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心苦的捉奸》王巍巍(xuxm27)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心苦的捉奸 心苦的捉奸

    故事是真实情况,男主人公许斌(笔者朋友)两次婚姻中的妻子,为了不同原因红杏出轨,都被男主抓到现行,男主经历了两次抓奸后,对性的看法从此发生改变...

    王巍巍(xuxm27)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心苦的捉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心苦的捉奸》,是作者王巍巍(xuxm27)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是真实情况,男主人公许斌(笔者朋友)两次婚姻中的妻子,为了不同原因红杏出轨,都被男主抓到现行,男主经历了两次抓奸后,对性的看法从此发生改变...

《心苦的捉奸》 第03集:沉迷于偷情的快乐 免费试读

当曹红洗刷完毕来到办公室时,看到老毛正在帮她泡茶,办公桌上摆放着老毛替她买来的早点,顿时让她感动温暖,想到近几个月中,许斌对她的冷遇,泪花不禁在她眼眶里涌出,疾走几步坐下后,扭头偷偷将眼泪擦干后说:“老毛,茶我自己泡好了,你快走吧,他们就要来上班了,给他们看到了会说闲话的。”曹红走进办公室时,老毛正在低头帮她泡茶,曹红落泪、擦泪这些举动看似隐蔽,但全部落在老毛眼里了,因为闹离婚夫妻冷战让美人受到冷遇,即使自己仅是一些小小的表现,已经让她感动了,心中暗想:这个小逼从今以后就是老子的了。将泡好的茶端给曹红办公桌上后,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小红啊,今后每天早上我都会替你买好早点泡上茶的,假设他们问的话,就说是知道我天天早上要去买菜,就让我替你在菜场边上带的。”“以后真的不要啦,省的自找麻烦,嗯,答应我好不好啊?”女人天生喜好有人关心,其实心中对老毛的关心非常满意,也盼着有人对自己关心,但是不想给同事看出点什么,再传出去的话,自己今后还怎么过啊!不要说让许斌知道后的后果了,就是自己找个老头子做姘头,也会让人更加看不起啊,怕老毛不答应就嗲声着说。

“好、好、好吧,红红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啦!”看到美人像是和自己老公似的撒娇,心花怒放的老头赶快应允。

于是曹红开始吃起早饭,老毛搂着她的肩膀,眼神非常温柔的看着她用餐,抬头看到老头的表情后,曹红的脸上隐隐发热,轻轻推走老头搂着她肩膀的手,娇声说:“好啦,你走吧,他们真的就要来啦,你也快去吃早饭吧,不要饿坏了身体。”说完还朝老头做了个媚眼。

“好好好,那我走啦。”老头笑着答应,临走时还在她的胸口摸了一把。

“你这个死老头子,临走还不要脸,吃我豆腐。”反手轻轻打了一记老头的后背。

“你个小骚比,昨晚叫我老公,今天竟然叫我死老头子啦,我倒是要问问清楚了,我到底是你什么人“老头笑着回过头来。

见到老头伸手摸着自己的脸,赶忙站起推开他后说:“不要这样了,万一给人看到了,让我怎样过啊?快走吧。”将老头扭过头,双手推着老头后背往门口走。

老头被推倒门口时,突然回头将她一把搂住了,老脸还凑向她的嘴巴,喷着一股臭烘烘的口气:“我的小红红啊,你说我到底是你什么人啊?我活了五十多年,只听说男人拔出吊来不认账,没想到你个小逼也这样啊。”被老头抱住后,曹红稍稍扭了几下,听了老头的话后,忍不住娇笑着说:”嘻嘻,我怎么不认账啦?你本来就是个死老头子么。”“你个小骚货,昨晚我这个死老头子戳的你舒服的时候,不知是哪个骚逼嘴里叫着,我的好男人啊,我的老公啊。”一边说,一只手用力捏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绕到前面隔着裤子摸她的阴部。

毕竟临近上班时间了,曹红心中害怕给同事看到,于是红着脸在老头子粗糙的脸上亲了一口,娇声说:“好了,我和你开玩笑的,老公。”“哈哈哈,哎,这样叫才对么。”在她胸口又用力捏了一把,随后笑着离开了,嘴上还在大声说:“记着啊,以后要叫我老公。”口中连连答应着,看着老头的背影,曹红轻轻摇了下头,自言自语:“这个死老头子,这样一把年龄了,怎么会这样厉害的啊!”虽然经历了大半夜的放荡,而且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没有让曹红上班时觉得困乏,在整个上班时间,她都是精神饱满,前阶段上班时,有意无意表现出的阴霾一扫而光,让坐在对面的同事有些不能理解,终于在临近下班时开口问她:“红红,今天的脸色和以前比好多了啊,是不是和你老公和好了啊!”同事的问话让她觉得吃惊,心中暗想:哎呀,我怎么这样不注意啊,如果今后还这样不小心的话,不要多久就会被人看出来的。”还不能算是吧,呵呵,昨晚他主动给我发了几个短信,还说今晚要回家的。”情急之中也算是反应很快了。

她微笑着对她说:“我说呢,今天你好像换了个人,许斌能主动和你发信息是个好兆头啊,你们啊多沟通一下,最好不要离婚,对小孩子不好的,今天他回家么,呵呵,你多主动点,男人么,你在床上让他舒服了,就会慢慢好的。”“呵呵,嗯,谢谢你哦。”刚才有些深怕给人看出,心中紧张让曹红脸上发热,此时正好让她同事觉得因为她的话,说的曹红不好意思了。

“红红啊,你也结婚好几年了,还不好意思啊?呵呵,夫妻之间做这事是正常的啊“她同事接着说。

“呵呵,是的呵呵。”总算应付过去了,让曹红的心慢慢定了下来。

下班路过传达室时,好像看见老毛在做着打电话的手势,到家后看到了,已被婆婆接回家的儿子,就和儿子随便说了一会话,自小由公公婆婆带大的儿子,本来就对她不是很亲,自从和许斌闹离婚后,越来越感觉儿子对她的疏远,晚餐时儿子和爷爷奶奶亲热的场景,让她鼻子一酸,差些当场就挂泪水,推说昨晚值班没有睡好,就回到了房间。

和衣躺在床上,想着对她冷漠的老公,儿子的疏远……昨晚欢愉给她生理的满足,让她白天上班精神抖擞,现在人放松下来后,顿觉疲倦的曹红在泪水中渐渐睡着了。

曹红醒来时已是凌晨一点,翻身下床来到卫生间冲淋,在热水不停的冲淋下,她的手搓洗到乳房时,乳头倏然挺起了,前段时间一直依靠自慰来平静自己骚动的欲望,已让她的身体非常敏感,于是再一次将另一只手伸到了下身,……

再次回到床上后,已然没有睡意的她,靠在床上拨弄起手机,孤独感让她特别想找个人聊聊,翻动电话本时,看见存为老公的电话时,心中一阵凄凉,老公= 丈夫,一丈之内是夫,现在不知远离多少个丈啊,天晓得他现在是谁的夫呢!

惘然中竟然拨打了出去。

“什么事啊?怎么还不睡啊?”听到老公生硬的声音,曹红不知该说些什么,“我、我,哦,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忙着呢,空后再回家,睡吧。”电话被挂掉了。

泪水再次挂在脸上的她,将被子蒙在脸上,嚎啕大哭起来。本来和老毛偷情后,虽说生理上是很满足,但内心一直有些不安,总觉得自己犯了大错,现在许斌如此冷漠的态度,让她觉得就该这样报复许斌,而且以后就找老毛这样一个委琐的人,更能打击到他。

以后几天上班时,曹红经常会偷摸去传达室,让老毛偷偷抱一下亲几口,也让她感到开心,惹的老头一直盼着她的到来,半天没有见到她就会心中发狂,还忍不住打她电话,害的她见到老头来电就躲到卫生间去接,两人就盼着曹红值班时间的到来。

再次轮到她值班日子了,那天下午起,曹红一直在看着时间,做什么事都有些心不在焉了,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她就溜进值班室的卫生间,将自己已经潮湿的内裤洗了,认真冲洗了被骚水浸透了,散发出浓厚骚味的下身,而后裙子中未穿内裤就去了办公室,微笑着和下班的同事告别。

和她有同样期盼的老毛,自从和曹红上次勾搭后,又恢复了增强性欲的食谱,一天三餐清蒸羊吊(狗吊)吃的老头的老吊整天怒火冲天,知道今天可以再次品尝美味,中饭后就偷偷睡了一觉,醒来后再次吃了顿加强餐,看到公司所有人都下班后,马上将大门紧闭,急匆匆走向曹红的办公室。

老头门口的一切,曹红在窗口看的非常清楚,知道老头在上来后,她急忙候了过去,在办公室的走廊里,两人紧紧的抱住对方,“我的红红宝贝啊,可想死我啦。”老头边说边将臭嘴凑向美人娇滴滴的香唇。

习惯了此气味的曹红双手紧紧搂住老头脖子,主动接受着老头流进她嘴里的口水,喘息声在逐步加大,“嗯、嗯,快抱我去值班室。”老头将她放在床上后,想帮她脱衣服,“我自己来吧,你脱你自己的吧。”看到女人裙子一脱就已经一丝不挂了,“哎呀,我的小骚货怎么内衣裤都没穿啊,真的体贴你老头子啊。”紧接着就趴在女人下身,舌头不停舔着骚水涌动的密壶。

“哦、哦、不行了,我想你了。”女人玉手在老头脸上和头上摸着,呻吟着说。

老头爬起后,一把将内裤脱下后,一条黝黑的粗大阴茎挺着挂在腰中,刚才还躺着的女人,看到此给予自己快乐的大吊后,急忙爬起跪在床边,一口就其含住,一只娇手托着阴囊,另一只手抱着老头瘦小无肉的屁股。

老头满足的用他那粗糙的手不停的抚摸美人细嫩的脸,“红红,宝贝啊,前世修来的福分啊,找到你这么个美人伺候我这个糟老头子。”

曹红侧身躺在床沿,长大了双腿,还主动扶着老头的阴茎对准花心,当站在地上的老头发力刺进阴道后,密道的胀紧感让她感到兴奋,口中不停发出“恩、哦、舒服“的呻吟。

两人忍了一周时间的欲望再次得到发泄,在那张不是很牢固的值班室的床上,随着摇摆的床发出“吱吱“的声音,一黑一白两个身体不停的翻滚冲刺,直到两人发出“啊、啊、哦哦“的声响后,才慢慢停息下来,整个值班室充斥着骚味和喘息声。

看着依偎在自己胸口的美娇娘,老毛拨弄着女人的乳头,“红红,舒服吗?对老头子的表现还满意吗?”“舒服的,也很满意的。”女人玉手摸着老头全是骨头的胸口小声说。

“和许斌相比,谁让你满意啊?”虽然年龄一把了,男人的特点还是让他开口问。

“不要说起他。”美人在他的胸口重重捏了一记。

老头受痛差点跳了起来,“哎呀,你要掐死你男人啊,到时谁给你刚才的舒服啊!”女人抬头向他媚笑着说:“谁让你问不该问的事啊?嘻嘻,下次再问我就用更大的力气掐你。”小手不停的在帮他揉,还低头亲了刚才掐到的地方。

“红红,今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以后可要听你男人我的话啊,知道吗?还有啊,你的小骚比从今天起只能由我来操,记住了啊!”老头又将手去摸她的下身,还在她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几记。

“哎呀,痛啊,知道了,但是如果你的老吊不能满足我,就不能怪我哦,还有假设我听到你再去找那些老婊子的话,也别怪我不客气啊,将它隔了喂狗。”女人的娇手紧紧握住粘糊糊的老吊。

“有了老婆你这样娇嫩的逼操,我怎么会再去操那种烂货呢。”老毛淫笑着说。

女人在床头拿了几张卫生纸,将老吊擦了几下后,含进嘴里吸允舔弄起来。

老头也心领神会将女人翻过头来替女人口交。

这次两人做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还不停变换着动作和姿势,老毛粗硬的老吊搞得小骚货高潮不断,“老公、老公“乱叫着,最后竟然在老头即将射精时,不顾刚从逼中拔出,骚味冲天还沾满淫液,一口含住了,让老毛在她嘴里发射,最后竟然没有吐出来,全部咽进肚子了,让老毛感动的说:“哎呀,我的宝贝啊,你真是太好了……”两人洗刷完毕后,才共进晚餐,老头让赤裸裸的曹红坐在他腿上,相互喂着嬉闹着,老头还将一些相对比较硬的菜,先放进女人的阴道后,才塞进自己嘴里,嚼得有滋有味,惹的女人抱着他不停的亲。

当晚两人又是大战了两个回合后,紧紧拥抱着睡在值班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