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

    女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难忘的第一次:诸如第一次来月经,第一次与初恋的情人热情拥抱和接吻。第一次在新婚洞房,含羞之中忍痛向丈夫献出初夜,第一次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在惧痛之中生下孩子。但是一个女人在精神寂寞之中,背着己的丈夫第一次与人偷情,并第一次达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一定是最令人难忘的。

    海尔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是作者海尔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难忘的第一次:诸如第一次来月经,第一次与初恋的情人热情拥抱和接吻。第一次在新婚洞房,含羞之中忍痛向丈夫献出初夜,第一次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在惧痛之中生下孩子。但是一个女人在精神寂寞之中,背着己的丈夫第一次与人偷情,并第一次达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一定是最令人难忘的。

《背着老公第一次偷情》 第九章 免费试读

姐夫走后,我又陷入了伤心与痛苦之中,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姐夫,不是我不想和你做爱,我不是木头人,我也有七情六欲,虽然我承认自己很淫荡、但我更爱我的丈夫与孩子,我曾经与郑石在福建非法同居了一个月,那时我也是无时无刻不住思念着我的丈夫与孩子,虽然我来深圳,你给我很大的帮助,我从心里感激你,但我们究竟不是夫妻,现在我丈夫要来深圳,我不得不疏远你了。”

姐夫还是经常来找我,我都以各种理由躲开他,我也少去蛇口找他,我很想找机会向他说明一切,但又觉得难以开口。

一天晚上,厂里加班到九点,下班后我回宿含,阿梅说:“阿芳,你怎么了?”

阿梅的初恋阿梅羞得忙用手掩着眼睛。却由手指缝中,对着那话儿直瞧。

金虎突然把阿梅一拉,她就顺势倒在他的怀中。她是故意的,并且把乳房挺高一点儿。金虎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阿梅心里虽然很需要,但是第一次不敢太明显,她把头一歪,偏向一边去。金虎只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

阿梅用一种渴望的眼光,看着金虎。金虎没吻到她的嘴唇,就继续吻下去。阿梅半推半就地接受着他的挑逗。她的心里,又想到了母亲和继父的那一幕,她下面那个小桃源之中,不由得就有些痒了起来。

阿梅担心会流出水来。因为自己衣服穿得太少了,也太暴露。如果阴水一流出来,底下的内裤就会湿了。她现在想用卫生纸,先把小穴塞住。然而对着金虚,她是无法说出口的。她尽量的忍,不去想。可是金虎的攻势,越来越猛烈。阿梅迷迷糊糊的,心中感到非常舒适。她终于自然地送上了香唇。金虎一口就吸住了她的舌尖。阿梅半张着嘴儿,让他吸吮着。这种吸吮舌尖的滋味,好像通上了电流似的。阿梅全身都酥麻了,也淘醉了。连一种本能的挣扎,在这时也失去。她不但失去挣扎,而且也把双手也抱住了金虎。她觉得抱着地,全身都有安全感。

金虎也是初次跟女人搂抱,他也很紧张,心里也有种激动的感觉。阿梅那种少女特有的幽香,一阵阵传入他鼻孔中。使得金虎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了。

金虎的那话儿像毒蛇般,昂头吐舌,还在一跳跳的。阿梅看了,就想起继父那条肉棒,继父的肉棒要比金虎的黑了一点。同时金虎的肉棒也比较红,龟头还是金虎的大。看起来,金虎的肉棒要粗大得多。

阿梅看得直吞口水。她终于伸手一把握着说道:“你真讨厌,这东西怎么拿出来给我看呢?”金虎笑道:“你不喜欢吗?”

阿梅也笑道:“我喜欢这东西干什么?硬得好怕人!”

金虎道:“让我也看看你的好吗?”

阿梅玲赶忙避开了。她同时笑道:“看什么嘛?我没有的。”

金虎见她避开了,就把自已的裤子脱出来抛在地上。他走过去抱着阿梅道:“这东西每个人都有的。”

阿梅道:“有是有,可是跟你不一样。”

金虎笑道:“这我知道,我的是阴茎,你的是阴道,给我看看你的阴道嘛!”

金虎说着,就去脱她的内裤。阿梅在这种情况下,心里也控制不住了。阿梅玲挣扎了一下,也不再推拒,金虎就把她的内裤拉下来。阿梅羞得连颈子也给涨红了。金虎用力把她的内裤向下一拉。她的内裤便被脱下来了。

金虎掀开她的裙子一看,阿梅雪白的屁股露了出来。金虎弯下腰来,想看她的处女穴。阿梅羞得没办法了,就用手把嫩穴盖着。

她把身一转,用屁股对着金虎。金虎见到她的屁股和大腿都很白嫩。阿梅没有办法再逃避了。她就向床上一倒,伏在床上。

金虎见她俯着,就看不到小穴了,并且连那对乳房,也摸不到了。于是也跟着坐到床边,用手推推阿梅。阿梅心中狂跳,脸也红了。这种情形,是少女必有的现象。同时她又想到,裤子也被人脱下来了。他一定会跟她造爱。母亲和继父造爱的那幕,又在她的眼前出现。现在轮到了自己了。阿梅盘算着,自己还是个处女,没有造爱的经验。如果让金虎的肉棒插入,不知吃得消吗?

想到这里,阿梅又紧张又害怕。可是她继而一想,自己想这事情,已经想了很久,同时也很需要,如果金虎要入,就给他好了。

她这么一想,心情就轻松了点。金虎看她一直腑在床上,也不翻过来。便在她背上轻轻摸弄着。金虎把肉棒在她屁股上顶着。一个龟头,顶来顶去的,顶得阿梅屁股上,都是粘粘的水。阿梅被金虎弄得浑身痒痒的。她就一翻身,翻了过来。

阿梅变成脸朝上了。首先映入金虎眼前的,是阿梅的阴户。金虎细细一看,好细嫩的阴户呀!小腹也是那么平滑。阴户上面,长了细细短短的阴毛。

阿梅说道:“你干嘛,弄得人家屁股上都是水。”

金虎道:“对不起,我帮你擦擦。”

阿梅道:“还擦什么,都弄到床上去了!”

她一说完,又想把她的肉体翻过去。金虎见她一动,就赶快按住了她。

金虎笑着说道:“阿梅,你别翻过去嘛!”

阿梅说道:“你好坏!”

金虎道:“刚才只看到了毛,还末看到小穴呢?”

阿梅说道:“下面不要看了,好吗?”

金虎道:“看看怕什么呢?”

阿梅说道:“你看了会要的,我还未开包哩!”

金虎心想,这倒好,正仔碰上个没经验的。地就诚恳的道:“阿梅,我也是一样没经验。我们试试好吗?”

阿梅笑着道:“我才不信。”

金虎认真地道:“是真的。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哩!”

阿梅见他很认真,心里也相信了。金虎用手在她阴户上抚模着。同时,他吻着阿梅的脸,说道:“你把腿叉开些,给我看看好吗?”

阿梅说道:“给你看是可以,但是我下面有水,你不能笑我。”

金虎道:“阿梅,我好喜欢你,怎会取笑你呢?”

阿梅见他很体贴,高兴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她对着地的嘴,把舌尖送过去。同时也把双腿微微分开。金虎一面吻着她,一面用手在她的嫩腿上摸了起来。

阿梅小肉缝早已水汪汪。她终于主动把大腿叉开了。金虎的手摸到她的阴唇上去,上门湿湿的。她的小穴好奇妙,红红润润的。两片阴唇翻在外面。中间一条小肉缝,里面水汪汪的小肉洞很小。金虎用一个手指,往洞里探。

阿梅叫道:“哎呀!不行,好痛呀!”

金虚见她又紧张又害怕,就对她说:“我给你开包好吗?”

阿梅道:“开包会痛死的!”

金虎道:“但是你始终动要痛一次的,我们试试看吧!”

阿梅笑道:“我好怕呀!”

金虎把肉棒,挺在她的腿上。对着她的大腿尽头一挺一挺的。阿梅伸手把肉棒一把握住了。她笑道说:“我也要看看你的。”

金虎道:“我的随你看,随你摸,没关系的。”

阿梅把他的大肉棒狠狠一捏。金虎叫道:“哎呀!会捏断的!”

阿梅笑道:“你也怕痛呀,你刚才挖我的也会痛呀!”

金虎道:“那我用肉棒插你吧!”

阿梅用手捏着金虎的肉棒,她心里一惊,这肉棒好大呀!用它插进阴道里去,一定会痛死人的。阿梅害怕起来。她就问道:“这么大的肉棒,怎么能插进去呢?”

金虎道:“慢慢地顶,总会进去的。”

阿梅说道:“你的肉棒能软下去吗?”

金虎道:“现在怎么可以呀!而且做爱一定要硬才有趣嘛!”

阿梅一想也对。她用手把金虎的肉棒轻轻套弄起来。这一套动,金虎忍不住把大肉棒一举,翘得好高。肉棒也长了许多。

金虎把上身的衣服脱去,同时又把阿梅的上衣和裙子也剥下来,脱得光光的。一个既肉感又性感的美人,躺在床上。

金虎一急,也不问阿梅的同不同意,就骑到她肚子上。阿梅被他这样一来,心跳得很厉害,也冲动极了。金虎伏了下去。两人肚子对着肚子。金虎的肉棒,就在阿梅的小腹下面,乱顶一阵。阿梅感到阴道口一张,十分疼痛。她一怕,屁股便一歪。金虎的肉棒,插到她大腿缝里去了。阿梅道:“好痛呀!”

金虎道:“你别动嘛!我会慢慢来的!”

阿梅道:“被你顶一下,我就怕了!”

金虎道:“我们慢慢研究着玩吧!你先把我的龟头带到你的阴道口,好不好呢?”

阿梅用手儿轻轻捏着金虎的硬东西,在她的肉缝划了划,金虎马上一挺,让龟头陷入她滋润的肉洞里。

阿梅叫道:“哎呀!你先拔出来一下,我痛死了!”

金虎心想,好不容易顶进去了,要是拔出来,她一定不再让我插了。同时又感到大肉俸有一阵紧紧的,又热热的感觉。

金虎不想拔出来便安慰道:“阿梅,你忍着点,等会就好了!”

阿梅又急又痛,小穴好像用刀子割似的。她大叫道:“哎呀!痛死我了呀!”

阿梅一叫,金虎也紧张了。他感到自己的肉棒好像给什么套住了。整条大肉棒,被阿梅的阴道紧紧夹住了。有一种滑滑热热之感。

金虎听到阿梅大叫,更肯定一定是进去了。心里一高兴,就不敢动了。

阿梅嘴里喘着气说道:“你真狠,我一定被你弄破了?”

金虎吻了她一下,就开始,轻轻把屁股抬高了点。一下一下抽插着。阿梅感到有点痛。可是抽插了十多下,痛的感觉渐渐没有了。换来的,却是一阵舒服!这种舒服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于是她就明白了,原来性交是要抽送的。要不抽送,穴心会痒。原来这其中有这么好的滋味!不过好虽然是好,被他一抽一顶,人像是快喘不出气来了一样,虽然有些舒服,但是还有刺痛的味道。

阿梅道:“虎哥,你可以再顶快一些了。”

金虎便闪动屁投,一下比一下狠起来。

阿梅刚开苞的阴道,被他顶得剧烈疼痛起来,她叫道:“哎呀!太重了!好痛呀!会破的,轻点嘛!我会被你弄死的!”

阿梅上气不接下气的喘,又是叫又是抓。金虎见了,就停下来不动。这时他感到肉棒更舒服,尤其那个龟头,深深插在女人温软的肉体里,实在非常过过瘾。

他们一动不动的让大家伙在里面泡了十来分钟。阿梅就把小穴放松了一些。她跟着也把全耳紧张的肌肉放松一些,阴道里也不再那么胀了。

阿梅心想:这样蛮不错的!她把阴道轻夹一下,穴里就冒出水来了。金虎便用劲的把大家伙向滋润肉洞里一阵子抽插。阿梅的阴道里酥酥麻麻的,人就没有了力气。同时全身的毛孔,阴部张开了。

与此同时,金虎感到背上也在发酥。屁股沟里,也是酥酥麻麻的。硬硬的大家伙,猛的一硬。龟头上一烫。那股浓浓的精液,对着阿梅穴心猛射进去。烫得阿梅耳子连抖了几下,嘴巴一张一张的,眼睛也闭上了。

他们两人,都在同时射出了阳精阴水,完事后,金虎问道:“阿梅,你刚才觉得怎样?你喜欢这游戏吗?”

阿梅白了他一眼,说道:“要是不喜欢,还让你开苞吗?”

金虎道:“今天不要回去了。”

阿梅打了地一下,说道:“这么贪心,人家才开苞,还想要再弄!”

金虎道:“你一回去,去我就会想你的。”

阿梅玲笑道:“我不回去不行呀!家里会找我的,如果我们的事让家里知道,就不能再出来了,明天你在家里等我,我会来的。”

金虎搂住赤身裸体阿梅温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让她穿上衣服离开了。

阿梅的故事讲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我问道:“后来又怎样呢?”

阿梅叹了口气,说道:“后来,我经常去找他,我们在一起渡过了许多欢乐时光。可惜好景不常,阿虎在一次车祸中意外身亡了,而我又发现怀有他的骨肉。只好对家里说要跟女伴打特区找工作。来到深圳后,先做了人工流产的手术,然后找工做。其中虽然经历不少波折,但暂时也总算安定下来了。

我说道:“阿梅,很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

阿梅道:“不要紧,我来深圳也已经差不多两年了,往事早已放淡,现在只要有机会我就尽量赚钱,我说出来你可别骂我贱,其实我偶然都会陪男人睡觉,用自己的肉体换取一些代价。只是我仍然希望我可以像一般女人那样嫁人生孩子。所以我的行动只是偶然而为,并且很秘密,现在,除了上过我身的男人之外,就只有阿芳姐你知道哩!”

我搂着阿梅感叹地说道:“阿梅,我们都是女人,我了解你的心情,我不会认为你淫贱的,一样是女人,但是每人的遭遇不同,有人可以很单纯地陪伴她丈夫渡过一生,但是有人却不得不要跟一些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男人上床。你和我就是这样的女人。”

阿梅问道:“阿芳姐,难道你也有过出卖自己的经历吗?”

我说道:“有的,虽然我不是为钱,但那也是一种交易。在我第一脚踏上深圳这块土地时,我便需要用自己的肉体换取居留的条件。”

我把上次和那个公安的事祥细讲给阿梅听。阿梅告诉我说,她第一次出卖自己,也是为了换取一张居留证。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