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aijing36326258免费 aijing36326258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红尘之殇 红尘之殇

    开本新书,算是长篇都市类型吧。构思了很长时间,写的也挺挣紮,挺迷茫的,不知道能不能吃这碗饭。先更着吧,大纲写完了,也一直再完善细节,反正就是绿帽淩辱类的,书里出现的美女都跑不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多谢了。

    aijing36326258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红尘之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尘之殇》,是作者aijing36326258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开本新书,算是长篇都市类型吧。构思了很长时间,写的也挺挣紮,挺迷茫的,不知道能不能吃这碗饭。先更着吧,大纲写完了,也一直再完善细节,反正就是绿帽淩辱类的,书里出现的美女都跑不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多谢了。

《红尘之殇》 第三十一章 月落晨殇 免费试读

峰会到了尾声,也就是各位老总的娱乐时间了,大家一起喝点酒,顺便交流和沟通一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几乎从不参加这种应酬的古天,早早便回到了公司继续工作。

「喂,勇哥?」古天拿起不断响铃的手机。

「小天,查清楚了。」

「哦?」

「这事儿跟万丰基本没关系,冯贵背後的人是萧文忠。」勇哥沈声说道。

「萧文忠?那萧逸呢?」古天闻言表情十分诧异。

「萧逸可能不知道冯贵背後还有别人。恒成的案子一开始便是萧文忠策划的,冯贵卡着恒成的关系也全是萧文忠找的。」

「这事儿有点意思哈。」古天笑着说道。

「萧文忠联合冯贵想要吞并恒成地产,而萧逸看上了许心岚,於是借着这次机会找上冯贵。萧逸的入局是意外,但萧文忠估计也想有个挡箭牌,所以也没出面阻止。」

「老子拿儿子当挡箭牌,这节目少见啊。」

「小天,萧文忠还跟麽?」

「跟!勇哥,帮我查一查萧文忠和冯贵的隐藏资产,还有,我觉着萧文忠的目标不仅是恒成地产这麽简单,你再查一查他和万丰集团的高管有没有联系。」

「好,那先这样?」

「嗯。」

萧文忠是萧逸的父亲,五建集团的董事长,一个堂堂正正的国企老总,身份地位最起码也是个副部级。

他不研究怎麽加官进爵,却指使别人给一个资产才几十亿的地产公司下脚绊儿,甚至连亲儿子都整出来掩人耳目,要说没有天大的利益,古天肯定是不相信的。

萧文忠这个级别,想跟他合作的人估计能从天辰排到市中心,可他偏偏选了个风评极差、卑鄙无耻的冯贵。

难道他的目标是万丰集团?古天心想。

古天沈思了片刻,再次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偌大宴会厅里已是灯火璀璨,衣衫鬓影,地产界的精英们三五成群,举杯对饮,笑语不断。

如果是在以前,或者说换个陌生的场合,以许心岚的绝佳姿色,身边早就会围着一群狂蜂浪蝶,不断的攀谈搭讪。哪像现在,在场的人都认识许心岚,也十分了解恒成地产的事,所以即使许心岚美到天边,这些人也都有贼心没贼胆,个个避之不及。

许心岚坐在宴会厅角落等了半个多小时,却一直不见萧逸的身影。心里万分焦急,却也不好意思再给萧逸打电话,毕竟有求於人,不好过於催促。

许心岚非常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几乎是最後的希望火苗,但恒成地产如履薄冰的局面实在让她焦躁不安。

中午古天替她解围,晚上却又不告而别,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让许心岚不得不接受萧逸的帮助,即使她心里对萧逸的热情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心岚,等着急了吧?」萧逸面带歉意的微笑,来到许心岚身边轻声问道。

许心岚闻言连忙起身回道:「不急,你先忙你的,我没关系的。」

「没我事了,呵呵,领导都送走了,走吧,这里太吵了,我在楼上安排了一个套房,咱们上去边吃边聊。」萧逸笑着说道,看向许心岚的目光越发明亮。

许心岚闻言,十分敏感的内心一阵悸动,她试探着问道:「套房……萧逸,咱们在餐厅找个包房不行吗?」

「今天参会的人太多了,包房都被占了,我让酒店厨师直接把食物送上去,这样更……嗨,心岚,你放心,不只是咱俩,这不帮你解决问题吗,我还邀请了两个企业的领导。」

萧逸看许心岚的脸色有些迟疑,於是连忙开口解释道。

许心岚听完萧逸的话,不安的情绪才稍稍平静,她露出有些牵强的笑容回道:「萧逸,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我就客随主便吧。」

眼看许心岚终於放下戒备,萧逸笑容更盛,热情的为她指着路,「那好,咱们上去吧,这边请。」

许心岚跟着萧逸到楼上包房的时候,已经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餐桌上等着他们。

「来,心岚,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绿荫地产的高总,这位是龙图地产的贾总,这二位的公司在外省都是数一数二的。」萧逸非常绅士的给许心岚拉开椅子,然後热情的介绍着对面的两个人。

「高总,贾总,你们好,很荣幸能跟你们共进晚餐。」许心岚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贾总眯着眼睛回道:「久闻许小姐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倾国倾城啊。」

「贾总说笑了。」

「来吧,咱们别吃边聊吧,心岚,这家酒店厨师的手艺很不错,快尝尝。」萧逸指着桌子上丰盛的菜品说道。

「铃铃铃。」

萧逸正给几人倒着酒,许心岚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铃声。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许心岚面带歉意的说了一声,随即拿起电话来到酒店走廊。

这个不合时宜的来电让萧逸心头一跳,他对另外二人使了个眼色,便追了出去。

为了得到许心岚,萧逸可是谋划很久了,不但搭了不少人情,甚至还用了父亲的关系。

在萧逸看来,只要许心岚走进包房,那便大功告成,今晚可以尽情的享用她的美妙身躯。

萧逸都没打算下药,即使强上了许心岚,她也没地方喊冤。因为恒成情况人尽皆知,萧逸甚至可以倒打一耙,说许心岚为了家产,勾引他这个帝都房地产协会副会长。

许心岚低头看向手机,竟然是古天的来电,连忙接起轻声问道,「喂,古总吗,您好!」

「许小姐,我可以帮你解决恒成的麻烦,明天来我公司详谈吧。」古天的清晰有力的声音传入许心岚耳中。

「古总,您是认真的吗?」许心岚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放心吧,我保证这会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许心岚有些喜极而泣,她颤抖着回道,「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古总。」

「你现在在哪?」

「我还在酒店,萧总请我吃饭,他帮我介绍两个外省的房地产商。」

「赶紧走,萧逸和冯贵是一夥的,恒成如今的局面,就是萧家捅咕的。」古天沈声提醒道。

「什麽,怎麽会?」

「听我的,赶紧走,萧逸早就对你图谋不轨。」

「好!」

许心岚没多问,但心里在一瞬间就选择相信古天。或许人在危机时刻会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更何况,许心岚不止一次发现,萧逸看似诚恳的眼神中偶尔闪过的一丝躁动。

刚挂了电话,萧逸便推门走了出来,「心岚,打完电话就赶快来吃饭吧,别让两位贵客等急了。」

「萧总,不好意思,家里出了点急事,我得先回去,咱们改日再聚吧?」许心岚说完,也不看萧逸的反应,擡腿就要往出走。

「坏了!」萧逸闻言,心中一阵懊恼,这个电话果然耽误了他的大事!情急之下,萧逸迅速擡手抓起许心岚的胳膊往回一拽,「心岚,这是为什麽?人还在屋里等着,你这不是让我下不来台吗?」

「萧总,我真有事,麻烦你放手!」许心岚面色一变,随即语气冷漠的回道。

萧逸原本一副彬彬有礼的面孔,变得有些气急败坏,「许心岚,你可别後悔,今天你要是走出这家酒店,整个帝都没人敢帮你!」

连轴大戏演到最关键的一幕了,导演突然喊了声哢,萧逸感觉万分憋屈。精心准备的甜言蜜语,以及图穷匕见後的威逼利诱,一个字都没用上,更别说实践出意淫了无数次的香艳场景。

「呵呵,枉我还天真的以为,你是真心实意的想帮我!」许心岚神色冰冷,目光淩厉的盯着萧逸的眼睛。

「我怎麽没想帮你?你没看见人吗?」萧逸面色有了些狰狞,大声对许心岚喊道。

看着还在演戏的萧逸,许心岚感到有些悲哀,她突然想到自己这些年一心管理公司,却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哪怕不能帮她渡过难关,只要给些最真诚的鼓励和关心也好。

这次危机之中,许心岚再次看清了身边的一张张虚伪的面孔,要麽为了恒成的财富,要麽为了自己的身体。短短几个月的经历,仿佛比过去的二十多年都要精彩。

「你好自为之吧。」

许心岚用力挣脱萧逸的大手,然後潇洒的迈着两条美腿转身离开。

「操!」萧逸扶着脑袋,低声喝骂了一句,神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许心岚的背影。

就差一步,哪怕刚才直接撕破脸,不让许心岚接电话就好了,这回真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古总,我出来了,谢谢您,这个萧逸果然不怀好心。」

酒店外,许心岚对着手机说道。

「行,没事就好,回家休息吧,明天来天宇好好聊聊。」

「嗯,明天见,古总。」

……

与此同时,开往冰城的火车上。

软卧包厢中,萧晨坐在卧铺上,瞪大美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对面的马威,明媚的俏脸上,极度复杂的神色变幻莫测,淩厉,愤恨,憎恶,甚至偶尔还闪过一种难以名状的娇羞。

「晨晨,这都十多分钟了,你能不能别盯着我了。」马威有点心虚的问道。

「叫谁呢?晨晨是你叫……」萧晨语气冰冷,像是想到了什麽,接着说道,「算了,懒得理你。」

「嘿嘿。」马威淫荡的一笑,然後面色猥琐的打量着萧晨。

萧晨只涂了淡淡的粉色唇膏,俏脸光滑不施粉黛,却依旧清妍动人。

白色的外套挂在窗边,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T 恤衫,下身搭配一条浅蓝色紧身牛仔裤,洁白的板鞋一尘不染。

这身打扮简约时尚,显得身材纤细的萧晨更加青春靓丽,整个人有种干净清爽的气质。

多日不见,马威觉着萧晨愈发的娇艳欲滴,如今终於能再次得偿所愿,心里一阵阵酥麻。

马威从监狱出来那天开始,就一直惦记着萧晨。那时候古天确实给马威找了个工作,但被他拒绝了。一方面是新主子让马威暂时远离古天,另一方面,马威也不想太早跟萧晨见面。

但他一直在暗处盯着,直到萧晨完全放松警惕,并且即将跟陈铭步入婚姻的殿堂,马威才开始谋划已久的行动。

马威以萧晨的那些大尺度照片为诱饵,在萧晨最幸福的时刻,一点一点的送了出去。每次萧晨收到照片的时候,陈铭都在身边,甚至有的还经过陈铭送到萧晨手里。

这种在危险的边缘疯狂的试探,让萧晨几乎崩溃,所以她不得不再次面对马威。只不过,或许是为了减少愧疚感,或许是为了在帝都的爱情不被玷污,萧晨自欺欺人的更换了见面地点。

马威浑身燥热的搓着双手,脑海里回想着上次跟萧晨在床上颠鸾倒凤,随即对萧晨说道:「晨晨,你看,咱们……」

「你想干嘛?这是火车上,消停的睡觉!」萧晨瞧着马威急色的模样,低声喝止。

「哢!」

马威沈默的起身,将包厢的门锁合上,然後动作迅猛的向萧晨扑去。

「你……」

萧晨看马威这种架势,阻止的话还没来得急说出口,娇躯便被马威死死的压在卧铺上。

「晨晨,你不是都答应让我肏了吗?」马威在萧晨的耳边轻声问道。

「你给我滚,你赶紧下去,火车上都是人,你要死啊?」萧晨羞愤的挣紮着,奈何大腿被夹着,纤细的小蛮腰被握住,只能不断推搡着马威的肩膀。

马威不为所动,依旧紧紧的压着萧晨,然後一口含住了眼前那颗精致的耳垂。

「嗯!」

耳朵被舔的一阵酥麻,萧晨猝不及防的发出一声低吟,她只好面色无奈的扭头躲避着马威湿润的舌头。

「啪!」萧晨扬起手抽了马威一巴掌。

这巴掌打的马威一顿,接着反倒更放肆的顺着萧晨的脸蛋和勃颈来回亲吻舔舐。

「啪!」萧晨再次用力拍了下马威的脖子。

马威此时完全不理会萧晨的挣紮与击打,他用下巴抵着圆润的香肩,将脸紧贴着萧晨的侧颜胡乱啃咬。

已经顺着萧晨的纤腰伸进T 恤的一双大手不断上移,正流连忘返的体验着滑嫩的肌肤,但目的地却十分明确。

马威很清楚萧晨的敏感点,当他的大手已经抵达那座丰润柔软的乳峰,身下的美人呼吸明显变得更加急促。

「马威,你要这样,那咱俩之前说的全取消!」萧晨再次娇声说道,语气却不似刚才那般坚定。

「嗯?」马威一楞,但T 恤内的双手却有丝毫停顿,他有些出其不意的扒开了萧晨的一对乳罩,然後以迅雷之势掐住了两颗敏感娇嫩的乳头。

「取消什麽?」马威终於擡起头,两个手指稍微用力一拧,淫笑着问道。

「啊!……」

萧晨捂着嘴,一双水润的大眼睛圆瞪着马威。胸脯上的那两颗敏感的乳头,就好像开关一样控制着她的身体,被马威掐住的一瞬间,萧晨便停止了挣紮。

随着马威肆无忌惮的揉捏掐拧,萧晨开始微微颤抖,身体里的气力一点点的消逝着。

「你……无耻!」萧晨轻声骂道。

马威已经将她单薄的T 恤推了上去,随着胸罩扣的崩裂,两团白嫩可爱的玉乳迫不及待的弹跳而出。

「我怎麽无耻了,你本来就同意让我玩你,只不过咱俩提前遇到了,这就是缘分。」马威笑着说道,手上不经意加了几分力度,偶尔还低头舔弄几下粉嫩诱人的乳头。

「嗯,嗯……」萧晨的娇躯已经有些瘫软,她只好无奈的闭上眼睛,任由马威肆意亵玩。

监狱走了一遭,又遇贵人相助,马威见识了有钱人的生活,银行卡也多了一笔不菲的存款。几个月的大起大落,让曾经谨小慎微的他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些更大胆的期盼。

比如为了这次约炮,马威近两个月以来,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呆在健身房里,本来就比较魁伟的身材,练得更加健壮有力。他现在对萧晨有了点别的小心思。

过了十几分钟,马威看了看俏脸上满是红晕的萧晨,满意的放开了一对被他涂满口水的玉乳。

马威站了起来,猴急的将身上的衣服和鞋子脱了个精光,然後挺着已经坚硬无比的肉棒朝卧铺上的萧晨压去。

「嘭!」

一只小白鞋狠狠的印在马威坚硬黝黑的胸膛上!

萧晨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她双手撑着卧铺,顺着马威要趴下的动作,直接擡起纤细的大长腿全力揣了出去。有些猝不及防的马威被踹的向後退了两步。

「你还想干啥?你别太过分,马威!」萧晨低声娇喝,胸前两团诱人的白腻还在不停晃动。

她看着完全赤裸的马威,还有那根曾经在她身体里肆虐过的粗长,正狰狞凶狠的指着自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悸动。

「嘿!」马威怪笑着向前走去。

「嘭!」萧晨又是全力一脚,揣在了腹部,让他的身体晃了一下。

「嘿!」马威继续迫近!

「啪!」萧晨还没放下的脚第三次踹了出去,这次却只够到了马威的大腿。

马威顺势抓住萧晨的脚裸,将她的两条美腿并拢着向前对折压下,自己也顺势趴上了卧铺,胯下粗长的肉棒迫不及待的隔着牛仔裤顶上了萧晨那被擡起的美臀。

「没劲儿了吧?」马威问道。

「你!」

萧晨刚刚被玩的瘫软无力,这麽点功夫,能积攒多少力量,踹了这三脚,一次比一次低,一次比一次软。

这个时候马威也不废话,他用腋下夹着萧晨的小腿,双手掐着她的裤腰用力向上一提,随着唰的一声,牛仔裤和内裤直接被褪到边缘。

马威低头一看,大片耀眼的白皙肌肤完美无瑕,两片被迫向上擡起的美臀中间,那抹娇艳诱人的粉嫩悄然绽放。

「啊,别,马威,你别在这,等下车,咱们去宾馆,行吗?」萧晨紧张的抓着马威的胳膊,楚楚可怜的商量着。

「宾馆有宾馆的玩法,在这儿多刺激啊。」

马威挺着肉棒摩擦着萧晨已经有些湿润的阴唇,然後故意用非常小的声音回道。

「这两边都有人!!」萧晨羞愤的几乎要哭了出来。

「没事,我轻点肏你,你捂着点嘴。」马威戏谑的说道。

「你不要脸,我还……」

「噗嗤!」

「呃!……」

萧晨话没说完,马威猛然挺腰,粗大的龟头一往无前的顶开了两片粉嫩阴唇,大半根肉棒迅速没入了紧致温润的阴道内。

「唔,好爽!」马威面色得意的感叹道,「萧晨,你是不是也没想到,我竟然又把你肏了。」

萧晨仰着头,小手紧紧的捂着嘴巴,下身被瞬间填满,一种异样的充实感和不断扩散的快感让她哪还有心情理会马威的调戏。

「噗嗤!」

马威感受着萧晨娇躯的颤抖,腰间竟然再次用力,将粗长的肉棒整根肏进了萧晨的嫩屄中。

「怎麽还这麽紧?」

马威分开萧晨的双腿,俯身用胸膛压住萧晨的一双美乳,然後一边亲吻着她的脸蛋,一边问道。他没着急快速抽插,只是轻轻的耸动着屁股。

萧晨天生骨架细小,阴道格外紧致,只是马威没想到有了男友日夜开垦的嫩屄,还能像上次那样裹得他鸡巴生疼。

「你和陈铭同居挺长时间了吧?他不怎麽肏你?」

马威将萧晨的双手摆在她的头上,强迫她跟自己对视,然後舔舐着萧晨的粉唇。

「你……嗯,别,提他!」

下身被马威的肉棒塞满,耳边回荡着未婚夫的名字,萧晨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转向一边,却马上又被一只有力的大手转了回来。

「别装了,你其实也想被我肏,对吗?」

「没有,才,没有。」

「那为什麽会这麽多水儿?小屄还这麽用力的裹着我的大鸡巴?」马威用力肏了一下,语气戏谑的嘲讽道。

「啊!你……」

「来,亲个嘴儿。」

「不。」

「啪!」马威抽出半截肉棒,然後狠狠的肏了回去,还没恢复原形的娇嫩屄肉再次紧紧的缠上棒身,不知疲惫的吸吮着。

「嗯!……」

「张嘴!」

「啪!」马威再次凶狠的抽动,趁着萧晨呻吟的时候,伸着舌头撬开了萧晨那已经松动的牙关。

「唔……」

马威嘴里含着萧晨的滑腻香舌,下身开始慢慢加速肏干,已经熄灯的软卧包厢内,响起了渐渐明朗的淫水声和低沈的呻吟声。

「晨晨,我肏的你舒服吗?」

「……」

「晨晨,要不你以後跟我吧,我才三十多,现在也有钱了。」马威试探着在急促呼吸的萧晨耳边问道。

「你,啊,做梦,嗯,嗯……」

萧晨被肏的眼神迷离,泥泞不堪的阴道中分泌出大量温润粘滑的淫液,让那根不断顶撞子宫的粗长肉棒肆虐的越来越顺畅。

「为什麽,陈铭的鸡巴没我大吧?他能满足你吗?」

马威不解的问道,下身却加重了肏干的力度。

「啪!啪!啪!……」

又一次提起陈铭,萧晨的心田瞬间被无尽的羞耻和愧疚淹没,阴道内强烈的快感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随着柔嫩的子宫又一次被龟头重重的撞击,萧晨娇躯狂颤,大量温润的阴精无法抑制的从子宫口喷薄而出。

「呃!……」

「这就高潮了?」马威语气惊讶的问道,然後便一脸陶醉的享受着子宫喷精和阴道痉挛带给肉棒极致舒爽,「呼……你这种人,怎麽可能,嗯,明白什麽叫爱情,我死都不能跟你在一起!」萧晨吐气如兰的说道。俏脸红若丹霞,媚眼如丝,看样子高潮的强烈快感还没完全结束。

马威刚把萧晨的裤子和鞋袜褪去,听着萧晨不出所料的回答,竟然有点拈酸吃醋的内心涟漪。

「行,我不知道啥是爱情,陈铭知道,你和陈铭过吧,我能肏你就行!」

话音刚落,马威便抱着萧晨的一双美腿,疯狂的全力挺动腰身,再也没有刚才那般怜香惜玉之感。

「啪啪啪!……」

「呃!……轻,轻点……嗯。」

马威这种有些报复性的狂肏可苦了萧晨,还没完全消散的高潮余韵被急剧的快感接续,高速抽插的肉棒摩擦得阴道不受控制的再次痉挛。

他毫不理会身下被自己肏的花枝乱颤的美人,脑海中想着以後只有陈铭可以持证上岗肏萧晨,带着这种愈发强烈的嫉妒情绪,恨不得将萧晨的白嫩无暇的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

「别,嗯,你轻点,我受不了了!」

马威像是得了失心疯般挺动着胯下杀气腾腾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冲击着萧晨的娇嫩小屄。

「啪啪啪!……」

天辰分行时期,尽管跟着郑广发忙前跑後,挣了不少外劳,马威的生活条件还是非常拮据。

以他的长相和条件,但凡有点追求的姑娘都看不上眼。可这个一系列的机缘巧合,导致马威能不止一次与姿色出众的萧晨翻云覆雨,可谓是造化弄人。

秋月不再朦胧,而是皎洁明亮,透过车窗映射在两具疯狂的身体上,清辉溢耀,香艳异常。

「啪!」

全力抽插了二十多分钟,多日不近女色的马威爽的腰眼发麻。粗长的肉棒在月光中依一闪而逝,硕大的龟头再次完全肏进柔嫩的子宫中,随着阴囊的不断收缩,大量滚烫的浓精一股一股的劲射而出。

这一刻,马威心旷神怡的趴在萧晨的娇躯上,感受着鸡巴被娇嫩的阴道死死的吸吮着,脑海中长期占有萧晨的神念愈来愈强烈。

「呼……哎呀,你完事了,赶紧下去!」

缓了好几分钟,高潮的余韵慢慢消散,萧晨的喘息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急促,她面色殷红的用力推着马威的肩膀,水润的小嘴儿中,吐出的声音娇媚无比。

柔嫩的娇躯被马威压住,双腿被迫大张着,泥泞不堪的阴道被那根射完还依旧坚挺的肉棒死死堵住,这种淫靡的姿势让恢复清醒的萧晨感到十分难堪。

包厢的窗帘也没拉上,任由明亮的月光挥洒在两人赤裸的肌肤上,听着门外偶尔有行人路过发出的脚步声,萧晨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半推半就的被马威压在火车卧铺上,弄的高潮了好几次。

一种荒唐的羞耻感,潮水一般的淹没了萧晨的内心。

随着萧晨的挣紮,马威撑起胳膊,迅捷的向後收了下腰,两腿间粗长的肉棒摩擦依依不舍的屄肉全身而退,发出一种类似把木塞的声音。

「啵!」

马威可不知道萧晨的内心想法,他只感觉推着自己肩膀的小手越来越无力,而萧晨的俏脸却突然潮红如醉,更加娇艳欲滴。

「嗯!……你赶紧找点纸。」

萧晨瞪了坐在一旁的马威,小声说道,然後自己也靠着墙边缓缓起身。

两人几乎同时看向两个卧铺中间的桌子,那儿没纸,却有两张陈铭亲自买来的火车票,孤零零的陈列在桌面上,仿佛在嘲讽包厢中一对奸夫淫妇。

「嘿嘿,陈铭给你买的这两张票真不错。」马威淫笑着跟萧晨对视了一眼,「是不是爽死了?」

「滚!」萧晨的俏脸都红到耳根了,她羞愤擡起一条纤细的美腿向马威蹬去。

「爽完了就滚出去,你不配用这张车票!」

马威没躲,这一蹬也没多大力气,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萧晨那想要收回去的圆润小腿,将一只可爱的小脚丫放捉在手里把玩。

「晨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小屄里还流着我的精液,怎麽转眼就翻脸不认人呢。」马威神色怪异的指了指萧晨两腿之间,大量白浊的混合液体正从那抹诱人的粉红中间缓缓流出。

「……」萧晨低头看了一眼,表情十分娇羞。擡起的小手有些犹豫的像是要去擦拭一下,最後却只能无奈的不管不顾。

「放开我,赶紧滚!」

马威正抱着萧晨的小脚玩的兴起,怎麽可能离开包厢,「晨晨,上次在宿舍,我可是肏了你一宿,今天我才射了一次!」

话音刚落,萧晨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双大腿被马威握住,然後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巨力翻转,变成了跪趴在卧铺上的姿势。

「啊!马威,你要干嘛!」

马威现在干啥事都特别利索,从前那种拖沓的性格好像消失殆尽。他没给萧晨丝毫挣紮的时间,双手掐着纤细柔软的小蛮腰,一条腿蹬着地,一条腿跪在卧铺上,胯下一直坚挺的肉棒向着萧晨那满是白烛斑点的粉红肉缝顶去。

「别擦了,反正还得接着射,我这还不少存活呢,都送给你!」

萧晨向後伸出胳膊妄图阻止,可那白嫩的小手对马威来说就像是爱抚般在他腹部乱摸,不断晃动的美臀更是让男人浴火沸腾。

「马威!别这样,你放开我!呃!……」

「噗嗤!」

硕大的龟头顶开粉红的阴唇,火热的肉棒长驱直入,果然,不出马威所料,只要鸡巴再次肏进嫩屄,萧晨立刻停止了所有的无谓挣紮,只能捂着小嘴儿,屈服的撅着屁股承受。

「啪啪啪!」

马威快速挺动了几下腰身,然後俯身趴在萧晨耳边调戏道:「宝贝儿,把嘴捂住,我要使劲儿肏你了,让你看看我这几个月健身的成果!」

萧晨闻言,柔软的腰肢向前舒展了几分,将藏在枕头里的俏脸埋得更深了,微微颤抖的娇躯逐渐紧绷。

马威看着萧晨做出了这幅准备挨肏的姿态,脸上得意之色尽显。他直起上身向後调整了一下姿势,预留了足够的冲击空间,然後双手抓紧萧晨纤腰两侧的软肉。

一切准备就绪,马威两条粗腿徒然发力,健壮的腰臀做了一个蓄力的停顿,然後势大力沈的挺了出去。

「啪!」

坚硬的腹肌狠狠的击打在萧晨白嫩的小屁股上,发出一种令人惊骇的肉体碰撞声。

「啊!」

这种程度的重肏,让萧晨感觉自己较弱的身躯差点被撞的零散,嘴里猝不及防的呻吟,哪怕隔着枕头,也依然清晰高亢。

「啪!」

萧晨还没缓过劲来,马威的第二下重肏接踵而至。这一下将萧晨的俏脸肏的扬了起来,但瞬间扩散的强烈快感和些许疼痛让她几近失声。

「啪!啪!啪!……」

看着萧晨已经被自己肏懵了,马威反而开始更加凶猛的抽插,狂野的冲击着她那马上就要崩溃的子宫。他要征服萧晨,就必须在她的阴道内深深的打上属於自己的烙印。

「呃!……」

伴随着咯噔咯噔的轨道声,火车包厢内,马威不知疲倦的狂插猛肏着萧晨早已不堪蹂躏的娇躯。

夜色已深,皎洁的明月不知何时被一团残云遮掩,只剩下微弱的星光,闪烁着车窗外一排排树影如鬼魅般在微风中摇曳。

急速前进的火车已经驶进东北区域,空气中仿佛多了些寒意,骤降的温度让人有些不太适应。

包厢内的马威反倒是热火朝天,他眯着眼睛满身大汗的站在地上,神色陶醉,胯下粗长的肉棒在萧晨张大的粉红小嘴儿中进进出出,棒身上涂满了不知是淫液还是香津的鲜亮液体。

萧晨此时已经被马威肏得晕了过去,一双美腿开分着坐在地板上,白皙的美臀下流淌着大量白浊的精液。

早已瘫软的娇躯被马威摆靠着卧铺边上,螓首被固定,温润的口腔中插着一根粗大的肉棒,不断分泌的香津顺着精致的下巴不可抑制的缓缓滴落。

萧晨这幅模样,明显是被马威把小屄和小嘴儿都肏的无法合拢。

将马威带到软卧车厢的乘务员肯定无法想象,萧晨这个看上去气质出众、时尚艳丽的大美女,竟然被这个所谓的表哥,肆无忌惮的玩了半宿。

马威一边欣赏着萧晨这幅崩坏的模样,一边快速挺腰,肏的萧晨娇嫩的喉咙水声起伏,硕大黝黑的阴囊不断击打在萧晨白皙精致的下巴上。

粗长的肉棒在凉爽的空气和萧晨温润滑腻的口腔中来回往返,这种难以名状的刺激让马威舒服的直打哆嗦。

终於,马威感觉一阵极致的酥麻,龟头瞬间膨胀,他赶紧扶着美人的螓首狠狠一挺,第一次在萧晨的小嘴儿中疯狂口爆。

一番劲射之後,马威喘着粗气坐在另一个卧铺上。看着萧晨口中的白浊浓精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溢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这是他第一次享受萧晨的小嘴,他相信肯定不是最後一次!

窗外迷人的月光再次透窗而入,温柔的照拂在依旧昏迷的萧晨脸上,除了淫靡与美艳,却平添了几分凄凉。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