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狼情妾意》虎神(baichining)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狼情妾意 狼情妾意

    苍白的床单,几乎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躺在雪白床单上的女人,不管她的容貌如何的光鲜,服饰如何的贵重,令她们看起来或是妩媚之极,或者是高雅大方,都无法掩盖那种作为城市人的感情的空虚和内心的苍白。  苍白的床单,苍白的身体,苍白的内心,那种城市中的无力感,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对生命的厌倦。

    虎神(baichining)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狼情妾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狼情妾意》,是作者虎神(baichining)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苍白的床单,几乎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躺在雪白床单上的女人,不管她的容貌如何的光鲜,服饰如何的贵重,令她们看起来或是妩媚之极,或者是高雅大方,都无法掩盖那种作为城市人的感情的空虚和内心的苍白。  苍白的床单,苍白的身体,苍白的内心,那种城市中的无力感,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对生命的厌倦。

《狼情妾意》 第23章 免费试读

我完全想不到,一旦精液的堤坝被打开,居然好似倾盆的洪水,足足的对着云巧喷射了五分钟之久,这才缓缓的停住。

我累得瘫软在了鹿皮上,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云巧。

汩汩的精液,已经完全的将她的身体淋湿,不仅是身上的卫衣,就连头发,脸上,手上,也都沾满了我的精华,这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淋满了奶油的大蛋糕,看上去实在是可口至极。

“坏东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都要射了,也不知道通知人家一下,害的人家这么丢脸,真是讨厌死了……”

云巧又羞又恨的瞪着我,有些慌乱的收拾着我造成的混乱局面,看的我心头更是淫性大起,刚刚喷射过精华的巨大狼屌,居然在这一刻再度高高的挺立了起来。

在我的狼屌的头上,有着一簇呈白色的阴毛,在精液狂涛的席卷下,已经完全的被淋湿,紧紧的黏在一起。

而我的狼屌在经历了如此的刺激以后,已经完全的脱出了包皮的包围,就连最顶端的两颗好似蝴蝶结般的狗锁,也已经完全的显现了出来。

“臭东西,真是难看死了!”

云巧嘤咛着,害羞的在我狰狞的狼屌上打了一把,面色绯红的转向了一边。

我的狼屌涨的厉害,哪能就此就放过她,索性诞着脸凑到她身边,后腿直接从后面搭在了她的肩头,长长的舌头,飞快的在她柔软的耳垂上活动了起来。

经过多日来与她的接触,我已经知道耳垂就是她身体的敏感带之一,其快感的程度,几乎与乳头不相上下。

在我的坏动作下,云巧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脸色也是越来越红,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是喘吁吁的。

“坏……坏狼,赶紧给我……给我下去……你……你别忘了……忘了曾经答应过我什么……”

我当然没有忘记过对她的诺言,不过,现在的她也已经动情,就像是一只拴在我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小羊羔,我就算是再傻,恐怕也不会放过这到口的美食吧。

我的舌头飞快的在云巧的耳垂上舔舐着,从耳垂一直到雪白的脖颈,最后终于到了玲珑细巧的锁骨窝上。

云巧的身子很瘦,这也导致了她的锁骨很深,舔着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也让我的狼屌胀的发烫,情不自禁的就隔着她身上已经润湿的卫衣活动了起来。

“死色狼,给我下来!”

在我的挑逗下,云巧已经目光迷离,她娇吟着,可还是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将我掀翻在了鹿皮上。

“臭色狼,你的伤都还没有好呢,还想着那样,还要不要命了!”

“呜呜!”

面对着云巧严厉的面孔,我只好蹲在床上,轻轻的舔着自己发胀的狼屌装起了可怜。

“不行,三天之内,只能做一次!”

云巧对着我伸出了一根雪白的手指,看她那样子,分明就是连半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不过,臭女人,你有张良计,老子我也是有过墙梯的,我就不信你一整晚都不睡,只要你睡觉,哼哼,到时候老子还不是为所欲为的吗。

“还有啊,你这几天不能在我这里睡,去温泉泡着啦!”

云巧似乎看出了我的目的,毫不留情的对着我指了指黑黝黝的洞口。

“嗷呜……”

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的对她施展起了装可怜大法,希望她可以看在我浑身是上的份上,不要对我如此的咄咄相逼。

“不行!”

云巧坚决的摇着头,似乎是见我情绪空前的低落,语气这才放缓,轻柔的推动着我的身体。

“坏家伙,你再忍忍,好不好,等你的伤好了,并且我们……我们把那件事办完了,我每天都让你弄个够还不行吗。”

听着云巧的莺声燕语,虽然我的心中满含欲火,也只能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我是好色,但是,如果要我违背一个女人的意愿去强占她,那是打死我我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所以,既然她已经对我下达了逐客令,我也只能灰溜溜的转过身,准备一瘸一拐的回去温泉那边。

云巧却突然冷不丁的一把从后面把我抱住,一双雪白挺耸的玉乳,不断的在我后背上摩擦着,让我刚刚缩回包皮里的狼屌再度高高的耸立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哪怕是一举手一投足,都会让我忍不住的感觉到一种无法言喻的饥渴难耐。

看来,要是这女人再不把自己交给我,恐怕我都能够把自己给憋出内伤来。

“坏家伙,真的委屈你了,不过,你再忍忍,就算是为了我,也为了完成我一个久违的心愿,好吗?”

别说老子不能说话了,就算是能,这话又让我如何的拒绝。

无奈之下,我只好转过头,用长长的舌头在她的脸上温柔舔了几下表示回应。

“狼大,你是个好男人!”

云巧说着话,将我的脸捧正,直接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口,把我的长舌头容纳了进去。

她的味道如兰如麝,已经完全的令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生活很平静,伤口也都很快的结了痂,时间很快就已经过去了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我不敢和云巧有过多的接触,因为我害怕自己会真的忍不住,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出来。

我的伤愈合的很快,有些浅浅的结疤,甚至于已经开始发痒,我只能躺在地上,用自己的后背用力的在温泉边的岩石上用力的摩擦。

云巧心疼的让我趴在地上,用雪白的小手在我的后背上不断的摩擦,希望借助这种方法帮我缓解一下那钻心的痒感。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卡尼的七分裤,雪白的小腿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肌肉紧致匀称,文白如玉,简直都快迷人到了极点。

由于天气渐热的关系,她上身穿了一件浅白色兰花的衬衫,里面却偏偏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紧身衣,一对雪白的浑圆,完全无法被掩盖的住那完美的轮廓,没有半点遮掩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看的心头发痒,忍不住的将头枕在她的膝头,用长长的舌头去舔她雪白的小腿。

或许是被我舔的有些痒,云巧本能的一收腿,没好气的在我头顶打了一下。

“死色狼,都痒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呜呜……”

我委屈的吼叫着,用爪子蘸了泉水,飞快的在岸边写下了几个大字。

“我记得某人说过,要我等三天以后……”

“哼,臭色狼,就记得这种事是不是!”

云巧被我弄得俏脸通红,轻啐着说道。

“呜呜……”

我知道她还没有完全的放开,连忙满脸撒娇的用头蹭着她小腿上雪白的肌肤。

“好啦,你等我一下……”

云巧无奈的白了我一眼。

“死色狼,我去打水,你去内洞等我,哼,真不知道你这死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

云巧半是娇羞半是不耐的抱怨着,却还是起身进了内洞去取水盆。

见事情已经成功了,我顿时心花怒放,也不管腿上的伤还时不时的会传来阵阵的痛感,连跑带颠的进了内洞,纵身跃上了云巧的石床,舒舒服服的躺在了上面。

“我活了二十多岁,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狼,臭色狼,给老娘下来,先把下面洗干净了,要是敢把老娘的床弄脏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女人家就是麻烦,还没有真枪实弹的颠凤倒鸾,就已经开始嫌弃起老子下面的小伙伴了,哼。

虽然心中对她充满了腹诽,但是为了自己的性福,我也只得悻悻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无奈的转过身,将自己的后面全部交给了云巧。

云巧一手端着塑料盆,一手轻轻的替我清理着我那肮脏的小伙伴。

我只感觉到她的手特别的滑,不等她有什么动作,狼屌已经突出体外,高高的耸立了起来。

“臭家伙,就知道你会这样,还没怎么样,就先这样了!”

云巧嗔怒着,一手紧抓住我狼屌的根部,一手轻轻的撩着水,替我仔细的清理着狼屌。

“哼,坏家伙,才几天没有洗,就臭成这样了。”

云巧小声的抱怨着,耐心的替我清理着狼屌,就连包皮中间也都没有放过,那样子像极了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媳妇。

我闭着眼,享受着云巧细致的服务,心中早已经美得开了花。

不知不觉间,云巧已经替我清理完毕,将水泼掉了,红着脸上了床,半侧着身子,为我留出了一大块的空地出来。

“臭色狼,我告诉你,你这才要发射,就给老娘吱一声,要是再敢弄得老娘满身都是,当心老娘回头让你好看!”

臭婆娘,你知不知道老子这三天忍的到底多辛苦,要是不好好的和你玩一回,老子又怎么对得起这三天来的压抑。

我在心里坏坏的想着,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老实的躺在她的身边,反而将身体扑在她的身上,长长的舌头,直接在她的俏脸上舔弄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