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凌辱》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清水真理子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凌辱 凌辱

    在电视公司担任节目助理的雅人,父母死去之後,留下来的却是一大笔债。他几乎每天都在躲避着那些专门讨债的黑道,而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的时候,忽然上司的千寻将他叫去。  千寻愿意帮雅人偿还所有的负债,不过条件是要去凌辱一个演艺界的女性偶像!她真正的目的是要将整个过程拍摄成录影带,利用录影带来威胁她顺从自己。  被逼的走投无路的雅人,只好答应,并将以前在偶然的机会下看到在自慰的樱井理奥娜约了出来,决定要执行这个任务┅  被上层利用的雅人,未来到底会如何!?

    清水真理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凌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凌辱》,是作者清水真理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电视公司担任节目助理的雅人,父母死去之後,留下来的却是一大笔债。他几乎每天都在躲避着那些专门讨债的黑道,而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的时候,忽然上司的千寻将他叫去。  千寻愿意帮雅人偿还所有的负债,不过条件是要去凌辱一个演艺界的女性偶像!她真正的目的是要将整个过程拍摄成录影带,利用录影带来威胁她顺从自己。  被逼的走投无路的雅人,只好答应,并将以前在偶然的机会下看到在自慰的樱井理奥娜约了出来,决定要执行这个任务┅  被上层利用的雅人,未来到底会如何!?

《凌辱》 结局 免费试读

干寻拿一束鲜花,站在墓前。

雅人在千寻的後头,双手合十。

“时间过得真快┅”

“嗯!”

和当时同样的长发,但注视着千寻面朝墓碑的背影,的确比当时瘦弱许多。

“已经十年了!”

站在雅人身边的优子说着。双手合十的无名指上头,雅人送的戒指闪闪发亮。

“但千寻老了许多!”

“你说什麽?”

干寻瞪雅人一眼,两人便苦笑起来。

之後,雅人虽想和优子好好沟通。但自从雅人与优子说要辞去“工作”的那天起,优子也就消失。

千寻告诉雅人,优子弟弟的医院後,雅人便在那所医院的附近徘徊,想要藉此找到优子。突然,他在小城镇的小公寓前停下脚步,尚未连络便直接进入房间。

“如果知道我要来,你一定会逃走的。”

“因为┅我一听到雅人你说要辞去工作时,我知道千寻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所以心想,是离开你的时候了。”

“所以那时,你不是因为开心而流泪。”

“雅人┅”

这时,优子才将所有的事,同雅人说明。

“我比你还要早替千寻做事,和你一样,千寻叫我拿那些药,放在那些指定女孩的便当中或饮料内,然後进一步观察她们的举动,将结果报告给千寻,千寻说要有更具体的档案资料,所以才会┅”

“所以才会想要利用负债累累的我?”

“或许是因为┅?因为那样吧?”

优子低着头,眼睛不敢直视雅人。

“因为千寻知道我暗恋雅人你的事情,所以才会想要找你,让我献身给你,这样,你才不会怀疑。”

“┅”

现在想想,自己在千寻的命令下,做那样的“工作”,却真的完全没有怀疑过优子。

“一开始,我真的很害怕,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所以我一直很困扰。但一想到弟弟的病,我也只得这麽做。就知道这麽做,相当对不起你,但那段时间,每天帮你煮菜、烧饭┅真的很快乐。”

说到这里,优子笑了起来。

“虽然雅人你一天天在改变,但我想┅我想不管雅人你会变得如何,我都会在你的身边,因为你之所以会那样,我也要负责任。当你说要辞去这份‘工作’时,我真的吓一大跳,心想,要是让你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你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我决定离开,这样最好,不是吗?”

“西原!”

优子拿下眼镜,擦拭眼泪。雅人注意到那张美丽的脸庞,充满无法言语的魅力,就和那夜褪去衣服的身体一样,那麽迷人。

“我知道我是个坏女人,这些话相不相信随你,但我对你的这份心是┅”

“不要说了!西原┅优子!”

雅人只是抱着优子,什麽都没再说。

***

四年後,雅人与优子结婚。

没有亲友的参与,只有他们两人,是个简单却隆重的婚礼。但优子说,这对她而言,就已经相当幸福。

结婚後的第二年,久病的弟弟过世。优子说着∶“从此就只剩我一人。”但雅人对她说∶“你还有我啊!”

雅人只有问过优子一次。

“你和千寻是同性恋吗?”

“我们只是互相安慰罢了!虽然在事业上是迥然不同的两人,但在家人方面,我们两人的烦恼却很相似。”

“互相安慰┅”

这或许也像是雅人及优子之间的关系。

坦白说,雅人在结婚前及结婚後,对优子都没有强烈的恋爱感。两个人的关系,像是互相知道彼此最黑暗、最丑陋的一面,共同背负罪恶的感觉,但最近两人的关系,竟渐渐走向稳定的爱情关系。

现在对雅人而言,优子是他最重要的人,这个事实是不变的。

即使是因为那样的原因结合,但又有何不可呢?

***

渐渐接近黎明。

从墓园小丘上看下去的街道,愈渐清晰。

雅人三人沉默地站在那里,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啊!他们!

“来了耶!”

优子看到山丘上的两个人影,似乎很早就先来到。其中一人是雅人素未谋面的年轻人,而另外一个是┅

“对不起喔!因为他工作的关系,所以找们才会这麽晚。”

“没关系!赶紧和爸爸报告一下吧!”

“嗯!”

奈奈在墓前跪下,双手合十。

“爸爸!我┅我要和他结婚了。”

奈奈转过头看着和她一起来的青年,那青年静静地双手合十,闭上眼。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千寻含泪说着。那次严重病发後,奈奈竟然奇迹似痊愈,於是千寻便和奈奈一起去美国就医,虽然成功机率只有一半,但奈奈还是接受手术,千寻则天天在奈奈身边照顾她,最後终於克服病魔。

也因为需要兼顾工作及照顾女儿两件事,千寻便制作以母亲为主题的电视剧,因而更受欢迎。

雅人在佩服千寻的工作能力之馀┅

自己则在日本帮忙千寻的事务,还常常打电话和在美国的奈奈说∶“你要早点痊愈喔!我们还要一起去旅行耶!”

一听到优子与雅人要结婚的消息,失望沮丧的奈奈,与在美国认识的青年┅也就是现在身旁的他,渐渐亲密起来。

他是个从日本到美国留学的年轻人。

今年春天,他成为正式的医生,也因此奈奈答应与他结婚。

“我们会幸福的,请你们也要祝福我们喔!”

奈奈真的变得很美。束起马尾的头发长到腰际,瘦小的身材,使她看起来高窕许多,与十年前的她,简直就像不同的两个人。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啊!太好了!奈奈我因为赶着过来,所以什麽都没吃,这次是妈妈请客吧!

那一定要吃点高级的,就吃中华料理吧!那里的肉最好吃了!“

┅奈奈似乎只有外表改变,内在一点长进都没有。

奈奈在前方带领着大家,而後方,对奈奈无可奈何的青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喂!你不觉得他跟你很像吗?”

优子对雅人小声说着,雅人心中也这麽想。

***

大家围着圆桌一起吃饭。

“对了!听说你最近的节目,挺受欢迎的嘛?”

“托您的福,这都是因为这十年,受到?崎编制局长的严格锻炼!”

“对不起喔!你应该说是教育才对吧!而且我是明年才会进升到编制局长,现在还不是。”

“是这样的啊?”

雅人用忙碌的藉口装傻说弄错了。现在的雅人,是电视台的重要导演之一,已经有几部脍炙人口的作品。

这都是十年前的那部深夜节目让他一炮而红,当时他?集许多的资料,用特殊的角度观察而完成的作品,因而获得相当高的评价,而且又有千寻做他的後盾,便一夕成名,事业非常顺利,他也将自己的负债还清。

“说真的,雅人你会有今天,是靠你自己的努力,我完全没有帮到你什麽!”

千寻这麽说着。但若说起实力,或许是那时凌辱女孩,发现人类包括自己最丑陋最邪恶的一面,所锻炼出来的吧?

在接受观众掌声,沐浴在舞台的灯光下,背後一定会有不可见人的黑暗影子,这句话雅人永远不会忘记,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永远无法忘记。

“喂!妈妈!你们不要只顾着说话好不好?小笼包都冷了。”

奈奈插入他们的话题,雅人赶紧拿起筷子要开动。

***

“再见,妈妈、雅人哥、优子姐,下吹见面,我会穿新娘装和你们见面的!”

天真的奈奈向他们挥手道再见,雅人的心中渐渐温暖起来,他相信优子及千寻也一定是这麽想。

到现在为止,他们所犯下的罪行,都是为了奈奈,能够找到她的幸福,所以如果能够看到奈奈穿着新娘礼服的模样,似乎受再多的罪,也不会後悔。

现在是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但,故事还没结束。

***

看着奈奈离去的背影,雅人、优子及千寻搭上自己的车子离开城市,往郊外的方向驶去。千寻一转愉悦的脸色,优子也充满严肃的表情,雅人默默看着前方,专心开车。

“┅最好现在吃下去,会比较好。”

千寻拿着白色的药丸,各给雅人及优子一颗後,自己也吃下那颗药。

雅人和优子相继地吃下。

“这一次,应该不会有副作用吧?”

“大概吧!自从浅野死後,浅野药局在制造药物时,变得相当谨慎。”

这药排除之前那种药的缺点,吃後不会上瘾,也不会有暴力倾向,只是增加性欲而已。

但这药曾经失败过一次,浅野辉彦虽然知道这药,是去除之前药物的缺点所制造的,以为只要不上瘾就没事,长期地在不安定的状态下,服用这种药,因而导致肾衰竭死亡。

而之後又再研发的药物,便是雅人他们现在所吃下的药。

虽然因为浅野辉彦的死,而使千寻和浅野药局之间断绝来往,但千寻还是凭藉着自己的人脉关系,拿到这药。

可是,这次她并不是又要用药让自己的事业突飞猛进。现在的她,即使不用那些手段,所有的艺人都会乖乖听她的话。

但,为什麽他们要吃下那药呢┅?

***

三人一到达千寻的别墅,便直接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啊!”

“嗯!嗯!”

几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子,被链子绑着头,手被手铐铐着,躺在地下室的床上。

所有的人都将脚张开,私处都放着电动按摩棒,许多台电动按摩棒一起震动的声音,足以让人耳鸣。

“啊!好舒服啊!”

“那里好舒服喔!┅那里真的好舒服啊!”

即使被人囚禁,但她们却都没抵抗,而且每个人都摇摆腰部,表情相当满足。

因按摩棒的抚慰,裂缝处流出如蜜般的黏液,房间里充斥着女人痛苦的呻吟声。雅人三人进入房间後,女孩们只是侧过头,用渴求的眼神看着他们。

理奥娜、志穗美、莎拉、树璃、美纪、智子。

都是十年前极受欢迎的女偶像们,现在竟然在这里成为快乐的奴隶,任谁都无法相信。

她们被药物控制,每天只想要与男人亲热,完全忘了自己的正业。

渐渐地,远离萤光幕,也被世人所淡忘。不知何去何从的她们,整天只想着男人,以性爱为人生的目的,实在是相当危险的人物。

所以如果不用手铐铐住她们,一旦让她们跑出去,欲求不满的心情,一定会袭击路上的人。有一次,就是不小心让志穗美跑出别墅,被人看见她在路边自慰的模样。之後,好不容易才将那事解决。

最後,便用钱请一些口风紧的人,照顾她们,帮她们处理一些生活杂事,也就是说,千寻饲养这些女孩子。

“喂!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快乐时光,大家盼望已久了吧?”

千寻一一地将她们的手铐及链子解开,终於自由的她们,不再想用道具来满足自己,渐渐走向优子、雅人及千寻身边,想要寻求更真实的享受。

志穗美将手放到优子的双腿间,这和从前优子及雅人一起凌辱志穗美的状况刚好相反,她将优子的衣服全部脱去,两个全裸的女人纠缠在一起。

“按我的私处┅用手按我的私处,啊!感觉真好!”

当初先去处女之身的美纪,只是感到痛苦而已,什麽都无法感受。现在却像当初她在主持的儿童节目中的小孩一样,趴着让千寻摩擦她的私处。

千寻全身赤棵,美纪则用像在尿尿的姿势抱着千寻,当千寻的手刺激到美纪的花蕾时,她惨叫着尿了出来。

理奥娜及莎拉互相爱抚,两人都用自己的手按住对方私处,用舌头不断舔着裂缝处。理奥娜抚摸自己的乳房,比例上大得许多的胸部,现在因脂肪的增加,变得更大。

十年前是所有女孩子当中最年轻的理奥娜,现在也渐惭成熟,成为到了贪求性欲年龄的女人之一。

“理奥娜!”莎拉闭上眼舔着理奥娜的裂缝处,舌头不停抵住花蕾,用嘴唇吸取从私处流出的蜜液。

“我爱你┅理奥娜!”莎拉还是和从前一样,叫着理奥娜的名字,脸上流露出幸福的表情。雅人的身上趴着树璃及智子。

树璃像一只饥饿的野狗般,舔着雅人的男根。

“赶快给我舔,这样我就会考虑原谅你!”

还来不及反应智子为何这麽说的原因,雅人的嘴巴便被智子的裂缝处强压住,动弹不得,呼吸困难,他只能拼命用舌头清除她的沟缝。树璃看雅人的男根渐坚挺,便跨坐在雅人的腰际。

身体的律动像音乐的节奏般,树璃让雅人进入自己体内,但她并不是选择前端的秘处,而是後方的菊花眼,或许是丈夫浅野生前,特别爱待在这个地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习惯。

雅人轻松地进入她的菊花眼。入口虽然柔软,但内部的直肠紧紧地包围雅人。

智子边喊叫,边将自己的私处塞入雅人嘴里。

“嗯!嗯!嗯!好舒服啊!”

树璃及智子互相叫着,在雅人的身上晃动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像是她们在强暴雅人一样。

最後,树璃达到高潮,智子也跟着结束,她便在雅人的嘴里,释放出大量的爱汁,雅人无处躲藏,只得乖乖喝下。

树璃用手爱抚着自己的花蕾,在雅人的男根上尽情宣泄。她指引着雅人到她身体的最内侧。

但雅人之前吃下的药,似乎还未发挥出最大的药效。今晚要凌辱这些女人,让她们精疲力尽,无法继续为止。

这便是雅人他们三人必须要对她们的补偿。

这就像永无止境的恶梦般。

今夜,不知要达到多少次高潮?被多少人强行施暴?

雅人用微弱的意识,抱起身边的女人。

“喂!雅人!是我啊!”

原来是优子。的确,这肤质的触感,确实比刚才那些女人还要柔软,肤色也较有光泽。

雅人继续他的动作。

“我想你也很渴望吧?”

雅人的手从背後,在优子乳房上旋转。

优子便发出阵阵呻吟声。或许是刚吃下药,身体变得特别敏感、淫荡。乳头像水果的种子一样结实。

雅人试着转动她的乳房,优子的背部便开始颤抖,有了反应。因雅人的爱抚,优子渐渐失去力气,双腿也自然张开。

“想要吗?好吧!就从後面吧!”

雅人拾起掉落在地的电动按摩棒,抹取前端流出的白色蜜液,涂在菊花眼的周围,那里看起来已不像平时那麽紧缩。

大概是刚才有人使用过吧?雅人打开按摩棒的开关,插入她的菊花眼内,同时,将自己的男根放入前端,优子的身体由於同时感受到两个物体,便不自觉地发出喊叫声。

当两个物体都到达优子身体的最深处时,她便发出满足的声音。

“好!不要动喔!”

“啊!雅人!啊!啊!嗯!你要做什麽啊?”

“到达了吧?在你身体的最深处,是不是有感受到我的律动啊?”

“嗯!有啊!可是那里、是┅最容易怀孕的地方!”

“这样也不错啊!不知道我们的孩子会是什麽样子?”

优子的双眼含着泪水。雅人还是继续他的动作。

“刚才问千寻这药有没有副作用时,她也不敢确定。但我体内却有永无止尽的欲望,或许我也中了以前那种药的毒吧?”

“嗯!”优子痛苦地叫喊着,雅人还是没有离开她的体内,不停用自己的男根,在接近秘处的地方摩擦,优子本身也知道那里是最脆弱的地方。

“不行了!我要射了!啊!啊!啊!”

优子终於结束冗长的喊叫声。同时,雅人也在优子体内的最深处射精。雅人似乎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眼前突然变得昏暗。

剩下微弱意识的雅人想着∶‘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後悔。’

但这回雅人会因而掉入自己所制造的地狱里?还是会再掉入另一个新的地狱中?就不得而知了。

但至少可以看到奈奈幸福的样子,这样就足够。

我们都成了奈奈光下的影子。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