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离秋送觅 离秋送觅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我与她们的故事 我与她们的故事

    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出现一部电脑,而电脑屏幕上面,播放着日本AV,而声音的来源,就是女优呻吟发出的叫声。  此时一个男子正坐在电脑屏幕面前欣赏着,他没有带耳机,只是把电脑音响的声音关的很小。声音虽小,但是也足够他在这个小房间里享受了。

    离秋送觅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与她们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与她们的故事》,是作者离秋送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出现一部电脑,而电脑屏幕上面,播放着日本AV,而声音的来源,就是女优呻吟发出的叫声。  此时一个男子正坐在电脑屏幕面前欣赏着,他没有带耳机,只是把电脑音响的声音关的很小。声音虽小,但是也足够他在这个小房间里享受了。

《我与她们的故事》 第十二章:大结局(下集) 免费试读

范玲玲被齐衡说的有些害羞,想用手遮挡住自己的奶子,可是齐衡没给机会,欣赏完後,立刻低下身子,把嘴挪到范玲玲的两哥奶子中间,伸出舌头,舔舐着奶子的周边。

舔舐中,齐衡的眼睛上瞟,注意着范玲玲此时的表情。看着范玲玲闭着眼睛,咬着下嘴唇,便知道范玲玲已经开始有了感觉。

齐衡看着范玲玲有感觉,便手和嘴一起并用,在范玲玲的粉色奶子上,挑逗着、舔舐着、吸吮着。

范玲玲也被齐衡真弄的,闭着眼睛,发出舒服的呻吟身。

可能碍於自己的害羞,没敢发出太多声,只是继续咬着下嘴唇,在略带喘气的气息中带出声音。

齐衡看着范玲玲越来越舒服的模样,便空置出一只手,在范玲玲的两天大腿内侧抚摸着。

“啊……”

范玲玲在齐衡这般挑逗下,终究还是没忍住,微张着口,发出诱人心肺的呻吟声。

齐衡看着范玲玲舒服的模样,便把手挪动到范玲玲的秘穴位置,隔着内裤,抚摸着范玲玲的秘穴。

估计是被齐衡挑逗的舒服不已,范玲玲白色内裤秘穴的位置处早已湿透了。

齐衡没有停止,因为喜爱这样的奶子,还在一直玩弄着,手里也没有闲着,隔着范玲玲的内裤,挑逗着范玲玲秘穴的阴蒂位置。

才挑逗一会,范玲玲似乎有些受不了,一直蠕动着自己的身躯。

齐衡知道范玲玲这般蠕动,已经逐步接近高潮,便把手迅速伸入范玲玲的内裤。伸进内裤的瞬间,摸着范玲玲的秘穴,发现上面一个毛都没有,知道是个白虎。而齐衡没有因为这样懈怠,只是更加努力的继续玩弄着范玲玲的秘穴,帮助范玲玲达到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为了更好更快的帮助范玲玲达到高潮,齐衡的把中指,插进范玲玲秘穴,卖力的抽动着。

“啊!!!!啊!!!!啊!!!!”

果不其然,范玲玲被齐衡这般卖力的玩弄下,发出高潮的呻吟声,身体也跟着呻吟声,在微微抽搐着。

因为看着范玲玲这般表情不过瘾,齐衡故意用手指又挖了几下范玲玲的秘穴,范玲玲又用力的抽搐了几下,瞬间,蜜汁从秘穴中流出,而范玲玲也在床上喘息着。

齐衡掏出手指,看着已经湿透的内裤,微微擡头,朝着范玲玲说道:“刚才舒服吗?”

“嗯……”

范玲玲没有多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轻轻嗯了一声,随後侧过头在一旁喘息着。

随後齐衡起身,坐在范玲玲的头部旁边,叉开双腿,握着自己的阳具搓动着说道:“你试试这个,”

范玲玲估计不知道齐衡说的是什麽意思,只是扭过头,看着齐衡握着阳具在自己面前晃动。

“试试这个。”齐衡继续搓动着阳具说道。

“我…我不会。”

“就像吃冰棍一样就可以。”

齐衡说完後,范玲玲便床上缓缓爬起身,坐了起来。

齐衡为了配合范玲玲,便整个人站了起来,双手撑着腰间,盯着阳具递到范玲玲的嘴前。

范玲玲看着阳具在自己嘴边,便跪坐在床上,握着齐衡的阳具,习惯着玩弄起来。

虽然范玲玲口交比较生疏,但是齐衡被范玲玲舔的异常兴奋,发出舒服无比的呻吟声。就算跟龚丽交欢了几次,也没有这次这般快乐。

“玲玲,你睡了吗?”

正在齐衡处於兴奋的状态下,而范玲玲也处於习惯的状态下,一阵敲门喊叫,打断了两个人在床上的举动。

“玲玲,睡了吗?”

两个人听到声音後,立刻朝着门外看去,刚看去的时候,声音再次传到齐衡和范玲玲的耳边。

听着是龚丽的声音,两个瞬间变的惊慌失措,手忙脚乱。

片刻之间,齐衡为了不让龚丽发现自己偷吃,便急忙收起自己刚才丢在地上的衣服,硬着阳具,抱着衣服,站在门的墙边。

而范玲玲怕龚丽发现,连胸罩都来不穿,只是套上睡衣,整理自己淩乱的头发。

“玲玲,到底睡了没啊?”

“来了!”

范玲玲整理好後,立马回应龚丽,去到门前打开了门。

“你在里面干什麽啊?没睡喊你几次都不搭理我。”

“我…我刚才在听歌,可能没听到。”

“我明天要去出差,估计两天才回来,这两天不去上学,你自己在家里看着办。”

“好。”

“你怎麽回事,怎麽看上去脸色这麽苍白啊?”

“可能有点感冒了。”

“那你吃点药早点休息吧!”

“好!!!”

齐衡躲在门後,一直悄悄的穿着衣服,想着赶快离开现场。

直到看见范玲玲朝自己招手,知道龚丽进了房间,便迅速穿好自己的衣服,在门前偷看几眼後,确定龚丽不在外面,急忙踏着急促的步伐,离开了偷吃现场。

安全回到房子的齐衡,并没有因为这样,而觉得害怕。更觉得这样偷吃,较为的刺激和兴奋。

而此时还没过瘾的齐衡,闻着手里范玲玲的蜜汁味道,一边意淫着,一边继续撸着自己的阳具。

短短的三分钟,在范玲玲蜜汁的帮助下,齐衡射了出来。

射了之後,齐衡便在床上,带着既兴奋有刺激的心绪,睡了过去。

……

第二天齐衡早早醒来,便打电话去公司请了假。齐衡请教不为别的,因为知道龚丽要出差,会不在家,所以请假为了完成昨晚跟范玲玲没完成的偷吃任务。

齐衡从刷牙之後,一直关注着龚丽的动向,直到看见龚丽走出小区门口後,这才来到龚丽的房子门前。

因为知道龚丽出门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又因为范玲玲昨晚跟自己玩过一会,所以齐衡此时变的肆无忌惮,直接扭开门锁,朝着范玲玲的房间门前走去。

齐衡虽然此时性欲很重,肆无忌惮,但还是站在范玲玲的门口,礼貌性的敲了敲范玲玲的房间门。

敲门过後,范玲玲开了门,站在门口,看见齐衡时,有些惊慌。

不过齐衡没有管别的,推开门後,拉着范玲玲出了客厅,推到在客厅的沙发上。

齐衡关上门,拉上窗帘,一会的功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我们继续昨晚没做完的事情。”

还没等范玲玲回应,齐衡搓动着阳具,递到范玲玲嘴前,示意着范玲玲。

范玲玲有些犹豫,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齐衡的表情,还是缓缓把齐衡此时软化的阳具,含在自己的嘴里,搓动着吸吮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经过昨晚的训练,范玲玲忽然变得更加熟练了,一会的功夫,就让齐衡软化的阳具,渐渐勃起。

“好舒服啊!”

齐衡一边说着,一边按着范玲玲的头部,脸上也是挂着一副舒服无比的表情,享受着范玲玲带来的性福感。

范玲玲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努力玩弄着齐衡的阳具,看范玲玲的样子,似乎她也玩弄的很开心。

齐衡的阳具完全勃起後,便示意着范玲玲,脱掉自己的衣服。

范玲玲也是很乖巧,二话不说,把自己脱个精光,一丝不苟的站在齐衡面前。

齐衡扶着范玲玲躺在沙发上,由於昨晚错过尝试范玲玲的白虎穴,齐衡一晚上都是压抑的不行。

当范玲玲躺在沙发上的瞬间,齐衡亲了几口范玲玲,揉搓几下奶子後,便朝着范玲玲说道:“我试试你的下面,看下什麽味道。”

可能范玲玲由於害羞,一直没有怎麽说话,只是在默默配合齐衡。

齐衡掰开范玲玲双腿的瞬间,一个带点粉色的白虎秘穴,出现在齐衡的眼前。

齐衡低头伸出舌头玩弄着范玲玲的白虎穴,由於挑逗的厉害,范玲玲的秘穴瞬间流出蜜汁,嘴里也发出不断的呻吟声。

而齐衡喜欢秘穴的蜜汁,继续不停的舔舐着。由於齐衡舔舐的厉害,速度之快,范玲玲在一会後就达到了高潮。

范玲玲的秘穴一边留出蜜汁,一边身体微微抽搐着。可能是高潮来到,范玲玲的脸上,也显得有些泛红。

齐衡看着范玲玲高潮後,自己也达到了兴奋的高点,由於阳具有些软化,齐衡再次把阳具递到范玲玲的嘴前。

“有点软了,在帮我吸一下。”

范玲玲没有说话,很是乖巧,立马握着齐衡的阳具玩弄起来。

片刻之後,齐衡的阳具,在范玲玲的再次玩弄下,完全勃起。迫不及待的齐衡,抽出阳具,挪动着范玲玲的身躯,半蹲在范玲玲的秘穴前,调整位置。

“你那个大,你轻点。”

范玲玲忽然说出一句,令齐衡无比兴奋的话语。

“第一次吗?处女膜还在不?”

“恩……你轻点,我怕很疼。”

“第一次都会有点疼,以後就不疼了,我会好好爱护你的。”

范玲玲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着自己秘穴的位置,可能因为怕疼的原因。

齐衡看着范玲玲没有继续说话,便握着勃起的阳具,把龟头伸到范玲玲的秘穴前边,沾了沾范玲玲秘穴上留出的蜜汁。

“我进去咯?”

“你慢点,轻点。”

范玲玲说完,齐衡便握着自己的阳具,微微挪动自己的脚步,对准范玲玲的秘穴,进入备战状态。

可是还在调整中,忽然一阵开门声,打断了齐衡的备战。

齐衡和范玲玲扭头看去,龚丽突然出现在门前。

三个人都在一瞬间傻眼,没有说话。

范玲玲首先动身,看见龚丽的瞬间,连衣服都不捡,朝着自己的房间跑了回去。

龚丽在门口楞了几秒後,迅速低着头,似乎装作没看见,经过齐衡的身边,进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而齐衡脑子一片空白,等到龚丽和范玲玲都走了以後,才急忙收起自己的衣服,回到自己的家里。

齐衡回到房子里,没穿衣服,坐在床边,一脸傻眼的说道:“怎麽办?怎麽办?”

在齐衡回到房间几分钟後,听到龚丽的房子,传来关门的声音,但是没有吵闹的声音。

齐衡完全不知所措,只是在房子里傻傻的坐着。

从那以後,龚丽和范玲玲,在两天内全都搬离了这个小区。

齐衡虽然懊悔,但是知道自己做错了,只是怪自己好色,才会出现这样的错。

齐衡因为承受不住每天要经过龚丽的房子,在一个星期後,齐衡也搬离了那个地方,回到了老家。

三个人从此在也没有见过面,但是齐衡不知道范玲玲和龚丽会不会见面。

我估计,既然两个人都选择搬离了,怎麽可能还会在见面呢?况且是发生这种三人行的事情。

离开以後,齐衡也尝试过鼓起勇气,给打电话给龚丽,想向她道歉。但是,当齐衡打起龚丽的电话时,龚丽的电话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