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满江城》骑着单车去旅行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爱满江城 爱满江城

    本书猪脚赵逍遥,男,20~22岁之间,家在西北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妹,打算大学毕业回来结婚的,结果大三时听家里人说小妹被黑社会恶霸逼婚,遂北上独挑黑帮,并统治小城地下社会,与政府达成默许协议。 在赵逍遥从上学直到结婚的这一段人生历程中,他经历了生离死别,女友背叛,朋友分离,战友死别的悲欢离合的故事。从感情到友情再到请亲,从学堂到商场再到战场,赵逍遥无不是靠着他那坚毅的性格、顽强不屈的精神、永恒不变的信念最终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最终赢得了女友的回归,情人的

    骑着单车去旅行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爱满江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满江城》,是作者骑着单车去旅行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猪脚赵逍遥,男,20~22岁之间,家在西北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妹,打算大学毕业回来结婚的,结果大三时听家里人说小妹被黑社会恶霸逼婚,遂北上独挑黑帮,并统治小城地下社会,与政府达成默许协议。 在赵逍遥从上学直到结婚的这一段人生历程中,他经历了生离死别,女友背叛,朋友分离,战友死别的悲欢离合的故事。从感情到友情再到请亲,从学堂到商场再到战场,赵逍遥无不是靠着他那坚毅的性格、顽强不屈的精神、永恒不变的信念最终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最终赢得了女友的回归,情人的

《爱满江城》 第313章、再会曾柔 免费试读

台上的歌手努力的献唱着其首本乐曲,台下的听众跟着节奏摇摆,这是酒吧一条街上的一间在四处可见的某间酒吧。酒吧内,众人高兴的举杯喝酒,听着音乐,有的是三五好友来这听歌休闲,有的是情侣来这卿卿我我,也有一大群人来的,不知道在庆祝什么。在角落不起眼的座位上,只见有一人木然的坐着,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还是单纯的在“发呆”呢?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面前,已经堆了两个空酒瓶,烟灰缸内的空间也早就塞满了,还有几跟烟头散落在桌面上…只见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无肩带紧身低胸上衣,以及一袭黑色斜着剪裁的短裙,下半身露出了诱人的***,顿时引起酒吧内其他异性的瞩目。有着绝色的娇艳女子完全不在意周遭的男人频频对她行注目礼,而藉机搭讪的星探除了表示有兴趣将她带入五光十色的演艺圈外,更以大胆而直接的目光游览她美不胜收的诱人曲线。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份,她数月前还是一个贤妻良母,有着良好的家庭环境和可爱的儿子和丈夫的美好的家庭的以为小学老师。自几日前在超市之中被那个男人玩弄之后,回家见到老公就一直心存愧疚,可是自己的儿子却在无意之中说出了自己的那段丑事,于是自己的额也就说了出来,但是不但没有取得丈夫的谅解,还被丈夫逼着离了婚。

“小姐,一个人吗?”就在曾柔独自缅怀过去光辉日子时,某个男人不识相的打扰了她的沉思,曾柔看着这个明显搭讪方式涌起被干扰的不悦。而这个色胆包天的男人竟然以他的脏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显然是准备与这美女拉近关系。

“快滚开!”冰冷的声音有着莫名的威严,男人在一颤间居然放开了搭在曾柔香肩的大手。可是惊讶的反应只是瞬间,随着男人恢复镇定,色心大起下便再次去纠缠着曾柔,“小姐赏个脸吧…”

“我说滚开!”心情坏透了落的曾柔觉得有必要给这不知好歹的男人一点教训。就在曾柔准备动手时,“这位小姐说滚开,你没听见吗?”另一名在身后出现的男人声音间接打救了这名登徒浪子。

“对不起,打扰了这位小姐,我这就走。”原本准备迁怒这个男人的登徒浪子看清楚男人身后还有数名打手,原本想要找麻烦的想法即变成惶恐,他自知绝对惹不起这些黑道人物,所以便知机打退堂鼓。虽然这个男人替曾柔解围,但这黑道大汉其貌不扬,她完全看不上眼,当然对他并不存感激。

“小姐,由我请妳喝一杯,如何?”美女的不理睬令黑道大汉有些恼怒,可是对方的美色让他不愿放弃。曾柔接连喝着高酒精饮料的她,此时已有了几分醉意,她瞪了这群男人一眼便继续叫了另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这时她忽然感到头晕目眩,整个人忽然支持不下去,眼前一黑,头重脚轻的倒在吧台上。

酒保忙恭贺道:“祝老大今夜玩得开心。”

“你今天的表现很好,这些是赏给你的。”大汉从怀中取出一叠钞票。“嘿嘿…曾柔,赵逍遥这大块头已不能再保护妳了,看妳今次还能逃出我指掌间。”只见大汉脸上流露出恶毒的笑容,他的几名手下并扶带着酒醉的美女上了大汉的私人黑色平治,车子迅间便加速驶进了茫茫夜色之中……

可是黑影一闪,那个大汉嘴角露出一丝血迹之后就再也没影了声息。

黑影将曾柔抱进酒店的客房,看着她美妙的身体,用清水擦了擦,就见美人醒了过来。

“怎么是你,你这个恶魔,你害的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儿子,你陪我!”曾柔一想起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害的自己失去了人 妻的**,失去了美满的家庭,就一肚子怨气没地方**,此时此刻见到了真人,自然是就打脚踢,可是对方却没有意思的反抗。

可是曾柔也知道,自己其实内心中还是在怀念那天的激情和刺激。

男人悄悄的接近,来到曾柔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法从后抱住了曾柔,大嘴并凑到曾柔的耳后,一面故意的对着她的耳后跟吹气,一面轻声的诉道:“我第一次看见妳,就喜欢上妳了…!”

男子轻声细语的在曾柔耳边呢喃着。

“不要这样…!”曾柔愣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男子搂个结实。曾柔一面在男子的怀中挣扎,一面拒绝道。耳后正是女子的敏感带之一,男子这般耳鬓斯磨,已经使曾柔的红霞迅速的布满脸庞。

曾柔发现男子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挣扎的更激烈了。

“不要,我已有丈夫了,请不要冲动。”此时的男子彷彿耳聋似的,固执的使劲抱住曾柔,双手也不安份的从翻起她白色的恤衫下摆闯入,开始进攻那他垂延已久的圣地。在两人的挣扎中,男子巧妙的抓住曾柔并往后退,一起退到了床边,然后就带着她向后倒去。

在他的盘算下,两人双双倒卧在大圆床,“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曾柔叫了一声,还没等曾柔反应过来,男子的双手已经顺利的侵入她的上衣内,并快速的爬升。曾柔很快的反应过来,双手从白恤衫外阻止着那两双不安份的大手的继续入侵,受到阻力的男子,并未放弃,双手试图左右摆动,更有意无意间从内部摩擦曾柔那娇嫩的肌肤,曾柔的上衣经过这番折腾,已经上升到**的下方,她整个雪白的**已暴露了出来,男子彷彿知道女子所有的弱点似的,只见他的嘴迅速的吻上了曾柔嫩白如雪的颈项上。

“哦…!”曾柔好像被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正在防御的双手不自主的稍微的松了一松,男子便抓住了这个空档,双手略为一挣,脱离了曾柔上衣外的那双玉手的箝制,迅即隔着**,放肆的揉弄了起来。“唔…!”曾柔又是一声**,双手忙乱的扣着男子的双手,想要阻止他的行动,可是握在恤衫外的双手,却变成了好像是握着这男子的双手,去爱抚自己**的举动。

“曾柔!快跑!挣脱他,跑出来,妳可以的!”曾柔在心内这样的呼唤着,可是世事往往不从人愿。男子开始吻舔起曾柔洁白柔嫩的脖子,只见她无力的扭动着敏感的娇躯,却怎么也无法摆脱脖子上固执的大嘴。那要命的吸、舔,再加上轻微的啃咬,只见曾柔虽然仍然想要摆脱男子的纠缠,但幅度却越来越小。

而在她**那双要命的双手,却在不知何时,显现了出来。原来男子利用手腕的立起,把整件恤衫掀到了脖子下方,如此一来,曾柔姣好的上半身,已经几乎全部映入男子的眼中。

察觉到曾柔气力的流失,男子一面起身欣赏着眼前快被剥光上身的猎物,那完美无瑕的娇躯,正一点一点的呈现在眼前,但是他的双手并没有停下,他知道一旦停止刺激,很可能功亏一柜。而且那可恶的双手,不但没有停下,还打算更进一步!他的右手指在峰顶来回的逗弄着,看也知道他在逗弄着曾柔身上什么地方,左手同时往下方一滑,滑到了曾柔浅黄色的**下端,然后往上一推。曾柔那圣洁,高耸的双峰随着束缚的解放,弹跳了出来。而男子的嘴也伺机的跟了上去。只见他的头开始埋进了那柔嫩双乳之中,啧啧的声音随之传来,是那么的淫靡。曾柔大口的喘息着,不发一语,在男子吻上乳峰的同时,只见曾柔紧咬住了下唇,“嗯…!”明显的闷哼声却相反的唇内传出。

或许男子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他一手快速的脱掉自己的上衣,同时伸出舌头,快速的舔向曾柔的乳头。随着这一突如其来的侵犯,曾柔猛地一抓,继续的尽力想推开这侵犯着她的男子。男子并没有停止并继续再舔,渐渐的,曾柔的双手,不知道何时,已停下了推拒的动作。男子的嘴亲吻着曾柔的乳尖,在舌头与双 唇的逗弄下,曾柔的乳尖早已发硬突起。曾柔双眼无神的试图做徒劳的抵抗,但是,她的双 唇却在不自觉间,泄漏了自己的敏感。

“啊…喔…嗯,嗯……呀…哦……!”曾柔的双 唇不住的开启,并发出了天赖般的呻吟,听在男人的耳中,却成了鼓励更进一步的暗示。

“哧擦”的声音传来,男子顺利的解开了曾柔裙子的钮扣,露出了内里诱人的蕾丝内裤,曾柔修长白皙的玉腿尽显露出来,暴露在空气之中,光滑而洁白的冰肌玉肤,好似温润的美玉,又好似美丽的瓷器。邪恶的指尖在双腿游移,然后就好像灵活的泥鳅一般,灵动准确的,找到了目标,往两腿之间游去。“哦…那里,不可以…啊!”曾柔无力的声音传来,却无法阻止,已经在幽谷之口跳跃的指尖。

“不…不…我有丈夫的…!”说完两次不之后,曾柔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只能张开红唇,大口喘息着。

“还说不…?妳看,都这么湿了……嘿嘿…!”男子的指尖,是那么的湿润,诉说着女体的沉沦,又在灯光下闪耀着光泽,好像在宣示着自己的胜利。

“曾柔,妳的身体实在太美了…”男子兴奋的说着,同时,在她**抚弄、挑逗着的大手,突然握起,并伸出了中指和食指,并拢着。“啊…”伴随一声长长的叹息,所有的扭动瞬间静止了。曾柔的柔软乳房离开了床面,停留在半空之中,雪白的美臀,紧绷而曲张的双腿,整个姣好的身段不设防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这一切都在双指插入的同时发生。

“噗滋~~噗滋~~!”的淫靡声音接着传来,男子的手开始再从曾柔修长双腿中间,缓慢的、有节奏的震动抽插着。悉索声传来,诉说着曾柔的最后防曾柔已被取下,男子也脱下所有的伪装,显示出他最原始的武器。

男人把握时机,使用他自豪的武器,进入了曾柔那神秘的幽暗谷地,寻幽访胜般的探索着。“喔……好紧,夹的我这么紧,妳一定很想要吧?嗯?”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得势不饶人的继续在精神层面打击身下的曾柔。

“说出来会更舒服喔,说吧,说吧,对…快叫出来,喊出来吧…!”男子催眠般的低沉嗓音,好像是地狱的恶魔,随着他的话语,曾柔已极力的把持着…

“啊……好…舒服…!”但最终还是喊出了淫荡的呻吟声。(男子的性技那么高超吗?还是自己的骨子里就是如此淫荡?)曾柔悲哀的想着。这已经不象是他认识的那个妻子了,好像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全身充满**,只需要不管任何一个男人的龙身,来占领她的女人。

这时曾柔姣好的脸庞已布满了香汗,脸颊上的红潮持续的扩散着,长长乌黑的秀发在飘扬飞荡着,鲜艳的红唇微微的开合著,洁白滑嫩的肌肤上,滴滴汗水点缀其中,更显娇嫩的肌肤,是那么诱人。不着半缕的上身,胸前**的双峰随着节奏起伏着,双峰即使在跳动中,依然是如此的显示出**的感觉,如雪的峰顶上,硬 挺的蓓 蕾含羞带怯的跳动着,曾柔的脸上尽是满足与愉悦,高贵清秀的俏脸上,如今却是充满了**,情纯的五官,配上淫荡的神情,是那么的诱人犯罪。

双 唇中轻吐出断续的音符,高高低低的诉说着激情,诉说着她现在是如何的迷醉堕落至**的深渊之中。默然地,一声高亢的喊叫声,就像平地响起的乍雷,惊天动地一般,圣洁美丽的女体颓然的垂下。与男人性器**之处传来啧啧扑扑的声响,赫然将圣洁的画面转换成无比的淫荡气息,高贵的天使气质已荡然无存,取代而之的是一个美艷无比的荡妇,无比满足的趴在身下的男人的胸膛上,男人的脸孔逐渐清晰,彷彿恶魔,嘴角挂着邪恶无比的淫 笑,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赵逍遥,那个可恶的男人!

无奈此时此刻的曾柔已经被被赵逍遥挑逗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难耐的模样。赵逍遥渐可感觉到她幽洞已春江水泌泌、润滑异常。在她难耐之际,她不自主地将双股挺凑了上来,赵逍遥则故意将玉茎游滑开来,不让她如愿。

“不……不来了……你有意逗我……啊……逍遥你这坏人,把我搞得这么难受…啊…”

“我好坏,我这么守信用,都没奖励,好……那我就不守信用了……”

“你不守信用又能怎么样?”曾柔风骚无比的瞟了赵逍遥一眼,说道。

“我就插烂你的美幽谷。”说着,赵逍遥就用手拨开曾柔厚厚的幽谷丛林,让龙头点向美少妇那个鲜红的小红豆!曾柔全身一阵哆嗦,喃喃的低语∶“逍遥……你好坏……弄得我痒死啦……”

赵逍遥又挺着宝贝在幽谷丛林内外、上下、左右的一阵子揉合,磨擦!……

曾柔口里虽叫着“不行啊”,然而她双手却搂抱着赵逍遥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赵逍遥的胸膛磨擦,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副准备迎接赵逍遥攻击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赵逍遥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赵逍遥,姐受不了啦!插我的小幽谷吧!”

赵逍遥的大龙头在美少妇幽谷丛林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春江水愈流愈多,自已的大龙头已整个润湿了,知道可以行事了,若再不把大宝贝插 进去,我会恨死他的。

于是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大龙头宝贝已进了三寸多……

“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你的浪幽谷。”说着,赵逍遥又提起气来直抽插入,有时在曾柔的幽谷沟壑外打转,在她不注意时又重重的插,每每使曾柔抖颤不停……(此处删节,请看合集)……

说着,曾柔打了个寒颤,**拼命地向上挺,圈在他屁股上的两条腿紧缩猛收,她的香泉内深处冒出了一股炽热的女性特有的精华来,直流在赵逍遥的龙头上,四壁的内圈不断收缩,把赵逍遥那东西紧紧圈住。一轮抽搐后,两腿才无力地放了下来,两手也软弱的搁在**,**一起一伏,张着樱桃小嘴喘着气……

“姐,这么快就完了?我可还没。”接着又是一阵急抽猛入,下下顶到根,幽谷丛林随着抽插也被扯得一厥一翻,精水都被带了出来。

“好人,刚才你好厉害,差点让我上天了……重点没关系……这下过瘾了……”说着,她的屁股又渐渐地扭转起来,迎合着赵逍遥的攻势。

“骚姐姐,刚丢了,现在又兴起了?”赵逍遥紧紧的抱住我的腰,用上暗劲贯注龙身,猛力的抽插着……(此处删节,请看合集)……

曾柔屁股的迎凑已经渐渐变慢了,口中也说不出清楚话了,只是张着嘴唇喘着气。

再经过十多分钟的横冲猛刺,她的屁股不再扭转了,全身软弱的瘫躺在床上,口中唔唔出声:“喔……啊……太美了……”一动也不动了。又是一股烫热的女性特有的精华冒了出来,里面又再不断的吸着赵逍遥的龙头,层层浪肉紧紧的圈围住赵逍遥的整根宝贝,赵逍遥感到屁股沟一酸,知道要丢了,连忙加紧插……

“啊啊……天……”赵逍遥觉得自己的宝贝发涨,浑身一抖,龙头射出了股股男性精华。

“喔……你的好烫……”曾柔被赵逍遥的男性精华一烫,紧搂着赵逍遥,赵逍遥也紧紧的拥抱着我,细细领略高潮的滋味,一根宝贝也舍不得拔出来。

好半晌,赵逍遥才醒了过来,“姐,你刚才真的好骚……”赵逍遥轻轻的揉着曾柔的两个乳房说。

“骚?都是你这个坏小子。害的失去了人气**,还丢了家庭,现在又被你弄得春水肆意的,我真是没脸见人了。”她说着,用手拍打赵逍遥那根已滑出他幽谷内的宝贝,一面看着赵逍遥,吃吃的浪笑着说∶“逍遥,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粗大宝贝啊?比我家那口子的还大了!”说着就想用口去亲它。

曾柔张口含住赵逍遥的宝贝,赵逍遥的宝贝真大,塞得她的樱桃小口满满的,外边还剩下五分之三!只看她星目微合,口含龙头,不住的左右抟摔,不住的上下吞吐!有时甚至用手拿着摇幌,在乳房上磨擦!红红的舌尖,轻轻地舐着龙眼,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

赵逍遥只是挺坚了那货,细眯双眼,静观这幅“美人良夜品玉箫”的美景,心里畅快万分!他一只手拍拍美少妇曾柔的香臂,低低的呼道∶“我的好姐姐,你的小幽谷痒不痒?现在再让我的大宝贝给你止止痒好不好?”

曾柔狠力的吸一口气,松开赵逍遥的大宝贝,卧仰着叫着:“逍遥,姐的小洞里痒得难受!逍遥,你用力地弄我的小洞,我不会怕痛的!”只见她星眸微合,等待着赵逍遥的动作。

赵逍遥脱下衣裤,回身双手掀着她的两条**,尽量的逼向乳房,而她也利用手指分开自己的幽谷丛林,赵逍遥纵弄宝贝分身,腰眼一挺,宝贝分身昂首长嘶,“嗤”的一声,插入了五分之二!于是赵逍遥来往的抽送起来。

赵逍遥气喘嘘嘘,行开八浅二深的硬功夫,猛打抽送!轻抽真撞!曾柔紧咬香唇,星眸闭阖之间,微闪泪光,纤纤细腰和白生生的屁股没命的急幌闪摇,上下迎就,赵逍遥只要深顶一下,一定有“叭“我的浪水真多!”赵逍遥两眼赤红的笑着说。曾柔的浪态真妙,两片幽谷丛林不但会一咂一咂的吸含,还会一抽一缩的令人忘情。

赵逍遥那坚硬似铁的阳物用劲地向前一顶,曾柔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个正着!子宫口深深的含着龙头不放,我没命的**着呼叫……

曾柔一面**着,一面没口子的浪叫,混身颤抖在一块,两只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紧紧的死命地抱着赵逍遥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压,恨不得连赵逍遥的两颗卵子也挤进她那小浪幽谷中!

你看她星眼泪光闪闪,上牙咬着薄薄的下嘴唇,两只足跷得高高的,绞叉在龙赵逍遥的腿上,那圆圆的大屁股不住的疯狂的摇!幌!闪!拨……

赵逍遥只觉通身一阵畅美,不住的哼呀,咳呀的呼叫……

赵逍遥射了!一股股水银似的男性精华,奇热无比的全射进我曾柔的子宫里。

曾柔星眼胧,樱桃小口咬着赵逍遥的肩膀,身子仰起,小幽谷紧套着赵逍遥的宝贝,除了下边还剩两个卵子,看不见丝毫麈柄。

曾柔乐极了,她**的**着,“哎呀!逍遥,我的好人,好老公,姐姐的小幽谷被你插得好美啊!”她又丢了泄了身,一张白白的床单,湿滑滑的一大片。

两人从极乐的最高峰,赵逍遥放下我那只雪白润滑的**,曾柔松开赵逍遥的腰,两只臂瘫伸在**,香汗淋漓,娇喘不已……

“姐,你吃饱了吗?”赵逍遥说着,两手捧着她红馥馥的脸蛋,轻轻的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

曾柔身子一动,赵逍遥的宝贝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幽谷,水淋淋、滑腻腻的,曾柔取过卫生纸擦拭。

赵逍遥洋洋自得,毫不理会曾柔的笑骂,眼睛眨了两眨,笑嘻嘻的接着说∶“姐,我厉不厉害?”

“不要脸……”说完曾柔有点颠簸地站起身,走向浴室。

看着她走进浴室,赵逍遥呆在那儿,不知该作什么。曾柔探出头来,一脸娇笑地说:“逍遥……怎么还不进来呀……身上都是汗不想洗一洗吗?”

赵逍遥兴奋地冲进了浴室,曾柔很明显的是要和赵逍遥一起洗澡,身上一丝 不挂,手上拿了条毛巾。赵逍遥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我的对面。

“逍遥,帮我擦沐浴乳好吗?”曾柔说。

“好!我喜欢!”赵逍遥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她颈子开始,后背、乳房、腰部、**……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赵逍遥最想擦(也是她最希望被擦)的幽谷沟壑。

赵逍遥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幽谷丛林、小幽谷丛林、玉珠,最后将手指深入了香泉,赵逍遥感觉曾柔的香泉紧紧地含着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还没完全消退,**的秘肌,使得阴幽谷显得较紧。赵逍遥调皮的抠了抠手指,曾柔立刻从尚未消退的**中再度激昂起来。

“啊!嗯!”俩人又纵情地玩起了鸳鸯戏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