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canykuo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canykuo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父亲的遗产 父亲的遗产

    我,是个美容美体的医生,拥有一间小而美的整形外科诊所,如同坊间常见的林立看板,这是行相当热门的新兴行业。  然而,与其他整形、微整形医学有很大不同地方在于,这间诊所内所贩售的,并非单纯的外在美,而是其他东西,更直接的说法是,我,只是个被恶魔利诱,成为它在人世间进行灵魂买卖的代理人而已。

    canykuo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父亲的遗产》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父亲的遗产》,是作者canykuo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个美容美体的医生,拥有一间小而美的整形外科诊所,如同坊间常见的林立看板,这是行相当热门的新兴行业。  然而,与其他整形、微整形医学有很大不同地方在于,这间诊所内所贩售的,并非单纯的外在美,而是其他东西,更直接的说法是,我,只是个被恶魔利诱,成为它在人世间进行灵魂买卖的代理人而已。

《父亲的遗产》 第十二回、肛交性奴 免费试读

「唔嗯……呼呼……啊……」

下体流着处女血渍的玉玲,禁不了大肉棒抽送时地撕裂痛楚昏了过去,但最後仍旧在其他男人的折磨中,受不住难过地苏醒过来。

「嘻嘻,别装死……还有的忙呢。」

「嘴巴张大一点!」

「你把她固定好,双脚压开……再撑松一点点肛门就可以进去……」

尽管玉玲身子被弄的死去活来,但同时要面对五、六位男学生的轮奸,可几乎让她感觉无法喘息地就要死掉一样。

「呼呼……唔……唔……」

嘴巴也逃不过被塞满命运,浑身孔洞好像不是被淫物插入着,就是被舌头舔玩着,玉玲只想着怎麽让自己晕死过去,根本承受不住地只能哭泣挣扎。

「呜呜……宏……救我……」玉玲眼看又要弥留地晕死过去,不停朝着门口方向伸手哭泣。

「咦?她好像在哭着找男友呢。」

「我认识她,她叫高玉玲……好像有个叫阿宏的男朋友,是我们班的,感情好到常讲些肉麻事情叫人嫉妒……」

「嘿嘿,那就快点插晕她!让她彻底忘了男友吧!我们帮你出气!」

「嘿……嘿……里面……越来越顺……准备要射进去了呢……」

「呜呜……不……不可以射……会怀孕……呜!」玉玲像快疯掉似地不停阻止,可惜被男生们牢牢压制住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先别……别急……等等一起给她浇精液吧!」

「不!不!会怀孕的!不!吮吮……」

「好……三……二……一……一起给她射进去吧!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猛力地全速抽插,就这样,男生们算好了时间,一同在前後穴与嘴巴里射入精液,至於没能享用到肉体的人,则抓着玉玲手来自慰,并且飞快地也都把撸出来的精液喷在她脸颊上。

「啊……呜呜……挖……出来……烫……烫!」

「什麽东西烫?」

「呜呜……烫……不要……人家不要怀孕……呜……」

「嘿嘿,说清楚……什麽东西烫才好帮你挖出来。」

「精……啊呜……呜……」

「嘻嘻,是吗?」

男同学非但没有抠挖精液的意思,反而还把它们用指头更塞进去一点。

「怕怀孕就帮她多射一点进去,只要确定一定会受孕,以後就再也不用担心受怕了是吧?哈哈哈哈!」矮个子在享用完处女之後,竟然冷酷地这样说道。

「换你了!」果真,男生们又再度轮番上阵,调换位置之後,又再度把又浓又腥地精液给挤到更深的子宫里面去。

「啊……啊唔……」

接着玉玲再也熬不住地翻白眼珠,弓起地腰身再度被射进滚烫精液,脸上似乎有着不太一样的痛苦表情。

「好像快发作了,嘿嘿。」

那矮个子的精液里有股特殊魔力,虽说白精喷进去时滚烫的要命,可一旦再被肉棒插入时,却又立刻转变成一种舒服的刺激,让她拼命地摇摆双臀主动接受。

「啊啊!那……那里……啊啊啊……啊……」

「咦?这女人的表情变得不太一样……」

「嘻嘻,那是什麽感觉?」

「啊啊……啊哈……好……厉害……啊啊啊啊……」

「矮子,你那」叫女人发痴「的东西,好像开始发作了……」

「那就别浪费了,让她更拼命地叫春吧!」

接着男生们像似受到了鼓舞,一古脑地更加拼命凌虐玉玲,甚至纷纷拿出手机来替她拍下淫照,直到所有人都在她身上射过了四、五次之後,才意犹未尽地结束这场新人的「欢迎仪式」。

半个月後时间,回到了安东尼入学的当天「够了……请……请把照片……还我吧……」

玉玲双腮羞红地用嘴巴替阿义卖力口交,直到精液将她喷的满脸都是之後,才伸着舌尖一边舔、一边哀求说道。

「嘻嘻,你是真想要回这些照片呢?还是……只想找个藉口让人干你呢?」

阿义的无情羞辱让玉玲浑身冷颤地抖了一下,别过脸儿说不出话来。

「还在发什麽呆?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听话。」

威吓的命令让玉玲身子再次抖了起来,不及擦干精液地站起身来,撩起被玷污的百褶裙,露出一条豹纹火辣地性感内裤。

「嘻嘻,颜色不错,是我喜欢的款式,看来依凡还挺了解你适合穿什麽样的内裤做爱。」

「记住了,以後不管这条内裤弄的有多脏、有多臭,没有我允许,不准给我换掉,明白吗?」

「呜……怎麽这样……」

接着阿义轻轻地把豹纹内裤勾到一边,让玉玲平坦的私处,毫无遮掩地裸露在他面前。

只见光溜溜地下阴地带已被除毛的十分彻底,半根细毛也没有地十分娇嫩可爱。

「嘿嘿,很好,你老实说……昨天跟男友做了几次?」

「没……没有……」

「哦?真的吗?那为何这里面还黏呼呼地,这麽远都能闻到腥味呢?」阿义把指头搓进玉玲肛门时,颤抖的女体却丝毫不敢反抗地仰着头。

「呜……那是……」

就当玉玲不知所错的同时,其他男生们也陆续来到了社团基地里,碰巧撞见玉玲被调教的这一幕,其中那矮个子就跳出来替她回答道。

「嘻嘻,那是因为替男友口交时,没两分锺就射出来了,那没用的小子嘴里还直说不应该做这种事的,把她逼急了只好逃到我这来……」

矮个子走到女孩面前摸摸她的秀发,没想到玉玲竟主动拉开对方拉链,把露出的粗肉棒给含在嘴里小心舔着。

「嘿,所以我只好顶替她的男友阿宏,替她消削火,你别看这样,玉玲屁眼可真贱得很,不知哪学来的,会死命地吸着不放,搞一整晚叫春叫的超大声,还一直亲我、求我当他男朋友……」

「哦?呵呵……这可就是你不对了,昨天的命令明明要你跟男友做爱,你却跑去跟这矮子好上了,难不成知道他是你肚里孩子的父亲?」

阿义的话立刻让玉玲浑身抽搐地再也忍受不住,崩溃的眼泪不停落下。

「哭什麽?那天你跟这麽多人做过了,可说不准谁先射的就是孩子父亲呢,不过话说回来,矮子,你答应她了吗?」

「当然没有!」

「别看她这麽会伪装,骨子里可骚的要命,简直跟依凡就是同一类呢。」

「哦!原来她都偷偷找你过瘾是吧……」

「这我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了,反正成天得跟这麽多男人做爱,身体一定臭得要命,还是让阿宏做她的男朋友,我当她的主人会更适合些……」

「呜呜……呜……」

矮个子不等她放声大哭,一把拉起玉玲秀发就直接扯了过来,撩起她的裙子,从背後毫无阻碍地撑开豹纹内裤,直接捣进狭窄玉嫩的肛门里,奔放地开始活塞抽插!

「啊哈!啊哈……哈哈!好……就……就是那……啊啊……」

玉玲叫声竟似喜悦般的欢呼,尽管羞辱的泪水潸潸流着,但腰部以下却像期待已久地不停上下摆荡,彷佛迎接着肉棒到来,菊蕊不停收缩地吞吐着一根超巨大肉棒。

「哈哈……昨天射的六发精液都还在里面搅拌呢,肛门被我连续调教了这麽多天,现在总算一下子就能插进去了。」

「啊啊啊……啊哈!好深……深……又……又顶那……啊啊啊啊……」

「哼!难怪肉穴怎麽插她都没这种反应,原来跟你一样,是个喜欢肛交的变态女。」

眼镜男双手一摊,似乎把自己始终无法令玉玲高潮的错,全怪在她异常的性癖上面。

「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

狗爬姿势被人从後猛干的玉玲,双眼再度飘忽地淫荡痴笑着,显然某种异常正在她的身体里快速发酵着。

「嘻……嘻……也可能是我的精液让她产生变化,不过,这也是花了五十万魂币所换来的代价……」

「哼哼,臭矮子……等我也存够了五十万,定要换一条来试试!」原本总跟矮子一起出现的眼镜男,嘴里愤愤不平地咬牙叫道。

「喂!快点结束她,等等还要赶着接依凡回来呢。」

「知道啦!正爽着呢!」

「啊啊!好厉害……啊啊啊!」玉玲只觉每顶一下,都能让她痛快地有如高潮般不停泄身,男友的形象也在糜烂性爱中渐渐变得遥远,此刻,真正能够让自己感到无比幸福的,就只有背後的这个矮子而已。

「啊啊啊……又……又要……恶哈……啊哈……」

很快的,大量的浓精再度灌注在玉玲的肠子里面,滚烫的感觉让她无比兴奋,渐渐喜欢上这种滋味之後,不由得让她感到讶异,自己彷佛变成为另外一个人。

「都抗拒了这麽多天,没想到被男友拒绝後,反而整个人好像突然间都放开了呢……」

「啊啊……别……别说了……啊啊啊……」

「尤其是昨晚跑来找我时,还真吓了一大跳,之前什麽纯洁、矜持都他妈全是装出来的,你也只是个迷恋肛交的变态女而已……嘿嘿。」

「啊啊……是你……好厉害……人家……不能没有你了……」玉玲主动拥吻着矮个子,伸长了舌头,脸上的羞愧也渐渐地消失不见。

玉玲的转变着实让社团里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惊讶,不过,很快地大夥便相视一笑,心理明白这女人算是已经完了,再也离不开社团回到男友身边去了。

「我……我以後……都可以跟你做……当……当我的男朋友吧……」

玉玲头一回不知羞耻地在众人面前向矮子表白,并且立刻引起哄堂骚动,祝福般的嘲讽笑声不绝於耳。

「不要!」

「呜……怎麽这样……」玉玲没想到自己的表白竟会遭到拒绝,眼泪再度流下来的同时,却见矮子从口袋中掏出一件东西地丢在她面前。

「带上。」只见矮个子丢出来的东西,赫然竟是一条精亮亮地红色皮革狗链。

「这是……」

「不明白吗?先搞清楚一点,在这里你可不是个人,而是所有人的玩物。」

「你……」玉玲原以为只要屈服就能得到疼惜与满足,但她完全错了,矮个子的冷酷超乎她的想像。

「以後无时无刻,你都必须随时准备好给人干!唯有带上它的时候我才会考虑要不要干你,或许,我会很乐意在阿宏面前……」

「不……不要!呜……求求你……我不要回到他身边!求你……呜呜……」

玉玲疯狂地痛哭着,虽然自己变得淫秽不堪,但也不希望在阿宏面前显露出来。

「嘿嘿,那可不行,毕竟你背叛人家已经够悲惨了,别再剥夺他身为男友所能享乐的一点福利……」

矮个子脸上邪邪地淫笑着,似乎打算再逼玉玲与男友做爱,之後……俩人间仅存的一丝丝美好与遐想,都将会全被他打碎掉。

从上帝视角监视着的我,非常讶异地看着这一切,这小子到底哪学来的调教技巧,冷血地居然连我都感到十分兴奋。

要知道若是始终留着玉玲当性奴,日子久了她反而会开始胡思乱想,甚至心中暗暗地渴望跟男友复合,思念有时会让人超脱肉慾,令她想要变回以前的玉玲。

但,要是仍然留着男女关系,并且是自己背叛男友的情况下,则正好相反,什麽遐想都会变成假的,唯有更强、更舒服的肉棒才是真的。

这宅男矮子出卖了自己之後,竟能蜕变成如此优秀的「坏男人」,集自私、淫秽、变态与冷酷无情於一身,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大力。

也许,除了阿义之外,再培养一名成像大力这样的手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见玉玲的脸完全呆楞住了,她的眼睛变得完全空洞,嘴巴颤抖地微微上扬,因为在她眼中浮现的,彷佛一个一个男孩全都变成了一条又一条粗黑可怕的大阴茎。

「呜……哈……哈哈……我……我……已经完了……」

接着,玉玲缓缓把狗链套在自己脖子上,半跪着爬到了矮子面前,转过身还翘高臀部,把链条轻轻地摆在湿淋淋地屁眼上面。

「嘻嘻,准备好了吗?小母狗……」

「已经准备……好了……主人……哈……哈哈……」玉玲不停地摇晃双臀,

像是急切忍耐,又像似不停勾引对方地大声宣示叫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