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悖伦的娇妻们》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raillwolf(嵝狼)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悖伦的娇妻们 悖伦的娇妻们

    我和老婆林玉洁是大二时联谊认识的,小我三岁,毕业后工作一年,因为面临兵役的问题,而且老爸的身体状况又越来越差,所以我们决定先结婚,成全老爸的心愿,到现在我和玉洁结婚也快六年了,一直还没有小孩。  由于父亲在我当兵时过世了,老妈一个人待在老家觉得寂寞,一直催促我们生个孩子陪她,等了几年玉洁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老妈急着抱孙子,等的不耐烦,就在去年搬来和我们同住,顺便‘监督’我们‘做人’。

    raillwolf(嵝狼)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悖伦的娇妻们》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悖伦的娇妻们》,是作者raillwolf(嵝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老婆林玉洁是大二时联谊认识的,小我三岁,毕业后工作一年,因为面临兵役的问题,而且老爸的身体状况又越来越差,所以我们决定先结婚,成全老爸的心愿,到现在我和玉洁结婚也快六年了,一直还没有小孩。  由于父亲在我当兵时过世了,老妈一个人待在老家觉得寂寞,一直催促我们生个孩子陪她,等了几年玉洁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老妈急着抱孙子,等的不耐烦,就在去年搬来和我们同住,顺便‘监督’我们‘做人’。

《悖伦的娇妻们》 (八)上 免费试读

书房里,匆匆清洗完身体穿上衣服的秉诚,在听完坐在对面的吴宪志说的事情后,也顾不上刚刚被赵琳撞见自己在宛云身后奋力冲刺的尴尬,一脸惊疑的盯着吴宪志看。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秉诚暗暗的咽了口口水,虽然对于赵琳这个容貌不比亦吟四个天之娇女逊色的知性美女,虽然也曾经有过一亲芳泽的念头,但是那时候的秉诚还是个顾家疼老婆的好丈夫,所以当时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很快就将旖念抛诸脑后,就算是现在秉诚的想法观念都有了变化,却仍然坚持着一个底线,所以觉得吴宪志几人对赵琳使用的手段有些狠了,至于自己作为既得利益者的事情,秉诚很聪明的不小心给忽略了。

这也是吴宪志最欣赏秉诚的地方,观念保守,思想行为却不僵化,相信在自己的帮助之下,秉诚应该会很快就能够跟那几个妮子抗衡了,更何况还有一个能力不错、对公司整个决策层怀有恨意的赵琳来帮他这个“无奈的受益者”,只要继续维持这样的发展,秉诚拿下四个妮子掌握公司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吴宪志坐在书桌后面,看着秉诚“拙劣”的表情,心里盘算着之后的打算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秉诚在心里为赵琳叹息的同时,也努力地压制着心中的欢喜。

吴宪志刚才告诉秉诚,赵琳,就是吴宪志帮秉诚找来管理帐务的帮手,而且赵琳已经在他们的胁迫下签下了自愿成为公司奖励性奴协议书,而吴宪志在刚刚回来的路上也稍稍的对赵琳吐露了一些关于强迫她签下协议书合公司决策层之间的斗争,还有关于秉诚身份的事情,跟赵琳达成协议,在半年之内不会把赵琳的名字加进奖励性奴的名单里面,让赵琳有起码半年的时间缓冲处理现在这段刚刚开始的婚姻的问题,但是成为秘密聚会的公妻却是无法改变的。

作为交换的条件,赵琳必须要跟秉诚站在同一阵线,帮助秉诚拿下公司决策层的主导权。

秉诚转头看向刚刚洗完澡,穿着一套居家长裙神情忐忑的走进书房的赵琳,心里突然有种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呵护的冲动……

************

亦吟跟棕发美女宣布散会,看着大会议室的人全部离开后,走进小会议室的时候,小会议室里的一场混战也接近尾声,虽然那个外国中年男子也很想将亦吟压在身下淫弄,但是被冰清跟妊吟的小嘴弄泄了一次,又接连在两女身上各射了一次,短时间内实在是无力再战,所以只能暂时作罢。

几人在13楼的房间简单清洗完身体之后,李清骅跟亦吟她们代表公司跟国外客户的老板用过晚餐,将他们送回饭店之后,李清骅载着女儿冰清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见冰清一回到家里,便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李清骅开口叫住了她。

“怎么,李总刚刚没有尽兴,现在还想在来一次吗?对不起,我今天应付了三个,喔,不,是两个半的恶心男人,很累了,没力气继续陪你玩父女乱伦的游戏。”冰清站在楼梯口说完话就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

“妳就真的那么恨我吗?”李清骅站在门口大声的质问着。

冰清停下脚步,转身盯着李清骅:“没错,我就是恨你。要不是你,大哥也不会变成那样还染上那种病,这么年轻就死了。你对我怎么样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你不应该连大哥都不放过。呵~~恐怕连林伯伯他们都没想到,一向古板执拗的李总李清骅会是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放过的双性恋,还害得他儿子性向扭曲感染爱滋。

我告诉你,我之所以会留在公司帮你,忍受这种千人骑万人肏的日子,是因为我答应过大哥帮我们李家保住公司的股份,不是因为你。如果你有本事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就算我再怎么恨你,我也会每天洗干净身体乖乖的爬上你的床任你玩弄,任你肏。只是你可以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早在好几年前你就再也没办法让女人怀孕了,林伯伯他们还以为你跟他们一样做了结扎手术呢!

以后,我还是会留在公司继续扮演公妻性奴的角色,但是这次我是为了秉诚而做的,不只是因为他会真心把我当作妻子一样对待,还因为他答应我,我生出来的第一个孩子可以让他姓李,呵~~这好像也是你们让秉诚加入进来的条件之一吧?不过你放心好了,公司的主导权我还是会尽力去争取的,不过不是帮你,而是帮秉诚。这不是你当初一直反对让秉诚加入进来的原因吗?可惜没能让你如愿。“

冰清再次转身上楼,在走到2楼楼梯口的时候,她又回头看向李清骅说道:“对了,这是我跟大嫂共同的决定,你也不要想用手段排挤把秉诚赶出公司,别忘了,公关室里的那些女孩们,都是我跟大嫂一手带出来的。而且,有吴叔跟亦吟在,你也不可能成功的。”说完,冰清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2楼走道里,留下一脸铁青的李清骅站在门口……

************

迷迷糊糊的微瞇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伸手揽向旁边的娇躯,在她的俏脸上轻吻了一下,等到嘴唇碰触到柔嫩的肌肤,秉诚才猛地清醒过来,张大眼睛的看向一旁同样睁着大眼看着他的冰清,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微的失落。

“早上好。怎么,看到是我而不是原本应该睡在这里的赵琳,让你觉得很失望吧?”

冰清带着微微醋意的言语让秉诚猛地打了个激凌,连忙开口讨好:“怎……怎么会呢!我有妳们几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就觉得满足了,怎么还会打其他女人的主意,妳想太多了。”

“真的吗?我看不至于吧!琳琳怎么说也是我们公司属一属二的美女,现在又被林伯伯他们用手段成为了跟我们一样的公妻,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想要这送上门来的美女兼帮手?”

冰清轻描淡写的话语让秉诚听了不自觉的感到脊椎发冷。果然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千金小姐,昨天吴叔才告诉我的安排,轻易地就被她看破了。连女儿都能猜到,那么李总他……

“放心,我能够知道吴叔的打算,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刚好碰见睡不着觉、坐在客厅上发呆的琳琳,是她告诉我的。”冰清窝进我的怀里,拉着我的一只手臂枕在头下,看着我接着说道:“昨天晚上我跟琳琳谈过了。在她跟吴叔约定的这半年里面,我跟妊吟会尽量地不让林伯伯他们在私底下找她过夜,让她能够慢慢地调整适应过来。作为条件,琳琳在帮公司有特殊安排的时候,要跟我们公关室稍微的配合一下。”

看着冰清清澈的大眼睛,秉诚不禁想起吴叔对冰清的评价:“事实上,冰清的心机能力并不比亦吟差,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只要你做到答应过我的事情,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冰清的话让秉诚从愣神中清醒过来。

只见秉诚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的时候,又听到伸手环住他的粗腰,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觉的冰清声音:“吴叔的那本《房中术》用来对付其他的女人可能还有用,可是我们姐妹几个这么年来都不知道被他们玩弄轮奸了多少次,你认为凭着这个就可以征服我们姐妹几个的身体。张秉诚、张先生,还有,我亲爱的老公,你还是做原来的那个体贴善良的你就好了,这样还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可以得到我们姐妹的真心。至少我就被你前几天的行为给打动了……”冰清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连跟她贴在一起的秉诚都没听清楚。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秉诚在想用什么方法将自己的手臂解脱出来,好换衣服准备上班的时候,冰清突然仰起脸在秉诚的唇角上轻轻的印了一下,伸手抓着秉诚的手臂,不让他挣脱:“好了,继续睡吧,昨天被两个老变态弄得有点累了,早上就不进公司了,反正你们业务部也不用打卡,你就陪着我翘一次班吧!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会考虑给你些特殊奖励哦!”

被冰清的轻吻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秉诚,突然发现今天的冰清似乎有些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只好乖乖的听话,闭上眼睛幻想着冰清的说的特殊奖励再次进入梦乡……

************

搂着冰清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看着冰清刚起床时慵懒娇美的样子,秉诚满足的微微扬起了嘴角。

冰清在浴室里冲洗了一下身体,从行李中挑出一套蓝色的内衣和丝袜吊带,在秉诚的眼前穿了起来,第一次看到冰清在自己眼前做出这些的动作,秉诚看得眼睛都直了。

等到冰清将内衣裤穿好之后,秉诚才发现冰清穿的居然是一套布料不算少,却绝对称得上暴露的情趣内衣。

恰好遮掩住乳头和乳房下半部份的丝纱罩杯,桃红色的乳晕在蕾丝之间忽隐忽现,自胯部向下成倒长直角三角形的几支线条简单的花卉描绣,让耻丘上的浓密森林显得蒙矓,直角三角形的最底端尖角恰到好处的停在阴唇上缘,连接的半公分宽丝带直接连接到股沟上缘才又逐渐变宽成宽边直角三角形,完全突显出屁股上的两片臀肉,深陷在两片嫩肉间裂缝的光滑丝带,让冰清在走动间都会跟冰清的小屄嫩肉产生摩擦,光是看冰清在房间内走了几步就有一丝淫水顺着大腿内侧流下,秉诚就能想象如果一下午冰清都穿着这样一件内裤走路的话,那么……

似乎猜到秉诚在想什么,穿好公司制服的冰清,伸手将窄裙内的内裤脱下来丢向秉诚:“这是给你的特殊奖励,如果下午跟国外客户的会议还需要我们过去帮忙的话,我再找你拿,那变态的老家伙就是喜欢看人穿这种折磨人的东西。”说完,冰清从行李之中拿了一团东西塞进自己的皮包,也不在乎自己没有穿内裤就拉着秉诚出门……

************

看着恢复了以往清冷的样子,摇曳着身姿走进电梯门的冰清,靠在车门边抽菸的秉诚心里说不出的郁闷与淡淡的甜蜜。

靠,又被耍了。

不久前在路上,就在秉诚犹豫着是不是该跟冰清说,她要是忘了带替换的内裤了,等一下可以绕个路陪她去买几件的时候,就看见冰清从皮包里拿出揉成一团的棉质内裤穿上,之后还给了秉诚一个俏皮的鬼脸,让秉诚有点哭笑不得。而就在刚才,冰清下车时特意回头对秉诚说的话,更是让秉诚有种吐血的冲动。

“不要用我的内裤做奇怪的事情,沾上了奇怪的东西喔~~”冰清说话时装萌的样子,让秉诚一时适应不过来。

“对了,”就在秉诚以为冰清要关上上楼的时候,冰清突然又钻进车里,左手和左脚膝盖跪趴在副驾驶座上,伸出右手勾着秉诚的脖子,把秉诚拉向自己,深深的一吻:“这是,附带奖励。”

看着冰清飞快地钻出车子,关上车门,急走几步后才恢复以往的步伐,秉诚难得的在冰清身上发现了一抹属于少女的羞涩。

“我像那种怪叔叔吗?真是……”秉诚摇了摇头轻笑一声,喃喃的低语道:“不过,这样的冰清感觉还不错。”

掐熄了菸头,秉诚从车子里拿出公文包,往电梯走去……

************

一直到过了下班时间,秉诚还是没有接到冰清的电话,一下午心情忐忑的都无法集中精神帮助手下解决问题的秉诚,终于松了一口气。

抬头扫了下几个还必须留下来加班的下属,秉诚整理了一下办公桌,轻声交代几句,提着公文包在下属们满怀关切的眼神及话语中离开了办公室。

秉诚觉得心里暖暖的,只是有些事情不能随便让人知道……

************

看妊吟有些疑惑的领着公关部的几个美女公关走进电梯,冰清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冰清知道因为昨晚的那一番话,所以她被李清骅排除在今天的会议之外,而且,以冰清对李清骅的了解,李清骅一定会想办法破坏自己跟秉诚之间的关系。

只是,李清骅并不知道他所想到的方法,在之前就被现在被架空了的赵副总用过了,不说秉诚从吴叔那里得到的信息,单就他找的人选就很难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难道李清骅不知道从小失去母爱的刘坤成有恋母情结吗?

虽然当初刘坤成是为了追求自己进公司的,可是最近这一年来刘坤成对宛云婶婶表现出来的迷恋态度,李清骅都看不出来吗?

摇了摇头,冰清索性不再去想李清骅是不是被自己气昏了头,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先把情绪还不稳定的赵琳安抚好,不然一旦赵琳想不开,很可能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来。

虽然林伯伯已经出国做不得已时将总公司转移到国外的准备了,但是,能够不需要做转移,还是留在国内的好。

想到这里,冰清不禁在心里暗骂秉诚,这个大笨蛋,亏吴叔帮他制造了这么好的收拢人心的机会,居然也不知道把握,还要自己帮他,给自己增加对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个二愣子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