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可乐泡茶为作者的小说 可乐泡茶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

    我是一个相当失败的沪漂儿,用网络言语形容是一个屌丝宅男大叔,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杰出人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实际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上炕摸不着娘们儿下炕找不着鞋,终日窝在租的房子黑白颠倒的上网,穷得每回交房租都找家里要钱。  今年的“五一”前夕,我正在QQ上跟一个在sm聊天室加的女m玩文字网调,有人发来加好友的申请,点开一看,网名叫“孬蒿”,顺手点了接受,对方发过来一条传奇私服的广告信息,金币模式的纯复古私服,名字叫“雅客传奇”。

    可乐泡茶 状态:连载中 类型:游戏竞技
    立即阅读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是作者可乐泡茶倾心创作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个相当失败的沪漂儿,用网络言语形容是一个屌丝宅男大叔,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杰出人才,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实际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上炕摸不着娘们儿下炕找不着鞋,终日窝在租的房子黑白颠倒的上网,穷得每回交房租都找家里要钱。  今年的“五一”前夕,我正在QQ上跟一个在sm聊天室加的女m玩文字网调,有人发来加好友的申请,点开一看,网名叫“孬蒿”,顺手点了接受,对方发过来一条传奇私服的广告信息,金币模式的纯复古私服,名字叫“雅客传奇”。

《绝命私服之热血传奇》 第二十八章 家庭组合的成人主播 免费试读

我合计好了怎麽说,分别打电话联系了穆雪、齐晓珊、小赵,以十分肯定地口气告诉他们,能够百分百的确定,只要他们不再玩“雅客传奇”,可以放心大胆地回来双木街道,同时让他们将游戏账号给我,给的说辞是帮他们彻底消除危险。

穆雪说已回到上海,没敢回双木街道,全家借住在亲戚家,终於能回家了,穆雪非常高兴,将她和老公的游戏账号、密码告诉了我,表示收拾下这就回家,安顿好了请我吃饭。

齐晓珊其实是躲去了沈阳,所开的自助餐店没兑出去,自是也非常高兴,也将她的游戏账号、密码告诉了我,表示这几天就回上海。

小赵说仍在偏远山区修建公路,意识到玩“雅客传奇”有危险,直接删了游戏人物,账号、密码都已经忘了,要施工到冬天,而且不打算再回上海,表示以後有了机会,一定好好向我表示感谢。

做好事会让人觉得高尚,同时做好事也有回报,我怀着变高尚的心情,依次登录了三个账号,都是46级,三个账号的主游戏角色,正好分别是法师、战士、道士,据此琢磨一番想好了,怎麽将包括我的账号在内的四个账号卖给释永强。

“雅客传奇”特别开设的商店,有变性卡、改名卡、专职卡,首次购买转职卡是免费的,变性卡和改名卡都是50万金币一张。

我依次登录上要到的三个账号,分别买改名卡改了游戏角色的名字,将装备和金币,倒到了专门用来摆摊的小号,又将我玩的号的装备和金币,也倒到了小号。

“雅客传奇”实际能升到的最高级是49级,我玩的法师已升到了48级,想再升一级到满级其实非常难。由前天我卖给他法神套,我和释永强已在游戏里认识,这家夥当前急需更多的游戏账号,自己也在玩“雅客传奇”,必然很想得到一个快到满级的账号。

我给倒空的法师号,穿上了一套垃圾装备,在游戏里找到释永强,假做情不自禁地打字对其唠叨,因为把法神套卖给了他,在游戏里接连被人爆。释永强果然趁机说要买我的号,主动开价两万,我说哪还不如自己打金币换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後谈定六万块钱。我说还有三个46级的号,释永强表示一块全买了,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谈定这三个号总共六万。

十二万块钱的买卖,只能当面交易。我和释永强在游戏里经过商量,上午10点在市中心的“伯爵咖啡厅”见面。

释永强没来,来的是他老婆谢晓梦,我已想到释永强不会亲自来,对此事先有了心理准备。我早就认识谢晓梦,她对我全无印象,简单聊了几句,我将写着账号、秘密的纸递给谢晓梦,指导着她在她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依次改了四个账号的密码和密保,谢晓梦确认四个游戏账号已是她的,将装了十二万块钱的单肩电脑包给了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顺利完成了交易。

加上已有的六万,这下有十八万块钱,我打车回到了家里,将十八捆大红票放到面前,边看边数着过足了钱瘾,这才将十八捆钱分开藏好,去卫生间冲了一个冷水澡,清醒冷静了一下头脑,琢磨起了接下来该怎麽做。

“有了足够离开上海去沈阳的钱,却是走不了,因为年轻回了二十岁,真的身份证被认为是假的。留下就只能继续玩‘雅客传奇’,所以要做两件事,弄一个40+的游戏账号,办一张真的身份证。

陈茉老师的儿子易扬,因为今年东北连降大雨,未能与我玩成商定的那个淫妈控的游戏,马上就开学了,要来他的游戏账号,应该不算难,这样也能帮他们母子避免危险。

孙强、王丽影夫妻,都是为了早结婚改大了年龄,都有两张真的身份证,孙红干了多年的产中介店,他们三个应该知道,上户口办身份证的门路。全面年轻回了二十岁,只能重新办一张身份证,难度当然很大,先侧面了解一下,孙红姐弟仨能不能办吧。”

合计一番拿定了主意,我打电话联系了易扬,以继续帮他满足淫妈欲,轻松要来了他的游戏账号,登录上一看是44级,更该了密码和密保,免费领了一张转职卡,转职为了法师,又买了一张改名卡,改了一个游戏名,将小号里的金币和装备倒了过来。

第一件事顺利完成了,第二件事就有难度了,我认真合计了一番,想到干脆由帮孙强夫妻与孙红夫妻消除二心,作为通过他们办身份证的入手点。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刚过下午2点,分别跟孙红和王丽影打了电话,表示要请他们两家人吃饭,含蓄地说了请他们一起吃饭的缘由。

一个小时後,孙强、王丽影夫妻来了我订好的饭店包房,随即孙红自己一个人来了。点完菜吃喝了一会儿,孙红和王丽影都表示,彼此间并没有暗藏二心,是由於沟通不善导致了我的误会,我自然是当做确实误会了。孙红为了表示没有耍心眼,主动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她竟然与弟弟、弟媳一起在玩成人直播。

没想到牵扯出这麽个意外情况,我也只能是顺坡下驴地表示,既然是这样,以後干脆四个人一起玩,免得再因沟通不善产生误会,孙红带头表示了同意,继续吃喝了半个小时,孙红抢着结了账,叫了一辆网约车,四人一起来了也在祥隆小区的孙红的家。

节奏的发展出乎了所料,我到了孙红家有些懵逼,孙红和弟弟、弟妹都显得很自然,孙红拉开冰箱拿出几罐饮料,笑着对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我说:“小弟,你肯定知道了,我和亲弟弟做过,咱们姐弟两个,还没有做过呢,既然来了我家,你先操大姐吧!”

我本来就在懵逼中,又被闹得了个大红脸,王丽影咯咯笑着说:“大姐,你也太着急了吧,把人家弄得都不好意思啦!”推了一把自己老公,“你们在客厅单聊吧,我和他去小卧室眯一觉,刚才有些喝多了。”

孙红家的房子约有两百平,三室一厅的格局,东侧是南北贯通的走廊形客厅,西侧是并排的三间卧室。王丽影拉着孙强走进了最北面的卧室,孙红站到了客厅的沙发前,连着摆了几个诱惑姿态,主动向我展示了一番,非常诱惑的熟女身材。

孙红模样长得端正妩媚,身高最多一米六,身材相当诱惑,前挺後翘,凹凸有致,屁股非常大,胸也非常大,腰却是很细,双腿不长但浑圆笔直,今天穿的是紧身牛仔裤配高跟鞋,身材显得更加诱惑。

我裤子里的鸡巴迅速变得梆硬了,尚且是普通熟人的感觉,抹不开上来就与孙红在她家做爱,习惯性挠了两下头,问道:“大姐,你多大年纪啦?”

“我身份证上的年纪是78年的,实际我是75年属兔的。你知道的,我家是浙江的,原来我家那边改身份证很容易,花钱就能改,我爸想让我跟妹妹一起考大学,把我的年龄改小了三岁,考了两回都没考上……”

孙红说着挨着我坐到沙发上,冲着我摇晃了几下一对沈甸甸的大奶子,“你不用不好意思,你已经操我过弟妹了,还是当着我弟弟的面操的,再操了我这个当大姐的,没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再说我和弟弟、弟妹,早就一起玩过直播啦!”

我又挠了下头,“大姐,应该是我丽影姐,带着你玩上的直播吧?”

孙红说:“是,前年的年初,我弟弟家开的串吧,卫生不合格被封了,交房租、供孩子都得花钱,丽影只好玩直播挣钱,发现挺挣钱的,就带上了她老公和我,我老公当然是知道的啦,但他没有参与进来,这样也就不管我和别人操逼了。”

我不由地在心里嘀咕道:“嗯,跟王丽影的儿子小志,之前跟我说的情况,正好对上了,只是小志不知道,他妈妈并不只是拍了VIP艳舞视频,还跟他爸爸、他大姑一起在玩成人直播。”

暗自嘀咕了几句,我又问孙红道:“大姐,你们……你们三个人,都是怎麽玩啊?”

孙红说:“现在各种直播竞争都非常激烈,想挣钱必须要玩得够刺激。我们三个能搭配出姑嫂、姐弟、夫妻,当然够吸引人,可时间长了就没了新意,只能是玩得更重口,比如说……我直播过跟狗操逼。”

“啊……”我惊叫一声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这个都有啊?”

孙红拍了一下我的大腿,“不是真狗,是挺大的仿真玩具狗,按一个假的狗鸡巴,掰开後腿往床上一放,直播画面只能看到一部分,再配上录音,这样看直播的人,看不出来是假狗。”

我不由地问道““大姐,你们玩直播的平台,叫什麽呀?”

孙红拿过她的手机,示意我掏出手机,“名字叫‘银钩坊’,电脑、手机都能上,电脑就是网页,手机需要下APP,我在微信上发给你链接,你下载安装完了,随便注册个号就可以,这种APP不用绑定手机号。”

我点开了微信,又点开孙红发给我的链接,刚开始下载上APP,孙红蹲到了我的身前,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拉下裤子褪下内裤,将我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握住撸了两下,低下头将已勃起的鸡巴含进嘴里,技术非常熟练地吞吐了起来。我自是顾不得下什麽APP了,扭身将手机放到了沙发靠背上,情不自禁伸出一只手,从孙红上身衣服的领口伸了进去,摸起了她的一对大奶子。

“哦……小弟,你的鸡巴真大,我的小嘴将将能含进去……”孙红吐出鸡巴仰起脸,脱掉上衣扯掉胸罩,晃了晃一对白皙的大奶子,呻吟着说:“啊……小弟,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把大姐操了吧……我都跟仿真狗操过逼,其实就是一个骚母狗……哦……”

正对客厅沙发的卧室开着门,我情不自禁地抱起孙红,走进了卧室将孙红放到了床上,等孙红蹬掉两只高跟鞋,一并脱下去了牛仔裤和内裤,我跟着脱光衣服迈上床,这才注意到,进来的是孙红夫妻住的卧室,床头上方挂着结婚照。

孙红靠着床头仰面躺好,叉开着高举起双腿,浪声呻吟着说:“啊……小弟,你太坏了……要在结婚照下面……用大鸡巴操大姐呀……”

我这时自是不再不好意思了,趴到了孙红的身上,一手一只抓住她的两只大奶子,先是摸揉了一阵,又趴下身用嘴吃了一阵,随後直起腰用双手抓住孙红的两条腿,低头看了看,她阴毛浓密的阴户已流出了水,拨开阴毛插入鸡巴,趴到她的身上开始了抽插。

“啊……啊……小弟……你的鸡巴太大了……上来就把我的逼操翻了……啊……小弟……轻点……轻点……大姐虽然四十五岁了……你姐夫鸡巴很小……还早就阳痿了……大姐的逼……真受不了你的大鸡巴……”

我暂停下抽插,将鸡巴使劲顶进阴道,迎面俯视着孙红说:“大姐,你的逼,真的挺紧,看来姐夫早就操不动你了,正好让我替姐夫,用大鸡巴使劲操你!”

“啊……啊……小弟……你太坏了……刚停下……又干上了……啊……啊……操死了……真的要操死我了……大姐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不到九十斤……真的是架不住……你这样的大鸡巴小鲜肉……掰着腿这麽使劲操……啊……啊……”

“大姐,在你和老公的结婚照下面,让我用大鸡巴,使劲操你的小骚逼,是不是,让你觉得更刺激啊?”

“啊……啊……是……是的……你姐夫早就不行了……我还是又骚又浪……所以……最好是当着他的面……让小弟你用大鸡巴操我……啊啊啊……我真是太骚了……我真是个骚母狗……啊啊啊……”

“大姐,既然你喜欢,在老公面前挨操,哪你在上边吧……这样你能看着……看着姐夫和我做……”

“啊……不是吧……本来你的大鸡巴……就都捅到我的子宫啦……让我坐在上边……还不把我给操透了呀……”

我和孙红换了性交姿势,我靠着床头仰面躺在床上,孙红跨骑到了我的身上,将我的鸡巴套坐进逼里,浪叫着上下移动起了身体,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户内,幅度更大地来回抽插着,我则将双手伸到她的胸前,各种摆弄着一对沈甸甸的白皙豪乳。

这时我已经完全放开了,闭眼上眼睛专心享受了一会儿,就孙红和弟弟、弟妹组合玩成人直播,继续与她互说着刺激性言语。

“大姐,我孙哥说,他鸡巴刚能硬的时候,就跟你操过逼,现在你们又作为姐弟组合玩直播,肯定经常操逼吧?”

“哦……我弟弟跟我老公一样,鸡巴也不好使了……我跟他一起直播……只能是假操……直播看不出来的……需要操的时候都操不了……平时他更操不了我啦……”

“哪你和我丽影姐,组合玩直播时,是不是找别人操你们两个呀?”

“我们是亲戚,不方便找别人,我和丽影一起直播,是作为姑嫂玩女同做爱……其实也是表演……我们两个都不是啦啦……主要就是拿着假鸡巴互相插……”

“大姐,既然,你们正好需要个男的人,以後再组合玩直播,干脆带上我一块玩呗!”

“行啊!”孙红当即表示了答应,暂停下运动,想了想说:“丽影前几天说,让跟外甥搭配,哪你就当我外甥吧!”

我不由地问了声,“你外甥?”

孙红扑哧一声笑了,“就是这麽一说,你二姐的儿子,今年上大一,丽影是开玩笑的说,让我跟外甥组合……你应该知道的,现在的各种黄播,最流行的套路是乱伦……”

我揉弄着一对大奶子说:“大姐,你外甥最多二十,我都三十了,怎麽也不像你外甥啊?”

孙红向下弯了弯腰,近距离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知道,你是89年的,可怎麽看,你都是二十来岁,我外甥今年正好二十,看着比你还老……嗯,咱们两个别说玩直播,就是走在大街上,说你是我儿子,不知道的都信……”

我听了心里不由地一紧,急忙岔开了话题,“大姐,你们玩直播的平台,名字叫‘银钩坊’,对吧?平台和主播,怎麽分成啊?”

孙红说:“这个不一定,收到礼物越高的主播,拿到的分成越高,直播平台要的主要是人气……这个‘银钩坊’,主要收入不靠直播,有在线赌博桌,还能赌球,这样更需要人气啦……”

这时门突然被从外面,我和孙红都一激灵,孙红本能地从我身上翻了下来,随即看到推门进来的是王丽影,手里举着手机,穿着一套情趣内衣,两只白皙豪乳基本全露了出来,一只奶子上贴着一朵鲜艳的玫瑰花。

王丽影坐到了靠近门口的电脑椅上,将手机举到面前大声地说:“你们看到了吧?确实是在我大姐家,我在她家书房直播的,我大姐在她和老公的卧室,正在被操着呢!好啦,给你们证明啦,我的这场直播就结束啦,一会儿你们进我大姐的直播间,让她继续给你们直播吧!”

“你吓死我啦!还以为孩子突然回来了呢!”孙红抓起脱在床上的牛仔裤摔向了王丽影,无奈地笑着推了我一下说:“没事儿,我们经常一起玩直播,这麽互相打广告习惯啦,呵呵呵……”

突然又来了这麽一出,等王丽影出了卧室关上了门,我挠了下头说:“大姐,要不我就当你外甥,咱……娘俩儿,玩一场直播试试?正好还没操完呢,是吧……对了……大姨……不是,大姐……你外甥叫啥名儿……”

“直播不会说到名字,叫外甥就行了……”孙红坐起身挪到里侧的床头,拿起放在床头上充电的一部大屏华为手机,迈下床走到外侧的墙角旁,用从墙角里拉出一个底座为三脚架的自拍架,正对着摆放到床尾前的地板上,将大屏手机放好在支架上,调整了一下角度,扭过身说:“你不用紧张,在床上操我就行了,说话什麽的全我来,你不会在直播里露脸,最多露一下鸡巴。”

孙红迈上床拿起常用的手机,点开了微信,在粉丝群发了几条语音信息,将在线的粉丝都招呼进了直播房间,放下手机看了看位置和角度,面朝着放在自拍支架上的大屏手机,撅着大屁股跪趴到床上,介绍起了临时玩的这次直播。

“亲们,你们不是要求了好多次,让我直播跟外甥操逼嘛……今天是周日,老公出去跟朋友喝酒啦,我把外甥叫到我家里来了,让他操我直播给你们看……这个直播房间是我的,等这次直播结束之後,我帮外甥专门开个主播号,以後直播跟外甥操逼,都来他的这个房间,亲们要多多支持哦……”

孙红说完直起上身跪在床上,双手捧着展示了一番两只白皙豪乳,迈下床背对镜头手扶床面弯下腰,晃动着展示了一番雪白的大屁股,转过身对着镜头说:“亲们,你们看到了,我外甥就在旁边,刚才我们已经操上了,他已经等不及要继续操我啦。大厅不让黄播,赶紧买票进场,门票还是366。”

示意我靠着床头躺到床的里侧,孙红迈上床趴我的一条大腿的外侧,将仍处於勃起状态但变得有些软的鸡巴,含进嘴里来回套弄了起来。

我是头一次玩直播,感觉就像有很多人在旁边看着,心里既紧张又刺激。孙红的口交技术非常棒,我侧脸看向放在支架上的大屏手机,只有孙红撅着的大屁股,出现在了画面中,随即就不觉得怎麽紧张了,擡手右手连续打起了孙红的大屁股。

卖力地给我口交了约五分钟,孙红吐出鸡巴迈下了床,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拿出一套情趣内衣穿到身上,特意只穿上了一只齐腿的黑色丝袜,又拿出一双情趣高跟鞋穿到脚上,走到床尾前拿起放在托架上的手机,先举起手机展示了一下换上的穿着,随後将手机拿到面前操作了一会儿,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我,调整了一下自拍架的高度,将手机放回了托架上。

“亲们,开始锁房间了哦!没有买门票的,只能看着马赛克听声音啦,不是我不想给你们看,是平台就这样规定的,大厅不可以黄播……好啦,我已经把外甥的鸡巴,裹得更硬啦,他这就要继续操我这个大姨啦……想要看的赶紧买票,门票366,门票366……”

孙红面朝着放在自拍架上的手机,屁股对着床尾跪趴到床上,等我从後面操上了她,低着头大声浪叫着,专注地配合我操了她约五分钟,仰起头看向了手机屏幕,看了一会儿连续翻着的发言文字,回答起了问得有水平的问题。

“啊……我外甥多大了呀?00年的,虚岁二十,正在上大学,马上要开学了,所以来操操我这个大姨……哦……我外甥的鸡巴大不大呀?当然大啦!没看我被他操得,五官都挪移了嘛……哦……刚才我给他口交的时候……你们看到他的鸡巴了……又长又粗……我得使劲张开嘴……才能吃进去他的大鸡巴……哎呀……我外甥有没有操过他舅妈呀?当然操过啦……大姨都操了……肯定也要操舅妈了……是先操的舅妈……再操的大姨……哦哦哦……换一个姿势呀?当然行啦……嗯……哪就观音倒坐莲吧……我外甥第一次直播,不太好意思出镜……我正面让你们看着……”

我改为仰面躺在了床上,孙红脱掉情趣内衣和高跟鞋,背对着我慢慢坐下,等我的鸡巴插入了她的阴户,双手揉着奶子大声浪叫了一会儿,将两只手伸到两侧扶住我的两条大腿,浪叫着上下移动起了身体,运动了约三分钟,停下来缓了约两分钟,继续上下移动起了身体,同时继续回答起了观看直播者提的问题。

“啊……什麽时候,让外甥双飞我和他舅妈呀?他才第一次玩直播,要慢慢来嘛……等他放开了,一定会有双飞直播的……双飞母女?这个肯定没有!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了,我女儿还小,等她长大一些,再带上她玩直播吧……内射舅妈?这个可以有的!本来就可以内射嘛……哦……等他射在了我的逼里……我扒开逼给你们检查……哦……穿上女儿的衣服?这个也可以有的……但是……要等做完了嘛……操得正激烈呢……哦……你们也不想中断嘛……”

我对女上男下的姿势很敏感,孙红的逼又水又紧,这时忽然有了射精的快感,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掐住了孙红的两片屁股,来回推动起了她的白皙肥臀,使得鸡巴更快地抽插在了阴道内,随即大叫了一声,喷射在了孙红的阴道里面。

“啊……啊……”孙红浪叫着站起身,朝床尾走了两步,将下体正对着凑近放在托架上的手机,双手伸到两腿间扒开阴户,“啊……你们看到了吧……精液正往外滴呢……哦……射进去了好多……滴答到床上啦……”

坐到了床沿上,孙红喘着气说:“你们等一下啊……我要去卫生间洗洗……直播还没有结束呢……嗯……好的,我洗完穿上女儿的衣服……不能全穿,女儿的衣服我穿不了,下面穿一条情趣内裤,上面穿一件……我女儿的少女款的背心吧……”

我和孙红一起来了她家的卫生间,孙红快速洗完澡先出了卫生间,我站到淋浴下冲完了澡,头脑冷静了下来,忽然想到:“不对,孙红和弟弟、弟妹,其实是给我设了一个套儿,明显是有意拉我玩的成人直播……”

又打开了淋浴,调节了一下水温,我冲着冷水澡接着想道:“孙红说,要给我在‘银钩坊’直播平台,也开一个主播号,成人直播的主播,不是说开就能开的,他们显然是有意这麽做的,这也就是说,‘银钩坊’直播平台,有可能是兰若寺开的,这年头儿的寺庙,开黄播平台很正常。如果是这样,哪麽开这个‘银钩坊’的人,应该是那五个秃驴中的某一个,应该不是释永强,而是另四个秃驴中的一个。哎呀,事情更复杂了,双料间谍都出来啦!”

关了淋浴,我抹了把头上的水,拿过毛巾擦着身体,继续想道:“我阴差阳错的喝了‘神奇可乐’,身体上年轻回了二十岁,虽然及时弄了一个假身份,让身边的人都认为,我叫赵可乐,89年的,可对应的身份证是假的,很容易就能暴露。另外,用的手机号,是刘莉用她的身份证帮我办的,现在这也成了一个大隐患。哎呀……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尽快搞到一张真的假身份证。对了,手机放到客厅沙发上了,老忙‘送’我的苹果手机,电池是可拆卸的,抠出电池装没电了,暂时不能让他们给开主播,否则很可能就直接暴露啦!”

我走出卫生间,看了看客厅里没人,拿起放在客厅沙发靠背上的手机,快速抠下後盖拆下电池,扣好了手机後盖,又将手机放到了沙发上,将电池攥到手里走进卧室。这时孙红拿着手机正在继续着直播,我走到床边捡起脱在地上的裤子,悄悄地将电池装到了裤兜里。

孙红结束了直播,说要帮我开主播,我假装很开心地去客厅拿来手机,随後装得很遗憾地说手机没电了。老忙“送”我的苹果手机是限量版的,没找到对应的充电器和充电宝,只好等充上电再说,孙红非常投入地陪我又操了一次。休息了半个来小时,到了晚饭时间,孙红和王丽影一起做了晚饭,吃完饭又各陪我操了一次,休息着聊了一阵,时间过了半夜12点,我告辞回了自己家。

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危险了,操了半天加半宿腿都软了,我给手机按好电池插上充电器,只好躺到床上先睡了。一觉睡到了次日的下午2点,到卫生间里冲了澡,煮了碗面条吃了,我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琢磨起了怎麽办一张真的假身份证。

我琢磨了一番想到,只能回河北老家想办法,别处根本没有没有门路和熟人。翻找出原来的电话本,跟老家的亲戚、朋友以及高中时的同学,挨个打了电话,真就从一个在县局上班的高中同学,问到了一个能重新上户口的门路——老家所在县下辖的一个镇,要改为满族自治乡,实际满族人口所占比例不到百分之五,正在动员全镇人改族籍,近年农村几乎没年轻人了,接受改族籍再交一笔钱,直接就能重上户口照身份证。

手里有十八万块钱,我据此合计了一番,先在网上订了火车票,又准备了一套显老气的衣服,穿上对着镜子看了看,应该不会被认为太年轻了,随即打车去了火车站,真就顺利拿到了火车票,随後我拿着票去找了王丽影和孙红,说老家有急事需要回去一次,当晚蹬上了回河北的火车。

有钱好办事,我花了一万多块钱送礼找到了关系,又交了六万块钱,顺利上了户口招了身份证,名字当然是叫赵可乐,族籍改为了满族,年龄登记的出生於1988年,没写89年的是为了图个吉利。有了新的身份证也要再回上海,我干脆又随了一笔钱,等了两天就拿到了新的身份证,而後坐火车回了上海。

顺利办下了新的身份证,且是以最快的速度办下来的,这一趟也花了整一周的时间,回到上海时到了8月份的最後一个周日,十八万块钱也基本花完了。

回到家冲了澡吃了些东西,我拿着新的身份证合计了一番,先去营业大厅将手机卡办了更名过户,随後到旁边的建行办了一张银行卡,给微信支付绑定好新的银行卡号,看了看已是傍晚,打电话联系了王丽影和孙红,与他们在祥隆小区外的饭店见了面,跟讲解释了一番突然回老家的缘由和经过,主动让孙红帮我开了“银钩坊”的主播号,并故意让她们看到了新的身份证,吃完饭借口旅途劳累回了家。

这一趟确实够累的,我回家躺到床上直接睡了,一觉睡到了次日中午,冲了澡吃完饭,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是下午1点多,打开电脑,点开“雅客传奇”的登录框,发现这一个周一,“雅客传奇”又进行了一次更新维护,时间是今天的0点到12点。

一周没有上“雅客传奇”,突然又进行了一次更新,我自是觉得奇怪。急忙登录上了从易扬那要来的账号,在游戏里针对性地了解了一番,发现“雅客传奇”又进行了这次维护,做出的调整有两项内容:一是增设了装备回收,将装备回收给系统可得相应的金币,装备级别越高回收的金币越高;二是增设了一拼特别设置的动物类怪物。

“哎呀,‘雅客传奇’现在是处於自动开设状态,突然又进行了一次更新,难道是‘孬蒿’真的没死?嗨……行啦,现在有了真的身份证,起码不用担心被认为使用假身份,钱又花没了,只能通过打私服再挣钱,先跟着节奏继续玩吧!对了,以後要明确,我叫赵可乐,出生於1988年,满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