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出嫁》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十八) 假戏(下)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出嫁 出嫁

    他叹了口气,禁不住朝宫殿下面望去。秀丽的胭脂湖边,一身水绿色宫装的公主殿下已经静静的站在那儿很久了。她是皇上小女儿,单名一个怡字,十四岁册封公主,号出云。  秋风掠过湖面荡起阵阵涟漪,肌肤胜雪,衣带飘飘,长发在风中荡漾,本就高挑的公主宛若仙子,秦世峰不由得看的痴了。秀美的脸颊,尖尖的鼻子,一双如秋水般澄清的眸子,她的脸仿佛一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无一处不巧到极处,美的让人窒息。

    白领笑笑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出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出嫁》,是作者白领笑笑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叹了口气,禁不住朝宫殿下面望去。秀丽的胭脂湖边,一身水绿色宫装的公主殿下已经静静的站在那儿很久了。她是皇上小女儿,单名一个怡字,十四岁册封公主,号出云。  秋风掠过湖面荡起阵阵涟漪,肌肤胜雪,衣带飘飘,长发在风中荡漾,本就高挑的公主宛若仙子,秦世峰不由得看的痴了。秀美的脸颊,尖尖的鼻子,一双如秋水般澄清的眸子,她的脸仿佛一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无一处不巧到极处,美的让人窒息。

《出嫁》 (十八) 假戏(下) 免费试读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秦世峰心中的震惊无与伦比,那东西是什么他已经猜出一二。

「你刚刚叫了我一声娘,我有个孩子,十几年来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我很久没有听过有人叫我娘了。」那夫人伏在秦世峰身上喘息道:「你想不想要一个娘。」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她绯红的脸上闪动着母性的光芒。

秦世峰自小没有见过娘,一直以来做梦都在想有个娘亲,此刻一个女人如此殷切地看着自己,他心中也有些渴望。

她肥大的臀部又性感的扭动了几下,虽然知道她是做给外面那些窥视的人看得,可那充满肉感的身体刺激着秦世峰的身体,特别是她圆润肥大的屁股扭动着翘起又落下时的销魂,秦世峰一根长枪直挺挺的举起,顶到了她神秘的桃源,两只手忍不住扶住她性感的臀部。

「只叫一声,算是让我高兴一下。」

一个女人光着屁股爬在你身上让你叫她娘,偏偏她的表情是如此认真,盯着自己的眼神充满渴望。

只叫一声,秦世峰张开嘴,喏喏了老半天才叫道:「娘。」

那夫人听他果真叫了,「啵」的一声在秦世峰脸上香了一口:「乖,让娘亲一口。」她凑到秦世峰耳边:「峰儿,你闭上眼睛,娘亲要脱光了把戏演全套,让那些家伙好看。」

「父皇,秦世峰刚刚离开的栖凤殿。」公主远远的道了个万福,却并未像往常一样挽住父亲的手臂,小脸煞白,一脸警惕地看着她的父皇。

龙腾有些不悦,他这么晚了来这里用意再也明白不过了,这个「女儿」居然不识抬举。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反而激起了这位帝国统治者征服的欲望,刚刚在那个女人身上发泄过的欲火又燃烧起来。他嗓子里一声低吼就要把这个「女儿」抱上床榻,听着她婉转的叫声,把她压在身下尽情鞭笞。

却见往日丝毫没有反抗过自己的女儿退后了几步,刷的一声抽出前几天赏赐给她的宝刀,锋利的刀刃架住雪白的玉颈。「父皇,请你再也不要碰怡儿了。」心情激荡之时,刀刃微微颤抖在她雪白的玉颈上划出一条红的血痕,一滴滴鲜血顺着刀刃留下。

「好,很好,真是越来越好了。」这位年过半百的帝国统治者阴沉的眼睛盯着女儿,在他的注视下,那自小身子骨就娇弱的出云公主两条腿打颤,几乎就要拿不住手中的七星宝刀,一个闪失就是香消玉殒的下场。可她依然脸色倔强,在父皇充满压迫性的目光下傲然挺立。

「招太医给公主医治。」

望着父皇离去的背影,出云公主似乎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两行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四年了,这是她第一次拒绝父皇侍寝的要求……

「臭婊子,勾引一个男人居然要去二层,害老子我还要爬在这么高的地方喝凉风。」茂密的树冠上趴着一个黑色的身影,他心里狠狠的咒骂着。

现在正是一天里最凉的时候,带着寒意的秋风灌进领口,可黑衣人一点都不觉得冷,自从那个臭娘们和她新认的「干儿子」开始缠绵,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躁动,一身臭汗,下面那根东西硬到现在,两个蛋子生疼。那女人的叫声太他妈的勾魂了,没有看到两个人交合的情景,那窗子上两个交缠在一起的黑影在她动人心魄的叫声配合下却比任何春药都要诱人。

那黑衣人有些妒忌屋子里的男人了,如此尤物,如此艳福,那位夫人为什么就不勾引自己呢?皇帝陛下居然让我们这些帝国最优秀的间客来听墙角,黑衣人的心中一阵愤懑。眼睛却忍不住瞄向那扇诱人的窗子。

刚刚他还抱怨,这个骚货怎么和男人通奸还穿着衣服,一个肥大的屁股上下摇晃,虽然只能看到一个滚圆的轮廓,那份刺激和诱惑却是无与伦比的。窗子上的剪影居然坐起来,优雅的脱掉自己上身仅存的衣物,一个迷人的影子出现在窗上。腰部完美的曲线,饱满的胸部,修长挺直的玉颈,两颗梨形的酥乳翘起来一晃一晃的,他甚至可以看到那尖尖的乳尖上圆圆的凸起。

妈的,这骚妇奶子可真大。仅仅一个侧面已经让他心惊肉跳了,更不用提她现在充满诱惑的动作。和着那呻吟的节奏,一具丰满的身躯疯狂的在男人身上扭动。树上的黑影感觉自己似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秦世峰听了这位夫人的话,闭上眼睛,只听她道:「不许偷看哦。」带着那夫人身体上香味的衣服盖住他的脸,她真的把衣服全部脱光了。感受到骑在自己身上的柔软细腻,秦世峰忍不住握住她充满弹性的腰肢,女人的屁股在他身上摇动。

一个绝色美女浑身赤裸的骑在自己身上,诱人的呻吟声在耳边响起,偏偏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秦世峰觉得最香艳最憋屈的莫过于此了。翘起的鸡巴顶着那位夫人性感的臀部,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刺激传来,他快要忍受不住了。

「啊……要死了,娘要丢了,唔……」树上的黑衣人看到那夫人丰满的剪影美人蛇一般扭动,她丰满的胸部痉挛似的挺起来,丰满的奶子在空中颤栗,迷人的脑袋扬起来,修长的脖颈绷紧。

「乖儿子好厉害,大鸡巴插到子宫里了,啊……子宫要被射穿了,喔……要被射死了,喔……」

窗子上的影子似乎瞬间定格了,她绷紧的身体颤栗着,仿佛真的被一根东西从下面贯穿了身体。树上的黑影仿佛看到一根坚挺的硕大插在她湿淋淋的下体,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喷发出来,射进这个颤抖着的女人子宫深处……

那悠长凄婉的呻吟声中,这位帝国优秀的情报人员一时间心神失守,一股浓精射进裤裆里的同时,竟是忘了抓紧树干。

忍受着诱人香艳的秦世峰只听到几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和几声惨呼声,却感觉那夫人的身体伏在自己身体上,两个柔软的凸起竟擦着他健壮的胸膛。「嘻嘻,全都掉下去,峰儿,娘演的怎么样。」

如果真的有妖孽的话,秦世峰觉得,这称号非这位笑嘻嘻的夫人莫属,想必窗户外面的几位仁兄怕是比自己感触还深。

「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不然他们会起疑心的。」秦世峰听到女人在他耳边道。

「和你一起吗?」

「那是自然,你若出去就穿帮了。」

「我们,一起睡?」秦世峰心里怦怦直跳。

「想得美,我睡床上,你睡地板。」那位夫人说着穿上衣服,秦世峰睁开眼睛。她脸上红扑扑的,宽大的宫装紧紧遮住她身体要害部分,白花花的胸脯,两条丰润笔直的大腿露出来,说不出的诱惑。

「夫人,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秦世峰忽然发现,一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位夫人的名字。

「你叫我御娘好了。」那位夫人脸上露出一丝神秘感笑容。

「玉娘?」秦世峰重复道,听起来怪怪的,却不知又被他占去了便宜。却是那位夫人已经熄了灯,一脚把沉思中的秦世峰踹到地上。

************

一头白发的帝国第七部右侍郎范蠡望着几个鼻青脸肿的手下,其中一个家伙居然还一脸痛楚的捂着自己的裆部。「你们几个怎么会搞成这样。」范蠡恨铁不成钢地道。

几个黑衣人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情形描绘了一遍,在他们口中,那女人只使了一个妖术,他们所有人都从树上掉下来。回来之前他们统一了口径,这要说出去,以后自己还怎么在七部混。

看到几个人古怪的眼神,范蠡差不多已经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术。派去监视那女人的部下,没有不被她捉弄过了,她已经变成这样了,还和以前一样顽皮。陛下还等着这边的消息呢!

给几个身心受到巨大创伤的手下发了笔抚恤金,好生安慰了一番,这些人也能算间客?范蠡心中深深的鄙视了他们一番。十几年了,老人一个个被换下去,当年她一手创立的第七部早已做不到无孔不入,就连一次没有任何风险的监视任务也闹的灰头土脸。

「陛下,那个女人调戏了那个小侍卫,把他弄上了床。」范蠡把那几个笨蛋的笔述献给高坐的陛下。这几个笨蛋倒是尽职尽责,连那她怎么叫床都一字不拉的记下来,为她那声究竟是叫的「啊」还是「喔」大打出手,终于凑出这份狗屁不通的笔录来。

这东西若是掐头去尾做成艳情小说刊印出来,定然能大卖特卖,可作为笔录范蠡有些哭笑不得。可范蠡也不说破,他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出工不出力很久了,一个又一个人倒了,唯有奉行闭口策略的他安然无恙,陛下虽派人监视他,一直提防他,却并没有动他。

「范爱卿,当年朕和她在怡然亭初见时,只有你和范虎跟在朕身边。你来说说,朕究竟有没有征服过她?」陛下看了看那份「艳情小说」,仿佛想起了初次见到那个女人时的情景,那双阴沉可怕的眸子里居然露出许久不见的神往来。

「请陛下恕臣不知之罪?」范蠡伏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一副老朽不堪,摇摇欲坠的模样。几十年前的往事在他脑海里闪过,一个个模糊的场景串起来,内心深处一直不愿触及的伤痛撕裂他的灵魂。

异族入侵,贼人作乱,北疆大地上狼烟四起,朝廷大军遥遥无期。世代耕种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们朝不保夕,缩在四处透风的茅屋里,不知道是否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饿殍满地,到处都是倒毙的尸骨。而统治这片土地的世家大族却依然缩在高墙坚堡之后,贪婪的吸吮着民脂民膏。

一个脑袋里充满了无数新奇想法的美丽女人出现在了人们视线中,敌人在她带领的乡勇面前不堪一击,她似乎又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任何没有用的东西到了她手中都会化腐朽为神奇。她给北疆所有人带来了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那就是希望……

东征乌桓的大营中,他和范虎很识趣的躲到帐外,凛冽的寒风顺着衣领灌进来,两个人却相视一笑。烈火烹油,温暖如春的大帐里,北军将士们敬爱的女军师脱去一身戎装,半推半就的被燕王殿下剥成一只洁白的羔羊。一声带着痛苦的呻吟声从帐中传来,美丽的女军师和她的理想一起与燕王殿下融为一体,范蠡记得,从那天开始,北军的将士们都亲切的称她为军师夫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