跟着一下埋头在了她的双腿根处。

这可是一个女性身上最美好的位置,面对殷素素这种绝代佳人,西华子可不想随意对待,那样可是抱谴天物,伸手分开她的双腿,可爱花穴露出在西华子面前。

花穴紧窄小巧,阴唇紧紧闭合,只有着一小条的花缝轻轻的开启,喷出着一小股的热气,西华子深处一根手指在上面拨动,顺着那一处位置,慢慢拨着。

阴唇前面的那小小的一点阴蒂,成了西华子此时的主攻点,他将殷素素的一只美腿擡放在肩上,分的更开,食中两指一直对着那点缓缓捏动,动作轻巧而又带有技巧。

昏睡中,殷素素身体本能扭动着,白皙的腰肢发力,臀部上移,嘴里樱唇轻启,发出着几声呢喃般呻吟,如涕如诉,美人低语,更添西华子这色鬼心中欲火。

在西华子的刺激之下,殷素素闭紧的阴唇缓缓张开,缝隙稍大,一点的淫水也从中流出,虽然不多,但是却是已经开始湿润,爱液粘住着他的手指,西华子嘴角淫笑,跟着却是将头埋下,伸出自己厚长的舌头,开始快速的对那密处亲吻。犹如老犬舔食,西华子粗大的舌头将殷素素整个阴唇扫动着,虽然还只是在阴唇外部,并没有侵入,但是这样扫动,却也是给殷素素带去了异样快感,身体抖动,臀部晃动更快。

从殷素素身体这反应来看,西华子很确定,眼前这佳人还是黄花处子,还没有被任何人占有过,只是轻微的刺激,已经是让其无法忍受。

呻吟娇喘不停,若有似无,俏丽绝美的面容泛起了红晕,几十是在昏睡之中,也是起了反应,身体却是出乎西华子意料的敏感,臀部的移动,不知不觉的变成了擡起。

在西华子的舔弄下,殷素素下身花穴泛出爱液更多,潺潺流出,西华子却是一点也不介意,一扫而尽,仿佛蜜水一般。

“哈哈,这次真是捡到宝了,还是处子,身体却就是这麽敏感,真是天生魅体的尤物,真要破了身子,恐怕是更要一发不可收拾了,今天道爷就来做这个好人,先破了逆的身子先。”

看着殷素素身体似乎情动,西华当即也不再忍耐,快速脱下了衣衫,然後左手一抓,将殷素素胸前的肚兜一下扯下,暴力拉扯,将背部的绳结扯断,在她一身的痛呼轻喘中,一对圆润丰满的双乳从中弹出。

白花花的乳肉随着这突然的动作轻晃,即使是身躺在床上,双乳仍然是挺翘没有下垂,烛光之光,白的耀眼,夺人视线,西华子看的几乎晕神,双手不由自主的往上按去。

从乳峰一侧往上推动,西华子双手揉着殷素素的双乳,滑嫩爽柔,弹性十足,稍微的挤压乳肉就是会往回弹起,让他一时爱不释手。

虽也是玩弄过不少美女身体,但是这样的美妙手感,西华子却还是初次体会,不愧是天生媚体,身体每一处都是带有无穷魅力,还没有进入正题,就已经引得西华子情难自制。

双手一直在殷素素双峰上不断徘徊,抚摸了好一会,西华子忍不住,头部移动,顺着那一处花穴往上亲吻,吻过了平坦的小腹,然後继续往上。

说是亲吻,其实西华子在过程中却是又亲又咬,牙齿在她细嫩的皮肤上轻轻咬动,留下了一个个不轻不重的牙印,然後再转到了双峰上,柔软的乳肉成了他的下一目标。

从乳峰开始,西华子一点点往吻着,牙齿磕碰嫩肉,然後吻到了中间的乳尖一点,嫣红小巧,他忍不住的将其含在嘴里,用力吻着,舌尖轻舔,来回的拨动,就好像是一个最难得的玩物美食,忘情舔动着。

“嗯,啊,嗯,嗯!停,停下,不要!”胸前的敏感,殷素素似乎感觉更重,虽然双臂上身被点,但是身体本能却不可阻止,美目紧闭,嘴里发出的呻吟声却是一声声更急。

雪白的身躯不由轻颤,修长双腿并起,臀部擡起而又垂下,青丝散乱,额前渗出了滴滴细汗,随着西华子的玩弄,声音更重,女性本能的嘴里发出了呼喊。

这一声,也是让西华子终於从殷素素的双峰之中擡起头,暂时放弃了这美妙的双乳,牙齿最後在那柔软的乳肉上咬上几下,依依不舍松开,准备进入正题。

矮胖且丑陋的身体爬上床铺,趴跪在殷素素身前,黑肥的双腿挤开殷素素的洁白的大腿根部,一时,黑白分明,而西华子下身那粗大坚硬的肉棒早已经蓄势待发,忍不住想要刺入了。

看着美丽精致的花穴,西华子暗自感叹,这样美丽的花穴和身体,却是西华子之前仅见,他将肉棒顶在花穴前,分开了外层阴唇,慢慢的往内刺去。

虽然之前在西华子的挑逗下,殷素素已经花穴已经是有了一定湿润,但是她毕竟是处子,西华子也是不敢将动作做的太大,担心会将殷素素惊醒。

肉棒前端龟头顶开了阴唇两旁嫩肉,胯下一顶,对花穴刺了进去,龟头先顶入,登时感觉下身进入了一个紧窄温暖的过道中。

紧,这是西华子当时第一感觉,下身才刚刚刺入,但是殷素素花穴两旁嫩肉却就是直挤过来,紧紧将他的肉棒夹住,几乎再难寸进。

对於处子破身,西华子却还是有经验,深知此时不能急,想要享受到这最美的处子风情,就是要好好的准备,尤其这还是他第一次的玩到这样的绝代美女,更不能急切。

西华子深吸口气,下身肉棒却是并没有再次往内刺入,而是臀部摇动,前端龟头却就是左右摇晃,呈着原型慢慢搅动,以让龟头前的嫩肉慢慢的往旁绕开。

殷素素当时,身体紧闭的花穴被一下刺入,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对於殷素素而言,却也是感觉一阵的酸胀难受,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流转全身,轻微的胀痛,又夹带着莫名的舒畅。

西华子有耐心的慢慢行动,殷素素容貌身姿之美,是他多年之罕见,而且花穴之紧致也是远超一般女子,想要开辟这处子美穴可不容易,如此美女,他一定要品尝到极致的快感。

稍微停留之後,西华子一边慢慢习惯这种惊人的景致感,在花穴前端慢慢用龟头移动,一点点顶开嫩肉,然後等着稍微习惯之後,再缓缓往内刺入。

对於殷素素这次破身,西华子虽然已经是尽力温柔,但是他那本钱却还是太过粗大,而殷素素花穴之内,却是出乎意料的紧窄,每一下刺入都是要花费不少气力。

西华子调整呼吸节奏,在两侧嫩肉挤压之下,缓缓刺入,他是想要尽力的将痛觉减到最小,以避免惊醒殷素素。

在江湖采花多年,西华子手段不少,或强或逼或迷,只要能够达到目标,他都不介意,毕竟他的外貌实在欠奉,想要正常诱惑,却是绝无可能。

今晚,既然迷晕了殷素素,西华子目的就是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破处采花,天鹰教可不好惹,最好是在殷素素醒来之前,自己就先逃之夭夭。

西华子缓缓刺入,殷素素花穴幽长紧致,嫩肉紧夹,他不停调整,十几息後,才是将自己的整个龟头塞入,然後,他感觉到了,一层轻薄,而又有韧性的薄膜挡在了之前。

这就是殷素素的处子象征了,西华子尝试往内轻刺,将这层处女膜往内稍微顶入,不过却并没有立刻提枪攻城,而是先停住。

殷素素的花穴本就是比一般女子更紧,而且这破身痛楚强烈,西华子担心会将她惊醒,所以还是循序渐进。

双手继续在殷素素的一双美乳揉动,同时西华子大嘴也是在她全身亲吻,准备慢慢一点点调动起殷素素之情绪。

还是处子之身,殷素素哪里禁得住西华子这禄山之爪不断游走,一会时间,她身上的几处敏感点就是被西华子掌握。

胸乳那一点,腋下,还有着她那晶莹的耳垂,这三处位置,一旦触碰,殷素素身体就是会分外敏感,花穴锁的更紧,爱液直流。

近一刻钟时间的把玩,殷素素身体终於禁不住动情,花穴中越加湿润,嫩肉暖暖的夹住着西华子的肉棒,呼吸之间,龟头和棒身上好像有着好几个小嘴一直在吸着。

“差不多了,殷大小姐,老道要来了,你的处子身,老道就收下了,很感谢你把它保护的这麽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西华子嘴里贱笑一声,早就是准备好的肉棒继续的往前一顶,在湿润的肉穴内往前挤去,两边的嫩肉被分开,肉棒挤着处女膜往前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殷素素常年练武的原因,处女膜也是比一般女子要更坚韧,西华子这往前一顶,薄膜却是都有些变形,但是并没有被刺破。

殷素素昏迷中,似乎也是感觉到了疼痛,美丽的面容痛苦的皱起,即将被破身的痛苦,让她也是无法忍受。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被点穴,恐怕早已经进行反抗,这一下直刺,殷素素嘴里不由惨叫一声,秀眉紧皱,眼角却是不禁疼出了眼泪。

到底是女子,不管其武功多麽高强,性格多麽聪慧,在遇到了这种事情时候,都是没有任何的方式可以抵抗。

床笫之事上,女性就是天生的弱者,不管男者身份,样貌,权势各种如何,但是只要到了床上,被男子压在了身下,那麽就再无力抗衡。

还没有破身,痛苦就是已经如此,殷素素嘴里呢喃喊道:“啊,啊,疼,疼,好疼!”

这个时候,殷素素这无意识的呼喊,虽是拒绝,但是对於西华子而言,无疑就是等於最强烈的春药一般。

到了此时,还想西华子停下,绝无可能,狠狠心,西华子双手更用力分开殷素素洁白双腿,身体狠狠压下,胯下继续用力顶入。

肉棒前端龟头继续前刺,一下顶着处女膜往内挤去,忍住了那更强的挤压感,胯下狠狠一顶,有着撕裂来什麽的感觉,登时冲入!

成了!破身了,自己将这身份高贵的天鹰教大小姐给破身了!

破身的成就和快感,让西华子动作稍微停下,感觉这一瞬的妙处,混合鲜血的湿润,花穴内嫩肉仿佛是咬吸的更紧了。

耳中听着殷素素此时破身的叫喊,西华子静静感受这花穴前後嫩肉夹住肉棒的痛快感觉,嫩肉一下下不断的蠕动,不断轻揉肉棒。

本就紧致的花穴,因为殷素素的身体颤抖咬的更紧,西华子停下动作,看着嘴里叫喊的殷素素,身体一趴,嘴里趁机吻了上去。

正因为痛苦而失神,殷素素嘴巴半张,全准备,西华子大嘴吻上,恶臭的舌头一下往着她的嘴里吻去。

可怜殷素素,昏迷之中,绝想不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会被西华子这样一个无耻淫贼给占有,然後更是再被他强吻。

嘴里小香舌正还是无意轻摆,突然一条腥臭的大舌一下冲入,卷起那小香舌,直接的拉入到了一个腥臭的口腔之中,被死死的吸住,无法挣脱。

一记长长的湿吻,殷素素被迫跟着西华子深吻,一直到她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是暂时松开小香舌,然後等着她稍微的呼吸两下,跟着又是强忍而至。

如此间,连续亲吻了五六次,殷素素那因为破身而想要发出的呼喊,被这亲吻给完全的憋在了嘴里,同时时候,西华子那不老实的双手也是在殷素素的身上各处游走。

从着双乳的抚摸,然後转到了後背,跟着又是移到了臀部,来回的揉捏,随後又是转到了殷素素敏感的腋下位置,轻柔摸动。

熟练的催情手法,在西华子这老练的攻势之下,已经失身的殷素素,身体如何能挡!破身的痛楚在这催情之下,稍微的淡去。

西华子下身臀部开始耸动,上身趴在殷素素的身上,一手抓住她右乳,一手撑在了殷素素的翘臀下方,将其臀部拖起。

花穴位置更往上,更方便着西华子的抽动,在感觉殷素素身体已经有些习惯了这痛苦之中,西华子下身就是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

粗大的肉棒在花穴内开始征伐,肉棒一次次顶来嫩肉,往内刺去,因为被西华子的粗大肉棒塞紧,破身血此时混合着爱液,却是让他的抽动显得要更容易一些。

“啪啪啪,啪啪啪!”男女之间纯粹的交欢声音不停响起,柔软温暖的花穴,西华子越是刺入,感觉就是越加舒爽。

两旁嫩肉好像是有生命一般,每次在西华子刺入时,都会在龟头前端顶着,给西华子的刺入带来压力,但是每当他用力对其刺穿时,却总是感觉另有一层的天地。

层层嫩肉相叠,层层相绕,西华子突然一层,後面又是有一层,如此连续,再加上殷素素的花穴深长,几有找不到底的错觉,让西华子更想要去探寻到这花穴最深处。

西华子采花无数,哪里会允许自己在这里吃亏,殷素素花穴奇妙,如果是一般男子,估计只是顶开前面几层却就是难以再次深入。

但是西华子天赋异禀,胯下之物却是选超常人,粗硬异常,刚才还只是进入了不到一半而已,心里就是更起好胜心,一下下顶开嫩肉,往前挤去。

破开一层层的嫩肉,给西华子感觉自身好像是在连续破处一般,快感连续不断涌来,经验丰富的西华子却是都差点没有忍住,手上把玩殷素素美妙柔软的身躯,大嘴不断的对她嘴里吻去。

殷素素这天生魅体,身上各处都是极品,胸,腰,臀,等处都是难得的妙处,西华子上下齐出,连续展开攻势,一双色嘴吻遍着殷素素身体,留下多处深深的吻痕。

上身侵占,西华子也是要让下身刺入的更紧,再连续的几次深入之後,西华子终於是在顶开一层嫩肉时候,肉棒一下的刺到了殷素素最深处的花穴口。

一个女性身体最柔软位置,被西华子这狠狠一撞,殷素素身体一紧,芳心轻颤,嘴里再次轻声呻吟,而此时,终於是刺入到底,西华子却是心里更为兴奋。

刚才一直是为了要减轻殷素素破身之痛苦,但是此时既然已经攻略到了最深处,那麽就是到了自己享受时候。

西华子上身直起,换了一个姿势,双手却是拉起着殷素素的双臂,将她柔软的身体拉起,拉到身前,将她的双乳贴在着自己的脸部,头埋在她的双乳中,边咬边吻。

这样的动作,让西华子胯下跟着殷素素下身贴的更紧,当即他就是将自己下身那还剩下将近三分之一的肉棒一起的往她花穴内塞去。

肉棒直刺入,西华子忍了这麽久,这会终於是可以全力施为,哪里还会客气,紧紧按住殷素素的身体,下身宛如打桩练功,快速往上突入。

下身聚气,功聚下体,西华子已经习惯了殷素素这处女肉穴的紧致,肉棒顶动速度更快,开始还是保持着一轻一重的频率,变化节奏,不过每一下却是都深深的刺在花穴深处。

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是顶在殷素素的子宫前,西华子心里在得意兴奋的同时,却也是想着,但在幻想在幻想,自己是否能够再更近一步。

能够对这样一位绝代佳人,不仅破身,并且还能够将其破宫的话,那成就感将会更加巨大。

“干死你,天鹰教大小姐,你很了不起啊,现在还不是让我干,让我玩,反正你身子都让我破了,今天老道就是好人做到底,顺便帮你一起破宫了!”

西华子冷笑一声,抽动的力道加大,放开那被咬着的双乳,手臂松开,殷素素身体登时往床上倒去,西华子双手一翻,将殷素素白皙的双腿擡起,往上撑着,形成一个直角角度。

下身花穴往前突出,更方便西华子抽动,他加快速度,使劲连顶,粗大的肉棒搅动花穴,将着那一层层的嫩肉挤开,被龟头处的肉冠带的直往外翻。

干的兴起,激发出了欲望,西华子动作也是不知不觉变得更加凶狠,原本是小心抚摸的动作,此时却是变的暴戾,对殷素素柔软的胸,腰部,臀部狠狠捏下。

快速冲刺下,西华子在殷素素身上留下了道道的手印,而此时,殷素素的呼吸却是变得急促,脸色更加绯红,这是明显的动情的表现。

“嗯,啊,停,停下,好,好疼,好疼,怎麽,怎麽回事?”

如此的抽插了一会,西华子一直听着殷素素的呻吟娇喘,突然间听到了殷素素开口说了这一句不同的话语,心里一顿,吓了一跳。

身下的肉棒在此时也是慌忙的抖了一下,差点就是没有忍住殷素素花穴内的那股吸力,西华子心里察觉不对,似乎,殷素素快要醒了。

此时他们两人现在所做的事情,不需要有任何的说明,也是根本无法解释,西华子那粗大的肉棒还是插在殷素素的花穴内,肉棒直顶在了她的花心,随时还想破宫而入。

这场景,要是让殷素素发现,除非西华子杀人灭口,不然这事情绝对无法收场,但是这辣手摧花,却并不是西华子的性格。

心念快动,借着屋内烛光,西华子看着殷素素美丽的眼睛抖动两下,似乎就要睁开,灵光一闪,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将床边那刚才随手扯下的殷素素的红色肚兜拿起,盖在了她的眼眸上,挡住了她的视线,然後下身加快速度开始抽刺。

由原本的一轻一重的抽插节奏,转变成了次次尽根深入的快刺,硬邦邦的肉棒深深的顶入到花穴内,连之前没有刺入的部位也是一起往内塞去。

既然殷素素已经要醒了,那麽西华子也是不需要再留力,遮挡住她的视线,接下来就是开始全力冲刺。

在殷素素的处子花穴之内,粗大肉棒不停搅动,一下直撞到底,然後肉棒往回抽出一半,跟着又是以更重的力道往内凿去,那麽用力,似乎要将自己的阳袋一起顶入。

猛干了近一百下,殷素素的呼吸声变重,间带有着几声柔媚喘息,她压抑住快感的声音突然响起道 :“你,啊,嗯,你到底是谁?竟然,竟然敢这麽大胆,做出这种,嗯,做出这种事情!”

殷素素这是已经醒了,她对於身上所发生之事,自然知道是怎麽回事,一个火热的坚硬物体正在自己的下身不停肆虐,引得娇躯颤抖,痉挛。

竟然是失身了,竟然是在此时,失神在了如此不知身份男子的手上。

对於殷素素此时的羞愤,西华子虽然没有真正看到,但是心里也是可以想出一二来,她现在情绪定然气怒不已。

可是,那又如何,不管殷素素身份多麽高贵,现在她都是被自己干到了,今晚,她只属於自己。

西华子自然不会搭话,声音开口,可能会暴露自身身份,他擡起殷素素细长双腿,直接架在肩膀上,下身以更快的速度刺入。

马力全开,西华子仿佛是打桩一般,腹部快撞在殷素素的大腿根部上,黝黑的皮肤跟着殷素素那洁白的小腹形成鲜明对比。

花穴深处不断被撞击,殷素素开始还是想要强忍,但是被西华子全速顶了一百多下,下身快感涌起,那被湿润之後的花穴,哪里禁受的住如此的攻伐。

破身的痛楚已经是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下身抑制不住的酸,麻,痒,酥各种感觉混合,殷素素身体却是不禁情动。

白皙长直的双腿无力的伸直,绷紧,然後转又无力垂下,白皙的身体随着西华子的用力刺入耳上下不停晃动,洁白的双乳摇晃,乳波荡漾。

“停下,啊,你,你到底是谁?你可,啊,你可知道,知道,啊......”

目不能视,殷素素还想开口,但是突然被西华子顶了两下深刺,开口的话语变成了魅呼。

这样的威胁话语,对於西华子而言,如何会管用,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为了回答,双手分开,一手用力揉着殷素素的洁白双峰,一手却是转向了殷素素的後穴。

一根手指顺着她的後穴揉动,引得殷素素身体刺激之时,西华子下身继续冲撞,将殷素素雪白的大腿根部撞的啪啪做响。

询问得不到回答,视线被遮挡,身体又是被一直玩弄,绕是平时一向智慧果决的殷素素一时也是想不出更有效的办法来。

陷入在西华子的疯狂冲刺中,殷素素声音更乱,呻吟不止,暂时无力反抗,她也是只能先行默默忍受,但是身体快感却是一阵强过一阵。

西华子压着殷素素又是干了有三四百下,突然感觉下身花穴快速抖了两下,花穴两侧嫩肉当即将他的肉棒吸的更紧。

而那怎麽也无法打开进入的花心,却是张开了一条细缝,西华子阅女无数,心知身下佳人是将要达到情欲之巅,当即更是加快速度,用力连顶数下。

顺着那开始的花缝,西华子肉棒用力前顶,只觉得有着一层嫩肉窟住着粗大的肉棒,他继续前刺,连顶几下,终於,前方的障碍一松。

龟头顶入了一个软软的位置,棒身则是被紧紧的夹住,那是殷素素的子宫深处,她花穴内最深处位置,终於也是被西华子攻入。

本就是敏感到极点的身躯,随着西华子这一下猛攻,似乎就成了这压死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殷素素身体一颤,嘴里魅喊道。

“啊,啊,不行,不行了,救命,啊,救命!啊,啊,不行了,要去了!”高潮的呼喊,殷素素动情欢呼,声音响亮魅惑,却是比刚才的呻吟声更大。

西华子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捂住殷素素的小嘴,不让她再这样呼喊,免得惊动客店内其他人,虽然客店有隔音,但是总要小心。

殷素素高喊声中,身体连颤,花穴大开,一股阴精从子宫处喷出,直喷在西华子前端龟头上,暖暖的,冲击还不弱,喷射的他龟头发酸。

幸好西华子经验丰富,当即屏息守精,才没有那麽快交出一次,殷素素高潮一直持续了数息,看着她身体渐渐平静,西华子才是放开手掌,一时只听的殷素素长长的喘息。

高潮一次,殷素素身体无力,西华子却是正精力充沛,当即他一拉殷素素娇躯,将她身体又是往前拖进一些,下身肉棒再次开始抽插起来。

这次,顺着西华子抽动,粗大的肉,棒在殷素素花穴内来回进入,而每次等着西华子将肉,棒退出时,都是会带着一些液体流落到床铺上,不多时,两人下身交合处,床褥就是一片湿润。

对於这些小事,此时西华子也好,殷素素也好,却是全然没人在意,趁着殷素素身体无力,西华子却是转而发起快速攻势。

宛如秋风席卷落叶,西华子这次却是不再讲究技巧,转而变成了蛮力冲刺,分开殷素素双腿,双手将其往上压住,几乎将她的身体要整个倒折一番。

这样的姿势,殷素素的双峰被双腿压住,而下身花穴却是更为突出,西华子就是刺入的更快更深,下身狠撞不停,就是将殷素素身体当成了一个最纯粹的玩具。

西华子越干越快,同时也是越干越顺,有了这足够湿润,纵使殷素素这狭小的处子花穴,西华子也是再慢慢的适应。

殷素素的花穴似乎也是正在习惯着西华子的尺寸,随着他的快刺进入,花穴仿佛变成了西华子此时肉棒的形状,伴随着液体湿润,发出一声声淫欲的啪动声响。

“啊,嗯,啊,停下,杀了你,我一定要,一定要杀了你,天,天鹰教不会,不会放过你的!”

刚刚高潮,殷素素此时身体无力,嘴里的呼喊,却是只能以此作为一个无奈的呐喊,高傲的天鹰教大小姐,只能做到这一步。

西华子越插入越觉顺畅,压着殷素素双腿,抽动更快,胯下一个劲的顶入,肉棒直顶到子宫内,龟头撞在了子宫壁上,每次刺入,都是狠狠的搅动一下。

找到了殷素素的身体刺激点,西华子自然不会放过,全力施为,将自己以往采花经验全部用出,刺,翻,搅,转,各种方式齐出。

殷素素身体快感越强,嘴里低吟声越重,毕竟是刚刚承欢的处子,哪里是西华子这样的采花高手对手,意识飘散,身体却是随着不断的抽动,越为兴奋。

西华子趴在殷素素洁白柔软身躯上,每次肉棒都是顶到最深处,跟着再用力抽回,两侧嫩肉还没有来得及闭合,就是再次被他给顶来。

将殷素素身体倒叠的姿势,正是可以让西华子的肉棒更容易刺入,身体撞在了殷素素的臀部和大腿根部,柔软的身体却十分有弹性,一撞而入,臀部却是一下晃动,跟着又将西华子腹部稍微的往回一弹。

刺入,撞击,反弹,殷素素柔软弹性的臀部,给予了西华子一个最好刺入的方式,西华子越干越快,身体从趴伏的姿势转而变成了一个跪压的姿势。

身体半直站起,西华子按住殷素素双腿,下身一阵的猛冲,猛烈撞击,伴随着殷素素一声声不停的呻吟,两个声音交汇一处,构成了一曲最纯粹的爱欲之声。

殷素素天生魅体,在欲望强反应更强,虽然才刚破身,但是身体的欲望本能却是压抑不住的强烈。

嘴里虽然是一直在说重话语,想要进行一个威胁,但是此时殷素素如此态度,却无非是想要保持自己那最後可怜的尊严,身体的快感却是骗不了人。

西华子明显感觉到殷素素的身体正是正在敏感的配合自己,下身的花穴也是随着他的抽动而粘紧,腰肢不停轻晃,不过却不再是抗拒,而是随着他的动作而摇晃配合。

身体都是已经沈浸在这快感中了,嘴里那口不对心的话语,又有什麽在意,西华子干了一阵,以这样的压制方式又干了殷素素两百多下,感觉到她子宫深处又是快速挑动了几下。

知道殷素素又是有了快感,西华子动作稍停,两旁的嫩肉登时紧紧缩紧,夹住了他的肉棒,随後殷素素嘴里长长的魅叫一声,身体绷紧一抖,下身却是又喷发出高潮爱液。

短短时间,前後一刻钟左右却就是连续两次达到高潮,殷素素意识虽然还是在抗拒,但是身体的快感却是无法骗人。

“啊,嗯,啊!”一声柔媚的长呼,殷素素失神的呼喊,反抗意思却是更弱,胸前双乳随着西华子的动作而不停晃动,美丽柔软的身躯任由西华子施为。

殷素素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要解开穴道,但是西华子这频繁侵犯,身体连绵不绝的快感,让她精力无法集中,想要冲开穴道,难度也是更大。

感觉到殷素素身躯此时虚弱屈服,西华子心中得意中更是充满了成就感,只是无法看到她那崩溃或绝望或痴迷的笑容,却总还是有些可惜。

西华子稍稍放开殷素素双腿,她身体无力,双腿登时往旁滑倒,看着那白皙笔直的双腿,西华子心中却是又闪过一个淫念。

殷素素身为天鹰教大小姐,武功高强,身体素质更非一般寻常女子可比,如此女体,不好好玩弄,那可就是可惜了。

於是西华子一边下体继续抽动,同时将肚兜折叠,遮挡住殷素素双眼,然後拉起她身体,双手扶住她背部,半站抱起。

感觉有异,殷素素喘气问道:“你,你要,干什麽?你还,还想怎样?”

西华子自然不会回答,只是默默的将殷素素身体抱起,抱下床,然後却是就将她一只脚擡起,高高举起,摆成一个直立一字马的姿势,高举过头顶。

这样的动作,对於长年练武的殷素素而言并不难,甚至她还是练习过更多高难度动作。

但是此时被西华子身体摆弄成这样的样子,对於殷素素而言,身体的难度,比起此时心理羞辱而言,却是又完全不算什麽。

自小苦练武功,保持身躯柔软,殷素素所想要的,可不是此时这样的羞辱,右腿被用力拉起,随着这个动作,下身花穴被更大撑来,随之而来的,就是连续入顶的深刺。

“嗯,嗯,啊,你,今日,今日之辱,我,我殷素素发誓,一定,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立,西华子一手扶住殷素素的细腰,一手抓住着她的右腿,胯下连顶,他已是打定主意,不会开口进行任何回应,只以动作作为表示。

一番狂顶刺入,西华子下身肉棒全根刺入,直顶到子宫之内,殷素素白皙平坦的小腹也随着这动作而被顶的凸起。

只以单脚战立,加上下身不停被侵犯,殷素素身体渐感无力,开始还是勉力强撑,但是被抽干一阵之後,身体就是无力瘫倒在西华子身上,只能随着他施为。

西华子肉棒不停抽动,又干了有三四百下,感觉下身快感越强,似乎要到了喷发时候,当下不再守精,对着殷素素美妙花穴,加快速度,胯下连续用力撞入。

‘啪啪啪啪啪!’西华子憋着快感,连续重撞了四五十下,撞的殷素素雪白的臀部一片通红,然後终於快感爆发,压抑不住。

上身紧紧抱住殷素素身躯,将她柔软的身体压在怀里,西华子下身完全的刺入在她花穴内,肉棒刺激膨胀,然後一股浓郁的阳精强劲喷射在她子宫深处。

“啊,不,不行!啊!”

灼热的阳精喷射进入体内,顿时烫的殷素素魅呼一声,而在同时,西华子喷射的第二道,第三道阳精又是紧跟发射而来。

多股阳精灌入,将她的子宫喷射的满当,那火热的感觉烫的殷素素一时失神,意识恍惚,而身下花穴本就敏感,随着这一激,花穴乱颤,却是一股阴精喷出,再丢了一次。

相互达到高潮巅峰,一时只剩下两人浓重喘息,西华子右手放开,让殷素素的右腿垂下,跟着左手擡起了她的左腿,环在大腿处,将其抱起,却是就将殷素素摆成了一个把尿的羞辱姿势。

一次发泄,远不足以满足西华子之欲望,稍微休息,肉棒又是再次恢复雄风,他抱住殷素素身体,摆成了这一个姿势,扶住她细长双腿,花穴朝下,肉棒往上不停顶去。

殷素素身体无力瘫软,身体被如此扶住,全身重量就是集中在了花穴上,随着西华子的动作,上下起伏,每一次落下,都是让肉棒深深一下顶入到她的花穴之中。

嘴里呢喃着几声喘息声,殷素素面色绯红,宛如一个精美玩具,随着西华子的玩弄,身体本能伏动,连续高潮,花穴却是已经分外敏感。

如此上下抽动,西华子肉棒一次次顶到深处,而随着他抽出时,花穴内壁的嫩肉被刮带的翻来,两人的爱液从中不停流出,直积累了一摊。

持续的肉体撞击声回响不停,西华子抱着殷素素柔软的身体,看着她身体无力,嘴里娇喘,就感觉自己仿佛是有用不完的气力,肉棒一直往着殷素素身体深处顶去。

已经习惯了殷素素这花穴内紧致的西华子,现在却是转而以最直接,最有力的方式来进行着索取。

能够在天鹰教大小姐的身体上肆意发泄欲望,这是他之前完全所不敢想的,现在,有此机会,他非要尽兴,尽精不可。

‘哈哈哈,这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殷大教主的女儿,现在还不是被我干的好像母犬,天鹰教是魔教分支,我现在让天鹰教大小姐流血,也算是行侠仗义了!’西华子心里得意想着道。

心知机会难得,西华子见着殷素素已经无力抵抗,只剩下了嘴里那一声声的呻吟,心里得意,能够将这大小姐干失神的机会,平时如何能遇到。

想要一展男性雄风,西华子嘴里轻喝一声,突然下身粗撞的肉棒一顶,将殷素素身体顶的一颤,双手跟着却是上下抛动,将其身体加快速度上擡。

如此几下,西华子肉棒顶入的更深,殷素素猝不及防,花心被顶了几下重的,嘴里登时惊呼,头部摇晃,青丝飞散,身体猛烈摇晃,想要摆脱,却是被西华子用力按住。

西华子本意就是想要加大对殷素素的刺激,看着她这反应,心知有效,於是就是抱着殷素素胴体,开始绕着房间内走动起来。

随着西华子一步步迈动,脚步落下,下身的肉棒随着晃动,刺入更深,这起起伏伏的刺入,忽轻忽重,却是不断的带给殷素素更强的异样感。

殷素素花穴内两人的爱液,随着这走动的交欢,不断的从两人的交合处留出,西华子抱着殷素素走了两圈,却是发现,这种游走方式下,殷素素身体反应更大,而如果在刺入时候,更多的磨动着她的花穴旁的肉壁,她的反应就是会更激烈!

又走动了几圈,西华子按照这个方式开始发力,直干的殷素素的身体不停颤抖,身体失力,却是渐渐只剩下了一个本能的反应,腰部一直晃动,随着西华子的刺入,抽出,而扭动臀部,进行起了一个配合。

嘴里也是渐渐进行着一个本能的呻吟,虽然理智仍在,但是,这身体的本能反应,殷素素却也是压抑不住。

一开始只是轻轻的一点鼻音,然後干了一会,变成了嘴里柔媚的娇喘,再被西华子走着干了两圈,就是变成了魅呼。

殷素素到底是新瓜初破,碰到了西华子这样的色中老手,哪里防的住,身体一丢,意识一散,跟着精神就是一败再败,再难坚持,到最後,就是完全的变成了无意思的呼喊。

‘哈哈,我还以为多了不起呢?现在,还不是这样!’

西华子一开始还想着要去控制殷素素的声音,但是随着她的呼声越响,西华子也是无可奈何,随着她去了,就算是真有其他客人听到,他此时也是不管了。

殷素素的魅呼声一声高过一声,这对於西华子而言,就是一个最直接,最火热的诱惑,他如何还能忍的住。

叫喊越柔,越魅,西华子干的就是越狠,他抱着殷素素这样走动了大概有二十几圈,然後在殷素素一声高升的叫喊声中,又是将其狠狠干丢了一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