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花道士免费 花道士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冰血剑魔 冰血剑魔

    冰心玉女的头疯狂的摇动,如瀑的长发也随之起舞。叶开极开始不断的翻转冰心玉女,他的\"独龙钻\"便一直摧残着、摩擦着冰心玉女的阴道。  冰心玉女只感觉道她的阴道好像溶化了般的不断的出水,而叶开极的肉棒也开始一直涨大,她知道水乳交融的时刻就要到了,她大声的浪叫着,直到叶开极发出一声虎吼,阴阳的精华再次交会在这个荡妇的下身。

    花道士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冰血剑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冰血剑魔》,是作者花道士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冰心玉女的头疯狂的摇动,如瀑的长发也随之起舞。叶开极开始不断的翻转冰心玉女,他的\"独龙钻\"便一直摧残着、摩擦着冰心玉女的阴道。  冰心玉女只感觉道她的阴道好像溶化了般的不断的出水,而叶开极的肉棒也开始一直涨大,她知道水乳交融的时刻就要到了,她大声的浪叫着,直到叶开极发出一声虎吼,阴阳的精华再次交会在这个荡妇的下身。

《冰血剑魔》 第15章 风雷声震急电寒 免费试读

一阵剑光闪过,剑光过处无人生还。杜家前院没有留下半个活人,黄烨手下又多了十几条人命。

落月指黄玄淡淡的看着黄烨不断的杀戮,他那没有表情淡淡的目光像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淡淡的看着周围不断倒下的屍体。

咻的一声传入了黄玄的耳中。

急电镖!

也没有见黄玄如何闪躲,黄玄只是轻轻的避开了这偷袭的一镖。

黄玄见到黄烨回头一看,黄玄点点头示意黄烨继续杀戮,黄玄要自行解决这背后的来人。

其实在听到急电镖的破风声后,黄玄就早已知道来人是谁。杜正平居於后院,杜霄的厢房在西边,杜正平的长子早在杜正平还未退出江湖前被仇家所斩杀;所以会在前院放急电镖的,只有杜正平的二子:杜轩。

杜正平因为长子死於仇杀,所以杜正平退出了江湖后,也不让后辈涉足江湖;因此黄玄也不知道杜轩到底有几两重。不过黄玄并没有很担心,因为光是前几夜让他和黄烨能把杜宅内盘给摸了个透,他相信杜家没有高手。

只见杜轩从暗处走出,虎目生威的道:"不知道是江湖上哪位朋友,杜家不走江湖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为何定要赶尽杀绝?"

黄玄端详了一下杜轩,杜轩虽然身形并不高大,但是两眼炯炯有神,黄玄被看的很不自在道:"将死之人,何需多问。"

杜轩闻言,知道今晚定是善者不来了;於是杜轩也二话不多说,两枚急电镖就往黄玄胸前大穴射去。

只见黄玄也不躲避,左掌在胸前轻轻一扫,一阵金铁交鸣声响起,急电镖被黄玄收入了手中。

见到如此光景,杜轩缓缓问道:"手着掌套,刀剑不侵;阁下是追风指刘渡仙,还是落月指黄玄?"

黄玄闻言没有露出惊讶之意,只是淡淡说道:"落月指的掌套能够接下拖有一道电光的急电镖?追风指能够收下这快若闪电的急电二击?这位爷也太看的起这二人了。"

杜轩没有走过江湖,他知道的江湖人士都是杜正平告诉他的。杜正平在提到急电镖的破法时,特地提到了黄玄和刘渡仙;原因很简单,因为黄玄手中的金丝掌套和刘渡仙手中的银丝掌套。这金银两对掌套,都能够收江湖上大多数的暗器;而这两对掌套却也不会让指法出现窒碍,所以杜正平曾特别告诫过杜轩和杜霄,如果在急电镖尚未大成前遇到这两对掌套只有走为上策。

杜轩听到黄玄对这二人的语气中对黄玄和刘渡仙没有带有敬意,让他以为眼前的人是个自己没有听杜正平提到过的人物。没有走过江湖的他,很自大的以为只要是父亲没有提过的人物,自己应该还能轻松应付。

可惜的是杜正平没有告诉杜轩,在江湖上只有从家数手法来看对手才是最准确的,任何他人口中的说辞都不可尽信。

於是,杜轩在认为黄玄是可以轻易击杀后,左手一扬、右掌一推;一道电光在黄玄右边画了个弧后朝黄玄左肩射去。而寂静的四周突然响起了风雷声,这杜轩推出的风雷涨朝黄玄胸口印去。

黄玄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杜正平在进入刀堂时,就已经把急电镖和风雷掌的祕要上交,并且没有作出限制。在黄玄进入刀堂后,他对这两门武学倒也有几分研究。

黄玄右边这弧电一镖看似威力不小,其实向前一步便可避过;而杜轩的功力也无法和杜正平相比,这招在杜正平手下确实快若闪电,和杜轩的火候还差了不只一成。

那往黄玄胸前印来的风雷掌便更加不值一提,这风雷掌使起来或许声势惊人,但是杜轩的内劲始终没有杜正平深厚;杜轩这一掌上的内劲只有外放没有内涵,虽然声势惊人但却不具太大威力。

於是黄玄往前踏了一步,右手大拇指往胸前一放。

杜轩见到黄玄往前踏了一步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一镖落空了;再看到黄玄的大拇指已经摆到了自己手掌劳宫穴的轨迹上时,杜轩骇然了。

情急之下,杜轩硬行收回掌力、硬发出第二镖。

这瞬间的劲力转换,便是内劲深厚的武林名宿的也不敢随便使出,何况是这内劲不强的杜轩。这第二镖没有飞到黄玄身边便已力尽,杜轩也无法承受这内劲在体内的撕扯。

噗的一大口鲜血从杜轩的口中吐出,杜轩无力的跪在地上,只见黄玄信步上前。

黄玄没有多说什么,轻轻的一指点在杜轩后颈的玉枕穴上。杜轩没有发出喊叫,轻轻的倒了下去。黄玄心中知道,被他点中玉枕死穴的人,不会有一个生还。

另一边黄烨到了西厢,房中杜霄和杜盈还在床上作那交缠之事。黄烨在门外收起了冰血,并不是黄烨不喜欢舞动冰血时的快感,而是杜霄还不够资格。

黄烨轻咳了一声,房里动静突然大了起来。

在房间的床上,杜霄舔着杜盈的乳头,黄烨的那一声轻咳根本就没有进到杜霄的耳中。

杜霄握住那对盈盈柔软的奶子,自己妹妹的丰乳在自己的手中幻化出各种形状;只见杜霄又捏又挤玩弄的不亦乐乎。

在杜霄身下的杜盈,脸上略带稚气,但那荡气回肠的淫叫声却不是任何初经人事的少女叫的出口的。

"好哥哥,插快点嘛"杜盈眼带春情的催道。

杜霄听到此言,把肉棒退到了最外面,然后又突然快速的插入;那巨大的冲击力打击在杜盈的花心上,杜盈只感觉到自己的穴里一阵刺激酥麻,淫水又多流出了几分。

杜霄此时吻上了杜盈的小嘴,那舌头激烈的交缠声让站在门外的黄烨听的是一清二楚。

杜霄跨下的肉棒也没有闲着,一下一下大力的冲击着杜盈的花心。嘴巴和舌头被杜霄大力吸允的杜盈没有办法张口淫叫,只是不断着从喉中发出嗯嗯的哼叫声。

当杜霄把舌头抽出杜盈的嘴唇时,那极想浪叫的杜盈大声的叫道:"哦…哦…哦…

好哥哥…就是…就是那儿…用力啊…干死盈儿这个浪妇。"

杜霄闻言也兴奋的叫道:"插的你很爽吧,我干死你这个荡妇。"

杜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见那肉棒在杜盈粉红色的祕穴里快速进出,那嫩肉不断的被翻出压入,一波波的淫水不断的泼洒在床上。

杜霄突然大力的柔捏杜盈的丰乳,吃痛的杜盈发出一声抗议的叫声。

杜霄加大力道道:"小婊子最喜欢哥哥这样搞了,还装什么。"

杜盈虽然嘴上抗议,但是身体上的反应还是忠诚的,水流的更多,祕穴壁上的嫩肉也开始挤压杜霄的肉棒。

听到房内动静的黄烨只好露出一个苦笑,原以为自己出声会让杜霄自己穿戴整齐出来,但大床褥的摇曳声告诉黄烨,杜霄插的更加的爽快了。

黄烨的右手摸了一下怀中的飞刀,他知道只要自己的一招无声铜钱飞刀出手,就可以很轻松愉快的结果掉房中的两人。但是黄烨没有,因为黄烨在杜霄和杜盈的乱伦中看到了自己和冰心玉女。

於是,黄烨又叹了一口气。

这第二口气终於惊动了房内的两人,原本就快高潮的杜盈在知道房外有人时,心中闪过一丝被人窥探的惊讶。这惊讶杜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那高亢的叫床声令在门外的黄烨也不禁为之一震。

在杜盈高潮时祕穴嫩肉的挤压下,杜霄也支持不下去,在一声虎吼后便把浓稠的精液射入亲妹妹的子宫。

在杜霄和杜盈双双高潮后不一会杜霄和杜盈双双夺门而出。黄烨一边冷笑着一边看着衣冠不整的两人。

知道自己丑事被撞破的杜霄怒道:"你他娘的,何方宵小竟敢夜闯杜府!"

黄烨面带冷笑道:"杜家清理门户,今日来收回急电镖、风雷掌。"

杜霄闻言道:"笑话!我爹急电风雷的两门绝艺乃是家祖亲传,何来一个无知小辈竟想托杜家之名行仇杀之实。"

杜正平虽然对杜霄提过杜秀山之名和急电镖与风雷掌的来历,但是却没有把杜家代代传一子的飞刀剑法和杜霄提过。杜霄只知道自己有一个杜云天的伯父,却不知道家里还有水灵剑法这一功法。杜霄虽然没有走过江湖,但自己大哥乃被仇杀致死,他不自觉得便认为黄烨是来寻仇的。

黄烨也不屑和杜霄辩驳。

杜霄只听到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声音,黄烨铜钱出手了。在这黑夜的包容之下,杜霄看不到原本就无法反光的铜钱。

杜霄只能本能的舞动双掌护住自己的要害,只可惜黄烨这枚铜钱取的不是杜霄,而是杜盈。

前夜黄烨在踩内盘时,撞见了杜霄和杜盈的奸情;在他俩的对话中黄烨知道杜霄练有急电镖,但是对杜盈的深浅完全不知。於是黄烨也没有要试探的意思,既然杜盈是杜正平的小女,功力必定不高;於是黄烨一出手就是全力,务求一击功成,让杜盈没有插手的余地。

可黄烨没有料到的是,杜盈压根儿就没有练过功,身上不具丝毫内劲,更加无法用听音辩位法来得知这枚铜钱是打向的是她的丹田要穴。

而杜霄在听出这枚铜钱是打向杜盈时,为时已晚。

铜钱还是打到了杜盈的丹田,杜盈被那铜钱上附有的巨大劲力击晕过去,向后仰倒。

杜霄眼见杜盈向后仰倒急忙出手相扶,杜霄只见到杜盈嘴角渗出点点血迹,杜盈已身负极重内伤。

见到杜盈被重创之后的杜霄,恶狠很的盯着黄烨,那双眼喷出的火焰像是要将黄烨生吞了似的。

黄烨没有对杜霄的怒火作出反应,他任由杜霄把杜盈放回房里,负手在房外等着杜霄。

不一会,杜霄出来了;他狠狠得盯住黄烨问道:"这位兄台与杜家有何深仇大恨,一出手便将家妹重创?"

黄烨只是一声冷笑,没有回应。

杜霄见到黄烨的反应,他知道今夜之事必定无法善了;於是急电镖出手了。

三道急电镖直取黄烨胸前三处大穴,三道急电镖划出三道弧封住的黄烨的退路,最后三道急电镖也是直取黄烨胸前三处大穴;不过那最后发出的三道急电镖却比最先发出的急电镖快上许多,隐隐有后发先至之势。

这连环九镖有个名堂,叫做六直三回断魂镖。这六直的急电镖因为后发先至便会交错打击目标,防不胜防。而这余下的三道弧行急电镖则封住了对手的所有退路,加上那直击交错的六道急电镖,便会令得一般的江湖好手破无可破。

可惜,黄烨并不是一般的江湖好手。只见黄烨双手一抖,两柄铜钱飞刀滑落到了黄烨的手中。黄烨也是往前踏了一步,因为黄烨知道急电镖封住退路的招式只要往前一步便可轻易避去。而这两柄铜钱飞刀也先后在黄烨手中射出。

这第一柄飞刀在黄烨胸前以刀身中间的铜钱孔为圆心,在黄烨胸前旋转;那六道急电镖看似就会直接撞上这第一柄飞刀。

那第二柄飞刀黄烨随手一丢,没入了黑夜之中。

此时杜霄笑了,他自己知道自己附在那六道急电镖上的劲力,他不相信自己连发六道的急电镖会被一枚小小的飞刀挡住,也不相信那随手丢出的飞刀能够伤到自己。

此时黄烨也笑了,黄烨的笑容十分的古怪,似乎有点怜悯,又有点轻视。黄烨之所以会笑,是因为他知道杜霄没有看到他手上发出去的三枚铜钱。

铜钱飞刀第九路:二刀配三钱。

在杜霄的眼中,那后发先至的三道急电镖撞上了在黄烨胸前的飞刀。飞刀并没有像杜霄预期中的直接被打飞,而是接连的挡下了那最先发出的三道急电镖。

只是杜霄奇怪,为何他听到了九声兵器交击的声响。那六道击电镖分别发出了一声声响,但杜霄没有看到的是三枚铜钱打击到了飞刀。原本在头三道击电镖的打击下,那第一柄飞刀便已经摇摇欲坠,说什么也挡不下那最先发出的三道击电镖。

只是两枚铜钱分别打击到了刀尖和刀柄,为那原本即将力尽的飞刀又注入了一道新的劲力,让它硬是挡住了那先发后至的三道急电镖。

那第三声兵器交击的声响是枚铜钱打击到了那柄被黄烨随手丢出的飞刀时发出的,而那柄飞刀在被铜钱打击到后,无声无息的朝杜霄背心回飞而去。

此时的杜霄被眼前的景象震傻了,这六直三回断魂镖乃是自己的杀招,杜霄万万没有想到会被人这样破去;杜霄傻了,傻到连黄烨欺近身来杜霄都没有发现。

等到杜霄回过神来时,背心一股撕裂痛和小腹间的绞痛让杜霄在地上打滚。

那第二柄飞刀没有刺入杜霄的背心,而是在杜霄的背后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并不是因为黄烨要饶杜霄一条命,而是因为黄烨这第九路铜钱飞刀尚未练熟。

而杜霄小腹的绞痛则是因为黄烨也印了一掌风雷掌在杜霄的丹田之上,黄烨知道杜霄的内劲,废了。

黄烨看了看在地上打滚的杜霄,再看看躺在房里的杜盈,又想想自己,黄烨叹的口气。

"兄弟为何叹气?杜正平为兄给你带来了!"黄玄的声音在黄烨背后响起。

黄烨转过身去,原本听到黄玄如是说,黄烨以为黄玄已经制服杜正平,但是杜正平并不是被黄玄押解而来,而是和黄玄连抉而来。

只见杜正平脸上并无表情冷冷道:"想不到刀堂真的无义气,老夫执掌刀堂多年亦为刀堂贡献过急电镖和风雷掌的祕要,到头来刀堂却派两把刀灭我全家。

也罢,杀人者人恆杀之,就看汝等是否有能力留下急电风雷一条命。"

黄烨没有对杜正平多说只是对黄玄问道:"杜家上下只剩这三人了?"

黄玄似乎对黄烨改变的口气没有反应,只是回道:"为兄这边只剩杜正平,其余五十三口尽数死在我落月指和兄弟的冰血之下。"

黄烨点了点头道:"杜正平,今日我便代杜家清理门户。你也别说刀堂无义气,你道我不知你进入刀堂上交急电镖和风雷掌旨在利用刀堂取得水灵剑法的祕要。今日我就用师父所传之剑法,送你上路。"

杜正平只是一声冷笑,似乎在笑黄烨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只见杜正平右手一掌拍出,平平的拍向黄烨的肩头。杜正平这一掌平平无奇,没有带有风雷掌的风雷声,甚至连一丝气劲都没带起。

此时黄玄心中冷笑:急电风雷果然早已气血两衰,连成名的风雷掌都没有威力了。

只是黄烨却如临大敌般,抽出冰血谨慎的面对着杜正平的这一掌。

黄玄也没有闲着,一指食指就向杜正平背心点去。

杜正平嘴角泛起了一道残忍的笑容,他的左手一挥,五道急电镖就朝黄玄上中下三路打去。

那五道急电镖在杜正平手下的威力比之杜轩和杜霄不知道快了多少,的确就像五道无情的闪电般快速的向黄玄扑去。

此时黄烨心中也是惊讶,虽然黄烨知道杜正平早过了气血两衰的岁数,但黄烨知道退出江湖已久的杜正平肯定不会搁下自己的玩艺儿,而那五道快如闪电的急电镖更是看的黄烨胆颤心惊。

那正面打来的一掌黄烨不敢硬接,只见黄烨身随剑走,让过了这一掌。

另外一边的黄玄也不好过,那五道快如闪电的急电镖让他打落的三枚,但最后那两枚也逼的他不得不让。

光是第一招杜正平就逼的黄烨和黄玄落入下风。

此时黄烨心中对杜正平的评价就像是当时江湖中人口中说的一样:风雷声震急电寒!

今夜说不定讨不了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