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草根阶层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草根阶层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乱情谱 乱情谱

    身上只穿着内衣的韩瑜正依着亲姊所念的口诀修练纯阳诀的第八重「天凝阳火」。整个身体泛着火红,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沾湿,天灵盖上不断冒出灸热的白气。  他现在所行的乃是最霸道的功法,受外力之助以速成的方法改造自己的体质,以期在短时间内修成这神功。

    草根阶层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乱情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情谱》,是作者草根阶层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上只穿着内衣的韩瑜正依着亲姊所念的口诀修练纯阳诀的第八重「天凝阳火」。整个身体泛着火红,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沾湿,天灵盖上不断冒出灸热的白气。  他现在所行的乃是最霸道的功法,受外力之助以速成的方法改造自己的体质,以期在短时间内修成这神功。

《乱情谱》 (九)完 免费试读

侯凤舞凝望眼前熊熊烧起来的木棺,王狄立于她身后。碧龙和紫雀则负责将其余的门众解散。这对师兄妹合作惯了,应付许陵如是,以后的亦如是。

碧龙很清楚凝霜的心意,并不含糊,拉了紫雀便走,以他的身手,要到那里去都不是问题。

魔门真的完了。但斗争将仍是没完没了。

这是人的无知,还是人的本能?

死去了的韩琼、侯龙飞;向紫烟、韩瑜、还有他王狄,无论魔门名门,不也是一个个的被出卖,一个个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侯凤舞一直没有说半句话,神情平静。

王狄心中不由对这位魔门圣女有了新的印象,昨天他看着她将侯龙飞的尸首细心细意地洁净后,又费尽心机地为兄长粉饰棺林,那一刻的她,只像个痴恋着哥哥的妹妹,那里像个心狠手辣的魔女?

直到现在这刻,她脸上脂粉尽去,一身纯白的素服,长发也没作任何粉饰,竟有种出尘的美态,与向紫烟、凝霜等相比亦毫不逊色。

王狄看着她将哥哥的骨灰收进一瓷瓶之中,道:「你有什么打算?」

侯凤舞苦笑地道:「你是否觉得我的种种作为都很可笑呢?到头来,却都只是一场空。」

王狄微笑道:「每个人生下来就只会追求自己所爱,侯姑娘又岂会例外?」

侯凤舞默然片刻,忽娇笑了起来,道:「王狄你不是和我有过肌肤之亲吗?

为何忽然叫起侯姑娘了?」

王狄耸肩道:「但你予我的感觉是:我不再认识你,跟那时的你换了人。对了,你还未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侯凤舞转过身来,望向他道:「你不恨我吗?我曾下手杀你,只是失败了而已。」

王狄微笑道:「我既死不了,那你的罪名亦不成立,说到底我该是讨厌……

不,是懒得找人报仇的那种笨人。」

侯凤舞轻轻道:「我真弄不清楚何者是笨何者是聪明了,或许,看见你总是一派悠然自得、了无牵挂的模样,你是更值得羨慕的人。」

王狄仰天笑道:「最值得羨慕的该是韩瑜那小子!天下美女几乎都尽归他所有,唉!可惜凝霜就是看不上我这笨人。」

侯凤舞横他一眼,道:「凤舞比之韩凝霜、向紫烟她们又如何呢?」

王狄听得一阵砰然心动,眼神不自觉的落在她玲珑的曲线上,吞了一口咽沫道:「平分春色、各擅胜场。」

他曾与她有合体之缘,很清楚当她要刻意诱惑男人时,会是迷死人的精灵。

目光却落在她手中的瓷瓶上,道:「可是……」

侯凤舞玉手轻触瓶身,道:「我的希望已经没了,剩下来的只有回忆。」

王狄移了过去,欣然道:「也对,人的眼睛看的,该是未来的事才对。」

侯凤舞道:「你的芳儿呢?不怕她反对吗?」

王狄微笑道:「她不会反对的。」

侯凤舞白了他一眼道:「男人总是喜欢这么霸道吗?」

「错了!」

王狄严肃地修正道:「这是默契,由男女间了解而来的默契。」

二人对望一眼,同时笑了,一个由伤心里解脱、释怀的笑、一个是为自己幸运而笑,如此佳人,天下间再如何寻去?

桃花纷飞,一片落在碧潭上荡起阵阵涟漪。

当年曾与韩琼游湖看花的向紫烟已不复存在了,剩下来的是一个污秽的身体和一个破碎的心。

如落花、也如柳絮,心头剩下的,只有茫然若失。

眼泪再次在向紫烟美目中滑落,就在这一刻,一道强而有力的臂弯从后面将她紧抱着,还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

「抱着我,紧一些。」

她双手很自然地紧搂着这臂弯,他身上的气味予她一种安稳的感觉,那纯是一种无助的女性对男性的依赖吗?

两次被种下朱血内丹令她的内力大损,日以继夜的凌辱,更是将她的自尊彻底摧毁。

向紫烟站了起来,回过头来,俯视着正以爱怜眼光看着她的儿子。

「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

韩瑜看着娘亲,叹道:「既然是可怕的回忆,那为何要把它重提呢?」

向紫烟轻轻道:「我不是要逃避,而是要克服它。许陵的确曾令我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在你的爹身上,我也从未体验过。」

韩瑜听得大为惊讶,一向庄重的娘亲,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将男人在床上的本领比较起来,道:「可当时娘亲不是身中内丹吗……」

向紫烟平静地道:「虽然如此,但我当时是清醒的,我很清楚,也很明白为何自己身体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娘亲是甘心情愿地被他污辱的。」

「娘亲……」

向紫烟探手解开自己的衣衫,道:「娘亲己不再是什么紫烟仙子,而是一个淫娃荡妇,瑜儿是否会鄙视我呢?看。」

在儿子错愕的目光中,向紫烟全身衣服尽数褪下,露出丰满雪白的身体,那双美乳在日夜不断地刺激下,显得更是高耸入云,鲜红色的乳晕竟已澄兴奋的状态,玉户处隐隐可见点点蜜液。

向紫烟淒然笑道:「娘亲是否很淫荡呢?单是被儿子拥抱,身体便有如此的反应。看……」

说罢伸手往自己一对豪乳上,轻轻一挤,只听得「啧」的一声,一道白色的汁水,在饱满的乳尖喷出,溅到地上。

韩瑜看得目瞪口呆,不能相信娘亲身上的变化。

小嘴中轻吟一声,玉户间竟随即流出一股蜜液,沿大腿缓缓流下。

向紫烟微红的脸颊上现出一丝哀戚的笑意,道:「看……娘亲的身体,就是变得这样的丢人……唔……」

说罢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美目现出情欲的火焰,轻轻道:「对不起,娘亲忍不住了,要在儿子面前手淫了……喔……」

修美的大腿在韩瑜面前分了开来,现出春水泛滥的美屄,纤细的玉指在茂密的丛林下细细抠弄那两对鲜嫩的花瓣,另一手则用力的揉弄自己的玉乳,一阵阵哀吟娇喘,全都传进了儿子的耳中。

「喔喔……瑜儿……」

向紫烟在自己的抚弄下,脸如火红,媚眼如丝地看着眼前的儿子,香舌还在唇上轻轻舔着,嘴角滑出一道道的津涎,神情妖艳无伦,秀眸中闪烁着放浪的光芒,勾慑着韩瑜的三魂六魄。

「嗯……喔……瑜儿……娘亲……要丢了……真的丢了……啊……」

向紫烟一声高声娇吟,玉指猛地一阵用力的摩擦,玉臀故意在儿子前高挺起来,玉户处阴精猛喷,那情景韩瑜看得一清二楚。雪白的身体随即软倒,倒在韩瑜的身前,美目中现出茫然。

「娘亲……」

韩瑜正将娇弱无力的向紫烟扶起,凝霜、凝雪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在旁窥视,这时再忍不住了,闪身出来,将娘亲抱了起来,将她挨在两女之间。

向紫烟娇喘道:「霜儿、雪儿你们什么都看到了吧?」

凝雪因娘亲的失常而一阵伤心,俏目微红道:「那一定是那什么朱血内丹的后遗症……」

向紫烟轻轻摇头道:「那是因为我想起许陵,想起他淫恶的手段,身体……

身体才会兴奋起来……」

凝霜道:「那要是小瑜能够予娘亲更大的快乐呢?」说这话,自己也是俏脸一红,对她来说,这等事实在太羞人了,可是为了助娘亲克服心魔……

向紫烟伸出手来,抚在儿子的脸上,道:「瑜儿不曾学过什么床第之术,要在挑情手段上胜过许陵,怎么可能呢?」

韩瑜道:「我在桃花水楼修习万花功时倒曾学过一些闺房之术,娘亲……」

向紫烟美目中闪过兴奋之色,腻声道:「娘亲的身体就在这里,尽管使出来喔。」语气充满了诱惑之意,她还需要什么矜持呢?

凝霜和凝雪对望一眼,各自站了起来,在韩瑜惊讶的目光中,将自己白玉般无暇的娇体脱得一丝不挂,三具巧夺天工的美丽女体可谓各擅胜场,娘亲丰满美艳、姐姐纤长清丽、妹妹巧俏玲珑,令韩瑜目不暇给。

「喔……你们……」

向紫烟和两个女儿同时平躺草地上,霜雪二女一左一右的吻上了娘亲细巧的耳垂。加上韩瑜双手,六只手同时在向紫烟丰满动人的胴体上,刺激她最敏感的部位。

向紫烟那对更加成熟的豪乳在两女温柔的玉手下化成各种形状,曾喂哺了两女的乳头不堪玩弄地化了开来,闪着银光的津液缓缓流下,它的主人则发出阵阵诱人的啼叫喘息,似在要求两女更尽情地玩弄她。

韩瑜看着在娘亲在姐妹二人的挑逗下再次动情,将一道温柔的纯阳气自他指尖导入,传到娘亲花房中的会阴之中,向紫烟高亢的娇声在他的逗玩下几没停下来的空间,全身如置身云上,浑然不知飘往何方。

「喔……嗯……啊……」

向紫烟的身体在经历两次中丹毒后已变得异常敏感,单是两女两条小舌对她丰乳那温柔的逗弄,已使她娇吟连连,胯间犹如火烧,爱液如潮的流出,顺着儿子的指尖滴下,韩瑜的抚弄更是教她疯狂。

「喔……瑜儿……快……进来……啊……!」

向紫烟还未满足,她半闭半开的美目的目光飘到韩瑜的巨阳上,渗着津液的小嘴里发出淫荡的呼唤声。

韩瑜笑了笑,却不回答,将脸埋在娘亲的腿间,在湿得不成模样的玉户上展开他纯熟的舌功,凝霜见状,玉指移到娘亲的腿间,用指头轻拂着她细嫩敏感的肌肤,让弟弟的挑逗更是事半功倍。

「啊啊…瑜儿……怎么这么厉害……喔喔…娘快给你弄疯了……唔喔……」

那边的凝雪则是俏脸一红,受那淫靡的气息影响,吐纳也急促起来,看着娘亲如痴似狂的浪态,芳心想着要是被哥哥的舌头舔在自己身上,不知会有何种美妙的感觉呢?

「啊啊--娘……要丢了……喔……啊啊啊……!」

听着娘亲越来越高的娇啼声,凝霜凝雪连忙用小嘴在娘亲高耸的乳蒂上用力吸啜,只听得一阵阵声响,韩瑜则以舌头轻轻一翻,过剩的蜜液立即溅了出来,舌尖再顶在花房中贲起的蓓蕾上。

「喔……瑜儿……好美……啊啊啊……死了……」

向紫烟身上「啧啧」连声,在连声尖叫中,体内甜美的乳汁、酸涩的阴精同时喷泄在三个儿女的嘴里,凝雪凝霜尤自舔着唇边的乳汁,胯间因兴奋而一阵阵微微发烫。

向紫烟己是全身发软,瑜儿成功了,在刚才的一刻,她甚至忘记韩琼,完全在儿子的舌功中神魂颠倒,但当她看到正粗犷的喘息着的儿子,那源自雄性的野性目光,她才知道,刚才只是个开始。

韩瑜没有说话,挺起了在纯阳气的改造下更可怕的巨物,分开了娘亲春潮泛滥的两片鲜嫩花瓣,它们虽历经众人的蹂躏,但色泽始终如桃花般红润。

「太大了……」

向紫烟惊讶地看着儿子的宝贝,只觉得它比之以前更是巨大可怕,忍不住身子一缩,一阵又是害怕又是兴奋的矛盾感觉涌出心头。

「嗯……」

霜雪两女芳躯忽地一颤,却是韩瑜的手摸上了她们的粉臀,那灼热的触感令她们瑶鼻中吐出一声轻吟,她们的欲火也渐渐燃起,此刻看到韩瑜男性的象征,脸上更是一红,生出女性的欲望。

「啊……啊……慢点……」

向紫烟轻轻娇吟着,单是那硕大的前端已教她受不了,凝霜见状,探手到娘亲被男根撑开的小屄前,在勃起的花蕾上轻轻抚弄着,小嘴轻轻噬着她敏感的乳尖。

「啊啊……」

韩瑜一直默不作声,忽突如其来的,胯间的巨物和两手的中指同时突进,探入了三女的美屄之中,弄得三女同时失声叫了出来。

「啊!娘亲要被你撑开了……」「嗯……哥哥……好坏……」「喔……小瑜……你……」

三女回过神后,不约而同、双目含嗔地回眸看他。看着堪称三张世上最美的脸庞,韩瑜心头生出一阵要将三女彻底征服的欲望,刚才的动作更是变本加厉,转眼间三女已是软弱无力地任他摆布,凝霜凝雪都伏在娘亲被韩瑜撞得上下起伏着的身体上,玉臀细腰面对哥哥、弟弟的挑逗,只能软弱的或避或扭,爱液却不听话渗漏出来,告知韩瑜,他的双手正给姐妹二人极大的快感。

向紫烟在韩瑜粗野有力的动作下,连百来下的抽动也承受不住,有三女起落有致的娇吟声中,连丢了三次,小嘴角的津液已干,玉户口不断流出爱液阳精,美目里全是连续高潮过后的茫然目光。

「啊……哥哥……别……那么快……喔……」

韩瑜不知何时已退出娘亲的身体,一手托起了妹妹细长的美腿,让她侧着身子承受他的进入,只见她玉臀间全是自己弄出来的爱液,她的粉臀又轻又软,却甚是娇小玲珑,一声撞击下,也只会轻轻的跳动。

他御女的技巧早在与牡丹四女欢好时练得神乎其技,连初承恩泽、又一向高傲贞洁的梦弥也被他杀得弃甲倒戈而降,更何况是这个由他一手开苞、娇柔痴缠的美丽妹子?

「喔……哥……不……啊啊--雪儿不行了……」

只见他还没有真正展示他的功夫前,凝雪似已受不住他的攻势,已在哀声求饶了,但韩瑜当然不会如此易与,不将妹妹浪态勾引出来,他是不会停止在这娇小玲珑身体内的动作。

两手更不闲着,一忽儿逗她的小巧雪乳、一忽儿将手指放进她喘息不己的小嘴之中,逗弄她的小舌,一忽儿在她敏感的肌肤上轻揉扭捏,逗得她娇体猛颤,柳腰不依的细细扭动、小嘴哀吟不已。

凝霜嫩脸通红地看着弟妹热情的欢好,向紫烟柔腻的声音忽地响起:「霜儿啊,让娘亲也教你些床第之术……不然的话,这样跟瑜儿欢好,只会像雪儿那样任他施为,尖声求饶,连自己的样子怎样丢人也忘了喔。」

向紫烟引领着女儿的手摸索自己艳丽无匹的胴体,嘴中说着挑逗的言语,凝霜起始时有些含蓄和抗拒,但渐渐的,在娘亲的引导下,本来就灵活的玉手更是熟练起来,两母女就这么旁若无人的,互相爱抚着彼此美丽的身体,甚至将自己甜美的津液,透过灵巧的小舌,沾到对方的肌肤上、乳头上、大腿上。

对于娘亲调情的手段,韩瑜也是暗暗惊讶,想不到连一向清纯有若池莲花的亲姐,也可以变得如此美艳风骚,充满性魅惑力。

「哥……喔……看着人家嘛……」

听到雪儿的娇嗔声,韩瑜忙将视线转移,重新落到妹妹火红的脸上。

她脸上尤带点依稀的稚气,但这已成了她独特的吸引力,每当亲热时,总能逗起他的怜爱,不忍伤到了她。灵动的星眸中却泛着热烈的情火,令韩瑜再不感到她昔日那个爱玩爱闹的小女孩,而是一个深深爱上了自己的女子。

想到这里,他的动作更大了,更深入地占有着自己可爱动人的妹妹,姐姐和娘亲的淫喘娇吟声不断催动二人的欲望,也让韩瑜胸口有如火烧,腰部的动作更狠更快,胯下的火棒将娇滴滴的妹妹弄得浪叫连连,不能自已。

这时,向紫烟分开女儿双腿,让二人胯下湿润鲜艳的花屄紧接在一起,然后将蛇腰一扭,轻轻地研磨起来,凝霜身子本就敏感,在母亲温柔和技巧的逗弄下更是不能自已,那边的雪儿也缠上了哥哥的颈,在此起彼落的淫叫声中,三女一男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韩瑜狠狠地用力一顶,雪儿尖叫一声,哥哥滚热的元阳精华烫得她全身一阵发麻,双目往上一翻,软倒在小湖边俯伏下来娇喘着。

向紫烟伏在仍有些茫然失措的女儿身上,故意让她们腿间两对娇艳的花瓣正向着儿子,娇喘着轻笑道:「霜儿等你等得好苦呢!」

对比起母亲的热情求欢,凝霜的示意显得特别内歛含蓄,但眼中燃起的情火却似更能触动韩瑜的欲望。

「喔……小瑜……」

韩瑜看着两具完美无暇的胴体如此诱人的姿态,男根再度被两女的淫态点起而坚挺起来,二话不说,移了过来,在姐姐的轻吟低喘中刺进了花屄之中。

两女同时娇吟起来。只见韩瑜边将如火的鸡巴刺进了姐姐的桃花洞中,另一面用两指在母亲的肉屄中翻弄着。

看着两个雪白圆润的美臀在面前晃动,韩瑜两手完全没有闲着,舌头更肆无忌惮的探进了母亲的菊屄之中。

「啊--瑜……儿……那里不行……不……啊啊--!」

面对儿子对占有自己菊屄的欲望,向紫烟再次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冲击。小嘴离开了爱女,向儿子发生一阵不依的抗议,但在他的挑弄下,很快玉臀便乖乖地配合起来,尽情享受儿子一嘴一指带给她的快乐。

不知是否早知会有此一天,她每天都会彻底洗净全身,连两个小屄都没有遗漏,像是在等待儿子玩弄她的身体般。

当凝雪回复气力后,再次坐了起来,哥姐和母亲已经换了体位,由凝霜和韩瑜摆个女上男下的姿态,姐姐的细腰在哥哥的火棒上盘扭着,母亲则分开双腿跪坐在哥哥脸上,向儿子奉上她早爱液横飞的鲜嫩花屄和沾满了他津液的纤巧美妙的花庭花。

韩凝霜的姿态有若下凡仙子向人间男子求欢般美艳动人,长发随她的摆动而飘摇着,一对坚挺的雪乳微微抖动着,娇吟声宛妙而甜美,比之什么仙音梵乐都要扣人心弦。

紫烟仙子则完全开放了她来自上天的完美躯壳,任由这胴体成了儿子欲望的祭品,在儿子充满技巧的大嘴和手指的挑逗下,两个肉屄不断泻出不知是爱液还是唾液的汁水,配合她和女儿的美妙的娇吟天音,将这乱情淫荡的美完全发挥出来。

受到这淫乱的影象刺激,凝雪的呼吸再次不能自主地急速起来,移到哥哥的身边,像母亲般向他发出诱人的需索道:「啊……哥……雪儿也想要……」

「啊……」

韩瑜将腰身一挺,顶得姐姐一阵欢叫,再将舌头撤出母亲洁净的菊屄,又手指一翻出了好几滴母亲的爱液,才向妹妹笑道:「先让哥哥看看雪儿的小屄。」

凝雪听着母亲和姐姐的叫声,有些羞涩的在哥哥面前分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让粉红色的娇嫩花屄完全展示出来,一对纤手还轻轻将肉瓣分开,让哥哥一窥全境。

韩瑜一边应付母亲和姐姐,一边伸出一手,探进了妹妹的花屄之中,叹道:「雪儿的话小屄真美。」

「喔--哥……雪儿觉得……好幸福……好快乐……喔喔……」

凝雪双腿一阵抖动,细腰熟练地配合哥哥手指的抽动,让身体能再次享受那美妙的滋味。韩瑜同时满足着三女,但他却没有半点淫秽的感觉,肉欲的快感加上心头能满足所爱的欢喜,令他感到无比的满足。

向紫烟忽伏下身来,呻吟着向儿子问道:「唔……那……娘亲的屄美……不美?」

韩瑜看着娘亲的美屄,想起这就是自己所出之处,不由兴奋地道:「娘亲的屄当然美。」

凝霜将粉臀一扭,用花径将弟弟磨得又美又痛快,娇喘道:「那姐姐呢?」

韩瑜感受着她的小屄中肉壁和火棒廝磨而来的快感,叹息着道:「美。全都美。」

三个雪白的娇躯狂野的舞动、身体上散出的浓郁香气、淫乱却又有着说不出的优美的叫声,使他如置身极乐,享受着凡间所能尝到最快乐的滋味。

随着姐姐渐渐到了泄身边缘,韩瑜不由在母亲和妹妹的体内加快动作,好让四人再次同时升上欲望的顶峰。

向紫烟终于不支倒地,沉沉睡去,剩下来的姐弟妹三人,却似意犹未尽。

男女间的吸引最是微妙,那管是亲姐亲妹,一旦放开了心,有了一次就会有两次三次,自己无法控制,任谁也阻止不了。更何况两具活色生香的胴体就在眼前,他更有何法保持自己的理智呢?

「啊啊--哥哥好大,好美……喔--啊--」

韩瑜全身一阵快美的感觉,却是凝雪将他巨阳套入了自己湿润的花屄之中,玉臀轻轻地摆动着,小嘴忘形地叫了起来。

「瑜,求求你,可以帮帮姐吗?」

看着妹妹满足的神情,凝霜欲火更是难耐,竟这样将细腰一摆,雪白丰满的臀部向着弟弟的脸,以最诱人的甜美声线哀求着。

女体完美无暇的曲线、玉腿间澄粉红色的美屄、美屄间那一点点银白色的爱液,将韩瑜仅存的意志完全掠夺,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肆意地舔尝着姐姐蜜屄间的滋味,比之娘亲的美屄,姐姐和雪儿的小屄更是粉嫩可人、紧致无比。

霜雪姐妹的娇吟声此起彼伏,两具近乎完全相同的美丽胴体紧缠在一起,随着韩瑜鸡巴冲击的节奏,互相摩擦着对方的乳尖,两女甚至互助亲吻着对方,以香舌互相交缠,唇边不断流出一丝丝银津。

两女狂放迷乱的浪态,令韩瑜再没法有所保留,他的手开始在亲姐凝霜浑圆的玉臀来回抚弄着,指尖一次又一次拂过那敏感的菊屄,每一次都令凝霜全身剧震,娇啼不已。

到了后来,以两女的体力也支撑不住,沾了爱液阳精的两具雪白的胴体双双倒在地上,再也无力迎合越来越疯狂的韩瑜。

韩瑜双目闪烁着前所未有的狂热,亲姐、亲妹两具完美的胴体对他的诱惑力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顶峰,娇躯上爱液、香汗的气味,柔弱的娇喘呻吟,还有蜜液中流出的春水阳精,眉目间似拒还迎的妩媚美态,都足教叫他再一次陷于疯狂、再一次以鸡巴刺进了亲姐妹的蜜屄之中,再一次沈迷于近亲乱伦的迷乱热情中。

这时凝雪的娇吟声再度响起,侧卧于地上的她,纤细的玉腿再一次被亲哥哥分了开来,搁在肩上,花屄外的唇片再一次遭到那男根张开,直透进花心深处。

凝霜微微挣眼,看着亲弟亲妹在自己身旁进行着最激烈的性爱,凝雪那听来似是哀怨婉转的啼声,韩瑜野兽般的沉重喘息声,二人胯间性器炽热的撞击声,都迅速燃起了她的欲念、燃起了她对鸡巴的需索要求。

「啊……啊……!」

一阵高亢的欢声,出自凝雪娇喘不已的小嘴之中,让凝霜知道她再度泄身,韩瑜则满足地笑了笑,抽出鸡巴,朝凝霜望来。

凝霜呆瞧着一丝不挂的亲弟,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性欲的火焰,但这刻予她的感觉,是如此的真挚。再次让凝雪伏在地上稍息,韩瑜移了过来,抓住躺平的姐姐一双丰满的美腿,将它们推向了她的胸前,让姐姐沾满自己阳精的小屄暴露出来,然后定定的凝望着。

「小瑜……快来……」

爱液在他的凝视下,竟再次渗出,沿美腿的曲线徐徐滑下,一种淫靡的美感油然而生。凝霜不理这姿态有多羞人,玉手紧紧的缠上亲弟的脖子,在他耳边道出自己的渴求。

韩瑜在她唇上一亲,鸡巴如狼似虎的直闯女宫之中,两手却与姐姐的玉手紧紧握在一起。

「嗯--啊啊……」

凝霜连声浪叫,这位仙子已抛开了所有的以往对男女事的矜持和执着,也不再顺着弟弟的意思开放自己的身体,而是倾力在弟弟身上榨取最美妙的快乐。

此刻连凝雪也无力加入了,天下间似就剩下他们这对姐弟,激烈地做爱、缠绵、喘息、呻吟……

就在这刻,远声飘来一曲清越的琴声,凝霜神情一动,兴奋和快感冲得她尖叫一声,在弟弟阳精的冲击下,泄得身子四肢全数发软的平躺地上。

韩瑜温柔地爱抚着姐姐娇柔的身体,一边吻着她清丽无匹的脸庞,柔声道:「那是什么曲子?我好像听过姐姐你奏过。」

凝霜一口仙气吐在弟弟耳边,轻笑道:「此曲名《乱情谱》,乃是你姐姐与梦弥合谱的乐曲。」

乱情谱!

韩瑜正想着曲名的含意时,姐姐温软的唇已封上了他的嘴,天地再一次被旋转颠倒起来,一切看起来都似梦如幻,姐姐……梦弥……

韩瑜忽地双目圆挣,体下的竟然已非是姐姐,而是他的娇妻梦弥!

「什么时候……」

纪梦弥轻叹一声,道:「我的好夫君!你的梦还未醒来吗?」

韩瑜剧震一下,道:「这全是梦?我……」

在纪梦弥一阵娇笑声中,另一具柔软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背,在他背后轻轻的腻着声道:「小瑜啊,知道吗,梦弥代我们完成任务,有了韩家的骨肉。」

韩瑜呆瞧着纪梦弥娇羞的脸颊,只听得她娇嗔道:「若是个女儿,可不许你打她的主意!」

韩瑜正容道:「绝对不会,可要是个儿子,我也不许你……」

纪梦弥大嗔道:「你当人家是什么!」

韩瑜笑了起来,将两女搂进怀中,这一刻,他的确成了最幸福的人,谁又会想过不足一年之前的他,是个家破人亡、受尽天下人唾骂的亡命无耻之徒?

天意弄人,或许也是天无绝人之路,让他找到了他的桃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