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心苦的捉奸》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心苦的捉奸》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心苦的捉奸 心苦的捉奸

    故事是真实情况,男主人公许斌(笔者朋友)两次婚姻中的妻子,为了不同原因红杏出轨,都被男主抓到现行,男主经历了两次抓奸后,对性的看法从此发生改变...

    王巍巍(xuxm27)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心苦的捉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心苦的捉奸》,是作者王巍巍(xuxm27)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是真实情况,男主人公许斌(笔者朋友)两次婚姻中的妻子,为了不同原因红杏出轨,都被男主抓到现行,男主经历了两次抓奸后,对性的看法从此发生改变...

《心苦的捉奸》 第05集:离婚的原因 免费试读

许斌和老板娘在包厢缠绵了近一个多小时后,才来到了我们几个朋友的包厢,当大家看到明显带有倦态的他开门进入后,纷纷与他开起了玩笑,虽说他还是笑着和大家回应,较为细心的笔者还是看出了疑惑。

自从他闹离婚后,基本上断绝了和我们几位朋友的联系,几次邀约他去欢场都被婉言拒绝,今天却主动邀请我们来欢场寻欢,虽说和我们见面后,表面上给大家再现了以前的那个,豪爽、热情、自信的许斌再次回归,细细对他观察中,他不时会有心不在焉和时有忧郁的神态,虽说仅是一瞬间的事,作为十多年的朋友,笔者感觉到他肯定有什么事,只是当着其他朋友不能多问罢了。

在大包厢欢闹了一阵后,朋友们被几位小姐惹的性趣高昂,提议出去开房尽欢,笔者知道许斌刚和老板娘缠绵过,肯定不会也不适合再在此找小妹了(如果找了,老板娘也不会答应)说实话,笔者也是偶尔有机会出来鬼混(家中顶得太紧)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陪伴笔者的小妹又是那样让我满意,但为了问清楚许斌的心事,只能忍痛割爱了。

我俩来到许斌公司后,不待许斌泡好茶,心急的笔者就开问了:“许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许斌将茶杯放在我面前,苦笑着说:“看来我们几位朋友,只有你最细心啊,我已经蛮注意自己的表情了,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其实刚才你老兄没叫小妹,我就估计到你可能看出来了。否则你这个色鬼不会轻易放弃这种机会的。”“废话少说吧,快点讲讲有啥事吧,你知道我是个急性子,没有搞清楚总是心痒痒的。”笔者打断了他。

于是许斌就将他妻子出轨的事情告诉了笔者。

笔者和他的妻子曹红也非常熟悉,可以说对她还非常了解的,如果今天不是许斌亲口告诉笔者的话,打死笔者也不会相信曹红会出墙,会做出对不起许斌的事。

据笔者了解,曹红非常在乎和喜欢许斌,大多数人都知道,女人生了孩子后,会将多数的爱转移到孩子身上,而曹红却是个例外,她对许斌的看重要远远大于儿子,她常说没有老公哪来的儿子啊;老公是一辈子的,儿子最多就二十多年,娶了媳妇还会想到父母!

笔者一直觉得曹红对许斌的爱,有些过头了,许斌和曹红结婚较早,许斌婚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位少妇人妻,两人曾经同居过两年,那时许斌每周回家不超过两天,其余时间都是在外过夜,为此我们还劝过许斌注意家庭,每次他都是一笑而过,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曹红知道此事的,也默认了此事,她曾经和笔者说过,男人么,有几个女人很正常的,只要他心中有家,心中顾家能够将家庭搞好就行了。因为此事,许斌的朋友对曹红都非常敬佩。

笔者曾经多次询问许斌,为啥曹红能够有此气度?一开始许斌只是笑着说:“那是我的本事,对老婆教育有方。”笔者追问了几次过后,他才告知真正原因:曹红的父亲是个建筑老板,在外有很多女人,一开始她母亲很反对,她父亲却不以为然,还和她母亲说,男人能够在外有女人,第一是男人本色,第二说明该男人有本事,只要能够顾家、将家庭搞好搞富就好。曹红在这种思想的熏陶下长大,也就习惯了有本事、有能力的男人外面有女人是正常的。

许斌23岁开始独立承包工地时,认识了时任的区委书记,他的能力和表现得到书记的赏识,从此他的事业一帆风顺,几年后许斌又结识了本市的一位常委副市长兼高新区工委书记,他的事业又抬高了一个层次,也为家人创造了非常优越的经济条件。

虽说许斌有这样的资源背景,但他从不外露,平时非常低调,除了有点好色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他和曹红提出离婚前,曾经来找过笔者,并告知了笔者离婚的原因。

许斌和曹红婚前的一个月,曹红父亲接了一个住宅楼工程,安装工程分包给了许斌,预算造价是十一万,为了表示谢意,许斌就让利一万元,施工中期,曹红父亲操作的土建出现质量事故,整体返工了两层楼面,给许斌也造成了一些损失,曹红父亲也给业主方驱逐出去,业主方要求施工企业另外安排项目经理,而该工程的款项已被曹红父亲领取了一大半了,未曾动用的工程款已不够余下的工程,而此时许斌才领到四万元工程款,于是他主动放弃该安装工程的全部利润二万元,要求曹红父亲先给他二万元,余下的二万完工后再拿,当时曹红父亲对许斌的让利非常感动,并一口答应马上给他二万工程款,没想到许斌真的去讨要时,曹红父亲一直推脱过几天再给,当时许斌还刚开始做,手头也没钱,为了帮曹红父亲了结此工程,也为了树立一个好的形象,他已耗光了所有积蓄,反而被曹红父亲一次次的欺骗,只是碍于他是自己岳父,才一直克制着,但是等他第二十六次讨要时,实在无法控制了,当场将暖瓶扔向曹红父亲,并从此不再上他家的门。

直到四年后曹红的哥哥车祸丧生,丧子之痛让曹红父亲病倒在床,曹红的弟弟年轻,此时许斌才上门帮助了理后事,病倒的曹红父亲无心管理工程,导致赔了一大笔钱,半年后已到了香烟都抽不起的地步,还遭到家中的小儿子夫妇的嫌弃,心软的许斌实在看不过去了,于是让曹红父亲来到自己公司管理工程现场,并答应和他利润均分,出于感恩老头来到他公司后非常卖力,年终时老头来了不到半年时间,许斌分给他八十多万。

第二年的五月份,老头向许斌提出,让他小儿子来工地做兼职施工员(有固定工作)每月薪水为四千五百元,许斌也一口答应了,待小儿子一到工地,老头就为他买了一辆车,随后还帮他小儿媳也买了一辆,许斌虽然看不惯,但想想老头化自己的钱,也不关他的事情,被去年老头的表现迷惑的许斌,根本没有引起注意,直到十一月时,他公司的财务向他反映,账面上已无多少现款,才发觉不到半年时间,老头领了二百九十多万,找他核实账目后,二百六十多万被他花了。标准的新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心有不甘的许斌回家和曹红说了此事,没想到曹红不相信,并认定是许斌自己花了推在她父亲身上,后来许斌将老头的领款单子拿回家给她看后,因为她偷摸着回家问了母亲有没有此事,她母亲说根本今年没有拿到过老头的钱,所以看到领款单上的名字后,曹红还是不信此事,依然一口咬定是许斌玩女人花的。这才导致许斌发急了,并发誓不想再看见姓曹之人,决定和曹红离婚的,应该说本来两人间没有什么矛盾,笔者也劝过许斌三思,但性格倔强的他,已被曹红父亲的恩将仇报、曹红的不明是非惹急了眼,这次下定决心要和姓曹的一刀两断。

此时笔者听到曹红出墙之事后,也真的不知如何开口了,直到两人猛抽了三四根香烟后,笔者才开口问他:“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劝你千万要冷静,千万不能做出极端的事情啊,反过来说,曹红的出轨也可能是被你所逼的,还是和她好好谈谈吧,好聚好散。”许斌盯着看了我一眼说:“哎,曹红的这一步,确实有我的因素,估计也有报复的因素在内,但是如果我放过了他们,你说,今后我还怎么做人啊?”笔者心中也有这样的想法,不管怎么说,许斌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如果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话,万一传出去,让他怎么做人呢。你说要是采取报复吧,对方是个糟老头子,传出去许斌也没面子,真的是两难,估计许斌也是因为这点为难。

两人交换了看法后,确实想到了一块去,此时我们两人恨不得对方也是个人物,那就好办多了,也无需许斌出面,我们这些朋友也会将他摆平了。

“这样吧,许斌,你先想办法找到证据,至于如何处理么,反正那人也不会离开本地的,今后有的是办法对付啦。”笔者只能给他这个建议,也相信许斌不会为了个糟老头子去做伤害到自己的事。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说实话,我现在后悔的是,没有早些了结此事,才会导致现在的被动,也不知怎么想的,几百万都给曹家拿去了,怎么会因为不舍得三十万受此羞辱啊!”许斌大为懊恼着。

“许斌啊,现在也不要多想了,说不定你给了三十万,曹红还是不愿和你离婚呢?也可能你命中有此一劫吧。”笔者本想再安慰他几句。

“好了,你这吊人再说下去就没好话了,还是我来帮你说吧,是不是淫人妻者、其妻也必被人淫啊?因为我许斌玩了这么多女人,就该受此报应的。”许斌抢着说。

就这样刚才沉闷的气氛一扫而光,两人嬉闹着说了会笑话,也商量了如何去抓现场的方案,结束时一看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了,两人决定出去吃夜宵。

在开往饭店的途中,许斌给那个欢场老板娘打了个电话,要她带个小妹过来一起吃夜宵,打完电话后,他笑着对笔者说:“嫂子难得放你出来一次,如果因为我的事给浪费了,今后肯定会被你牵绊的,现在我还给你机会,吃完宵夜后,你就去过把瘾吧。”尚未等我们点完菜,老板娘已经带人过来了,笔者一看老板娘背后的小妹,竟然是刚才包厢里陪我的那个,心头一乐对着老板娘说:“想不到老板娘这么聪明啊,好像许斌刚才电话里没说带哪位小妹啊,怎么会正好带我的最爱过来啊!”

“嘻嘻,我聪明吧,一接到许斌电话,我就知道肯定是帮你叫的小妹,因为刚才我看到只有你和许斌一起走的。小妹你坐在那里“老板娘满面春风着说,随后就贴着许斌的位置坐了下来。

吃完夜宵后,许斌送我们去了以前常开的宾馆,随后就开车送老板娘回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