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菌毛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菌毛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操偶师 操偶师

    抱怨完了鹏飞又把信捡了回来展平了收了起来,再拿起了拿些书页,爲首的一篇题目叫「灵偶」,里面开篇就讲了古人用木偶代替人来完成一些简单重复工作的故事,随後就是讲述了灵偶的材料可以用随手可得的各种材料制作出来,只不过随着不同材料的特性灵偶有着自己的优劣,上等的材料中最特殊的就是用根骨资质上佳的人来做成人偶,造诣深厚的人甚至可以从千里之外操纵人偶施展令法符咒。

    菌毛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操偶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操偶师》,是作者菌毛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抱怨完了鹏飞又把信捡了回来展平了收了起来,再拿起了拿些书页,爲首的一篇题目叫「灵偶」,里面开篇就讲了古人用木偶代替人来完成一些简单重复工作的故事,随後就是讲述了灵偶的材料可以用随手可得的各种材料制作出来,只不过随着不同材料的特性灵偶有着自己的优劣,上等的材料中最特殊的就是用根骨资质上佳的人来做成人偶,造诣深厚的人甚至可以从千里之外操纵人偶施展令法符咒。

《操偶师》 第十八章 免费试读

操偶术的原理并不复杂关键还在於练,鹏飞当初对着书就没学懂,倒是自己悟出了一套用法来。别的修士先修内功再练操偶自然灵气充沛底气足,鹏飞和琳达都是半路出家,就只好用野路子的办法。

新做好的六只人偶,鹏飞也不想去记什麽名字,就赠与了琳达拿来修炼操偶术。曼安已经在琳达和念念二人身上纹了淫纹,认了主,自然不会担心她们会吃里扒外。

毫龙筋这东西鹏飞不知道去哪里弄,不过他倒是找了合适的代替品,用树木纤维搓成的细绳,浸泡药液之後也可以拿来用用,这几日就见得琳达和她选的那个灵偶出双入对,鹏飞称着为亲密期,要在日常生活中熟悉灵偶的性能,熟悉她的操纵。

这临时赶工出来的灵偶在纹了赐福术以後也是可以与修士一战,而且为了多做实验,这六只灵偶鹏飞纹了不同的赐福术,各有所长,就好像九星门的九星机关一样。琳达原本是用来掩饰身份的名字,大家叫的习惯也就不该回来了。

这段日子在别墅中很是逍遥,功法也没落下,有这麽多美女陪同,这无念决就练得飞快,要是一个人在憋着练,那进步就缓慢多了,鹏飞隐约觉得自己的这无念决还要自己多玩女人才行,这功法太奇怪了。

「主人,连累了休息一下吧。」念念坐在花园的椅子上面晒着太阳看着琳达和鹏飞操练着灵偶,主动的把那宽松的衣服下面的饱胀的乳房拿出来,端到了鹏飞的面前奉乳。

人奶有些腥味可是那淫靡气息反而更加美味,这念念孩子没生下来天天都胀的溢奶了,阿玉和鹏飞就一人霸占了一只乳房享用起来。

「阿玉,主人练功辛苦喝奶补充一下,你也辛苦吗?」念念对着这个孩子很是喜爱,只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阿玉陪着主人在哪里东跑西跳也很辛苦呢,汪~」这麽多母狗,只有阿玉一直在认认真真的扮狗:「狗妈妈的奶水真好喝,我就是妈妈的小奶狗。」

「到时候妈妈生了小狗,你可要照顾好。」念念抚摸着阿玉的脑袋欣慰的说道。

「汪~妈妈的小奶狗就是阿玉的兄弟姐妹。」阿玉笑得天真,说的信誓旦旦。

几人正一片其乐融融的时候,以为意外之客到来了。看到花园里的几人,啧啧赞叹。

「想不到我的两个苦命徒弟天天在家中苦等,情郎却有了一片小後宫。」那仙姑笑道。

「见过唐仙姑。」鹏飞赶忙松开了念念的乳房上前行礼。

其他众女也跟着行礼:「见过仙姑。」

仙姑一眼就看到了琳达身上缠着的操偶线,笑问:「难道你练家传的功法都交给这些下人了吗。」

「我这下人小时有幸学过一些内功,我留在身边帮我炼偶。」鹏飞解释道。

「我还苦恼去哪里给你寻的偶源没想到这几天你又做了这麽多。」仙姑指着琳达的六偶说道。

琳达细心,给这六个姐妹修了个小帐篷,总比风餐露宿强,这就被仙姑一眼看到了。

「仙姑是有了新的偶源?」鹏飞高兴道,总拿良家妇女炼偶总有些於心不忍,去了一次还多收了两女,再多去几次恐怕自己就成了慈善家了。

「那些外道有些动静了,要不要和我同去。这次你捉住的自己留下就行了,不用上缴。」仙姑诡秘一笑:「那里可还有你的老熟人呢。」

「我的老熟人?」鹏飞好奇道。

「秘密。」仙姑打算保留神秘感:「你同意去了到时候自然知道。」

「好,我去。」鹏飞答应下来现在的鹏飞已经可以同时操三偶了,自然是期望去试试身手。

仙姑交代完了时间地点,飘然而去,这房子的保护措施竟全都浑然不觉。

「主人,小心,念念的小母狗还等着主人赐名呢。」念念随着鹏飞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母狗这个称呼,初听有些不顺耳,可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这是真的当做自己人才有的称呼。

「我随你去!」琳达听了鹏飞要去打架,自己自然要陪同。

「没事,我还有两个小老婆当护法呢。再不行还有仙姑。」鹏飞打消了她们的疑虑:「你们就好好地在这里修炼、养胎,我到时候回来要检查的,谁让我不满意,我就让她单独侍寝。」

有着念念在一边影响,鹏飞的说话也有些奇怪,不那般粗俗了。

「决定去了,要不要带些什麽?」曼安也是知道的,不然能关了安保设施放人进来?

「有没有小枪,我先打一把。」鹏飞还记得当初枪毙赵婕的时候,枪还是方便好用。

曼安吩咐佣人去取了,对鹏飞说道:「多带些子弹,没了没地找去。」

「没事,你看你肚子都起来了,多陪念念去晒晒太阳,赐福术阿倩不是学的挺好了吗。」鹏飞总觉得让一个孕妇在那小黑屋里摆弄那些血腥的东西不太好。

「都听你的,我还说你不疼爱孩子呢,我自己也是一样的任性。」曼安自责道。

三只灵偶,毫龙筋,还有一把小手枪,这些东西就够了,就不是去战场打仗总不能开着坦克去吧。

「鹏飞!你是不是在山上养了小老婆了!」

几人上了车,荆傲和李颖就在後座把鹏飞夹在中间,突然发难道。

鹏飞看了看前座的仙姑捂嘴偷笑,就知道是有人告了状,只好讨饶道:「就是一个伺候我的人而已。」

「真的吗?」荆傲还是有些不太信。

李颖当过警察,是一点都不信:「妹妹,他在骗人呢。」

「你骗我们!你变心了!哼!」荆傲又撒娇又生气的样子活泼可爱,那几条母狗倒是不敢。

「等我们回来,我就带你们去山上看看。」鹏飞知道早晚是要知道的,与其等着被发现不如主动讨死:「不过你们答应我,要冷静。」

「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荆傲还有些生气的说道。

李颖在一边却是思考开了,在鹏飞耳边不知道说了什麽,只见的鹏飞瞪着眼睛看着李颖不敢说话。

李颖又笑着在鹏飞耳边说了几句,气氛才缓和下来。

安全局的车又舒服又快,就是不知道带着他们到了那里。

「这里是安全局的一处秘密监狱,有消息他们要来劫狱。」仙姑这边说着,那边又见到了老熟人,赵婕。

那次鹏飞和赵婕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以後二人就没再见面,赵婕还以为鹏飞逃了呢,又看到他身边的两个美护法,就没有上来自讨没趣。

「赵教练,好久不见。」鹏飞看到赵婕赶忙上来打招呼。和赵婕那一次虽然不是狂风暴雨,但是她的小穴又会裹又会吸,甚至不用自己动,也不用那样激烈的抽插,简直是要美死人,这就是多练功的好处。家里那三个罗刹门的弟子就达不到这个境界。

「你可要小心一点,这次可不是儿戏了。」赵婕点头道,看不出有什麽感情。

「教练说的是,我把三只灵偶都带来了。」鹏飞从後备箱里取出三女来,仙姑让她们都穿了一层软甲,不是为了保护身体,主要是不要把身体暴露出去给敌人看了太多羞辱。

敌人已经在暗处集结起来了,就是不知道何时才能攻来,附近都有警报器,如果有人来就会发现了。

先有人带着安排了住处,那些安全局的战斗人员听说有援军来,本来以为是什麽高手,结果就是四个小孩子,让大家士气低落了一阵。

到了当晚就有了敌袭,这一小股的外家弟子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鹏飞一看是都是男人心里烦躁就跟仙姑一同去把那群人都收拾掉。

「你们就是安全局请来的救兵?」黑暗之中那群人已经把二人围住了:「就你们二人也太不给我们兄弟几个面子了。」

那群人看到安全局来对付他们的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心中倒是冷笑,这群安全局的人真是自寻死路,派两个手无寸铁的小娃娃来,今天本事打算摸清楚周围地形,不如就抓了这两人来回去邀功。

「仙姑不用动手,我一个人就行了。」鹏飞见到这群人只是普通的练家子,多半是派出来送死的,让仙姑动手也太浪费了。

「你这小娃娃,当着漂亮女娃面前就这麽装逼,那时你师妹还是心上人啊,我们风雷门的人等你死了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小女朋友的。」为首的大汉一脸的淫笑,他不信自己十几个拿着家夥的兄弟打不过一个空手的小夥子。

可是不等他後悔就已经来不及了,黑夜之中的毫龙筋根本察觉不到,那操偶师就算没有灵偶,单用操偶线就可以杀人了。

那毫龙筋灌了灵气硬如金铁,硬是把那出口不逊的人半边脖子给切开了,那颈侧的血如同喷泉一样,挡都挡不住,他的兄弟身上被热血淋了满身。

「操……操……」那人认出了这种手法,可是已经来不及提醒兄弟们了。

一群人拿着刀剑一拥而上,不管这男娃娃用的什麽手段,乱刀砍死就完事了,可是那两人周边好像有一股无形的网,只要靠近就会被无形的刀刃割破身体。

这等诡异事情大家都知道是遇上高手了,就是不知道跑还来不来得及。

鹏飞早就提放他们逃跑了,第一个人回头逃跑开始,鹏飞就动了起来,用操偶线一个一个的割喉,五步之内无一生还。

十几个人几个呼吸就都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活活被自己的血堵住气管窒息而死了,他们死之前皮肤凹陷进骨头里,眼睛突出舌头外吐的模样在晚上也是吓人。

「道友既然是内家修士,何必为难这些人呢。」忽然一声铃响,鹏飞根本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之间的这群刚刚倒在地上的屍体一个一个鬼魅般的站起来了。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的同行。」仙姑偷笑道:「看看你的本事了,这群人可不好对付。」

「玄西门弟子这里见过唐仙姑。」那群人拱手施礼道,可声音缥缈不知来自何处。

铃声再响,那群死相可怖的屍体就拿着兵器围上来对着鹏飞的毫龙筋布成的防御乱劈乱砍。毫龙筋切得断血肉可不好切断骨头,这群复生之人根本不怕受到伤害。

鹏飞突然意识到,他们是在消耗自己。

「晚了,你还有多少力气。」那声音如鬼魅般飘来。

铃铃铃~~那铃声好像是催命的钟一样,敲在了鹏飞的心里。

「这种程度都对付不了你就早早回家吧。」仙姑嘲笑道,还学着那铃声惹鹏飞生气。

「晚辈明白了。」鹏飞看到仙姑的恶作剧,明白了仙姑的意思。

「哦?」那人手中铃声突然一听,声音中带着惊异。

实在是因为,鹏飞一个内家修士,掏出了一把手枪来,对着天砰砰砰砰的连开数枪。

第一声枪响是,那些屍体的动作就为之一滞鹏飞随後把子弹倾泻而光,就见得这群屍体呆在那里不动了。

「不错,今天就算了。」玄西门的那人不再摇铃,对仙姑道了一声别就不见了,只留下一地的屍体。

鹏飞也是似懂非懂,回到了基地里仙姑才笑他反应慢:「这麽大的铃声你都听不见,你觉得敌人会做那无谓的事情吗。」

「让仙姑见笑了,晚辈实在是对这些功法摸不到头脑。」鹏飞赶忙请教。

「这玄西门是南边来的门派,以前也干过赶屍的事,他们专门饲养者小虫,生前给人服用虫卵,或者直接让虫子飞到死人身上就可以借用屍体最後的生机来行动,这功法全靠铃声操纵死屍,就好像你的操偶线一样。」仙姑对鹏飞讲解道,又讲了些玄西门的来历又是什麽老门派的後裔,鹏飞的脑子是实在记不住了。

「所以他们才专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赶屍,就是为了怕声音打扰?」鹏飞若有所思。

「你那枪声震耳欲聋,怕是那胆小的虫子都被吓跑了,不跑也被震死了。」仙姑笑道:「你倒是怎麽会带这种东西。」

鹏飞看了一眼赵婕说道:「这玩意防身确实好用,遇到打不过的人又把枪总比等死强。」

「说得好。」仙姑夸赞道:「没想那群老家夥一样的古板。」

说道手枪,鹏飞又有了一个想法:「仙姑不是有什麽办法可以把灵气留在子弹上面,这样是不是手枪也能成为法器了?」

这在可心玩的游戏里见过,好像是叫做子弹附魔。

「这个想法不错,不过需要去修习阵法,这些东西我不太清楚,有机会我去找那些老家夥咨询一下。」仙姑点点头,手枪当法器那真的是强强联合了,遇到真正的内家高手,寻常子弹不一定能够破了他的防御,但如果有了灵气说不定还有希望。

「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你的表现不错。他们派来的敢死队还没有摸到地方就死了,他们一定会再谨慎几分的。」仙姑看起来是要睡美容觉了,就吩咐大家回去休息了,反正又机器在外面看着,不用担心这些事情。

「这里房间不够多,你们仨挤一挤吧,那仨灵偶就放我那里了。」仙姑用缎带卷着三只灵偶就走了。

三人相互看了看对方的表情,自然知道是仙姑给她们独处的机会聊些情话。她长得再年轻也终究是个长辈,在这里听八卦不太合适。

「鹏飞,听到外面有枪声的时候我真的害怕,那群外道门不讲道理就拿枪来打死你。」荆傲後怕道。

李颖笑道:「出了鹏飞这人不讲道理,切磋功夫还掏枪的,还有谁会做这种事情,不是要被修士笑死了。」

李颖刚说完就想到一人和鹏飞一样喜欢带着枪,赵教练当初抓孙婧瑶的时候就是直接掏的手枪。

「有仙姑在你怕什麽,她带着我就是让我多历练历练的,多见见这些古怪的功法,总比将来两眼一抹黑要强。」鹏飞宽慰二女道,今天他放着那群屍体的攻击,真的是快要把灵气给耗光了,这种大规模大角度的防御可累死人了,要不是最後拿着手枪赌一把估计就要被仙姑笑死了。

「鹏飞,你说实话,那个姐姐到底是谁。」荆傲突然正色道:「我也不是吃醋,如果以後有事了,我好通知人家一声。」

鹏飞想了想,说的也是,不如趁着这个好机会坦白出来:「那个好姐姐李颖应该认识,就是钱曼安。」

李颖虽然怀疑,可是如今真的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十分惊讶:「你们年纪差得这麽大!」李颖说到一半突然恍然大悟对荆傲说道:「咱们的男朋友有恋母情结,你可要小心盯着。」

「啊?什麽是恋母情结。」鹏飞和荆傲都没听说过,这小女警可是听说过的。

李颖化身科学书给两人讲了讲:「恋母情结是指人的一种心理倾向,喜欢和母亲在一起的感觉。恋母情结并非爱情,而大多产生於对母亲的一种欣赏敬仰。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男孩女孩都可能有恋母情结。鹏飞从小没有……母亲……所以会对和他母亲年龄相似的女人有种亲近的情绪。」

「啊,那不是乱伦吗!」荆傲小声低呼。

「不一定,有恋母情结不一定非要发展到乱伦的底部,乱伦是要……」李颖意识到自己懂这麽多被鹏飞知道了是不是不太好,赶忙闭嘴了:「睡觉。」

一张不大的双人床挤着三个人,鹏飞被两人一人扯着一半睡的可惨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