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迷路仿徨:情迷艳影》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freemanpk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迷路仿徨:情迷艳影 迷路仿徨:情迷艳影

    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不会轻易把自己心中的秘密倾诉给别人听的人,可是一个人就好像一个容量有限的臭皮囊,不停的向里面塞东西,总会有塞满的那一天,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发觉自己这个臭皮囊里面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不知不觉中,心里隐隐担心自己早晚会给这些无法暴晒在阳光下的隐秘所拖累,早晚会因身体皮囊的脆弱而爆裂开来。  其实如果只是我自己崩溃下来也不算最坏的结果,我更不敢面对的是我的家庭会因此受到震动,甚至会因为这些事而导致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freemanpk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迷路仿徨:情迷艳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迷路仿徨:情迷艳影》,是作者freemanpk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不会轻易把自己心中的秘密倾诉给别人听的人,可是一个人就好像一个容量有限的臭皮囊,不停的向里面塞东西,总会有塞满的那一天,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发觉自己这个臭皮囊里面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不知不觉中,心里隐隐担心自己早晚会给这些无法暴晒在阳光下的隐秘所拖累,早晚会因身体皮囊的脆弱而爆裂开来。  其实如果只是我自己崩溃下来也不算最坏的结果,我更不敢面对的是我的家庭会因此受到震动,甚至会因为这些事而导致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迷路仿徨:情迷艳影》 十六、羞死人的情话 免费试读

看看时间,两点多了,差点把重要的事耽误了。

停车场距离火车站还是有段距离,只好步行着走过去。

到了出站口,找了个能清楚的看到出站口人流情况的地方站好,心里开始急切的希望火车能正点到达。

之前想给谢非一个惊喜,并没告诉他我会来接他,心中不禁想象着他出来後看到人群中的我会是什麽样的表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於听到了他乘坐的那班火车到站的广播。

刚刚被田复建搅坏的心情顿时变成了焦急又彷徨。

掂着脚尖拼命的向出站口里面张望,眼看着密集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张熟悉而又紧张期待的面孔。

我之前打算给他惊喜的各种推演全都白准备了,什麽要偷偷绕到他身後去蒙他的眼睛啊,什麽藏起来给他打电话啊,全都忘记了,一看到他的脸出现在人群中,我突然泪崩了,声嘶力竭的大叫他的名字,他也发现了我,拨开人群直奔我冲了过来。

我奋力的抱住了他,在他极力的拥抱中忘情的狂吻他,也顾不得周围有多少好奇的目光在打量着我们,我们唇齿相交,疯狂的拥吻,久久不肯分开。

不需要语言,我哽咽着只会不停的叫他的名字。

他抱着我,半天只说了一句话:「想死我了,想死我了。」

不知道就这麽痴痴的拥抱接吻有多久,他掏出纸巾帮我擦脸上的泪水,用手捧着我的脸傻傻的笑。

我有些局促起来,抹着脸,小声说:「白化妆了,都花了。」

他嘿嘿的笑,说:「化不化妆都好看,我在家看了好几遍《南京南京》,我觉得高圆圆都没你好看。」

我嘟嘴看着他奉承我,说:「少贫嘴,我不要你拿别的女人和我比。」

他点着头说:「嗯,我错了,以後绝对不拿高圆圆和你比了。」

我挎起他的胳膊说:「走吧,好多人都在看咱俩呢,饿了吧?咱俩先去吃饭。」

他把头贴到我的耳边小声道:「我想先吃你。」

我抿着嘴,装作生气的样子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头,小声说:「滚,先吃饭!」

他一脸坏笑的说:「吃完饭再吃你。」

又给了他几拳头,晃着头说:「吃完饭也不给你吃,气死你!」

说笑着,边打情骂俏,我领着他找到我的车,开着车往学校的方向走。

在车上他说他其实不饿,在火车上没事做,就是一直在吃东西。

我想到他就要有新住处了,就说不吃饭也行,那就先去家乐福买些东西,逛累了再吃。

中关村家乐福,这里距离我们学校很近,我俩不能太过招摇的抱在一起走,这里随时都可能遇到我们的学生,或者老师,甚至别的什麽稀奇古怪的认识我的人。

毛巾浴巾,我得给自己在他那里准备一套,还有沐浴露洗发水什麽的,我之前都是对付着用他的,他终於要有自己独立的房子了,我肯定要单独准备我自己的,还有,我得多准备几套内衣裤,不然每次都弄得脏乎乎的还得继续穿回家,他的床单被罩还是旧的,也得换,对了,窗帘我也买了,和床罩被罩都是一套的。

还有吃的,喝的,反正是一大堆东西,一辆购物车居然装不下了,我俩一人推了一辆,居然都装的满满的。

4、5点锺的家乐福购物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结算处那里所有的通道都排着长长的队。我推车跟在他身後,就快排到我们了,我的视线注意到了结算柜台前那排矮柜里面的东西。

我的脸燥热着,几次想去拿那盒东西,却没有勇气在这麽多人的注视下伸出手去。

我用手指捅了捅谢非,他转头过来,我羞涩的用眼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柜台里的东西,他立刻会意了,瞥了一眼周围的人,见没什麽人在注意我们,他迅速抓起一盒来,塞到了购物车的深处。

那是一盒避孕套。

这东西我和海涛一直在用,本来在我生活里是一个很平常不过的东西,可是一想到今天要和谢非一起用这东西,我还是有些脸红心跳的紧张。

直到走出家乐福,我的心还在狂跳着,像是一个刚偷了东西的小偷般紧张。

「你以前没买过这个?」谢非问我。

我摇摇头,说:「都是他去买的。」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谢非:「哈?我才想起来,你买这东西好熟练啊。」

他有些尴尬的挠着自己的头说:「不是和你说过嘛。」

「哼!你们现在这些小屁孩啊,年纪不大,什麽事都敢做」想到他之前买这东西的用途,忍不住醋意大发起来。

他没敢接茬,估计是有些心虚,加上他也见识我发飙的泼辣,索性就不和我讨论这些话题吧。

「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还真有点饿了。」他摸着肚子转移开我的注意力。

我看了下表,没注意,逛了会儿超市,居然就6点多了,被他一提醒,我的肚皮也开始抗议了。

吃饭时他就有些按耐不住了,手偷偷的在桌子下搭在我的腿上,见我没什麽反应,就开始更加大胆的把手像是无意的向我的两腿间摸。

我无奈的看着他的脸,没做声,却默默的把两腿打开了一些,任由他隔着我的裤子在我的敏感地带磨娑起来。

「湿了吗?」他小声的问我。

我点点头,眼神已经迷离起来。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小声在他耳边说:「我们去你宿舍吧。」

其他人还没返校,只有他一个回来了,旁边的宿舍死一般的安静。

他的房间的温度却直线上升着。

我们刚一踏进门口开始,他就猛地把我拥在怀中,我们几乎是竭尽全力的相拥狂吻着倒在床上。

衣服一件一件的离我而去,当我精心准备的性感丁字裤呈现出来时,他赞叹了一声:「好性感!」

「想要我吗?」我的脸涨热的像是已经开始燃烧了。

「想的要死!」他乎乎的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

像是不舍得剥去我的内裤,他开始用手隔着块节俭的小布块开始挑逗我胯间那极爲敏感的小肉芽。

颤抖中我抓握起他已经坚挺的东西,它已经开始变热了。

「我喜欢你着急想要我的样子。」我坏笑着,看着他褪去身上的衣物,赤裸着伏在我的身上。

「你咋那麽坏呢?」他说着,扯下我的内裤。

他想要把头伏在我的胯间,我急忙用两手一起捧起他的头。

「别,别用嘴。」

「那用啥?」他柔声问,手却早已没入我的两腿间。

那里一片汪洋的。

「用你的东西。」

「啥东西?」

「讨厌,用这个。」我用力捏了捏手里握着的男人的硬物。

他分开我的两腿,把自己卡在我的下边。

「娜娜,可以吗?」他用手扶着那硬硬的东西抵在下面说。

我无力的点点头,指了指床头那盒东西低声说:「戴上。」

他在我身下悉悉索索的鼓捣了一会。

我说:「关灯。」

光线昏暗下来,床前的电脑桌上台灯还在亮着。

我的身体又一次接纳了谢非硬物,不再抗拒,他摒着气息缓缓的推了进来。

街灯在窗外昏黄的照着,天色并不是很晚,外面还隐约的听到有人声嘈杂。

床板慢悠悠的随着他有力的撞击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动。

我低声呻吟,手指在他的腰间用力的抓挠他的肌肤。

「舒服吗?」他支起上身,用力的把自己的髋撞击在我的胯间。

我点点头,用心的去迎接他的每一次撞击。

「咱俩在干吗?」他追问我,动作却没有停。

我紧闭着双眼,气息也和他差不多急促,想到了一个很粗俗的动词,却很不好意思说出口。

「说,咱俩在干吗?」他不依不饶。

「在……在做爱。」我低声回答他。

「不是这个词,换一个骚点的词说,咱俩在干啥?」他说着,猛力的把下身向我里面顶了几下,感觉那东西似乎已经顶到我里面的最深处去了。

浑身几乎要燃烧起来了,不自主的随着他的撞击从嗓子里发出很萎靡的呻吟,被他引导着低声道:「咱俩在做爱……小非我喜欢你。」

「咱俩在肏逼」他低头把脸凑到我的面前,鼻尖对着我的鼻尖,说出了那个我刚才就想到了但很难说出口的动词。

那种很粗俗的脏话似乎对我有着一种莫名的刺激,让我更加兴奋和冲动,把他的头用力的揽在怀里,疯一般亲吻他的脸颊和嘴唇。

「我是你啥?」他用力顶。

「我男人。」

「你叫我啥?」

「小非。」

「不对。」他猛地用力。

我大叫,用力搂住他的脖子,像是要把他的头嵌进我的胸膛。

「说,叫我啥?」

「……老公。」

很明显对这个称谓他很满意,动作变得猛烈起来,速度又快又猛,我们下体撞击的地方发出清脆的声响。

「喜欢被我肏吗?」

「肏死你行吗?」

「喜欢老公的鸡巴吗?」

「……」

他似乎根本不在意我的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我也意识模糊的听着他的淫声荡语兴奋的酝酿着身体中蕴藏着的淫靡快感。

很久没有这麽痛快淋漓的释放自己的欲望了,我很彻底的把一个真实而又兴奋的自己展现在谢非面前,和他激烈的交合碰撞着。

「呼……」他大口的喘息着,把热滚滚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而他也开始在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不行了,要出来了。」他憋着劲,却一下下猛力的撞进来。

「别射……我还没来呢。」我急忙用手臂环住他不停涌动的腰。

时间不过才几分锺而已,我有些失望,用腿勾住他的两腿,想阻止他继续剧烈的动作,不过他还是僵硬起来,猛地抱住我的身体,下面一下子好像几万斤的重物死死的挤压我的身体,像是极力的想把他的东西推进我身体的最深处。

里面感觉的很明显,它抖了几下。

他僵硬的抱着我意犹未尽的又坚持了好半天,才慢慢松弛下来。

他呵呵的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忍住,嘿嘿。」

我轻轻在他胸口锤了一下,柔声说:「讨厌,就顾着你自己,我还没来呢。」

「一会再来好不好,你夹得我好舒服,实在没忍住。」他从我身上挪下来,侧卧在我身边,用手在身下拽起一个透明的胶袋。

里面黏糊糊的装着一些乳白色泛着一丝黄色的胶状物。

「这麽多?」我有些惊诧的说。

「憋了半个多月了,能不多吗?」他把避孕套拎起来,打了个结,随手扔在地上。

我抓过在枕旁准备好的纸巾擦拭着腻呼呼的下面,小声问:「真的憋了半个多月?没去找你的小女朋友呀?」

「大姐……」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也抓起一张纸巾包在他软化下来的的东西上擦着,一边有些委屈的口吻说:「我都说了好多遍了,我俩早都不联系了,别说她了,这麽多天我连飞机都没打,就留着回来都给你的。」

我扑哧一下乐了,问他:「你总会自己打飞机啊?」

他的气还没喘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啊,要不怎麽解决啊?」

「那你们男的都怎麽自己弄呀?」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你没看过A片啊?」他说着坐起身,赤裸着身体在床对面的桌子上抓起烟盒和手机。

我摇头,说实话,我真的没看过那东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